词语大全 > 那尔撒斯

那尔撒斯

《亚尔斯兰战记》主要角色之一。

原帕尔斯王国戴拉姆地区的领主,在被提升为安德拉寇拉斯三世的宫廷书记官后遭到了王的不满,之后归隐于山中,过着隐士一样的生活。受亚尔斯兰的恳求伸出援手。为亚尔斯兰所有的王的姿态所烦恼。良好的教育者。 [1]

《亚尔斯兰战记》是由日本著名作家田中芳树所著的架空小说。

大陆公路的强国帕尔斯王国在国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的统治下,各方面的发展都显得蓬勃繁盛。然而,在邻国鲁西达尼亚举兵入侵帕尔斯时,号称战无不胜的帕尔斯骑兵队竟吃了败仗!安德拉寇拉斯王被掳,而王太子亚尔斯兰在猛将达龙的协助下死里逃生,前往造访智将那尔撒斯。在二人的辅佐下,亚尔斯兰将展开艰辛的复国之路。

原戴拉姆地区的领主。

追随亚尔斯兰担任宫廷画师。被称作“头脑里面住有十万大兵的”那尔撒斯,敌人惧于他的智谋,友人却惧于他的绘画才能。

角川文库版天野喜孝的小说插画人设。(1986年)

黑色长发,骑士的装束。

2.映画OVA版神村幸子人设。(1991年)

棕色长发。

3.少女漫画版中村地里人设。(1991年)

银白色长发。

4.光文社新书版丹野忍小说插画人设。(2003年)

黑色长发。

相对其他版本的那尔撒斯,有独特的短裤设计。

5.光文社文库版山田章博小说插画人设。(2012年)

黑色长发。

宽松的衣服。

6.少年漫画版荒川弘人设。(2013年)

金色长发,在较低的尾部扎起。

穿着宽松的衣服。

几乎掩藏着右眼。

7.TV动画版小木曾伸悟X荒川弘人设。(2015年)

面部比荒川的漫画版稍微窄一点。

[2]

第一部:【王都烈焰】

第二章/巴休尔山

「有时候,一句流言胜过十万大军。」

「使用骑兵的优点就在于其具有机动力。要想克制骑兵,唯一的方法就是限制住他们的行动。四周围起濠沟和栅栏,使用火攻,利用浓雾,甚至驱使背叛者。鲁西达尼亚蛮族中也有相当有智能的人哪!」

「艺术是永恒的,兴亡却在瞬间。」

「不关心是罪恶的温床,不是为善的同伴。」

「不管是战争或政治,反正到最后都会化成一把灰消失不见。能留存于后世的只有伟大的艺术而已。」

「我们让敌人集中到我们希望他们去的地方。那是战法的第一步。」

「再怎么勇武,在还没有用尽自己的勇武之前就收到胜利的果实,同时不做自己能力所不及的事,这就是兵法的价值。」

「像达龙这样的勇者,千人之中找不出一个,所以才有其价格存在。然而,一个军队的指挥者除了必须具备这样的素质之外,还得以最弱的士兵为基准,建立周全的战法。而如果成了一国之君,就算是有最无能的指挥者,也要动脑筋想出不吃败仗的方法,或者想出一个可以不战的妙计。」

「说出来实在是令人难过,不过,如果沈迷于己军的强势,轻视敌人,并据此建立战法时,一旦事态有所丕变时又该怎么办呢?亚特罗帕提尼的悲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五章/王位继承

「想出来的计策是有一百个,能实行的只有十个,而能成功的只有一个。如果脑海中想的事都能成功的话,就不会有所谓的亡国君了。」

「要把完全的正义广施于天下是不太可能的事。但是,以前帕尔斯的国政还是比鲁西达尼亚的暴虐好太多了。即使我们不能把不合理的事情都铲除,但至少可以使它减少。要增加同志就要让帕尔斯的人民相信殿下,在将来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王位的正统不是靠血缘,而是只有施政的正确性才能加以保障的。」

「很抱歉,身为一个王者是不该夸耀策略和武勇,那是做臣下的义务。」

第二部:【真假王子】

第一章/卡歇城

「正义也许并不像太阳而像星星。天上星星无数,彼此互争光辉。达龙的伯父有句话经常挂在口边,他常说∶『你们总认为只有自己才是对的』。」

「人类本应生而自由,奴隶之所以舍弃自由,甘愿扣上枷锁,实因为腐败的社会制度所致。」

第五章/真假王子

「既然舍弃从前居士的生活,扶持一位器度好的君王,是我终生的期望。现今,我眼前已有人选,若是眼睁睁让它溜过去,才是毕生的遗憾。」

「原来如此,只要不承认你(席尔梅斯)为国王,帕尔斯人民连生存权也没有了,是这意思?」

「正统也好,异端也罢。即使没有帕尔斯王家血统,施行善政,为民爱戴,也可以成为很好的国王,除此之外,谁说还需什么样的资格?」

「帮助强者,并无意义。援助弱者,打倒强者,才算是施恩。」

第三部:【落日悲歌】

第一章/国境之河

「用兵的正道首先要整备比敌人更多的兵力。」

「殿下(亚尔斯兰),擘划谋略是我的责任,然而,判断和决策却是殿下的责任。很抱歉,今后仍然事事都需向您求得允诺。」

「过度对自己的武勇和智略有自信的话,往往都会对部下的才能和功绩产生嫉妒心。最后就会因疑心、恐惧而杀了部下。而亚尔斯兰殿下的性格中并没有这阴暗的一面。」

「达龙,说起来我们就是马。要说多少有些自满也可以,我们应该可以挤身名马之列了。而亚尔斯兰殿下就是骑手。骑名马的骑手至少得要有和名马差不多的速度吧?」

第二章/首次渡河

「就算是毒蛇,让其守卫财宝也是大有帮助的。」

「欲望强的人怕的就是没有什么欲望的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认定你跟他是同一类的人,让对方产生大意的心态。」

「只有能够准备不让五万名士兵挨饿的粮食的人才有资格指挥五万名士兵。至于在战场上的用兵和武勇,那是往后的事了........」

「左右摇摆不定的作法并不是那尔撒斯流的作法。如果向右走就是这样,向左走就是那样。针对每一种结局来设想才是我一贯的行事原则。」

第四章/二次渡河

「人可是不能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一切事情的。」

第四部:【汗血公路】

第一章/东城.西城

「对殿下而言,正确的道路就是靠殿下自己本身的力量和德泽收复国土,实施比旧时代更公正的统治。」

「所谓的改革并不是让所有的人都获得幸福,在以前不公正的社会制度中获得利益的人可能会因为改革而蒙受损失。如果奴隶自由了,诸侯们就会失去拥有奴隶的自由。也就是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应该把重心放在哪一边,而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变得更好。」

「王者是很辛苦的角色。他会获得什么样的评价不是取决于他想做什么,而是于他做了什么。人们不是根据他有什么样的理想,而是根据他为现实世界带来了些什么来判定他到底是明君还是暴君,是善王还是恶王的?如果不是这样,就会有为了一己的理想而将人民当成牺牲品的国王出现了。只因为自己认定是一件好事便不计后果,以致造成了许多的牺牲者也不在乎,这样一来,民众就将陷于水深火热当中了。当然,为了自己的权势和利欲而迫切渴求王位的人就不在讨论之列了。」

「在正常的运作中需要奇巧的计策,这是常会有的事情。」

「不管是什么样的大国,只要有一张地图,就可以为殿下拿下这个国家。策略和战法看似奇迹,其实还是奠基于正确的状况认识和判断。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了解国内外的情形,收集情报。」

「不能制造派系。只要一有派系产生,就会产生决裂。」

第三章/出击

「一国无二主。就算再怎么残酷,再怎么冷漠,这是千古不变的铁则。即使是神明也不能推翻这个铁则。」

「打仗并不是胜利就好了。新来的人对旧人们之所以怀有对抗的意识是因为武勋之量的差距,因此必须让这些人有建立武勋的机会。」

第五章/国王们和王族们

「争论主君之乐是难得一求的,所以,我认为不应该加以滥用。」

第五部:【征马孤影】

第一章/特兰军侵攻

「位于上位者就该像殿下这样,至于悲观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考量了。若不是可以在黑暗中大放光芒的人物,就无法建立一个全新的时代了。」

第四章/王者对霸者

「即使是在天上飞的鸟类也不能永远地飞翔。它们还是得有个可以栖息的巢。」

第五章/征马孤影

「大船要自由活动是需要宽广的海洋的。亚尔斯兰殿下虽然还只是个湖泊,可是,他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大海。他有让人充分期待的价值。」 [3]

原戴拉姆地区的领主,曾出任宫廷书记官的贵族。21岁时,以一张嘴智退入侵帕尔斯的特兰、邱尔克、辛德拉三国联军,人称“智冠三国的军师” 。之后因为揭露神官的恶行和谏言国王解放奴隶而遭到宫廷的流放。于是交还领地,在山庄中过着隐居生活

受到达龙与王太子的完全信任。即使面对鲁西达尼亚大军仍面不改色的那尔撒斯,也有着“出仕的代价是成为未来的宫廷画师”的性格。因为在亚尔斯兰身上感到开创新时代,建立理想国家的可能性而终于出山。

他的作战策略使亚尔斯兰军百战百胜,是世间著称的26岁天才军师,被称作“头脑里面驻有十万大军的”那尔撒斯。敌人惧于他的智谋,友人却惧于他的绘画才能。达龙甚至曾以“让这家伙(那尔撒斯)画你的肖像画会发生恐怖的事情”为名逼供。 [4]

人物结局

15卷中与亚尔佛莉德一同遇害。

亚尔斯兰

平凡的王子

声优:小林裕介

强国帕尔斯的国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之子。与刚勇的父亲相比心地纤细善良。但某种意义上也有着君主所靠不住的方面。在拥有忠实的部下·达龙的同时,对于夺还王国的感情变得越来越强烈。

达龙

战士中的战士

达龙

声优:细谷佳正

在帕尔斯王国引以为豪的骑马部队担任万队长之务,剑术一流。在亚尔斯兰身旁片刻不离地行动。性格耿直,在采取果断行动时也有着优秀的才智。

 

耶拉姆

随从

服侍那尔撒斯的少年

耶拉姆

声优:花江夏树

原本是被那尔撒斯所解放的解放奴隶的儿子,受父母的遗言所托成为了那尔撒斯的侍童,负责对他照料并一手包办事务。受亚尔斯兰的邀请与那尔撒斯一同下山。擅长弓箭。

 

[2]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