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柏文蔚

柏文蔚

柏文蔚(1876-1947年4月26日),字烈武,安徽寿州人。1899年就读于求是学堂。1905年入江苏新军,旋任第三十三标二营管带,并加入同盟会。1906年因参与谋刺两江总督端方事泄而离职。1907年投吉林新军吴禄贞部,曾任屯田营管带、奉天督练公所参谋处二等参谋等职。辛亥武昌起义爆发后,南下任民军第一军军长,参与江浙联军会攻南京。1912年任安徽都督兼民政长。1913年参加讨袁,宣布安徽独立,失败后经上海流亡日本。1947年病逝上海,时年七十二岁。

柏文蔚(1876~1947),字烈武,生于安徽寿县南乡柏家寨一个世代书香门第。幼年习读《山海经》、《尔雅》、四子书、七经等,还常常带领小伙伴们模仿军人摆阵操练,他边指挥边对大家说:要杀尽一切恶人及贪官污吏。年龄稍大后,他研究农学,虽“胼手胝足,处之夷然,不以为苦。”柏文蔚16岁时,代父到私塾馆授课3年。柏文蔚父亲望子成仕,多次要他参加科考应试。父命难违,21岁那年他前往应试,从州试、府试、到院试,得心应手,一发即中。父母高兴,乡里羡慕,而他自己却认为:“经国大计,不在此雕虫小技也。”

中日甲午战败后,柏文蔚与孙毓筠张树侯等人在寿城内创立了“阅书报社”,同时改良藏书楼,创立天足会,把改良思想付诸初步实践。 [1]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夏,柏文蔚考入求是学堂(后改名安徽大学堂)。知清廷与俄罗斯订西藏密约,乃奔走呼号,痛斥清廷丧权辱国之非。他曾多次去南京,结识了赵声张伯纯等革命志士,共同组织了反清革命团体“强国会”。光绪二十九年,陈独秀潘赞化等留日学生回国,在安庆召集各校学生于藏书楼前集会,柏文蔚在演说中慷慨激昂,强烈抨击清廷“宁以土地送友邦,不以土地遗汉人”的谬论,激励青年携手“革除恶政,拯民于水火。”与会人惊呼:柏君真英雄也!安庆知府闻此,恼羞成怒,查封了藏书楼,迫害参加集会的学生,柏文蔚愤而退学。

光绪三十年春,柏文蔚投武备练军学堂充当学兵。他联络熊成基倪映典等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发起组织“同学会”,探讨如何推翻清王朝、推动社会进步的道路。在练军学堂卒业后,柏文蔚应安徽公学校长李光炯邀约入校任体操教习。任教期间,他与李光炯等加入了刘光汉(即金少甫)组织的专门从事暗杀活动的“黄氏学会”。同年秋,柏文蔚与陈独秀、常恒芳、宋少侠等人联络了一些优秀青年学生,秘密建立了反清革命团体“岳王会”。柏任南京分会会长,效仿民族英雄岳飞,决心“精忠报国”。其主要任务是发动青年学生及清军内的中下级军士,暗杀清廷军政要员。光绪三十一年9月,柏文蔚应南京镇军三十三标第二营管带赵声之邀,辞去安徽公学教职,在赵营中任前队队官。同年冬,他率领南京岳王分会全体会员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不久,赵声升任三十三标统带,柏文蔚即被提升为管带。光绪三十二年底,孙毓筠奉孙中山之命由日本回国,在南京与柏文蔚、赵声密议谋炸两江总督端方,但事泄未成,孙毓筠被捕,柏文蔚难以存身,遂离职。光绪三十三年2月,柏去吉林胡殿甲统制的吉强军,充任文帮带兼马步队总教习。7月,吉林边务帮办吴禄贞组织督办公署,吴举荐柏为二等参谋。宣统元年(1909年)4月,吴又委任柏文蔚为屯田军一标标统。柏在东北5年间,与吴禄贞一起,先后资助过被清廷通缉的吴昆、熊成基等革命党人逃往日本。同年冬,柏奉督办之命赴韩国汉城,与韩国交涉东北的延吉问题。柏因购得一份东北地区全图,被驻韩的日本侦警认定为“国事侦探”,遂回国。吴禄贞去职后,柏文蔚任屯田营管带,不久回奉天(今沈阳市)任督练公所参谋处二等参谋。

宣统三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柏文蔚受陈其美电邀,南下赴沪,与黄兴等在陈其美家集会,决定由黄兴负责收复武汉,柏文蔚负责南京。柏遂赶抵南京,与同盟会负责人凌毅、李华侬等商讨起义方案。会后柏又赶回上海筹措枪支弹药。然后率领百余名敢死队员,带着上海革命党人赶制出的1200颗炸弹,连同购买的300支手枪,乘坐三等车潜回南京。柏与新军第九镇统领徐绍桢决定于农历九月初十晚10时起义。此事被两江总督张人骏侦知,徐绍桢被迫依令将部队撤出南京,起义之举暂搁浅。此时,张勋在城内布防捉人,徐绍桢率领的第九镇人心思散,随同柏文蔚来的人亦纷纷离去,最后只剩下柏文蔚、李华侬夫妇、凌毅4人,所幸第九镇正副目代表兵士来迎接柏文蔚,这才化险为夷。柏文蔚见徐绍桢畏难情绪很重,便耐心劝说诱导,晓以革命大义,使徐坚定了起义决心。当时全镇缺乏枪支弹药,柏文蔚再回上海,从总部领取枪弹10万发、炮弹3000发、炸弹2000颗、手枪500支、步枪300支、现款20万元,运到镇江。柏文蔚与林述庆等一起指挥了进攻江宁的战斗,赶跑了张勋,遂于10月12日收复南京。为统一思想,统编部队,各省革命党人代表集会南京,会议决定首先扩编柏文蔚所领导的部队为革命军第一军,柏任军长,驻蚌埠一带。

该年年底,柏文蔚奉命北伐,联合粤军分左右两翼,首先向北进攻固镇。革命军势如破竹,张勋等人败退。袁世凯急电要求和谈。北伐军参谋部命令柏文蔚停止前进。柏认为革命军如不乘胜追击到黄河以北,占领大片军事重镇,谈判桌上才会有主动权。因此,他口头上奉命停战,实际上沿津浦线继续向北进攻,进占徐州。但是,革命军内部主和妥协派占了上风,参谋本部电斥柏文蔚“奉令停战,竟前进不止,是有意破坏和局,特令申斥,勿得再误。”从而使本次进攻半途而废。

同年除夕(1912年2月17日),柏文蔚连接参陆两部4封急电,召柏立即回宁。柏的幕僚力阻,以防不测,但柏自问无罪,遂坦然星夜南下,于18日拂晓抵浦口,7时谒见孙中山说:“吾人兵力不过黄河,苟且以和,吾人毫无地位,北洋系力量完全存在,吾恐不及两年,袁氏反手,吾人无立足之地,大总统感想如何?”孙中山回答:“一人倒在地下,牵其一根头发而拽之立起,吾知其万万不能;大众皆愿讲和,不愿再事兵戎,吾岂能要大家牺牲,为吾一人争总统耶。”但是柏坚持反对议和的立场,并在陆军部召集的军事会议上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他的主张未被到会大多数人员接受。

南北议和达成后,柏文蔚奉命协助皖督张毓筠统一安徽政局。柏即驰电庐州军政分府孙万乘芜湖军政分府吴振黄、大通军政分府黎宗岳,劝他们维护大局,早日取消分府。孙、吴先后依电宣布取消,唯黎宗岳置之不理。3月,柏文蔚奉命统水陆各军,武力解决黎宗岳浔军。浔军一股携械逃往山区,其余在胡聘臣指挥下投降,黎宗岳乘夜逃武汉。安徽军政终归于统一。4月下旬,柏文蔚接任安徽都督兼民政长,柏在督皖期间,制定和颁布了一系列法令、政策,推进资产阶级民主政治,在发展教育、实业、交通等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他严令查封鸦片烟馆,严惩毒贩,警方侦知英商太古公司的一艘轮船上装有大量鸦片,柏即令将鸦片全部查封,于都督府门前“和盐焚销”。英驻上海总领事罗磊率兵舰两艘驰皖威胁,要求赔偿损失。柏督师严阵以待,并予严词驳斥。10月间,孙中山巡视长江中下游各省途中,于安庆登岸向军民发表演说,称赞柏文蔚及安徽人民禁烟的正义行动。

民国2年(1913年)3月,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武装讨伐袁世凯。柏文蔚坚决支持。不久,袁即以“不服从中央”为借口,于6月下令将安徽都督柏文蔚免职。7月中旬,柏文蔚出任安徽讨袁军司令。下旬,柏由南京至蚌埠,成立讨袁军司令部,并集中皖军向颍州方向推进。当时袁军倪嗣冲部正向颍上进军,柏本欲赴前线督军驱倪,不料,8月7日安庆第一师师长胡万泰叛变,率部进攻都督府,并与讨袁军战于城郊狮子山。讨袁军失利,柏率少数随从突围至芜湖。后柏文蔚转赴上海,不久出走日本长崎

民国4年5月,柏文蔚在日本获悉袁世凯接受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愤激至极,与黄兴李烈钧陈炯明等流亡日本的革命党人联合通电袁世凯,要袁必须对日施行“强力抵抗,即至破裂亦不顾恤”,并表示革命党人暂“不作讨袁之举,俾政府与国民安心对外”。不久柏文蔚即加入了孙中山的中华革命党。是月下旬,柏文蔚离日赴南洋,与白楚香以“水利促成社”名义,在海外各埠奔走,半年后筹款12万余元,资助革命。由于劳累呕血日重,遂回新加坡住院治疗。是年秋,被唐继尧蔡锷聘为南洋筹款总代表。12月12日,袁世凯公开称帝,次年2月,柏文蔚回到上海。5月,黄兴命柏文蔚用其从日本借贷的300万元日币即刻组练成一军,由柏任司令,以备讨袁。柏即奔走浙江、安徽一带,募集人马,筹措给养军需。6月袁世凯死,柏文蔚接黄兴函,组军作罢。

民国7年,柏文蔚任靖国军川鄂联军前敌总指挥,先后在四川夔州、湖北恩施一带指挥作战。民国9年又兼任鄂军总司令。柏文蔚自结识孙中山以来,发现有些人常在孙面前谗言挑拨。民国10年秋,柏文蔚到上海谒见孙中山时,坦诚相告:“文蔚自忖,自(随)从先生至今,不服从先生之事,绝想不出来。服从以何为定义?有一种人面见先生,胁肩谄笑,绝对服从;至与先生离开,所言所行无一不违反先生之主张。再有一种人,与先生若干年不见面,又或与先生相隔几万里,或几千里,他的所言所行绝不丝毫有违背先生之处;若与先生见面,研究重要问题,绝不敢昧乎良心,以顺为正,行妾妇之道以待先生。”交谈中,柏文蔚还向孙中山先生畅谈了导淮计划(柏的意见后在孙中山的《建国方略》中多有采纳)。并欣然应约协助孙中山将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后,柏文蔚被委为建国军第二军军长。民国12年,孙中山指派柏文蔚参加改组国民党,并参加国民党临时中央的工作。民国13年1月,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柏文蔚所做军事报告,对正式形成第一次国共合作起了积极作用。在这次会上,他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同年秋,柏文蔚赴北方策动军队,奔波于豫、鲁、冀、察各省和上海之间,为北伐做准备。同年底至翌年春,柏文蔚奉命赴河南,协调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第三军的团结,并在黑石关洛河东岸击败了北洋军队。此间柏文蔚曾任河南军校校长。民国15年1月,在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他再度当选中央执行委员。翌年1月,柏文蔚以淮上军为基础,组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军,并任军长。民国17年2月,在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

民国16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捕杀共产党人,实行独裁统治。柏文蔚强烈反对,他率领第三十三军营以上军官发出通电,宣布拥护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敦促蒋介石下野。在其军长职务被撤销前后,尽管处境维艰,但仍挺身而出,掩护、营救了许多共产党员,如柯庆施王更生、李运鹤(原名郑鼎),以及被关押在鄂、川、黔“剿匪”指挥部的共产党员杨金龙、杨宗贞等。蒋介石被迫下野后,柏文蔚给某要人电文中称之“独裁政治之不良,今者独裁已倒”等由此获罪蒋介石。蒋授意何应钦撤免了柏的第三十三军军长职务。柏以北路宣慰使的空衔,在寿县创办“学兵团”,热忱欢迎中共派廖运泽协助开展创办工作,并依廖的推荐,任命在南昌起义中任二十五师七十五团团长的孙一中为学兵团团长,接纳了参加南昌起义的共产党员廖运周孙天放、许德华(许光达)、叶守成、吴勤吾、张威武等人进学兵团。民国17年蒋介石复职后,柏文蔚的宣慰使空衔亦被免去。

民国20年9月,日本入侵东北,柏文蔚猛烈抨击国民党当局“先安内后攘外”的反动政策,并联络冯玉祥、方振武等抗日将领,为不受外侮,竭尽全力奔走呼号。对危害革命或专擅营私舞弊者或直言以争,或予以揭露。柏文蔚的一身正气,更加遭到蒋介石疑忌。民国22年,蒋介石密令安徽省主席刘镇华严密监视柏的行动,后竟密遣特务寻机刺杀。一日清晨,柏文蔚的一个部下突然来到柏在上海寓所流泪不止,柏问其何以如此,来者说:“我不是为自己伤心,而是为先生伤心”,“先生祸在旦夕,我特来报信儿,请先生速速离开,否则生命难保。”柏问为什么,来者说:“特务队捏造先生反动,已经很久了……已得到上级命令,要直接对您下手了。为先生着想,请您快速离开为好。”柏文蔚当即搭快车离沪赴宁,找到于右任,陈述情况,并申明:一旦遇难,一不向你求援,二不是用你伸冤,只要你为我作证,我是为什么而死,是被谁杀害的。因得于右任的保护,柏文蔚才免遭暗害。

民国26年卢沟桥事变后,柏文蔚数次请缨抗日,“均不获准”。晚年离开重庆,到湘西永绥(今花垣县)赋闲,每日诵经向佛,消极避世。此间曾撰写了《柏烈武五十年大事记》及许多诗词楹联。他一生追求真理,寄希望于共产党,曾作春联贴大门:“渴望国共合作,倭奴奸暴终必灭;吾神威灵显化,土豪劣绅不容昌。”

民国36年,柏文蔚登报声明辞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等职,以示同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彻底决裂。4月26日,因患肝脓疡医治无效在上海逝世,终年72岁。

1899年就读于省垣求是学堂,因痛陈清廷丧权辱国,被勒令退学。

1900年与赵声等在南京组织强国会,密谋反清,事泄走安庆,入安徽武备学堂

1904年任南京防营第二十三标管带。与孙毓筠等谋炸两江总督端方,事败亡命关外,在东北边防督办吴禄贞任管带。

1905年与陈独秀芜湖成立岳王会,不久到南京任第九镇三十三标二营管带,秘密加入同盟会。

1909年于朝鲜购得《大东舆地图》,此图为朝鲜地理学家金正浩绘制,成图于1861年。此图不但证明现在的延边地区是中国的,还证明长白山天池在勘界中也在中国境内。

1911武昌起义爆发后,策动第九镇统制徐绍桢率部起义,占领南京、任第一军军长兼北伐联军总指挥。

1912年任安徽都督兼民政长。

1912年1月15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授予陆军左将军加大将军衔。

1912年8月25日,同盟会等5团体正式改组为国民党,在北京召开成立大会,出席并与阎锡山张继李烈钧胡瑛王传炯温宗尧陈锦涛陈陶遗莫永贞褚辅成松毓杨增新于右任马君武田桐谭延张培爵徐谦、王善荃、姚锡光赵炳麟沈秉孙毓筠景耀月虞汝钧张琴曾昭文蒋翊武陈明远一起被推举为参议。

1912年9月24日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授陆军中将并加上将衔

二次革命时,宣布安徽独立,任安徽讨袁军总司令。失败后逃亡日本

1913年6月被袁世凯撤职。

1914年参加中华革命党

1915年随李烈钧等赴南洋募集军资。

1916年10月8日再授陆军中将并加上将衔。

1917年归国,到川、湘、鄂边区策动军队进行护法运动,并任川鄂联军总指挥。

1920年起历任鄂西靖国军总司令,长江上游招讨使、建国军第二军军长等职。

1924年国民党一大上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奉命北上,整饬西北党务,同时与冯玉祥部进行联络。

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军军长。

1928年改任北路宣慰使

1929年3月与汪精卫、陈公博顾孟余何香凝等联名发表《关于最近党务政治宣言》,反对南京中央,被撤职。

1929年10月被开除党籍,受通缉。

1930年任反蒋派的北平国民党中央党部扩大会议常务委员。

1931年11月恢复党籍。

1932年日军进攻上海,条陈抵抗意见,为时论所推崇。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兼国府委员,

1945年5月在国民党“六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45年9月兼任国民政府委员。

1947年4月病逝于上海。终年72岁。著有《五十年革命大事》。

1908年初,清政府东北督办公署督办陈昭常吴禄贞商议,决定派二等参谋柏文蔚去朝鲜的汉城,了解一下朝鲜的形势。柏文蔚化装成商人冒着严寒从局子街出发,昼夜兼程,经朝鲜的会宁清津、西湖津、元山、釜山,到达汉城。由于日本的入侵,朝鲜内部分成两派势力,兵部尚书闵东镐主张拒日,结果媚日求荣的李完用占了上风,把国王给废了,日本控制了朝鲜。通过关系,柏文蔚认识了朝鲜户部尚书的儿子,此人系纨子弟,家里有一本十分珍贵的《大东舆地全图》,这张图在他的手里无足轻重,但在“间岛”问题的交涉上,却是一份铁证。因为这份历史地图清晰地标明了延吉地区为中国领土。有人愿出500元的高价买一张破旧不堪的地图,令这位户部尚书的公子喜出望外,因此柏文蔚很顺利地得到了这张地图。不久以后,这位公子哥才知道闯了大祸。日本警察探听到了这件事,并据此逐级上报。统监府得知有人购走了《大东舆地图》,而且是一个叫柏文蔚的中国人,无异于有人在统监府内扔了一颗炸弹。伊藤博文立即下令追查,不惜一切代价追回原图。柏文蔚来汉城的任务虽已经完成,但处境越来越危险,只好到中国驻朝鲜领事馆暂避。总领事马廷亮怕引出意外事件,因此嘱咐他立即返回国内。路上,日本警宪到处设卡盘查行人。一名日本宪兵拦住了柏文蔚,手里还拿着一张写着“柏文蔚”的字条问他:“认识这个人吗?”柏文蔚摇摇头称不认识。宪兵不放心,又对他搜了身,没有查到什么,只好把他放了。柏文蔚乘车赶到仁川,而后乘轮船到烟台,转回奉天。此时,柏正巧遇到了也在奉天的吴禄贞,于是将汉城之行作了报告,并呈上了那份珍贵的地图。日后,这份地图成了对日交涉的重要依据。《大东舆地图》为朝鲜地理学家金正浩绘制,成图于1861年。此图不但证明现在的延边地区是中国的,还证明长白山天池在勘界中也在中国境内。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