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施夏明

施夏明

施夏明,江苏省戏校昆曲班98级毕业生;工巾生,师从石小梅、钱振荣、王斌、岳美缇等昆曲艺术家,擅演《惊梦拾画叫画》、《亭会》、《琴挑偷诗》、《白罗衫》等; [1]

2006年江苏省昆剧院重排大戏《1699桃花扇》,由著名话剧导演田沁鑫执导,施夏明被挑选出演主角侯方域。此后还主演过《南柯梦》《红楼梦》 [2] 《影梅庵忆语:董小宛》等。 [3]

曾获第四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优秀青年演员表演奖”、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 [2] 第23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 [4] 、首届京昆艺术紫金奖表演奖 [5] 、2017年11月14日,荣获首届“黄孝慈戏剧奖” [6]

1998年,当时还在苏州读小学六年级的施夏明,被前来招募新人的昆曲“星探”一眼相中。这位“星探”就是江苏省昆剧院的老艺术家胡锦芳。后来由于父亲的阻拦,施夏明放弃了这个录取机会。第二年,施夏明考入苏州市一中,胡锦芳老师又追到这里,“胡老师拼命做父亲的工作,一心想把我挖过来,这 一次父亲同意了。” 这一年,施夏明成为江苏省戏曲学校昆曲科的学员。在这四年里,从完全不了解到逐渐爱上昆曲,施夏明发现他与昆曲不仅有缘,还很有默契,“这是个慢悠悠的剧种,一唱三叹,一个字可以拖四拍,我的性格也是这样慢悠悠,做什么都不着急。” 戏校毕业后,施夏明进入江苏省昆剧院,成为剧院的第四代演员。

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舞台上亮丽的扮相,优雅的身段,一举手一抬头,都凝聚着演员们台下的辛劳。“以前学习的时候,我还摔断过腿。”在二年级的一次练功中,施夏明在翻跟斗时一不小心摔断了腿。这样的打击并没有浇熄他心中对昆曲的热爱。在腿伤恢复后,施夏明加紧学习,很快的把拉下的课程补上了。

入行不久后的一个机会让他迅速脱颖而出。 2006年,江苏省昆剧院重排大戏《1699桃花扇》,由著名话剧导演田沁鑫执导,施夏明被挑选出演主角侯方域,那年他21岁。首演非常成功。 “没有青春版《桃花扇》,就没有我现在。”正是新版《桃花扇》大胆使用了青春靓丽的年轻一代演员,激活了长期低迷的昆曲市场。 [4]

1985年生,江苏苏州人,江苏省昆剧院第四代青年演员,2005年毕业于江苏省戏剧学校昆剧科,专攻巾生。师从石小梅岳美缇钱振荣王斌程敏等老师。毕业后进入江苏省昆剧院工作。扮相俊美,气质高雅出众,嗓音亮丽,唱腔圆润。

施夏明2011年向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石小梅拜师,“无论传统还是创新,老戏是我们的根。我们不断排大戏,有时候演出来还是有些轻薄,恨身上的传统不够用。”这个最忙碌的小生,用省昆的专场制度逼自己,已经先后拿下了石小梅老师的《白罗衫》《桃花扇》等剧目。“我现在这个年纪,就是做海绵,不断吸水、学习。” [7]

戏里的施夏明是候方域,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满腹经纶、痴情不悔。才子佳人,如泣如诉。而戏外的施夏明才刚满20岁,正值青春年少。平时,他也像同龄人一样喜欢玩玩小游戏,听听歌,上上网。他喜欢林俊杰、喜欢,闲时也会和朋友一起打打牌。排戏的时候,他也会小小的搞笑一 把。“有一次,我和花旦对调了角色,我扮花旦,她扮小生,把在场的人都乐趴下了。”回忆起这些恶作剧,施夏明得意的笑着。虽说有时施夏明有点顽皮,但是,他的性格并不是外向型的,大多时候还是带有小生气质的。稳重、略带点早熟,是他对自己的评价。“可能比同年龄的人心理大一点、成熟一点吧!”

《1699桃花扇》的演出暂时告一段落了,施夏明也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并不清闲,常常要出入不同的剧场、曲友会演出、学习、交流。“只有不断的像前辈学习,才会有不断的进步。未来,可能的话,我会继续读读书,找一个艺术类学校继续进修吧。”“在我成长过程中,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更要感谢那些帮助、指导过我的各位老师,没有你们,也就不会有我的今天了。”

排练《1699桃花扇》一共花费了四个月的时间。在这四个月的时间里,施夏明和同伴们不断的揣摩着人物心理,通过文学老师和戏曲老师的共同教授,他们力求塑造形神兼备的、丰满的人物形象。谈到拍戏过程中最困难的事,施夏明挠了挠头,羞赧地说,“可能是创造人物吧!一开始压力还蛮大的,因为在几个主要演员里,可能,我比较弱一点,排戏的时候,导演谁都不担心,就是担心我。”

在2015年2月底到3月中,南有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北昆展演周”,北昆上演 三台大戏,施夏明担纲其二《红楼梦》和新创大戏《影梅庵忆语董小宛》。全国七大昆团,江苏省昆剧院年演出场次最多,达600多场。新生代昆曲偶像施夏明约150场,几乎达到有些昆团一个团的年演出量。 [7]

施夏明通过全国性的红楼选秀拿下贾宝玉这个角色后,北昆便对他情有独钟。新排大戏《董小宛》再请他担当男一号。全然不同的人物类型,丰富着施夏明的表演履历。北昆和以南昆风度著称的省昆,风格不同,咬字行腔也不同,施夏明这个北昆的“进修生”吸收着各路营养。这是他同代小生的不二经历。 “北昆的很多探索很大胆,也往往被诟病,但是我觉得要辩证地看。比如编排上的舞蹈化、舞美的大手笔、交响乐的使用等等,关键在于度。” 眼下,施夏明身

上有7台大戏:《1699桃花扇》、《牡丹亭》、《白罗衫》……这样的丰硕,80后小生中,全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早成名、这么多的演出机会,他的老师们望其项背。 [7]

“我们的机遇太好!”昆曲低迷了数十年,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之后,迎来 复苏。施夏明和他的同学单雯们正好毕业出道,加上省昆对青年团队的鼎力打造扶持,这一拨演员搭上了快班车。“昆曲依然在危机边缘。其实我们青年演员挺忧虑的。”施夏明说,昆曲太需要市场,没有市场,昆曲就是死。放在博物馆,只有视频资料,没人演,就彻底遗产了。但现在让我们传承的时间并不多。” [7]

“传字辈”的周传瑛把这一折亲传给了石小梅,可惜,戏还没彩排,周先生便离世了。石小梅对她的丈夫、著名编剧张弘说,“看状”是她的心结和未了的心愿,能不能向两端延展,编一部大戏呢,于是,就有了这出经典的《白罗衫》,也是石小梅的独门秘籍。

2011年,石小梅把这出戏传给了施夏明,正式收他为徒,他也在那一年首次演了全本。

戏里的男主徐继祖,跟柳梦梅、张生完全不同,虽然也是书生,也很帅,但几乎没有谈情说爱、你侬我侬的桥段。他一心去赶考,邂逅老妇,给他一件白罗衫,请他帮着寻找失踪了18年的儿孙。努力的 小徐果然当上了官高潮来了,他在破案的时候,发现抚育了自己18年的养父,竟是杀父仇人。一面是养育之恩,一面是杀父之仇,复仇,还是原谅,男主该怎么选择?这就是中国版《哈姆雷特》。施夏明说,这出戏最好看的,就是大家眼睁睁看着男主纠结和挣扎,这样的心理戏,在习惯载歌载舞的昆剧中很少见,而且念白非常多,有点像话剧。看过的观众这样评价:独具古希腊悲剧之风。 [8]

施夏明如今一年的演出量达到上百场,是江苏省昆改制前全年的演出量。这样一个85年生的清瘦男神,能扛得住这么悲剧的角色吗? “一开始,我也觉得很难进入角色,毕竟年轻。所以石老师对我在人物情感方面的要求,并不高,她希望我能自己慢慢领悟。还好,我在当了父亲之后,越来越懂得父子之间,是一种什么感情,难以割舍。”“男神”已经是孩子的爹了,而且还是两个儿子。捕捉到了施夏明演《白罗衫诘父》的闭眼,他说这是与石小梅老师的不同之处,这一闭眼,是一种视死如归,更是一种无可奈何。” [8]

他是全国最忙的昆曲小生。三部大戏各有千秋。相比而言 ,施夏明最喜欢《南柯梦》中的淳于棼。“这个角色极为丰富,不同于以往的才子佳人戏,更贴近人的本性,更撒得开。与我过去扮演的人物相比,有很大的拓展。”

节奏上的平铺直叙,剧情上的寡淡无味,让欣赏表演艺术成为了唯一的期待点。但两位主演纵然年轻貌美,足以倾倒一片,表演功力也在与日俱进,但在塑造人物这件事情上,显然还欠了太多火候。就拿绝对男一号施夏明而言,演惯了风流倜傥的文弱巾生,但要把握淳于棼这个颇有豪侠之风的落魄武官,实在是捉襟见肘。更何况,这个人物最后的走向寄寓了汤显祖看淡世事的佛禅之心,让一个火气方刚追求正旺的年轻小伙子体现这样的人生哲思,大概也太难为他了。至于舞台上娇艳异常的单雯,在瑶台公主这个角色上,美则美矣,也实在没有人物性格可言。两人在上本最后的扎靠戏,怎么看都还是柔弱才子佳人的“武装版”。 [9]

2016年,是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为了致敬汤莎,江苏省昆剧院排版新编戏《醉心花》,施夏明、单雯分别饰演男女主角姬灿和嬴令。为了让戏曲观众可以更好的走入莎士 比亚的戏剧世界,所以导演特别选用了《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个广为流传的经典作品进行改编。众所周知,中国人讲究含蓄,特别是对爱情的表达,雾里看花,点到为止。而西方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是直接的,不遮不掩的。如何用含蓄演绎炽热?不止是观众的好奇,也是作为主演之一的施夏明初读剧本时最大的好奇。施夏明说,姬灿是完全不同于他之前饰演的所有小生。他将角色定义为一个“好的坏男孩儿”:贵族出生,又常常混迹于风月场。恰是这种身份地位,让他面对喜欢的女孩儿毫无胆怯,大胆浓烈。 导演李小平说,《醉心花》首次在昆曲中借鉴了希腊悲剧中歌队的表现手法,群场演员组成的歌队以合唱、吟唱的形式将作品的悲剧气氛层层推进,对两家世代的仇恨造成压迫感、紧张感;而歌队成员在情节需要时又可以进入故事场,成为故事情节里的人物角色,这种表现形式将是耳目一新的。 [10]

江苏省昆剧院

1699桃花扇》候方域; [4]

南柯梦》淳于棼 [2]

《牡丹亭》 [2] 柳梦梅

《白罗衫》徐继祖 [11]

《桃花扇》侯方域

《玉簪记》潘必正

《醉心花》姬灿 [12]


  

北昆

《影梅庵忆语:董小宛》 [3] 饰演冒辟疆 [13]

《红楼梦》贾宝玉(下本) [7]

折子戏

红梨记亭会》赵汝舟;

占花魁湖楼》秦钟;

奇双会写状》赵宠;

玉簪记秋江》 [7]

曾获第二届江苏省“红梅杯”戏曲大赛银奖;

全国昆曲优秀青年演员展演”十佳新秀”奖;

第三届江苏省戏曲”红梅奖”大赛金奖.

第23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 [4]

第四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优秀青年演员表演奖” [2]

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等。 [2]

2017年11月14日,荣获首届“黄孝慈戏剧奖”。 [6]

2008年施夏明第一次接触摄影,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施夏明在昆曲之外找到了另一种自我表达方式。 [4]

夏施明表示,其实自己是一个宅男,家里有吃有喝的话,能半个月不出门。对宅男施夏明来说,拖着旅行箱出门是一种煎熬。但对昆曲演员施夏明来说,如此东奔西走,心里没有抱怨,只有幸福。 [14] 施夏明终究还是在属于自己的时代里成长着。他梳着当下时髦的莫西干辫子,平时喜欢看《科幻世界》《三体》《大众软件》一类的书和杂志。他也喜欢林俊杰、陶,闲时也会和朋友一起打打牌。他还是一位摄影发烧友,拍出来的作品,让朋友称他为“贴着摄影师标签的戏曲工作者”,“拍的照片都带着昆曲的味道”。 [2]

虽然已经成为江苏省昆剧院的主力演员,但施夏明每月的基本工资还不到2000元。再加上每场演出补贴200元,他一个月拿到手的钱不过3000元出头。 “现在压力还是挺大的,多亏父母资助我买了房,否则真不好过。”

施夏明的夫人蔡晨成与他同为昆剧院演员,如今他也已是两个男孩儿的爸爸。施夏明说“我的爱情故事,其实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从小就是同学,后来变成同事。从小知根知底,也算青梅竹马,所以好像一切都很平稳地进入了人生轨道。”据师父石小梅的先生张弘爆料,施夏明把婚礼现场布置成《牡丹亭》,穿着一身西装,手里拿着一支玫瑰花(而不是柳枝),然后从场下把妻子蔡晨成请了出来……现场还挂了词儿: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2]

“无论戏曲演员多清苦,我都会坚守下去,因为这已不仅是一个谋生的职业,更承担着传承的责任。” 大幕落下,捧着鲜花走下舞台的施夏明已是满头大汗、戏服湿透,两个多小时的演出让他精疲力尽。卸下戏装,换上白色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施夏明骑上他的两轮电动车,渐渐隐没在南京湿润清净的夜幕中。 [4]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