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徐石麟(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

徐石麟(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

徐石麟(19011976),又名徐石林,安徽望江人;父母早亡,家有不动田地产。本县国民学校、安徽安庆六邑中学毕业,上海大学文学系肄业两年。

原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黄埔一期生

1924年春由谭惟洋、柏文蔚(均为国民党一大代表)及袁家声、薛子祥(均为讨贼第二军司令部顾问)保荐 投考黄埔军校,同年5月到广州,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一队学习。参加两次东征和北伐战争,任黄埔军校教导第三团排长,入伍生团副连长,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师(蔡廷锴部)二十八团连长、营长。1927年8月随部参加南昌起义,任起义军第十一军第十师二十八团参谋长;8月3日起义军南下,次日在进贤和范荩、胡天桀等被蔡廷锴扣留遭送,经鄱阳、九江到上海,入杭州军官训练团,后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团长、副旅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五战区兵站部分站长、运输团长,豫鄂皖边游击挺进第三纵队副司令,1945年6月授陆军少将,1946年7月退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1976年逝世。

著有《八一起义片断》、《记长沙大火之夕》等。

徐石麟《“八一”起义片断》

一九二七年七月三十日傍晚,我接到通知在某校(校名和地点现在都记不清楚,只仿佛记得是一个小学校的教室里)开会。我到某校后,见周恩来、朱德、叶挺、贺龙诸同志十余人已先在一个教室里谈话。当时我是第十师第二十八团的中校参谋长。第十师有三个团,师长蔡廷锴,师参谋长徐某(已忘其名),师参谋处长李盛宗,二十八团团长陈芝馨,团参谋长是我,二十九团团长张一德,三十团团长范孟声(荩),团参谋长陈某(已忘其名)及该团第三营营长胡灿。还有其他部队中的军事人员,和政治部人员等多人,我已不能尽举其名。开会时,由周恩来同志简述起义大意,宣布各起义部队,编成两个纵队。第一纵队司令叶挺为主力,属叶挺部二十四师,贺龙部新二十军,朱德部第三军的教育团及南昌公安警察部队约一个营强。(时朱德同志为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公安局局长)。二十六师许志锐部已到南昌的,可能有一个团的兵力,许本人未到。七十三团团长周士第率部布防马回岭阻止九江方面的来兵,曾缴获张发奎卫队一营的枪械,张发奎逃九江。

以第十师原建制编第二纵队,第十师师长蔡廷锴为纵队司令为左翼。第一纵队由南昌沿樟树、新淦之线经赣州入粤梅州,其目的是占领粤东,作为革命根据地。因当时彭湃、李劳工各同志在东江的农民运动很有基础之故。第二纵队由南昌到进贤经抚州,宜黄、会昌,寻邬入粤,与第一纵队在梅州会师。

会后,我走出教室门外,周恩来问我:“陈芝馨是否靠得住?如果靠不住,就换了他,即以你指挥该团”。我回答说:“陈芝馨思想很左倾,(当时我太幼稚,一面因陈朝夕和我相处,平日陈胆敢骂陈铭枢、蒋光鼐、蒋介石、李济琛、张发奎等,并且丑诋陈铭枢,我受了陈的麻痹。另一方面,我新到二十八团不满一个月,情况生疏,我仅带去书记朱恶紫及连长于以振<中共党员)二人,自觉在作战指挥上没有把握),大概不会有问题”。周恩来同志就决定暂不更换陈芝馨。

当晚,各起义部队解除了国民党反动派驻守南昌的部队朱培德部第三军、第九军(第三军军长王均、第九军军长金汉鼎,以及朱培德本人当时仿佛都不在南昌。)和第六军在南昌的后方留守部队约兵力一营,这个部队当时是程潜部,还是杨杰部,我不知道。

八月一、二日,起义部队休息两天,整编部队,街头有些什么宣传,群众大会,我记不清了,不过我心里想着,起义军各部队都有政治部,一定要做些群众工作的。

八月三日,起义部队向粤东出发,蔡廷锴率第二纵队进驻进贤。蔡在师部,率直属部队及二十九团在前,次为二十八团,后尾是三十团。当晚三十团未赶到进贤宿营。陈芝馨以巡看城防为名,到师部说动了蔡廷锴叛变革命,次晨蔡廷锴率二十九、二十八两团出进贤东门三里许停驻。派人往迎三十团,适三十团团长范孟声(荩),团参谋长陈某,两同志乘马在团先头到达,即被诱入师部扣留。蔡廷锴即派人唤我,及三十团第三营营长胡灿同志,亦被扣留。蔡对我等四人云:“知你们四人是共产党员,是张总指挥(发奎)告诉的”。我与范陈胡四人同拘师部卫兵连。二十八团第四连连长于以振同志,偕团部书记朱恶紫逃去,蔡扣押我们四人后,部队走黄金埠,停一日走余江,闻是怕第一纵队去追他。在黄金埠向商民索款三千元,在余江向商民索款万余元。随派陈芝馨回南昌见张发奎(起义军从南昌出发后,张发奎整编残部,由九江进入南昌),又派人到杭州联络陈铭枢,蒋光鼐。

张发奎从南昌电余江,要蔡廷锴就地枪决我等。蔡即派其参谋长徐某(忘其名)持张电来师部卫兵连给我们看,并传达蔡语云:“张发奎太无人情,蔡愿保留尔后合作余地,派他雇小舟送我们四人他避”等语。蔡给范孟声光洋二百元,陈芝馨给我光洋五十元,三十团军需算发陈某、胡灿薪饷若干,作为川资,均是奉蔡之命,欲留为此后相见余地。我们上船往鄱阳,蔡即率部东走上饶。电复张发奎已枪决我等。(我到九江后,曾见上海新闻报载余江电讯:蔡廷锴枪决共魁我等四人姓名)船到鄱阳,范盂声、胡灿两同志与我分途,范孟声回樟树原籍,胡灿回兴国原籍,我与陈某经星子到九江,陈回宁波原籍,后在由明山中打游击,为浙江省国民党部队捕获牺牲。我到上海会见许继慎同志。(许是二十四师的团长,在武昌打夏斗寅负伤,南昌起义时,许先离南昌经九江到沪)同到汕头,意欲觅第一纵队的南进部队,此船到汕头时,起义军已于先一日撤离汕头、潮州,方在揭阳、普宁间与敌鏖战,我与许不敢登岸,乘原船往香港,在船上买到起义军占领汕头时出版的《汕头日报》,载有“革命委员会”的委员名单,中有宋庆龄、邓演达、黄琪翔、郭沫若、周恩来、林祖涵、张太雷、张国焘等数十人。

我到香港,闻蔡廷锴在上饶,取得陈铭枢、蒋光鼐从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处领来大批接济,不肯东开杭州,自动入闽,袭击谭曙卿,缴并谭部全军,夺占福建,仍利用起义军第一纵队在粤东与国民党反动派战斗的空间,自求发展,是为十九路军之前身。

十年之后,芦沟桥抗战,毛主席号召国民党政府一致抗战。我和陶新禽、王逸常三人在汉口见周恩来、邓颖超同志便餐,周恩来同志对我说:“南昌起义时编成第一、二两纵队有一个错误,即应调出第十师两个团。编入第一纵队,另从二十、二十四两师中调出两个团编入第二纵队,就可以防止蔡部逃脱。”可见蔡廷锴半路逃避起义,是南昌起义部署过程中的一件大事。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