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异教

异教

指不同的教。有两种含义,一种含义是指不同的文化教俗。一种含义是指站在一种文化教俗的角度称其他不同的教为异教,即不同的外教。这种含义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将不同于自己文化教俗的国外的教称为异教,中国人将不同于中国文化教俗的外国的教称为异教;一种情况是同一个社会的不同思想教派将其他的教称为异教。

异教又称异教信仰,通常指与世界流行的正统宗教信仰有异的宗教信仰。多数人认为,异教与邪教异端同样为贬抑用语,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因为几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异教就不同宗教信仰者而言各有所指。例如就基督徒或基督信仰而言,异教或异教信仰指的是基督信仰之外的宗教信仰,如佛教道教伊斯兰教与许多新兴宗教;相对地,佛教虽然对其它宗教极为包容,如允许佛教徒阅览其他宗教书籍等,不过仍称佛教以外的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为异教或外道

异教通常信仰黑暗之类与光明不同的东西。但不是邪教,并不信仰邪恶,相反,比其他信仰更懂《辩论法》:黑暗不是邪恶,光明不是正义。

异教(paganism)一词在一些宗教中被使用。值得一提的是,道教佛教等东方宗教比较宽容,例如,佛教虽然称佛教以外的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为异教或外道,但比较包容,如允许佛教徒阅览其他宗教书籍等。与东方宗教文化不同的是,西方闪米特一神诸教(亚伯拉罕诸教)具有极强的排他性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间互相称对方为异教徒,而闪米特一神诸教又将所有不信闪米特一神诸教的人在更大规格上称为异教徒。异教徒受到严重的歧视和残酷的迫害,是西方历史上的重要现象。闪米特一神诸教的教义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基督教《圣经》和伊斯兰教《古兰经》中都有很多极其仇恨和残酷对待异教徒的经文规定。这和中国文化中的温和、包容思想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人的信仰通常是三教合一,而对闪米特一神诸教来说,完全不可能出现一个人信犹太教同时又信基督教或者伊斯兰教的情况。中国宗教文化和闪米特一神诸教中“异教”一词的意味是完全不同的。

异教又称异教信仰,通常指与世界流行的正统宗教信仰有异的宗教或信仰所谓异教,是宗教人士对除自己所信奉的宗教以外其他一切教派的贬称。一般被视为走极端或虚假的宗教或宗教派别,其追随者们通常在一个独裁的、极有性格魅力的领袖领导下过着不循惯例的生活。指进行宗教膜拜和仪式的体系或团体。 概述

“农民的信仰”,这个词通常译作异教有人认为这种译法不妥当,而主张音译为胚根教。Pagan一词的确不是指的所有不同于基督教的异教,比如佛教伊斯兰教这些宗教通常不能称作pagan,因此它的含义和异教的确有差别。在这里仍然沿用异教这个译法,需要明白的是异教这个词有特殊的含义。实际上异教原本指的就是中世纪基督教世界边缘的一些宗教信仰。包括凯尔特人、挪威人的信仰。在长期的文化交流中,实际上基督教信仰中融入了大量的异教成分。当代所说的异教在剔除了原来的贬义之后有特殊的含义。“简单地说,异教徒是指那些信仰旧的他们那个地方本地的宗教的人们,而不是信仰外部移植来的宗教。通常地,但不总是,异教或者包括对大地母亲女神的崇拜(无论是否包含她的配偶),或者包括泛神的崇拜,或者两者都有。”

并不都是宗教信仰,还可能是受政治或经济利益的驱使。不管所谓的领袖们为的是巩固自封的救世主地位,还是以政治革命的名义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抑或苦心经营只是为了塞满自己的腰包,他们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即让信众的个人意志服从领袖自己的指挥,实现领袖自己的愿望。有些激进的政治团体、传销组织和自我解救论坛所采用的手段与异教吸收、说服新成员的手段如出一辙,都是瞄准这些人的弱点,然后加以利用进行拉拢。就这样,皈依者产生了,为了消灭某种社会制度,他们心甘情愿将自己炸得粉碎;他们不仅把自己毕生的积蓄葬送其中,还尽力将亲近的人拖下水;他们报名参加一场接一场的讲座、研讨会和静修会,这些活动表面上承诺给参加者带来心理和精神上的治疗,但实际上只有耗尽那些人的积蓄而已。

每个异教都有一位极具神权魅力的领袖。这位领袖无所不能,能让信众对他衷心不二。“个人崇拜”一词就体现了这种集体动力。信众服从的是领袖而不是领袖倡导的理念,他们完全听从这个人的指挥没人怀疑他的决定,他也无须对团体内任何人负责。个别异教也可能有多位领导者,但这并不多见。绝大多数异教都要求信众完全服从唯一的教主,尊他为上帝或可以同上帝取得联系的人、弥赛亚、先知或其他神圣的身份。这是维系绝对控制权的重要保障:对于信众来说,只有这个人能带领他们获得救赎;没有他,信众将面临无尽的苦难。

一个人怎样能扮起领袖的角色呢?最常见的一幕是,原传教士或教友由于向人们散布了极端、怪异的观点,或者行为腐化堕落、思想不够坚定,而被“驱逐”出主流宗教团体门外。他在离开时带走了自己的追随者,或者,他加入其他异教以待日后争取领导权。大卫教(theBranchDavidian)的教主大卫科雷什原是正统基督教会的积极人士,后来他因向年轻的信众灌输“消极思想”而被教会驱逐;大卫教于1993年遭美国政府围剿。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曾被正统基督教会授予牧师一职,1978年他在圭亚那首都乔治敦命令数百名教徒服毒自杀。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异教领袖都出身于主流宗派。有些只是反社会的危险分子,并有轻而易举操纵他人的手段。查尔斯曼森就属于这一类人。

曼森,一个同样具有领导者魅力的人物,创立了被媒体冠名为“家”(TheFamily)的末日邪教,在加州洛杉矶市附近吸引了100多名信徒。他年轻时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街头和监狱里度过的。某机构对他的描述是“情绪低落、急需心理指导的青年”,此外,还有人称他“有暴力倾向并且控制欲强”。从18岁起,他的罪行从抢劫和偷车发展到介绍卖淫、强奸诈骗。1967年,他在一次服刑期间获得假释,被送到旧金山,在那里他加入到嬉皮运动的行列,并开始发展自己的帮派其成员大多是美国梦破灭、内心迷茫的年轻女性。“查理”摇身一变,成了精神领袖,开始向世人宣扬世界将毁于种族战争的谬论:黑人将摧毁富庶的白人王国,赢得主导地位,但由于经验不足,他们的领导结构不久便会解体。那时,曼森一家将结束沙漠中的隐居生活,开始统治世界。曼森自称是耶稣转世。信徒们称他“上帝”或“撒旦”,认为两者对他通用。曼森和信徒们杀人如麻,制造了史上可算最臭名昭著的邪教屠杀他们刀枪并用,两天内杀死七人,其中演员沙伦泰特,她是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妻子,在遇难时还怀有八个月的身孕。众多报道都认定曼森是这个凶残的杀人组织的指挥者,但他自己却从来不动手杀人。他对“家”内成员的权威性不容置疑。曼森被控谋杀罪而接受审判期间,在法庭台阶上,一位名叫莱内特弗罗姆的信徒在自己额头上刻下“X”,借此表示反对法院给曼森判刑。后来,为了重新为曼森的事业制造声势,弗罗姆曾企图刺杀总统杰拉尔德福特。到2006年3月查尔斯曼森还在服刑期间,每年“曼森一家”的崇拜者都会寄来成千上万封信,请求加入该教。

心理学家迈克尔兰格恩博士专门研究异教问题,他指出了容易被教会吸收的人的一些心理特征:

依赖他人缺乏自信,进而渴望找到依附

优柔寡断不愿否定他人和质疑权威

易上当受骗习惯不经思考就轻易相信他人

不容模棱两可追求即刻解决任何问题,武断地评判是非黑白

愤世嫉俗感觉受主流文化排斥,期待文化变革

天真的理想主义盲目地相信人性都是善良的

渴求精神意义要让自己相信人生还有“更崇高的意义”

异教的招募者四处行走,寻找那些处于高压阶段或是具备上述个性特征的人这样的人到处都是。虏获较多信众的热点地带包括大学校园、宗教集会、自我解救和互助组织、讨论灵性或社会变革相关话题的论坛和失业办公室。1990年《旧金山观察家报》一篇文章中,曾经是某异教成员的一个匿名人士讲述了人们如何被轻而一举地带入这个牢笼:“我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容易受人蛊惑。对于天真、没有丝毫防范意识的人,见到荡漾着笑容的面庞便轻易地相信了。”讲述者19岁入教时,正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念大学。八年后,她的父母安排她接受“强制解除精神控制”治疗(有关“强制解除精神控制”的更多信息,请参考“脱离异教”部分)。

都来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旧金山,并且都迷失在吸毒和反对社会体制和传统的迷雾中,但是,并不是所有异教领袖都能找到如此现成的信徒基础。人们对吸收信徒这一点看法不一,有人认为七十年代是积极吸收方式的顶峰,但如今已经销声匿迹了;而也有观点认为信徒招募并没有停止,只是不如以前张扬而已。无论怎样,他们寻找潜在信众群体的尝试一直没有停止过。本文下一部分将为您介绍异教招募信众的手段。

在人们的想象中,“新吸收的信徒”可能是内心苦恼容易被看穿的年轻人,还可能患有“心理疾病”,因此极易被居心不良的异教人士利用。但是研究显示,信徒中精神失常的比例不比普通人高多少。

信徒们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个人秉性也是千差万别。但是,一个共同点将他们联系起来,那就是他们都承受了超乎寻常的压力。研究显示,新人入教前不久大多都经历着非比寻常的压力和紧张感。这种感觉可能和青春期有关,可能因为经历了第一次离家、伤心欲绝的分手、失业或挚爱之人的死亡等情况而产生的。心力交瘁的人最容易受蛊惑,尤其是碰到某个人或团体声称可以解决他们所有难题的时候。

不外乎欺骗和控制。他们不会把异教的本质和真实目的透露给即将加入的新人,而是把它描述成正统、轻松、宽容的团体。例如在宗教集会上,他们会声称自己的团体每周集会一次,集思广益,想办法为新建的流浪者庇护所筹集资金。他们还会邀请高中生去参加座谈,讨论服务公众对大学申请有什么益处。招募者发掘目标人群的某些需求和渴望,然后加以利用。他们先了解一个人的忧虑和弱点,然后投其所好,对自己的教派加以渲染。举个例子,某年轻女士刚刚与男友分手,倍感压抑和孤独,这时,教会成员就会告诉她,在自己团体的帮助下,可以跳出人际关系失败的阴影,重塑信心,踏上新的人生旅程。若是某人的妻子刚刚在车祸中不幸丧生,而他却没能够送妻子最后一程,痛苦万分,异教的招募者就会利用这一点,标榜说自己的组织可以让人们在丧失亲人后重归心灵的平静。很难相信,有人竟会受这种低级的圈套蒙骗,然而在某些场合下,这些骗术确实很诱人。首先,招募者可能是熟人。也许就是那个年轻女士的室友,或是丧妻的男士在幸存者互助组织的朋友,而且悲伤、孤独、绝望最容易让一个人相信那个承诺带他重返幸福之路的人。另外,异教通常对新信徒进行信息封闭,免得他们对该教派做“实际调查”。教派会选择适当的时间举行集会或仪式,而往常这些时间应该是新信徒与家人和朋友相聚的时间;每次“静修会”会让新信徒们接受长达数日的教理熏染;他们还会告诫新人,在对本教了解不多的情况下,不要同其他人谈论相关事宜,以免一知半解误导他人。一段时间内,这种封闭大大控制了反馈信息的来源,以致信息都是来自信徒们的诱导。因此,新人对教派的疑虑不会得到加强,最终被对自我的疑虑取代。环顾四周,满是面带笑容、友好善良的面孔,他们的平和、幸福显然来自对教派的信服,新人由此断定,自己也终于踏上了这条真理之路。

第一次参加集会、仪式或讲座的人会发现,日后这种“邀请”将接踵而至。教派信众在欢迎他的同时,也在邀请他将自己奉献给这个团体。第一天接受一系列欺骗性教导和思想上的控制后,仍留在这里的人将进入新人招募的高潮:为“集体意志”情愿自我牺牲。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