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尖音

尖音

尖音,指在舌尖发音的汉字读音,在1923年“国罗派”取消尖音、尖团合流之前,官话方言分尖团音。某些语言学家为此拍手叫好,认为是汉语发展的自然规律。而老派学者对此却深恶痛绝。官话方言尖音舌面化,分不清官话方言尖团音的大多是声母分化未完成的母语为南方方言的人和旗人

词目:尖音

拼音:jiān yīn

注音:ㄐㄧㄢ ㄧㄣ [1]

⒈ 尖而响的声音。

茅盾《子夜》十五:“警笛的尖音从呼噪的雷声里冒出来了。”峻青《黎明的河边潍河上的春天》:“那凄厉的尖音,一声接一声地在荒凉的沙滩上震响着,喊得我们都落下了眼泪。”

⒉ 团音的对称。

张天翼《夏夜梦》:“他叫她注意转弯抹角的那种味儿,并且告诉她‘酒’字该咬成尖音。”参见“ 尖团音 ”。 [1]

最早出自清代《圆音正考》的序言。《圆音正考》成书于1743年,即乾隆八年,是专为纠正尖音舌面化(尖团合流)的语病,分辨尖团音而写的。其序言说:“试取三十六字母审之,隶见溪群晓匣五母者属团,隶精清从心邪五母者属尖,判若泾渭,与开口、闭口、轻唇、重唇之分,有厘然其不容紊者,援辑斯篇,凡四十八音,为字一千六百有奇。每音各标国书(满文)一字于首,团音在前,尖音居后”。从这段序言可以知道,所谓团音,就是见系齐摄呼的读音,其声母等于现代舌面音jqx,如基ji欺qi希xi;所谓尖音,就是精系字齐撮呼的读音,其声母近似现代舌尖音zcs(精系舌尖音的发音是舌尖抵下齿背),如积zi七ci西si。

国语和普通话都承袭了“数人会”“国语罗马字”的衣钵,砍掉了尖音,搞了“尖团合流”。某些语言学家为此拍手叫好,认为是汉语发展的自然规律。而老派学者对此却深恶痛绝。尖音舌面化,尖团音分不清的仅是声母分化未完成的持南方方言的人和旗人。古代韵书多区分尖团。七十年来,一代一代的“孩子王”们情愿或不情愿地用法定语音教学生“咬舌子”(把尖音字念成团音),而“京剧界至今讲究尖团音的区别”。在尖团音问题上存在着尖锐的分歧。尖团合流究竟是汉语发展的自然规律,还是始作俑者的谬误?国人一般都很糊涂,有必要对它进行一番剖析,让国人了解其来龙去脉,分清良莠之后,重新决定弃取。

央推普机关三令五申,几十年来,在普通话教学中,绝不准把‘酒、箭’等字读为尖音,力图消除正音,曾一度规定,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的考试,如不克服尖音就不能通过,小学教师不克服尖音就不合格。但是事与愿违,尖音不但没有消除,反而迅猛发展了。导致广大南方一些地区因为痛恨把z/c/s发成j/q/x,而干脆把zh/ch/sh发成z/c/s了,以弥补汉人因为缺少尖音而语感上产生的不适。因此合理的尖团分化是必要的。为什么j q x 的发音从理论到实际都出现了混乱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砍掉尖音、合并尖团音带来的弊病。

北大中文论坛:《尖音“死刑”不死》:酒本不读九,箭也不读剑,酒箭属尖音,九剑属于团。不料现代人,语音自已砍!削足去适履,反说“纠方言”。如果不改辙,汉语遭摧残。贻误后代人,祖先也怨叹。满人说汉语,母音难改变。政令说官话,传染甚普遍。最重是东北,其次京津间。满人为官处,都得尖变团。影响较轻处,山东及河南。古老中原地,仍能分尖团。尖音被砍掉,汉语成色减。三十六音节,不能入字典。五百二十字,全得尖变团。剑箭读一音,九酒不能辨。正音判死刑,谬音被宣传。尖音生命强,扎根在祖先。如今硬砍掉,语音反混乱。洛阳多为尖,沈阳多为团。诚请专门家,细心再研探。承认尖团音,益处大无边。表音更清晰,同音字数减,适应现代化,不违传统言。国家语音部,应当改定案!

520个尖音字等待光明正大地重回汉家舞台,重见曙光。而常用尖音字不过百个。

“切cieh”的锋利,“尖zian”的尖锐,普通话的改革当从尖团始。数千个常用字“拉出”520,届时,何必抱怨同音字多?何必搞半天“小”还是“晓”?何必50个字全部读“ji”。

1913年全国“读音统一会”审订的法定标准音“国音”里分尖团是具有全民代表性的。20年代初,汉字拉丁化的极左思潮泛滥,在废除汉字、简化语音的激进思潮推动下,以“数人会”为代表的一味崇洋而不了解汉语语音精髓的江南“国罗派”在拟定“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时,错把满州人的尖音舌面化看成是北京标准音,是民族共同语的标准音,违反全国人民的意愿,合并了尖团、取消了尖音,把分尖团的“老国音”修改为不分尖团的“新国音”。全国解放后,以吴玉章为首的拼音方案委员会力图纠正尖团合流的偏差,按“北方话化拉丁化新文字”的语音体系拟定新的分尖团的拼音方案,(根据是:1949年东北铁路电报和海军旗语改用了分尖团的“北拉”新文字;1950年出版的《四角号码新词典》的注音采用了分尖团的“北拉”新文字;1954年吴玉章制定的民族形式的汉语拼音方案分尖团;1955年以吴玉章为首的文字改革委员会、拼音方案委员会制定的《汉语拼音文字(拉丁字母式)草案》就是“北拉”的翻版,明确分尖团)。分尖团的汉语拼音方案之所以未能成为法定方案,其根本原因就是遭到了以黎锦熙为轴心的“国罗顽固派”的抵制(所谓“国罗顽固派”,就是1934年分尖团的“北拉”传人中国,受到知识界的欢迎以后,以蔡元培为代表的曾一度倡导“国罗”的学者转而倡导“北拉”;而以黎锦熙为轴心的部分“国罗派”学者则顽固地坚持“关门主义和宗派主义”,坚决反对和抵制“北拉”和“北拉”的分尖团、拼命地维护“国罗”和“国罗”的尖团合流。1936年9月22日毛泽东在写给蔡元培的信中,把反对“北拉”的人称为“新老顽固党”,笔者据此称之为“国罗顽固派”)。“国罗顽固派”视分尖团为洪水猛兽,便千方百计地否定分尖团的方案,为此目的,就借罗常培负责的语言研究所向吴玉章的文字改革委员会施加压力,于1955年8月以语言研究所的名义作了一次歪曲事实真相的“函调”尖团音。(填表人大多是接受了尖团合流的“新国音”的新派知识分子,大多按当时字典上的标音填了“函调”表),并凭仗“函调”得到的错误数据(“函调”数据是:北京和80-的北方话人群不分尖团。而实际情况是:北京多数民众分尖团,80-的北方话人群分尖团,笔直另有专论)召开了否定拼音方案分尖团的“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最终夺取了拼音方案的修改权,把分尖团的《汉语拼音文字(拉丁字母式)草案》修改为不分尖团的《汉语拼音方案》。尖团合流的《汉语拼音方案》一经公布,合并尖团音的“国罗顽固派”黎锦熙、罗常培及其门人王力、陆志韦等就成了中国语言学界的“绝对权威”,他们的“尖团合流论”和为尖团合流辩护的“语音简化论”就成了中国语言学界的“霸权理论”。急功近利的现代语言学者都成了“他们的学生或学生的学生”,基于维护师徒连带关系的“既得利益”就形成了“唯师门马头是瞻”的学风,具备了鹦鹉学舌和陈陈相因的技能,张口就是“尖团合流是汉语发展的自然规律”,“汉语的语音成分越来越简化”。尖团音成了学术界敏感的禁区,谁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批判和嘲笑分尖团是“方言土语”,不敢说分尖团是具有全民代表性的语音。明明大多数北京民众有尖音,有尖团音的区别,但谁也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只有京剧界的艺术大师们敢于坚持“国粹”不动摇,敢于同霸权学者和霸权理论作抗争,敢于坚持分尖团,成为民族语音的脊梁。(后附京剧界的“尖团音辨音字表”)

约1990年出版的一本京剧理论书中,把“缄”“酗”等字误为尖音字,把“戢”等字误为团音字。此后网络上又出现了把“泣”等字误为尖音字,把“亵”“宿”“驯”等字误为团音字,或犯有其它错误的几种京剧尖团字对照表。我们不能把这些错误当作京剧特有的规定。京剧对于尖团字的区分是遵循汉语普遍性规范的。

zii和ji的尖团对照

zii:积唧疾挤集辑嫉即籍脊际剂霁济荠祭寂绩迹稷蒺跻鲚齑鲫

ji:几机鸡记及急已季基激吉击棘亟纪冀悸级继寄汲悸妓畸……

zian:尖箭煎剪荐贱尖戋笺翦饯戬谫溅歼僭鞯溅践湔牮渐

jian:肩见兼件建减检简监坚剑鉴蹇碱拣謇柬缄茧间键艰……

ziang:将浆奖酱蒋匠桨虹

jiang:姜僵疆讲绛降缰豇犟强耩礓糨……

ziao:焦蕉椒礁鹪噍湫嚼鹪醮噍剿僬

jiao:交脚角教娇搅骄狡郊饺轿窖浇叫较皎铰侥蛟艽缴……

zie:接节姐睫藉捷婕疖借截嗟

jie:结劫解竭杰界届揭戒阶颉介街皆拮羯碣桀芥阶疥孑……

zin:津进尽浸晋烬荩缙赆

jin:今近斤巾金瑾谨紧筋锦仅襟靳劲禁……

zing:精睛晶旌井靖阱菁靓净腈婧静

jing:京惊经竟镜痉径颈竞泾荆竟敬境……

ziu:酒就揪鹫僦蹴啾鬏

jiu:九旧久究韭救灸纠舅厩究阄臼疚赳柩桕鸠咎……

zü:疽狙且聚沮咀苴龃雎趄

jü:居拘鞠矩举巨具局距锯菊橘遽拒榉炬莒剧……

züan:睃镌隽

jüan:捐鹃眷圈绢卷鄄倦娟蠲锩狷涓锩……

züe:绝嚼爵爝

jüe:决觉角掘撅孓诀抉攫脚橛矍镢厥崛……

zün:俊峻竣浚骏隽

jün:军君均菌龟钧筠麇皲捃郡麇……

cii和qi的尖团对照

cii:七妻漆戚柒栖齐砌凄脐缉沏荠萋蛴葺嘁槭碛

qi:期欺起其骑奇俟亓启岂弃祁企乞契歧祈讫气器泣……

cian:千签钎迁扦仟前钱潜浅倩佥芊阡茜堑

qian:牵铅嵌钳乾谴谦歉纤遣黔骞悭虔肷掮欠……

ciang:枪墙抢呛蔷跄戗戕炝锵樯嫱锖

qiang:腔羌蜣强襁镪羟镪……

ciao:锹悄瞧鞘雀峭樵憔谯愀诮劁俏

qiao:敲撬巧桥翘壳乔侨橇荞跷鞒窍……

cie:切且窃砌趄妾

qie:茄怯惬锲箧慊伽挈……

cin:亲侵寝秦吣螓嗪沁锓

qin:钦琴勤擒芹禽揿衾芩……

cing:清氰青情晴圊请箐蜻鲭亲

qing:轻氢倾擎顷卿謦苘黥罄磬綮檠庆……

ciu:秋楸鳅湫囚泅酋蝤遒

qiu:丘求球仇邱龟蚯裘糗巯逑虬巯……

cü:娶蛆黢趋取趣觑

qü:区曲屈躯龋瞿渠祛诎麴朐衢岖去……

cüan:悛全泉痊醛铨筌诠辁荃

qüan:圈权拳犬券颧畎鬈蜷劝……

cüe:雀鹊

qüe:缺确瘸炔榷阙阕悫却……

cün:逡

qün:群裙麇……

sii和xi的尖团对照

sii:西息惜昔媳腊玺洗袭细席熄锡膝夕悉粞矽晰硒铣析汐犀葸蟋徙屣习

xi:吸稀溪熙希檄牺羲檄奚饩喜兮嬉翕隙曦戏系醯郗欷歙……

sia:斜(古诗中为了押韵,常把斜的韵母读成ia,如“远上寒山石径斜”)

xia:侠下夏吓瞎虾辖匣瑕呷霞峡狭厦暇遐……

sian:先鲜仙纤涎羡铣藓冼跹酰暹筅氙霰涎籼跣线腺

xian:掀锨显闲嫌险弦衔馅限咸贤宪舷苋娴痫县现献陷……

siang:相箱镶厢湘襄葙缃骧翔祥橡详庠蟓鲞想象像

xiang:香乡响巷享降飨饷芗向项……

siao:消削销逍绡箫蛸萧宵肖硝霄筱潇啸小笑

xiao:嚣骁效淆晓哮枵哓崤枭校孝……

sie:写楔些斜谢契屑邪榍榭绁卸泻泄燮躞亵

xie:蝎歇鞋血挟协械携胁解薤谐勰瀣……

sin:新心芯薪锌辛寻莘信囟

xin:欣馨忻歆鑫昕衅镡……

sing:星腥猩惺省擤醒性姓

xing:兴行型形刑杏邢硎悻荥荇陉荇幸……

siu:修羞馐锈绣袖秀宿岫

xiu:休臭溴貅髹鸺庥咻嗅朽……

sü:须需戌徐绪恤糈蓿胥醑溆续序絮婿

xü:虚墟嘘畜旭吁酗栩许蓄浒顼诩煦砉勖洫……

süan:宣选癣漩璇镟旋渲揎

xüan:暄煊悬玄轩眩券谖泫铉炫痃喧萱楦谖绚……

süe:削薛鳕雪踅

xüe:靴学穴泶噱血……

sün:寻循殉浚旬巡询恂郇蕈荀徇汛浔讯迅逊巽驯

xün:熏勋薰曛荤埙獯醺荤训……

各地区区分情况:

(1)中原地区,河南,大多数地区能够完全区分尖团。洛阳分,南阳分,郑州西部分…。 [2-4]

(2)山东,大多数地区完全区分。东部胶辽地区大多区分尖团,山东东部几乎全境分,西鲁小区也分,西齐小区不分。 [5-6]

(3)关中地区,陕西中部能够区分。西安的郊乡大量分尖团,市区已有退化。

(4)西北地区,为数不少能够区分尖团,如甘肃天水能够完全区分尖团音。 [7]

(5)河北,中南部部分县市存在分尖团的现象。 [8]

(6)吴语区,一部分地区完全区分,一部分地区不能区分。苏州分、无锡分…。

(7)晋语区,部分区分。南部(如晋东南)大都完全区分尖团,中部(如晋西)能够区分一部分尖团音,北部(如河套)完全不能区分尖团音。

(8)粤语区,区分尖团。广州分,香港分…。

(9)湘语区,部分区分尖团。长沙不分。

(10)除以上地区外大多不分尖团。东北官话区不分、江淮官话区不分、西南官话区大多不分。

尖团合流是一个退化现象,因为诸如“sin”(新心辛信…)这类的音素还是比较重要的。尖团合流使得已高度精密化的汉语出现模糊。

“国罗派”八十年来的尖团合流特别是推普以来的尖团合流,使民族语言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也造成了j q x 发音的混乱。本来,‘肩、牵、掀’等见系细音团音)字的发音部位在舌面中部和硬腭中部,其声母为j q x ,而‘尖、千、仙’等精系细音(尖音)字的发音部位在舌叶和齿龈后,其声母为zi ci si 。“国罗派”学者硬说普通话里无尖音,硬说‘尖、千、仙’等尖音字的发音部位在舌面,和‘肩、牵、掀’等团音字的发音部位相同,硬把尖音字的声母由zi ci si 改为j q x。这样一来,j q x 的音域就扩大了一倍,变得异常宽泛,从舌面中部到舌面最前部的舌叶(主动发音器官),从硬腭穹顶到上齿龈后(被动发音器官),都成了j q x 的音域。在这个异常宽泛 的音域内,舌面-中腭音(团音)可以叫做j q x ,舌叶-龈后音(尖音)也可以叫做j q x ,谁能否定谁呢?j q x 的发音部位怎能不混乱呢?

要想消除j q x 发音部位的混乱现象,实现真正的“国语统一”,就必须丢掉“国罗派”的教条主义,摒弃反民族、反科学、反大众的“尖团合流”,恢复传统的分尖团的民族语音。只有把尖音和团音分开,才能具体的限定舌面-中腭音(团音)j q x和舌叶-龈后音(尖音)zi ci si 的音域。不尊重科学,不尊重传统,只凭****式的人为“规范”,永远消除不了j q x 发音部位的混乱。深望语言学界的仁人志士能从“国罗派”的“尖团合流论”和“语音简化论”的教条主义桎梏下解脱出来,用科学发展观来观测汉语的发展,做番科学创新、拨乱反正的工作,为民族共同语的更加完善贡献一份力量。

随着“女国音”在全国的蔓延,汉语舌面音j q x的发音部位,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际发音上,都出现了明显的分歧和混乱。在主动发音器官舌上,有的人发在舌面中,有的人发在舌面前,有的人发在舌尖稍后的舌叶上;在被动发音器官上腭上,有的人舌抵齿龈,有的人舌抵硬腭前,有的人舌抵硬腭中,有的人舌抵硬腭后。发音部位不同,音值也就不同,有的为团音,有的为尖音,有的为半尖半团的“二性音”。普通话的群体语音在j q x 的发音上实实在在地形成了“国语不统一”的现实。

j q x 在现实语言中的不统一,首先应当归罪于语言学理论的不统一。高明凯、石安石的《语言学概论》里称j q x为“舌面中腭音”,而王力的《汉语史稿》里则称它为“舌面前音”,这两个名称里就有了“舌面中”和“舌面前”的分歧。在发音部位的描写上更是五花八门。在此略举几例:一如陈兆福等人编写的《现代汉语教程》中写到:“舌面前音 舌面前部与硬腭后部紧接或靠近,如j q x”;二如曲阜师范大学教务处编写的《普通话语音读本》中写到:“发j 时舌面前部抵住上齿龈和硬腭前部……发x 时舌面前部接近上齿龈和硬腭前部……”;三如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学前班《语文》课本中写到:“j 发音:舌尖抵住上门齿,舌面高抬抵住硬腭……,x发音:舌面抬起靠近软腭……”。更多的新编汉语教材上则指明 j q x 的发音部位是“舌面的最前部抵住或靠近硬腭的最前部”。在这些相互矛盾、相互冲突的发音要领中,究竟谁是谁非?真叫人无所适从。

j q x怎样发音才算正确呢?要想得到确切的答案就必须明确j q x 的来源,要明确j q x的来源就必须明确汉语语音发展的历史轨迹。根据张炳麟、黄侃等众多学术大家的考证,上古汉语里没有现代汉语的语音成分丰富,特别在声母上,只有五组十九纽,即“喉音”影晓匣、“浅喉”见溪疑、“舌音”端透定来泥、“齿音”精清从心、“唇音”帮滂并明。如果把浊音归并于同音位的清音,把“喉音”归并于“浅喉”,就大致只有四组十五音,即今舌根音g k ng h 和零声母舌尖中音d t n l、舌尖音z c s、双唇音b p m ,比“厦门十五音”音还要简单。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语言称说的事物增多,人类发音能力的逐渐增强,音位就逐渐地分化,音素就逐渐地增加。到了中古时期的唐宋时代,就从上古重唇音里分化出轻唇音(今唇齿音f 和 v),从端系舌头音和精系齿头音里分化出知系舌上音和照系正齿音(现代合并为舌尖后音zh ch sh )。这两组新声母的增加,在北宋时代的三十六字母里表现得清清楚楚。到了近代的元、明时代,中古的见、精两系声纽又分化,从见系舌根音g k h里分化出舌面音j q x,从精系齿头音z c s里分化出舌叶音 zi ci si (不是一般音韵书上的“舌叶音”,而是尖音或“女国音”的声母)。近代见、精两系声纽的分化,在元代周德青的《中原音韵》里已很明显,如萧豪部的见系字里‘高考蒿’与‘交敲哮’不同音,表明见系声母已分化为g k h和j q x;精系字里‘遭操鳋’与‘焦劁萧’不同音,表明精系声母已分化为z c s和zi ci si 。明代叶秉敬的《韵表》里,不但有见、精两系洪、细音的区别,而且在“辨音有粗细圆尖”一条中有了较为明确的理论辨析。特别是清代的《圆音正考》里分析得清清楚楚。《圆音正考》的序言把见系细音舌面音j q x叫做“团音”,把精系细音舌叶音 zi ci si 叫做“尖音”,并且特别强调“尖音”和“团音”是泾渭分明,不容相混的两组声母。自《圆音正考》出台以后,音韵学者和戏曲界人士就把从见系声纽里分化出来的舌面音j q x 叫做团音,把从精系声纽里分化出来的舌叶音 zi ci si 叫做尖音。1913年全国“读音统一会”审订的法定标准音“老国音”和1931年“中国文字拉丁化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北方话拉丁化新文字”(简称“北拉”)以及1955年10月文字改革委员会拼音方案委员会提交给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审议的《汉语拼音文字(拉丁字母式)草案初稿》里都有这两组音尖音和团音

4尖团之胡普来源资料

古代的见、精两系声纽分化为现代的四组声母,以“北拉”的字母形式最为醒目:见系洪音即舌根音为g k x(读音‘哥科喝’,即今g k h),见系细音即舌面音(团音)为 gi ki xi (读音‘基欺希’,即今j q x);精系洪音即舌尖音为z c s(读音‘资雌私’),精系细音即舌叶音(尖音)为 zi ci si (读“女国音”音的‘积七西’)。“北拉”的字母形式不仅显示了见、精两系声纽的分化,而且让两组“新音”尖音和团音一目了然。

j q x 的历史来源明确了,其发音部位也就迎刃而解了。j q x 来自舌根音g k h,是舌根音g k h 在齐撮呼韵母i < 的牵动下,或者说是在舌面元音i 的牵动下(因为<;可以看成是i u的合音),发音部位前移形成的,是g k h 的腭化音。它的发音部位应在舌尖后约3厘米的舌面中部,与硬腭中部(硬腭穹顶或稍前)成阻。它的定义应为“舌面中腭音”,高明凯、石安石的定义是正确的。j q x是舌面中腭音的定义,反映的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北京人的语音实际,也是那个时期普通话的发音要求。王力先生的j q x 是舌面前音的定义不够严密,因为“前”到什么程度难以描述,舌面前和舌叶的界线也难以介定。凡是受了现代“女国音”影响的学者,就认为j q x 的发音部位是在“舌面的最前部和硬腭的最前部”。其实这个部位已经不是舌面音j q x,而是舌叶音尖音的声母 zi ci si了。因为中古的精系齿头音之所以分化为洪音z c s(资雌私)和细音zi ci si(读尖音或女国音的“积七西”),也是受了舌面元音i 的牵动,是z c s 的发音部位后移形成的音位分化。z c s 的发音部位是舌尖触及下齿背,在舌尖顶峰后约0.5厘米处与上齿龈成阻。z c s在和舌面元音i 相拼,组成zi ci si 时,受韵母i 的牵动,发音部位后移,移到舌尖顶峰后约1.5厘米左右的舌面最前部的舌叶上,与硬腭最前部(上齿龈后)成阻。所以现代“女国音”的发音部位正是精系细音(尖音)zi ci si 的发音部位,“女国音”的音值已不再是舌面音j q x,而是尖音zi ci si 了。

为了详细分析舌面音(团音)j q x 和舌叶音(尖音、女国音)zi ci si 的区别,有必要将j q x 、zi ci si 、z c s 三组声母的发音部位作如下的描述:j q x 、zi ci si 、z c s 三组声母的发音舌形非常近似,都像是一条抛物线舌根是抛射点,发音成阻点是顶点、舌尖下着点是落点,舌身与下颌构成抛射角。j q x 的抛物线特征是:抛射角约40度,顶点在硬腭中(硬腭穹顶或稍前),舌尖落点是下齿龈后。zi ci si 的特征是:抛射角约30度,顶点在硬腭前(上齿龈后),舌尖落点是下齿根。z c s 的特征是:抛射角约20度,顶点在上齿龈,舌尖落点是下齿背。下附发音示意图:

图例:

j q x 的舌位线

--------zi ci si ;的舌位线

………z c s 的舌位线

j q x在全国普通话群体的实际发音中是多么的混乱:凡在推普初期学会普通话的老年人,大多把它发为舌面中腭音(团音);凡在八十年代后学会普通话的青年人,尤其是女青年,大多把它发为舌叶音(尖音),或叫做“女国音”;当今未入学的儿童大多发了尖团混杂音。j q x在当今的汉语人群中实实在在地成了尖团音的大杂烩。

央推普机关三令五申语言规范化”,在普通话教学中,绝不准把‘酒、箭’等字读为尖音,力图消除“女国音”,曾一度规定,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的考试,如不克服尖音就不能通过,小学教师不克服尖音就不合格。但是事与愿违,尖音不但没有消除,反而迅猛发展了,当今的青年戏曲家、歌唱家和少年儿童,半数以上的发了尖音,形成了庞大的“女国音”群体。在“女国音”群体里非但尖音没有消除,反而把团音消除掉了,j q x变成zi ci si了。最能坚持发舌面音(团音)的,是广播学校、电影学校和师范学校培养的人才,但是当今相当数量的教师、影视明星、播音员和电视节目主持人也发了尖音。他们有的是近似分尖团,有的是尖团混杂音(有尖音也有团音),有的是“女国音”(把团音字也发为尖音),有的是半尖半团的“二性音”。所谓“二性音”,就是把j q x 的发音部位前移,发在尖音和团音的临界点上,其音值象团音而又偏尖。这种不尖不团的“二性音”最难掌握,稍微偏后是团音,稍微偏前是尖音,采用这种部位发音的人,音值极不稳定,忽而为尖,忽而为团,发的多为尖团混杂音。发尖团混杂音已成为一种强势,当今的讲究字正腔圆、吐音清晰的歌坛、艺坛的说唱明星,除了低能儿之外,几乎人人都能把j q x发成尖、团两种音。

为什么j q x 的发音从理论到实际都出现了混乱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砍掉尖音、合并尖团音带来的弊病。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