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黄晦闻

黄晦闻

黄晦闻,字玉昆,号纯熙,别号甘竹滩洗石人。出生于1873年,广东顺德人。曾主笔《国粹学报》,编辑《政议通报》。执教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一度出任广东省教育厅厅长。诗集有《蒹葭楼诗》。

黄晦闻(1873~1935),字玉昆,号纯熙,别号甘竹滩洗石人。广东顺德人。因乡试时抑于主笔,遂废举业。曾在上海主笔《国粹学报》,编辑《政议通报》等;1917年后执教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一度出任广东省教育厅厅长,越岁辞去,授书终生。诗集有《蒹葭楼诗》行世。

黄节(晦闻后改名为节)的诗,在当时评价是相当高的。如梁鼎芬称“三百年来,无此作手”(余绍宋《寒柯堂诗》小注);陈三立称其“格澹而奇,趣新而妙,造意着语,冥辟群界,自成孤诣。”(《蒹葭楼诗序》)。

当然,也有贬损的,如陈衍虽承认他“笔必拗折,语必凄婉”(《石遗室诗话》),同时却又讥笑他“才薄如纸”(见钱锺书编《石语》);汪国垣《光宣诗坛点将录》记载王伯沆对晦闻诗的评价“诵之初觉凄婉,再看,皆不落边际语”也是很不恭维的。

重语当年事已难,相逢篱落叹无端。

欲持旧句题新意,终惜残英减夕餐。

霜晚尚容秋后见,岁暄宁抵客中寒。

惘然为汝低回久,斜日枝头细细看。

赏析:写得如此凄婉,如此旖旎。“终惜残英减夕餐”用的是屈原离骚》“夕餐秋菊之落英”句意,而芳洁凄婉倍现。最是我喜欢的,则是末二句“惘然为汝低回久,斜日枝头细细看”,对花“忘形到尔汝”的诗人,徘徊吟咏于斜阳花下的风流,境如再现。

来日云何亦大难,文章尔我各心酸。

强年岂分心先死,倦客相依岁又寒。

试挈壶觞饮江水,不辞风露入脾肝。

何如且复看花去,笠人归雪未残。

赏析:这首诗作于作者与邓实(即诗题中的“秋枚”,南社诗人)、章炳麟等人编辑《国粹学报》的时候。诗人对祖国、对自身的前途感到迷惘,一种深深的失落感从诗中折现出来。一个人能够对朋友说出“倦客相依岁又寒”这样的话,则那位朋友,一定是他死生相知的朋友;诗人自己,性情必也极率真的罢。

绕道江皋计早纡,经行淞曲又旬余。

无多怀抱将销歇,已换寒温问起居。

听曲再来当暮雨,题诗还寄及春初。

迟归别有沉绵意,难为临风一一书。

赏析:这首被视为代表作而广为传颂,真是温柔敦厚到了极点。晦闻诗极少直抒友情,而善于用“拗折”之笔来折现。如本事所说的“已换寒温问起居”,多么平淡,让人无声地感动;又如《答秋湄书意》诗中的“端知人事如流水,竟为书来一动心”,只是平淡的文字,却写出如许深情。

独来亭榭晚苍苍,渐见游人归径忙。

林鸟静能窥客坐,野花长欲过春桑。

天时物态真何极,世事身谋早已详。

闲里一诗收拾尽,自浇茶碗更平章。

晦闻早岁曾作《黄史》一书,又编辑《国粹学报》提倡种族革命。写作该诗时,正深深苦闷于国事难料,家事难知。据郑逸梅《南社丛谈》载,晦闻平生最怕有家书至,友生问之,答曰:“恐索家用。”这每使我想起陈师道、黄景仁。晦闻有又诗云:“愁把老妻函卒读,破家谁为诵贫冤。”(《闭门》)可见穷困潦倒到了何种程度。

诗人对滚滚尘世间的喧哗,表现出一种超然的冷漠。张尔田极其推重晦闻诗,将他与顾亭林、屈翁山并举,谓“得君尔三”。晦闻诗风格多端,洵无愧于此语。当然,以上所举都是从我个人喜爱的角度来择取的,远非晦闻全貌。晦闻《岳坟》:“大汉天声垂断绝,万方兵气此潜藏。双坟晚蟀鸣乌石,一市秋茶说岳王”又是何等雄壮!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