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钱金福

钱金福

钱金福,男,昆曲正旦,后改架子花脸。字绍卿,堂号“维新堂”,1878年光绪四年(戊寅)生人。为“日新堂”殷采芝弟子,是道光咸丰同治时的著名昆曲正旦。有三子二女,长子钱宝莲,工花旦;次子钱宝奎、三子钱双莲均工净行;长女适武旦朱小元,次女适其弟子石双贵。

幼入全福昆曲科班、四箴堂科班,从于双寿、祟富贵学戏,工武净。1883年带艺入三庆班,后又入春台、小长庆、玉成等班。1904年选为内廷供奉。1911年入同庆班,与谭鑫培同台合作,为谭配演,极受谭倚重。晚年从事教学工作。表演艺术自成一家。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王瑶卿等均得其教益。后期傍杨小楼余叔岩等演出,增色极多。

他功底深厚扎实,功架稳练,尤其擅长“把子功”,自成一派。身段、台步有许多独到之处,把子功堪称一绝,舞台形象十分漂亮。对脸谱有深入的研究,构画能体现人物性格。虽嗓音条件不善唱,但白口刚劲有力,武净戏极出色,架子花脸戏亦其所长。

其子钱宝森(18931963)著有《京剧表演艺术杂谈》,对他的艺术成就作了记述。

擅演剧目有《祥梅寺》、《醉打山门》、《芦花荡》、《火判》、《取洛阳》、《嫁妹》、《铁笼山》、《金沙滩》、《庆阳图》、《瓦口关》、《定军山》、《长坂坡》、《战宛城》、《琼林宴》、《青石山》、《珠帘寨》、《失街亭》、《落马湖》、《单刀会》等。《芦花荡》、《嫁妹》、《山门》、《祥梅寺》、《庆阳图》、《取洛阳》、《瓦口关》等戏是他的代表作。他在扮演《定军山》中的夏侯渊、《琼林宴》中的煞神、《青石山》中的周仓、《长坂坡》中的张飞、《战宛城》个的典韦等角色时,有许多创造,演出非常精彩。

人曾说京剧的武功和舞蹈姿态可以分出等级,一般演员表演时只有对着观众的一面是比较优美的,其他三面就不好看了;而优秀演员则是正面背面两面都优美,但两个侧面往往也达不到优美程度;杨小楼出类拨萃,能达到三面优美可看,但仍然能找出一面缺点来;只有钱金福是四面都优美好看,几乎无懈可击。足见人们对钱金福在武功、舞蹈姿态方面是给予最高评价的。

弟子有李永利刘砚亭、钱双莲等,子钱宝森最能继承其衣钵。

9月4日,光绪五年(己卯)七月十八日:三庆班应史家胡同仁和王文恰公石宅堂会

农历七月十八、十九两日,三庆班应史家胡同仁和王文恰公石宅堂会,并外串四喜班。

堂会剧目

《伏虎》(程长庚

《文昭关》(程长庚)

《八大锤》(徐小香,杨月楼,黄润甫

《梳妆掷戟》(徐小香朱莲芬

《游园惊梦》(徐小香朱莲芬

《四思凡带下山》(朱莲芬,沈芷秋,孙彩珠陈兰仙杨明玉

《群英会》(杨月楼,卢胜奎徐小香,钱宝峰,孙二官)

《活捉三郎》(杨明玉,朱莲芬

《双包案》(初连奎,何桂山

《伐东吴》(谭金福)

《一门忠烈》(谭金福)

定军山》(谭金福)

《巧连环》(德子杰李顺亭

《捉放曹》(卢胜奎,何桂山,刘桂庆)

《玉玲珑》(蒋长福,小二哥)

《镇潭州》(李小珍,殷德瑞)

《阳平关》(迟定儿,黄润甫李顺亭,张三元)

《状元谱》(小叫天,孙二官,陆杏林

《双泗洲》(李小珍,李小玉,张芷芳,朱小元)

《祭江》(陆小芬

《闯山》(宋福寿,刘赶三

《相梁刺梁》(杨明玉,朱莲芬,叶中定)

《大小骗》(杨明玉,宋赶升)

《探母》(杨月楼,陈德霖陆小芬

《北诈》(何桂山)

《截江》(迟定儿,孔元福

《御碑亭》(小叫天,赵宝芬,李小珍,陈德霖)

《桑园寄子》(卢胜奎,陈德霖)

《金山寺》(陈德霖,李六儿,李七儿,钱金福,李殿甲)

《云台观》(卢胜奎)

《戏目莲》(陈德霖,陆杏林)

外串四喜班主要剧目

《千里驹》(陈兰仙,曹春山,叶中定,姚增禄,王阿巧)

全本《梅玉配》(梅巧玲,夏福宝,范春桂,鲍福山,吴连奎)

《探亲》(刘赶三,梅巧玲)

《孝感天》(余紫云,李砚侬)

9月5日,光绪三十四年(戊申)八月初十日:光绪三十四年八月南海传差

南海传差。共时四十刻十分。

演出剧目

《福禄寿》(一刻)

泗洲城》(二刻十)(朱裕康)

昭君》(二刻)(陈德霖)

《八大锤》(五刻)(侯俊山钱金福

《天齐庙》(四刻)(郎德山龚云甫

《金钱豹》(三刻五)(杨小楼

探亲》(一刻五)(王瑶卿,张二锁)

五人义》(三刻五)(李连仲

昭关》(二刻)(王凤卿

长坂坡》(五刻)(杨小楼

查关》(二刻)(杨德福,朱素云)

《竹帘寨》(七刻)(谭鑫培

万寿无疆》(二刻)

,农历癸丑年:言菊朋入言乐社票房

言菊朋入言乐社票房,向红豆馆主溥侗叩头。启蒙第一出为《战蒲关》刘忠。侗五又转请王瑶卿钱金福王长林代教不少。要之,《四郎探母》、《武家坡》、《南天门》、《汾河湾》等得之于王瑶卿,《问樵闹府》、《打棍出箱》、《天雷报》得诸王长林,《珠帘寨》、《定军山》、《南阳关》、《战太平》得诸钱金福

农历甲寅年:春阳友会票房成立

春阳友会票房在北平崇文区东晓市大街129号的浙慈会馆成立。创办人樊棣生。该会之名取“春阳明媚、生机旺盛”之吉意。名誉会长李经畲,票房规模设施,犹如正式剧团。特邀钱金福姚增禄鲍吉祥、李春霖、王荣山曹二庚、律佩芳、诸茹香等来此授艺和指导排练。陈德霖、王瑶卿梅兰芳姜妙香、姚玉芙、刘砚芳余叔岩等以会员身份参加活动。红豆馆主、卧云居士、郭仲衡、言菊朋、包丹庭朱琴心、王又荃、贾福堂、松介眉、张小山、蒋君稼、赵子仪、恩禹之乔荩臣、世哲生、林钧甫、铁麟甫、李吉甫、柏心庭、孙庆棠、赵翰卿、樊杏初、许松庭、文一舟、潘致忱、周袼庭、钱仲明、邱伯安、沈云阶、陈远亭等均是该会的名票。由于人才济济行当齐全,文武戏均能演出,如《探母回令》、《失空斩》、《群英会借东风》、《华容道》、《单刀会》、《四五花洞》、《宁武关》、《连升店》、《九莲灯》、《石秀探庄》、《雅观楼》、《九龙山》、《广太庄》、《战宛城》、《一箭仇》、《四平山》、《铁笼山》、《挑华车》、《长坂坡》、《通天犀》、《小放牛》、《打瓜园》、《湘江会》、《游龙戏风》、《贵妃醉酒》、《穆柯寨》、《三击掌》、《战蒲关》、《徐母骂曹》、《钓金龟》、《青石山》、《金钱豹》等。

农历戊午年:1918年春节总统府堂会

1918年春节总统府堂会。

其中余叔岩主演《珠帘寨》,由陈德霖配演大皇娘,梅兰芳演二皇娘,钱金福的周德威,王长林的老军.梅兰芳特别加了一场“二皇娘大战周德威”,使戏更显得热闹了。余叔岩在戏中充分发挥自身特长,完全遵循谭派路数,身段,把子俱见功夫,此时他的嗓音尚未完全恢复,但由于他善于运用,同样也唱得有味动听。

9月11日,农历己未年闰七月十八日:余叔岩老母六十华诞堂会

余叔岩老母六十华诞,在西河沿内正乙祠举办一场盛大堂会。白天演出杂耍,晚上演出京剧。其间名伶反串,妙趣横生。

梅兰芳在《辕门射戟》中反串小生吕布,风仪俊美,唱工佳妙刚健委婉,一洗脂粉之气,观众为之倾倒,乃该晚堂会中最为精彩之一出。梅此剧乃名小生朱素云所授。剧中第二场“看过了花笺纸二张”一段“二黄”,梅唱来抑扬顿挫,曲尽其妙。“刚强怎比楚霸王”一段“二六”,嘹亮婉转,婀娜刚健兼而有之,宛然小生好腔。第三场“射戟”及“修书”,做派均极稳练。末句“摇板”“从今后不管是和非”之“后”字,响遏行云,真欲去天三尺。该剧中梅唱工之繁妙足以压倒正工小生。加之余叔岩配演刘备,亦为此剧生色不少。穆麻子扮演张飞,李寿山扮演纪灵。

《春香闹学》由架子花脸李寿山扮演春香,以其伟岸之躯强做少女娇憨之态,令人捧腹。《打杠子》由旦角芙蓉草反串强盗张三,武花脸钱金福反串村妇,竟用沙哑之嗓念柔媚之音,令人忍俊不禁。尤其演到村妇用计诓过杠子之后,他一反“常态”,恢复其武花脸的表演,挥舞木杠,上下翻飞,有奇峰突起之妙。

此次堂会的第五出为余叔岩王长林的《问樵闹府》。开场是郭仲衡、贾福棠的《百寿图》,第二出是《八蜡庙》,余叔岩饰朱光祖,系反串武丑。

11月,农历壬戌年:墨麟七十寿辰堂会

逊清宗室墨麟(润西)七十寿辰,其三子宝叔鸿在织云公所办堂会。有言菊朋《战太平》,杨小楼钱金福《连环套》,言菊朋与徐碧云《坐宫》,梅兰芳新排《洛神》。言与宝世交,故特演双出。

2月23日,农历癸亥年正月初八日,11时:1923年春节黎元洪总统府堂会第一天

黎元洪总统府于正月初八至正月初十设宴三天,并邀男女名伶同台演戏。像这样男女合演,历时三天的堂会戏,还是不多见的。

本日11时至下午2时招待蒙古王公。

演出剧目

《麻姑献寿》(琴雪芳

《庆顶诛》(梅兰芳余叔岩钱金福

《贵妃醉酒》(金少梅)

《麒麟阁》(杨小楼

下午2时至8时招待议员。

演出剧目

《南北和》(陈德霖,王凤卿尚小云龚云甫王瑶卿,朱素云)

《女起解》(金少梅)

《玉堂春》(梅兰芳

《大保国》(苏兰芳李桂芬王金奎

《八大锤》(余叔岩杨小楼

《黛玉葬花》(琴雪芳

孝义节》(陈德霖,龚云甫

《天女散花》(碧云霞

1923年3月,农历癸亥年:冯幼伟母七十晋五华诞堂会

冯幼伟为其母大夫人七十寿诞称寿,于东四九条堂会,特邀名伶演出,以娱嘉宾。

其中梅兰芳串演《黄鹤楼》带《三江口》,梅反串周瑜,虽偶为小生,而弥觉潇洒脱俗,扮相美秀风雅,带演水战《三江口》,与杨小楼(反串张飞)打三场,与钱金福(饰魏延)打两场,把子熟练,无懈可击。

压轴言菊朋、郝寿臣《骂曹》。

6月23日,农历甲子年五月廿二日:1924年6月23日第一舞台演出

本日第一舞台大义务戏,共11出戏。票价亦创新高:一级包厢60元,二级40元,三级24元,二楼3元,池座前排5元,后排3元,两廊2元,三楼1元。在当时是最高的票价。

演出剧目

大轴《定军山》接《阳平关》带《五截山》(余叔岩饰黄忠,杨小楼饰赵云,郝寿臣饰曹操,钱金福饰徐晃,鲍吉祥饰刘备,王长林饰报子)

农历乙丑年:余叔岩杨小楼组双胜社

余叔岩杨小楼第二次合作,班名改为“双胜社”,在香厂新明戏院演出。阵容十分齐整,旦角是荀慧生,架子花武二花是钱金福,丑角是王长林,小生是冯蕙林。在这个时期唱过多次新鲜好戏,如《青石山》中,杨小楼的关平,余叔岩的吕洞宾,钱金福的周仓;《战宛城》,余叔岩饰张绣,杨小楼饰典韦,钱金福饰许褚,荀慧生饰邹氏,王长林饰胡车。又排了一出老戏《摘缨会》,余叔岩的楚庄王,荀慧生的许姬,杨小楼的唐狡,钱金福的先蔑,王长林的襄老。此外,余叔岩与荀慧生还合演了很多生旦对儿戏,如《打鱼杀家》、《南天门》、《梅龙镇》等。

1925年4月26日,农历乙丑年四月初四日:余叔岩首演《摘缨会》

余叔岩在新明戏院首演《摘缨会》。余饰楚庄王,杨小楼饰唐狡,荀慧生饰许姬,钱金福饰先蔑,王长林饰襄老。

2月,农历乙丑年:杨小楼重组忠庆社

杨小楼余叔岩之双庆社报散。杨小楼重组忠庆社,演于新明戏院,言菊朋应邀短期搭入。

2月5日,新明夜戏,压轴言菊朋《法场换子》,大轴杨小楼侯喜瑞钱金福、九阵风《战宛城》。

1927年6月9日,农历丁卯年五月初十日:马连良首次挑班

马连良首次挑班的第一场戏,是在庆乐园春福社的日场戏。大轴他演《定军山》,自扮黄忠以外,钱金福的夏侯渊,王长林的夏侯尚,张春彦的严颜,曹连孝的孔明,完全谭派路子。这时他二十七岁,还是少壮时期,文唱武打,充分发挥。压轴王幼卿女起解》,倒第三郝寿臣的《打龙棚》,后面有吴彦衡的《英雄义》。

8月3日,农历己巳年六月廿八日,晚:杨小楼首演《野猪林》

杨小楼的永胜社在第一舞台夜戏,新排首演《野猪林》(头本《林冲发配》),侯喜瑞饰鲁智深。压轴言菊朋《失街亭》,钱金福的马谡,裘桂仙的司马懿。

1929年8月4日,农历己巳年六月廿九日,晚:杨小楼首演《山神庙》

杨小楼的永胜社在第一舞台夜戏,新排首演《山神庙》(二本《林冲发配》),侯喜瑞饰鲁智深。压轴言菊朋的《闹府》,钱金福的煞神,裘桂仙的葛登云。

2月12日,农历庚午年正月十四日,晚:1930年2月12日开明戏院演出

永胜社在开明戏院演夜戏。

演出剧目

压轴:《探母回令》(新艳秋言菊朋

大轴:《安天会》(杨小楼钱金福

1930年3月1日,农历庚午年二月初二日,晚:1930年3月1日开明戏院演出

永胜社在开明戏院演夜戏。

演出剧目

倒三:《上天台》(言菊朋)

压轴:《鸳鸯冢》(新艳秋,王又荃,文亮臣

大轴:《铁笼山》(杨小楼钱金福

3月21日,农历辛未年二月初三日,16时:王长林送圣仪式

旧时一般富户死了人伴宿之日,准要能用番、道、禅三棚经送库,那就已是“出人头地”,够上“罡风”的举动,也足以光耀门楣的了。王长林来了番、道、禅、尼“九打送圣”,可谓又高三番了,足给梨园行,尤其是丑行,甚至是给梨园行祖师爷壮了门面。这样大的举动,当然要绕道而送,故意穿过繁华热闹的街市,显耀一番。

本日正当初春季节,落日较早。所以,下午4时即开始送圣,其路线是:由丧居出百合园,经延寿寺街、杨梅竹斜街、大栅栏、正阳门大街(大杠大罩即亮于此)、西珠市口,由“新世界”游艺场往南,在永安路广场焚化楼库等冥活。其送圣行列是由梨园界几位礼仪通儿精心设计的,但不是规范化的,在某种程度上是别出心裁。

走在送圣队伍最前列的是外二区警署派的身挎“盒子枪”的警士和北平消防队队员。然后才是传统的送圣行列。

一、纸糊的哼、哈二将,身高丈二,头如斗大,为神鬼力士的形象,面作忿怒状,一鼓鼻,一张嘴露牙,凶猛可畏。头戴宝冠,上半身裸露。手执金刚杵。站在虎皮石的方座上。座下有木轮,人推以行。表示是“护法”神引魂上路。

二、纸糊的黑、白无常鬼,黑无常,为蓝靛脸。身着皂袍、皂靴、皂帽(四愣形),左手执黄色“勾魂牌”,上书”你可来了,正要拿你“,并用朱笔作不规律的圈点。右手执锁链。白无常穿白袍、白靴(丧服形式)、头戴白色高筒帽,上书“利见大人”四字,帽下长发及肩,口吐长舌(作吊死鬼相),手持哭丧棒。这种冥活多见于盂兰盆会所烧的法船(普渡船)上。相传为阎王派往人间的勾魂鬼。亦为佛教护法神。送圣糊这种冥活无非表示护法神引路。冥活下边亦安有木轮,用人推之以行。送圣用以上两种冥活的极为罕见,在某种程度上是属于“玩邪的”。如果糊有这种冥活,也多用在发引行列的前头,与开路鬼,打道鬼并列以行。

三、官鼓大乐,民间鼓手21名。拉号一时;大鼓八面,每面俱挂着“九狮同居”图案的鼓围子,但加披了漂白布,表示穿孝。顺呐两对;海笛、笙、九音锣各一对;跟锣一面(指挥)。俱头戴清制大绒官帽(秋帽、免缨),穿绿驾衣;系白搭帛绣蓝圆寿字:足穿青布靴。

四、堂祭清音一班,计11人。四笛、二管、二笙、一云锣、一小锣、一皮鼓(指挥)。均头戴清制秋帽,身穿漂孝(只长及膝盖,成中褂形式),足穿青布靴。

五、由外二区署组成的音乐队共58人,俱身穿青制服,头戴警帽,足穿黑皮鞋,胸佩白菊花一朵。以大、小铜鼓,大、小管号高奏哀乐。

六、雍和宫的喇嘛(番经)一班,15人。均身披黄袍,加红哈达,头戴黄秋帽(“放正”的达喇嘛戴桃形帽)。其轻重法器有:大“刚冻”(铜号)一对,长丈余,前边有穿孝的二人以绳索提着喇叭脖;由后边的两位喇嘛手握喇叭铜管的吹嘴,且走且吹。五声为一组:两声平音,两声高音,再加一声平音。吹起来极响,震天动地。大柄鼓一对,有两名穿孝的人扛着,由两位喇嘛用弯钩形的鼓槌边走边敲。大钹一对,与鼓同时打出节奏。间隔一个时候才吹一组大号。其他九众手拈佛珠相送。

七、白云观道士(道经)一班,计15人。均身穿蓝袍,外边加披彩色绣花的法衣,有红、蓝、绿、豆青、菊黄、黑、白,每色一对,分别绣有青云、白鹤、灵芝,及八仙法物图案。走在最后的“高功”为紫色的八卦太极图图案的法衣。俱头戴混元中,将道冠露出来。走在最前面,左边的持铃;右边的敲嗡子(比引磐大的铜钟);下边依次为:铛子两对;铪子一对;手鼓两对。有两众徒手相送。走在最后的“高功”手捧如意一柄。

八、嵩祝寺喇嘛(番经)一班,计15人。所穿法衣和敲打的法器与雍和宫同。

九、地安门外火神庙道士(道经)一班。计15人。所穿法衣和敲打的法器与白云观同。

十、法源寺的和尚(禅经)一班,共19人。身穿海青大袍,加披红缎金线福田纹的袈裟。法器排列为,引磐一对;铛子两对;铪子一对;手鼓两对。两众徒手相送。走在最后“放正”的大和尚,身穿杏黄袍,加披红缎金线福田纹袈裟,手持手炉一柄,上插一炷草香。

十一、卧佛寺的喇嘛(番经)一班,计15人。法衣、法器与雍和宫同。

十二、朝阳宫的道士(道经)一班,计15人。法衣、法器与白云观同。

十三、地藏庵的尼姑(尼经)一班,计13人。均身穿灰袍,加披红缎金线福田纹的袈裟。走在前头的两尼,右边的打引磬;左边的敲木鱼。下边依次为:铛子两对;铪子一对;手鼓两对。有两众徒手相送。走在最后面“放正”的执手炉一柄,上插草香一炷。

十四、步行送库的各界来宾。梨园行有钱金福、程继山、杨小楼梅兰芳余叔岩、萧长华等不下200多人;并有富连成叶盛章率领的学生百余名。京剧票友有顾兰荪、王君甫、那君明等百余名。商界方面有绸缎行姚秀岩、白曾三;饭庄行孙晋卿;长春堂闻药庄张子余;大北照相馆经理赵燕臣;新闻界有王柱宇、夏铁汉、陈重光等。他们分插于各僧、道经班的中间,走成双行。

十五、捧圣的孝子、孝孙。分别由九名孝属用铜茶盘托着番经的“满扎”用巴拉面捏成的灯、塔三份;道经给宝华圆满天尊的大疏三道;尼经给西方三圣的大疏一道;禅经给西方三圣的大疏两道。尼经、禅经大疏上还挂了元宝、黄钱、千张等,给四值功曹、传达于三界执符神的“钱粮”。

十六、弘慈广济寺和尚(禅经)一班,计19人。殿后。法衣、法器与法源寺完全相同。因这两座寺院都属于南派常住十方丛林。

沿途观众,携老扶幼,或登楼上房;或攀树登枝,居高下眺,一饱眼福。送圣行列出大栅栏东口时,观众尤为拥护,为之途塞,一、二路电车,竟然停驶五六辆。外国人士及新闻记者尾随拍照者甚多。该管界外二区警署、外五区警署特派出巡官、长警沿途维持秩序。侦缉队队长马蕴泉也特派了侦探沿路巡察,故秩序尚称井然。

1931年3月22日,农历辛未年二月初四日,晨:王长林大殡举行

清晨,王长林的灵榇移往地安门外火神庙,这是20世纪30年代,北京城里所罕见的大殡。其冥物离奇;僧道齐全;仪仗多而且精;送殡的人又多为现代伶人。因此,看热闹的人比昨天送圣时更多,琉璃厂、南新华街一带,已有人满为患,东北园、佘家胡同,交通完全断绝。

上午10时起灵出堂,灵枢及本家孝属还没出街门,可是仪仗、响器、僧道已排出延寿寺街。本家所用的杠罩、仪仗,系崇文门外大街广兴杠房承办,64人大杠,红缎绣花大罩,前三天就亮在了前门大街中和园夹道口上。根据本家要求,一律“普新”(即杠上的罩片、执事绣片,以及杠夫、执事夫的驾衣、靴帽,一律全新)。这在当年仅就杠罩租赁费,至少要花银元1000元以上。灵柩出堂后,照例先上32人的“小请儿”,扣上一卷“几了”(小罩),前有“五半堂”执事的一小部分;幡、伞各8对;“拉幌”的大座伞3柄。

纸扎的四季花盆、灵人(仆役)、金重玉女、尺头桌(陈设桌)共16对。大件纸活有开路天玉、喷钱兽、牌桌、烟床烟具、老北京传统式的四合房。还有各种新、旧式的家俱、陈设等等。大件松活有:加大尺码的松狮、松亭、松鹤鹿同春、松和合二仙、松八仙人、松二十四孝人物等。花圈、挽联约三百余对。响器方面有:民间传统的官鼓大乐21人;清音锣鼓11人;民间香会的文场6档;外五区署西乐队58人;长春学校民乐队48人;民间华北乐队48人。番、道、禅三经班搭衣送殡。

著名的“一撮毛”(全福)率四徒在灵前扬洒纸钱。柩前执绋送殡的伶人及各界来宾不下500人,凡是参加昨天送圣的几乎都来了,梨园行有钱金福、程继山、杨小楼梅兰芳余叔岩、萧长华等不下200多人;并有富连成叶盛章率领的学生百余名。京剧票友有顾兰荪、王君甫、那君明等百余名。商界方面有绸缎行姚秀岩、白曾三;饭庄行孙晋卿;长春堂闻药庄张子余;大北照相馆经理赵燕臣;新闻界有王柱宇、夏铁汉、陈重光等。杠后为本家女眷所乘的白轿三乘;挂蓝白素彩的四轮马车22辆;挂白围子的骡车13辆。

殡列出东北园北口,经佘家胡同、延寿寺街,进琉璃厂东口,经东北园南口,走南新华街、臧家桥、樱桃斜街、观音寺、大栅栏,至前门外大街中和园夹道口外,换升64人大杠。至此,五半堂汉执事一五色云缎绣花的幡、伞30件;汉旗子8对;金执事3组,计20件,影亭、魂轿,全部加入了殡列。由身穿红锣衣,头戴红锣帽的“催压旗”、“催压锣”各6名,以喊号、鸣锣的方式进行指挥。

随后,殡列南行,进西珠市口,经虎坊桥、菜市口、进宣武门,由西长安街,进南、北长街,经北海前门,走景山西街,经地安门,至火神庙停灵暂厝。沿途,各界在便道上所摆的茶桌不下数百份,路祭棚共有5座。以虎坊桥富连成社的路祭棚最为阔绰,为古典宫殿式的起脊大棚,棚前扎了一座三门式的素彩牌坊,内设虎皮帔椅上竖王伶遗像,由叶盛章主祭。殡列在此延搁最久。许多伶人在此路祭后,即告辞而返。

王伶灵柩到达火神庙,已届下午5时。庙前搭了素彩牌楼一座。全庙道众搭衣在山门前排成双行迎灵。当即由杠夫给换上16人的软杠,将灵枢抬入庙内后院东配殿。停灵就位后,即摆上素筵,焚香秉烛。由孝属及执绋送殡的来宾依次行叩拜礼,再由番、道、禅依次在灵前品咒。最后,由鼓乐前引,至庙后什刹前海河沿送焚不再保留的冥物和花圈等奠礼。礼成后,本家在庙内摆了素席,向各界执绋送殡的来宾们表示礼谢。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