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郭默

郭默

郭默(?330年),河内怀县人,晋朝将领。官至西中郎将、江州刺史。

郭默年少时地位卑微低贱,以壮勇事奉河内太守裴整,担任督将。永嘉之乱时,郭默带领幸存的士众自己担任坞主,驾着渔船抢劫东归旅客,数年后成为巨富,流民们很多都来依附他。郭默抚慰勉励将士,颇得他们欢心。 [1]

郭默妻子陆氏的哥哥陆嘉挪取官米数石送给妹妹,郭默认为他违反制度,想要杀他,陆嘉恐惧,于是投奔石勒。郭默亲自射杀妻子陆氏,以表明不存私心。郭默派人谒见刘琨,刘琨加任郭默为河内太守。刘渊派侄子刘曜征讨郭默,刘曜排列三屯士卒围困郭默,想使他们饥饿而死。郭默送去妻室子女作为人质,并请求向刘曜买进粮食。买粮之后,设立防守。刘曜发怒,把郭默的妻子儿女投入河中淹死而发起进攻。郭默派弟弟郭芝向刘琨求援,刘琨知道郭默狡猾,把郭芝留下来而延缓救援的时间。郭默再次派人告急,恰逢郭芝出城洗马,强使郭芝与他同归。郭默派郭芝到石勒那里作人质,石勒因郭默诡计多端,就封上郭默的书信送给刘曜。郭默派人截获石勒的信件,随即突出重围投奔李矩。后来与李矩合力抵抗刘曜、石勒,多次与其交战,石勒的部下都害怕他。 [2-3]

太兴初年,郭默担任颖川太守。郭默在与石匆的交战中失败,李矩的处境变得窘迫力量渐弱,郭默对此深为忧虑恐惧,解下官印交给他的参军殷峤,对他说:“李使君对我很好,现在我弃他而去,没有脸面向他告谢,三天后你可以告诉他我走了。”于是投奔阳翟。李矩听说此事,十分生气,派部将郭诵追赶郭默,到襄城时才追上他。郭默丢弃家人,只身骑马飞驰而去。郭默到京城后,晋明帝司马绍授任他为征虏将军。刘遐死后,以郭默为北中郎将、监淮北军事、假节。刘遐旧部下李龙等人谋反,诏令郭默与右卫将军赵胤讨伐平息他们。 [4]

朝廷将征召苏峻,担心他作乱,召郭默任命他为后将军,兼任屯骑校尉。郭默初战有功,六军溃败后,向南奔逃。郗鉴打算在曲阿北大业里修筑营垒,以便分散叛军的势力,派郭默防守。苏峻派韩晁等人猛攻郭默,营垒中非常缺水,郭默害怕,分人马出营,秘密从南门出去,留人坚守营垒。适逢苏峻被杀,包围解除,征召郭默为右军将军。 [5]

郭默愿意担任边将,不愿担任警卫,赴任应召时,对平南将军刘胤说:“我力能御胡却不受重用。右军掌管晋室禁兵,如若疆场有祸患,身负使命出征,到那时才配给将士,将士素不了解,恩德威信不够,以这样的军队去与敌军交战,少有不败的结局。当时应当为职位而选择人才,如果臣下自己选择官吏,怎能不乱呢!”刘胤说:“所议论的事情虽然有理,但不是我所能决定的。”即将出发时,郭默向刘胤求取资财。当时刘胤受诏免官,没有引咎自责,正为自己申辩,然而他骄横奢侈愈益严重,远近之人都感到费解。 [6]

原先,郭默受征召抵御苏峻时,南下驻扎在寻阳,进见刘胤,刘胤参佐张满等轻视郭默,脱衣露体看着他,郭默为此常十分痛恨。到此时,刘胤在腊日送给郭默一器酒、一头猪,郭默当着使者便把东西投进水里,更增添忿恨。寄居在此地的盖肫以前曾抢被祖焕所杀的孔炜之女为妻,孔炜家人来讨还女儿,张满等让那个女子返回家中,盖肫不放,因而与刘胤、张满有嫌隙。此时,盖肫对郭默说:“刘江州不接受免官,私下里有其他的打算,他与长史司马张满、荀楷等日夜策划,反叛的迹象已经显露,他们只顾忌郭侯一人,称应当先除掉郭侯然后举兵。灾祸即将来到,应该加紧防备他们。”郭默早已怀恨在心,就带领士卒等候清晨门开后而袭击刘胤。刘胤的将吏想要抵抗,郭默吼住他们说:“我受诏有所征讨,敢动的人诛灭三族。”于是进入内室。刘胤还在与小妾睡觉,郭默把他从床上拽下杀死。出内室逮捕刘胤左右的官吏张满、荀楷等人,以谋反罪诬陷他们。把刘胤首级传到京城,伪作诏书,公布内外。抢夺刘胤之女和诸妾,还有金银财宝等返回船上。先说要到京城去,不久又返回,停留在刘胤以前的住宅,招降桓宣王愆期。王愆期惧怕受威逼,劝说郭默为平南将军、江州刺史,郭默听从。王愆期趁机逃到庐山,桓宣固守不接受。 [7]

司徒王导怕郭默不可制服,就大赦天下,在大航把刘胤悬首示众,任命郭默为西中郎将、江州刺史。武昌太守邓岳驰马禀告太尉陶侃,陶侃听说后,挥袖而起说:“这一定是骗局。”即日带领士众讨伐郭默,上疏陈述郭默的罪恶。王导听说后,就收回刘胤的首级,诏令庾亮帮助陶侃讨伐郭默。郭默计划南行占据豫章,而陶侃已到城下,堆筑土山面对着他们。各路军队集结起来,形成重重围困。陶侃爱惜郭默的勇猛,想活捉他,派郭诵进见郭默,郭默同意投降,但他的部将张丑、宋侯等害怕被陶侃杀害,因而指挥军队突围,一会儿就出了城。陶侃进攻更加激烈,于是宋侯捆缚着郭默请求投降,随即在军门斩杀郭默,他的同党四十人死亡,传首级至京城。 [8]

《晋书卷六十三列传第三十三》

郭默,河内怀人。少微贱,以壮勇事太守裴整,为督将。永嘉之乱,默率遗众自为坞主,以渔舟抄东归行旅,积年遂致巨富,流人依附者渐众。抚循将士,甚得其欢心。默妇兄同郡陆嘉取官米数石饷妹,默以为违制,将杀嘉,嘉惧,奔石勒。默乃自射杀妇,以明无私。遣使谒刘琨,琨加默河内太守。刘元海遣从子曜讨默,曜列三屯围之,欲使饿死。默送妻子为质,并请籴焉,籴毕,设守。曜怒,沈默妻子于河而攻之。默遣弟芝求救于刘琨,琨知默狡猾,留之而缓其救。默更遣人告急。会芝出城浴马,使强与俱归。默乃遣芝质于石勒,勒以默多诈,封默书与刘曜。默使人伺得勒书,便突围投李矩。后与矩并力距刘、石,事见矩传。

太兴初,除颍川太守。默与石匆战败,矩转蹙弱,默深忧惧,解印授其参军殷峤,谓之曰:“李使君遇吾甚厚,今遂弃去,无颜谢之,三日可白吾去也。”乃奔阳翟。矩闻之,大怒,遣其将郭诵追默,至襄城,及之。默弃家人,单马驰去。默至京都,明帝授征虏将军。刘遐卒,以默为北中郎将、监淮北军事、假节。遐故部曲李龙等谋反,诏默与右卫将军赵胤讨平之。

朝廷将征苏峻,惧其为乱,召默拜后将军,领屯骑校尉。初战有功,及六军败绩,南奔。郗鉴议于曲阿北大业里作垒,以分贼势,使默守之。峻遣韩晁等攻默甚急,垒中颇乏水,默惧,分人马出外,乃潜从南门荡出,留人坚守。会峻死,围解,征为右军将军。

默乐为边将,不愿宿卫,及赴召,谓平南将军刘胤曰:“我能御胡而不见用。右军主禁兵,若疆场有虞,被使出征,方始配给,将卒无素,恩信不著,以此临敌,少有不败矣。时当为官择才,若人臣自择官,安得不乱乎”胤曰:“所论事虽然,非小人所及也。”当发,求资于胤。时胤被诏免官,不即归罪,方自申理,而骄侈更甚,远近怪之。

初,默之被征距苏峻也,下次寻阳,见胤,胤参佐张满等轻默,倮露视之,默常切齿。至是,胤腊日饷默酒一器,肫一头,默对信投之水中,忿愤益甚。又侨人盖肫先略取祖焕所杀孔炜女为妻,炜家求之,张满等使还其家,肫不与,因与胤、满有隙。至是,肫谓默曰:“刘江州不受免,密有异图,与长史司马张满、荀楷等日夜计谋,反逆已形,惟忌郭侯一人,云当先除郭侯而后起事。祸将至矣,宜深备之。”默既怀恨,便率其徒候旦门开袭胤。胤将吏欲距默,默之曰:“我被诏有所讨,动者诛及三族。”遂入至内寝。胤尚与妾卧,默牵下斩之。出取胤僚佐张满、荀楷等,诬以大逆。传胤首于京师,诈作诏书,宜视内外。掠胤女及诸妾,并金宝还船。初云下都,俄而还,停胤故府,招桓宣、王愆期。愆期惧逼,劝默为平南、江州,默从之。愆期因逃庐山,桓宣固守不应。

司徒王导惧不可制,乃大赦天下,枭胤首于大航,以默为西中郎将、豫州刺史。武昌太守邓岳驰白太尉陶侃,侃闻之,投袂起曰:“此必诈也。”即日率众讨默,上疏陈默罪恶。导闻之,乃收胤首,诏庾亮助侃讨默。默欲南据豫章,而侃已至城下筑土山以临之。诸军大集,围之数重。侃惜默骁勇,欲活之,遣郭诵见默,默许降,而默将张丑、宋侯等恐为侃所杀,故致进退,不时得出。攻之转急,宋侯遂缚默求降,即斩于军门,同党死者四十人,传首京师。 [9]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