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辋川图

辋川图

《辋川图》是唐代王维所作的单幅壁画,原作已无存,现只有历代临摹本存世。 [1]

《辋川图》主画面亭台楼榭掩映于群山绿水之中,古朴端庄。别墅外,山下云水流肆,偶有舟楫过往。《辋川图》里的人物,弈棋饮酒。投壶流觞。一个个的都是儒冠羽衣,意态萧然。 [2]

《辋川图》开启了后人诗画并重的先河。 [1] 《辋川图》在韩国获得了极高的赞誉,并对韩国古代的文人山水画和山水田园诗的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在评价中国文人山水画时,韩国文人往往以《辋川图》作为最高的境界或标准。 [3]

宋代 郭忠恕 临王维辋川图(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美国西雅图摹本全图纵29.9厘米×横480.7厘米,有李珏、冯子振、袁桷诸人跋。此卷为绢本,水墨,淡设色有“寒云珍藏宋人名迹”等印,且有寒云题跋:“是卷设色精雅,笔意生动,洵为宋人名迹。得时款已失去,读元人李珏跋,知为郭忠恕复本,当无疑也。”圣福寺摹本纵29.8厘米×横481.6厘米,构图着色尚有唐人气息 [1]

此图共绘辋川二十景:盂城坳、华子罔、文杏馆、斤竹岭、鹿柴、木兰柴、茱荑沂、宫槐陌、临湖亭、欹湖、柳浪、金屑泉、白石滩、竹里馆、辛夷坞、漆园、椒园等。 [1]

辋川,位于西安东南蓝田县境内,在《新唐书文艺中王维传》中对其有记载:“地奇胜,有华子冈、欹湖、竹里馆、柳浪、茱萸游、辛夷坞,与裴迪游其中,赋诗相酬为乐。”可见这里是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王维晚年时隐居辋川,购得唐代诗人宋之问的“蓝田别墅”,与友人作画吟诗、参禅奉佛,过着陶渊明式的生活。

《辋川图》是王维晚年隐居辋川时候在清源寺壁上所作的单幅画,后来清源寺圮毁,所以此画也就早已无存,现在人们所见到的都是后来的临摹本。 [2]

王维在创画《辋川图》的同时,又动员了诗歌、音乐、绘画等全部艺术手段,与道友裴迪在这水绕山环风景如画的辋川别墅“弹琴赋诗” “啸咏终日”。两人二唱一合,为辋川二十景,各写了一首五言绝句,共四十首集成了《辋川集》。 [4]

画面以别墅为主体与中心,向外展开。别墅处于群山的环抱之中,川石起伏,川脚下树林掩映,环绕在别墅周围。别墅里亭台楼榭,错落有致,画家用细笔重色描画,将别墅表现得细致入微,突出了建筑的古朴和端庄,也表现出一派安静而祥和的景象。在别墅外面,行云流水,一条小河在门前流过,小河中有一位船夫正撑船经过.船中有三两人,画面自然而闲适,呈现出悠然超凡的感觉,使人精神上很轻松惬意,还带来了身心上的审美愉悦,也陶冶了观赏者的情操,令人有清新脱俗之感。 [5]

图绘群山环抱中的别墅,由墙廊围绕,形似车辋。其中树木掩映,亭台楼榭,层叠端庄。构图上采用中国画传统的散点透视法,略向下俯视,而使层层深入的屋舍完全地呈现在观者目前。墅外蓝河蜿蜒流淌,有小舟载客而至,意境淡泊,悠然超尘。勾线劲爽坚挺,一丝不苟,随类敷彩,浓烈鲜明。山石以线勾廓而无皴笔,染赭色后在石面受光处罩以石青、石绿,凝重艳丽。楼阁则刻画精细,几近界画。 [6]

以圣福寺和西雅图摹本《辋川图》为例,皆青绿著色,有李思训、李昭道青绿山水的特色。山石多勾斫,皴擦极少,明显可以看出早期山水画的稚拙和图式化倾向,但从构图、意境等方面,已是五代山水画结构程式的前奏。画面群山环抱,树林掩映,亭台楼阁,端庄森严,于古朴中仍保留了李思训“神仙山”之虚无缥缈的情势。别墅外,云水流肆,舟楫往还,游人、渔夫逸然白乐,呈现出悠然超尘的意境,淡泊简逸,给人身心极大的愉悦,颇切合文人的心境,这一点同李思训、李昭道的富贵、神仙倾向则有明显的不同。 [1]

唐代学士朱景玄《唐朝名画录》:“山谷郁盘,云飞水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 [6]

宋代黄庭坚《山谷题跋》:“王摩诘自作辋川图,笔墨可谓造微入妙。” [4]

元代《画鉴》:“其画辋川图,世之最著也”。 [7]

明代杨士奇:“《辋川图》,古今人品,为画家最上乘。” [8]

清代编修王鼎:“辋川为终南胜迹。自王右巫绘图后,代有临摹,唯宋代郭忠恕为最。……当与斯图并垂不朽矣。” [8]

清代画家、诗人茶冬荣:“关中多崇峻之区,盖天府之雄都,而九州之上腆也,灵秀特钟,人文蔚起,风骚寄迹,丘壑流馨,大抵地以人传。今尤昔盛,此摩诘《辋川图》并称不朽也。” [8]

清代翰林全庆:“辋川为摩诘养志之所。其诗其图,艳称千古。” [8]

《辋川图》呈现了王维山居生活的理想,其中叙事性的连景处理法,符合游景山水的实际状态,并且呈现了庄园生活的内在悟道历程,而与唐代一般流行的单幅平远、高远等山水样式完全不同,也异于卢鸿《草堂图》那类传统的分景式册页,而创造了一种新的山水画形式,影响了日后李公麟《龙眠山庄图》、《赤壁赋图》等文人画作。 [9]

历代关于《辋川图》画迹的记载一直都繁褥庞杂,王维所在的唐代却是记录最少的,最为著名有两则:一则是中唐时期的朱景玄在所著《唐朝名画录》中说,“(王维)复画《辋川图》,山谷幽盘,云水飞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这也是对王维画迹的最早记载,并且在《唐代名画录》中王维只居妙品之上,在吴道子、李思训之下,可见在唐代,王维的绘画地位并不是很高。另一则是晚唐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清源寺壁上画惘川,笔力雄壮。”故世人多传《辋川图》原画于蓝田清源寺壁上。唐武宗年间,寺毁画灭,所以作品真迹究竟而貌如何,不得而知。

到了宋代才真正开始出现大量的王维画作和辋川手卷,宣和御所收藏李思训的画仅十七卷,收藏王维的画却多达一百二十多卷,其中不乏膺品。自北宋开始,《辋川图》版本众多,且良莠不齐。

宋代的摹本中,独以北宋的《郭忠恕临王维辋川图》为大宗,且郭本用笔精妙,与王维相仿。所以郭忠恕无疑是王维之后与辋川关系最为紧密的人。

元 赵孟(传)摹王维辋川诸胜图 大英博物馆藏

到了元代,还出现了赵孟、王蒙、商琦、唐棣等版本的《辋川图》。其中王蒙的版本是个特殊现象,从明代宋旭《仿王蒙辋川图》中可以看出,作者较传统的《辋川图》样式加入了更多主观演绎的成分,并非再是忠实的临摹者,王蒙式的密满构图配以牛毛细笔皱,令画面的阐释有了作者主观改动的痕迹,唯一保留的,大概只有诸景排列的顺序。这种对辋川的演绎,或者说是对辋川的臆想在后来繁衍得更为普遍。

到了明清两代,存世《辋川图》版本最多也最繁杂,其实很多题款为宋元的《辋川图》很有可能是明代的仿作。明代有董其昌等人“南北宗”的论调把王维的绘画地位直捧至从未有过的至高地位,《辋川图》的延续便呈现出更为复杂的状况。无论是“王维”、“类王维”、“伪王维”,只要有相关画作,在当时都能充分引起文人赏玩评鉴的热情,大量仿古版本的出现,正适应了这一市场的需求。

清代以后《辋川图》的版本更是纷繁众多,冠以辋川题名的山水单本、册页、手卷等层出不穷,文人画家“借题发挥”的现象更加明显。 [10]

王维《辋川图》在宋代已不止一本流传,其中郭忠恕临本在宋代亦是重要摹本之一。袁桷谓《辋川图》有两本,郭忠恕所临乃是依据矮本所临,此矮本为五代江南南唐宫廷所临本,上有集贤院御书印、内合同印,郭本所依图精密细润,亦著色,元代李珏(字元晖)称其不在小李将军著色山水下。冯子振观后亦欣然题跋:海南金元帅出此图, 与予三十年前张子有家观摩诘真卷,无有不似者,则忠恕殆神仙者流,信名下之士不虚也。(《式古堂书画汇考》。西雅图美术馆所藏卷即为《式古堂书画汇考》所著录本。 [1]

参考资料 [11-13]

王维(701-761)唐代诗人、画家。字摩诘,原籍祁(今山西祁县),玄宗开元五年(717)进士,与弟给并以词学知名。官至尚书右丞,世称“王右丞”。晚年归隐蓝田辋川,所居之所名为“蓝田别墅”。 [7]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