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赵伟洲

赵伟洲

赵伟洲,相声演员。1950年生于天津,在相声界明字辈当中,是较早入门的。父亲是相声名家赵心敏先生。师承相声名家苏文茂先生。赵伟洲在不会说话的时候,就拜在了苏文茂门下。那时苏文茂与赵心敏关系不错,赵有了小孩,苏文茂就说这孩子长大了要是说相声,一定要拜我为师。后来的赵伟洲据传说,会说话时,是先会叫师父,后来才会叫爸爸。 [1]

赵伟洲是天津相声演员中较有才华的,自己创作了很多好段子。可惜一直没有好搭档,和杨少华搭档 成名后,调入中铁说唱团。到了团里,却落得为单联丽捧哏,也算够窝囊的了。

2002年,赵伟洲第一次参加中央台相声大赛,折戟沉沙,在回答双簧算不算曲艺种类时,竟然回答不算。闹了个大笑话,据说比赛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叫:我这是怎么了?

2003年,赵伟洲再次参加中央台相声大赛,凭借群口相声《卖枕头》获最佳捧哏奖,这个奖得的既安慰,又有些讽刺。三个人合作表演的才艺天津快板《武松打虎》成为那届大赛最火爆的节目,也颇有讽刺意味。

赵伟洲老师是“文哏大师”苏文茂先生的大弟子,逗哏儿的本事自然是十分出色,再加上极强的创作能力,可以说是同一代相声演员中的佼佼者,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曾经与很多演员合作过,其中有杨少华阎月明谢天顺刘惠李嘉存张志宽等等。

《武松打虎》

由赵伟洲、高玉庆牛成志创作,高玉庆表演、赵伟洲伴奏的天津快板《武松打虎》

文本:

哎,竹板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说,

说一说武松打虎,武、二、哥。

话说那么一天,武松抄家伙,

直奔景阳岗,他心里乐呵呵。

要说打虎,还是武二哥,

打了虎,出了名,天下传说。

可没走几里路,他心里暗琢磨:

这山上的老虎它到底多大个儿?

是公还是母儿?是高还是矬?

是一个,是两个,还是一大窝儿?

一个还好办,我跟它能比划,

要是上来七、八个,我可打不过。

(过门儿)

转身刚要走,心里又琢磨:

县太爷为打虎摆了好几桌,

又吃饭,又喝酒,还给我唱歌。

戴红花儿,骑大马,送我上山坡,

这样回去,我可怎么说?

我说我感冒,我说我咳嗽?

我说我有假条儿我歇两天再说?

县太爷听这话准说我念嘬,

众百姓听了我这面子往哪儿搁?

(过门儿)

我还得把山上,我还得去拼搏,

打死虎,出了名,我可了不得!

最起码的,跟相声大蔓平起又平坐:

什么叫魏文亮,哪个是田立禾

马三立见了我提前得溜活。

(过门儿)

刚要把山上,心里又琢磨:

这万一出点事儿,这可了不得,

老虎咬脚豆儿,咬我胳肢窝,

我有痒痒肉,一咬哏儿哏儿乐,

赵伟洲

咬我后脑勺儿,我可不能活。

把我咬伤了,全家数落我:

“谁让你逞能?谁让你这么做?

你想成大蔓儿?你想点儿别的辙?

你死也不能死,活也不能活,

你成这模样,你算找谁的?”

(过门儿)

武松当时的心情啊,当时不好说。

就跟我参加全国大赛的心情,我看差不多了!

武松一看表,呀!时间快到了,

想了半天怎么着,我赶快把酒喝,

喝酒来不及了,先来杯可乐!

点评

深受观众喜爱的相声演员赵伟洲介绍说:“这次我们表演的是群口相声《卖枕头》,这个段子是两名新手写的,谁料想我们的这个段子居然在初赛中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无心插柳地进了决赛。”

去年由于演出次序靠前,由他和杨少华搭档的节目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此次二度参赛,赵伟洲最后出场,无形中有利于取得好成绩。他说:“今年一不留神‘攒了个大底’,我一定要争取一个露脸的成绩。”此次大赛中,赵伟洲创作的三个段子均杀入了最后的决赛,成了作品创作者中最大的赢家。对此,赵伟洲表示:“希望更多的好本子可以通过电视大赛这种形式脱颖而出。”

赵伟洲对今晚的比赛十分看重,他说:“我担心包袱抖不响,北京观众和咱天津老乡一样专业,但愿我不给咱天津人丢脸。虽然到北京10年了,但还是最惦念家乡的观众。现在我用的手机还是天津的号码呢,平时一有空我就会回去看看。说实话,我不太看重名次,只想给天津父老们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蔫坏派掌门人

杨少华真是太逗了,还有赵伟洲。虽然长得实在是背点儿,可是人真是有意思极了,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赵伟洲的段子,《枯木逢春》和《八扇屏》什么的,觉得他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往外滋坏水儿,他往那儿一站,我就想乐,现在写着写着,都已然快笑出声儿来了。而杨少华简直就是照着相声的规矩套子刻出来的这么一位,天生说相声的材料,且还是蔫坏派的掌门人。 昨天看见赵伟洲穿着手织粗针老式深蓝色毛衣,抽到下下签后满脸无可奈何的强笑,觉得他竟也老了。原来他俩在一起时,有杨少华衬着不显,现在单瞧他一人怎么也得小五张了罢?

相声大赛

唉,人要不就别出名儿,要出名儿就来回大的,省得这么悄没声儿地老了。其实说心里话,他们俩的相声甭说和现在这些后生比,就是搁过去,都得算佳作了。2002年CCTV相声大赛,他们俩没说出彩儿来没拿回名次,这多少太dramatic了吧?连我这样的局外人都瞧着可惜。可你听人家杨先生怎么说:“我们赵伟洲那天可能吃了头发了。”我真想笑,崇敬地笑,理解地笑!还记得杨少华昨天的包袱底儿:“我这儿给你热菜呢!”哈哈,真是逗极了,真是可爱的老爷子!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得到荣誉的只能是那一两个人,无论那份荣誉是给了自己的亲儿子或是亲孙子,只要不是给自己的,那就不算自己的份儿。可是,没有得到荣誉的人也可能是,更是,出类拔萃的,虽然一次的失败太不是地方,但其余千百次的成功都在证明着你的价值,都有着真实的意义。

听说伟洲大赛回答问题时,一时紧张竟说双簧不属曲艺门类,害得他事后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大叫:“我这是怎么啦?!”真想安慰他一句犯不上阿,犯不上!我要是你,根本不屑于回答这些逗小孩儿的问题,我会告诉那帮评委,“把你们家大人叫来!”杨先生和小赵,中国相声界的绝世搭档,吐了那根头发,再使一段贯口活,再来一个满堂彩!

欣赏

如今的伟洲,用他的最佳捧哏和二等奖作了最好的自我安慰。他能再参赛让我意外惊喜,段子是他写的我就放心了,定能结构严谨,情节连贯,起承转回,笑料不断。最逗的是脱掉西服后的假领,70年代以后生人的多数都没见过这玩意儿了,他居然能把这古董穿身上撞击现代人的品味,真是邪了!!现而今知道他和杨少华搭档也有郁闷,比如一段火爆成功的《聘文书》,和杨老爷子说就远没有和赵连甲说的成功,杨老爷子岁数大了,适合说没有准词儿的相声了。

然而,我对赵伟洲的喜爱,甚至于我对魏文亮张志宽的喜爱,都因为那段蹩脚冗长,低级趣味的《论水浒》而重重地打了一笔折扣。真希望我没有听过那个段子,或者还有不知道多少我没有听过的这样的段子,都没有存在过,我就可以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欣赏他们了。

大赛评价

小品化

“小品化”近年来是相声艺术受到争议的一点。演员带上道具、频繁上下场都会给人带来相声小品化的感觉,群口相声更有这个嫌疑。对此,石富宽阎月明等人搞以单位里开会为题材的形式,搬上四把椅子坐着说,讽刺中国特色“单位文化”的扯皮吹牛、人浮于事等弊病,主要是看的“说”功,不当它小品来“演”,只要本子优秀,演出效果一般都非常好,体现的完全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石富宽等的这几个段子可谓相声改革的一种尝试,积极意义还是很明显的。 我觉得让“小品化”为相声特别是群口相声增色的同时保持相声本身不变味的关键,在于“相声为体,小品为用”。刚才看到有网友以马三爷、赵佩老和郭荣启老先生的《扒马褂》为例:“马三爷说完‘云山雾罩’就下台坐着去了。这不能说是什么传统群口没有这种形式。还有苏文茂,常氏众人等的《酒令》一会上来一位,一会又上来一位人数之多以前见过吗?”以此证明群口相声不能因人数多就和小品混为一谈。这没有抓住本质。且不论《酒令》的实质是传统相声常用的文字游戏题材,《扒马褂》的艺术文体更是纯相声的,因为演员上台来的垫话就是以相声学唱的形式,首先表明“我们仨为大家说一段”的意思。至于另一个传统群口《卖马》,则是借用秦琼卖马的历史题材,以柳活为主,加上包袱构成的一种比较特殊的群口相声。判断一个群口有没有滑向小品的轨道,我认为准则便是“相声为体,小品为用”,也就是说,关键在于“演”和“说”、“小品故事”和“相声技艺”的相对比重。

真本事

赵伟洲这次是拿出真本事的,但吃亏在相声的“体”被小品的“用”侵占了一部分。赵和高两人一亮相的几句话,表现一个街头场景,这便暗示了这个作品比较明显的小品化倾向,也就是说“演”故事的成分高于“说”故事相声应该以“说”故事为主,比比《扒马褂》就知道了。

久经沙场

赵伟洲久经沙场,他知道这个开头可能会给人造成某种不利于打分的印象,因此在牛成志上台后他试图把节目的走势扭转到群口相声几个演员“挨个说”的模式上来,为此他让牛成志列出一个接一个问题由赵转问高。但是这里出现了新的问题情节铺得太开,分岔太多,又是价格又是订户又是上网,信息量之大给人以紊乱感。如果以《扒马褂》中逗哏捧哏腻缝三足鼎立的标准来衡量,那么《卖枕头》情节的来龙去脉远没有《扒马褂》那么清晰干净。

骗局到高潮的时候,一个恰巧要去打电话,一个去拿钱,拿来钱后又在说话间突然肚子疼,拿了钱就走,这一系列偶然凑到一起无法不给人一种感觉:凌乱。越是头绪多,小品化的痕迹也就越来越重。因此看完之后我的感觉是:《卖枕头》这个本子有些粗,后劲不足。

其实,在赵伟洲之前,侯跃文崔金泉王佩元的《新潮商人》已经为“相声小品化”指出了一条不同于“开会相声”的路径。听《新潮商人》,你会感到这个节目很紧凑、很有条理:前半部分是三个牛皮烘烘的“新潮商人”分别亮相,后半部分则表现几个人勾心斗角的发财梦,讽刺效果绝佳。听这个段子时我不由想起《侯扶倒》来(这个优秀段子难道没有小品的成分吗?):我始终认为侯跃文相声的讽刺艺术是第一流的,因为他不仅表演反角形神兼备,而且台风大气,语言干净利落。

赵伟洲的原意当然是想“让讽刺来得更猛烈一些”,他也有这个功力,事实上,他结合幽默与讽刺的意识之敏锐,手法之高明,都堪称目前相声界里的个中翘楚。但是,赵伟洲太机敏了,他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了,他试图用许多材料把一个群口最大限度地充实丰满,但反而导致了凌乱、杂陈。不善于组织材料,“大局感”较差,可以说是赵伟洲现在最大的弱点。

佳作

赵伟洲有一个佳作《聘文书》,笑料迭出,但是细细听来,说到后面开始乱。《危言耸听》也是这样,他总是有很好的艺术灵感,却在组织语言随意性太强,听众知道他讽刺的是谁,也开心大笑过,但回味的时候会发现情节细碎,内容芜杂,缺少一根明晰的线索。很多朋友推崇他和杨老先生的《枯木逢春》,赵伟洲的这个段子情节流畅得多。

总体而言,我想《卖枕头》艺术上的缺点主要并不是“相声小品化”,问题出在赵伟洲相声对情节、语言的处理。恐怕“大局观”上的弱点,会削弱赵伟洲驾驭大题材的能力。大宝先生要我写一点大赛观感,就随手涂下一点感想,给大家人见人爱的赵伟洲挑挑毛病。赵伟洲没能得奖实在遗憾,祝愿明年能够众望所归地捧回冠军。 [2]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