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许信良

许信良

许信良,台湾省桃园县人,政治大学政治系毕业。台湾新兴民族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民进党前主席,台湾政坛上的传奇人物,一生政途坎坷,几起几落,2000年参选“总统”落败。

1941年,许信良出生于台湾桃园县

1965年,入政治大学研究所研究。

1967年,获中山奖学金,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研究所攻读分析哲学。1967年,加入国民党,历任国民党中央组织工作会干事、中央通讯社记者。

1972年,当选台湾省议员。

1977年出版《风雨之声》,同年11月因违纪参选桃园县长而被国民党开除党籍,但仍被当选,以致发生了火烧警察分局的“中坜事件”。

1979年7月,因擅离职守被休职两年,8月任《美丽岛》杂志社长,9月底以休假名义携带家眷离台赴美国,12月底在美国成立台湾建国联合阵线。

1981年,在美创刊《美丽岛周报》。

1982年,参与成立台湾人公共事务会

1984年7月,创办《台湾民报》周刊,自任社长。12月出任台湾革命党第一副书记。

1986年5月,成立台湾民主党建党委员会,任临时主席。

1989年9月28日,由福建外海偷渡入台,被捕入狱,判刑6年8个月。

1990年2月,在狱中加入民进党,5月获大赦。

1991年10月,任民进党主席。

1993年11月,因民进党在大选中未达预定目标而辞职,改任民进党顾问。

1994年,成立了“美丽岛办公室”,准备竞选第九任“总统”。

1995年,党内参选人初选中败于彭明敏

1996年6月,再度当选为民进党主席。

1999年5月7日,因理念不合,宣布退出民进党。

2000年,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第十任“总统”落败。

2000年5月,被聘为“总统府”资政,发表声明婉拒出任。

2004年3月24日,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在“总统府”前广场进行绝食抗议,公开向陈水扁说“不”,引起岛内各界的高度关注。

2008年,民进党选举中败北;7月20日,民进党举行全代会时,他受邀重返民进党,并担任顾问;8月6日,已填写完成申请表,委由他人送到市党部,并已缴交党费,退党九年重新加入民进党;8月13日,入党申请委员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再呈报党中央完成入党申请。 [1]

2009年12月10日(美丽岛事件30周年纪念日),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正式推出以谈论两岸议题为主的《美丽岛电子报》。

2011年3月25日,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下午由秘书陪同,极为低调到党中央登记,正式角逐党内“总统”初选。许信良说,他实在付不起新台币500万元登记费,但尽力张罗,赶在最后一刻搭上民进党“总统”初选列车。

自幼立志当“大人物”

1941年5月27日,在日军侵华战争的枪炮声中,许信良出生在台湾省桃园县一个客籍地主家庭。上学前,他整天听大人们议论战局,讲打仗的故事,似懂非懂地跟着傻笑,家里人都戏称他是“大傻良”。上小学后,许信良开始显露出异于同辈的才智,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囫囵吞枣地读《西游记》、《三国演义》、《精忠岳传》、《杨家将》等。由于受历史故事和历史人物的影响,许从小就梦想成为“大人物”。小学六年级时,许信良在毕业纪念册自己的照片处写下“大总统”三个字。

从学阶段成绩优异

许信良对中国古典文学和历史小说的喜爱一直持续到中学。十几岁的许信良把孟子作为自己的第一位导师,把孟子的“志其大者为大人,志其小者为小人”奉为自己的终身座右铭。高中毕业时,同窗好友吴炯造一句关于“台大训练学者,政大训练从政人员”的话,对向往从政的许信良选择学校起了决定性作用。他不顾家人反对,报考了当时大多数青年学子都反感的国民党“党校”政治大学政治系。1959年7月,许信良入学半年,即加入了国民党。由于经常为国民党的政策辩护深受校方看重,许信良当选为“岁寒三友会”(“三民主义研究会”)会长。

由于童年受祖母信佛影响,大学阶段,他一度着迷于佛经,并找到他人生的第二位导师佛陀。他从佛经中悟到,现代政治家的使命就是要消除如暴政、战争的人为苦,减轻如生、老、病、死的自然苦。用儒家的手段,实现佛陀的心意,“佛心儒事”成为许信良人生的另一座右铭。

后来,他获得国民党的中山奖学金,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哲学系就读。两年时间内,他大量研读《资本论》及其他左派大师经典之作,同时周游欧洲各国,眼界大开。1967年正是世界学潮最高峰阶段,几乎西方发达国家的青年都卷入了反越战学潮,欧洲大学又是左派理论的大本营,左派刊物很多,许信良深受触动,开始重新思考、调整过去形成的观念,这对其以后的人生起了决定性影响。

从“催台青”到背叛国民党

1969年,许信良返台。此后几年内,台湾发生被逐出联合国、台美“断交”、台日“断交”、蒋经国出任“行政院长”等大事,国民党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台湾社会正酝酿一场政治大变革。关注政局的许信良和张俊宏陈鼓应杨国枢丘宏达等一批青年加入了有官方改革派背景的《大学》杂志,先后发表了《国是九论》、《国是诤言》等文章。其中他的《台湾社会力分析》一文影响最大,蒋经国曾推荐党团干部都要详加研读。然而《大学》杂志好景不长,只持续两年就走向分裂。许信良投笔从“选”,参与政治运作。1973年他被国民党中央党部列入“催台青”行列,提名参选省议员,并高票当选。但他不愿与利益挂钩的民意机关同流合污,在不具政治争议性的民生议题上,诸如降低田赋、提高谷价、学生平安保险等案,与主管部门翻脸,使当局的提案无法过关。在议事厅里,许信良总是向他的同党官员出难题,成为省党部的“头痛党员”。

1977年,许信良出版《风雨之声》、《当仁不让》,批判现状及省议员生态,引起同党省议员一致痛批。年轻气盛的许信良,不顾省党部的多方劝阻和警告,于同年10月返乡,违纪参选桃园县县长,一举击败国民党的提名人欧宪瑜,以23万余票当选县长。1977年10月,许信良被国民党开除党籍后,发表了《此心常为中国国民党员》的公开信,其中有“吾心愿长为中国国民党员”的告白,则是其后虽两度担任民进党主席,却一直难以得到党内同志充分信赖的重要原因之一。

告别民进党

1979年1月,许信良因参加抗议“余登发叛乱案”遭停县长职后赴美度假,因“美丽岛事件”台湾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而滞美未归。1990年,许信良闯关返台并加入民进党,此后两度担任民进党党主席。许信良每每在岛内社会发展的关键时刻,提出与党内主流意识相悖的超前观念,因而常常遭到各派系的围剿、批判,“成了党内不折不扣的异己分子”。

20世纪90年代中期,李登辉以“修宪”的方式,推动“总统”直接民选。许信良的“总统”大梦开始萌动。他毫不掩饰地表白:“我的人生规划从当总统开始。”但是许信良运气不佳,1995年第一次参加党内初选,就遇上了老牌“台独”分子彭明敏。对早年为鼓吹“台独”而亡命海外的彭明敏的支持者而言,倡导“大胆西进”言论的许信良简直就是“出卖台湾人的小丑”。结果,许信良得到的是满场叫骂。在党内初选中被淘汰出局。许信良坦承,这次败绩是他人生规划的一次重大打击。

1997年,许信良对自己在主席任内推动“废省”和绿化过半数地方政权的成绩相当自豪,自认为是2000年民进党“总统”参选人的不二人选。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向能征贯战的陈水扁在1998年的台北市长选战中竟败在温室里长大的马英九手上。一时之间,民进党内派系与“扁迷们”对陈水扁的同情情绪迅速发酵成支持陈水扁竞选2000年“总统”的巨大声浪。为使陈水扁正当参选,民进党修改了“4年条款”,许信良再次处在“形势比人强”的劣势中。许信良意识到“民进党是个讲力不讲理的地方”,他对曾为之付出许多心血的民进党彻底绝望了。1999年5月7日,他“做出一生中最艰难最痛苦的决定”,发表了《同志们,我们在此分手》公开信,告别民进党。他以独立“总统”候选人的身份,不顾失去政党的支持、媒体的青睐,落寞、孤独地走完竞选的全过程,最终以不到1-的选票而落败。

谋划东山再起

此后,许信良投入泛蓝阵营,为泛蓝出谋划策,游说拉票,寄望泛蓝东山再起后,能在两岸关系问题上“一展雄才大略”,落实他在民进党主席任内提出的“大胆西进”主张。然而,3月19日发生的“陈水扁枪击事件”,改变了岛内选情,许信良再次陷入失去政治舞台的窘境。岛内舆论分析,许信良的绝食静坐,既是对陈水扁“台独”施政的不满、对陈水扁通过卑鄙手段攫取权力的不满,也是对自己的抱负无法实践表示“无奈”。 [2]

首次密访大陆

早年流亡海外的许信良,系在1989年先从马尼拉偷渡进入厦门,随后再偷渡回台,但在闯关前遭逮捕,并以叛乱罪判处10年徒刑。1990年5月,李登辉就职后获得特赦,稍后在访日时结识田英夫,1991年初,透过田英夫联系安排,取道大阪、密访北京。

田英夫早年曾任共同社记者、东京放送电视台新闻节目主持人。二战时期,曾是日本特攻队队员,在担任日本参议员期间,问政立场坚持“反战、和平”,并关注日中两国新世代的交流。田英夫在1990年认识许信良之后,即极力安排并促成许信良访问北京。

据许信良回忆说,当年首次访问大陆,是从台湾飞往大阪,田英夫派员在机场接待,全国台联的人员随后即接手接待工作。据透露,为避人耳目,当时刻意为许信良、谢聪敏提供两本其他身份的台胞证

许信良说,他们在受邀访问北京前,曾先透过田英夫参议员向北京转达,要求在访问大陆期间:一、与主管经济改革有关部门官员讨论经济发展问题;二、关切改革开放政策路线是否持续不变;三、会见上海、厦门台商并参观台资企业。

针对民进党党纲就台湾的“主权”有关论述,中共统战部官员曾与许信良激烈争论。许信良回忆说,当时统战部官员关注的焦点在于,“国民党认为大陆与台湾的‘主权’是一体的,民进党却主张主权要分割处理。”

三访延安

2009年7月21日,台湾新兴民族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作为台湾嘉宾团顾问第三次来到延安。

“民进党变成一个人的党”

他除了延安,他还去过邓小平的老家四川广安。许信良表示,中共的发展历史也证明,党绝不是一个人的党,需要集体领导,台湾的政党也应该借鉴这种模式。“民进党执政8年期间,很快变成了一个人的党,产生了很多问题。政党不能只是一个人说了算。”

“民进党应明快处理陈水扁问题”

许信良在延安指出,民进党并不是舍不得与陈水扁划清界线,而是面对党的历史困境,不知该怎么做。许信良强调,民进党要明快处理陈水扁的问题,应可借鉴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的历史定位、是非功过做出评价,让党得以摆脱旧包袱,挣脱困境,走向新的未来。

“大陆对台湾和平政策是有诚意的”

在此之前,许信良2001年和2003年曾两度参访延安。 [3]

70岁欲参选台湾"大选" 被称政坛"唐吉诃德"

2011年3月25日,赶在民进党初选登记截止前一刻,许信良拿着500万元(新台币,下同)的本票,来到民进党党中央登记参加正式领表民进党2012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

“我以一生准备当好台湾的政治领导人,不计毁誉,不问浮沉。”许信良在“我有话说”的参选声明中,第一段就让人印象深刻。几乎资深的绿营人士也都知道,他毕生志愿就是当地区领导人,年轻时如此,现在年届七十,依然未改职志。

对比蔡英文标榜“新世代”、苏贞昌披上“粉红色”,许信良70岁“高龄”参选,更凸显他“唐吉诃德”式的浪漫与坚持。但他当年“新兴民族”、“大胆西进”的预言,如今都已成真;仔细读来他昨天的参选声明,也有一新耳目之感。可见,世代、年纪之于参选人,都不若提出真诚政见来得吸引选民。

许信良表示,为的就是一圆梦想,即使机会渺茫,他也会趁着这个机会,对外界表达,他的想法与抱负。

相对于蔡、苏在两岸政策上的扭捏作态,许信良延续“大胆西进”论调,进一步主张对陆资、陆客陆生大胆开放,可谓快人快语。而他的话更让那些躲在“统独”假议题背后、图谋选票利益的政客,几乎无所遁形。 [4-5]

绝食静坐提三项诉求

2012年5月20日下午3点在“立法院”前宣布开始静坐。他提出三项诉求“油电冻涨、禁止开放瘦肉精、特赦陈水扁”,要求马英九正面响应。但马英九办公室仅回以类似“珍惜生命”等说法。因此他于21日下午3点正式展开绝食活动。 [6]

但到了28日晚间,刚过72岁生日不久的许信良,体温降到35度以下,也无法前往一旁的济南教会上厕所,身体冒冷汗,有胸闷、脱水现象。医师认为,这代表他身体上的肝糖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仅靠燃烧蛋白质维持,必须立刻停止绝食,否则有昏迷的危险。

28日晚在医生张叶森、郭正典、苏伟硕探视后,确定如果继续绝食下去将有昏厥之危险,因此建议他停止绝食。许信良于晚间11时左右正式宣布停止历时7天半的绝食活动,搭救护车前往台北荣总治疗。

2016年6月18日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在个人脸书宣布,辞去《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一职。此举比较突然,引发外界猜测,据传可能与许信良即将“重出江湖”,出任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董事长有关。

《美丽岛电子报》副董事长、民进党资深党员吴子嘉近日向民进党中央递送“党章党纲提案”,推动修改“台独党纲”,将蔡英文有关“维持现状”论述纳入其中。民进党前民代郭正亮也在该报发表相关文章提出类似主张,在党内引发讨论声浪。许信良此时辞去《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一职,引发外界微妙联想,认为许信良此举或是为了与此事切割。

据了解,2008年“大选”之后,许信良认为需要有一个平台谈论两岸问题,强化两岸论述,因此创办《美丽岛电子报》。现在民进党上台执政,许信良认为自己的阶段性任务完成,因此辞去在《美丽岛电子报》的职务。对于许信良将接任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董事长的传言,知情人士则透露许信良要去哪里其实还没确定,选择先辞去《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与吴子嘉等人推动修改“台独党纲”无关。

许信良已淡出政治圈很久,本月初,曾有消息称其将接任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董事长,许信良当时回应称,他完全无所悉,也没有更多的讯息,但只要蔡英文有需要帮忙,他愿意全力以赴。

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成立于2008年,对外宣称是非营利、超党派之民间研究机构,但实际上是台湾安全机构的外围组织。作为岛内全方位研究大陆的智库,亚太和平基金会下设6个研究组,包括大陆政治、大陆经济、大陆社会、大陆外交、大陆军事及两岸关系。现任董事长为赵春山,是马英九执政期间所仰赖的两岸问题智囊。 [7]

许信良之妻许钟碧霞,曾经担任第四届“立法委员”;许信良之弟许国泰,曾经担任民主进步党的“立法委员”;许信良之侄许应深,也曾经于2000年因原县长吕秀莲当选“副总统”而代理桃园县县长;许信良之侄许应全,曾经参选过桃园县议员。

也由于许信良家族长期掌握民进党在桃园县的党机器,党外人士魏廷朝等人就曾经严厉批判许信良。报界人士、作家、广播主持人,也是国民党政治评论家的蔡诗萍,是许信良的外甥。

《风雨之声》

许信良,1977,风雨之声。np:著者自印。

许信良、钟碧霞合著,1992,许信良言论选辑:附《随夫波折十八载》,陈芳明编。

《新兴民族》

许信良,1995,新兴民族。台北:远流。Irvine,Calif:台湾出版社

许信良,1995,挑战李登辉。新新闻。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