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西秦(五胡十六国朝代)

西秦(五胡十六国朝代)

西秦(385年431年),十六国之一。陇西鲜卑族(一说属赀虏)首领乞伏国仁所建。都苑川(今甘肃兰州西固)。其国号“秦”以地处战国时秦国故地为名。《十六国春秋》始用西秦之称,以别于前秦后秦,后世袭用之 [1] 。385年,鲜卑酋长乞伏国仁在陇西称大单于,又被前秦封为苑川王,都勇士川(今甘肃榆中)。388年,其弟乞伏乾归立,称大单于,河南王,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400年国灭于后秦,409年复国,改称秦王,迁都苑川。乞伏炽磐又迁都罕(今甘肃临夏市东北)。最盛时期,其统治范围包括甘肃西南部,青海部分地区。历四主,共三十七年。431年被夏国所灭。

鲜卑乞伏氏在汉魏时自漠北南出大阴山,迁往陇西并定居于此。前秦苻坚在位时,乞伏鲜卑酋长乞伏司繁被命为镇西将军,镇勇士川(今甘肃榆中东北)。司繁死,子国仁代镇。淝水之战后,苻坚败亡,国仁招集诸部,众至十余万。385年,国仁自称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筑勇士城为都(在勇士川内,即后苑川郡城),史称西秦。 388年六月国仁死,弟乾归继位,称河南王,迁都金城(今兰州市西固区)。

394年前秦主苻登败死,乾归尽有陇西之地,改称秦王。400年迁都苑川。同年败于姚兴,遂降附后秦,为其属国。407年乾归被姚兴留居长安,两年后回到苑川,复称秦王。

412年乾归为兄子公府所杀,子乞伏炽磐继位,称河南王,迁都临夏。414年攻灭南凉,十月改称秦王。431年(永弘四年)一月,大夏赫连韦伐率兵进围南安,炽磐子暮末降夏,西秦灭亡。 [2]

渊远流长,迁徙兴起

昔有如弗斯、出连、叱卢三部,自漠北南出大阴山,遇一巨虫于路,状若神龟,大如陵阜,乃杀马而祭之,祝曰:“若善神也,便开路;恶神也,遂塞不通。”俄而不见,乃有一小儿在焉。时又有乞伏部有老父无子者,请养为子,众咸许之。老父欣然自以有所依凭,字之曰纥干。纥干者,夏言依倚也。年十岁,骁勇善骑射,弯弓五百斤。四部服其雄武,推为统主,号之曰乞伏可汗托铎莫何。托铎者,言非神非人之称也。其后有佑邻者,即乞伏国仁世祖也。佑邻死,子结权立,徙于牵屯。结权死,子利那立,利那死,弟祁立。祁死,利那子述延立。讨鲜卑莫侯于苑川,大破之,降其众二万余落,固居苑川。述延死,子大寒立。会石勒刘曜,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大寒死,子司繁立,始迁于度坚山。

败于王统,降于前秦

371年(建元七年),前秦王统来攻,司繁率3万骑拒统于苑川。统潜袭度坚山,部民5万落悉降于统。司繁归降于前秦主苻坚,被封为南单于,留之长安。又以司繁叔吐雷为勇士护军,抚其部众。373年(建元九年),苻坚令司繁回镇勇士川(今甘肃榆中东北)。次年,前秦击灭前凉张氏,占有河西、陇右。是年,司繁卒,子国仁立。乞伏国仁继承父业,仍为前秦镇西将军,借前秦之威,逐渐发展自己的势力。

淮南折戟,举旗叛秦

383年(建元十九年),苻坚一面遣吕光征西域,另一面又征集全国丁壮,南击东晋。以乞伏国仁前将军,领先锋骑,淝水之战前夕,国仁叔步颓反于陇西,苻坚即遣国仁率军还击。国仁与其叔同谋,欲霸一方。不久,传来苻坚淝水大败的消息。国仁“招集诸部,有不附者,讨而并之,众至十余万”。

建制改元,裂土开基

385年(建元廿一年)九月,乞伏国仁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改元建义。并分其地置武城、武阳、安固、武始、汉阳、天水、略阳、川、甘松、匡朋、白马、苑川十二郡,筑勇士城(在勇士川内,即后苑川郡城)而都之,史称西秦。

388年(西秦建义四年)六月,国仁卒,群臣以国仁子公府年幼,推国仁弟乾归为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河南王。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 改元太初,“置百官,仿汉制”,逐渐任用陇右一些汉族豪强。并由勇士城迁都至金城(今兰州市西北),连续出兵降服邻近诸部,“于是秦、凉、鲜卑、羌、胡多附乾归”。疆域西至金城、苑川,东暨南安、平襄,北抵牵屯,南达。后罕虽为后凉吕光所夺,但西秦在东面的势力却有所发展。394年前秦主苻登败死,遣凉州牧乞伏轲弹、秦州乞伏益州、立州将军越质诘归率3万骑,击败前秦和仇池氐陇西王杨定的4万联军,杀杨定及苻崇,斩首17000级,使乾归“尽有陇西、巴西之地”。十二月,乾归改河南王为秦王,史称西秦。中央置尚书省门下省,进一步汉化。同时,保留大单于号,以便于统治境内众多其它民族;保存大将军号,便于掌握兵权。后屡与后凉发生战争,并联络南凉秃发氏以抗击后凉。又出兵击败南边的吐谷浑视署。

国亡身降,归义后秦

西秦太初十三年【元始400岁年】正月,乾归因所居金城南景门崩,恶之,遂迁还于苑川。这时,后秦的势力进一步西进,直接威胁着西秦。自太初九年后秦夺去,原西秦越质诘归、休官权千成等先后降后秦,姚兴姚硕德为秦州牧,积极准备西击乾归。是年(400岁年)五月,后秦主兴与其将硕德率军五万,从南安峡(今甘肃张家川西)向西进攻西秦。乾归帅诸将拒之于陇西。姚兴则潜军走绝道深入,乾归闻姚兴军将至,对诸将说:“吾自开基以来,屡摧(qing)敌,乘机藉算,举无遗策。今姚兴尽中国之师,军势甚盛。山川阻狭,无纵骑之地,宜引师平川,伺其怠而击之。存亡之机,在斯一举,卿等戮力勉之。若枭翦姚兴,关中之地尽吾有之。”从乾归这番话,可知后秦这次西进,尽全国之力,军势甚盛,而乾归虽然因屡胜而有骄色,但也知道此役乃决定西秦存亡的关键一仗。为了实现引师平川的作战方针,乾归令其卫将军慕兀(《晋书》作“慕容兀”)率中军二万屯于柏阳(今甘肃清水西南),镇军将军罗敦将外军四万迁于侯辰谷(在柏阳附近),自率轻骑数千以候姚兴军至。会大风昏雾,与中军慕兀相失,为姚兴军所逼,走投外军罗敦。第二日晨,乾归整军与后秦军大战,为姚兴击败,走还苑川,其部众三万六千皆降于后秦。姚兴进军(fú)罕。时乾归由苑川弃金城,谓诸将曰:“吾才非命世……叨窃名器,年逾一纪,负乘致寇,倾丧若斯!今人众已散,势不得安,吾欲西保允吾(今青海乐都西南),以避其锋。若方轨西迈,理难俱济,卿等宜安土降秦,保全妻子。”部众不愿,乾归说:“吾将寄食以终余年,若天未亡我,庶几异日克复旧业,复与卿等相见,今相随而死,无益也。”于是乾归独引数百骑奔允吾,降南凉秃发利鹿孤。利鹿孤待以上宾之礼,处之于晋兴城。后乾归与南羌叛,为利鹿孤(秃发利鹿孤)所知,乾归乃送子炽磐于西平。八月,南奔,降后秦。十一月,乾归至长安,姚兴署其为“镇远将军、河州刺史、归义侯,复以其部众配之”。

西秦之亡于后秦,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而是有其必然的因素。首先,乞伏氏建立的西秦政权主要依靠陇西鲜卑各部贵族,以军事征服为手段,合并各地方实力派所组成,故其内部经常发生各地地方实力派叛服无常的情况,政权还不十分巩固。乞伏氏虽然也注意了与陇右汉族豪门士族的结合,但这种结合还刚开始。同时,其内部的经济状况,处于各鲜卑部落由游牧向农业定居的转化过程之中,经济实力远比不上据有关中的后秦。无怪乎《晋书载记姚兴上》多次提到,后秦占领陇右后,“军无私掠,百姓怀之”;取后凉姑臧后,“祭先贤,礼儒哲,西土悦之”。此中多有溢美之处,但也反映汉化较早的后秦,进入河陇是颇得该地区广大汉族豪门及人民支持的。其次,西秦仅据陇右西部,四面强敌压境,西有后凉、南凉,南有吐谷浑,东有后秦。乞伏氏统治者在公元400年以前,又专与后凉、吐谷浑连年征战,忽视了西进的后秦,以致在后秦大军压境的情况下,一战溃散而亡命南凉,西秦沦丧亡国。从此,乞伏氏集团在后秦的统治下开始了其新的历史。

西秦复国,走向极盛

409年(后秦弘治十一年)乾归以炽磐留守,二月乞伏乾归逃回苑川,招集三万人马,迁到度坚山。下臣劝乞伏乾归称王,乞伏乾归因为力量单薄不同意。下臣们极力请求说:“天道和符历相应,即使衰败的也一定会兴旺;图表所遣弃的,即使成功了也一定会失败。袁绍的军队不少,曹操使用策略,使袁绍四州瓦解。王寻王邑的兵力强盛,光武帝刘秀大显身手,亡新就作鸟兽散。这是天命不能凭空强求,符录不能有非分之想。姚兴气数将尽,我们否极泰来,趁此机遇,实在是圣人的事。现在我们有三万人马,足可以统治秦陇,平定洮河。陛下顺应天命第二次兴起,四海仰望,岂能固守谦虚,不以国家为本!希望陛下应时登上王位,以副众望。”乞伏乾归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僭称秦王,西秦再度复国,并大赦境内罪犯,改年号为更始。设置百官,公卿以下都恢复原位。

西秦更始二年(410),乞伏乾归派遣乞伏炽磐讨伐薄地延,军队驻扎在烦于,薄地延带领军队出来投降,被任为尚书。乞伏乾归把薄地延的部落迁移到苑川。乞伏乾归又派陇西羌昌何攻克后秦金城郡,任命其骁骑将军乞伏务和为东金城太守。乞伏乾归还都苑川,又攻克后秦略阳南安陇西各郡,把二万五千户迁移到苑川、罕。姚兴没有力量向西讨伐,又担心乞伏乾归成为边境上的祸患,就派使者暂任乞伏乾归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陇西岭北匈奴杂胡诸军事、征西大将军、河州牧、大单于、河南王。乞伏乾归正在图谋河西,权且接受了这些封号,就向姚兴称臣。

西秦更始三年(411),派乞伏炽磐和他的次子中军乞伏审虔率领一万步兵骑兵攻打南凉景王秃发檀,军队渡过黄河,在岭南打败了秃发檀的太子秃发武台,缴获十多万牛马回来。又在伯阳堡攻克姚兴的别将姚龙,在水洛城攻克王憬,把四千多户迁徙到苑川,三千多户迁徙到谭郊。西秦更始四年(412),乞伏乾归率领步兵骑兵三万人在罕攻打西羌彭利发,军队驻扎在奴葵谷,彭利发丢弃部众往南逃跑。乞伏乾归派将领乞伏公府在清水追上彭利发并杀了他。乞伏乾归进入罕,收纳了羌人一万三千户。接着率领二万骑兵在赤水讨伐吐谷浑支统阿若干,把他们打得大败并使他们投降。

同年二月,乾归迁都谭郊(今甘肃省临夏市西北)。率骑2万败吐谷浑别统阿若干于赤水,又攻夺南凉三河郡。疆域东迄平襄、略阳,西至金城、白土,南抵层城、赤水,北达度坚山以北。乞伏乾归在五溪畋猎,有枭鸟停留在他手上,乞伏乾归非常憎恶。

同年六月,乞伏乾归被其兄子乞伏公府所杀,被杀的还有乞伏乾归的十几个儿子。乞伏公府逃到大夏固守。乞伏炽磐和弟弟广武将军乞伏智达、扬武将军乞伏木奕于讨伐乞伏公府。乞伏公府败逃,乞伏智达等人在南山追上并抓住了他,连同他的四个儿子,在谭郊把他们车裂。把乞伏乾归安葬在袍罕,谥号武元王,乾归共在位二十四年。其子炽磐于八月袭位,改元永康,自称大将军、河南王。承父遗策,笼络陇右汉、羌等,重用汉族豪门、俊杰之士,巩固了权。

永康三年(414),有五色云在南山上升起。乞伏炽磐认为这是自己的吉兆,非常高兴,对大臣们说:“我今年应该能平定天下,大业就要告成了!”于是整修武器,训练兵马,以等待天下大乱。他听说秃发檀向西征讨乙弗,挥剑而起说:“可以行动了!”率领二万步兵骑兵袭击南凉都城乐都。秃发檀的太子秃发武台倚仗城垣抵抗守卫,乞伏炽磐攻打,十天就攻克。于是进入了乐都,论功行赏,各有不同。派遣平远将军犍虔率领五千骑兵追击秃发檀,把乞伏武台和他的文武百官以及一万多户百姓迁徙到。秃发檀于是投降,南凉灭亡,秃发檀被暂任为骠骑大将军、左南公。随从秃发檀的文武百官,按照才干选授或提拔官职。乞伏炽磐兼并秃发檀以后,兵强地广,设置百官,立妻子秃发氏为王后。十月改称秦王。继又逐北凉沮渠氏势力出湟水流域,并不时向河西进攻,掳掠人口。

西秦兴盛时期,所辖面积从甘肃武威到天水、陇南及青海东部,共11州、30郡、48县、二护军。

对外纵横捭阖,东征西讨,使西秦进入极盛时期。西秦的存在及兴盛,对于陇右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以及各民族之间的融合,均具有重大意义。

但西秦的强盛并未能维持多久,内忧外患接踵而至,迅速走向衰亡。

暮末继位,西秦衰乱

428年六月,炽磐病死,其子乞伏暮末即继位,改元永弘。同月,乞伏暮末葬父乞伏炽磐于武平陵,上庙号为太祖。乞伏暮末任命右丞相乞伏元基为侍中、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等职务;同时任命镇军大将军、河州牧乞伏谦屯为骠骑大将军;征召安北将军、凉州刺史段晖为辅国大将军、御史大夫;任命叔父、右禁将军乞伏千年为镇北将军、凉州牧,镇守湟河;又任命征北将军乞伏木弈干为尚书令、车骑大将军;任命征南将军乞伏吉毗为尚书仆射、卫大将军。

北凉国主沮渠蒙逊利用乞伏炽磐去世的机会,进攻西秦所属的西平,西平太守对前来攻城的沮渠蒙逊说:“殿下如果能够先攻取乐都,那么西平一定会归附殿下。假如我望风而降,英明君主也看不起这样的守将。”沮渠蒙逊于是放弃西平,改变方向去进攻乐都。西秦相国乞伏元基率领骑兵三千人救援乐都。乞伏元基的援兵刚刚进城,沮渠蒙逊的大军也开到了城下,开始攻击,很快就攻陷了乐都外城;切断了乐都城的水源,城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死于饥渴。东羌部落酋长乞提原来跟随乞伏元基救援乐都,却暗中与城外的北凉军队勾结,从城上抛下绳索,从内部牵引北凉士卒登城,很快登城的北凉军士达百余人,他们大声呐喊,纵火焚烧城门,乞伏元基率领左右亲军奋力抗击,北凉的军队才被打退。

最初,乞伏炽磐重病时,曾对乞伏暮末说:“我死以后,你能够保住国土不失,就已经不错了。沮渠成都一向得到沮渠蒙逊的信任和重用,你应该把他送回国去。”这时,乞伏暮末遣使来到沮渠蒙逊的营中,答应归还沮渠成都,请求和解。沮渠蒙逊接受了西秦的建议,撤军回国,随即又派遣使臣赴西秦吊丧。乞伏暮末用厚重的礼物,送沮渠成都回国,并派将军王伐护送。沮渠蒙逊对西秦的做法仍深怀疑虑,就派恢武将军沮渠奇珍,在扪天岭设下埋伏,擒获王伐及其三百骑兵回国。不久,又派尚书郎王杼护送王伐返回了西秦,并送给乞伏暮末战马一千匹以及其他锦缎绫罗。同年七月,乞伏暮末派遣记室郎中马艾前往北凉回访。

同年(429年)五月,沮渠蒙逊讨伐西秦,乞伏暮末命相国乞伏元基留守都城罕,他自己则退保定连城。西秦南安太守翟承伯等人叛变,据守罕谷,响应北凉军队的进攻。乞伏暮末大败翟承伯的军队,进抵治城。西安太守莫者幼眷,占据川城,背叛西秦,乞伏暮末发兵讨伐,被莫者幼眷击败,乞伏暮末击又回到定连。

沮渠蒙逊大军包围了西秦的都城罕,又派他的世子沮渠兴国进攻定连。六月,乞伏暮末在治城反击沮渠兴国的围攻,生擒沮渠兴国。沮渠蒙逊率军立即撤退,乞伏暮末追击北凉军,一直追到谭郊。

吐谷浑可汗慕容慕派他的弟弟慕容没利延率领骑兵五千人与沮渠蒙逊的大军会师,合兵讨伐西秦。乞伏暮末派遣辅国大将军段晖等拦击敌人,大败北凉军和吐谷浑汗国的骑兵。

七月,沮渠蒙逊派遣使臣出使西秦,送谷三十万斛请求赎回世子沮渠兴国,乞伏暮末拒绝。沮渠蒙逊于是立沮渠兴国的胞弟沮渠菩提为世子。乞伏暮末则任命沮渠兴国为散骑常侍,并把自己的妹妹平昌公主嫁给他。

乞伏暮末的弟弟乞伏殊罗通奸其父乞伏炽磐的左夫人秃发氏,乞伏暮未知悉后禁止二人往来。乞伏殊罗感到害怕,就与叔父乞伏什夤谋杀乞伏暮末。秃发氏在宫内偷盗锁门的钥匙,钥匙拿错了,守门人告知了乞伏暮末,乞伏暮末逮捕了他们的党羽全部杀死。想鞭打乞伏什夤,乞伏什夤说:“我欠你的死,并不欠你的鞭。”乞伏暮末发怒,就刳开他的肚子,把他的尸体抛到黄河中。乞伏什夤的同母弟乞伏白养和乞伏去列为此颇有怨言,乞伏暮末又杀了他们。

势穷附魏,为夏所灭

永弘三年(430年)十月,乞伏暮末在北凉的军事威胁下,派使臣王恺、乌讷阗出使北魏,请求派兵援助。北魏许诺把尚在大夏掌握中的平凉郡和安定郡封给乞伏暮末。乞伏暮末于是纵火焚烧城邑,捣毁宝物,统率部众一万五千户,向东前往。乞伏暮末的大队人马刚走到高田谷,给事黄门侍郎郭恒等人阴谋劫特沮渠兴国,反叛西秦。郭恒的密谋泄漏,乞伏暮末杀掉了郭恒。大夏国主赫连定听说乞伏暮末的大军将来进攻,发兵抵抗。乞伏暮末只好就地固守南安,西秦的故土全被吐谷浑汗国占领。

永弘四年(431)正月,赫连定突袭西秦大将姚献,大败姚献军。随即又派其叔父、北平公赫连韦伐率领一万人攻打乞伏暮末据守的南安城。当时,南安城中正发生饥馑,人与人相食。西秦侍中、征虏将军出连辅政,侍中、右卫将军乞伏延祚,吏部尚书乞伏跋跋等,逃出城去,投降了大夏。乞伏暮末穷途末路,用车辆载着空棺材出城投降,西秦灭亡。赫连韦伐把乞伏暮末连同沮渠兴国,一并押送到上。西秦太子司直焦楷,逃奔广宁,哭泣着对他的父亲焦遗说:“您一向承蒙朝廷的重用,身居藩镇大员,统领一方。如今国家颠覆,您怎能不率领大家,首倡大义,消灭寇仇!”焦遗说:“现在主上已经陷入敌手,我不是那种惜命忘义的人,如果派大兵追击,只能加速主上的死亡。不如选择王族中贤能之人,拥护他继承王位,然后再去出兵讨伐,或许还有希望。”焦楷于是修筑高台,召集部众盟誓,二十天的时间里,竟有一万余人赶来归附。不巧的是此时焦遗病逝,焦楷没有力量独立承担此重任,于是领部下逃往北凉。

同年六月,赫连定杀乞伏暮末及其宗族五百人,西秦亡。共历4主,47年。

西秦的统治者为巩固和扩大其统治区域,连年与后秦南凉北凉大夏等国进行战争,并将被征服地区的各族人民强制迁徙于其统治中心或军事要地。

公元385年,乞伏国仁建立政权时,筑勇士城,为西秦第一个都城。

公元388年,乞伏乾归继位后,将都城迁到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固城西)。

公元395年,都城南景门倒塌。出于忌讳,乞伏乾归又将西秦都城迁回苑川西城。

公元400年,乞伏乾归降于后秦姚兴

公元409年,二月,乞伏乾归自后秦返回苑川。七月,西秦复国。

公元410年八月,复都苑川。

公元412年,乞伏乾归迁都谭郊 [3] 。同年,乞伏炽磐继位后,迁都(今临夏)。直至西秦灭。

西秦建立政权后,开始延纳汉族士大夫,学习汉人的统治经验,推行封建政治制度。西秦政府还设置了传授儒家经典的博士,对鲜卑族贵族子弟进行汉文化教育。据《通鉴》记载,乞伏炽磐以太子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总揽全国军政,以名儒焦遗为太师,与参军国大谋,表明了儒文化已受到鲜卑统治者的高度重视。《十六国春秋纂录?西秦录》载:“乞伏慕末幼而好学,有文才。”说明其好学经史,能诗善文。

在学习汉文化的同时,西秦也大力提倡佛教。《榆中县志》载,鲜卑乞伏氏“崇尚佛教,供养玄高、昙弘、玄绍3位高僧为国师,追随弟子300余人。东晋安帝隆安三年(399年),名僧法显与同学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西行取经,到西秦国都苑川勇士城时,适逢佛教徒‘坐夏’,留住3个多月。”说明西秦已经有很好的佛学和修行氛围。另外,西秦佛教的兴盛和发展,从著名的炳灵寺可以得到证实。炳灵寺中已确定的年代最早的一座石窟,就是西秦乞伏炽磐建弘元年以前建成的。炳灵寺的位置正好位于西秦三个都城苑川、金城、之间,距离金城和罕都只有几十里,而且石窟的供养人又有乞伏氏族和西秦官员。这就说明,它的修建开凿和它能成为一个规模较大的佛教中心,必定受到了西秦统治者的大力支持。

庙号

谥号

姓名

生卒

年号

烈祖

武宣王

乞伏国仁

?~388年

建义385年-388年

高祖

武元王

乞伏乾归

?~412年

太初388年-400年

乾归复国

高祖

武元王

乞伏乾归

?-412年

更始409年-412年

太祖

文昭王

乞伏炽磐

?~428年

永康412年-419年

厉武王

乞伏暮末

?-431年

永弘428年-431年

乞伏国仁,陇西鲜卑人也。在昔有如弗斯、出连、叱卢三部,自漠北南出大阴山,遇一巨虫于路,状若神龟,大如陵阜,乃杀马而祭之,祝曰:“若善神也,便开路;恶神也,遂塞不通。”俄而不见,乃有一小儿在焉。时又有乞伏部有老父无子者,请养为子,众咸许之。老父欣然自以有所依凭,字之曰纥干。纥干者,夏言依倚也。年十岁,骁勇善骑射,弯弓五百斤。四部服其雄武,推为统主,号之曰乞伏可汗托铎莫何。托铎者,言非神非人之称也。其后有邻者,即国仁五世祖也。泰始初,率户五千迁于夏缘,部众稍盛。鲜卑鹿结七万余落,屯于高平川,与邻迭相攻击。鹿结败,南奔略阳,邻尽并其众,固居高平川。邻死,子结权立,徙于牵屯。结权死,子利那立,击鲜卑吐赖于乌树山,讨尉迟渴权于大非川,收众三万余落。利那死,弟祁立。祁死,利那子述延立。讨鲜卑莫侯于苑川,大破之,降其众二万余落,固居苑川。以叔父轲为师傅,委以国政,斯引乌为左辅将军,镇蔡园川,出连高胡为右辅将军,镇至便川,叱卢那胡为率义将军,镇牵屯山。述延死,子大寒立。会石勒刘曜,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大寒死,子司繁立,始迁于度坚山。寻为苻坚王统所袭,部众叛降于统。司繁叹谓左右曰:“智不距敌,德不抚众,剑骑未交而本根已败,见众分散,势亦难全。若奔诸部,必不我容,吾将为呼韩邪之计矣。”乃诣统降于坚。坚大悦,署为南单于,留之长安。以司繁叔父吐雷为勇士护军,抚其部众。俄而鲜卑勃寒侵斥陇右,坚以司繁为使持节、都督讨西胡诸军事、镇西将军以讨之。勃寒惧而请降,司繁遂镇勇士川,甚有威惠。

司繁卒,国仁代镇,及坚兴寿春之役,征为前将军,领先锋骑。会国仁叔父步颓叛于陇西,坚遣国仁还讨之。步颓闻而大悦,迎国仁于路。国仁置酒高会,攘袂大言曰:“苻氏往因赵石之乱,遂妄窃名号,穷兵极武,跨僭八州。疆宇既宁,宜绥以德,方虚广威声,勤心远略,骚动苍生,疲弊中国,违天怒人,将何以济!且物极则亏、祸盈而覆者,天之道也。以吾量之,是役也,难以免矣。当与诸君成一方之业。”及坚败归,乃招集诸部,有不附者,讨而并之,众至十余万。及坚为姚苌所杀,国仁谓其豪帅曰:“苻氏以高世之姿而困于乌合之众,可谓天也。夫守常迷运,先达耻之;见机而作,英豪之举。吾虽薄德,藉累世之资,岂可睹时来之运而不作乎!”以孝武太元十年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建元曰建义。以其将乙旃音为左相,屋引出支为右相,独孤匹蹄为左辅,武群勇士为右辅,弟乾归为上将军,自余拜授各有差。置武城、武阳、安固、武始、汉阳、天水、略阳、川、甘松、匡朋、白马、苑川十二郡,筑勇士城以居之。

鲜卑匹兰率众五千降。明年,南安秘宜及诸羌虏来击国仁,四面而至。国仁谓诸将曰:“先人有夺人之心,不可坐待其至。宜抑威饵敌,羸师以张之,军法所谓怒我而怠寇也。”于是勒众五千,袭其不意,大败之。秘宜奔还南安,寻与其弟莫侯悌率众三万余户降于国仁,各拜将军、刺史。

苻登遣使者署国仁使持节、大都督、都督杂夷诸军事、大将军、大单于、苑川王。国仁率骑三万袭鲜卑大人密贵、裕苟、提伦等三部于六泉。高平鲜卑没奕于、东胡金熙连兵来袭,相遇于渴浑川,大战败之,斩级三千,获马五千匹。没奕于及熙奔还,三部震惧,率众迎降。署密贵建义将军、六泉侯,裕苟建忠将军、兰泉侯,提伦建节将军、鸣泉侯。

国仁建威将军叱卢乌孤跋拥众叛,保牵屯山。国仁率骑七千讨之,斩其部将叱罗侯,降者千余户。跋大惧,遂降,复其官位。因讨鲜卑越质叱黎于平襄,大破之,获其子诘归、弟子复半及部落五千余人而还。

太元十三年,国仁死,在位四年,伪谥宣烈王,庙号烈祖。

乾归,国仁弟也。雄武英杰,沈雅有度量。国仁之死也,其群臣咸以国仁子公府冲幼,宜立长君,乃推乾归为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河南王,赦其境内,改元曰太初。立其妻边氏为王后,以出连乞都为丞相,镇南将军、南梁州刺史悌眷为御史大夫,自余封拜各有差。遂迁于金城。

太元十四年,苻登遣使署乾归大将军、大单于、金城王。南羌独如率众七千降之。休官阿敦、侯年二部各拥五千余落,据牵屯山,为其边害。乾归讨破之,悉降其众,于是声振边服。吐谷浑大人视连遣使贡方物。鲜卑豆留?奇、叱豆浑及南丘鹿结并休官曷呼奴、卢水尉地跋并率众降于乾归,皆署其官爵。陇西太守越质诘归平襄叛,自称建国将军、右贤王。干归击败之,诘归东奔陇山。既而拥众来降,乾归妻以宗女,署立义将军。

苻登将没奕于遣使结好,以二子为质,请讨鲜卑大兜国。乾归乃与没奕于攻大兜于安阳城,大兜退固鸣蝉堡,乾归攻陷之,遂还金城。为吕光弟宝所攻,败于鸣雀峡,退屯青岸。宝进追乾归,乾归使其将彭奚念断其归路,躬贯甲胄,连战败之,宝及将士投河死者万余人。

苻登遣使署乾归假黄钺大都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左丞相、大将军、河南王,领秦、梁、益、凉、沙五州牧,加九锡之礼。时登为姚兴所逼,遣使请兵,进封乾归梁王,命置官司,纳其妹东平长公主为梁王后。乾归遣其前将军乞伏益州、冠军翟率骑二万救之。会登为兴所杀,乃还师。

氐王杨定率步骑四万伐之。乾归谓诸将曰:“杨定以勇虐聚众,穷兵逞欲。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定之此役,殆天以之资我也。”于是遣其凉州牧乞伏轲殚、秦州牧乞伏益州、立义将军诘归距之。定败益州于平川,轲殚、诘归引众而退。翟奋剑谏曰:“吾王以神武之姿,开基陇右,东征西讨,靡不席卷,威震秦、梁,声光巴、汉。将军以维城之重,受阃外之寄,宜宣力致命,辅宁家国。秦州虽败,二军犹全,奈何不思直救,便逆奔败,何面目以见王乎!昔项羽斩庆子以宁楚,胡建戮监军以成功,将军之所闻也。诚才非古人,敢忘项氏之义乎!”轲殚曰:“向所以未赴秦州者,未知众心何如耳。败不相救,军罚所先,敢自宁乎!”乃率骑赴之。益州、诘归亦勒众而进,大败定,斩定及首虏万七千级。于是尽有陇西、巴西之地。

太元十七年,赦其境内殊死以下,署其长子炽磐领尚书令,左长史边芮为尚书左仆射,右长史秘宜为右仆射,翟为吏部尚书,翟为主客尚书,杜宣为兵部尚书,王松寿民部尚书,樊谦为三公尚书,方弘、景为侍中,自余拜授一如魏武、晋文故事。犹称大单于、大将军。

杨定之死也,天水姜乳袭据上。至是,遣乞伏益州讨之。边芮、王松寿言于乾归曰:“益州以懿弟之亲,屡有战功,狃于累胜,常有骄色。若其遇寇,必将易之。且未宜专任,示有所先。”乾归曰:“益州骁勇,善御众,诸将莫有及之者,但恐其专擅耳。若以重佐辅之,当无虑也。”于是以平北韦虔为长史、散骑常侍务和为司马。至大寒岭,益州恃胜自矜,不为部阵,命将士解甲游畋纵饮,令曰:“敢言军事者斩!”虔等谏曰:“王以将军亲重,故委以专征之任,庶能摧彼凶丑,以副具瞻。贼已垂逼,奈何解甲自宽,宴安耽毒,窃为将军危之。”益州曰:“乳以乌合之众,闻吾至,理应远窜。今乃与吾决战者,斯成擒也。吾自揣之有方,卿等不足虑也。”乳率众距战,益州果败。乾归曰:“孤违蹇叔,以至于此。将士何为,孤之罪也。”皆赦之。

索虏秃发如苟,率户二万降之,乾归妻以宗女。

吕光率众十万将伐乾归,左辅密贵周、左卫莫者羝言于乾归曰:“光旦夕将至。陛下以命世雄姿,开业洮罕,克翦群光,威振遐迩,将鼓淳风于东夏,建八百之鸿庆。不忍小下屈,与奸竖兢于一时,若机事不捷,非国家利也。宜遣爱子以退之。”乾归乃称于光,遣子敕勃为质。既而悔之,遂诛周等。

乞伏轲殚与乞伏益州不平,奔于吕光。光又伐之,咸劝其东奔成纪,乾归不从,谓诸将曰:“昔曹孟德袁本初于官渡,陆伯言摧刘玄德于白帝,皆以权略取之,岂在众乎!光虽举全州之军,而无经远之算,不足惮也。且其精卒尽在吕延,延虽勇而愚,易以奇策制之。延军若败,光亦遁还,乘胜追奔,可以得志。”众咸曰:“非所及也。”隆安元年,光遣其子纂伐乾归,使吕延为前锋。乾归泣谓众曰:“今事势穷,逃命无所,死中求生,正在今日。凉军虽四面而至,然相去辽远,山河既阻,力不周接,败其一军而众军自退。”乃纵反间,称秦王乾归众溃,东奔成纪。延信之,引师轻进,果为乾归所败,遂斩之。

秃发乌孤遣使来结和亲。使乞伏益州攻克支阳、武、允吾三城,俘获万余人而还。又遣益州与武卫慕容允、冠军翟率骑二万伐吐谷浑视罴,至于度周川,大破之。视罴遁保白兰山,遣使谢罪,贡其方物,以子宕岂为质。鲜卑叠掘河内率尸五千,自魏降乾归。

乾归所居南景门崩,恶之,遂迁于苑川姚兴姚硕德率众五万伐之,入自南安峡。乾归次于陇西以距硕德。兴潜师继发。乾归闻兴将到,谓诸将曰:“吾自开建以来,屡摧敌,乘机籍算,举无遗策。今姚兴尽中国之师,军势甚盛。山川阻狭,无从骑之地,宜引师平川,伺其怠而击之。存亡之机,在斯一举,卿等戮力勉之。若枭翦姚兴,关中之地尽吾有也。”于是遣其卫军慕容允率中军二万迁于柏阳,镇军罗敦将外军四万迁于侯辰谷,乾归自率轻骑数千候兴军势。俄而大风昏雾,遂与中军相失,为兴追骑所逼,入于外军。旦而交战,为兴所败。乾归遁还苑川,遂走金城,谓诸豪帅曰:“吾才非命世,谬为诸君所推,心存拨乱,而德非时雄,叨窃名器,年逾一纪,负乘致寇,倾丧若斯!今人众已散,势不得安,吾欲西保允吾,以避其锋。若方轨西迈,理难俱济,卿等宜安土降秦,保全妻子。”群下咸曰:“昔古公杖策,豳人归怀;玄德南奔,荆、楚襁负。分岐之感,古人所悲,况臣等义深父子,而有心离背!请死生与陛下俱。”乾归曰:“自古无不亡之国,废兴命也。苟天未亡我,冀兴复有期。德之不建,何为俱死!公等自爱,吾将寄食以终余年。”于是大哭而别,乃率骑数百驰至允吾,秃发利鹿孤遣弟檀迎乾归,处之于晋兴。

南羌梁戈等遣使招之。乾归将叛,谋泄,利鹿孤遣弟吐雷屯于扪天岭。乾归惧为利鹿孤所害,谓其子炽磐曰:“吾不能负荷大业,致兹颠覆。以利鹿孤义兼姻好,冀存齿之援,方乃忘义背亲,谋人父子,忌吾威名,势不全立。姚兴方盛,吾将归之。若其俱去,必为追骑所及。今送汝兄弟及汝母为质,彼必不疑。吾既在秦,终不害汝。”于是送炽磐兄弟于西平,乾归遂奔长安。姚兴见而大悦,署乾归持节、都督河南诸军事、镇远将军、河州刺史、归义侯,遣乾归还镇苑川,尽以部众配之。乾归既至苑川,以边芮为长史,王松寿为司马,公卿大将已下悉降号为偏裨。

元兴元年,炽磐自西平奔长安,姚兴以为振忠将军、兴晋太守。寻遣使者加乾归散骑常侍、左贤王。遣随兴将齐难吕隆于河西,讨叛羌党龙头于滋川,攻杨盛将苻帛于皮氏堡,并克之。又破吐谷浑将大孩,俘获万余人而还。寻复率众攻杨盛将杨玉于西阳堡,克之。既而苑川地震裂生毛,狐雉入于寝内,乾归甚恶之。姚兴虑乾归终为西州之患,因其朝也,兴留为主客尚书,以炽磐为建武将军、行西夷校尉,监抚其众。

炽磐以长安兵乱将始,乃招结诸部二万七千,筑城于?良山以据之。炽磐攻克,遣使告之,乾归奔还苑川。鲜卑悦大坚有众五千,自龙马苑降乾归。乾归遂如罕,留炽磐镇之。乾归收众三万,迁于度坚山。群下劝乾归称王,乾归以寡弱弗许。固请曰:“夫道应符历,虽废必兴;图所弃,虽成必败。本初之众,非不多也,魏武运筹,四州瓦解。寻、邑之兵,非不盛也,世祖龙申,亡新鸟散。固天命不可虚邀,符不可妄冀。姚数将终,否极斯泰,乘机抚运,实系圣人。今见众三万,足可以疆理秦、陇,清荡洮河。陛下应运再兴,四海鹄望,岂宜固守谦冲,不以社稷为本!愿时即大位,允副群心。”乾归从之。义熙三年,僭称秦王,赦其境内,改元更始,置百官,公卿已下皆复本位。

遣炽磐讨谕薄地延,师次烦于,地延率众出降,署为尚书,徙其部落于苑川。又遣陇西羌昌何攻克姚兴金城郡,以其骁骑乞伏务和为东金城太守。乾归复都苑川,又攻克兴略阳、南安、陇西诸郡,徙二万五千户于苑川、罕。姚兴力未能西讨,恐更为边害,遣使署乾归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陇西岭北匈奴杂胡诸军事、征西大将军、河州牧、大单于、河南王。乾归方图河右,权宜受之,遂称于兴。

遣炽磐与其次子中军审虔率步骑一万伐秃发檀,师济河,败檀太子武台于岭南,获牛马十余万而还。又攻克兴别将姚龙于伯阳堡,王憬于永洛城,徙四千余户于苑川,三千余户于谭郊。乾归率步骑三万征西羌彭利发于罕,师次于奴葵谷,利发弃其部众南奔。乾归遣其将公府追及于清水,斩之。乾归入,收羌户一万三千。因率骑二万讨吐谷浑支统阿若干于赤水,大破降之。

乾归畋于五溪,有枭集于其手,甚恶之。六年,为兄子公府所弑,并其诸子十余人。公府奔固大夏,炽磐与乾归弟广武智达、扬武木奕于讨之。公府走,达等追擒于?良南山,并其四子,之于谭郊。葬乾归于罕,伪谥武元王,在位二十四年。

炽磐,乾归长子也。性勇果英毅,临机能断,权略过人。初,乾归为姚兴所败,炽磐质于秃发利鹿孤。后自西平逃而降兴,兴以为振忠将军、兴晋太守,又拜建武将军、行西夷校尉,留其众镇苑川。及乾归返政,复立炽磐为太子,领冠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后乾归称于姚兴,兴遣使署炽磐假节、镇西将军左贤王、平昌公,寻进号抚军大将军。

乾归死,义熙六年,炽磐袭伪位,大赦,改元曰永康。署翟为相国,景为御史大夫,段晖为中尉,弟延祚为禁中录事,樊谦为司直。罢尚书令、仆射、尚书、六卿侍中散骑常侍、黄门郎官,置中左右常侍、侍郎各三人。

义熙九年,遣其龙骧乞伏智达、平东王松寿讨吐谷浑树洛干于浇河,大破之,获其将呼那乌提,虏三千余户而还。又遣其镇东昙达与松寿率骑一万,东讨破休官权小郎、吕破胡于白石川,虏其男女万余口,进据白石城,休官降者万余人。后显亲休官权小成、吕奴迦等叛保白坑,昙达谓将士曰:“昔伯凭险,卒有灭宗之祸;韩约肆暴,终受覆族之诛。今小成等逆命白坑,宜在除灭。王者之师,有征无战,粤尔舆人,戮力勉之!”众咸拔剑大呼,于是进攻白坑,斩小成、奴迦及首级四千七百,陇右休官悉降。遣安北乌地延、冠军翟绍讨吐谷浑别统句旁于泣勤川,大破之,俘获甚众。炽磐率诸将讨吐谷浑别统支旁于长柳川,掘达于渴浑川,皆破之,前后俘获男女二万八千。

僭立十年,有云五色,起于南山,炽磐以为己瑞,大悦,谓群臣曰:“吾今年应有所定,王业成矣!”于是缮甲整兵,以待四方之隙。闻秃发辱檀西征乙弗,投剑而起曰:“可以行矣!”率步骑二万袭乐都。秃发武台凭城距守,炽磐攻之,一旬而克。遂入乐都,论功行赏各有差。遣平远犍虔率骑五千追檀,徙武台与其文武及百姓万余户于罕。檀遂降,署为骠骑大将军、左南公。随檀文武,依才铨擢之。炽磐既兼檀,兵强地广,置百官,立其妻秃发氏为王后。

十一年,炽磐攻克沮渠蒙逊河湟太守沮渠汉平,以其左卫匹逵为河湟太守,因讨降乙弗窟乾而还。遣其将昙达、王松寿等讨南羌弥姐康薄于赤水,降之。

炽磐攻川,师次沓中沮渠蒙逊率众攻石泉以救之。炽磐闻而引还,遣昙达与其将出连虔率骑五千赴之。蒙逊闻昙达至,引归,遣使聘于炽磐,遂结和亲。又遣昙达、王松寿等率骑一万伐姚艾于上。昙达进据蒲水,艾距战,大败之,艾奔上。昙达进屯大利,破黄石、大羌二戍,徙五千余户于罕。

令其安东木奕于率骑七千讨吐谷浑树洛干于塞上,破其弟阿柴于尧川,俘获五千余口而还,洛干奔保白兰山而死。炽磐闻而喜曰:“此虏矫矫,所谓有豕白。往岁昙达东征,姚艾败走;今木奕于西讨,黠虏远逃。境宇稍清,奸凶方殄,股肱惟良,吾无患矣。”于是以昙达为左丞相,其子元基为右丞相,景为尚书令,翟绍为左仆射。遣昙达、元基东讨姚艾,降之。

至是,乙弗鲜卑乌地延率户二万降于炽磐,署为建义将军。地延寻死,弟他子立,以子轲兰质于西平。他子从弟提孤等率户五千以西迁,叛于炽磐。凉州刺史出连虔遣使喻之,提孤等归降。炽磐以提孤奸猾,终为边患,税其部中戎马六万匹。后二岁而提孤等扇动部落,西奔出塞。他子率户五千入居西平。

先是,姚艾叛降蒙逊,蒙逊率众迎之。艾叔父俊言于众曰:“秦王宽仁有雅度,自可安土事之,何为从凉主西迁?”众咸以为然,相率逐艾,推俊为主,遣使请降。炽磐大悦,征俊为侍中、中书监、征南将军,封陇西公,邑一千户。

使征西孔子讨吐谷浑觅地于弱水南,大破之。觅地率众六千降于炽磐,署为弱水护军。遣其左卫匹逵,建威梯君等讨彭利和于川,大破之,利和单骑奔仇池,获其妻子。徙羌豪三千户于罕,川羌三万余户皆安堵如故。

元熙元年,立其第二子慕末为太子,领抚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大赦境内,改元曰建弘,其臣佐等多所封授。炽磐在位七年而宋氏受禅,以宋元嘉四年死。子慕末嗣伪位,在位四年,为赫连定所杀。

始国仁以孝武太元十年僭位,至慕末四世,凡四十有六载而灭。

史臣曰:夫天地闭,大昆生;云雷屯,群凶作。自晋室遘孽,胡兵肆祸,封域无纪,干戈是务。国仁阴山遗噍,难以义服,伺我阽危,长其陵暴。向使偶钦明之运,遭雄略之主,已当褫魂沙漠,请命藁街,岂暇窃据近郊,经纶王业者也。

乾归智不及远而以力诈自矜。陷吕延之师,奸谋潜断;俘视罴之众,威策遐举。便欲誓湃、陇之余卒,窥崤、函之奥区,秣疲马而宵征,翦敌而朝食。既而控弦呜镝,厥志未逞,沮岸崩山,其功已丧。履重氛于外难,幸以计全;贻巨衅于萧墙,终成凶祸,宜哉!

炽磐叱咤风云,见机而动,牢笼俊杰,决胜多奇,故能命将掩浇河之酋,临戎袭乐都之地,不盈数载,遂隆伪业。览其遗迹,盗亦有道乎!

史臣曰:自五胡纵慝,九域沦胥,帝里神州,遂混之于荒裔,鸿名宝位,咸假之于杂种。尝谓戎狄凶嚣,未窥道德,欺天擅命,抑乃其常。而冯跋出自中州,有殊丑类,因鲜卑之昏虐,亦盗名于海隅。然其迁徙之余,少非雄杰,幸以宽厚为众所推。初虽砥砺,终罕成德,旧史称其信惑妖祀,斥黜谏臣,无开驭之才,异经决之士,信矣。速祸致寇,良谓在兹。犹能抚育黎萌,保守疆宇,发号施令,二十余年,岂天意乎,非人事也!

赞曰:国仁骁武,乾归勇悍。矫矫炽磐,临机能断。孰谓獯虏,亦怀沈算。文起常才,凭时叛换。咸窃大宝,为我多难。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