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衡山王

衡山王

衡山王,中国古代王爵。历朝封衡山王者仅4人:吴芮、刘勃、刘赐、马希萼。

吴芮(约公元前241年公元前201年),是秦汉交替时期的百越领袖。

吴芮最初被乡亲们举荐为番邑(今鄱阳)令。公元前209 年七月,陈胜吴广在安徽宿县大泽乡揭竿而起。八月,第一个起兵响应的秦吏就是吴芮。番阳令吴芮深得江湖民心,号“番君”,后又支持项羽,起用刑徒(脸上剌字的犯人)带兵,出兵横扫赣、湘、桂一带,威镇江南,各地群众纷纷投奔,秦朝一些官吏也率部下归附。如:闽越王无诸、越东海王驺摇,均为越王勾践后裔,皆领兵归属吴芮。其中有淮南义军首领英布及同乡。当时英布已有数千人队伍,作战英勇,吴芮将女儿嫁给他,命其出兵攻秦。吴芮先是跟随项羽,南征北战,在攻占咸阳后,项羽以吴芮战功卓著而封他为衡山王,建都于邾(今湖北黄岗县西北)。其女婿英布被封为九江王,同乡梅也封为十万户侯。

其后,在洞庭湖一带巡视时,吴芮结识好友张良,在其劝导下,改拥刘邦。项羽失败后,吴芮以吴王之后的身份,与韩信等人拥刘邦为帝,刘邦也诏封吴芮为长沙王。

公元前204年,吴芮取下长沙后,在滨临湘水的沃土上,建起长沙古城。当时北方兵荒马乱,吴芮辖区相对平静,吸纳了大量商家南下长沙。吴芮以德政稳定民心,真心实意为百姓谋利,占领南越后,派出大量农业技术人才在南越推广“芮”稻,开发利用当地资源,宣传“重民”理念。吴芮又以示好措施,在广西、越南等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和平共处政策,帮助其发展生产,受到百姓尊敬。

汉高祖刘邦一共封了八个异姓王,均为战争需要收买人心之举。刘邦帝业一定,就和吕后用种种方法消灭异姓功臣。七个异姓王,皆因各种罪名被杀被废。唯独吴芮及其子孙世袭的长沙王善始善终,成为其后仅存的异姓王(历五代因无嗣而止)。但其实刘邦并未解除他对吴芮的疑心,屡屡试探吴芮。张良辞官隐居后,在吴芮家中小住。吴芮按张良计谋,保存实力,开始低调行事,把自己大部分领地让给刘邦子女,又将自己的部分精锐亲兵分到荆王刘贾(刘邦堂兄)帐下,并安排第五子吴元(姬妾所生子)带部份家眷回浮梁瑶里生活。

公元前201年,吴芮与同甘共苦多年的爱妻毛苹(著名女才子)泛舟湘江,庆祝自己四十岁生日。吴芮望着远山,思念家乡瑶里。面对明月,毛苹吟咏:“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吴芮听罢心潮澎湃,留言:我死后要回家乡瑶里五股尖仰天台,观看天门的朝日夕阳。同年,夫妇双双无疾而终(又说:吴芮奉命率兵攻占闽地,行至赣南金梭山(今宁都县翠微峰)时,因患病而逝),合葬长沙城西。其衣冠冢有多处。谥为“文王”。

元朝时期,加谥“长沙文惠王”。

刘勃(?-前152),刘邦孙,淮南厉王刘长子。孝文8年,追尊淮南王长谥为厉王,怜淮南王,封刘勃安阳侯,文帝16年(前164年),上怜淮南王废法不轨,自使失国早夭,乃徙淮南王喜复王故城阳,而立厉王三子王淮南故地,三分之:阜陵侯安为淮南王,安阳侯勃为衡山王,阳周侯赐为庐江王。因吴楚七国之乱,刘勃坚守无二心,孝景四年,吴、楚已破,衡山王朝,上以为卢信,乃劳苦之曰:“南方卑湿。”徙封刘勃为济北王,以褒之。死后谥为贞王。

孝文帝八年,淮南王刘长谥为厉王。厉王有子四人,年皆七八岁,乃封子安为阜陵侯,子勃为安阳侯,子赐为阳周侯,子良为东城侯。在刘赐当衡山王期间,他手下的一个谒者(相当于皇帝的秘书),想到皇帝身边做事,被刘赐发现后,刘赐很恼怒。

刘赐的家庭也很悲惨,家里人都不合,哥哥告弟弟乱伦,父亲告儿子不孝。最后被汉武帝抓住把柄,把他们一家全杀了。

史书记载

原文及注释

史记

衡山王赐,王后乘舒生子三人,长男爽为太子,次男孝,次女无采。又姬徐来生子男女四人,美人厥姬生子二人。衡山王、淮南王兄弟相责望礼节①,间不相能②。衡山王闻淮南王作为畔逆反具,亦心结宾客以应之,恐为所并。

元光六年,衡山王入朝,其谒者卫庆有方术③,欲上书事天子,王怒,故劾庆死罪,强榜服之④。衡山内史以为非是,却其狱⑤。王使人上书告内史,内史治,言王不直⑥。王又数侵夺人田,坏人冢以为田。有司请逮治衡山王。天子不许,为置吏二百石以上⑦。衡山王以此恚,与奚慈、张广昌谋,求能为兵法候星气者⑧,日夜从容王密谋反事⑨。

责望:责怪抱怨。②间:隔阂,疏远。能:和睦。③方术:一指有关治理天下的思想见解,一指星相、占卜、算命、医病、求仙等各种行当的学问。此处当指后者。④强榜服之:用严刑拷打强迫人服罪。⑤却其狱:拒不受理案子。 ⑥不直:此指理屈。⑦此句是说收回了衡山王原可委任本国二百石以上官吏的权力,改为由天子调任。⑧候星气:观测天文气象以占卜吉凶。⑨从容:纵容,怂恿。“从”同“纵”。

王后乘舒死,立徐来为王后。厥姬俱幸。两人相妒,厥姬乃恶王后徐来于太子曰:“徐来使婢蛊道杀太子母①。”太子心怨徐来徐来兄至衡山,太子与饮,以刃刺伤王后兄。王后怨怒,数毁恶太子于王。太子女弟无采②,嫁弃归③,与奴奸,又与客奸。太子数让无采④,无采怒,不与太子通⑤。王后闻之,即善遇无采。无采及中兄孝少失母,附王后,王后以计爱之⑥,与共毁太子,王以故数击笞太子⑦。

元朔四年中,人有贼伤王后假母者⑧,王疑太子使人伤之,笞太子。后王病,太子时称病不侍。孝、王后、无采恶太子:“太子实不病,自言病,有喜色。”王大怒,欲废太子,立其弟孝。王后知王决废太子,又欲并废孝。王后有侍者,善舞,王幸之,王后欲令侍者与孝乱以污之⑨,欲并废兄弟而立其子广代太子。太子爽知之,念后数恶已无巳时,欲与乱以止其口。王后饮,太子前为寿⑩,因据王后股(11),求与王后卧。王后怒,以告王。王乃召,欲缚而笞之。太子知王常欲废已立其弟孝,乃谓王曰:“孝与王御者奸(12),无采与奴奸,王强食,请上书。”即倍王去。王使人止之,莫能禁,乃自驾追捕太子。太子妄恶言,王械系太子宫中(13)。孝日益亲幸。王奇孝材能,乃佩之王印,号曰将军,令居外宅,多给金钱,招致宾客。宾客来者,微知淮南、衡山有逆计,日夜从容劝之。王乃使孝客江都人救赫、陈喜作?车镞矢(14),刻天子玺,将相军吏印。王日夜求壮士如周丘等,数称引吴楚反时计画,以约束(15)。衡山王非敢效淮南王求即天子位,畏淮南起并其国,以为淮南已西,发兵定江淮之间而有之,望如是。

①蛊道:用诅咒等邪术加害于人。②女弟:妹妹。③嫁弃归:出嫁后被夫家休逐,回到娘家。④让:责备。⑤通:交往,往来。⑥以计爱之:是说为着实现某个目的而表示爱人,并非出于真心。⑦按:此段与下一段中华书局本原为一段,现据文意分为二段。⑧假母:继母或庶母(父亲的侧室)。一说“傅母”,即保育、辅导贵族子女的老妇,详见《史记集解》引《汉书音义》注。⑨乱:此指住仆之间男女私通,违背伦常纲纪。⑩为寿:敬酒祝寿。(11)股:大腿。(12)御者:帝王所用的仆人,此指淮南王的女侍。(13)械系:用镣铐囚禁。(14)赫:《汉书淮南王传》作“枚赫”。 车:古代的一种战车。 镞矢:泛指有箭头的箭支。一说当指一种“金镞剪羽”的箭支,详见《史记会注考证》引王念孙注。(15)约束:管束。此指按照吴楚七国反叛时的计谋行事。

元朔五年秋,衡山王当朝,(六年)过淮南,淮南王乃昆弟语①,除前②,约束反具。衡山王即上书谢病,上赐书不朝。

元朔六年中,衡山王使人上书请废太子爽,立孝为太子。爽闻,即使所善白嬴之长安上书,言孝作?车镞矢,与王御者奸,欲以败孝。白嬴至长安,未及上书,吏捕嬴,以淮南事系④。王闻爽使白嬴上书,恐言国阴事,即上书反告太子爽所为不道弃市罪事。事下沛郡治⑤。

元(朔七)〔狩元〕年冬,有司公卿下沛郡求捕所与淮南谋反者未得⑥,得陈喜与衡山王子孝家。吏劾孝首匿喜。孝以为陈喜雅数与王计谋反⑦,恐其发之,闻律先自告除其罪⑧,又疑太子使白嬴上书发其事,即先自告,告所与谋反者救赫、陈喜等。廷尉治验,公卿请逮捕衡山王治之。天子曰:“勿捕。”遣中尉安、大行息即问王,王具以情实对⑨。吏皆围王宫而守之。中尉、大行还,以闻,公卿请遣宗正、大行与沛郡杂治王⑩。王闻,即自刭杀。孝先自告反,除其罪;坐与王御婢奸,弃市。王后徐来亦坐蛊杀前王后乘舒,及太子爽坐王告不孝,皆弃市。诸与衡山王谋反者皆族。国除为衡山郡

①昆弟:兄弟。②:通“隙”,缝隙,此指彼此的嫌隙。③约束:此指约定。④此句是说白嬴由于与淮南王谋反事有牵连而被拘押。⑤按:此段与下一段中华书局本原为一段,现据文义分二段。⑥有司:古代泛称各有专职的官吏。 ⑦雅:平素,向来。⑧先自告:抢先自首。此句是说依汉律,自首者可免罪。 ⑨情实:真实的情况。⑩杂:共同。

译文

衡山王名刘赐,王后乘舒生了三个孩子,长男刘爽立为太子,二儿刘孝,三女刘无采。又有姬妾徐来生儿女四人,妃嫔厥姬生儿女二人。衡山王和淮南王两兄弟在礼节上相互责怪抱怨,关系疏远,不相和睦。衡山王闻知淮南王制造用于叛逆谋反的器具,也倾心结交宾客来防范他,深恐被他吞并。

元光六年(前129),衡山王入京朝见,他的谒者卫庆懂方术,想上书请术事奉天子。衡山王很恼怒,故意告发卫庆犯下死罪,用严刑拷打逼他认可。衡山国内史认为不对,不肯审理此案。衡山王便指使人上书控告内史,内史被迫办案,但直言衡山王理屈。衡山王又多次侵夺他人田产,毁坏他人坟墓辟为田地。有关部门长官请求逮捕并追究衡山王的罪责,天子不同意,只收回他原先可以自行委任本国官秩二百石以上的官吏的权力,改为由天子任命。衡山王因此心怀愤恨,和奚慈、张广昌谋划,四处访求谙熟兵法和会观测星象以占卜吉凶的人,他们日夜鼓动衡山王密谋反叛之事。

王后乘舒死了,衡山王立徐来为王后。厥姬也同时得到宠幸。两人互相嫉妒,厥姬 就向太子说王后徐来的坏话。她说:“徐来指使婢女用诬蛊(gǔ,古)邪术杀害了太子的母亲。”从此太子心中怨恨徐来徐来的哥哥来到衡山国,太子与他饮酒,席间用刀刺伤了王后的哥哥。王后怨恨恼怒,屡次向衡山王诋毁太子。太子的妹妹刘无采出嫁后被休归娘家,就和奴仆通奸,又和宾客通奸。太子屡次责备刘无采,无采很恼火,不再和太子来往。王后得知此事,就殷勤关怀无采。无采和二哥刘孝因年少便失去母亲,不免依附王后徐来,她就巧施心计爱护他们,让他们一起毁谤太子,因此衡山王多次毒打太子。

元朔四年(前125)中,有人杀伤王后的继母,衡山王怀疑是太子指使人所为,就用竹板毒打太子。后来衡山王病了,太子经常声称有病不去服侍。刘孝王后、刘无采都说他的坏话:“太子其实没病,而自称有病,脸上还带有喜色。”衡山王大怒,想废掉他的太子名份,改立其弟刘孝。王后知道衡山王已决意废除太子,就又想一并也废除刘孝。王后有一个女仆善于跳舞,衡山王宠爱她,王后打算让女仆和刘孝私通来沾污陷害他,好一起废掉太子兄弟而把自己的儿子刘广立为太子。太子刘爽知道了王后的诡计,心想王后屡次诽谤自己不肯罢休,就算计与她发生奸情来堵她的口。一次王后饮酒,太子上前敬酒祝寿,趁势坐在了王后的大腿上,要求与她同宿。王后很生气,把此事告诉了衡山王。于是衡山王召太子来,打算把他捆起来毒打。太子知道父王常想废掉自己而立弟弟刘孝,就对他说:“刘孝和父王宠幸的女仆通奸,无采和奴仆通奸,父王打起精神加餐吧,我请求给朝廷上书。”说罢背向衡山王离去了。衡山王派人去阻止他,不能奏效,就亲自驾车去追捕太子。太子乱说坏话,衡山王便用镣铐把他囚禁在宫中。刘孝越来越受到衡山王的亲近和宠幸。衡山王很惊异刘孝的才能,就给他佩上王印,号称将军,让他住在宫外的府第中,给他很多钱财,用以招揽宾客。登门投靠的宾客,暗中知道淮南王、衡山王都有背叛朝廷的谋划,就日夜奉迎鼓励衡山王。于是衡山王指派刘孝的宾客江都人救赫、陈喜制造战车和箭支,刻天子印玺和将相军吏的官印。衡山王日夜访求像周丘一样的壮士,多次称赞和例举吴楚反叛时的谋略,用它规范自己的谋反计划。衡山王不敢仿效淮南王希冀篡夺天子之位,他害怕淮南王起事吞并自己的国家,认为等待淮南王西进之后,自己可乘虚发兵平定并占有长江和淮水之间的领地,他期望能够如愿。

元朔五年(前124)秋,衡山王将入京朝见天子。经过淮南国时,淮南王竟说了些兄弟情谊的话,消除了从前的嫌隙,彼此约定共同制造谋反的器具。衡山王便上书推说身体有病,皇上赐书准许他不入朝。

元朔六年(前123)中,衡山王指使人上书皇上请求废掉太子刘爽,改立刘孝为太子。刘爽闻讯,就派和自己很要好的白嬴前往长安上书,控告刘孝私造战车箭支,还和淮南王的女侍通奸,意欲以此挫败刘孝。白嬴来到长安,还没来得及上书,官吏就逮捕了他,因他与淮南王谋反事有牵连予以囚禁。衡山王听说刘爽派白嬴去上书,害怕他讲出国中不可告人的隐秘,就上书反告太子刘爽干了大逆不道的事应处死罪,朝廷将此事下交沛郡审理。

元狩元年(前122)冬,负责办案的公卿大臣下至沛郡搜捕与淮南王共同谋反的罪犯,没有捕到,却在衡山王儿子刘孝家抓住了陈喜。官吏控告刘孝带头藏匿陈喜刘孝以为陈喜平素屡次和衡山王计议谋反,很害怕他会供出此事。他听说律令规定事先自首者可免除其罪责,又怀疑太子指使白嬴上书将告发谋反之事,就抢先自首,控告救赫、陈喜等人参与谋反。廷尉审讯验证属实,公卿大臣便请求逮捕审讯衡山王。天子说:“不要逮捕。”他派遣中尉司马安、大行令李息赴衡山国就地查问衡山王,衡山王一一据实做了回答。官吏把王宫都包围起来严加看守。中尉、大行还朝,将情况上奏,公卿大臣请求派宗正、大行和沛郡府联合审判衡山王。衡山王闻讯便刎颈自杀。刘孝因主动自首谋反之事,被免罪;但他犯下与衡山王女侍通奸之罪,仍处死弃市。王后徐来也犯有以诬蛊谋杀前王后乘舒罪,连同太子刘爽犯了被衡山王控告不孝的罪,都被处死弃市。所有参与衡山王谋反事的罪犯一概满门杀尽。衡山国废为衡山郡

后世评价

太史公曰:《诗》之所谓“戎狄是膺,荆舒是惩①”,信哉是言也。淮南、衡山亲为骨肉,疆千里,列为诸侯,不务遵蕃臣职以承辅天子②,而专挟邪僻之计,谋为畔逆,仍父子再亡国③,各不终其身,为天下笑。此非独王过也,亦其俗薄④,臣下渐靡使然也⑤。夫荆楚勇轻悍⑥,好作乱,乃自古记之矣⑦。

①膺:抗击。荆:周代楚国的别名。春秋时楚国争霸,不断向外扩张,疆域辽阔。汉初淮南国、衡山国都在春秋楚国的旧版图内,因此作者引此诗句发表议论。 舒:指楚国的结盟国舒庸、舒鸠、舒蓼等。 按:这二句诗引自《诗经鲁颂?(bì,必)宫》,原诗赞扬鲁僖公参加齐桓公的会盟,惩制了楚国。②蕃臣职:指诸侯国具有的保卫中央政权的职责。屏障。蕃臣,即身为藩国之主的诸侯王。番,通“藩”。③仍:沿袭。④俗薄:世风浇薄。⑤渐:浸染。渐靡(mó,模):比喻逐渐影响。靡,通“摩”,抚摩。⑥:轻捷。悍:凶狠。⑦自古记之:指前引《诗经》之语。

太史公说:《诗经》上说“抗击戎狄,惩治楚人”,此话不假啊!淮南王、衡山王虽是骨肉至亲,拥有千里疆土,封为诸侯,但是不致力于遵守藩臣的职责去辅助天子,反而一味心怀邪恶之计,图谋叛逆,致使父子相继二次亡国,人人都不得尽享天年,而受到天下人耻笑。这不只是他们的过错,也是当地习俗浇薄和居下位的臣子影响不良的结果。楚国人轻捷勇猛凶悍,喜好作乱,这是早自古代就记载于书的了。

故事经过

故事的开头以王后乘舒的死亡拉开序幕。乘舒死后,刘赐立徐来为新王后,这就引起了厥姬的不满,因为她也想当王后。于是她就开始挑拨徐来与太子刘爽之间的关系,她对刘爽说:“你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徐来有一个婢女是南方的苗人,会苗人的下蛊妖术,你母亲就是这样被徐来害死的,否则王后身体一向很好,为什么说死就死了呢?”

徐来当王后后,她的最高目标就是废太子,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她的这点心思,刘爽自然很清楚,他也很明白自己与新王后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加上厥姬从中的调拨离间,太子对徐来的怨恨也就与日俱增了。

有一天,徐来的哥哥听说妹子当上了衡山国的王后,就跑到衡山国来看妹妹,希望得点儿好处。衡山王就派刘爽去接待自己的舅老爷,酒过三旬,刘爽和徐来大哥都喝得酩酊大醉,刘爽看着仇人的哥哥,不禁恶向胆边生,一刀向徐来大哥刺去。这一刀虽然没有将徐来大哥刺死,但从此刘爽与徐来的矛盾算是白日化了,从此徐来只要一有机会就在刘赐面前吹枕头风,讲刘爽的坏话,想让刘赐废掉刘爽的太子地位。

就在这个时候,刘爽的妹妹刘无采又登场了。刘无采是个性欲亢奋的女人,嫁人后就因为与人通奸,被丈夫休回了娘家。回到娘家的刘无采无人管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发扬她的性欲了,先是与家奴通奸,后来又与门客通奸,总之这个刘无采只要见到长得稍微齐整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要与他上床。刘爽看到妹妹如此滥交,老爸又不管,就教训了妹妹几次。可刘无采心想,我玩男人,连老爸都不管,你只是我哥哥,凭什么管我?一气之下,与刘爽大吵一架,不讲话了。

刘爽的弟弟刘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因为他也想当太子。这样怀有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废掉太子的三个人:王后徐来、刘孝、刘无采三个人终于结成了暂时的利益共同体,三个人一起在刘赐面前底毁刘爽。之所以说这三个人只能结成暂时的利益共同体,因为这三个人在废掉太子后的目的是截然不同的。徐来想立自己的儿子刘广当太子,刘孝也想当太子,刘无采则想得到性交自由权。

这时候,徐来的娘家又发生了一件事,她的后妈被人打伤了,因为前面有大哥被刘爽刺伤的先例,徐来顺理成章地就怀疑到刘爽的头上,于是哭哭涕涕跑到刘赐面前痛哭一场,害刘爽又挨了一顿打。

刘爽因为经常挨老爸打,所以对刘赐多少也有些心里不快活。有一次,刘赐生病了,刘爽故意托病不到床前侍候。徐来刘孝、刘无采三个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纷纷跑到刘赐面前告状,说刘爽哪有什么病,他是在装病,他听说你生病了,不说来侍候吧,反面面有喜色,好像他明天就能继承王位似的。经过三个人长期不懈的努力诋毁,刘赐这一回终于彻底生气了,准备废掉太子刘爽,立刘孝为太子。

徐来看到第一步计划眼看要大功告成,又开始实施她的第二步计划,除掉刘孝。这一回她使的是美人计。她派她的一个侍女去勾引刘孝,刘孝看见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当然照单全收,可他不知道这根本是他的同盟者对付他的一个阴谋。因为这个侍女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侍女,而是一个善于跳舞,并早被刘赐跳到床上去的女人,只是刘赐还没有来得及给她一个正式的名份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刘爽知道大事不妙了,他找来了好朋友白蠃来商量。两人商量的结果是,只要刘爽能搞定徐来,让徐来不再说刘爽的坏话,那么一切还有转机。而让女人不再恨他的办法就是让她爱上他,白蠃对刘爽说:“你长得这么帅,我想只要你表示对她有意思,这个女人还不喜出望外。只要她成了你的女人,你想你还但心当不成太子吗?”刘爽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容貌,感觉自己的确是魅力无法挡,为了太子的位置,只好牺牲自己的色相,去勾引一回那个叫徐来女人吧

刘爽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徐来过生日,刘爽单独请她喝酒,徐来高兴地答应了。两人坐下后,刘爽就上前敬酒,西汉人喝酒不象今天这样有桌椅板凳,而是象今天韩国日本人那样坐在坑几上,所以刘爽上前敬酒的时候,就一把抱住徐来的大腿和屁股,表示想和她上床,没想到徐来并不答应,剑在弦上的刘爽只得来强的,企图强奸她。可是由于徐来的拼命反抗,没有成功。逃脱了刘爽魔掌的徐来立马跑到刘赐那儿告状。

刘爽听说出了这种事,那还得了,立马吩咐将刘爽抓来。到了这个时候,刘爽豁出去了,他大声对刘赐说:“这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徐来这个恶女人害死了我的母亲,刘孝与你的女人私通,刘无采与家奴通奸,父亲你呢,你也在准备造反,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如果要废我的太子,我就到皇帝那儿告状去,大家拼过你死网破。”说完,刘爽转身就走,留给刘赐一个潇洒的背影。

刘爽慷慨激昂的一席话,听得刘赐一楞一楞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见儿子已走远了,慌得连忙亲自驾车去追刘爽,终于把刘爽逮了回来,锁在王宫里。

过了差不多两年后,刘赐正式上书汉武帝,要求废除太子刘爽,立次子刘孝为太子。刘爽听说后,秘密找到白蠃,让他到京城找汉武帝告状。

故事结果

最后的结局是:衡山王刘赐因为与哥哥淮南王刘安联全造反,刎颈自杀。徐来因为谋杀前王后,刘孝因为与父王的女人通奸、太子刘爽因为不孝顺父亲,全部拉到市场上杀头,真的是鱼死网破,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了。

马希萼(900953)五代十国时期南楚君主,楚王马殷之子,马希声马希范之弟,马希广之兄。马希范在位时任武贞节度使,镇守朗州。

后汉高祖天福十二年(947年),马希范去世,将领排除马希范诸弟中年龄最长的马希萼,而拥护马希广继立,因而马希广、希萼之弟马希崇就以马希广之继位违反父亲兄终弟及的遗命挑拨马希萼。

后汉隐帝乾二年(949年),马希萼叛变,率军南下进攻南楚都城潭州,马希萼战败,马希广以不愿伤其兄为由,放弃追击。乾三年(950年)马希萼结合蛮族军再度攻击马希广,并向南唐称臣,请求发兵攻潭州。马希广派军讨伐马希萼,大败。马希萼遂自称顺天王,并与蛮族军兵围潭州,守将许可琼投降,占领潭州,擒马希广。之后将马希广赐死。

马希萼当初因认为后汉偏袒马希广而转向南唐称臣,故一改马殷以来臣服中原的态度,未待册封即自称天策上将军、武安、武平、静江、宁远等军节度使、楚王。登位后,志得意满,杀戮报复,纵酒荒淫,将事务都交给马希崇,然而马希崇也只是交给下属而已,因此政事混乱,又对士卒不加赏赐,遂军心思变。

后周太祖广顺元年(951年),王逵、周行逢首先占据朗州,拥护马殷长子马希振之子马光惠当节度使。数月后,徐威等将领兵变,拥护马希崇为武安留后,马希萼被囚禁于衡山县。马希萼抵衡山后,复被廖偃、廖匡凝、彭师等拥护称衡山王。不久,南楚为南唐所灭,马希萼被南唐任命为江南西道观察使,仍封楚王。其后在入朝的时候,被南唐元宗留下,几年后在南唐都城金陵去世,谥恭孝王。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