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莱赫瓦文萨

莱赫瓦文萨

莱赫瓦文萨(Lech Walesa,1943年9月29日),波兰政治活动家、团结工会领导人,是木匠的儿子,仅受过小学和职业学校教育。1967年在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当电工,在1980年8月~9月工潮期间,任格但斯克联合罢工委员会主席。1981年成为《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198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89年被授予美国“费城自由勋章”。1990年12月至1995年12月任波兰总统,被称为带着斧子的总统,坚决、强悍、简单,不兜圈子。1995年被波兰共和国社会民主党的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击败下台,2000年竞选总统再次失败。

莱赫瓦文萨(1943年9月29日),波兰团结工会领导人。1967年夜校毕业后进入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任电工。1970年,因参与组织流血罢工被控入狱一年。1978年,加入非法地下工会。1980年,领导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大罢工,组建团结工会。1981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年度风云人物。1989年,以团结工会为首的联合政府上台。1990年当选波兰总统。 上台后,瓦文萨开始推行所谓的“顶部战争”,即自上而下对政府进行改革,但民众很快发现这位靠罢工起家的总统不能给他们带来民主。1995年,瓦文萨在竞选中被前共产党人瓦西涅夫斯基击败,黯然下台。落选后瓦文萨曾两次高调宣布“在政治上退休”,但2000年他再次参加总统竞选,结果只获得了1.01-的选票。当时波兰曾有两首讽刺瓦文萨的歌曲风靡全国,一首是《永远不要相信电工》,另一首是《瓦文萨,我的一亿元钱到哪儿去了》。 [1]

莱赫米哈伊瓦文萨于1943年9月29日出生在符沃茨瓦韦克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个木匠,1943年被纳粹抓进集中营,患了严重的肺病,二战结束后2个月就去世,他从此和母亲、继父生活和其他6个兄弟生活在一起,生活却只有4英亩土地来养活,他无法忍受继父,离家出走,曾经上过两年技术学校,成绩一般。毕业后,同其他同龄人一样当过两年兵,获上士称号。退伍后回到老家。1968年,24岁的瓦文萨来到港口城市格但斯克,在列宁造船厂当上了电工。1969年结婚,育有八个子女。当时他何曾想到,在这里当了3年工人,并开始了他的人生转折。尽管瓦文萨文化水平不高,但对于政治却有一种超过平常人的敏感性和热情。他深切体会到,波兰人民对实行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一直没有好感。

他同许多波兰人一样,认为这种制度是苏联用刺刀强加给波兰人民的,因此没有真正被波兰人民所接受,更谈不到拥护了。1970年11月,当时的波兰政府宣布从12月1日起对食品和工业品平均提价20-,引起波兰人民的强烈不满。11月14日11月22日北部沿海地区各大城市如什切青、格但斯克等地约10万名工人、学生和市民举行罢工、集会和示威,抗议政府提价,要求增加工资,撤销涨价决定。政府动用军队和警察进行镇压,造成45人死亡,1165人受伤。在这场反对政府的罢工斗争中,年仅27岁的瓦文萨被选为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的罢工领导委员会的成员之一。瓦文萨之后被指控犯有“反社会主义罪”,入狱一年。1976年,瓦文萨在造船厂征集签名,要求为死难工人立纪念碑,因此被开除。

他逐渐认识到,光靠工人罢工和示威难以达到自己所追求的目的,他开始同教会势力相结合,听取神父的指导和启发,另组不属于当局领导的“自由工会”。1978年瓦文萨成为波兰沿海地区自由工会的领导人之一。

1980年7月底,波兰政府再次做出了关于冻结工资和食品涨价的决定,激起全国工人规模空前的大罢工,导致政治、经济危机的总爆发。1980年波兰的“全面政治经济危机”,把瓦文萨推到了政治斗争的风口浪尖,使他成为举世注目的工会领袖。

1980年,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的工人因不满政府宣布涨价和厂方限制工人工资而举行了罢工。当时瓦文萨已不是该厂的工人,但他却参加了罢工行列。4天后,该厂成立了罢工委员会。由于瓦文萨出色的演讲才能和组织才能,被推举为该委员会的主席。后来他又成为格但斯克“厂际罢工委员会”主席,团结工会几乎在一夜之间拥有了几百万会员。

8月22日,格但斯克厂际罢工委员会向政府提出具有明显政治色彩的“21点要求”,其中包括要求建立“不从属于党和企业主的自由工会”、“释放一切政治犯”、“保证言论、印刷、出版自由”等。政府派主管工会运动的副总理雅盖尔斯基同罢工工人进行会谈。瓦文萨也参加了。经过反复磋商,终于在8月底达成协议,政府代表和罢工委员会代表在协议上签了字。

9月1日,波兰40多年来第一个自由工会在波兰北部港口城市格但斯克成立,瓦文萨成为该组织的临时负责人。9月底,瓦文萨带领上千名工人来到首都华沙地方法院正式注册登记,名称是“独立自治团结工会”。团结工会正式登记后,成为合法的工会组织。它非常具有吸引力,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工会会员就号称有一千万,差不多80-的工人都参加了这个工会。团结工会的声势越来越大,形成了席卷全国的群众运动。他还去梵蒂冈拜会了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这次会面后,教皇公开赞同团结工会并要求共产主义事业从内部进行改革。

1981年9月,团结工会在拉多姆市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要在波兰建立“自治共和国”的要求,并且向东欧国家发出了要这些国家的工会组织支持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并仿效波兰建立自治工会。

面对团结工会反对波兰社会制度的大规模抗议行动,波兰当局仍然按照“九大”通过的“革新和协商”路线,努力寻求政治解决的办法。但是,以瓦文萨为首的团结工会,反对当局的活动有增无减。国家处于一片无政府主义的混乱之中。在这紧急关头,沃伊切赫雅鲁泽尔斯基经过慎重考虑,权衡利弊,于12月13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在全国实行“战时状态”,即军管,禁止所有群众团体的一切活动,其主要目标是针对团结工会。这样,团结工会重新成为非法组织,其主要领导人包括瓦文萨均被抓获。

西方著名记者奥莉娅娜法拉奇对他进行过采访。她事后自己承认:“这是我生平惟一一次不为之骄傲的采访。在采访中,她本能地感到瓦文萨傲慢、无知且充满攻击性,也不能尊重她。然而在把录音带上的内容转写成文字稿时,却感到左右为难。“该不该写下真实的瓦文萨,说他是教堂的傀儡,为人傲慢,无知等等。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帮了俄国人和波兰共产党一个忙。因为他们想击垮他和联合罢工委员会。要么我应该像别人一样说瓦文萨是个好人,为波兰民主的诞生倾尽绵薄之力呢?” 思考的结果,出于维护资产阶级民主的考虑,法拉奇摈弃了自己的真实观点,发表在杂志上的采访记里找不到丝毫贬低他的言论。 [2]

1982年11月,瓦文萨被波兰当局监禁将近一年后终于得到释放。重新获得自由的瓦文萨,立即返回老家格但斯克。由于团结工会仍是非法组织,他只能从事秘密的地下活动。1983年,瓦文萨成立了地下的团结工会临时委员会。由于当时波兰当局忙于处理“社会主义革新”,对付党内那些反对中央统一领导的“横向结构”,对瓦文萨领导的地下临时组织没有作出强烈的反应。瓦文萨利用这一有利时机,于翌年成立了团结工会全国执行委员会。此外,他还从再次拜访波兰籍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中获益。

1988年,他又利用全国人民反对当局提出要群众进一步“勒紧裤腰带”的改革措施,先后于春秋两季成功地组织了两次具有重大意义的全国性罢工和示威斗争,团结工会运动重新又成燎原之势。

波执政党意识到,要实现全国性“民族和解”并实行能够得到全国人民赞同的改革,必须吸收“建设性反对派”参加政权。在以拉科夫斯基为总理的政府成立之时,当局甚至给反对派留出了三名部长的位置,但反对派仍不愿问鼎。在这样的情况下,执政党继续退却,决定同“建设性反对派”进行平等的“对话”,并在内部提出了同反对派召开“圆桌会议”的计划。

1988年冬天,以波兰政府内务部长基什查克为首的执政当局代表小组为一方,同以瓦文萨为首的反对派人士小组为另一方,在华沙郊区的马格达连科举行了秘密会谈,商讨召开“圆桌会议”的问题。团结工会提出的基本要求是必须使团结工会“重新合法化”,否则就不参加“圆桌会议”。团结工会“重新合法化”问题,成为反对派是否参加“圆桌会议”的关键。1989年1月,波兰统一工人党召开十届十中全会的第二阶段会议。通过了关于工会多元化和政治多元化的决议,从而为“圆桌会议”的召开铺平了道路。这次全会以后,瓦文萨看到,波兰统一工人党确有诚意要同反对派一起讨论国家如何摆脱危机的问题,觉得团结工会方面也应当在组织上作必要的准备。

于是,他着手组建“由团结工会主席领导的公民委员会”,把反对派中的精英们组织在这个核心力量中。1989年2月4日,酝酿已久的“圆桌会议”终于在“国家宫”召开。这是一次在波兰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会议,它对波兰政治制度的转变起了决定性作用。会议的两主席由代表执政当局的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内务部长基什查克将军和代表反动派的尚未“重新合法化”的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担任,并轮流主持全体大会。经过两个月的激烈讨论,4月6日“圆桌会议”以执政当局作出重大让步而宣告结束,会议通过了《关于工会多元化问题的立场》、《关于社会和经济政策及体制改革问题的立场》等文件。其主要内容是:团结工会将重新合法化,一个工厂可以同时存在几个工会组织;议会由一院制改成两院制,即众议院和参议院,众议院仍设460个席位,执政当局占65-,其余35-的席位由自由选举产生;参议院设100个席位,全部通过自由选举产生;国家设总统,由执政当局选派候选人,经众、参两院组成国民大会共同投票选举产生。

4月17日,团结工会在华沙法院重新登记,从而再度获得合法地位。更重要的是,波兰的反对派从此能够与波兰统一工人党分享权力,党的“领导作用”从此名存实亡。1989年6月4日,星期天,这又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性质的日子。按照“圆桌会议”达成的协议,波兰在新的形势下举行议会大选。结果,团结工会大获全胜,执政联盟遭到惨败。在众议院选举中,35-自由选举的席位全部被团结工会人士所获得。参议院100个自由选举的席位也全部由反对派人士获得,这次议会选举结果表明,波兰政治舞台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大选中团结工会获得胜利后,瓦文萨对掌握权力的意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当自己的密友马佐维耶茨基当了总理后再也不听他的话,他倍感手中缺乏权力。瓦文萨为了要达到当总统的目的,首先就必须想方设法把雅鲁泽尔斯基总统拉下台。按照“圆桌会议”精神修改过的波兰宪法,总统任期6年,也就是说,雅鲁泽尔斯基一直要当到1995年才任期届满。瓦文萨认为,这将严重阻碍波兰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因此,力争修改宪法,提前进行总统选举乃是当务之急。

1990年4月25日,团结工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决议,要求提前举行总统选举。5月,瓦文萨的支持者成立的“中间派协议会”发表宣言,主张修改宪法,提前在年底举行总统普选,并推举瓦文萨为总统候选人。该协议会还发动议员和波兰各界知名人士签名,要求雅鲁泽尔斯基总统辞职。与此同时,波兰右派组织“独立波兰联盟”发表声明,支持瓦文萨竞选总统。该组织成员多次上街示威游行,要求雅鲁泽尔斯基下台。支持马佐维耶茨基的“公民运动民主促进会”,也主张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并推举马佐维耶茨基为总统候选人。

9月18日,波兰红衣大主教格雷姆普邀请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总理马佐维耶茨基以及议会议长、各政党和社会团体的代表参加被称为第二次“圆桌会议”的会晤,向雅鲁泽尔斯基施加集体压力,要他主动辞去总统之职,体面下台。19日,无可奈何的雅鲁泽尔斯基只好致函议长,表示尊重“议会的决定,缩短总统任期”。次日,波兰议会通过决议,对宪法进行了修改,并宣布下届总统选举的日期提前到1990年11月25日。

9月底,议会匆匆通过了选举法。选举法公布以后,波兰开始了模仿西方式的总统竞选。总统候选人共有6人,除了瓦文萨、马佐维耶茨基外,还有民主左派联盟的领导人齐莫舍维奇、农民党主席巴尔托什柴、独立波兰联盟主席莫楚尔斯基,以及波兰侨民蒂明斯基。瓦文萨是其中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他夸耀他同教皇和美国总统老布什见过面并获得支持。

11月25日,星期天,选民们在教堂听完神甫的布道后这种布道往往具有很强的政治色彩前往选举站投票。第一轮投票的结果很快公布了。6名候选人中,没有一个候选人的得票超过半数。但是得票领先的两名候选人是瓦文萨和蒂明斯基。马佐维耶茨基等4人被淘汰。按照选举法的规定,蒂明斯基进入第二轮,与瓦文萨争夺波兰总统的宝座。马佐维耶茨基在第一轮投票中失利后,随即提出辞呈,创建了自己的政党民主联盟,最终与瓦文萨分道扬镳。瓦文萨虽然没有实现一举问鼎总统宝座的宏愿,但毕竟名列榜首。 第二轮投票前,两名候选人举行现场直播的电视辩论。瓦文萨滔滔不绝;蒂明斯基张口结舌。第二轮投票的结果是,瓦文萨以绝对多数(得票74.25-)击败蒂明斯基,当选为波兰总统。

瓦文萨在1990年9月17日发表的声明中说:“我决定经过全民普选担任波兰共和国总统,以实现我在1980年8月所作的宣誓。”1990年12月22日,莱赫瓦文萨从旅居英国的波兰流亡政府最后一位总统卡乔罗夫斯基手中接过了波兰第一共和国的大旗和印绶,并正式宣誓就任波兰第三共和国总统。从此,曾当过格但斯克造船厂普通电工,47岁的瓦文萨,入主波兰贝尔韦德尔总统府,成为波兰历史上第一位由全民选举产生的总统。

当政期间,他致力于重新确立波兰作为东欧强国的历史地位,他即与德国又与苏联建立了友好关系。他希望建立贸易网络,将波兰和整个欧洲联系起来,瓦文萨还坚持广泛的维护工人的权利,并且消除警察和军队滥用职权和践踏人权现象。然而,波兰虽吸收了相当多的外国投资,但经济仍然处于处于从国有的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化过程中苦苦挣扎的阶段。当团结工会不能在经济上立即获得成功时,有人提出了更激进的解决方式;要么回到共产主义时代,要么加快民主化的步伐,就这样,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他的平淡的演说,好斗的风格,拒绝放宽对流产的禁令使他的支持率下降了很多,在1995年竞选连任是遭到失败。一些分析家将他的失利归因于罗马教会的关系,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共产党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一切都是他成为一个昙花一现的人物,2000年他再次竞选总统,挑战克瓦希涅夫斯基时,支持率降到只有1.01-。 [3]

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已发表声明,正式宣布退出波兰的政治舞台!瓦文萨在声明中解释说,他这么做是在承担波兰右派在总统选举中失败的责任。

在2000年10月8日进行的波兰总统选举中,左派候选人、现任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在第一轮选举中即以绝对多数票的优势,击败包括瓦文萨在内的众多右派总统候选人,蝉联波兰总统。而瓦文萨在选举中仅获得1.01-的选票,在12名候选人中仅排第七位。对此,他表示,正是这一选举结果使他最终认识到,在波兰的政治舞台上,他该“靠边站”了。

从克瓦希涅夫斯基就任波兰总统至今的5年间,凡是有克氏出席的场合,瓦文萨一律谢绝邀请。波兰报纸曾报道过两位总统间一个有趣的细节:在1995年11月20日的总统权力交接仪式举行前,双方约定,为了表示对老总统的尊重,新总统应提前到达举行仪式的大厅,在前任总统到达时,新总统主动迎接并握手。可到了当天,克瓦希涅夫斯基不知为何没有如约先到,而是姗姗来迟,而且在步入大厅时,新总统径直向众多来宾走去,而没有主动同瓦文萨握手,这使得瓦文萨再也无法忍受新人对自己的“不敬”了,所以当双方先后致辞完毕需要礼节性握手时,面对新总统热情伸来的双手,瓦文萨拂袖而去。

晚年的列赫瓦文萨经常身着厚厚的天蓝色羽绒服,头戴黑色大皮帽,坐在故乡格但斯克的河边垂钓。

他面对电视镜头讲解鱼竿的式样和垂钓的方法。偶尔钓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他就抓在手里,讲解鱼的品种。须发皆白的瓦文萨得意地告诉观众,自己曾钓过超过20公斤的鱼,但他并不想钓这种大鱼,太累,他更喜欢轻松悠闲地垂钓。

《与瓦文萨钓鱼》是波兰格但斯克省电视台的谈话节目,每集20分钟,嘉宾主持是波兰前总统瓦文萨。

节目会插播一些跟钓鱼有关的知识,更多时候,则是瓦文萨和电视主持人雅努什特鲁斯的对谈。对谈的时间从冬季到春天,背景从堆满积雪的河岸到林木苍翠的清溪,画面里的人物始终是特鲁斯和瓦文萨。

特鲁斯问:"作为总统,你每天签那么多文件,有什么感觉?"

瓦文萨答:"我不怎么喜欢签那些文件。"

特鲁斯问:"据说,你是一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总统。"

瓦文萨怔了一下,反驳了这个说法,列举出自己读过的一些书的名字。

从2006年1月开始,格但斯克电视台这个半月一期的电视节目,使退隐到故乡格但斯克的瓦文萨摇身变为口若悬河的谈话节目主持人。

对这档以瓦文萨为诱饵催升收视率的节目,格但斯克的民众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年轻人感兴趣,但瓦文萨昔日的支持者认为他是在自损形象。

因"渔夫"身份,瓦文萨再次引起世人关注,但瓦文萨似乎更愿意被人视为一个政治家。他的政治生涯虽无坦途,但阅历深厚。

1990年,他成为波兰共和国首任民选总统,一个"带着斧头的总统"--坚决、强悍、简单,不兜圈子。

1995年,瓦文萨竞选连任失败。

2000年,瓦文萨再度竞逐总统,只获得1.01-选票。

回顾自己的败绩,瓦文萨神情坦然,他说:"这是一个重要标志,它告诉我应该离开政治舞台了。"

从政坛退隐之后,瓦文萨几乎被人遗忘。

然而,《与瓦文萨钓鱼》节目让这位前总统又回到了世人的目光中。

"这不是一个正经节目。"瓦文萨的好友耶日波罗夫查克不满意瓦文萨在电视节目中的表现。波罗夫查克也喜欢钓鱼,但他不喜欢瓦文萨的节目。

波罗夫查克是瓦文萨昔日重要的同事,现任团结中心基金会会长、波兰国会议员。

"瓦文萨很随意地跟人谈话,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话题。结构也缺少精心安排,没有目的,散漫,拖沓……那不是一个有质量的节目。不知道瓦文萨为什么会接受这样的节目。可能他是因为好玩,但我不认为这很好玩。这像一档娱乐明星的节目,瓦文萨不应该参加这样的节目,我觉得他应该珍惜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和声誉。"

1979年,波罗夫查克和瓦文萨相识?此后他们的关系被波罗夫查克形容为"兄弟般的"。

瓦文萨的"命名日"是每年的6月3日,波罗夫查克的"命名日"是每年的6月20日,每年他们都会携家眷一起庆祝。

"1980年至1988年间,我们经常在一起,那时我们一个月可能会有一两次一起去钓鱼。他当总统后,一起钓鱼就不方便了。每次出去,他都要有医生、侍卫随行,太麻烦。"波罗夫查克说。

瓦文萨退休后从华沙回到格但斯克,他们又有机会经常见面了。瓦文萨离开总统府,一开始没有退休金。

"瓦文萨没有退休金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出来,波兰议会迅速通过议案,设立总统退休制度-瓦文萨可以领到退休金了。可他并不安心做一个退休的总统,他还想再当总统。瓦文萨的老朋友都觉得他不该再参加总统竞选,现在瓦文萨没有自己的政党,也没有支持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想着当总统。这没意思。他只重视政治,不重视也不擅长经济。瓦文萨应该在退休以后安心做退休总统应该做的事情,不应该再参与政治。参与(政治)只会使人对他产生更多的失望,对他的尊敬却越来越少。"

在波兰,很多人知道瓦文萨喜欢钓鱼。

建于1659年的贝尔维德总统府,紧邻着有200年历史的肖邦公园。瓦文萨有5年的时光在这里度过。

前总统瓦文萨在日理万机之余,或者去音乐厅听古典音乐,或者去某个隐秘之处钓鱼。

搬出贝尔维德总统府,回到家乡格但斯克,瓦文萨认为他可以过悠闲的在野生活了。有一次他甚至剃掉了留了多年的八字胡,乔装骑自行车到摩特瓦瓦河边钓鱼。

但第二天,格但斯克的报纸头版就登出他钓鱼的消息。瓦文萨有些无奈,他发现实际上退休以后依然"不方便"。为安全考虑,没有保镖他就不能随意上街,偶尔上街就会引来长久的围观。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是瓦文萨的日常状态。和以往不同的是,他可以上网浏览。在网络世界,他可以不惹人注意。

采访瓦文萨的时候,女儿玛丽瓦文萨和发言人沃兰斯卡始终守在一边。

拄着一根手杖、身材高大的沃兰斯卡多年来一直追随瓦文萨,沃兰斯卡说:"身为律师,我说他可以随心所欲;身为波兰人、爱国者,我认为那是个馊主意,因为瓦文萨的八字胡已是历史标志;身为女人,我觉得他留八字胡好看一些。"

瓦文萨的八字胡一直留着,只剃掉过一次。

和沃兰斯卡一样,瓦文萨的女儿玛丽瓦文萨也是父亲坚定的捍卫者。

"我知道我的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他喜欢钓鱼,但其实他很少有时间去钓鱼,我觉得他是用钓鱼的方式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状态。"

"我看过爸爸做嘉宾的电视节目,我很喜欢看。"

1967年,瓦文萨开始在格但斯克船厂做电工,此前他还做过汽车技工,在军队服役两年,升至下士。1970年起,身为轮船乘务员的瓦文萨由于参与工人活动被开除,靠打零工过活。1965年,他与达努塔戈洛斯结婚,育有8个子女。

玛丽瓦文萨是8个子女中最小的一个。

"我出生于1982年。小时候虽然爸爸遭遇很多困难、很多危险,但我们家里的情况很好。我们很幸福地生活,因为我妈妈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她很好地照顾我们。妈妈是个非常好的妈妈,也是很好的妻子、很好的奶奶。"

"在很小的时候,在我眼中的瓦文萨,只是我的爸爸而已,"玛丽瓦文萨说,"现在我跟他在一起工作,我很尊敬他。"

在格但斯克,有很多瓦文萨的印迹。

格但斯克国际机场是以瓦文萨的名字命名的。在格但斯克市中心的团结广场有瓦文萨的雕像和纪念碑。

艾乌盖纽什斯莫拉尔是前英国BBC驻华沙波语部主任,现任波兰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是波兰现政府的外交智囊。

自1980年代起,斯莫拉尔一直在华沙做政治报道,与瓦文萨过从甚密。

斯莫拉尔知道瓦文萨喜欢钓鱼,知道瓦文萨在主持关于钓鱼的电视节目,但斯莫拉尔不喜欢钓鱼,对瓦文萨的"钓鱼"节目也毫无兴趣。

2006年春天,斯莫拉尔在格但斯克再次见到瓦文萨。"我觉得瓦文萨是一个孤独的人,也是一个孤立的人。虽然从1980年到1990年我在伦敦而不是在华沙,但我经常能见到瓦文萨,我们即使不能见面,也还可以通电话。"

"遗憾的是,当选总统以后,瓦文萨不知道怎样运用国家的工具来改善国家。在他执政期间,很多人没有工作,失业率高达17-。这是他不再受人欢迎的原因。"

斯莫拉尔对瓦文萨的感觉复杂:"我觉得他的心情是孤独的,处境是孤立的。"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