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胥臣

胥臣

胥臣(公元前697-前622年),字季子,中国春秋时代晋国政治家教育家。由于封地于臼(在今山西运城),曾任司空,所以又称臼季司空季子

早年是公子重耳的老师,《国语》记载“文公学读书于臼季”。骊姬之乱使晋国混乱,重耳开始了19年国外流亡,胥臣随同。前636年,在赵衰狐偃、胥臣、先轸的辅佐下重耳成为国君晋文公。胥臣在城濮之战中为下军佐,立下战功,之后,递升为上军佐,与赵衰先且居晋襄公死于一年。胥臣还是教育家,提出了比孔子早一百多年的因材施教的教育思想。

胥臣力劝重耳接纳秦穆公之女怀嬴。回国后任下军佐。后推荐贤臣

胥臣于晋文公回国后被分封于,故又被称为臼季。曾跟从公子重耳(晋文公)出奔,胥臣于晋文公称霸诸侯之后,论功行赏,官拜司空,曾被封于一个叫臼的采邑,所以又称为臼季。

总述

胥臣,字季子,别称司空季子、臼季,将。胥柯之长子,胥懿之孙。胥臣力劝重耳接纳秦穆公之女怀嬴。回国后任下军佐。 [1] 城濮之战以下军佐身份率领晋国下军,用虎皮蒙马之计大败楚军。后推荐贤臣

胥臣于晋文公回国后被分封于,故又被称为臼季。(公元前697-前622年)曾跟从公子重耳(晋文公)出奔,胥臣于晋文公称霸诸侯之后,论功行赏,官拜司空,曾被封于一个叫臼的采邑,所以又称为臼季。晋文公时,晋、宋、秦、齐诸国联军与楚、陈、蔡诸国联军在城濮大会战,胥臣在战马身上蒙以虎皮,乘夜出击,一举击溃了陈、蔡联军。胥臣的世代子孙都是晋国的大夫。 [2]

受荐

贾、唐云:“三德,栾枝、先轸、胥臣,皆狐偃所举。”虞云:“三德,谓劝文公纳襄王以示民义,伐原以示民信,大搜以示民礼。故以三德纪民。”昭谓:栾枝等皆赵衰所进,非狐偃。 [3]

文公学读书于臼季

文公学读书于臼季①,三日,曰:“吾不能行也咫,闻则多矣。”对曰: “然而多闻以待能者,不犹愈也?”

〔注释〕①臼季:即胥臣,晋国大夫,司空。

翻译:晋文公重耳跟从胥臣学习读书,多日后说:“我一点点都不能去行动实践,虽然通过学习知道的学问已经很多了”,胥臣回答说:“虽然如此,但是你通过学习,知道的学问多了,以待将来能用的时机,不是更好吗?”

随重耳流亡

重耳与狐偃、赵衰、颠颉、魏、胥臣等人一起流亡到翟国,其中狐偃是重耳的舅舅,翟国人把从咎如俘获的两个姑娘送给了他。重耳娶了其中一个叫季隗的姑娘,生了伯鲦和叔刘,另一个送给了赵衰。 [4]

谏文公接纳秦穆公之女怀嬴

前637年(晋惠公十四年)秋,重耳到了秦国秦穆公把同宗的五个女子嫁给重耳,太子圉的妻子也在其中。重耳不打算接受太子圉的妻子,胥臣劝他说:“我们都将去攻打圉的国家了,何况他的妻子呢!而且接受此女是为与秦国结成姻亲以便返回晋国,您竟拘泥于小礼节,忘了大羞耻!”重耳于是接受了太子圉的妻子。秦穆公十分高兴,亲自与重耳宴饮。 [4]

城濮之战虎皮蒙马

公元前632年,为争夺中原霸权,晋军谋略制胜,在城濮(今山东鄄城西南)大败楚军,开“兵者诡道也”先河的一次作战。4月,晋、楚两军为争夺中原地区霸权,在城濮(今山东鄄城西南)交战。楚军居于优势,晋军处于劣势。晋国下军副将胥臣奉命迎战楚国联军的右军,即陈、蔡两国的军队。陈、蔡军队的战马多,来势凶猛。胥臣为了战胜敌人,造成自己强大的假象,以树上开花之计,用虎皮蒙马吓唬敌人。进攻时,晋军下军一匹匹蒙着虎皮的战马冲向敌阵,陈、蔡军队的战马和士卒以为是真老虎冲过来了,吓得纷纷后退。胥臣乘胜追击,打败了陈、蔡军队。楚子玉、子上见右军溃败,怒火中烧,加强对晋中军和上军的攻势。晋右翼上军狐毛设将、佐二面旗帜,令二旗后退,引诱楚军。晋下军栾枝所部也以车辆曳树枝奔驰而伪装后退。楚子玉以为晋右翼败退,令楚左军追击,所以对陈、蔡及右翼军溃败并未理会。楚左军追击晋上军时,侧翼暴露,晋先轸、溱率中军拦腰截击,狐毛、狐偃率上军夹攻楚左军,楚左军溃败。楚子玉见左、右军皆败,遂下令中军停止进攻,得以不败。子玉率残兵退出战场,晋军进占楚军营地,休整三日后,胜利班师。

论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

原文

文公问于胥臣曰:“吾欲使阳处父傅也而教诲之,其能善之乎?”对曰:“是在也。蘧不可使俯,戚施不可使仰,僬侥不可使举,侏儒不可使援,蒙瞍不可使视,不可使言,聋聩不可使听,童昏不可使谋。质将善而贤良赞之,则济可。若有违质,教将不入,其何善之为!臣闻昔者大任娠文王不变,少溲于豕牢,而得文王不加疾焉。文王在母不忧,在傅弗勤,处师弗烦,事王不怒,孝友二虢,而惠慈二蔡,刑于大姒,比于诸弟。《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于是乎用四方之贤良。及其即位也,询于‘八虞’,而谘于‘二虢’,度于闳夭而谋于南宫,诹于蔡、原而访于辛、尹,重之以周、邵、毕、荣,忆宁百神,而柔和万民。故《诗》云:‘惠于宗公,神罔时恫。’若是,则文王非专教诲之力也。”公曰:“然则教无益乎?”对曰:“胡为文,益其质。故人生而学,非学不入。”公曰:“奈夫八疾何!”对曰:“官师之所材也,戚施直,蘧蒙,侏儒扶卢,蒙瞍修声,聋聩司火。童昏、、僬侥,官师之所不材也,以实裔土,夫教者,因体能质而利之者也。若川然有原,以浦而后大。” [3]

译文

晋文公问胥臣说:“我想叫阳处父做欢的老师来教育他,能教育好吗?”胥臣回答说:“这主要取决于欢。直胸的残疾人不能让他俯身,驼背不能让他仰头,小种人不能让他举重物,矮子不能让他攀高,瞎子不能让他看东西,哑巴不能让他说话,聋子不能让他听音,糊涂人不能让他出主意。本质好而又有贤良的人教导,就可以期待他有所成就。如果本质邪恶,教育他也听不进去,怎么能使他为善呢!我听说,以前周文王的母亲怀孕时身体没有变化,生产时就像小便的时候在厕所里一样容易,没有任何痛苦生下文王。文王不让母亲增添忧虑,无需保傅多操心思,未让师长感到烦扰,事奉父王不让他生气,对两个弟弟虢仲和虢叔很友爱,对两个儿子大蔡和小蔡很慈惠,为自己的妻子大姒做出榜样,与同宗的兄弟也很亲近。《诗经》上说:“为自己的妻子做出表率,进而及于兄弟,以此来治理家庭和国家。”这样就能任用天下的贤良之士。到他即位之后,有事咨询掌管山泽的八虞,与虢仲、虢叔两兄弟商量,听取闳夭、南宫括的意见,咨访蔡公、原公、辛甲、尹佚四位太史,再加上有周文公、邵康公、毕公和荣公的帮助,从而让百神安宁,使万民安乐。因此《诗经》上说:‘文王孝敬祖庙里的先公,神灵都没有怨恨。’从这看来,那么周文王的成功就不单单是教诲的作用了。” [3]

晋文公说:“这样说来,那教育就没有用了吗?”胥臣回答说:“要文采干什么呢,就是为了使本质更加美好。所以人生下来就要学习,不学习就不能进入正道。”文公说:“那对先前所说的八种残疾人怎么办呢?”胥臣回答说:“这就要看自身长处因材而用了,驼背的让他俯身敲钟,直胸的让他戴上玉磬,矮子让他表演杂技,瞎子让他演奏音乐,聋子让他掌管烧火。糊涂的、哑巴和小种人,自身没有可利用的正材,就让他们去充实边远的地区。教育,就是根据他内在的性能、本质加以因势利导,就像河川有它的源头,迎到入海口,汇入大海任意奔流。” [3]

荐缺

胥臣路经冀野,看见之子在田里锄草,其妻送饭到田间,二人相敬如宾 [5] 胥臣回去对晋文公说,缺是有德君子,不能因为他是罪臣之子就摒弃他。 [5] 由于胥臣的极力推荐,晋文公决定不计前嫌启用缺,使其继其父之位。 [5] 缺果然是国之良才,很快就成为晋国朝堂不可或缺的重臣。 [5] 前601年赵盾病逝,缺成为正卿,成功的保护了晋国霸业。 [5] 前597年缺死后当年,晋国便被楚庄王打败。 [5]

因赵衰前荐胥臣多闻,是以任之。 [6]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