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秦载赓

秦载赓

秦载赓(18751911),四川华阳县(今双流县)中兴场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1909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7月被推举为川东民军首领,8月发动武装起义,后与王天杰龙鸣剑所部会师籍田铺,为东路全军首领。与清军作战二十余次,占领十余座州县。未几闻新政为官绅把持,单骑前往调查,出井研城为伏兵袭击,不幸牺牲。 [1-2]

秦载赓,华阳县兴隆乡人。中国同盟会会员,辛亥四川保路运动东路同志军首领。6岁时与胞弟省三习武于祖父武棚,闻鸡起舞,常练不辍。18岁时已膂力过人,应县童子试,因考官不公,秦将其从轿中拽出痛殴,闻者咋舌,称为"天然革命家"。 [2]

辛亥革命前夕,革命党人曾多次在四川各地策划起义,均遭失败。当时秦任华阳县中兴场民团"安吉团"团总,同情革命,常与革命党人密有联系,其间与中国同盟会会员龙鸣剑甚为相得,并在其影响下加入中国同盟会

为推翻清政府的统治,按照中国同盟会部署,必须拥有武装。秦以"安吉团"为基本队伍,以袍哥组织名义,兼并仁寿煎茶溪"仁"字袍哥"文明公",取得舵把子地位。后联络各地袍哥,伺机举事。

宣统三年(1911年)6月,清政府决定向英美德法四国银行团借款,将全川人民用租股集资修建川汉铁路的权利出卖,激起强烈反对,掀起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铁路股东代表会决定"破约保路",成立保路同志会,各州县纷纷响应,相继成立分会或协会。7月中旬,秦被选为华阳同志协会会长。旋即赴新津参加九成团体会,要求各回本籍,召集人枪,相机起事。会上秦发言激烈,被推选为东路同志军首领。 [2]

按照九成团体会部署,秦将"安吉团"扩编为同志军,拣选精壮,编伍训练;又调集铁匠30余人,在苏码头开炉设厂,修造枪械。龙鸣剑等同盟会员认为武装起义的时机已近成熟,商定秦载赓以袍哥名义,邀集川西南各州县袍哥首领,于8月4日赶赴资州罗泉井开"攒堂大会",确定起义方略。要点有:侦明敌情,交换情报,向所在州县团练局或绅商借枪借款,动用积谷及未解租股,由各地同志会直接领导建立同志军等。会后,秦决心毁家纾难。回县将祖遗田产30多亩变卖,全部用来购枪造弹,装备同志军。 [2]

9月7日(农历七月十五),川督赵尔丰在成都逮捕立宪派人物蒲殿俊罗纶等人,又开枪镇压去督署请愿群众,制造震惊全国的"成都血案"。血案发生后,秦在苏码头于午夜得到消息,义愤填膺,鸣锣齐团,率千余人打着"东路同志军秦"大旗,一路高呼"打倒满清,打倒赵尔丰"口号,浩浩荡荡冒着滂沱大雨向成都进发。拂晓,在东门牛市口、大面铺一线与清军激战,最先打响保路运动武装革命第一枪。终因秦军装备简陋,又素缺训练而败退下来。在二三日内,"四方应召至者万余人",环成都周围,形成重重包围,然后转战龙泉山一带。

9月中旬,秦率同志军开拔至仁寿籍田铺休整。时荣县王天杰与龙鸣剑所率同志军2万人,也因攻打成都不克退下,与秦军会师后组成联军,成立东路同志军总部于籍田,秦被公推为全军统领,王天杰为副统领。通过整顿扩充,军威大振,复又向成都进攻。在琉璃厂、包江桥、中和场、中兴场、二江寺、苏码头、秦皇寺等处,与清军展开大小战斗20余次。二江寺一役,清军伤亡惨重,横尸遍野,使"赵贼夺魄"。坚持半月之久,遂放弃再攻成都计划,分兵往下川南,收复州县。

从籍田铺出发,兵分三路,秦载赓、王天杰、龙鸣剑各率一路。秦军由同盟会员陈宽草檄文,李难草约法,明确提出同盟会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所到之处,连下仁寿、井研、犍为、威远、自贡等十余州县。这时荣县在同盟会员吴玉章精心策划下,于9月28日首先独立,秦很受鼓舞,协助巩固革命后方政权,出力颇大。10月底,有消息传来荣县,称驻井研的同志军负责人邓大兴变节,与赶下台的地方官沆瀣一气,大搞复辟。秦闻讯勃然大怒,跃马直奔井研,历数邓的罪状,并收缴印信,张贴布告,重申新政。恼羞成怒的邓大兴唆使爪牙,在11月1日设伏于秦登程去犍为必经之城南三官楼,从背后连发数枪,秦坠马殒命。消息传出,川南州县,无不悼惜。 [2]

秦载赓,是“民国”初年成都一名响当当的著名袍哥。辛亥革命前期,革命党人曾多次在四川各地策划起义,均遭失败。为了推翻清朝的统治,按照中国同盟会的部署,革命党人必须拥有自己的武装。于是,秦载赓以“安吉团”的队伍为基本,以袍哥作为行事名义,兼并了仁寿煎茶溪的“仁”字袍哥“文明公”,取得了舵把子的地位,后来他们与清军在东门牛市口、大面铺等地展开激战,打响了保路运动武装革命的第一枪。1911年,秦载赓不幸被变节者暗杀。 [3]

秦载赓6岁时和弟弟一起习武,18岁时臂力过人,不久成为双流最有名的“袍哥人家”。当时,袍哥组织在双流县内势力范围很大,人员组成上,清水袍哥和浑水袍哥混杂。他们中有下层人士,也有地方士绅与团练兵头,有势力有兵力,常常一呼百应。

辛亥革命前期,秦载赓是华阳县中兴场民团“安吉团”的团总,他同情革命,常与革命党人密切联系,与中国同盟会会员龙鸣剑关系最好,并在他的影响下加入了中国同盟会,成为一名革命袍哥。

1911年6月,清政府决定向英德美法四国银行借款,将全川人民用租股集资修建川汉铁路的权利出卖,激起广大群众的强烈反对。铁路股东代表大会决定“破约保路”,成立保路同志会,各州县也相继成立分会或协会。

7月,秦载赓被选为“华阳同志协会”会长,他当选后,到新津参加九成团体会。会上,他要求袍哥们各回本籍,召集人枪,相机起事。大家看秦载赓在会上发言激烈,有见识,于是推选他为东路同志军的首领。

很快,秦载赓根据会上的部署,将“安吉团”扩编为同志军,挑选精壮,编伍训练,并且调集了铁匠,在苏码头设起厂子,点起锅炉,修造起义用的枪械。 [3]

6月份,秦载赓、张益山、中国同盟会成员龙鸣剑、钟岳灵与罗泉当地人胡范渠,聚集商量在8月召开一次由四川各地哥老会首领参加的“攒堂大会”,假借盐商聚谈的名义,谋划武装起义。

会议地点选在资中罗泉,因为这里商贸活跃,人流量大,突然多些人开会也不会太引人注意。罗泉四通八达,便于袍哥聚散。更重要的是,胡范渠愿意承担会议期间的接待任务。

于是,这次会议以秦载赓的名义,用鸡毛文书传达各地,号召哥老会首领于8月4日在资中县的罗泉井开“攒堂大会”。而且这天是四川铁路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开会日期,使满清官吏无暇注意到这里。革命党人龙鸣剑、王天杰、陈孔伯亲自到了会场,秦载赓、罗子舟、胡重义、胡朗和、孙泽沛、张达三等袍哥首领前来参会。

当天夜里,袍哥和革命党人商定起义方略,他们制定了几项决议:探查新旧军队及全省警察的人数和驻扎情况;各地随时互相交换情报,并汇报给华阳河新津总部;向各地的团练局及富绅借枪支,作为起义的枪支弹药;同志会直接领导建立同志军,并严肃各路同志军的军风军纪…… [3]

罗泉会议后,秦载赓决心毁家纾难。回到华阳,他将祖上田产全部变卖,所得银钱用来购买枪支弹药,装备同志军。1911年9月7日,川督赵尔丰在成都逮捕蒲殿俊、罗纶等立宪派人士,又开枪镇压到督署请愿的群众,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成都血案”。

龙鸣剑等人向下游发“水电报”通知这一惨案:在木板上写“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救自保!”等字样,涂上桐油、投入锦江。当天午夜,秦载赓在苏码头得到了“成都血案”的消息,义愤填膺之中,集合千余人,打着“东路同志军秦”的大旗,高呼“打倒满清,打倒赵尔丰”的口号,向成都出发。浩浩荡荡的队伍不顾瓢泼大雨,拂晓中,他们与清军在东门牛市口、大面铺一线展开激战,打响了保路运动武装革命的第一枪。 [3]

在和清军的交战中,秦载赓率领的队伍装备简陋,又缺乏系统常规训练,首战败退。但短短几天内,“四方应召至者万余人”,并对成都形成包围之势。

9月中旬,秦载赓率同志军在仁寿籍田铺休整,与当时攻打成都不克退下的王天杰、龙鸣剑会师组成练军,再向成都进攻,与清军展开大小战斗20多次,其中二江寺一役重创清军。

后来,这支军队从籍田铺出发后,兵分三路,秦率领其中一路,连下仁寿、井研、犍为、威远、自贡等十余州县。在吴玉章精心策划之下,荣县于9月28日首先独立,秦载赓深受鼓舞,出力协助巩固革命后方政权。1911年10月底,秦载赓听说同志军负责人邓大兴变节,与被赶下台的地方官沆瀣一气,大搞复辟,他勃然大怒,骑马直奔邓大兴的驻守地井研,历数邓大兴之罪状,又收缴印信,张贴布告,重申新政。

秦载赓的这番举动,让邓大兴恼羞成怒。邓大兴安排爪牙埋伏在城南三官楼,11月1日,当秦载赓前往犍为经过这里时,他们从背后连发数枪,秦载赓不幸坠马牺牲。 [3]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