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神重德

神重德

神重德(1900.1.23-1945.9.15),日本海军大佐联合舰队参谋,与陆军的政信齐名,有疯子之称,策划了萨沃岛奇袭和大和号单程出击。1945年日本战败后在津轻海峡上空失踪,被追赠少将。

神重德,明治33年(1900年)出生于日本九州鹿儿岛县出水郡高尾野町一个酿酒世家。他是家中的长子,因此按照传统,他应当继承家业,但是少年时代就立志做海军的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除了萨摩藩地域文化的影响之外,日俄战争中日本海军的胜利一定也刺激了这位少年的心灵)。1918年,神重德考入了江田岛海军兵学校第48期。他在学校成绩优异,1920年7月16日毕业时在172名同学中名列第十。

海军兵学校毕业后,神重德有了初步的服役经历,旋即考入炮术学校和水雷学校学习,出于对大舰巨炮的崇拜,他选择了炮术为自己的发展方向,并进入炮术学校高等科学习,成为一名狂热的大舰巨炮主义者。毕业后,他先后在当时名噪一时的战列舰“伊势”号、“扶桑”号以及战列巡洋舰“雾岛”号上服役。

1931年10月24日,时为大尉的神重德被调到军令部一课二班任职,但是很快他就考入海军大学深造。和他在海军兵学校一样,在海军大学内,他的成绩也非常好。1933年5月,他以首席的身份毕业,成为获得天皇恩赐军刀的少数学员之一,并且在接受军刀之后发表了御前演讲(亦有资料认为毕业时间是11月,存疑)。随后,他又在“雾岛”号战列巡洋舰上服役,出任副炮长兼分队长。

1933年12月,刚进入军令部的神重德就被派往欧洲,在德国活动。由于当时的德国已经落入阿道夫希特勒之手,他通过“国会纵火案”和次年的“长刀之夜”排斥和清洗了政敌与潜在对手,整个德国纳粹主义的意识甚嚣尘上,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1934年8月底,在意大利威尼斯召开的电影节上,德国著名女导演莱妮雷芬斯塔尔受希特勒之邀拍摄的纳粹党纽伦堡集会纪录片《意志的胜利》又荣获了金狮大奖。这一切都对神重德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感受这种狂热之余,他深深为之倾倒(这与他名字汉化发音形成一种巧合)。

1935年4月,他成为日本驻德大使馆副武官补佐官,在亲眼目睹德国推行义务兵役制,开始扩军的情况之后,也热血沸腾。他从骨子里接受了纳粹主义,希望将这种情况带到日本,并强烈赞成日德结盟,不遗余力地进行呼吁。

1935年12月,神重德被招回国内,在海军省军务局第一课担任课员。1937年10月,日本海军内著名的亲美派井上成美少将担任军务局长,而当时第一课课长是出名的亲德派冈敬纯大佐。由于1936年11月日本与德国刚签署《反共产主义协定》,日本国内对是否维持该协定有两种不同意见,它们处于激烈的交锋和论战中。同样,海军省内部也不太平。对纳粹热烈崇拜的神重德少佐在冈敬纯大佐的庇护下,气焰极度嚣张,对于局长井上成美做的决定也敢反对。他甚至一点面子和余地也不给局长,表达反对意见时,会站在井上的对面,趾高气昂,张大嘴巴,完全是叫喊着。在井上成美的日记中记载:军务局内课长以下的坚持轴心同盟的急先锋(指神重德),竟然直接对抗局长安排的事务,这是明显的“下克上”的行为。

1939年5月,神重德终于离开了军务局,被安排到第5舰队出任参谋。主要参加了对中国海岸线进行封锁作战的任务。当年10月,随着井上成美离开军务局长的位置,他也在一个月后调回国内,进入军令部第一部第一课担任课员。面对当时尚未结束的是否坚持轴心同盟的争论,他丝毫没有退缩,依旧尖锐地表达自己亲德的观点,其狂热程度超过了军令部一干以强硬派著称的课长。

虽然神重德一直表现地相当激进,但是直到1942年,他实际没有多少在战斗部队任职的经历,也未参加过什么象样的战斗。他还反对过奇袭珍珠港作战,认为绝不会成功。当年7月,他终于出任刚组建的第8舰队首席参谋官职务。由于中途岛之后一段时间短暂的平静,以及对美军反攻的忽视,他的工作还算轻松。但是,8月7日早晨,舰队司令部忽然接到了来自图拉吉岛的求救电报,显示有大批美军在瓜岛和图拉吉岛登陆。联合舰队司令部要求第8舰队立即反击,他不得不匆忙投入策划之中。

当时的第8舰队兵力并不强大,除了旗舰“鸟海”号之外,就是第6战队的4艘旧式古鹰级重巡洋舰,第18战队的“天龙”号轻巡洋舰,第6水雷战队的“夕张”号轻巡洋舰、几艘驱逐舰以及少量潜艇。而对于美军的兵力,由于情报和侦察手段有限,也只是模糊地知道美军出动了航空母舰,但是究竟动用了多少兵力,有那些舰种,如何分配护航兵力却是一概不知。但是有些骄横的神重德在极短的时间内制订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计划以舰队现有的巡洋舰兵力高速奔袭,利用夜晚避开美军航母上的舰载机,对500海里外的美军实施夜晚偷袭。为了保证舰队的安全,舰队采取一击就走,整个往返和战斗行程不作丝毫停留的原则(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原则成为后来批判的对象)。

这是一个需要冒极大风险的计划,首先要保证舰队的保密性,不被美军远程水上飞机、B-17和舰载机组成的预警网发觉,安全地进入目标水域。由于自己对样的状况都不自信,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奔袭战例,因此他提交方案的时候也十分踌躇不安,不停地走来走去。最后,舰队司令三川军一却大胆地采纳了他的作战方案,果断地集合兵力出击。也许是一种幸运,舰队一路极其顺利,美军侦察飞机虽然发现了他们,但却出现了误判,使得他们安全地接近目的地。同时,由于战斗条件确实恶劣,美国海军弗莱彻中将率航母编队离开了瓜岛水域,使得空中威胁不复存在(虽然,日军并不完全知道这点)。舰队成功的取得了战果。由于神重德曾经在海军军令部作战课任职,因此这次辉煌的胜利在传到军令部之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也一时成为军令部的风云人物。

萨沃岛海战的争论

虽然神重德因为萨沃岛海战而一战成名,但是由于这次战斗中日本舰队未能摧毁美军登陆舰队而遭到一定的批评,进而在海军内部形成两种意见争论的局面。尤其要命的是,引发争论的导火索来自第8舰队内部。原来,在巡洋舰队完成一轮攻击,离开铁底湾的时候,“鸟海”号的舰长早川干夫大佐提出编队返回湾内再战的意见,由于他畏惧三川军一的威严,所以只敢向舰桥上的第8舰队参谋长大西新藏少将请求。然而,他的意见没有引起任何反应,包括三川司令和神重德在内,都保持沉默(亦有一种说法是神重德认为,美军航母编队情况不明)。

但是,回到拉包尔之后,听到海军内部的争论和批评,极端自负的神重德脾气又发作了。由于此次战役完全是他策划的手笔,因此对于别人的批评和攻击特别无法忍受。凭心而论,任何人对于自己的杰作有种心理上的偏爱和行为上的维护实属正常。更何况计划中原来确定的就是一击就走,因为日军对美军兵力情况了解不透彻(也不可能透彻),无法判断美军航母的动向,所以当时的处理完全是合情合理的,那些对此持批评态度的人,完全是一种事后诸葛亮的态度。

不过,这件事情除了心理上的打击之外,并未对神重德产生实质的冲击,因为三川司令一力承担了全部责任,成为批评的核心。甚至于,这种批评一直延续到战后。战后,为了研究这场海战,日本军史学家龟井宏曾经亲自拜访三川,想解开当时为何没有返回的谜团,但是三川坚持一贯的沉默立场,回信婉言谢绝。他为何如此维护神重德?亦或有另外更深层次的原因?一切不得而知,最终成为历史的一个遗憾。

萨沃岛海战之后,围绕瓜岛的争夺,美日双方投入了大量海空兵力。但是,由于形势的发展,联合舰队主力南下参战,第8舰队多参与炮击机场或运输补给品的作战,就没能再现萨沃岛那样辉煌的作战。不过不甘寂寞的他还是用自己的方式显示了他的存在。1942年9月7日,联合舰队在特鲁克召开有关8月底第二次所罗门海战(即美方的“马莱塔海战”)的研讨会。在会议上,神重德以不满意的态度说:“难以置信,我们在战略上被美军奇袭,虽说战术上也做到了奇袭美舰队,但是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恐惧。”这句话被研讨会认为是对这次海战的一个总结。此外,他还就基地航空队的使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基地航空队虽然被认为能够按照既定计划,但是没有能够确切得到实施……虽然我方已经预料到敌机动部队的存在,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那么近。所以,虽然我们计划中确定基地航空队进行索敌,但实际却掉以轻心,不去侦察,这种心态根本无法打仗。”

1943年6月14日,神重德被调任第5舰队司令部附(一下子从炎热的南太平洋调到了寒冷的北太平洋),并于22日出任“多摩”号轻巡洋舰舰长。“多摩”号仅是一艘排水量5000吨的军舰,仅有7门140毫米炮,对于一位大舰巨炮主义者来说是寒碜了点,但是他长期担任驻外军官和机关、参谋职务,没有真正指挥过一艘军舰,所以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在神重德刚担任舰长没几天,“多摩”号就奉命参加了基斯卡岛的撤退作战。

6月28日,“多摩”号被编入作战队,与“那智”号、“摩耶”号重巡洋舰一起承担与美军舰队作战,掩护运输部队行动的任务。但是由于日军对气象判断失误,第一次行动失败了,舰只白白在海上浪费了一周时间。而神重德也真正体会到在北太平洋作战的艰难。7月21日,日军发动第二次行动,这次作战队仅有“多摩”号1艘军舰,同时第5舰队司令部也搬上该舰,负责直接指挥。29日,基斯卡岛附近突降大雾,日军舰队溜进港湾,接走部队。“多摩”号上的神重德紧张地看着编队完成装载,并安全返回。12月15日,担任“多摩”号舰长半年还不到的神重德调回了国内,到海军省教育局担任第一课长,结束了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舰长生涯。

海军省教育局服务的日子里,日本在太平洋战线上兵败如山倒。他和海军少将高木吉一起,认真考虑过刺杀推动战争的首相东条英机的计划。1944年6月,美军发动马里亚纳海战,计划攻占马里亚纳群岛中的塞班岛。如果让美军完全控制了马里亚纳群岛,日本本土就会落入美军B-29轰炸机的攻击范围之内,因此必须增援岛上的守军。这个时候,神重德提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计划由他担任战列舰舰长,率战列舰出击,秘密航行到塞班岛附近,然后军舰冲上海岸成为固定炮台,支援陆军作战。他与退役的海军元老冈田启介大将会面,请求他出面在海军军令部内施加影响,使军令部批准自己的计划。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疯狂的计划没能得到支持。不过,详细分析这个计划,倒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计划的前半部分和萨沃岛作战如出一辙,而最后的部分就象是一个大舰巨炮分子外强中干的哀鸣。可是这一切还不算完,很快他又要重提该计划。

1944年7月13日,塞班岛完全陷落,东条英机辞职。7天后,神重德担任联合舰队的作战参谋。他能担任这个职务不知道是因为他在先前计划中体现出来的勇气,亦或别的原因。总之,作者个人认为日本海军的此次任命是荒谬的(毫不夸张地说,让这样一个军官去担任整个联合舰队的作战参谋等于是把一个疯子放出了精神病院)。当然,就是在日本海军内部,对如神重德一般的所谓“参谋精英”也流传着“陆军政信,海军神重德”这样的讥讽评价。

10月,他又兼任了南方军的参谋。在美军咄咄逼人的进军面前,他参与制订了“捷一号作战”的具体规划。由于他施加的影响,最后日本联合舰队制订了分进合击,以现有全部主力不惜代价杀入莱特湾,歼灭美军舰队和运输船团的方案。明眼人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个计划和萨沃岛的袭击作战以及未批准的塞班岛突击作战是何等的相似。不过,由于许多因素的影响,这个方案并没有被彻底执行,尤其是作为突击主力部队指挥的栗田健男中将,一贯软弱的他在最后时刻放弃进入莱特湾,选择撤退,使这个疯狂的计划破产。(同时又留下一个和萨沃岛撤退类似的千古谜团栗田为什么选择撤退?)

莱特岛战役的失败,使得日本帝国迎来了最后的时刻。1945年1月,缺少燃料的日本联合舰队已经彻底放弃了舰队决战的想法,只是把剩余的军舰作为军港防空力量。但是,在2月1日由军令部和联合舰队司令部共同举行的军事会议上,神重德再次提出了所谓战列舰“大和”号新用法的提案,其实质就是拿第2舰队的家当去当特攻舰队使用。

1945年4月,美军打响了“冰山”战役,在日本的家门口冲绳岛登陆。这次提供给了神重德一个很好的实践自己计划的机会。在4月5日召开的联合舰队司令部作战会议上,他提出了包括“大和”号在内的第2舰队突入冲绳,支援陆军作战的方案。和塞班突击构想一样,倘若“大和”号途中不被击沉,最终的宿命就是搁浅在滩头当炮台使用。此时,联合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中将和负责水上作战规划的作战参谋三上作夫中佐因为指导飞行部队作战而去了位于九州的鹿屋航空基地,所以实际参与决策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联合舰队长官丰田副武大将对这个方案的评价为:“成功几率低于50-,但是不管有多少成功的把握,我们还是要去做。”也就是说,这个疯狂的主张得到了他的认可。

随后,该计划提交到了军令部。军令部第一部(作战部)部长富冈定俊少将对这样疯狂的计划表示反对,而军令部长及川古志郎大将却沉默不语(当及川将航空攻击的相关情况上奏天皇时,天皇曾有过“是否参加攻击的只有航空部队”这样的垂询,应该说这种垂询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水上部队保留实力的消极方针。),军令部次长小泽治三郎中将提出,要尊重联合舰队的意见(天啊,笔者认为小泽在这里太圆滑了)。最终,计划被批准了。

此时,联合舰队参谋长草鹿中将和作战参谋三上作夫中佐才知道了该计划,表示强烈的反对。但是因为计划已经被批准,一切努力都太晚了。而且,可怜的草鹿中将还不得不违心地赶到柱岛基地,去劝说第2舰队司令伊藤整一中将履行职务,因为上至伊藤,下至许多驱逐舰舰长都反对这个计划。最后,草鹿说服了伊藤,于是,“大和”号上演了战列舰历史上最悲剧的一幕。

在“大和特攻”失败后,神重德依旧身居原职,甚至还兼任海军总队的参谋。海军总队是日本海军为了在本土实施决战而成立的,它对舰队、港口等部队设施进行统一指挥,以求“一亿玉碎”。

除了大和特攻,他还参与制订了当时海军的航空总攻击“菊水作战”(“大和”号的行动就是菊水一号作战的组成部分)。此次作战前后一共10次,分别是菊水一号到菊水十号,其中的神风特攻规模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日本陆海军一共出动7852架次飞机(特攻飞机2393架次),其中海军出动5668架次(特攻飞机1439架次),海军航空兵损失1164架飞机。取得了击沉36艘舰只,击伤368艘的战果,给美军心理上造成很大压力。

6月20日,菊水作战还没结束,神重德就调任第10航空舰队参谋长。一个大舰巨炮主义者去指挥飞行部队,也可以想见他是多么的无奈(当时联合舰队确实也没什么军舰和不可能有舰队行动了)。但是,现在日军的海军航空部队实际已经没什么常规作战了,主要是“神风特攻”,尤其第10航空舰队完全是作为神风特攻而组建的部队,这又相当符合他这个狂人的胃口。当时,该航空舰队下辖4个特攻队高知航空队的菊水白菊队、德岛航空队的德岛白菊队、大井航空队的八洲队、铃鹿航空队的若菊队。在他任职的第二天,冲绳水域最后一场大规模神风特攻作战“菊水十号”爆发了。高知航空队和德岛航空队各出动8架飞机,组成菊水第二白菊队和德岛第四白菊队,参加了作战。25日,德岛第五白菊队8架飞机参与了攻击。26日,菊水第三白菊队6架飞机参与了攻击。此后,日本海军航空队主力停止了大规模作战,准备迎接本土决战的到来。

8月6日、9日,美军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巨大的伤亡和破坏力,终于迫使日本政府放弃继续战争的念头。同时,由于苏联正式对日宣战,日本政府意识到已经没有办法体面地休战,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是,苏联为达到抢占北方四岛的目的,不顾日本已经宣布投降的事实,打死前来联系停战事宜的日本军使,继续保持进攻,直到完成所谓的战略任务为止。

鉴于北方的情况,日本派遣专员去北海道协调停战事宜,神重德就是其中之一。在处理完当地的事情之后,9月15日,他乘坐1架飞机从北海道返回。当天,飞机在津轻海峡失事,坠入大海,同机的5名人员被美国海军的驱逐舰救起,但是惟独他失踪了。据说,他选择和飞机的残骸一起沉入大海。他为什么要选择死亡呢?是因为接受不了日本战败的事实,带着一个破碎的帝国梦而去,还是对自己让“大和”号参加特攻,死了那么多战友而感到不安呢,亦或两者皆有呢,这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