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独孤及

独孤及

独孤及(725~777年),字至之,河南洛阳人。唐朝大臣、散文家。

天宝十三年,举高第,补华阴县尉。唐代宗召为左拾遗,改太常博士。迁礼部员外郎,历濠、舒二州刺史,以治课加检校司封郎中,赐金紫。徙常州刺史,谥号为宪。著有《陵集》三十卷。

独孤及 [1] ,字至之,河南洛阳人。为儿时,读《孝经》,父试之曰:“儿志何语?”对曰:“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宗党奇之。幼年丧父得母长孙氏教导,7岁诵《孝经》,后遍读五经,重大义而不为章句之学,有“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的志向。

年二十馀,游汴州(今河南开封)、宋州(今河南商丘)间与贾至高适辈交往。天宝十三载(754),举洞晓玄经科,授华阴尉。许为非常之才,李华苏源明许为词宗。安史之乱起,避难江南,辟江淮都统府,掌书记。

代宗左拾遗召,既至,上疏陈政曰:

陛下屡发德音,使左右侍臣得直言极谏。壬辰诏书,召裴冕等十有三人集贤殿待制,以备询问。此五帝盛德也。然顷者陛下虽容其直,而不录其言,所上封皆寝不报。有容下之名,无听谏之实,遂使谏者稍稍自钳口,饱食相招为禄仕,此忠鲠之人所以窃叹,而臣亦耻之。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况朝廷之大,卿大夫之众,陛下选授之精欤!假令不能如文王之多士,其中岂不有温故知新,可懋陈政要而亿则屡中者?陛下议政之际,曾不采其一说,尧之畴咨,禹之昌言,岂若是邪?昔尧设谤木于五达之衢,孔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然则多闻阙疑,不耻下问,圣人之心也。愿陛下以尧、孔心为心,日降清问,其不可者罢之,可者议于朝,与执事者共之。使知之必言,言之必行,行之必公,则君臣无私论,朝廷无私政,陛下以此辨可否于献替,而建太平之阶可也。

师兴不息十年矣,人之生产,空于杼轴。拥兵者第馆亘街陌,奴婢厌酒肉,而贫人羸饿就役,剥肤及髓。长安城中,白昼椎剽,吏不敢诘。官乱职废,将堕卒暴,百揆隳剌,如沸粥纷麻。民不敢诉于有司,有司不敢闻陛下,茹毒饮痛,穷而无告。今其心,独恃于麦,麦不登,则易子咬骨矣。陛下不以此时厉精更始,思所以救之之术,忍令宗庙有累卵之危,万姓悼心失图,臣实惧焉。去年十一月丁巳夜,星陨如雨,昨清明降霜,三月苦热,错缪颠倒,莫大焉。此下陵上替,之气取之也。天意丁宁谴戒,以警陛下,宜反躬罪己,旁求贤良者而师友之,黜贪佞不肖者,下哀痛之诏,去天下疾苦,废无用之官,罢不急之费,禁止暴兵,节用爱人,兢兢干干,以徼福于上下,必能使天感神应,反妖灾为和气矣。

又言:

减江淮、山南诸道兵以赡国用,陛下初不以臣言为愚,然许即施行,及今未有沛然之诏,臣窃迟之。今天下唯朔方、陇西有吐蕃、仆固之虞,、泾、凤翔兵足以当之矣。自此而往,东洎海,南至番禺,西尽巴蜀,无鼠窃之盗,而兵不为解。倾天下之货,竭天下之谷,以给不用之军,为无端之费,臣不知其故。假令居安思危,以备不虞,自可远厄害之地,俾置屯御,悉休其余,以粮储扉屦之资充疲人贡赋,岁可以减国租半。陛下岂迟疑于改作,逡巡于旧贯,使大议有所壅,而率土之患日甚一日?是益其弊而厚其疾也。夫疗痈者,必决之使溃。今兵之为患,犹痈也,不以渐戢之,其害滋大,大而图之,必力倍而功寡,岂《易》“不俟终日”之义邪?

俄改太常博士。或言景皇帝不宜为太祖,及据礼条上。谥卢弈郭知运等无浮美,无隐恶,得褒贬之正。迁礼部员外郎,历濠、舒二州刺史。岁饥旱,邻郡庸亡什四以上,舒人独安。以治课加检校司封郎中,赐金紫。徙常州,甘露降其廷。卒,年五十三,谥曰宪。

及喜鉴拔后进,如梁肃高参崔元翰陈京唐次齐抗皆师事之。性孝友。其为文彰明善恶,长于论议。晚嗜琴,有眼疾,不肯治,欲听之专也。子朗、郁。

独孤及古文与萧颖士齐名,为古文运动先驱作家。以儒家经典为学习方向,宽畅博厚,长于议论,用意在立法诫世,褒贤贬恶,不徒以词采取胜。所作如《仙掌铭》、《古函谷关铭》、《琅琊溪述》、《风后八阵图记》等有古风格。韩愈为古文,以其为法,并曾从其徒游。两家同尚儒学,但韩愈辟佛老,而独孤及学道家,是其不同处。

新唐书艺文志》录有《陵集》二十卷其中诗三卷文十七卷为其弟子梁肃所编,权德舆作序,赵氏亦有生斋刊本有“附录”1卷,“补遗”1卷,有《四部丛刊》影印本传世。事迹见崔佑甫《独孤公神道碑铭》、梁肃《独孤公行状》和《新唐书》本传。

儿子

独孤朗,字用晦,工部侍郎、福建观察使,赠右散骑常侍 [1]

独孤郁,字古风,秘书少监,赠绛州刺史

孙子

郑庠,字贤府,仕至尚书右丞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