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爱斯基摩人

爱斯基摩人

爱斯基摩(Eskimo)人,生活在北极地区,又称为因纽特人,分布在从西伯利亚阿拉斯加格陵兰北极圈内外,分别居住在格陵兰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属蒙古人种北极类型,先后创制了用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拼写。美国的联邦法律在称呼少数族裔时,不再使用“爱斯基摩人”等具有歧视性的词汇,“爱斯基摩人”由“阿拉斯加州原住民”(Alaska Natives)取代。爱斯基摩人这个生活在北极圈以北的民族,过去是靠在海上捕鱼和在雪地里打猎为生的,如今大多生活在美国的阿拉斯加州地区,有6万8千人,生活已经与祖辈不同 [1]

生活在北极附近的土著因纽特人(Inuit)是地地道道黄种人。因纽特人告别冬季、迎接春天到来的“春节”在3月最后一个周末。 [2]

因纽特人的祖先来自西伯利亚,大约是在一万年前从亚洲渡过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或者是通过冰封的海峡陆桥过去的。因为当时是世纪冰河时期,海峡封冻,可以直接走过去到北美洲。主要分布在北美沿北一带地区。语言属古亚细亚语系爱斯基摩-阿留申语族。近海的主要以捕捉海兽、鱼类为生,内陆的则从事狩猎。喜爱造型艺术,擅长雕刻。爱斯基摩人属于东部亚洲民族,与美洲印第安人不同之处在于具有更多的亚洲人的特征,他们与亚洲同时代的人有某些相同的文化特色,例如用火、驯犬及某些特殊仪式与医疗方法分别居住社会以地域集团为单位。首领多为萨满,行一夫一妻制。住房有石屋、木屋和雪屋。房屋一半陷入地下,门道极低。一般养狗,用来拉雪橇。主要从事陆地或海上狩猎,辅以捕鱼和驯鹿。以猎物为主要生活来源:以肉为食,毛皮做衣物,油脂用于照明和烹饪,骨牙作工具和武器。男子狩猎和建屋,妇女制皮和缝纫。已使用现代渔猎工具,并乘汽艇从事海上狩猎,亦从事毛皮贸易。日益受到白人文化影响,在格陵兰地区已有80-的人移居小城镇;出现贫富分化,美国爱斯基摩人已有个别资本家。

民族名称争议

“爱斯基摩” 一词是由印第安人首先叫起来的,即“吃生肉的人”。因为历史上印第安人与爱斯基摩人有矛盾,所以这一名字显然含有贬意。因此,爱斯基摩人并不喜欢这名字,而将自己称为“因纽特(Inuit)”或“因纽皮特(Inupiat)”人,在爱斯基摩语中即“真正的人”、“土地上的主人”。2004年,因纽特民族发布了一个声明,自此以后所有的官方文件都称“因纽特”。 [3]

爱斯基摩人是由从亚洲经两次大迁徙进入北极地区的。经历了14000多年的历史。由于气候恶劣,环境严酷,他们基本上是在死亡线上挣扎,能生存繁衍至今,实在是一大奇迹。他们必须面对长达数月乃至半年的黑夜,抵御零下几十摄氏度的严寒和暴风雪,夏天奔忙于汹涌澎湃的大海之中,冬天挣扎于漂移不定的浮冰之上,仅凭一叶轻舟和简单的工具去和地球上最庞大的鲸鱼拼搏,用一根梭标甚至赤手空拳去和陆地上最凶猛的动物之一北极熊较量,一旦打不到猎物,全家人,整个村子,乃至整个部落就会饿死。因此,应该说,在世界民族大家庭中,爱斯基摩人无疑是最强悍、最顽强、最勇敢和最为坚韧不拔的民族。

爱斯基摩人是北极土著居民中分布地域最广的民族,其居住地域从亚洲东海岸一直向东延伸到拉布拉多半岛格陵兰岛,主要集中在北美大陆。通常西方人把爱斯基摩人分为东部爱斯基摩人和西部爱斯基摩人。西部爱斯基摩人指阿留申群岛、阿拉斯加西北部和加拿大西北部麦肯齐三角洲地区讲因纽特语的居民。这些地区的爱斯基摩文化深受相邻地区亚洲和美国印第安人文化的影响。东部爱斯基摩人指北美北极地区的中部和东部讲因纽特语的居民。当人们不分青红皂白笼统地称之为爱斯基摩人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爱斯基摩人实际上说着不同的语言。当然,这些语言属于同一个语系,即如今所说的爱斯克兰特语。人们相信这个语系和东亚地区的某些语言有关系,只是至今还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说明这一点。 [4]

爱斯基摩人都是矮个子、黄皮肤、黑头发,这样的容貌特征和蒙古人种相当一致。基因研究发现,他们更接近西藏人。

爱斯基摩人在过去几千年里,他们虽然生活得自由自在,并没有外人来打扰,但其发展变化却也极其缓慢,没有货币,没有商品,没有文字,甚至连金属也极少见,是一种全封闭式的自给自足,一种真正的自然经济,与人类历史上的新石器时代差不多。直到16世纪,西方持枪的狩猎者才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于是,毛皮商人、捕鲸者、传教士们接踵而至,本来冷冷清清的北极,顿时变得热闹非凡,世界各国的报刊也频频出现“爱斯基摩”这个名字。

这些外来者带来的两种东西曾对爱斯基摩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是金钱,这引起了爱斯基摩人价值观念的深刻变化;二是疾病,曾使爱斯基摩人的数量减少了许多。

如今,在树线(由于寒冷的气候条件,再往北就不可能生长树木了,有人把这条线而不是北极圈作为北极的界限)以北的当地居民总共还不到10万人,而外来居民却越来越多。生活在阿拉斯加北坡自治区的爱斯基摩人实在是幸运者,因为这里有两个美国最大的油田,他们每年可以从石油公司那里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尽管如此,他们仍然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主要靠打猎为生。有些人即使有了工作,可以有一笔很好的工资收入,但仍然要依靠打猎来解决一家的温饱问题。他们虽然有时也吃熟食,却总觉得生肉吃起来更带劲,既能抗寒,又能充饥。

今非昔比,爱斯基摩人的生活已经相当现代化了。他们以前住的冰屋伊格鲁(igloo)早已不复存在,代之以装有下水道和暖气设备的木板房子;用海豹皮做成的小船尤米安克 (Umiak)也已经进了博物馆,而为水上摩托所代替;狗拉雪橇已很少使用,狗儿们因此失了业了,因为人们大部分都用上了汽车;为了抵御冬天的严寒,兽皮虽然仍必不可少,但外面却罩上了非常漂亮的尼龙布。孩子们可以就近上学,直到高中毕业;大人们在工作之余,也可以坐在家里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总之,爱斯基摩人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从相当原始的传统生活一跃而进入了现代文明,其速度之快和变化之大不能不说是历史上的奇迹。

爱斯基摩人与阿留申人(Aleut)的族源关系最相似,两者共同构成北极地区及近北极地区土著居民之主要成分,其范围自格陵兰、阿拉斯加、加拿大以至俄罗斯最东端(西伯利亚)。

爱斯基摩人自己称呼自己的名字很多,在不同的方言中称谓各异,如:因努伊特人(Inuit)、因努皮雅特人(Inupiat)、尤皮克人(Yupik)及阿鲁提伊特人(Alutiit)等等,其义为「人民」或「真实的人民」。爱斯基摩一名源出蒙塔格奈语(Montagnais,一种阿尔冈昆语〔Algonquian〕),自16世纪以来,即由欧洲人及其他民族用以指称北极居民。此名一度被认为涵义是「食生肉者」,现今则认为是「雪鞋」。加拿大和格陵兰的北极居民宁愿自称为因努伊特人,而在阿拉斯加地区则仍以爱斯基摩人这一名称深受当地居民欢迎。

现今已知最早的爱斯基摩文化出现于阿留申群岛中乌姆纳克岛(Umnak Island)上的一个地点,据记载,距今大约为3,018±230年左右。20世纪末,估计自认为爱斯基摩人的人数约有11.7万,其中格陵兰和丹麦有51,000人;阿拉斯加有43,000人;加拿大有21,000人;其馀约有1,600人在西伯利亚。

北极地区的土著民族,自称因纽特人,分布在从西伯利亚阿拉斯加格陵兰的北极圈内外。总人口约13万(2000),分别居住在格陵兰(5.3万)、美国的阿拉斯加(4.1万)、加拿大北部(3.4万)和俄罗斯白令海峡一侧(约2千)。属蒙古人种北极类型。在西方人的眼光中,他们是典型的爱斯基摩人。东部爱斯基摩人的分布面积占整个爱斯基摩人居住范围的 3/4而人口却只占1/3。由于东部地区的自然资源没有西部的丰富,所以今天西部地区的爱斯基摩人的物质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都要比东部地区的高一些。爱斯基摩人居住地分散,地区差异很大,所以文化差异也很大。

动物被捕猎后自然资源繁殖率会降低,所以东部地区没有西部地区丰富了。

从白令海峡到阿拉斯加、加拿大北部,经格陵兰岛一带,在北极圈生活的蒙古人种的一个族群。在身体上,文化上都适应于北极地区的生活。面部宽大,颊骨显著突出,眼角皱襞发达,四肢短,躯干大,不仅有这种形态,而且生理上也适应寒冷。但是外鼻比较突出,上、下颚骨强有力地横张着,因头盖正中线像龙骨一样突起,所以面部模样呈五角形。由于克服极端的环境生活,在人类学上引起注意。

极寒地区的植物极少,氧气不充足,人体内的蛋白质被利用率低影响身材高矮胖瘦。所以爱斯基摩人比普通人更加耐寒。 [5]

爱斯基摩人的衣服都采用动物的毛皮为原料,所以能最好地抵抗北极的严寒。驯鹿皮、熊皮、狐皮、海豹皮,甚至狼皮都是做衣服鞋子的主要材料。

有的地区,妇女穿的裤子和靴子连成一体。儿童的衣服多是从头到脚连成一体,只在臀部部位开一个洞,平时这部分自然闭合,不用担心冻坏孩子。爱斯基摩人的衣服十分巧妙地运用了空气的物理性质——热空气不会向下散逸的原理。在北极地区生活的其他民族也有类似于爱斯基摩人的衣服,但是没有爱斯基摩人的保暖,且便于活动。爱斯基摩人通常上身只穿一件厚厚的皮祆,不穿内衣,皮袄很轻,下面虽然敞着口,但暖空气向上升,所以不会从下面散失。皮袄带有连衣帽,系得紧紧的,以防热量从上面散失。如果感到很热,只需稍稍松开帽子,让暖气流走。连衣帽的边缘镶有狼灌皮或狼皮,因为这两种皮与其他毛皮不同,所以人呼出的水气不会在上面凝结成冰。外出打猎或活动不多时,爱斯基摩人再穿上宽大的风雪外衣,这种外衣的毛皮朝外,主要功能是防风雪。

传统爱斯基摩人在极冷的气候下可以穿上好几双鞋,一双套着一双,通常在轻软的鞋外再套上最外层的靴子。他们的连指手套宽大,长至袖子,因为外衣很大,所以穿着的人可以把手缩进去暖和暖和。两件毛皮上衣、毛皮裤子、长统靴以及连指手套,穿上这身行头,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寒冷中也能泰然处之,呆上几个小时不成问题。 [5]

雪屋(叫冰屋更准确)。其建筑材料就是一条条长方形的大冰块,建筑方法是先将冰块交错堆垒成馒头形的小屋,再在冰块之间浇水,很快便冻成一体,密不透风。绝对称得上是无污染建材,无公害施工。这是加拿大爱斯基摩人的独创,至今仍可见到,但多用于旅游观光领域了。 [5]

爱斯基摩人的住房也是利用暖空气不下逸的原理来保持室温,度过寒冬的。有人将爱斯基摩语Igloo译成“雪屋”,是不准确的。其实爱斯基摩人将所有的房子都称为Igloo。提起爱斯基摩人就联想到他们住在雪屋中,其实这也是非常片面的。实际上有3/4的爱斯基摩人都没见过这种雪屋,常年住在雪屋的只是极地爱斯基摩人。由于没有木材、草泥,他们只能就地取材,用雪块建造房屋。

加拿大北部地区常年大风不断,气温极低,帐篷无法御寒,所以这一地区的爱斯基摩人建造了有名的圆顶雪屋。库普爱斯基摩人,耐特斯里克爱斯基摩人,伊格鲁尼克爱斯基摩人,驯鹿爱斯基摩人和魁北克爱斯基摩人冬季一般都使用雪屋,这些人只占爱斯基摩人口总数的8-,但他们所居住的地理区域很广。 [6]

建造圆顶雪屋需要一定的技术,要求力学上的稳定,外形要求也颇为严格。有经验的爱斯基摩人建成的雪屋堪称建筑上的杰作。建造雪屋所用的雪块并不是随便可取的,要选择质地均匀、软硬度合适的雪块。建造者先用工具探试雪层中有无冰层和空气,最合适的是选择风吹积而成的雪块。雪块的大小视雪屋大小而定,屋子越大雪块相应切得越大。建造者先估算起始圈的大小,用三块相连的雪块砌出一个坡度,作为螺旋形雪墙的起头。每一块雪砖呈立方体,但作为里层的一面有一定的弧度,形成圆弧状,每块雪砖要做到精确吻合,使雪屋坚固而不至于倒塌。建造的过程中,建造者是在里头砌墙,当砌到二层或三层砖时,在一边要开一个供建筑期间临时用的出人口。如果雪砖不够用,建造者从里面爬出来,再把砖运进去。有了一定的高度之后,一般是砌到四五圈,突然向里增加倾斜度,开始封顶,并按照顶孔的大小仔细切出最后一块砖。由于留出的顶孔常常是不规则形,建造者须用双手从里面将雪砖托到外面,按顶孔的形状切至完全吻合,将顶孔封死。这时人已完全被封在雪屋里面。里面的人再将临时出入孔砌上,填补雪块间的缝隙,然后在底部挖出一个门。挖门要选择在不影响基础雪砖的地方。屋顶上要开一个通气孔,以免屋内过热使雪砖融化。建好雪屋后,把睡觉的地方垫高,方法是把一边的雪堆到睡觉的地方,再铺上兽皮等物。

爱斯基摩人通常要在入口外挖一个雪下通道。这个通道从两方面保持室温:第一,由于通道在雪下,因而风、冷空气不能直接进人屋内;第二,由于采用地道入口,暖空气向上聚集在屋内,人睡觉的地方就暖和多了。爱斯基摩人常常半赤裸地睡在圆顶雪屋内,室内温度由他们的体温或点燃煮食用的小油灯来维持在约16℃以上。屋子顶部必须保持开着一个孔,以供通风而不使内壁融化。

以上是建造圆顶雪屋的一般方法,具体细节各人有所不同,传统爱斯基摩人要花上几年的时间观察练习,才能掌握盖雪屋的技术。关键的技术在于如何将雪一块块摆成圆圈,呈螺旋上升,而不用任何辅助材料。砌到最上面时,必须突然增大上升的倾斜度,这就要求建造者准确切下一块砖的斜角,以便把下一块砖接上去。为了稳定,两块砖要切得非常合适,相互吻合,到了最顶上, 倾斜度接近水平,然后补上最后一块雪砖,这需要熟练的技巧。一个能干的建造者在1小时内能建好供三四人居住的雪屋,这速度是非常快的了。一个人选料,切雪砖,搬运,又是在零下几十度的寒冷天气下完成这一切,只有爱斯基摩人才能做到这么好。 [7]

爱斯基摩人属于亚洲民族,与美洲印第安人不同之处在于具有更多的亚洲人的特征,如手足较短小,此外,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区别特征。爱斯基摩人的另一与众不同之点是ABO血型中的B型人数之比例十分可观,而印第安人中几乎没有B型血型。由于血型是遗传特征中最为稳定的一个因素,如今学者们多认为,至少有一部分爱斯基摩人同印第安人族源不同,因而不能像早期学术界宣称的那样,把爱斯基摩人看作是单纯地另外发展于极北地带的一支印第安民族。此说更可证之于爱斯基摩阿留申诸语言中因爱斯基摩人在地理上的广泛分布而存在大量方言这一事实。

爱斯基摩人的传统文化模式,完全是为适应一种极其寒冷的冰雪覆盖的环境。这种环境几乎没有植物性食品,树木极少,食物来源只靠驯鹿、海豹、海象、鲸等肉类,鲸脂,以及鱼类。爱斯基摩人用鱼叉捕杀海豹时,或在冰上进行攻击,或乘海豹皮船(kayak)进行追捕,海豹皮船是一种外覆兽皮仅供一人乘坐的轻快小舟。他们捕鲸时则乘坐较大的爱斯基摩蒙皮船(umiak)。大多数爱斯基摩人在夏季都全家出动猎捕驯鹿及其他陆生动物,所用器械是弓箭。狗拖雪橇是爱斯基摩人的主要陆上交通工具。爱斯基摩人的衣著以驯鹿毛皮为主,用以抵御极地酷寒气候。住房在冬季有两种:一种是雪块砌成的圆顶小屋,名为伊格鲁(igloo);另一种则是半地下的小屋,系以石头或草块铺在木造或鲸骨的骨架上而制成。夏季他们居住在兽皮帐篷之内。

简介

加拿大北部居住着因纽特人或叫爱斯基摩人,在格陵兰、阿拉斯加能看到他们。因纽特人居住得十分分散,SIBERIE和TCHOUKTCHES半岛北端,只有几千人。在加拿大,他们主要生活在Nunavut地区,人口约3万人。

因纽特人不喜欢人们称他们为“爱斯基摩人”(Eskimo),因为这种说法来自他们的敌人,印第安阿尔衮琴部落的语言,意思是“吃生肉的人”,而“因纽特”是他们的自称,意思是“人类”。

法国传教士这样拼写"ESQUIMAU",阴性"ESQUIMAUDE",复数为"ESQUIMAUX"。英语则是"ESKIMO"是我们常用的形式。 他们和印第安人一样,只是晚一些从白令海峡来到美洲。

因纽特人主要表现出蒙古人的种族特征。

他们在海岸边安家落户,主要靠猎捕海生哺乳动物(主要是RHOQUE,海象,独角鲸和各类鲸)和陆地哺乳动物为食(鸭子,加拿大驯鹿,白熊,麝牛,极地狐和北极象)。

捕猎的方法有很多种,虽然步枪取代了传统武器,但鱼叉还是一种有效的补充工具。因纽特人也从事渔业。主要捕食海鱼(鲨,鳕鱼,庸鱼菜,肉色像鲑鱼的鳟鱼和红鲑鱼)。一些地方化的种族也捕捉淡水鱼。

捕鱼活动一般是在大浮冰上,更多时候在浮冰下进行,不同的种族用不同捕鱼工具,捕不同类型的鱼:钓鱼钩,渔网,捕鱼篓,鱼叉。因纽特人在北极地区短暂的夏天也从事采摘业,但他们的食谱中还是主要以肉食为主,这种生活环境中,他们主要依靠海豹和加拿大驯鹿生存。也是那些动物的皮毛为因纽特人提供了抵御严寒的衣服。

至于居住形式,传统的是雪砖垒成的圆屋顶的房屋-雪屋。然而,雪屋这个词不仅仅指这种雪砖房屋,而是指各种居住形式,这要依季节而变化:夏天,因纽特人住在兽皮搭成的帐篷里;冬天则住在雪屋,石头屋或泥土块屋子里。

游牧生活也起源于迁移形式,后来发明了狗拉雪橇美洲印第安人也用这种工具,和海豹皮小艇、独木舟。不同的海豹皮小艇通常是一人操纵的小船,用双短桨划动,加上窄窄的船体,使海豹皮小艇无论是在海上还是在冰上活动起来都十分灵活。

在新魁北克UNGAVA海湾那里,海豹皮小艇最显神通,然而,在因纽特人和印第安人中,游牧生活方式已经消失,雪地摩托代替了雪橇,营房代替了雪屋。 [4]

北极圈上的黄种人

几千年前,人类最后的一支迁徙大军从亚洲出发跨过白令海峡向美洲腹地进发。他们哪里料到前方等待他们的是美洲印第安人的围追堵截和残忍杀戮!因纽特人且战且退,最后终于退至北极圈内,时值寒冬,印第安人以为因纽特人不久便会被冻死,便停止了追杀。谁料,因纽特人在北极奇迹般生存了下来,他们创造了人类生存的奇迹。

尽管来自亚洲,但由于长期生活在极地环境中,因纽特人同亚洲的黄种人已经有所不同。他们身材矮小粗壮,眼睛细长,鼻子宽大,鼻尖向下弯曲,脸盘较宽,皮下脂肪很厚。粗矮的身材可以抵御寒冷,而细小的眼睛可以防止极地冰雪反射的强光对眼睛的刺激。这样的身体特征使他们有令人惊叹的抵御严寒的本领。但是因纽特人耐寒抗冷的另一重要原因是日常所食的都是些高蛋白、高热量的食品。

吃生肉的人

“因纽特”在他们的语言中是“真正的人”的意思,他们还有一个不太喜欢的名字叫“爱斯基摩人”。“爱斯基摩人”是印第安人送给他们的一个带有嘲笑性质的名称,意思是“吃生肉的人”。出于对这样一个坚强生存着的民族的敬意,我倡议大家放弃“爱斯基摩人”这个词的使用。

因纽特人的确吃生肉,而且他们更喜欢保存了一段时间并稍腐败的肉,因纽特传统观点认为将肉做熟实在是对食物的糟蹋。其实这也是对北极寒冷的一种适应,在外打猎的人是没有希望随处生火的。因纽特人的传统食谱全是肉类:海洋里的鱼类、海豹、海象以及鲸类,陆地上的驯鹿、麝牛、北极熊以及一些小动物。

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下,养育后代的条件也非常恶劣,为了提高婴儿的成活率,因纽特人很早就依靠集体力量养育后代,久而久之,他们形成了大同观点,认为孩子是大家的。因此,不管你喜欢哪家的孩子,只要你真心想领养,主家很可能就会同意你把他的孩子带走。如果他想养孩子,就到别的家去看,喜欢哪个就领回家来。所以,因纽特孩子往往要在很多家周转后才长大。

追捕海洋巨兽

鲸鱼是因纽特人生活的必需,但由于鲸鱼数量不断下降,各国的捕鲸活动受到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严格限制,每年因纽特人只获得一定的限额,以满足他们“传统和生存的需要”。

因纽特人使用一种木架皮舟捕猎鲸鱼,这种舟只能载一个人,样式和现代奥运会使用的单人皮划艇较相似,事实上后者就是根据前者改进来的。这种小艇机动灵活,最大的优点是,只要桨在,你随时可以把翻了的船正过来继续参加战斗。

关于鲸鱼,因纽特人结合《圣经》嫁接了一个故事:上帝为惩罚人类的罪恶而降下洪水,因纽特人没有躲进诺亚方舟里,而是架着自己的皮舟随水漂流。在他们就要饿死的时候,来了一头弓头鲸自愿献身为他们提供食物。因纽特人闯过难关并得以登岸,自此以后,每年春天弓头鲸都会来到北极为因纽特人提供食物。这个故事在因纽特人中流传甚广,因此他们对鲸充满了感激之情。正因为如此,因纽特人为每一头被猎的鲸举行仪式、祈祷,为它们的灵魂祝福。而这种对自然恩惠的感激之情常被我们这些现代人所淡漠。 [4]

爱斯基摩是一个民族.不同地区的爱斯基摩人对自己有不同的称呼。美国阿拉斯加地区的爱斯基摩人称自己为“因纽皮特人”,加拿大的爱斯基摩人称自己为“因纽特人”,格陵兰岛的爱斯基摩人称自己为“卡拉特里特”,意思都是“人”。爱斯基摩人认为“人”是生命王国里至高无上的代表。

狩猎是爱斯基摩人的传统生活方式。或者说,在北极地区狩猎是爱斯基摩人的“特权”。他们世世代代以狩猎为主。在格陵兰北部,他们在冬夏之交猎取海豹,6~8月以打鸟和捕鱼为主,9月猎捕驯鹿。而在阿拉斯加北端,全年以狩猎海豹为主,并在冬夏之交猎取驯鹿,4~5月捕鲸。

不同季节、不同地区,爱斯基摩人采用不同的方法猎取海豹。在北极居住的爱斯基摩人,把下第一场雪的日子定为新年的第一天。

夏季,爱斯基摩猎人划着单人皮划艇,带上海豹叉或带刺梭标、网、绳子等工具来到海豹经常出没的海面寻找猎物。猎人静静地划着双桨,不停地搜索海面。爱斯基摩猎人从小练就一副好眼力,能看见100~200米远处嬉戏的海豹。一旦发现猎物,猎人便快速悄悄接近目标。等到靠近时,猎人迅速拿起鱼叉使劲投向海豹。动作要快,投掷要准确,否则海豹瞬间便会潜入水中逃之夭夭。被叉到的海豹同样也会潜入水中,甚至会把船拖翻。因为即使后面拖着条船,海豹也能游得跟平时一样快,所以猎手必须用网迅速拖住海豹,直到其最后精疲力尽。这时猎人再接近猎物,杀死它,把它拴在船边。然后全面检查一下船上设施,继续寻找下一个猎物。如果运气好,一个猎手一天能猎到二三只海豹。不走运的就只能空手而归了。

到冬季时,海面冰封,爱斯基摩人就采用另一种方法猎海豹。海豹属于哺乳类动物,虽然生活在大海中,但却靠肺呼吸,所以必须经常不断地浮到海面呼吸空气,然后再潜入水中。海豹每吸一次气,可在水下呆7~9分钟,最长可在水中呆20分钟左右。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它们就会窒息而死。由于北极地区冬季海面结冰,海豹无法在冰下找到换气的地方,它们就由下而上把冰层凿出一个洞,作为呼吸孔。爱斯基摩人就是通过寻找海豹呼吸孔来猎捕海豹的。

加拿大北极地区冬季时海面封冻的时间长达几个月,这段时期是爱斯基摩人食物来源最少的艰苦日子。这里的库普爱斯基摩人却有非常高明的寻找海豹方法。他们发动全村的人都到距海岸几公里的冰面上寻找海豹呼吸孔。在相当大的范围内找到一批呼吸孔后,若干名猎手便同时出发,在每一个呼吸孔旁守候一个人。这样,如果海豹在一个呼吸孔被吓跑,势必要到另一个呼吸孔吸气。守住一片区域的每一个呼吸孔,海豹就难逃天罗地网了。采用这种方法,总有一两个猎手每天猎到至少一只海豹。直到几星期后,这一地区附近的海豹全部消失,于是村里的人再迁往别处狩猎。爱斯基摩人也用拉网的办法捕海豹。找到海豹呼吸孔后,他们在呼吸孔两侧各两米处的地方打一个冰洞,把长4米、宽1米的网布设在两个洞之间的水中。网的两端用绳子拉出冰面,系在打冰洞时堆在旁边的冰块上。网的下端,每隔半米缀上石块,使之下沉保持网的垂直。网的上端要同冰面拉开一段距离,以免网被冻在冰层的底面上。这样捕捉海豹与一般用粘网捕鱼的原理是一样的。爱斯基摩猎人通常是下网后,两三天再凿开冰面收取猎物。

每当春季的阳光开始照耀这片经历漫长寒夜的大地,白昼变得越来越长时,捕海豹的黄金季节就来到了。海豹从冰下爬到冰面上晒太阳,它们躺在呼吸孔旁边,躲在刨出的冰碴后面。晒太阳的海豹对四周环境警惕性很高,一听到动静,马上跳入水中不见踪影。海豹晒太阳的时候,每过一会儿便抬起头,四下巡视一番,看看有没有危险,如果安然无恙,便又低下头享受阳光。

这种情况下猎人只能一点一点地慢慢接近海豹。接近海豹时,通常猎人在冰面匍匐前进,等海豹抬头时,便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把自己也装扮成一只睡着的海豹。或者干脆趴在冰上,也抬起头四下张望,模仿海豹的动作。幸运的是,海豹的眼力不太好,难辨真伪。由于冰面上障碍物很少,难以隐蔽,所以猎人有时用白色帆布做成挡板一样的屏障,像盾牌一样遮住自己。趁海豹酣然大睡时,猎人迅速向前跑动,而当海豹抬头观望时,猎人立即原地卧倒,停止不动,好像一堆冰雪。

爱斯基摩人在狩猎外出时,往往建造雪屋,首先,他们取结实的陈雪、压实的雪切成大城雪砖然后用雪砖垒成半球形的雪屋,用雪封住砖间缝隙,在室内燃一把火,把表层略略融化,房屋就密封住了。再在四壁挂起毛皮,甚至在屋顶覆以海豹皮保暖。雪屋有一半在地面下部,门有一半在地下,门前还有雪砖造一拱型挡风墙。也有的雪屋有小小的窗户,用晒干的各种海兽肠子作窗户纸,可以透光。因为他们认为阳光是十分神圣的,所以他们的屋子一般都朝着太阳。

“爱斯基摩‘雪屋’在哪儿?”科考队一进入伊努维克,就问当地的爱斯基摩人。得到的回答是:我们在这里也很多年没见到了。的确,记者走在这座从一个原始爱斯基摩村落发展起来的城市,随处可以看见汽车、楼房、空中电线,听到流行音乐。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爱斯基摩人已经越来越与外界融合,逐渐脱离了自己传统的游猎生活。
   [7] 爱斯基摩人也称因纽特人。据了解,世界上爱斯基摩人的总人数为8万左右,在伊努维克一带的加拿大北极圈内有1.8万爱斯基摩人。从上个世纪20年代至70年代,爱斯基摩人受到现代文明影响,开始进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到上世纪70年代末,已经有十分之七的爱斯基摩人住到固定的村庄。只有极少数爱斯基摩人仍然沿袭古老的生活方式,依靠打猎、捕鱼维持生活,但他们也不再使用古老的器具,不再使用传统的交通工具,机动船代替了以往的皮划艇,人们骑着雪地摩托四处寻找猎物。不过爱斯基摩人的日常生活仍然保持着自己的一部分传统习惯,第一代移居城市的爱斯基摩人还愿意吃生鱼和生肉,而他们的子女及后代却更喜欢吃烹饪过的食物。
  如今,爱斯基摩人的生活居住条件都有了极大改进。在伊努维克,爱斯基摩人特有的、可以在里面生火取暖的“雪屋”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安有暖气设施的房屋。下午,伊努维克天空飘起不小的雪花,记者冒雪走在街上,看见不少款式新颖的汽车在路上穿行,还有带着“TOWNCAR”标志的出租车不时停车接上送下客人。那些宽鼻梁、直黑发、黄皮肤的爱斯基摩人穿着厚厚的衣服行走匆忙,背着挎肩书包的爱斯基摩男孩女孩在雪地上嬉戏玩耍。如果不知道自己置身于爱斯基摩城市,还以为是走在中国的一个小城镇呢。 [7]

爱斯基摩人的基本社会及经济单元是核心家庭,他们的宗教信仰与崇奉泛灵论的风习相似。爱斯基摩人的神秘宗教、巫师咒语和法术。

泛灵论:爱斯基摩人的信仰

爱斯基摩人的精神文化大体上就是处于原始精神文化阶段,他们信奉的宗教也就是原始的万物有灵论,或称泛灵论。他们相信世上一切事物皆有生命和灵魂。万物有灵论是原始民族普遍具有的原始宗教形态,也是发展演变成其他各种各样宗教流派的基础。爱斯基摩人深深地相信天地间有许多超物质的灵魂在支配着大自然的一切;灵魂可以超脱于物质表象之外,可以进入或者离开人的身体或其他任何物体;即使物质被消灭,灵魂依然存在原始宗教的形式多种多样,包括图腾崇拜、巫术等。爱斯基摩人的图腾是多种多样的,因而图腾崇拜在各地也不一样。但对大自然的崇拜与畏惧、对死者的崇拜、对祖先的崇拜、对偶像的崇拜却是普遍存在的。爱斯基摩社会中掌管宗教事务的人是巫师,每个村落里都有巫师,他们是村里最重要的人物,男性和女性巫师都存在。爱斯基摩人眼中的巫师是具有和神灵交流或影响神灵的特殊能力的人。巫师被认为可以让自己的灵魂暂时离开身体,和神灵世界的神进行沟通,和一些小神灵接触,于是这些神灵便成为巫师的仆人,给巫师提建议出主意,给巫师提供帮助。巫师通过催眠、念咒语、口技和变戏法等方法行使巫术。巫师的重要作用是发现引起灾难的原因,如生病、受伤的原因,并找到解决的办法。爱斯基摩人认为,灾难的原因就是有人触怒了神灵,所以巫师一般是查明哪一个神灵被触犯,以及被触犯的原因。多数调查结果是有人破坏了禁忌。于是人们通过举行宗教仪式,抚慰神灵,或在原有的禁忌上增加条例,以取悦神灵,消灾避难。巫师被认为能够驱除附在人身上的鬼魂,能够预报天气情况,甚至能改变天气,预测占卜未来,和死人的灵魂沟通。巫师不仅制作护身符出售给他人,还编制咒语出售。

让我们通过一个具体实例,看一看爱斯基摩巫师是如何施展法术的。这是发生在19世纪末叶的两个故事。当时阿拉斯加西北地区一个村落里住着克瓦里纳一家,全家人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这里,但每年春季都要到霍普角捕鲸。这一年因为霍普角流行疾病,许多人染病而死,全家人对是否启程捕鲸犹豫不决,于是请来了巫师为他们占卜,告诉他们怎么办。巫师将所有的人集中在一间黑屋里。人们坐好后,巫师从包里拿出一个用海豹肠子做的小帐篷、一个木偶和一盏小灯。他把木偶和灯放在小帐篷内,关上帐篷后,巫师开始击鼓唱歌。过了一会儿,巫师将帐篷内的灯点亮,里面的木偶便站起来,四处走动。透过半透明的小帐篷,大家可以看到走动的木偶。巫师开始和木偶对话,别人当然听不懂。几分钟的对话结束后,木偶躺倒,灯也灭了,巫师再次击鼓唱歌。唱完歌后,算是仪式结束。巫师一面把用具放人袋中,一面宣布可以去霍普角,不会有人得病,并且能捕到3头鲸。这可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于是克瓦里纳全家去了霍普角,比较幸运的是一切平安。 [5]

由于爱斯基摩人赖以生存的大多数动物每年至少要迁移两次,因而注定他们跟随食物源过着迁移的生活。爱斯基摩人迁移主要是靠双脚徒步旅行。冬季他们使用狗拉雪橇,夏季由于冰雪融化,雪橇无法使用,只能让狗驮一些东西。夏季的海上交通工具是皮船,冬季船就派不上用场。由于拉雪橇的狗和人吃一样的东西,而且比人吃得还要多,所以使用狗拉雪橇作为交通工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困难的。

说起爱斯基摩人,就得谈一谈他们忠实的朋友——爱斯基摩狗。除冬季拉雪橇、夏天驮东西外,西部爱斯基摩人还用它们拖船,从事拉纤的活计。打猎时,利用狗寻找海豹呼吸孔,遇到大型动物如麝牛或北极熊,猎人便放开雪橇上的狗让狗群围攻猎物,拖垮它,以使猎人能够射杀之。狗也是看家的好卫士,它向主人报告敌人或危险动物的来临。在食物短缺的情况下,爱斯基摩人会杀狗吃。使用狗拉雪橇外出狩猎,如果迷了路,又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撬狗便能救猎人一命。而定居的太平洋爱斯基摩人和阿拉斯加西南地区的人专门养狗吃肉。条件差的爱斯基摩人养不起狗,只能靠人力拉撬。 [8]

爱斯基摩人的水上交通工具皮划艇独具特色,其特点是先用木头做成框架,然后用几张海豹皮或海象皮覆盖其上,船体既轻又防水。爱斯基摩人使用的皮划艇分为两种:一种是敞篷船,爱斯基摩人称为屋米亚克。各地爱斯基摩人做的敞篷船样式近似,只是格陵兰岛东部的爱斯基摩人因缺少木头,用骨头和动物的筋做框架。这种船长9米,可同时载900公斤的货物和8个人,4个人就能轻松地抬走,几支浆、几个划手和一只帆就能启动。阿拉斯加爱斯基摩人通常将狗拴在船头,让狗在海岸或河岸上拖着船跑,舵手使船和岸保持一定的距离,并有一人划船,前方遇到呷角或陆地时,再把狗放到船上。另一种是带舱的船,爱斯基摩人称为柯亚克。各地制作的这种船样式不一,材料也不相同,但船体狭窄、速度快、便于操纵是不变的共同点。这种船主要用于打猎,用它追逐猎物速度快,操纵灵活。其船长6米,宽1米,船体只能容1个人。 [8]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