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满语

满语

满语(满语: ,转写:manju gisun)是东北亚地区产生并发展起来的一种语言,主要由满族使用。一般认为满语属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满语支

满文是在蒙古文字母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而成的一种竖直书写的拼音文字Unicode满文字体和输入法已经问世,但由于多数网页不能很好地支持竖写排版,现网络上多采用大清满文拉丁字母转写穆麟德转写或稍作变动的穆麟德转写进行交流。 [1]

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古老的貊人、肃慎人,通过不断地与周边各民族融合,最终在十七世纪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满族,满语也随之从肃慎语-女真语演化而来。和北方其他民族语言一样,满语在其形成过程中主要受到了蒙古语的影响,两种语言有不少共通词汇,如:bi(我)、bayan(富有)、 mini(我的)、 holo(山谷)等,但满语与蒙古语属于不同语族,双方无法直接对话。

满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历史学家和历史比较语言学家都认为,使用阿尔泰语系各种语言的民族,早期都源于中国的北方。学者一般认为满-通古斯语族共有12种语言,主要分布在中国、俄罗斯和蒙古。中国有满语、锡伯语赫哲语鄂温克语鄂伦春语女真语6种。

在清朝的时候,满语亦称“清语”,被定为“国语”,在书面语中辅音有29个,其中3个只用于拼写汉语借词。元音有6个,无长短之分,有复元音。满语标准语具有元音和谐律,但不很严整,有语音同化现象。具有粘着语的特点。基本语序为SOV,即主语在前,宾语居中,谓语在后。虚词较丰富,可灵活表达语法意义名词有格,数的变化。动词有时、态(注意:不同于时态)、体、式、形动和副动等形态变化。满语是一种表达形式丰富,形式多彩的语言。满语与金代女真语相比存在一定差异。

满洲实录,1599年努尔哈赤额尔德尼噶盖两人将蒙古文字母借来创制满文。虽然两位顾问有反对,努尔哈赤仍然继续把蒙古文字母改为无圈点满文,这种新文字通行当时的建州,为后金国的建立及满族的形成有深远的影响。后来达海更增补了12个字头,并于老满文字旁边加以圈点,使满文更加完善,这种新文字被称为“新满文”,并通行于后金。

清代前中期大多用满文发布诏、诰等,成为奏报、公文、教学、翻译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主要文字。乾隆以前期间满文奏折繁多,远超过单独的汉文奏折。其中顺治朝及以前多单独的满文奏折,康熙雍正两朝满汉合璧类奏折居多,单独满文或单独汉文均很少。

光绪十年(1884年)新疆建省后,使用满语的人数达四万余人,其中除满族外,锡伯族达斡尔族等民族也使用与满语相近的锡伯语、达斡尔语等语言。清朝统治者在保持满贵族优先前提下,很大程度上采取了汉化政策。

满族丢失母语是有个过程的。一些资料证实,直至清末,京师的某些下层满族还在使用满语,时至辛亥以后,才逐渐消失的。不过20世纪中晚期,只有远在黑龙江流域与嫩江流域的少数村屯的满族人,还存在一些日常的满语会话。 [2]

流传甚广的一则谣传:汉语官话方言之所以有翘舌音是因受满族汉语发音的影响。

实际上,满语无翘舌音。

根据现代学者的研究,清代的满语大体上分为南音、北音、东音、西音四种方言。以辽宁省一带,特别是盛京(沈阳)城一带的口音称为南音,有以属于这个方言区域的建州音位标准音编制文字(满文);以黑龙江省以及黑龙江以北广大地区的口音为北音,该口音与赫哲语、鄂伦春语等接近;从乌苏里江以东到东海之间所属的各地口语被称为东音;清朝入关,满族迁入北京城之后,各地满族人以书面语(即建州口语)为标准语,又带来各自本地方言口音和地方性词汇所讲出来的话最终形成了北京口语,即西音。西音大体上与建州口语是一致的。

满语本族语书面语有6个元音音位,19个辅音音位。元音分阳、阴、中三性,同性元音互相和谐,辅音也有和谐现象。满文字母在词头、词中、词末的书写方式不同。 [1]

以下表格列出穆麟德转写/太清转写(太清转写与穆麟德转写所用字母不同时的括号内为太清转写)和国际音标

辅音

其中软腭音小舌音在本族语中不对立/k, k, x/和e、i、u相拼,/q, q, χ/和a、o、ū(v)相拼],但在外来语中可以对立(/k, k, x/可以和a、o、ū(v)相拼,穆麟德转写/太清转写作k', g', h')。

另有三个外来语辅音:ts' (c) //、dz (z) //和 (r') //。 [1]

元音

a、o、ū(v)是阳性元音,e是阴性元音,i和u是中性元音。

与同属于阿尔泰语系的突厥语蒙古语相似,满语中存在元音和谐现象,即词干元音决定词缀元音,词干以a、e、o结尾,则词缀也以相同元音结尾,例如sula-ha,mute-le;词干以i、u结尾,词缀多为e,如bi-he,ku-he等。 [1]

满语和开音节语言接近。元音及"n"辅音作词尾收音的词汇占绝大多数,和日语近似。满语部份词以复辅音分隔元音,例如abka(雨、天空),ilha(花);其余大部份词则以单辅音分隔元音。这种开音节语言的特质,在作为书面语的满语南部方言中是确定无疑的,在其他方言中未必尽然。在满语书面语产生以后,满语向开音节语言的趋势遂渐明显,例如 abka(雨)和abtara-mbi(暄闹)在书写时多简化成aga及atara-mbi。

满语最初以建州女真方言为规范语,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吸收了其他女真部落及锡伯族等民族的语言后,满语在北京发生音变,产生新方言,称为“京音”。其特点包括动词词尾-mbi的b不发音,ci、ji的元音发音极轻,ong、oi读成eng、ei等。但是满语的口语与书面语一致,发生音变之后,书面语也随之发生改变。

满语词汇包括名词、代词、动词、形容词、副词数词、后置词、连词拟声词拟态词、感叹词、助词。名词和代词有格和数的变化。数词分为基数词序数词。形容词有程度和级的变化。动词有时态和格、式的变化,分别分为现在时、过去时、将来时,主动态、被动态、使役态,陈述式、祈使式、条件式等。满语名词中从其他语言借用词汇的现象比较明显。

在阿尔泰语系的特征方面,满语主从复句比较发达,语法与汉语区别很大,与日语及韩语接近,部分学者将之共列阿尔泰语系。如:

abka de deyere gasha bi(天空有飞鸟)此句直译为:天空、(位置助词)、飞、鸟、有;日语可译成“空に飞んでいる鸟が(助词)いる(有)”,句型有一定类似。

niyalma de tusa arambi(予人方便)此句直译为:人、对、方便、给。

满语受其他语言的影响

在满语影响汉语的同时,满语亦吸纳了不少汉语借词及发音。例如非圆唇元音(y),例子有sy(佛寺)、sycuwan(四川);汉语塞擦音,例子有dzengse(橙)、tsun(寸)。除了汉语借词外,满语亦有其他语言的借词,例如蒙古语。例子有morin(马)和temen(骆驼)。

满语有元音和谐的现象,原则上a、o、ū是阳性元音,e是阴性元音,i和u是中性元音,但多音节词干规则较为复杂。词干若为阳性元音,后方词缀亦为阳性元音,词干若为o则后方词缀的元音有时也会变成o,其他状况一般为阴性元音。

虽然有时词干元音的不同会代表不同性别的事物,一般的通则是a用于阳性的事物,e用于阴性的事物,但在语法上满语没有真正意义的性存在。

满语名词分成单数和众数两种。亲属关系名词众数形后方加-ta/-te/-ri,使用时词干结尾之-n往往会消失。一般名词则在词干后方加-sa/-se/-so/-si

满语的名词基本可分成五个格,它们分别如下:

主格:单词的基本形式,表从事动作者。不加任何词缀

属格─工具格:表示从属或动作使用工具。单词后方加i,但以ng结尾的名词后方加ni

与格─方位格:表动作发生的地点或所向。单词后方加de

宾格:表动作的接受者。单词后方加be

主条目:满文

满文为行文从上至下、由左至右竖写的拼音文字。满文是一种全音素文字 [1]

满文源于传统蒙古文,而传统蒙古文可追溯至古代回鹘文女真文源自契丹文,而契丹文源于汉字(详见女真文词条)。 [1]

满文unicode字体和输入法已经问世,已经可以实现电脑输入和正确显示;满文输入法主要有蒙科立满文输入法、太清满文输入法等,移动终端有都勒佳满文输入法、阿娜米词典;维基孵化场上有满语维基百科的试验版,兼用传统满文和拉丁转写;满文维基文库收录了一些满文古书,采用传统满文显示。目前正在进行录入工作。 [3-4]

通过各方的努力,满语研究已正式成为黑龙江大学的重点学科;民间的满语学习班也在一些城市和网络中开始出现。 [5]

台湾目前有国立政治大学民族学系兼任教授庄吉发开设的满语课程,他并有出版多本满语书籍。

2005年3月三家子满语学校成立

2005年10月1日,哈尔滨工程大学满-通古斯语言研究会(学生社团)注册成立,同年10月23日第一期义务教育满语初级班在哈尔滨工程大学开课。同年11月黑龙江大学满语所赵阿平教授应邀来校作关于满语言现状的学术讲座。2006年4月9日,第二期义务教育满语初级班开课。

2006年5月15日,东北农业大学满语爱好者协会(学生社团)注册成立。5月27日,开设义务教育满语初级班第一期。

2008年6月,哈尔滨市阿城区的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将满语专业列入招生范围,成为全国唯一在高职院校开设满语中专专业的学院,首期计划招生30人。

2009年4月,有媒体报道哈尔滨市香坊区莫力街村小学校在开办满语课两年后,面临生源不足的情况。

2009年9月白山市江源区满族学堂成立。

2011年中央民族大学满语班授课。

2012年5月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在全县小学开展满语教学。

2012年5月吉林市乌拉街满族中学7年级学生第一次满语授课。

2012年12月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内以学生社团为依托开办满语课程。同年年末人大附中满文社成立后,抚顺一中北大附中等中学也兴起相关社团、选修课。

2010年农历10月13日是满族重要节日颁金节。日前,部分八旗后裔在北京通过联谊活动进行这一“族庆”。但记者随后走访发现,在北京,已找不到教授满语的学校,会满语的市民寥寥无几。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满文已经走向衰微。用满文记载的清史资料,也正逐渐沉入历史的长河。满族的语言在清朝后期逐渐衰落,到上世纪末只有黑龙江部分老人还能够说满语,目前随着满族青年民族意识觉醒,学习和使用满语的人数在逐渐增多。锡伯族使用的语言即为满语,但由于锡伯族民族语言保留较好,造成满语一时被认为是锡伯语。

政协委员赵志强呼吁抢救满文。赵志强表示,满语是研究满族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工具。大量的满文文献需要翻译,满语人才的缺乏,应该引起必要的重视。

部分满族人以满语为母语

三家子村是黑龙江满族人在清朝康熙年间建立的村屯,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三家子村是我国唯一保留满语的村落,部分老人以满语为母语。

黑龙江西部和北部黑河,嘉荫等地,仍有人会说满语。

北京满文书院停办

百度地图上显示,北京满文书院位于东堂子胡同北京24中校内。然而记者查访得知,这所北京唯一的满文教学机构已于数年前停办。

“2003年底,我决定停办书院。”原满文书院院长金宝森先生提起往事,仍很是感慨。金先生是满族正黄旗后裔,为抢救满文,1985年,在他的主持下,满文书院在北京24中正式开学,不收学费。原定招收一个班,可当时有200人报名,后经考试录取了90人,分作两班。

三家子满语学校

“伊兰孛”是满语ilan boo,译成汉语为“三家子”,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的一个满族聚居的村落。“三家子”村是黑龙江满族人在清朝康熙年间建立的村屯,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

三家子村位于黑龙江省富裕县西南,距齐齐哈尔市40余公里,齐嫩铁路在其东侧经过,西面就是著名的嫩江江套。全村1071口人,65-以上是满族。

2005年年底,网络上报导了齐齐哈尔市富裕县所辖的三家子,正在筹建全国第一所满语学校证实3月1日三家子满语小学已经开学。刚开始三家子满语学校教学环境艰苦,师资力量薄弱。

白山市满族学堂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满族学堂依托白山市第三中学成立于2009年9月,作为东北师范大学满语教学基地,成立两年多来,在满语师资培训、中小学生满语教学和教学研究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绩。

满文历史很短暂

金宝森先生告诉记者,满文是一种拼音文字。满族历史源远流长,而满文出现却比较迟。直到1599年,努尔哈赤下令以蒙文改制满文,才出现了所谓“老满文”。

1632年,皇太极令满族文字学家改进老满文,在字母右边增加圈点,以区别原来不能区分的音节字母,又吸收汉语语言成分,创制了拼写借词用的音节。这种文字称新满文。

乾隆皇帝为了巩固和加强封建统治,谕令儒臣拟出满文篆字。此后不少珍贵文献资料均由满篆抄写。

据金先生介绍,清代宫廷有很多绝密文件都是满文撰写,因此研究满文对研究清史的意义可见一斑。

赵志强表示,从满文出现到衰微,只有几百年。这种短暂的发展历程与文化的融合密不可分。 [6]

满文主要用于研究

在金先生家中,随处可见满文书法和满文研究专著。金先生说,满文已经走向衰微,满语基本仅限在研究领域使用。

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是国内唯一满学研究机构。记者走访了解到,几位年轻的博士正在为推进满学研究做着辛苦的努力。

助理研究员小戴是研究所唯一的满族博士。他主攻满语研究。小戴曾深入齐齐哈尔的村庄,记录当地老人使用的满语。“那是最古老的满语,只有几个人会说,他们走了,也就把那些珍贵的满语带走了。”

小戴和研究所另一位满文博士一起,正在进行满文文献的翻译整理。这是一项卷帙浩繁的大工程,需要研究者耐得住寂寞。

据金宝森先生介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共存明清档案900多万件,其中明代档案仅3600余件,其余均是满文或满汉合璧的清朝档案。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满文书库也有藏书16000多册。此外全国各地很多图书馆也都藏有满文书籍。满文档案是座蕴藏丰富的宝库,但满文人才已寥若晨星

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所长赵志强表示,满族在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页,研究满族历史和文化对于研究中国历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而满语是研究满族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工具。 [6]

抢救满文先推动满族文化

经常有人向金宝森先生求字,老人喜欢写上汉语与满文两种文字。在金先生家中,一幅满语的“寿”字,常常引起来宾的好奇。即使在小戴这些专业研究者眼中,会满文书法,也是一件令人艳羡的事。

金先生介绍,有一些满语爱好者开设了满语角,专门切磋满文。“这说明满文学习在社会上还是有需求的。”金先生认为,学习满文离不开满族文化的推进,如果社会上多举办一些满族文化方面的展览,引起参观者的兴趣,也会对满文产生兴趣。金先生和赵志强所长都参加了颁金节的聚会,他们认为这个节日对推动满族文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但无论如何,原始的满文已经远离大众生活。最初的满族文化大都也停留在了遥远的历史中,抢救满文,就是为了留住一把打开历史的钥匙。赵志强表示,需要翻译的满文文献有很多,我们需要更多力量去投入抢救工作。 [6]

虽然满语满文已经接近消亡,但是在地名中仍然有部分满语词得以保留,以下是几个例子:

沈阳的旧译名:“Moukden”(法语)、“Mukden”(英语)源自满文“盛京(mukden hoton)”

法库,fakū,鱼梁

依兰,ilan,三,即三姓ilan hala

牡丹江,mudan,曲折。牡丹江清代叫虎尔哈河,即古忽汗水。

图们,tumen,万

珲春,huncun,此名称源自金代女真语。

和龙,holo,山谷

吉林,girin,沿

阿城,即阿勒楚喀alcuka

宁安,即宁古塔ningguta,源于ninggun,六

拉林,lalin

图们江,tumen ula

乌苏里江,usuri ula

松花江,songari ula

安图县瓮声街道,源于urangga hada,有声响的山峰,汉语作瓮声砬子。

额穆镇,源于emhe soro即额穆赫索罗。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