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渔歌(民歌)

渔歌(民歌)

渔歌是中国民歌的一种,中国沿海地区以及湖泊港湾渔民所唱。如流行于广东汕尾市 ,统称为汕尾市渔歌, 而在广东的惠东也有渔歌,属于汕尾市同类。分深海、浅海两类。前者是深海作业渔民所唱,近似咸水歌;后者是海边渔家妇女所唱。通常主要指浅海渔歌。

2014年12月03日,渔歌(洞庭渔歌、汕尾渔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

[fisherman's song] 打鱼人唱的歌渔歌互答。宋范仲淹岳阳楼记

亦作“ 渔 ”。渔人唱的民歌小调。 唐王勃《上巳浮江宴序》:“榜讴齐引,渔歌互起。” 明徐祯卿《送耿晦之守湖州》诗:“邮渚频挝津吏鼓,渔歌唱近使君船。” 清秦蕙田燕子矶》诗:“帆影悬残照,渔入暮烟。”

歌词格式一般为七字句,两句一首,间有四句或八句一首。四句中也有用五字句或三字句作起句的,第二句或第四句的最后三字常加上衬词重复,或整句重复。衬词富有特色,常用来区别不同曲调的调名,如“呵呵香调”、“哩哩美调”等,曲调活泼优美,如广东海丰渔歌《迎亲花船到渔村》。又如流行于江西鄱阳湖的渔歌,为打鱼者所唱,歌词多为七字句,四句一段,曲调以徵调式为主,辽阔悠扬,如歌曲《一网鱼虾一网粮》。

刘锡津曲

乐曲描绘了一幅北方各少数民族充满生活气息而又形象各异的风情画。曲共分四段。其中第三段渔歌描写了以捕鱼为生的赫哲人在渔舟晚归时的欢乐歌声和愉悦心情。第四段冬猎描写了居住在大小兴安岭鄂伦春人的狩猎场面。

渔歌子

流传最广泛的当属唐代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古琴曲

《渔歌》是南宋末年著名琴师毛敏仲最有影响的作品,乐曲表现柳宗元一声山水绿”的诗意,表达了一种视名利若敝屣,寄情山水的情趣。这首作品曾名《山水绿》、《乃歌》,在名称改变的同时,音乐本身也经浙派徐门不断加工,精益求精。乐曲中运用主题贯穿和转调等手法,显示出作曲艺术的新水平。

“乃”是船夫拉纤的号子声,在乐曲中乃声以不同形式先后出现,巧妙地表达了一种静中有动的意境,赞颂了大自然秀丽的景色,也反映了作者孤芳自赏的情绪。

《二香琴谱》(1833)记载:俗呼北渔歌,谙旧始太古遗音文会堂,《阳春堂》亦竟名歌,尾或收三五,或收一六,皆非是曲,采自《澄鉴堂》,尾收二四乃羽曲也,而北之一字未见于刻本,俗或呼北渔歌者别于正调高音之渔歌也,渔歌取七音乃取五音岂有乃反为北曲乎,此曲亦是渔歌盖正调之渔歌在前恐其相混故取柳宗元的诗《渔翁》。

此曲取意于柳宗元谪居永州时的名作《渔翁》:渔翁夜伴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消日出不见人,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故亦认为此曲是柳宗元所作。曲谱初见于1549年《西麓堂琴统》,有多种传谱,现琴家所奏多以《琴谱正传》(明黄献撰于1547年)的十段无词《渔歌》为蓝本发展而成。

据杨抡《太古遗音》解题,此曲表达“缘绿绮以写渔情,抚焦桐而舒雅况……沽美酒,醉卧芦花,视名利若敝屣”的情趣。

查阜西据《自远堂琴谱》所奏《渔歌》为十八段加一尾声。曲调恬淡,琴韵悠长,意境深远。全曲以首段吟唱性的音调为原型,通过移位及不同音区节奏变化、调式转换与展衍等手法贯穿全曲。起而低回,转而高扬,使人联想到放情山水,高歌的情景。第四段,用散音奏出深沉有力的音调;而当第八段再现时,则采用泛音弹奏,显示出一种飘逸的意趣。第十八段,短暂地出现了C徵调,为乐曲增加了新的色彩,最后终止在这一新调上,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妙。

美籍华人作曲家周文中曾将此曲改编用小型西洋乐队演奏,模拟古琴音响、手法,别具风格。

巴乌曲

《渔歌》,巴乌独奏曲,严铁明作曲。基本音调采自云南红河州哈尼族、彝族民间音乐。

全曲由晨曦(引子)、渔歌、欢唱、跳月、渔歌、远去(尾声)等部分组成。曲调优美清新,在塑造音乐形象,发展巴乌技巧及民族风格方面较为成功。

乐曲开始,巴乌奏出辽阔自由的散板引子,旋律优美舒展,展现了悠美的红河风光。然后巴乌以浓郁的哈尼歌调奏出渔歌主题,节奏轻巧,表现了边疆人民对新生活的赞美。欢唱是以渔歌主题音调变奏发展的。跳月则是巴乌与乐队的问答的红河彝族歌舞旋律,三拍子与二拍子的交替节奏富于特色,把音乐引向高潮。最后是再现渔歌主题,全曲结束。

三沙渔歌

三沙鱼名歌流传于福建霞浦县三沙镇,自古以来,代代相传,确切的起源年代已无从考证,亦无文字脚本,纯粹依靠口头传授,渔民根据他们所熟悉的鱼类形态和习性,编成歌词,内容生动风趣,用当地闽南方言歌唱,土腔土调,独具一格,是闽东地区唯一保留使用闽南方言的原生态民歌,今已濒临失传,亟需加以保护和传承。现经过广泛搜集,初步整理出二十余首,正拟申报为霞浦县非物质文化遗产

大海咸水起浪花 渔民最爱唱鱼歌 鱼名编作曲来唱 自古流传在三沙

大海咸水深又深 正月十五唱渔情 章兹出在元宵水 鲤鱼出世闹花灯

大海咸水深又深 龙王点将在龙宫 虾兵虾将骑海马 刺鲂藤牌做头阵

大海咸水思又思 海龟背脊八卦书 龙虾威武当元帅 奇门遁甲做军师

大海咸水浪又浪 鲨鱼海上称霸王 红瓜披挂黄金甲 身穿银袍带鱼郎

大海咸水蓝又蓝 锁管大来变鱿筒 黄实腹脐插黄旗 红虾头上一枚针

大海咸水浪涛涛 先锋出阵是马头 国公身上生翅膀 跳鱼步步向前跑

大海咸水向东来 蛤蟆嘴阔透腹脐 虾蛄纱帽倒头戴 笑煞水脱下颌

大海咸水浪花浮 红梅头内二粒珠 鱼膘上四个角 章兹头上八脚嘟

大海咸水咸又咸 爱仔一生在土坪 门蟹出世撩草库 青名誉透京城

大海咸水咸又咸 马加公子上京城 红瓜来住招商店 丁香小姐出来迎

大海咸水咸又甜 蛤蟆贪财钓金钱 身穿红杉硬壳窜 水无骨软绵绵

大海咸水流向西 乌贼落笼做媒来 无形无骸虎鱼母 一心思想岐头狮

大海咸水浪滔滔 鱼上街去七桃注碰着黄实做媒人 一心想娶打铁婆

大海咸水长又长 昌鱼小姐坐眠床 芦鳗欢喜脱剥体 鲨鱼也想跳龙门

大海咸水奇又奇 飞乌生卵着草枝 红梅不是红瓜仔 带柳不是带鱼生

大海咸水透九洲 乌贼头上两条楸 红古一身六点痣 鳗鱼身体滑溜溜

大海咸水幽又幽 乌贼吐烟倒头溜 海蜇没目难行走 虾仔帮忙做目

大海咸水清又清 青戈仔都横行 刀鱼身长刀法好 仗义行侠打不平

大海咸水清又清 白力比武来招亲 春只使包大合唱 又请虾蛄来弹琴

大海咸水宽又宽 鲤鱼传信过台湾 四海同心归一统 海中鱼虾庆团圆

注:(1)凡带下划线均为鱼名,以三沙本地习惯称呼。

(2)用三沙民间流行的“石榴歌”曲调演唱。

(3)文中部份方言暂用同音字代替如“七桃”即游玩的意思。

水彩画绘者王绍波

获奖情况

2004年,水彩画《渔歌》获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金奖,为山东省在国家级最高层次的全国美展中实现了“金奖零的突破”。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8年,该作品又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一等奖。

作品赏析

水彩画作品《渔歌》通过对满载而归的渔民劳动场景的渲染和描绘,展现了一幅充满风雨和性格,收获和喜悦的壮美生活画卷。

作品以艺术观照生活的新现实主义创作理念为主导,力求突破水彩画在大题材、大场面、大制作方面的创作局限,以期对水彩画写实主义表现手法进行深入的探索和推进,进一步丰富水彩画的艺术表现语言,强化水彩画的艺术表现力度,拓展水彩画的艺术表现内涵。

创作过程

灵感在青岛《渔歌》由心生访十届美展金奖得主 [3]

在第十届全国美展中,青岛市市王绍波的《渔歌》摘取了最高分量的金奖,为山东省在国家级最高层次的全国美展中实现了“金奖零的突破”。记者与王绍波进行了一次“面对面”,关于《渔歌》获奖、关于水彩画的创作,王绍波这样娓娓道来。

20年前,青岛六中美术班高材生王绍波考上全国最顶级的浙江美院却转而走进山东纺院的事,曾让许多认识他的人深深为他惋惜。20年后,当记者向已是青岛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的王绍波重提旧事时,王绍波淡淡地说:“其实没什么遗憾。我的成长根植于兹,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兹。”是的,原型取自麦岛渔民的这幅刚刚获得最顶级的全国美展水彩金奖的《渔歌》,就是青岛美丽的大海给王绍波的回报。 对此,王绍波难掩喜悦和感激之情。他说,当初从高校毕业,一些优秀生选择去了好的企业效力,而他因喜欢研究他的画,而选择了留校任教。在水彩上,他潜心写生,潜心探索,他创作的水彩画曾两次获得国家级全国水彩大展金奖,从1989年开始,连续入选每五年一届的第七届、第八届全国美展,获得过第九届的铜奖,而今更摘得第十届的重“金”。 留在青岛作学问的王绍波说,北京、江浙等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青大在水彩方面的优势是全国领先的,作为综合性大学,青大对其艺术类学科的支持也得以使他安心创作,而他们美术系的陶院长更是在水彩画上成为他们的领军人。王绍波说,学院坐落在海边,他多少次有过画海,画画渔民的冲动和构思。这次全国美展他很坚定地把目光对准了这首在心中歌唱过无数遍的“渔歌”。 有三个月的时间,他几乎天天往海边跑,站在那儿看渔民收网劳作,跟他们唠嗑,交谈。他在纸上画了一百多个渔民,他感觉自己已经走进了他们当中。“海与渔民的画作很多,关键是怎样重新诠释他们,怎样重新提炼。作为艺术创作者,有这个责任去反映身边的人和事。”王绍波说,他选择了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渔民们劳动之余的那份恬淡与快乐。 水彩画的传统语言是轻音乐式的,这些年,王绍波一直在寻求一种突破,他的静物水彩轻淡如菊茶,他的沂蒙山水淡雅如秋云,而在他眼界更加开阔之后,他在思索,自己能不能用水彩画出油画的那种厚重和摄人心魄。“这次创作《渔歌》我选择了四点表现力:大、厚、重、强烈。” 王绍波说,“通常水彩画画幅都不大,但是《渔歌》打破材料的局限,选择1.7米×1.4米在全国作品中都少见的画幅。水彩画水色透明,不能涂改,所以画大幅水彩很难。”在水彩的运用上,他借鉴了中国画与西画的一些技法,控制色彩的运用,着力表现光与影的力度。既要胸有成竹,又是一气呵成,王绍波说,集中创作的那14天,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他把精气神全用在了这幅画上。 用水彩绘画美丽的青岛和绚丽的人生,王绍波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4-19]

古琴曲,又名《山水绿》、《乃歌》。取意于柳宗元谪居永州时的名作《渔翁》:渔翁夜伴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消日出不见人,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故亦认为此曲是柳宗元所作,有多种传谱,现琴家所奏多以《琴谱正传》(明黄献撰于1547年)的十段无词《渔歌》为蓝本发展而成。

据《杨抡太古遗音》解题,此曲表达“缘绿绮以写渔情,抚焦桐而舒雅况……沽美酒,醉卧芦花,视名利若敝屣”的情趣。

查阜西据《自远堂琴谱》所奏《渔歌》为十八段加一尾声。曲调恬淡,琴韵悠长,意境深远。全曲以首段吟唱性的音调为原型,通过移位及不同音区节奏变化、调式转换与展衍等手法贯穿全曲。起而低回,转而高扬,使人联想到放情山水,高歌乃的情景。第四段,用散音奏出深沉有力的音调;而当第八段再现时,则采用泛音弹奏,显示出一种飘逸的意趣。第十八段,短暂地出现了C徵调,为乐曲增加了新的色彩,最后终止在这一新调上,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妙。

以下摘自《琴道琐言》作者:老桐

曾读《今虞琴刊》,知民国时彭祉卿先生善弹“渔歌”,出神入化,南北闻名,时人称为“彭渔歌”。可惜当时未有录音技术,后世不能得闻。当世琴家善弹“渔歌”者以苏州吴兆基先生最为著名,然缘悭一面,吴先生已于三年前仙去。数月前,有缘得聆吴兆基先生胞弟吴兆奇先生之“渔歌”,一曲终罢,叹为希有,不意世间仍有此冲和恬淡之古音。吴兆奇先生闲居金陵,雅好孔孟,并及佛学,善养生,修习静功有素,居常不喜外出。吴老操缦纯为修身养性,迄今已逾六十年,因世事变更,操琴也时断时续。近些年来,常操“渔歌”、“阳春”两曲,近又弹“普庵咒”。据吴老云,此曲当年在抗战前弹过,已是六十年前之事了,近乃重温。谓“普庵咒”一曲易能便人入静。吴老之琴韵,冲和恬淡,慢而有味,听之令人习心态安和,有静心之力量,境界之高,实非泛泛。今得允从学,敬拜为师,执弟子礼,幸何如之!

从吴老学弹“渔歌”,不惟学指法,记曲调,更学其琴容、味其琴旨。吴老抚琴时,身姿凝然,神定气闲,从容不迫,琴容极雅。可以六字概之:身端、意娴、手静。初时觉其指法近乎拙,手指似粘于琴面,极不灵活,迥异一般弹琴者双手活泼翩翩,乃至跳跃起伏。久之,渐觉有味,古时琴书中所说“指法贵简静”,大概就是指此了。学弹既久,一日忽悟中正平和之音、吟猱饱满之韵端出乎简静近拙之指法。吴老后来回忆幼时家居姑苏盘门城墙根下,宅名“琴园”,极为幽静,其时吴浸阳先生与其父吴兰荪先生常相往来。吴浸阳先生清夜抚琴,“渔歌”一曲已臻化境,给幼时的吴老留下了极深印象,时过半个世纪,当年之曲调尤盘桓于脑际。吴浸阳先生之指法,即走古拙一路,双手如胶粘于琴面,指不离弦。今时琴人操缦,颇多手势翩翩、落指繁复、甚或跃动者,应于重浊繁促之音,应非偶然。琴为大雅之乐,贵中正平和,忌繁手淫声。冲和之音,虽一两声,也足以养心;浊音异调,或资动听,只是娱耳,实有违琴道琴旨。身外喧嚣热恼之现代社会,繁促之音、怪异之调多矣,狂躁如迪斯科,奇异如种种现代派之新声。古乐虽筝声琶音也不多闻,况冲虚淡逸之大雅元音。较之前代,在今日社会,中和雅正、最能怡情养性之琴乐就更为希有、弥足珍贵了。近些年来,琴界颇有致力于普及、改进古琴音乐而忽视其特质者。本来,普及琴乐实为大好之事,吾侪当合力共勉,但若失其根本,流同俗响,则实在是一件令人扼腕叹惜的事了。

《西麓堂琴统》:奇握温氏受历,毛敏仲耻事异姓,播弄动云水,乐道辟世,作此以招同志。大抵模拟樵歌之意,但其音调不无古今之殊耳。

《杏庄太音补遗》:一叶扁舟,往来湖海;托萍梗,侣鸥鹭,朝东暮西,虽天子亦不得物色。披而渔,对酒而歌,其乐何台?此曲志於烟波高士所作。

《重修真传琴谱》:些是柳子厚所作也。是歌有脱尘寓江海河汉之游,物外烟霞之思,颐养至静,乐守天和也。

《扬抡太古遗音》:按斯曲乃柳子厚所作也,公之仁唐,独步文林,世称韩柳。於时宪宗惑志佛骨,忠言弗庸,潮阳之贬,公盖伤之。遂希迹严陵,缘缘绮以写渔情,抚焦桐而舒雅况,直欲垂纶江汉,剖活鱼,沽美酒,醉卧芦花,视名利若敝屣尔。是曲音调雅畅清逸,独出尘表,听者当自得之。

《琴苑心传全编》:期曲柳子厚作。时宪宗惑志佛骨,忠言弗庸,潮阳之贬,公盖伤之。遂希迹严陵,因渔情以写意焉。是曲音调雅畅清逸,独出尘表,达者自得之。

《五知斋琴谱》:渔歌者,河东柳子厚所作也。子厚即谪楚南,遂欲厌弃尘俗,放浪山水间。其作为渔歌,幽情冷韵,逍遥物外,真有卖鱼沽酒,醉卧芦花之意。故其曲萧疏清越,可以开拓心胸,摅和怀抱者也。

《张鞠田琴谱》:河东柳子厚所作。子厚即谪楚南,遂欲厌弃尘俗,放浪山水间。其作为渔歌,幽情冷韵,逍遥物外,真有卖鱼沽酒,卧芦花之意。故其曲萧疏清越,可以开拓心胸,摅和怀抱者也。

《蕉庵琴谱》:……子厚既谪永州,得愚溪而居之,……(其余同五知斋琴谱)。

《天闻阁琴谱》:唐柳子厚,河东人,谪居楚南。遂厌弃尘寰,怡情山水,乃作是操。各谱皆用正调,惟琴苑独紧五弦一徽,似觉超出乎众。惜作者失传,亦妙品也。(琴苑谱)

《希韶阁琴谱集成》:与五知斋琴谱同。

《双琴书屋琴谱集成》:此歌,乃柳子厚所作。首段即“渔翁夜半西崖”一章。词载五知斋、自远堂皆有,惟所注指法特详,当系妙手增订,故能音节绵绵。此抄本系得之江南人手录,此谱,其声真觉烟波浩淼,在人襟补间也。但原本操目下注二十四段,而所列乃十八段,殊为矛盾。……实庆凤成欧阳仪注。

《枯木禅琴谱》:唐柳子厚所作。音节洒脱,曲意悠然,有鼓栅高吟自乐其志之意。

《五知斋琴谱》:五音奥旨,难言而难明者也,如关睢有哀而不淫乐而不伤王化之旨;山居吟,有枕流漱石,倘徉其间,乐天安命之意。搔首问天,悠悠不平;塞上鸿有声呖呖,语哀哀,西风砭骨之景;樵歌发木丁丁,振衣之态;醉渔唱晚有饮中醉仙,天空地阔之意。惟有渔歌自一段至十八段声声逸扬,飘飘欲仙,然琴中止渔歌羽化验室二曲,舒心畅意,渔歌仍在羽化之上,可作神品,且有梦寐仙传,妙句入内,作者细心体察之。

《二香琴谱》:琴中之舒温旷大者,其惟渔歌乎!虽一气疾弹之处,而无迫促之态。

《悟雪山房琴谱》:渔歌原谱,各本皆大同小异,春草堂讥其误用变律,盖长操必用跌宕,方有步骤,否则由缓至急,有何意趣?春草堂一谱,音律甚善,但每将古谱吟猱停顿删去,实避难求易耳。至五知斋吟猱细密矣,而又不免太繁,惟去繁就简,不致草率,方为尽美尽善也。悟雪山人识。

《琴学尊闻》:唐柳子厚谪居楚南,而作渔歌。萧疏清越,可称神品。旧谱有十八段者,末数段繁冗,此独雅洁。

《琴学初津》:是侣采於自远谱中,全体统收黄钟商音,惟泛音与末段,作四弦主宫之音,然祗在五弦九徽,及二五七弦之徽外,今是谱移上一律,则音纯矣。惟其调尚疑,而未有便妄诀,视其吟猱上下之位,移下一律师,适合太簇方调,全体之猱,实原系下一律之吟也。三准应位,曲中略举大纲而类推之,欲明析,查第七调太簇全图便知。至於正填商音,非此体例也。旧称北渔歌者,因但知其用正调之二变,而不知化黄钟正调,为四弦方宫之太簇调,故混名其为北渔歌也。按正调之二变,即太簇调之羽角,用其二变,必避宫徵,方能成调。春草堂删作十四段仍定黄钟商音,未知其所属何谱也。阎晴峰先生所论云,渔歌音节古茂,浓淡合度,当作一则好古文读,毋徒求其声音之末。按是语,亦权疑之辞,未有若大名操,而论声律者,而志在渔樵者,以此移情,更复不浅,所以审音辨调之余,尚须察其体用,而后取舍得宜,庶不失作者之深思。是为河东柳子厚先生所作。子厚即谪楚南,遂欲弃尘俗而作是曲,当以四弦主调,凡楚声曲操者,太簇主调居多,则合其体例,如欲学斯操者,须依四弦太簇图内,核正音位,另抄而后弹之,则无混淆之病,倘作商音奏之,依谱可也。千里氏志。

至於琴曲,用音已纯,何必吹毛求疵,然非此之谓也。盖琴为六艺之一,曲有义理所关,古人精神寄托,性情所注,立意深微,制体严正,而后人得此,可以见性明心,犹为文墨相同,不可随笔乱涂,否则为能明其神妙哉。

《浙音释字琴谱》:一、潇湘水云;二、秋江如练;三、洞庭秋思;四、楚湘烟波;五、天阔明朗;六、渔歌互答;七、鸣雁;八、夜傍西岩;九、渔人唱晚;十、醉卧芦花;十一、蓬窗夜雨;十二、梧桐叶落;十三、晓汲湘江;十四、渔舟荡浆;十五、寒江撒网;十六、日出烟消;十七、乃一声;十八、山高水长。

《风宣玄品》:与前谱同,惟第二段作“秋江入练”。

《琴谱正传》:一、遁迹沧浪;二、放情象外;三、乃风传;四、扣舷谷应;五、响遏岩云;六、声分湘浦;七、曲同棹歌;八、蠡和合志;九、烟波自如;十、沤盟寿世。

《西麓堂琴统》:一、遁迹沧浪;二、放情烟水;三、洗耳清湍;四、濯缨回溆;五、缓棹溯游;六、高歌乃;七、响遏岩云;八、声分淞浦;九、声楫烟江;十、扣舷云渚;十一、施横渡;十二、撒网绝流;十三、得鱼沽酒;十四、燃竹烹鲜;十五、醉倚蓬窗;十六、闲眠柳岸;十七、蠡和同志;十八、轩冕无心。

《杏庄太音补遗》:同琴谱正传。

《重修真传琴谱》:一、潇湘水云;二、秋江如练;三、洞庭烟云;四、楚水湘波;五、天阔月明;六、渔歌互答;七、鸣雁;八、夜傍西岩;九、渔人唱晚;十、醉卧芦花;十一、蓬窗夜雨;十二、梧桐叶落;十三、晓及湘江;十四、渔舟荡浆;十五、寒江撒网;十六、日出烟消;十七、乃一声;十八、山高水长。

[20]

《真传正宗琴谱》中《渔歌》歌词

第壹段 一叶扁舟

家住吴楚大江头,浪潮中也,一叶扁舟。任南北随东西而遨游,无累亦无忧,老天有意难留。去年今日,澜江渡口,今日湘浦也巴丘,任消愁。只见碧莎红蓼,湘江湘江,两岸两岸两岸秋。笠,身着绿衣,丝纶长竿也在手,何拘何束又何忧。

第贰段 秋江如练

只见一天茫茫也白苹洲,又见水月一色轻浮,画桥绿水通天流。惟我在水云,落霞与孤骛相飞也忘欲,洞仙也为俦。一时睡,梦里也悠悠,迷蝴蝶到庄周,忘愁忘虑又忘忧。绝尘累,相忘烟水里,纶竿手中掌。渭水钓藏名吕望,严子陵,隐於富春山。

第叁段 洞庭秋思

海天万顷荡漾波光浮,但见洪涛巨浪,锦鲤往来游。又见渔父载网乘舟,长江皎月终日夜流。

第肆段 渔人指路

渔歌渔歌,悠悠楚水姻波,旅客忙争逐也去如梭。渔夫渔妇,畅此中流也,轻歌乐。无荣也无辱,无福也无祸,台鼎无过,儒释道无过,百家众技无过,权谋术数,总是也无过,不如长江乐。

第伍段天空海

天暮,万籁无声,好寂静。皎月也露冷泠,明星朗朗,大笑一声月沉沉。渔翁,隐迹江流,得渔名,养性共怡情。

第陆段 渔歌互答

古今兴废皆若梦,魏耶晋耶成何用。惟流水不记年,浪里陶情也,水云仙。浅斟低唱,三五渔朋,柳堤乃,连舟并缆也,共话衷肠伤往事,叹兴亡,终日伴斜阳。

第柒段 渔人唱晚

只见出桃花滩,悠悠,离离芳草渡头。遥望芦花深也杨柳,但见渔夫渔妇渔歌也唱一篇。好教我,看看红日坠落也,西山景苍苍。月团团,又往东来漫漫上,辉皓魄射秋江。

第捌段 鸣

苹洲芦岸,蓼汀也那鱼惊,宾鸿鸣空,声相应。渔翁伴侣鸿为弟兄,对风明月也为朋,海岛作行宫。

第玖段 烟波讯渡

离群吊影孤形,一举兮九万程。你那问渔也,问渔也,风波稳乘舟。长江浪净悠悠,听所止,与波上下任自流。鸿鸿也,飞鸣沙渚,盘聚相依,似唤渔翁为伴侣。

第拾段 夜傍西

渔翁夜傍西宿,酒乐忘年也,高歌那数声曲。浊随呼吸,霎时间黄梁梦熟,渔灯一点,照古岸而宿。三竿日也不足,继迹陈搏,高卧心无欲。久矣,不梦周公也,市朝。栖林木,忧兮游兮不足,还无辱。

第拾壹段 醉卧芦花

渔翁得鱼沽酒也,斜阳影里,陶然击楫也发狂歌。醒复醉,醉还醒,乐,芦花荡里寥落。悠悠。高枕外有馀,似我快活。何必戴朝簪,执象简,拘束的寤寐也,营营蜗角。只见一身放荡,轻闲也为乐,宁知治乱那如何。

第拾贰段 梧桐落叶

金井梧桐也,落一叶飘飘,风也,凉萧萧。任那渔人乐也逍遥,月光长夜迢迢,风色寂静寥寥。在寒江,敲直钓,那意不在其鱼,风月趣,江头上,时把七弦琴弄调。

第拾叁段 晓汲湘江

汀洲鸥鹭齐飞吴江内,三秋鲈鳜齐肥湘江里,载厨晓烟浮。鱼脍饱醉卧也陶情,柳条,芦荻滩头逍遥境。

第拾肆段 渔舟汤桨

汤桨渔人,只见汤桨渔人,哑,的那哑哑橹声。那橹那橹声也慢慢汤,随烟雾而行。烟霾雾朦胧,浮云开天霁,楚水途程。天空鸟,海浪涛生。遥看汤桨渔歌唱,慢和也,轻拨棹而行。月白风,月白风,云移斗转,星遥光影,云移斗转,星遥光影,月正明。竿潜向柳阴浓,惊散鸥鸟,遥思夜宿江城。

第拾伍段 蓬窗夜雨

雨声不息,一更二更息,静听三更四更五更点滴滴。独坐蓬,夜雨吟诗,风细浪,无定踪迹。

第拾陆段 寒江撒网

江岸,寒风轻刮轻刮,霜凛冽,看渔看渔人,举网轻撒。因筌治鱼,六物具得呵。钓有权,三理近呵,钓不纲,内寓仁,翁无心遇其君。将鱼换村醪共酌,举杯邀月,脱落形骸也,只见寒江也,快活。

第拾柒段 日出烟消

摇摇那声相应慢撒,东撒西撒拨刺,鱼厥呵,网收呵网撒。潮声梦醒,俄然乍见,天光红日影,曙色四野。烟消雾散也水迢迢,千顷烟波,一苇中流也,舒卷乾坤里一钓竿,恣意遨游,任志逍遥,渠知天子何官。乱飘飘,浪花浮,乐得自在也,江湖中的老叟高风,辞爵禄的范蠡归舟。

第拾捌段 乃一声

钓鱼人原是云客,逸民。不事王,寄迹也在渭滨。只见山高水长,立危朝,输我笑狂徉。屠龙手也,假托钓鱼名声扬,看林泉晦迹韬光。

[21]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