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清风楼(河北省邢台市古楼)

清风楼(河北省邢台市古楼)

清风楼,位于河北省邢台市桥东区,府前南街北端,原顺德府衙南。据《顺德府志》记载,清风楼“建自唐、宋”,后因战乱等故被毁坏。明朝宪宗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顺德知府黎光亨不惜巨资重新修建。重建后的清风楼具有典型的明代建筑风格,为重檐歇山式结构,楼高7丈余,下面砖石筑台,上面斗拱飞檐,气宇轩昂,庄严雄伟。清风楼为河北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邢台市的城市原点所在,郡楼远眺自古为顺德府十二景之一。

清风楼位于河北省邢台市。据《顺德府志》记载,清风楼“建自唐、宋”,后因战乱等故被毁坏。明朝宪宗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顺德知府黎光亨不惜巨资重新修建。重建后的清风楼具有典型的明代建筑风格,为重檐歇山式结构,楼高7丈余,下面砖石筑台,上面斗拱飞檐,气宇轩昂,庄严雄伟。清风楼为河北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邢台市的城市原点所在,郡楼远眺自古为顺德府十二景之一。

清风楼共分三层。一层为砖石筑台,中间有拱形圈门,门内既可通车,又能行人,还是夏日消暑纳凉的好地方。二层四周用青砖围成花栏,中间为正厅,前后两门对开。厅内西南角的墙壁上镶嵌有春夏秋冬四季诗画石刻一组,相传为唐代大诗人王维所作,具有一定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可惜春景逸失,现只存夏、秋、冬三块。另有清风楼题记石刻十块存于室内。三层为木质结构,四面开门,顶檐下有一巨匾,上书“清风楼”三个大字,苍劲秀雅,细镌精剔,原为明代一宰相所书。如果登临其上,站在最高层,凭栏远眺,市肆鳞次栉比,太行远山青黛,邢州全景尽收眼底,故有“郡楼远眺”之称,为旧时“邢台八景”之一。

黎光亨修建此楼,旨在登临消遣,“政暇集客登其上,四牖洞辟,徘徊远眺”,或舞文弄墨,吟诗作赋。但他的政治目的很明确,“寓教于乐”,不忘忠君报国,他极力标榜:“皇风清穆,来自帝侧,我先宣之,播于八极”,“保我皇图,巩为磐石”。“清风楼”一名即因此而得。如今屹立在市中心的清风楼,成为市区的一大文物景观,供游人浏览欣赏。

在清风楼上二层厅堂西南角墙壁上,嵌有四季图石刻三副,春图被人窃走,现有的夏、秋、冬尚保存完好。四季石刻,极见功力,体物精细,风物传神。石刻中的山水云雾,如流如飞;四季景观,令人神往,的确鬼斧神工,稀世珍品。据传,四季图石刻乃唐代诗人、画家王维的真迹。现存在世的除邢台市的王维四季图(石刻)外,尚有《雪溪图》、《伏生授绘图》等有数的几件作品,可见邢台市的四季图石刻是不多见的文化瑰宝。

郡楼,指一个郡县有代表性的楼阁,在邢台即指清风楼。此楼始建于唐,为昔日城区最高点。因历年战乱,惨遭毁坏,宋元各朝均有修葺。明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顺德府知府黎永明筹资进行过一次重建。楼高七丈有余,楼基砖石筑台,飞檐斗拱,雄伟庄严,为重檐歇山式建筑,具有明代建筑风格,共分三层:第一层为砖石拱券结构,券门可通车马行人。第二层四周青砖砌栏,中为正厅,前后两门相对,厅内墙壁镶嵌唐代王维山水石和明代编修陈音《清风楼记》石刻;边有楼梯,可达三楼。沿四周围栏极目远眺,市肆栉比,近水远山,尽收眼底,历历在目。正如《清风楼记》中所述:“惟时淑气方熙,群翎奏巧,嘉禾葱郁,远山如黛。画景舒长,云踪出岫,槐柳垂荫,芰荷散馥。玉霜方浓,银詹万里,雁骛高飞,水天一色。疑寒互冻,竹松晚翠,积雪未消,列峰堆玉。四时万景,分萃毕陈。”对一年四季风光进行了尽情描绘。黎永明也以“皇风清穆,来自帝侧,我先宣之,播于八极”之句,抒发他重建清风楼的初衷。千百年来为历代文人墨客雅集聚会之所。 郡楼远眺为古邢台八景之一和顺德府十二景之一。

郡楼远眺

[李京原文] 郡城内有楼焉,高十余丈,俯视城内外,望十五里远。西山爽气,入窗牖栏间,日夕万家烟火,如缕如织。城南七里河如带,百泉、达活泉如雨落星湾。鼓钟其上报晨昏,为郡谯楼。进府署由楼下行。建自唐宋。

明朝 陈音

顺德郡在北都畿内,墉壑四周,中为郡治。成化丁亥,京山黎公光亨来守是郡,操介敷平。越明年,政通民阜,乃诹于郡丞刘公恕、郡毛公济、李公观、司理樊公震,发公帑之赢,鸠工伐木,作郭门郡治之东南,上为巍楼,扁曰“清风楼”。

政暇集客登其上,四牖洞辟,徘徊远眺。客曰:“是楼也,高凌霄汉,俯绝尘埃,远近川泽之胜,举在指盼间,维时淑气方熙,群翎奏巧,嘉禾葱郁,远山如黛,画景舒长,云踪出岫,槐柳垂阴,芰荷歆馥,玉露方浓,银蟾万里,鹰鹜高飞,水天一色,疑寒冱冻,竹松晚翠,积雪未消,列峰堆玉,四时万景,纷翠毕陈,曷不一取以题子之楼,而独以清风名?”

公曰:“风之来也,凭高者先得,有伉斯楼,凉飙四集,爽我襟裾,驱此炎烈,有耳者,孰不闻声;有形者,孰不夷怿,此吾所以有取于风乎。”

客曰:“吾子抱济物之志,非流连风月如庾亮者,岂羡风于斯楼。夫有声之风足以袭人之外;无声之风足以感人之中。周公告君陈曰:‘尔唯风’。孔子曰:‘君子之德风,德之为风,入人也,深矣’。昔杨震、胡质、包拯、赵忭、李及诸贤以廉为吏,脱然不污,至今千百载之下想其清节,犹使人兴起踊跃,如盛暑而御凉风也,今子之为郡,固扃私门,苞苴无路,污政溷淆,清风涤之。猛政酷烈,清风凉之。下吏承风,黔首戴德。有歌曰:三冬皓雪兮,我公之室;三春膏雨兮,我公之泽;君子之风兮,小人是则。故子以清风名楼,使后之人将指斯楼为伯夷之居,亦将慨慕清风而兴起,有如今视昔者乎。”

公曰:“皇风清穆,来自帝侧;我先宣之,播于八极;后于吏者,永如今日;保我皇图,巩如磬石;垂如亿年,吾愿始毕。”

客揖而退。

余友黄廷经时为郡博,闻公与客之言,三复叹绝,述以示余,余用缉厥辞以为《清风楼记》。

古诗

明代黎永明

人海红尘丈五深,

夜来才息晓相寻。

清风独在青宵外,

故作层楼共古今。

明朝 李京

百尺丽谯不记年,千家灯火夕阳天。

登临平讶乾坤合,荡漾低看日月悬。

帘卷行山来暮景,窗开陆泽起寒烟。

钟声报漏仍高望,夜气苍茫北斗边。

清风楼,位于邢台旧城中心,原顺德府署衙门前左侧,今府前南街北端,是古邢台城的标志性建筑。据明修《顺德府志》记载,清风楼“建自唐、宋”,后因战乱破坏,风雨侵蚀,曾多次重修。清风楼原称郡楼。明宪宗成化四年(1468),顺德府知府黎永明筹资重建后。始以“清风”命名,沿称至今。

据记载,清风楼历代曾有几次小修,光绪二十八年重修。民国十七年,就畿卫戍总司令钟麟曾在此设“中山图书馆”。解放初,曾进行过一次修缮。1982年,由省、市拨款进行了大修,并列入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8年,由邢台市人民政府重修。为了陪衬和丰富这一文物景观,邢台市城建部门对清风楼前的府前街进行规划和改造,建成了明代仿古一条街。仿古一条街斗拱飞檐,雕梁画栋,与古香古色的清风楼交相辉映,相得益彰,显示出浓郁的文化氛围和民族色彩,成为邢台市区的又一新景观。

清风楼为重檐歇山式建筑,总高七丈多。因古称高十丈,故又名百尺楼。清风楼共分三层。由下而上,第一层为砖石所筑楼台,中有拱券门以通车轿行人。第二层用青砖砌成四周围栏,中间正厅南北两门对开,门两旁连有大型花窗以采光。正厅西南壁、西壁与北壁上依次镶嵌唐代著名诗人、山水画家王维的四季山水图(春景已佚)刻石,与曾于明嘉靖年间(1522—1566)任顺德府知府的著名诗人李攀龙的清风楼题咏诗石刻,以及其后明、清两代其他顺德府官员步李诗之韵,和作的清风楼题咏诗石刻共计十三方。二层正厅东南角设有楼梯可直登第三层。第三层与第二层以木质楼板相隔,正厅四面开门并连有花窗,正厅四角以青砖垒就,并开有八面满月型洞窟,诚所谓“四牖洞辟”,八面来风。正厅四周朱栏与楹柱相映,玲拢剔透十分壮观。第三层榱题下悬一巨匾,榜书“清风楼”三字,苍劲秀雅,精雕细镌,颇具书势。

据明代陈音《清风楼记》,登上清风楼第三层极目远眺,可将邢台四时美景尽收眼底。春季“淑气方熙,群翎奏巧,嘉禾葱郁,远山如黛”;夏季“画景舒长,云踪出岫,槐柳垂荫,芰荷散馥”;秋季“玉霜方浓,银詹万里,雁骛高飞,水天一色”;冬季“凝寒冱冻,竹松晚翠,积雪未消,列峰堆玉”,即所谓“四时万景,分革毕陈”,是邢州即顺德府历代宫员和士大夫们政余酒后登高望远,对景生情,吟诗作画,舞文弄墨的绝佳场所。

另据明万历十八年(1590)邢台县知县朱浩所撰《赵襄子词堂记》,顺德“府清风楼前旧有坊,额日‘邢襄旧地’。”朱洁是有史第一部《邢台县志》的主修者。这坊虽曾与清风楼相依相伴,如今却已经不在了。

世事沧桑,史乘的记载和民间的传说异曲同工,却都没有清风楼的依然屹立更为雄辩。据记载,历代政府为了切实保护传续邢台的人文历史,自明成化四年(1468)由知府黎永明主持对清风楼重修后,对其较大的修缮还有数次。

第一次在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为迎接慈据太后和光绪皇帝自西安“两宫回銮”,由直隶总督袁世凯饬令,邢台县知县戚朝卿等人主持;第二次在解放初期;第三次在1982年,第四次在2001年。其中第四次为落架重修,由河北省文物局主持在。这次重修除略去了第三层正厅四角的八个满月型洞窗外,其他一仍其旧地保留了清风楼的明代建筑风格。此外,民国十七年(1928)时,国民政府京畿卫戌总司令鹿仲麟曾于清风楼上开办中山图书馆,使其成为公众文化活动场所。20世纪50年代之后,邢台市文化局曾在清风楼上举办过多次邢台市出土文物展、书画作品展。“文革”中曾在清风楼上举办过各种名目的阶级斗争展。清风楼作为河北省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不但是邢台市区著名的游览名胜之一,也是邢台古城标志性的人文历史建筑物。

清代顺德府知府徐景曾在他主修的《顺德府志》中阐述:清风楼是顺德府人杰地灵的标志,是邢台的文脉之所在,其崇高地皮是不可有丝毫改易的。徐景曾的理论依据是有一人说过:清风楼楼台正中之门不可堵塞。如果有人将其堵塞,必然会导致邢台人民的贫穷、邢台人才的枯竭;且可导致黄河水患;使开封城陷入没顶之灾。徐景曾的事实依据有四。

一、崇祯年间(1628—1644),顺德府知府汤一湛不相信该人之言,把清风楼楼台之门堵塞,而在府署正南即离向(堪舆家说“离向为福”)新开一小街曰“凤凰街”,作为进出府行之路。汤知府的这一举动不但导致了此后三十年间邢台县士子无中举者,还使邢台人民陷入明宋兵连祸结,水旱无常,国破家亡的灾难之中。尤其是崇祯十六年(1643)的“癸未之变”,固若金汤的邢台城虽有邢台官兵与邢台人民同仇敌忾之坚守,却仍被清兵攻陷,导致了顺德府知府吉孔嘉与千总李如龙、张自谦以及傅梅、孟鲁钵等乡贤的“不屈死”,邢台城中“老少男子死者三千余人,妇女死者七百余人”,数百家被杀绝的屠城之祸。

二、清顺治十六年(1659),顺德府知府郭础通过民间采风,接受了汤一湛因堵塞清风楼台之门给邢台人民引来惨祸的教训,而“改仍旧”,即重新打开了清风楼台之门,府署衙门官员吏役和迎来送往的轿。马也一律由此门出入而不再经凤凰街。郭础“改仍旧”的良性结果是邢台人才的复出。

三、康熙六年(1667年),新任顺德府知府李嘉胤为庆贺邢台人才的复出,特在清风楼之北新开东西通道,称“两科矿’,且在东、西两个路口建起了两科牌坊。李嘉胤的后任杨某,即杨于庭(可能徐景曾主编府志时此人尚健在、故隐其名)却不信邪。这位杨大人不但堵死了两科路,还拆毁了两科路口的牌坊,从而再次导致邢台士子的科举不振。

四、明崇祯时,顺德府知府汤一湛堵塞清风楼楼台之门,还导致了另一恶果,即黄河的决口和开封城的被淹没。

祖辈流传,顺德府的府署衙门所在地原本是战国时的赵襄子宫殿遗址(对此府、县志均有记载),其西北原为春秋时邢国邢侯祭天的古邢台,其东南亦即清风楼所在地原为一泓碧泉,经地下暗河与达活、百泉二泉群相通,不但是邢台的文脉所在,且是邢台的龙脉之首。这泓碧泉清澈如玉,泉水中且有金蟾和金翅鲤鱼悠哉游哉,生生不息。北宋初年从后周世宗柴荣之幼子柴宗训手中夺取天下的宋太祖赵匡胤征伐北汉,驻跸邢州,随行的华山道士苗广义向他进言:“邢州自古就具天子之气,其源即出邢州城内的这眼泉中。泉中金檐一旦上岸即会成龙,金鲤一旦腾空即会化凤。”赵匡胤因命当时守卫邢州的郭进填平该泉,并移建郡楼于其上以镇之。这郡楼就是现在的清风楼。据说,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像柴荣那样的邢台人叱咤风云君临天下了。所以南宋洪迈出使金国路过邢台,暂住在离清风楼不远的邢台驿时,才会眼望着古邢台黯然消去的帝王之气怅然赋诗: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