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武士英

武士英

武士英山西平阳人,民国时期暗杀宋教仁凶手

武士英曾在贵州学堂读书,曾在云南充当七十四标二营管带辛亥革命后,军队裁员,他到上海。1913年3月20日暗杀国民党创始人之一宋教仁,但很快落网,22岁的失业军人流氓兵痞承认子弹是从他的枪膛中射出的。同年4月24日被毒杀灭口于狱中。 [1]

他们为何把枪指向宋教仁

导读:武士英为什么要刺杀宋教仁?通过武士英的供述,可以看出,他只是个被买通的头脑简单的杀手,并不了解宋教仁的真实身份。

随着案犯的落网,案情基本明了,上海地方检察厅的工作也已结束。那么嫌犯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们为何要刺杀宋教仁?又是如何落网的呢?遗憾的是,江苏省档案馆收藏的这份档案并没有更多详细记载。

档案馆的工作人员解释,这份档案原件,是当初上海地方检察厅上报给省一级检察部门的,呈报之时,案件尚未开庭审理。不过,通过保存至今的事发当年的老报纸,以及诸多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还是能够得见案件侦破的过程。

还原历史现场刺客武士英一枪击中宋教仁

宋教仁案发生后,缉拿刺客的过程异常顺利。最先落入视线的,是一个落魄的、形迹可疑的前清滇军军官。由他,又牵出一系列上游的策划者。

接连收到两条线索,直指刺杀宋教仁的凶手

宋教仁遇刺的第二天,1913年3月21日,上海的国民党方面就收到了五马路六野旅馆房客的报告,称14号客房一位叫武士英的人,形迹可疑,有作案嫌疑。

根据房客的供述,武士英是山西人,身材矮小,面目丑陋,自称曾在云南当军官。辛亥革命后,流浪到了上海,但生计十分艰难。3月20日中午前,有几个人来找武士英,与他秘密交谈。在这几人来了后,武士英心情很好,向邻居借钱,说是要坐车去西门。邻居借给他三角钱后,他就离开了。当晚八点,武士英回到旅馆,已经换上了西服。他告诉邻居,他已经有钱了,并随手取出一块钱给邻居。见邻居推让,武士英炫耀说他做成事情后还能得一千块。说完就走了。20日当晚,武士英没有回来。一直到了21日早晨七点,他才回到旅馆结账,随后就不见了。

武士英是不是凶手,他去哪儿了?问题一时找不到答案。不过,到了3月23日,新的线索出现了。国民党方面得到一个古董商王阿发的报告。王说,一个星期前,因售卖字画,曾到过小西门外应桂馨(字夔丞)家里。应桂馨向王展示了一张照片,说要办照片上的人,事成之后给大洋一千块。王阿发考虑之后,觉得这件事情办不好,把照片退给了应桂馨。宋教仁被刺后,各家报纸都刊发了宋教仁照片。王阿发发现,和应给他看的是同一人,于是前来报告。

随后,国民党方面派人多次侦查,最终和法国巡捕将应夔丞抓获。随后查抄应夔丞家,凡是来访的客人,一律被捕。结果,在访客中,就抓到了行凶嫌犯武士英。另一个有力的证据是,在应夔丞家中,还搜出了枪杀宋教仁的手枪。手枪里的三颗子弹在武士英刺杀宋教仁当晚被打出,枪内剩余两颗子弹,与宋教仁体内取出的子弹一致。

刺客武士英供述:杀了宋某,有人答应给我一千块

武士英为什么要刺杀宋教仁?通过武士英的供述,可以看出,他只是个被买通的头脑简单的杀手,并不了解宋教仁的真实身份。

辛亥革命后,南方大规模裁军,在云南当军官的武士英离开云南来到上海。在上海,武士英的日子过得极为艰难,为了生存,他坑蒙拐骗,无所不为。行伍出身的武士英,曾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会使用枪支,而且身手敏捷。落魄中的他被人暗地里相中。

就在宋教仁被刺的前几天,在一家茶店里,武士英认识了一个姓陈的人。对方说,他们要办一个人,这人与中国前途有非常重要的关系。如果办了这个人,就是替四万万同胞除害。对方还允诺,如果办了这个人,就能得到大洋一千块。虽然武士英并不知道要去刺杀谁,但这听上确实是“名利双收”的事情,他满口应承了下来。

行刺宋教仁的前一天,姓陈的又来找武士英,并约他加入共进会。共进会是上海的一个帮会组织,进入帮会,对武士英来说,相当于获得了一把在上海谋生的保护伞,他欣然应允。

行刺宋教仁当日,姓陈的再次来找武士英。两人一起吃了晚饭,陈全盘托出行刺计划:要刺杀的人姓宋,当晚就要上火车。陈还将刺杀要用的手枪交给了武士英。随后,又有另外两个人,一起坐车陪同武士英到了火车站。到火车站后,三人买了站台票进去,一人在外面望风。刚买好票,陈就告诉武士英,目标已经来了,并将对方指给他看。武士英等宋教仁从休息室出来,走向检票口的途中,开枪射击。开枪后,武士英立即扑倒在地,在逃脱途中,又开了两枪,保护自己。

武士英刺杀宋教仁之后,坐黄包车到了应夔丞家。应夔丞对武士英的表现极为满意。

雇凶者应夔丞:最初只是想损毁宋教仁等人的声誉

应夔丞为什么要杀宋教仁?法租界巡捕在应夔丞家查到了大量的信件,其中他与北洋政府内务部秘书洪述祖的往来密电,成为重要的证据。1913年4月25日,江苏都督程德全公布了这些电报。

从应夔丞与洪述祖的往来密电可以看出,应夔丞一直希望通过破坏国民党方面的形象,从而讨好北京方面,并获得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利益。在电报中,应夔丞曾告诉洪述祖,他从日本买到了警方的资料十万册,上面记载了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人的劣迹。洪述祖对这些资料很感兴趣,因为一旦公布这些资料,将会使国民党的声誉遭受严重损毁,从而失去重要的政治资本。洪述祖催促应夔丞交出资料,在1913年2月22日发给应夔丞的电报中,他甚至明码标价,愿意出30万元来购买。

然而,应夔丞却始终拿不出所谓“孙(中山)黄(兴)宋(教仁)劣迹”的资料,远在北京的洪述祖也意识到应夔丞无法提供他需要的资料。但是,两人的联手行动并未停止,而且性质发生转变升级为刺杀宋教仁。

3月13日,洪述祖发给应夔丞的电报中,出现了“毁宋酬勋位”的字样,似乎是在暗示,如果应夔丞能干掉宋教仁,北京方面将会赏他一个重要的官职。这个诱惑,对于帮派出身、一门心思想要飞黄腾达的应夔丞来说,实在是无法拒绝。3月14日,应夔丞发给洪述祖的电报中称:“梁山匪魁,四处扰乱,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梁山匪魁,即宋江。宋江、宋教仁同姓,所指不言而喻。

显然,在3月14日,应夔丞已经开始秘密布置刺杀行动。而武士英完全不知道,他即将参与的刺杀行动,竟然是被这么精心预谋过的。

3月21日凌晨2点,宋教仁遇刺后四个小时,应夔丞发给洪述祖的电报,确认刺客已经行动。同一天稍后,他再次电告洪述祖:“匪魁已灭,我军一无伤亡,堪慰。”

行凶者的结局:刺客和雇凶者,都没有好下场

案件几经辗转,在各种力量的牵扯制衡下,最终陷入死局。不过,直接凶手武士英和雇凶者应夔丞,结局都是惨遭横死。

刺客武士英:预审之前暴毙狱中

武士英被捕后,先是被拘押在法租界。1913年4月17日,武士英与应夔丞被引渡给中方,并转移到上海模范监狱。后又转至驻守上海海军局的六十一团营中。4月23日,武士英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他告诉看守,之前被关押在巡捕房时,染上了白虱,全身发痒。由于戴着手铐,他没办法挠痒,所以只能全身扭动解痒,导致盖的被子掉了而受了寒,但他觉得自己身体底子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话虽如此,但到了4月24日凌晨四点左右,武士英咳嗽喘息加重,呼吸困难。到了早晨,看守为他去请医生。医生还没到,武士英就已经死了。

武士英死在审判、检察两厅预审的前一天,情形十分蹊跷,有人怀疑他是被秘密毒死。但医生的尸检结果表明,他的肺、肝、咽喉上略有淤血,大肠和胃内没有毒物,不是他杀。

雇凶者应夔丞:成功越狱,逍遥五个月后被人暗杀

武士英死后,应夔丞一直被押在案。1913年7月25日,在被关押了4个月后,他在帮会成员的帮助下成功越狱,随后潜逃到了青岛。

越狱后的应夔丞,并没有夹着尾巴做人,反而高调通电,呼吁北洋政府为武士英和自己平反。他认为自己和武士英刺杀宋教仁有功,是为国除害。然而,武士英惨死牢中,自己也落得“栖身穷岛,骨肉分离,旧部星散”,实在是冤枉。随后,应夔丞离开青岛,搬到北京居住,他和几位旧部,整天纵酒寻欢作乐。1913年12月21日,应夔丞迁居到一所旅馆,他的父亲和妻子也迁来北京居住。

应夔丞的做法,本意是向北洋政府邀功讨赏。他也确实见到了袁世凯。然而,袁世凯在见过应夔丞后,认为“应某狼狈,不可留也”,还认为,应夔丞刺杀了宋教仁,“不可不诛”。

袁世凯的手下雷震春,在明白了袁世凯心思后提出,应夔丞是来投诚的,杀掉他会失信于天下。如果要杀他,以暗杀为宜。袁世凯接受了雷震春的建议。几天后,袁世凯又收到应夔丞招摇过市、大肆张扬的消息,随即命雷震春迅速了结应夔丞。

雷震春找到应夔丞,假装转达袁世凯的意思为避免惹人耳目,希望他暂且到天津避一避。应夔丞一口答应,并于1914年1月9日乘火车赶往天津。应夔丞坐的是头等车厢,随身还带了两名佩枪保镖,按理说,常人很难接近他。但火车开到杨村附近时,应夔丞却被突如其来的刺客连刺两刀而死。刺客随后顺利逃脱。 [2]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