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梦溪笔谈

梦溪笔谈

《梦溪笔谈》,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10311095)撰,是一部涉及古代中国自然科学工艺技术及社会历史现象的综合性笔记体著作。该书在国际亦受重视,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据现可见的最古本元大德刻本,《梦溪笔谈》一共分30卷,其中《笔谈》26卷,《补笔谈》3卷,《续笔谈》1卷。全书有十七目,凡609条。内容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各个门类学科,其价值非凡。书中的自然科学部分,总结了中国古代、特别是北宋时期科学成就。社会历史方面,对北宋统治集团的腐朽有所暴露,对西北和北方的军事利害、典制礼仪的演变,旧赋役制度的弊害,都有较为详实的记载。

《梦溪笔谈》成书于11世纪末,一般认为是1086年至1093年间。作者自言其创作是“不系人之利害者”,出发点则是“山间木荫,率意谈噱”。书名《梦溪笔谈》,则是沈括晚年归退后,在润州(今镇江)卜居处“梦溪园”的园名。该书包括祖本在内的宋刻本早已散佚。现所能见到的最古版本是1305年(元大德九年)东山书院刻本,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元大德刻本是为善本,其流传清晰,版本有序,历经各朝代,数易藏主,至1965年,在周恩来主持下,于香港购回。

《梦溪笔谈》具有世界性影响。日本早在19世纪中期排印这部名著,20世纪,法、德、英、美、意等国家都有学者、汉学家对《梦溪笔谈》进行系统而又深入的研究,而在这之前,早有英语、法语、意大利语、德语等各种语言的翻译本。

《梦溪笔谈》包括《笔谈》、《补笔谈》、《续笔谈》三部分,收录了沈括一生的所见所闻和见解。《笔谈》二十六卷,分为十七门,各卷依次为“故事(一、二)、辩证(一、二)、乐律(一、二)、象数(一、二)、人事(一、二)、官政(一、二)、机智、艺文(一、二、三)、书画、技艺、器用、神奇、异事、谬误、讥谑、杂志(一、二、三)、药议”。

《补笔谈》三卷,包括上述内容中十一门。《续笔谈》一卷,不分门。全书共六百零九条(不同版本稍有出入),内容涉及天文、历法、气象、地质、地理、物理、化学、生物、农业、水利、建筑、医药、历史、文学、艺术、人事、军事、法律等诸多领域。在这些条目中,属于人文科学例如人类学、考古学、语言学、音乐等方面的,约占全部条目的18-;属于自然科学方面的,约占总数的36-,其余的则为人事资料、军事、法律及杂闻轶事等约占全书的46-。 [1-2]

从内容上说,《梦溪笔谈》以多于三分之一的篇幅记述并阐发自然科学知识,这在笔记类著述中是少见的。如《技艺》正确而详细记载了“布衣毕升”发明的泥活字印刷术,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关于活字印刷的可靠史料,深受国际文化史界重视。“辩证”门谈韩愈画像条,使后人了解从北宋就产生并沿袭下来的一个错误:把五代韩熙载的写真当成韩愈的画像。

此外,北宋其他一些重大科技发明和科技人物,也赖本书之记载而得以传世。如记载喻皓木经》及其建筑成就、水工高超的三节合龙巧封龙门的堵缺方法、淮南布衣卫朴的精通历法、登州人孙思恭解释虹及龙卷风、河北“团钢”、“灌钢”技术,羌人冷作冶炼中对“瘊子”的应用、“浸铜”的生产等,均属科技史上珍贵史料。因为沈括本人具有很高的科学素养,他所记述的科技知识,该书基本上反映了北宋的科学发展水平和他自己的研究心得。 [1-2]

官政一

书画

杂志一

关于《梦溪笔谈》的创作背景及相关情况,作者沈括在《梦溪笔谈序》中有比较清楚的说明:1082年(宋元丰五年)后,作者政治上不得志,约1088年前后(元三年)住润州,在那里修筑一座梦溪园(在今江苏镇江东)卜居,作者日常的生活较少外出,也较少与人来往,是谓“予退处林下,深居绝过从”。

在创作上,作者自谓“圣谟国政,及事近宫省,皆不敢私纪。至于系当日士大夫毁誉者,虽善亦不欲书,非止不言人恶而已。”即是说,帝王私事,当朝得失,人事毁誉,乃至之前自身的仕途遭遇等等,沈括都没有也不愿意涉及。因此,作者所创作的都是“不系人之利害者”,出发点则是“山间木荫,率意谈噱”。 [5]

《梦溪笔谈》的撰写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胡道静在《梦溪笔谈校正引言》中提出:“《梦溪笔谈》撰述于1086-1093(宋元年间),大部分于1088年(元三年)定居于润州以后写的”;李裕民《关于沈括著作的几个问题》(《沈括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认为:“作于1082年(宋元丰五年)十月沈括在随州安置后,至迟在迁居润州梦溪园之初已完书。”但现一般认为,胡道静的说法较为可靠,即《梦溪笔谈》成书于1086-1093年间。 [6]

书名《梦溪笔谈》,则是因为作者沈括在梦溪园完成作品(注:至少是完成主体部分以及最终定稿,此点未有异议,考《梦溪笔谈序》亦无冲突),因此便以该园名为书名,曰“梦溪”。笔谈,则是由于平时和客人在园内交谈,作者经常将“与客言者”记录于册,友朋聚散无常,时长日久,作者觉得好像自己是“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故用名“笔谈”。两者串列并称,则为《梦溪笔谈》。 [5] [7]

沈括的《梦溪笔谈》宋本祖刻本早已毋见。据流传本考订,可知《梦溪笔谈》最初刻本为三十卷,内容比今本要多,但都散佚。北宋有扬州刻本,南宋孝宗乾道二年又曾重刻行世,惜宋刻本今皆不存。 [1]

《梦溪笔谈》,现所能见到的最古版本是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1305年(元大德九年)陈仁子东山书院刻本。此本据南宋乾道本重刊(见本节插图),尚可窥宋本旧貌,其开本很大,极为铺陈,而版框很小,装帧为当时流行的蝴蝶装,在元代刻本中独具特色。元大德刊本的卷首有“东宫书府”、“文渊阁”两方朱文方印,卷内还钤有“汪士钟印”、“平阳汪氏藏书印”、“臣文琛印”、“甲子丙寅韩德均钱润文夫妇两度携书避难记”等印。 [1]

该元大德刊本流传有序:元代曾藏于元宫中,明太祖朱元璋灭元后得到,并赠送给太子朱标,后又归宫中“文渊阁”。清代,从宫中流出,为汪士钟的艺芸精舍、松江韩氏先后收藏。后为近现代著名藏书家陈澄中(1894-1978)收入囊中。陈澄中于解放前后移居香港,1965年,有意将包括这部《梦溪笔谈》在内的一批珍贵善本出让,时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为避免珍贵文物外流,亲自过问,责成文化部指派专人前去洽办,最终在国家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斥巨资购回,成为书林佳话。1976年,文物出版社曾影印出版,为了让大众使用方便,2003年,“中华再造善本工程”出版简体版的《梦溪笔谈》。 [1]

关于《梦溪笔谈》校订注释本等,明、清两代至民国年间,不断有高质量版本出现,如:明弘治徐瑶刊本,明1631年(崇祯四年)嘉定马元调本,清1805年(嘉庆十年)海虞张学鹏学津讨原本,清光绪番禺陶氏爱庐刊本,近代王国维、叶景葵也有手校本。 [6] 通行的《梦溪笔谈》正、补、续三编本首出《稗海》。今有:《梦溪笔谈》文物出版社1976年影印元东山书院刻本;《梦溪笔谈》国家图书馆“中华再造善本工程”2003年影印元东山书院刻本;胡道静《新校正梦溪笔谈》,上海出版公司1956年版;《梦溪笔谈》中华书局1957年版;《梦溪笔谈补笔谈续笔谈》大象出版社“宋人笔记”第一编,2005年版;1956年,上海出版公司出版了胡道静的《梦溪笔谈校证》,考据精详。1957年,中华书局又出版了胡道静的《新校正梦溪笔谈》,很便于阅读。 [1] [6]

此外,《梦溪笔谈》在国外也很有影响,早在19世纪,它就因为其活字印刷术的记载而闻名于世。20世纪,法、德、英、美、意等国都有人对《梦溪笔谈》进行系统而又深入的研究,并有全部或部分章节的各国译本向社会公众加以介绍。日本早在19世纪中期,就用活字版排印了沈括的这部名著,是世界上最早用活字版排印《梦溪笔谈》的国家。从1978年起,日本又分三册陆续出版了《梦溪笔谈》的日文译本。 [1]

《梦溪笔谈》中有关天文、历法方面的记述有20多条。研究者认为沈括对古代天文科学、历法的贡献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改进了一批天文仪器。如浑仪,沈括大胆改进了其结构,取消了浑仪上不能正确显示月球公转轨迹的月道环,放大了窥管口径,使其更便于观测极星,既方便了使用,又提高了观测精度。沈括还改进过壶漏、圭表等。二是对天象进行细致的观测,取得了一些新的发现与观测结果。例如,沈括用晷、漏观测发现了真太阳日有长有短。经现代科学测算,一年中真太阳日的极大值与极小值之差仅为51秒。三是提出了“十二气历”说,较好地解决了古代历法中一直存在着的阴阳历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四是在担任司天监职务期间,大胆起用布衣卫朴进行历法改革,也针对当时司天监、天文院存在的一些弊端进行过整肃。 [6]

《梦溪笔谈》有30多个条目涉及自然地理、政治经济地理、测量、地图制作等。沈括以其丰富的阅历,撰写了有关山川、地名沿革与考辨的条目,为研究自然地理提供了宝贵的史料。沈括对各地重要物产、重耍生产与生活资料的产销与经营管理等方面的记述,为研究北宋时期政治经济地理提供了重要参考。沈括考察了温州雁荡山独特地形地貌并分析其成因之后指出:“原其理,当是为谷中大水冲激,沙土尽去,唯巨石岿然挺立耳。”这种“流水侵蚀作用”的看法是十分正确的,这一观点,直到18世纪末英国的赫顿在《地球理论》一书中才出现,比沈括晚了约700年。著名科学家竺可桢20世纪20年代便曾撰文《北宋沈括对地学之贡献与纪述》,高度评价《梦溪笔谈》在地理学方面的重要贡献。 [6]

《梦溪笔谈》有10多条记述涉及光学、磁学、声学等领域。如对“阳燧凹面镜成像及光线聚焦原理的正确描述;对“琴弦共振”现象的观察与分析;对“古人铸鉴”时正确处理镜面凹凸与成像大小关系的研究与分析,对古代神奇的透光铜镜原理的正确推论;对利用磁石使铁针磁化用以制作指南针,以及磁石极性、磁针不完全指南(即磁偏角)现象的发现、描述与研究,都极具研究价值。尤其是磁偏角的发现,西方直到1492年才由哥伦布发现,比沈括足足晚了400多年。 [6]

《梦溪笔谈》中有7条笔记涉及数学,涉及的面较广且多有创见。被数学界尊为中国古代数学研究的重要成就,其中就包括了沈括首创的隙积术和会圆术。所谓“隙积术”,是指如何计算“垛积”。沈括运用类比、归纳的方法,提出了准确的计算方法,并以堆积的酒坛为例加以说明。实际上,沈括是以体积公式为基础,把求解不连续的个体的累积数(级数求和),化为连续整体数值来求解,可见他已具有了用连续模型解决离散问题的思想。在中国国数学史上开辟了高阶等差级数求和的研究领域。所谓“会圆术”,实际上是指由弦求弧的方法,主要思想是局部以直代曲,对圆的弧矢关系给出了一个比较实用的近似公式。会圆术问世后,得到了广泛应用,郭守敬、王恂等都用到过会圆术。 [6]

在数学研究与应用方面的还有:提出了如何计算围棋可能的总局数的方法,并指出:“……然算术不患多学,见简即用,见繁即变,乃为通术也”,这实际上反映了他不拘一法、解法多样化、简约化的思想。在象数中,沈括否定了数的神秘性,肯定了数与物的关系。此外,笔记中关于测量汴河水位落差的方法等,都从不同的侧面体现了沈括非凡的数学才能以及统筹与应用的数学思想。 [6]

《梦溪笔谈》中与生物学相关的条目比较多,有30多条。大量研究文章充分肯定了沈括对生物学诸多方面作出的贡献,如:对动、植物分类、形态等的记述,对动、植物的地域分布的记述,对一批药用植物进行的考辨与记述,对古生物化石的研究与记述,以及对生物的相生相克现象的观察与分析等,都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6]

《梦溪笔谈》中与音乐相关的记述有40多条。据《宋史艺文志》载,沈括还撰写过《乐论》、《乐器图》、《三乐谱》、《乐律》等著作,可惜已佚。由于沈括是乐律行家,《梦溪笔谈》中的相关条目无疑具有古代音乐研究方面的重要价值。总括今人研究,认为《梦溪笔谈》音乐方面的贡献主耍有四个方面:一是研究并阐述了古代音乐的音阶理论;二是保存了古代音乐的一些演奏技艺、相关术语;三是记述了沈括对唐宋燕乐的研究心得,如燕乐起源、燕乐二十八调、唐宋大曲的结构和演奏形式、唐宋字谱等;四是记述、考证了部分乐器的形制、用材、流布与演变等。 [6]

《梦溪笔谈》中记述书画的条目有近30条。沈括在书画收藏与鉴赏方面也是行家。他撰写过《图画歌》,用歌诗的方式,对两晋、唐五代至宋代的50多位名画家的作品及风格进行品评,语言精练、视角独到,得到了著名书画家米芾等人的高度评价。 [6]

由于《梦溪笔谈》近三分之一的条目属科技类,因而有论者认为《梦溪笔谈》不能算是完全意义的文学作品,但是由于《梦溪笔谈》本身极具文学性,《梦溪笔谈》中有20多个条目记述的内容属文学类,因此,它在文学方面的价值也受到不少研究者的重视。杨渭生《略述沈括的文学成就》盛赞《梦溪笔谈》是一部文字优美、叙事生动、富有文学色彩的好作品。梁成林《略论〈梦溪笔谈〉的写作特色》认为《梦溪笔谈》以灵活多样的形式,平易朴实、清新的文风,精炼通俗的语言,涤荡了当时的形式主义文风。王骧《文艺与科学的美妙结合一试评沈括诗文的一大特色》除对沈括的诗歌特色进行评论以外,还充分肯定了《梦溪笔谈》中诸如“雁荡山”等众多条目,既是优秀的科技文艺小品,也是文笔极为精美的散文佳作。 [6]

《梦溪笔谈》中有30多条记述与语言学有关,内容涉及音韵学、文字学、训诂学诸方面。沈括对于“反切”之法的源起、“右文”说的记述、部分文字的音义考辩等,是研究古代语言学的宝贵资料。研究者充分肯定了《梦溪笔谈》的语言学价值。 [6]

《梦溪笔谈》中属史学范畴的记述有20多条,另有关于古代礼仪、职官、舆服、科举等方面的记述达上百条之多,因此,《梦溪笔谈》对于史学研究的价值也是不容置疑的。研究者认为《梦溪笔谈》对于史学的贡献主要有:一是部分条目提供了正史不载或被歪曲了事实的资料,如关于王小波、李顺起义的记述等;二是《梦溪笔谈》中关于古代礼仪、职官、舆服、科举等方面的大量记述,是可供史学研究的重要资料;三是沈括记述了自己亲身参与的许多重要政治或军事活动,同样是十分宝贵的史学研究与参考资料;四是沈括对于部分史实的考订,也很有见地,因而极具参考价值。 [6]

《梦溪笔谈》中涉及医药学的记述有40多条,综合人们对《梦溪笔谈》医药学条目、沈括医方专著、《梦溪忘怀录》中有关条目的研究,一般认为沈括对中国传统医药学的主要贡献有四个方面:一是沈括提出的视疾医病的许多重要理论与观点,至今仍有十分重要的应用或借鉴价值;二是经沈括广为搜集、亲为应用、长期验证的很多医方,对于不同地域、不同时令、不同采制方法等对于中医药村药用价值影响的见解与论述,至今仍为中医药界广为应用;四是沈括在中医药学方面多有“创获”,如:《良方》中详细记述了“秋石”的炼制方法,有论者认为应属世界上最早的“提取留体性激素”的制备法;《梦溪忘怀录》中关于“药石井”的记述,被认为是最早的磁化、矿化水制备法等等。 [6]

《梦溪笔谈》有30多个条目记述了古代水利、建筑工程等方面的技术创新与发明,诸如《巧堵河堤决口》、《测量汴渠》、《制作木地图》、《修建船闸》、《梵天寺木塔》、《巧筑苏州至昆山长堤》、《统筹安排重修皇宫各工程环节》、《水运仪像台》、《毕升发明活字印刷术》、《捕鼠木钟馗》、《嗓叫子一人工喉》、《炼钢法》、《胆矶炼铜》、《铸造铜镜》、《维修盐井》、《巧建船坞》等等条目(注:上述条目名称均为本文作者所拟),经常出现于各种研究论述中。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许多工程技术与科技发明,也正是由于《梦溪笔谈》的记述才得以保留与传承的。 [6]

《梦溪笔谈》中有近20个条目与军事有关,研究者认为《梦溪笔谈》军事类条目的主要价值在于:一,记述了沈括亲历的一些战事,这是真实的军事史料;二,记述了古代部分名将的战例,可作为典型案例研究;三,记述了古代的一些战争攻防手段与策略,如“赫连城”特点介绍、战棚的作用分析等;四,记述了古代部分兵器的制造技术,如关于弩机、弓等的制作技术与方法等,为后人提供了珍贵的研究资料。沈括曾多次统军作战并取得胜利。胡道静在《沈括军事思想探源一论沈括与其舅父许洞的师承关系》一文中,对沈括军事思想的渊源与特点进行了研究,充分肯定了沈括在军事方面的杰出才干。 [6]

关于《梦溪笔谈》,也有研究者对其在化学、农学、考古学等领域的研究与应用价值进行过研究与探讨。并取得一些成果。 [6]

《梦溪笔谈》详细记载了劳动人民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卓越贡献和他自己的研究成果,反映了中国古代特别是北宋时期自然科学达到的辉煌成就。《宋史沈括传》作者称沈括“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梦溪笔谈》为“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被世人称为“中国科学史上里程碑”。 [1] [6]

然而,《梦溪笔谈》也存在着一些局限与瑕疵,被研究者普遍认定的不足之处主要有:一是由于所处时代的局限,该书的部分条目充斥着维护封建王朝统治的意识与观点;二是由于人类当时认知水平的局限,该书部分条目的论述已经显得不够科学;三是主要由于作者自身的原因,该书的部分条目特别是“神奇”、“异事”类条目中,充斥着浓重的怪诞、宿命唯心色彩,成为该书受批评最多的方面;四是由于种种复杂原因,该书中的部分条目特别是据二手资料写就的条目存有讹误,胡道静《梦溪笔谈校证》、吴以宁《梦溪笔谈辨疑》等多有校订。

但是瑕不掩瑜,些许缺憾并不影响《笔谈》的总体价值,这也是众多研究者的共识。 [6]

沈括(1031~1095年),字存中,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杭州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嘉佑进士。熙宁中参与王安石变法。1072年(熙宁五年)提举司天监,上浑仪、浮漏、景表三议,并推荐卫朴修《奉元历》。次年赴两浙考察水利、差役。1075年(熙宁八年)使辽,斥其争地要求。又图其山川形势、人情风俗,为《使契丹图抄》奏上。次年任翰林学士,权三司使,整顿陕西盐政。主张减少下户役钱。后知延州(今陕西延安),加强对西夏的防御。1082年(元丰五年),以徐禧失陷永乐城(今陕西米脂),连累坐贬。晚年居润州,筑梦溪园(在今江苏镇江东),举平生所见,撰《梦溪笔谈》。

他博闻多学,于天文、地理、律历、音乐、医药等都有研究。对当时科学发展和生产技术的情况,如水工高超、木工喻皓、发明活字印刷术的毕升、炼钢炼铜的方法等,凡有所及,无不详为记载。又精研药用植物与医学著《良方》十卷(传本附入苏轼所作医药杂说,改称《苏沈良方》)。著述传世的尚有《长兴集》。使辽所撰《乙卯入国奏请》、《入国别录》,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还保存一部分。 [7]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