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梁王城遗址

梁王城遗址

梁王城遗址位于邳州市北部约37公里处,京杭大运河傍依而过。是新石器至战国时代的遗址。1957年,南京博物院考古调查发现了该遗址,经过多次考古发掘,表明该处遗址文化层堆积有四五米深,内涵丰富,地层堆积从早到晚依次为大汶口文化层、龙山文化层、商周文化层、春秋战国文化层、北朝文化层以及宋元文化层等,历史延续约5000年。经过钻探确定了梁王城城址的始建年代为时期,遗址面积共有100多万平方米,这里很有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当地的繁华闹市区域或政治经济中心。

该遗址是春秋战国时期苏北地区最大的城址,有多达五千年的文化堆积,是研究黄淮地区人类文明起源的“活教材”。对研究史前聚落和黄淮地区古代社会文明化进程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2013年5月被国务院核定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南博考古专家称,如对梁王城遗址进行全面发掘,这里有可能成为与兵马俑齐名的国家级大遗址。“但在技术未达到能完全保护遗址的条件下,现在国家文物部门不提倡对遗址进行主动性发掘。”考古专家称,这几次对梁王城遗址的发掘都是抢救性的,是为了配合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在此次抢救性发掘后,挖出的文物将被清理、保存并修复,考古用的探方将被回填,京杭运河也将东拓50米,届时,梁王城遗址的西部将被拓宽成河道。 [1]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专家认为,梁王城遗址是战国时期苏北最大的城址,梁王城连同周围同时期的鹅鸭城遗址、九女墩墓地共同构成了黄淮地区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框架。尤其可贵的是梁王城遗址大部分是被黄泛泥沙层所淹没,遗址保存状况很好,适宜被列为大遗址保护对象.

考古专家昨表示,这里可能是古徐国国都,有望晋升为与汉兵马俑齐名的国家级大遗址

梁王城遗址是春秋战国时期苏北地区最大的城址,有着五千年的文化堆积,是研究黄淮地区人类文明起源的“活教材”,并入围2007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日前,在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等单位组织下,再次启动了新一轮的抢救性发掘。 [2]

5月11日,记者来到邳州市戴庄镇李圩村的梁王城遗址发掘现场。

“这是梁王城遗址北城墙的一部分。”施工人员李师傅告诉记者,眼前这两个分别深约7米,长10 米左右,宽五六米的探方,正是对梁王城北城墙遗址进行选点挖掘取样考证。

梁王城遗址面积共有100多万平方米。沿着遗址一直往南走,在梁王城内,两处面积均在百余平方米的探方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探方内文化层分明,能明显看出文化层的不同颜色。

考古专家介绍,遗址文化层堆积深厚,普遍在4米左右,最深处达5米。遗址内涵丰富,地层堆积从早到晚依次为大汶口文化层、龙山文化层、商周文化层、春秋战国文化层、北朝隋文化层以及宋元文化层等,历史延续约5000年。在探方内,记者还发现了一些陶片和牛骨。 [1]

在紧靠运河东侧的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已开掘了12个探方,100多名工人正在清理泥土、挖掘文物。在这个约1500平方米的发掘现场,12个探方内均有不同发现。其中出土最多的当属大汶口时期的陶制品。考古人员说,在其中一个探方内还发现了一具小孩遗骨,头南脚北,四肢完好,姿态自然。

此外,还发现了五六座大汶口墓葬,墓葬里除小孩遗骨外,还有成年男女的遗骨。另外,在不同的探方内,除了大汶口时期的陶制品和石器,还有大量动物的牙齿、骨头以及水井、排水道等生活设施。“有的文化层堆积很多,代表了七八个朝代。”

考古专家说,梁王城遗址面积共有100多万平方米,这里很有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当地的繁华闹市区域或政治经济中心。

据南博考古专家称,如对梁王城遗址进行全面发掘,这里有可能成为与汉兵马俑齐名的国家级大遗址。“但在技术未达到能完全保护遗址的条件下,国家文物部门不提倡对遗址进行主动性发掘。”考古专家称,这几次对梁王城遗址的发掘都是抢救性的。 [3] 梁王城遗址日前在南京大学、南京博物院等单位组织下,再次启动新一轮的抢救性发掘,据悉,遗址抢救性发掘为的是“让位”于南水北调工程,待发掘及文物保护工作完成后,梁王城遗址的西部将被淹没在大运河南水北调的滚滚江水下。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专家认为,梁王城遗址作为春秋战国时期苏北地区最大的城址,具有长达5000年的历史文化堆积,它对于黄淮地区人类文明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这里还极有可能就是历史上湮灭了的古徐国国都。

“从遗址的文化层中可看出里面还夹杂着一层淤泥层,淤泥层证明城池曾被水淹过,从年代推算,这更证实了梁王城遗址可能就是当年的古徐国国都,并被吴所灭。”徐州市徐国历史研究会副会长惠光启说,公元前512年,吴国阖闾率兵伐徐,徐君章禹领兵固守徐城。吴军掘渠引水灌徐城,徐君知不能守,则断发携夫人降吴。徐国共经44代国君计1600余年后被吴所灭。 [2]

考古专家表示,此次共发掘了1500平方米,加上前3次发掘的,梁王城遗址已发掘4000多平方米,预测再发掘1500平方米,就有可能获知梁王城遗址全貌。

据悉,迄今为止,梁王城遗址发掘揭示了大汶口文化晚期的聚落,揭开了西周墓地的神秘面纱,发现了较多六朝时期的灰坑、灰沟、水井、房址等遗迹,出土了相当多的精美青瓷器,初步揭示出梁王城春秋战国古城的城址及宫殿风貌。(

13日下午2点,邳州梁王城考古工地。

南京博物院考古队员朱晓汀正蹲在墓穴里小心地清理一具人骨架。她用竹签一点点地挑土,然后用毛刷刷净。骨架很完整,虽然有破碎和裂痕,但却没有散乱,连指骨都一节不少,整齐地排列在泥土里。对考古队员来说,这非常难得,要知道这具骨架是大汶口文化时期先民留下的,距今已有5000年。 [3]

两位男性先民为何葬在同一座墓中

朱晓汀所在的,是邳州梁王城考古现场大汶口时期墓地,这是梁王城考古4年来最大的收获。在她周围,还有30多人在清理10多个墓穴或是取土运土。

在辨别了眉弓、下颌骨和耻骨等部位后,在大学学体质人类学专业的朱晓汀初步判定,这是一具成年男性骨架。“5000年前的人骨能完整保留下来,主要是因为这一带的土壤偏碱性,在江南的酸性土里,2500年前的人能留下牙齿的都很少”,她解释说。

在她背后,另一位同事在清理另一具骨架,她仔细辨认,断定又是位成年男性,两具骨架都是直身仰躺,有趣的是他们居然脸对脸,这给没有血肉的骨架赋予了感情色彩。蹲在旁边的考古队长周润垦有点迷惑:“此前发现过夫妻合葬墓、母子合葬墓,但两个男性葬在一座墓中,在这片墓群中还是首次发现,他们是什么关系呢?是父子或兄弟吗?”从2月份发掘开始,这里至今仍会新发现古墓,前后已有近50座。考古已进入尾声,只有十几个墓室还在清理中,而最繁忙时这里曾经聚集了30多位考古人员,150位民工,工程量相当于按一个足球场的面积挖了一个3.5米深的游泳池。

令人惊异的不止是性别,这两位先民的身高都在1.8米以上,比其他墓穴中的先民都要高。一般来说,生活优裕、营养充足的人个子较高,可是这座墓中一件随葬品都没有,不像绝大多数墓穴中有10件以上的陶器。在已经产生贫富分化的大汶口时期,这常常表示墓主是穷人。此外,其他墓主都是头东脚西,只有这两位“高人”是头南脚北。总之,这是座很特别的墓葬。 [3]

在多个墓葬,考古人员还分别发现了马坑、牛坑和狗坑。其中在一座夫妻合葬墓里,考古人员发现两具人骨架保存较好。经鉴定左侧为男性,右侧为女性,两墓主人之间随葬有一狗,狗头向着男性墓主人。墓底腰坑内亦随葬一狗。另一墓葬里,殉葬的马身体下面还有席子。记者还注意到,一墓葬内一壮年男子左肩以及头颅被齐刷刷地砍掉了,放在骨盆的位置。在附近的另一个墓葬里,考古人员还发现一双腿全部被锯断的壮年男子的骸骨。经过清理,考古人员找到了死者生前遗留在体内的3枚箭镞。

“鬲、簋、豆、罐等陶器或单个或成组合地出现在墓葬中,是典型的西周墓葬中随葬器物的组合,同中原地区出土西周器物比对发现,这批墓葬此类随葬品从西周早期到晚期都有,有的甚至早到了商晚期。”考古专家说,“这些墓葬对于研究西周时期的丧葬制度、器物形态、社会生活等方面,提供了新的资料”。 [1]

花纯强在清理一个墓穴时,在墓主人的颈部位置发现了一枚手表大小的白色玉环,他有点兴奋地喊徐州博物馆的考古队员原丰过来看。他的激动不难理解,由于年代较早,玉器在这儿很稀罕,他发现的仅仅是第6件,墓穴里最常见的是陶器,多的墓中甚至有30件以上。

原丰告诉记者,这批墓葬充分体现了大汶口文化的葬俗,首先是几乎每个死者下葬时都用陶钵盖住脸,有红陶也有黑陶;其次是死者手中往往攥着几枚獐牙,为雄性獐的犬齿;再次,陪葬物品大多放在墓主的左侧,陪葬品多的墓葬,往往还会发现猪的下颌骨,这是财富与地位的象征。

在上古,居于中心以正统自居的中原文化,用夷、戎、蛮、狄来称呼东西南北四方的异族,大汶口文化属于东夷。东夷人有拔门牙的习惯,在此次考古中再一次得到了证实。“这里埋葬的成人大多数少了两颗上门牙,这就是东夷人的拔齿风俗。” 考古队领队、南博考古所副所长林留根说,“这种风俗整个环太平洋地区都有,但是大汶口人是最早的,这可能与某种成人仪式有关。拔掉门齿影响发音和进食,这样做肯定不是出于实用,而是追求某种精神力量。”他还说了一个有关拔齿的故事,春秋时期吴国和干国(在今扬州一带)发生过一场残酷战争,干国因为兵败而损失大量兵力,许多干国少年纷纷拔掉门牙,以成人的姿态成立敢死队,然而干国仍然无法逃脱灭国的悲剧。 [1]

此次发掘出大量陶器,有、罐、鼎盛、豆和背水壶等许多种类,有普通红陶,也有细腻光滑的白陶,然而其中最为珍贵的,是黑陶中的蛋壳陶,出土文物中胎体最薄的仅为0.2毫米,而且还有镂空,这样的工艺,即使在5000年后的今天也很难达到。

根据学术界的研究,黑陶是大汶口文化和其后龙山文化的典型特点,红陶是在氧气充足的情况下烧制的,而黑陶是通过闷烧,在氧气不足的情况下让大量碳分子附着在陶器表面,烧成的黑陶像被油漆过一样,光亮得能照出人的影子。其中的蛋壳黑陶工艺让人叹为观止,在5000年前能拉出厚度仅为0.2毫米的薄胎简直是个奇迹,而且薄胎在烧制时极易炸裂,生产难度很大。

在随葬品丰富的墓葬中,黑陶高柄杯很常见,这是一种酒器,只有具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拥有和使用。酿酒需要用粮食,这说明5000年前这里已经有农业,并且规模不小,粮食在食用之余,还能用来酿酒。考古队员们在生活遗迹区取了土样,希望用水淘洗的办法从中寻找炭化稻米等植物种籽,研究当时的农业生产状况。 [1]

这片古墓群位于大运河边,工地边河水静静地流淌,不时有机船驶过,留下一片机桨声。河对岸的草地上一群羊在吃草,头顶上布谷鸟叫着飞过,周围刚刚收割过的麦田一眼望不到边,这是一片安宁和富足的土地。

林留根告诉记者,5000年前这里也是一片“福地”,大汶口先民是这里最早的定居者,他们当年的生活质量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要高。土里到处有丽蚌壳,白色的蚌壳像蛤蟆皮一样布满疙瘩,是先民们吃剩的食物,这表明附近有大片沼泽,食物充足。当年这里有河、有山、有高地,很适合先民生存。这些墓中的随葬品中,只发现了6枚骨箭头,武器稀少表明这里可能很少有战争,而只有在资源足够丰富,能养活所有人时,氏族之间才不必为生存而战争。考古队员在闲谈时甚至怀疑,食物足够充足使得先民们较少从事危险而辛苦的狩猎。

史前聚落集中也表明这一带适宜人居,在梁王城遗址外,方圆30公里范围内还发现了同时期的刘林遗址、大墩子遗址和山头遗址,面积都在20万平方米以上,先民们和平共处,共同在这片土地上过着较为富足的生活。中国其他的大汶口遗址都表明,那时的氏族社会比较稳定,生存压力不大,在中国历史上,那是先民们难得的快乐时光。 [1]

在墓群附近,几位民工挥动铁锹,像削皮一样一点点地铲地面,地面上露出的,是斑斑点点的红砖一样的颜色。

“红色的就是红烧土”,林留根说,“红烧土是人类活动的标志,在原始社会,人们用泥筑房,房子建好后,经常放火焚烧成红色,这样的红房子应该算那时的豪宅了,与泥房相比,不仅墙体和地面结实,而且防潮,人住在里面更舒适。”

事实上,在这片遗址上人类生活的遗迹一直没有中断过,在大汶口墓群上,还有西周打水井取水留下的陶井圈,以及房屋痕迹。在周边高达3.5米的断层上,各层都有陶片、砖石等物品。站在北侧的“绝壁”下,林留根告诉记者,这些地层中最底层的是大汶口文化,向上依次为龙山文化、西周、春秋战国、汉代、六朝、宋、元、明、清直至现代的地层,这一面墙,凝固的是5000年的历史。 [1]王宏伟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