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朱彝尊

朱彝尊

朱彝(yí)尊(1629年10月7日1709年11月14日),字锡鬯,号竹,又号舫,晚号小长芦钓鱼师,别号金风亭长,浙江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清朝词人、学者、藏书家,明代大学士朱国祚曾孙

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词科,除翰林院检讨。二十二年,入直南书房。博通经史,参加纂修《明史》。作词风格清丽,为“浙西词派”的创始人,与陈维崧并称“朱陈”,与王士祯称南北两大诗宗(“南朱北王”);精于金石,购藏古籍图书不遗余力,为清初著名藏书家之一。著有《曝书亭集》80卷,《日下旧闻》42卷,《经义考》300卷;选《明诗综》100卷,《词综》36卷(汪森增补)。所辑成《词综》是中国词学方面的重要选本。康熙四十八年,卒,年八十一。

朱彝尊,浙江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明代大学士朱国祚的曾孙。明崇祯二年八月二十一日(1629年10月7日)生。

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举博学鸿词,与李因笃严绳孙潘耒同以布衣身份授翰林院检讨,参与修撰《明史》。

康熙二十年(1681年),充日讲起居注官。同年秋,江南乡试副考官。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入值南书房,特许紫禁城骑马,赐居禁垣(景山之北,黄瓦门东南),赐宴乾清宫。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南书房宴归,赐肴果于家人。朱彝尊为编辑《瀛洲道古录》,私自抄录地方进贡的书籍,被学士牛钮弹劾,官降一级。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补原官。不久告老归田。

康熙帝南巡,朱彝尊屡次接驾于无锡,召见于行宫,进所著书籍,康熙帝御赐“研经博物”匾额。

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十三日(1709年11月14日)卒,年八十一。

著有《日下旧闻》、《经义考》、《曝书亭诗文集》等书。(参考《国朝先正事略》卷三十九《文苑》)彝尊选辑唐、五代、宋以来下逮元张翥诸家词为《词综》,以开浙西词派,而其渊源所自,盖出于曹溶。尝称:“余壮日从先生(谓曹溶)南游岭表,西北至云中,酒阑登池,往往以小令、慢词,更迭唱和。有井水处,辄为银筝、檀板所歌。念倚声虽小道,当其为之,必崇尔雅,斥淫哇,极其能事,则亦以宣昭六义,鼓吹元音。往者明三百,词学失传,先生搜辑遗集,余曾表而出之。数十年来,浙西填词者,家白石而户玉田,舂容大雅,风气之变,实由于此。”(《静志居诗话》)于此,亦足略窥其宗旨,及其影响所及。其《曝书亭词》,自定为《江湖载酒集》、《静志居琴趣》、《茶烟阁体物集》、《蕃锦集》等四种,有李富孙注本。朱孝臧题云:“江湖老,载酒一年年。体素微妨耽绮语,贪多宁独是诗篇?宗派浙河先。”(《强村语业》卷三)浙派词以醇雅为宗,其流弊每致意旨枯寂,视湖海楼一派之叫嚣犷悍,厥失维均,而创始者不任其咎也。

冒广生曰:“世传竹《风怀二百韵》为其妻妹作,其实《静志居琴趣》一卷,皆《风怀》注脚也。竹年十七,娶于冯。冯孺人名福贞,字海媛,少竹一岁。冯夫人之妹名寿常,字静志,少竹七岁。曩闻外祖周季贶先生言:十五六年前,曾见太仓某家藏一簪,簪刻“寿常”二字,因悟洞仙歌词云:“金簪二寸短,留结殷勤,铸就遍名有谁认?”盖真有本事也。” [1]

《曝书亭集》

别集名。朱彝尊作。八十卷,系作者自编。凡赋一卷、诗二十二卷、词七卷、文五十卷,附录《叶儿乐府》一卷。另符其子昆田《笛渔小稿》4卷。

《曝书亭词》

词集名。朱彝尊作。七卷。

《经义考》

初名《经义存亡考》,后改今名。朱彝尊撰,三百卷。首列御注、敕撰诸书,次经诸经分类,后附毖纬、拟经、承师、刊石、书壁、镂版、著录、通说、家学、自叙各门。搜集历代解释儒家经典的书籍,注明存佚、卷数、撰人姓名,并附原书序跋、诸儒论说,或作考证,是研究中国古代经学派别,经义和版本目录的重要参考书。后翁方纲沿用原书体例,撰有《经义考辩正》十二卷。

《日下旧闻》

清地理著作,朱彝尊撰。四十二卷。记载北京掌故史迹,上至远古,下至明末。内容分星土、世纪、形胜、宫室、城市、郊垌、京畿、侨治、边障、户牖、风欲、物产、杂缀等十三门,而以石鼓考列后。皆征引前人著作,逐条排比。所引经、史、小说、文集、金石文字等凡`1649种。采辑渊博,记载详备。其子朱昆田撰《补遗》,清高宗又命大臣窦光 、朱筠等增续,别成《日下旧闻考》。

《明诗综》

总集名。朱彝尊编选。一百卷。录存明初诗人至明亡后遗民3400余人的作品,并有作家小传及诸家评论,附有诗话,编者自述其纂辑意图是“窃取国史之义,俾览者可以明夫得失之故”。书中资料较为丰富,颇有涉及当时社会、政治情况的作品。于明诗各个流派的特点亦有所反映。

《词综》

词总集名。清朱彝尊编,汪森增定。三十卷,祉遗六卷。选录唐、宋、元词六百余家。朱氏论词提倡“雅正”,推崇姜夔等的格律派词,本书虽也反映出这一倾向,但选录面较广,收入了许多具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内容比较丰富。后王昶续辑《补遗》二卷,又辑《明词综》十二卷、《国朝词综》四十八卷、《国朝词综二集》八卷。合《词综》成《历朝词综》。其后黄燮清辑《国朝词综续编》五十八卷,续补八卷。

《食宪鸿秘》

食谱。朱彝尊撰。本书分上、下卷,是一部介绍各类食品加工调配、烹饪的专著。全书以《食宪总论》为首,论饮食的宜忌,下列饮之属,饭之属,粥之属,饵之属,酱之属,蔬之属,餐芳谱、果之属,鱼之属,蟹、禽之属,卵之属,肉之属,香之属,书末附有汪拂云所录食谱,内容非常丰富,有菜肴饭点烹调或制作方法四百余种。朱彝尊认为饮食之人有三种,一是哺之人,“食量本弘,不择精粗,惟事满腹,人见其蠢,彼实副其量为损为益。”一是滋味之人,“尝味务遍,或肥浓鲜爽,生熟备陈,或海错陆珍,奉非常馔当其得味,尽有可口”。一是养生之人,“饮必好水,饭必好米,蔬菜鱼肉,但取目前,常物务鲜,务洁,务熟,务烹饪合宜,不事珍奇,而有真味”。所以,朱彝尊认为“食不须多味,每食只宜一二佳味,纵有他美,须俟腹内运化后再进,方得受益。”

朱彝尊是清代词坛领袖,其词在清词中影响巨大。他和陈维崧并称“朱陈”,执掌词坛牛耳,开创清词新格局。他认为明词因专学《花间集》、《草堂诗余》,有气格卑弱、语言浮薄之弊,乃标举“清空”、“醇雅”(其说源于张炎)以矫之。他主张宗法南宋词,尤尊崇其时格律派词人姜夔张炎,提出:“世人言词,必称北宋,然词至南宋始极其工,至宋季而始极其变。姜尧章氏(姜夔)最为杰出。”(《词综发凡》)又云:“倚新声玉田(张炎)差近。”(《解佩令自题词集》)他还选辑唐至元人词为《词综》,借以推衍其主张。这一主张被不少人尤其是浙西词家所接受而翕然风从,“数十年来,浙西填词者,家白石而户玉田”(《静惕堂词序》)。后龚翔麟选朱彝尊、李良年李符、沈日、沈岸登及本人词为《浙西六家词》,遂有“浙西词派”之名。其势力笼罩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百余年的词坛。

朱彝尊的《曝书亭词》由数种词集汇编而成。所作讲求词律工严,用字致密清新,其佳者意境醇雅净亮,极为精巧。

如《洞仙歌吴江晓发》:

澄湖淡月,响渔榔无数。一霎通波拨柔橹,过垂虹亭畔,语鸭桥边,篱根绽、点点牵牛花吐。红楼思此际,谢女檀郎,几处残灯在窗户。随分且欹眠,枕上吴歌,声未了、梦轻重作。也尽胜、鞭丝乱山中,听风铎郎当,马头冲雾。

静谧的江南水乡的清晨,乘舟出发的风情,被描摹得十分细腻。一路月淡水柔,篱边花发,楼头灯残,舟中人在吴歌声中若梦若醒,写出一种清幽的情趣。

朱彝尊有一部分据说是为其妻妹而作的情词,大都写得婉转细柔,时有哀艳之笔。下面是其中的一首《眼儿媚》:

那年私语小窗边,明月未曾圆。含羞几度,几抛人远,忽近人前。无情最是寒江水,催送渡头船。一声归去,临行又坐,乍起翻眠。

把初恋时的欲罢还休,热恋后离别之际的坐立不安,表现得淋漓尽致。文字平易清新,却又可以领略到孤诣锤炼的功力。

朱彝尊词中,还有一部分怀古、咏史之作,颇有苍凉之意。如《金明池燕台怀古和申随叔翰林》的结末几句:“数燕云、十六神州,有多少园陵,颓垣断碣。正石马嘶残,金仙泪尽,古水荒沟寒月。”但这类词缺乏激昂雄壮的情调,而且在朱彝尊那里也不是主要的。他推崇南宋亡国前后的一群词人,而他们的特点正是用精雅的语言形式构造清空虚渺的意境,作为逃脱现实的心灵寄寓,这里有着时代、处境和心理的相似之处。后人批评说:“自朱竹以玉田(张炎)为宗,所选《词综》,意旨枯寂;后人继之,尤为冗漫。以二窗为祖祢,视辛、刘若仇雠,家法若斯,庸非巨谬。”(文廷式《云起轩词钞序》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竹坨词疏中有密,独出冠时,微少沉厚之意。《江湖载酒集》洒落有致,《茶烟阁体物集》组织甚工,《蕃锦集》运用成语,别具匠心,然皆无甚大过人处。惟《静志居琴趣》一卷,尽扫陈言,独出机杼,艳词有此,匪独晏、欧所不能,即李后主,牛松卿亦未尝梦见,真古今绝构也,惜托体未为大雅。《静志居琴趣》一卷,生香真色,得未曾有!前后次序,略可意会,不必穿凿求之。 [1]

谭献说:“锡鬯、其年(陈维崧字)出,而本朝 词派始成”,“锡鬯情深,其年笔重,固后人所难到。”(《箧中词》二)《桂殿秋》是朱彝尊的代表作。况周颐的《蕙风词话》将其列为当朝第一。词云: 思往事,渡江干,青娥低映越山看。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寥寥四句,二十七个字,勾画了一个凄婉场景,讲述了一段动人故事,抒发了一腔不舍痴情,揭示了一种无奈人生。朱彝尊与其妻妹冯寿常相恋,曾以一首排律《风怀二百韵》记叙他们的爱情故事。诗歌 结集时,别人劝他删去此诗,他表示,宁作名教罪人,也决不删此诗。他还以冯寿常的字“静志”作为自己诗话和词集之名。一部《静志居琴趣》,多是以静志为对象的情词。冒广生云: “其实《静志居琴趣》一卷,皆《风怀》注脚也。”(《小三吾亭词话》)《桂殿秋》则是其中最出色的一首。 “思往事”,是时间;“渡江干”,是地点。“青娥低映越山看”,像一幅特写,把那种神往之情,痴迷之情,不舍之情刻画得惟妙惟肖,同时,也隐约显露了他们那特殊的恋情和特定 的处境。这是全词情绪的高峰。“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既有现实的白描,又有心理感受的流泻。人以五尺之躯的有形个体却要追求无限, 以不满百年的短暂生命却要追求永 恒,以令上帝发笑的认识能力(西人有言: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却要穷究真理,以区区天 地过客却要寻求生命的终极意义一样, 对心灵沟通的执著也是人生中的又一个二律背反。 [2]

朱彝尊与王士同时驰名诗坛,当时有“南朱北王”之称,赵执信也尊奉他们为两大家(见《谈龙录》)。

朱彝尊论诗,早期宗唐黜宋,对于陆游批评尤为尖锐,谓其诗“句法稠叠”,“令人生憎”(《书剑南集后》),晚年则由唐入宋。但总体上说,他的诗有学者气,重才藻,求典雅,缺乏初盛唐诗歌激荡奔放的气概。如《送袁骏还吴门》:

袁郎失意归去来,弹铗长歌空复哀。天寒好向汝南卧,酒尽谁逢河朔杯。远岸枫林孤棹入,平江秋水夕阳开。要离墓上经过地,知尔相思日几回。

诗中引用了冯谖弹铗、袁安卧雪、刘松与袁绍子弟酣饮以避暑和皋伯通葬梁鸿于要离墓旁等典故,表现了对友人的理解和情谊,从中可以看出朱彝尊诗的一般特点。

在他的一些抒发个人不平之愤的诗作中,语言则较为明快,如《寂寞行》等;另有部分短小的写景诗和歌谣体的诗,像《永嘉杂诗二十首》、《鸳鸯湖棹歌一百首》,也写得较为轻灵。下录《永嘉杂诗二十首》中的《孤屿》:

孤屿题诗处,中川激乱流。相看风色暮,未可缆轻舟。

清人对朱彝尊的诗评价很高,这和清人重学问的风气有关。实际就诗的形象性和情味的感人而言,他并不能与王士相比。

《出居庸关》

居庸关上子规啼,饮马流泉落日低。雨雪自飞千嶂外,榆林只隔数峰西。

《苏小小墓》

小溪澄,小桥横,小小坟前松柏声。碧云停,碧云停,凝想往时,香车油壁轻。

溪流飞遍红襟鸟,桥头生遍红心草。雨初晴,雨初晴,寒食落花,青骢不忍行。

《云中至日》

去岁山川缙云岭,今年雨雪白登台。可怜日至长为客,何意天涯数举杯!

城晚角声通雁塞,关寒马色上龙堆。故园望断江村里,愁说梅花细细开。

词选

《长亭怨慢雁》

结多少悲秋俦侣,特地年年,北风吹度。紫塞门孤,金河月冷,恨谁诉?回汀枉渚,也只恋江南住。随意落平沙,巧排作、参差筝柱。

别浦,惯惊移莫定,应怯败荷疏雨。一绳云杪,看字字悬针垂露。渐欹斜、无力低飘,正目送、碧罗天暮。写不了相思,又蘸凉波飞去。

《忆少年》

飞花时节,垂杨巷陌,东风庭院。重帘尚如昔,但窥帘人远。

叶底歌莺梁上燕,一声声伴人幽怨。相思了无益,悔当初相见。

《高阳台》

【吴江叶元礼,少日过流虹桥,有女子在楼上,见而慕之,竟至病死。气方绝,适元礼复过其门,女之母以女临终之言告叶,叶入哭,女目始瞑。友人为作传,余记以词。】

桥影流虹,湖光映雪,翠帘不卷春深。一寸横波,断肠人在楼阴。游丝不系羊车住,倩何人传语青禽?最难禁,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重来已是朝云散,怅明珠佩冷,紫玉烟沉。前度桃花,依然开满江浔。钟情怕到相思路,盼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难寻。

藏书大家

精于金石文史,游大江南北,北出云朔,东泛沧海,经瓯越,所至丛祠荒冢,破炉残碑之文,无不搜剔考证,与史传参校异同。家富藏书,通籍之后,所藏益富,曾收李延藏书50柜,2 500卷,达到藏书3 000余卷,后又收项氏“万卷楼”残帙,又到曹溶、徐乾学家,借其藏书传抄,其藏书所好愈笃。又借抄于宛平孙氏、无锡秦氏、昆山徐氏、晋江黄氏、钱唐龚氏等诸家旧藏,合计先后所得自称“拥书8万卷”。藏书处名“曝书亭”、“古藤书屋”,“潜采堂”,聚藏30椟,曾因偷抄史馆藏书而被贬官,遂刻有一藏书铭文称:“夺我七品官,写我万卷书。” 藏书印有“购此书,颇不易,愿子孙,勿轻弃”、“梅会里朱氏”、“潜采堂藏书”、“七品官耳”、“我生之年岁在屠维大荒落月在橘庄十四日癸酋时”、“秀水朱彝尊锡鬯氏”、“南书房镝史记”、“南书房旧讲官”、“小长芦钓鱼师”、“得之有道传之无愧”、“别业在小长芦之南毂山之东东西峡石大小横山之北”等。

朱昆田(1652~1699),继承“曝书亭”藏书。长达数十年未减。

先著有《经义存亡考》,经不断修订,成《经义考》300卷,是第一部统考历代经学的专科目录。以书名为纲,参历代目录所著说经之书,先注卷数、著者、注疏者,其下各注存、佚、阙、未见等附注,自古以来诸家书目所未及。网罗宏富,为两千年来经书总汇,是研究中国古代哲学史、文化史、学术史的必备工具书,毛奇龄称编纂该书“非博极群书,不能有此”。康熙帝南巡时,还亲自为他写了“研经博物”的题词。此目分别在康熙四十年(1701)和乾隆二十年(1755)刊行。乾隆末年,翁方纲撰《经义考补正》12卷。 [3]

人物年谱

明思宗崇祯二年(1629年) 八月二十一日(10月7日),朱彝尊生于嘉兴碧漪坊 [1]

曾祖朱国祚,明万历十年(1582)进士,官至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加少傅。卒,赠太傅,谥“文恪”。《明史》有传。

祖父朱大竞,曾为云南楚雄府知府。

嗣父朱茂晖(大竞长子),以荫授中书科中书舍人。他是明末“复社”的重要成员之一。无子,以弟茂曙长子彝尊为嗣。

生父朱茂曙(大竞次子),秀水县学生,卒后门人私谥为“安度先生”。

祖父朱大竞为官清廉。辞官回乡时,“力不能具舟楫”,行李“仅敝衣一簏而已”。至朱茂曙时,家益贫困,若遇荒年,经常乏食。

是年,李自成参加高迎祥部农民起义。

崇祯七年(1634年) 六岁入家塾读书。

崇祯八年(1635年) 七岁

弟彝鉴生。

崇祯八年(1636年) 八岁

四月,皇太极即帝位,国号“大清”,改“女真”为“满洲”。

七月,高迎祥被俘牺牲,李自成被拥戴为“闯王” 。

三月,祖母徐氏卒。

六月,祖父朱大竞卒。

崇祯十一年(1638年) 十岁

是年,魏忠贤馀党阮大铖居南京,与革职巡抚马士英同谋起用。“复社”诸生黄宗羲等一百四十人列名贴榜揭露阮大铖丑行,其中有嘉兴府人八名。但朱茂曙认为“治小人不宜过激”,未与其事。

从其叔朱茂皖(芾园)学。

崇祯十二年(1639年) 十一岁

二弟彝生。

崇祯十四年(1641年) 十三岁

浙江大旱,飞蝗蔽天,灾情严重。朱家生活艰难,竟至断炊。

崇祯十五年(1642年) 十四岁

二月,清兵下松山,明蓟辽总督洪承畴和锦州守将祖大寿降清。

朱彝尊之师朱茂皖认为:“河北‘盗贼’,中朝朋党,乱将成矣,何以时文为?不如舍之学古!”于是弃时文八股,以《左传》、《楚辞》、《文选》授彝尊等。

按:据朱彝尊《静志居诗话》。陈廷敬《竹朱公墓志铭》误以此语为彝尊所说,后多有沿袭陈氏之误者。当以彝尊自述为是。

崇祯十六年(1643年) 十五岁

三月,李自成称“新顺王”,在襄阳建立农民政权。

五月,张献忠攻克武昌,称“大西王”。

八月,清皇太极死,太子福临即位,是为顺治帝。多尔衮摄政。

清世祖顺治元年(1644年) 十六岁

一月,李自成在西安建国,国号“大顺”,建元“永昌”。

三月,大顺军攻入北京。明崇祯帝自杀。

四月,明驻山海关宁远总兵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二十九日,李自成在北京即皇帝位;次日,弃城西撤。

五月初,多尔衮率清军入北京。颁剃发令:“凡投诚官吏军民,皆着剃发,衣冠悉遵本朝制度。”

五月,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弘光政权。

十月,清朝定都北京。

十一月,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国号“大西”。

顺治二年(1645年)十七岁

四月,清兵破扬州。明督师史可法殉难。清兵残酷屠杀扬州人民,史称“扬州十日”。

五月,清兵攻入南京。南明礼部尚书钱谦益等迎降。

六月,清军下苏杭。重颁剃发令。嘉定、江阴等地掀起反清斗争。

闰六月,鲁王朱以海在绍兴监国,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权。

夏,李自成在湖北通山县九宫山被害。

当年下半年,江南抗清义军纷起。嘉定侯峒曾、黄淳耀等起义,败死。清军前后屠城三次,城中死难者二万人,史称“嘉定三屠”。江阴典史阎应元等守城八十一日,战死。

是年春,朱彝尊与归安县儒学教谕冯镇鼎之女冯福贞结婚。福贞十五岁。因朱家穷困,无力聘娶,彝尊曾祖父文恪公旧第相邻。

夏,遭兵乱,朱、冯两家均离家避难。彝尊随其岳父冯镇鼎徙居练浦塘东之冯村。生父朱茂曙携家避难夏墓荡。

九月,生母唐氏病卒。

曝书亭集》编年始此。

顺治三年(1646年)十八岁

是年,清朝开科取士。秋,举行乡试,定次年会试。

六月,南明鲁王逃亡入海。浙东义师纷起抗清。

八月,南明唐王被俘,死于福州。

九月,明郑芝龙降清,其子郑成功不从,入海抗清。

十一月,桂王朱由榔在肇庆建永历政权。

十二月,张献忠在四川西充凤凰山遇难。

朱彝尊仍留冯村,生父朱茂曙迁居塘桥之北。

顺治四年(1647年)十九岁

生祖母蔡氏卒。

顺治五年(1648年)二十岁

读书乌木桥村。

长子德万生。

顺治六年(1649年)二十一岁

挈妻冯氏至塘桥侍养生父朱茂曙。因居处隘小,迁居梅会里,迎生父茂曙至家。

与同里、缪泳、沈进、李绳远、李良年、李符等交游作诗。朱彝尊的诗文受到曹溶的赏识。其时,彝尊诗文与沈进齐名,乡人号"朱、沈"。

家贫,遇有客至,则出布袍典质。远近学诗者常来访问,共与论诗。

顺治七年(1650年)二十二岁

在里中授徒谋生。

长女生(后嫁吴江周能察)。

江、浙士人在嘉兴南湖集会,时称"十郡大社"。吴伟业、尤侗、徐乾学、邹祗谟、曹尔堪毛奇龄、朱彝尊等均赴会。会期三日,诸人定交而别。

顺治八年(1651)二十三岁

一月,顺治帝亲政。

彝尊继续在里中授徒。

顺治九年(1652年)二十四岁

长子德万夭亡,彝尊有诗悼念。

八月,次子昆田生。

顺治十年(1653年)二十五岁

游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是彝尊的外祖母家)。

顺治十一年(1654年)二十六岁

春游吴门(苏州),秋复至吴门。

在嘉兴和抗清士人魏璧相识。

按:彝尊顺治十七年所作《梅市逢魏璧》云:“前年逢君射襄城,山楼置酒欢平生。……寒暑推移六七年,眼前贫贱犹如此。”故推知其与魏璧之交,约在此时。

顺治十二年(1655年)二十七岁

岳父冯镇鼎选授绍兴府学训导。三月,往山阴(绍兴)探视。过山阴梅市,访祁彪佳之子祁理孙、班孙兄弟。十月,与祁氏兄弟同游山阴柯山,并题名寺壁。

次女生(后嫁桐乡钱琰)。

顺治十三年(1656年)二十八岁

海宁人杨雍建为广东高要县知县,此年聘朱彝尊为塾师教授其子。夏,往岭南。

顺治十四年(1657年)二十九岁

科场案起。顺天乡试考官李振业、张我朴以“舞弊”罪立斩;江南主考方猷、钱开宗及河南主考黄铋、丁澎等均被劾。

曹溶时任广东布政使。朱彝尊到广东后,曾与往还,并为曹溶甄录《岭南诗选》。曹溶还嘉兴,彝尊以诗送别。

与广东诗人屈大均交往,以诗酬答。屈大均《过朱十夜话》诗有“夫君若萱草,一见即忘忧”句。集粤行之诗一百三十余首及和曹溶诗三十二首为《南车草》一卷,刊行。蔗馀道者作序。

顺治十五年(1658年)三十岁

因“科场案”顺天举人二十馀人流放尚阳堡,江南二主考被斩,江南名士、举人吴兆骞等流放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

四月,彝尊启程归家。途中访南雄知府陆世楷。五月,与陆同至南雄杨历岩观瀑布。六月,途经乌江(在安徽和县),谒项王庙。

归家后,妻冯氏已徙家西河村舍。十一月,仍迁还梅里。

注欧阳修《五代史》。

顺治十六年(1659年)三十一岁

五月,郑成功、张煌言率军大举入长江。六月,破镇江;七月,围南京。张煌言率军沿江而上,克芜湖,取徽、宁,下州县三十余,全国震动。十月,郑成功兵败,还至厦门。张煌言孤军无援,败走浙东天台。此后,清廷即兴大狱追查“通海”事件,株连甚广。

春初,屈大均远道来访。彝尊为作《喜罗浮屈五过访》,有“罗浮山下曾相见,开门一笑逢故人”句。屈大均离嘉兴后往南京。

游山阴,数往梅市,与祁理孙、班孙兄弟过从甚密。

七月,曹溶来会。写《同曹侍郎遥和王司理士秋柳之作》,

顺治十七年(1660年)三十二岁

正月,给事中杨雍建向朝廷提出:“今之妄立社名,纠集盟誓者,所在都有;而江南之苏州、松江,浙江之杭嘉湖尤甚。其始由于好名,因之植党。”清廷因下令严禁士子结社订盟。

秋,屈大均从南京来访。同游放鹤洲,并约作山阴之游。

十月,往山阴,客浙江宁绍台道宁琬幕中。

彝尊在山阴时,常去梅市祁氏兄弟家,并在祁氏座上会见魏耕,作《梅市逢魏璧》诗。时屈大均亦到山阴,一起参加祁氏兄弟的反清活动。

顺治十八年(1661年)三十三岁

正月,顺治帝卒。玄烨即位,改元康熙。

是年,郑成功驱逐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

江南苏州、松江、常州等地有所谓“奏销案”,清廷以江南士绅抗征钱粮为名,褫革一万三千余人。

七月,苏州发生“哭庙案”,著名文人金圣叹被杀。

十二月,吴三桂率清军攻入昆明,南明永历政权灭亡。

是年春,朱彝尊留居山阴。

夏,往杭州,寓西湖昭庆寺。与曹溶、施闰章及祁理孙、班孙兄弟等同游湖上,相与唱和。

十一月,嗣母郑氏卒。

冬,送屈大均还广东。

清圣祖康熙元年(1662年)三十四岁

因人告密,魏耕、祁班孙、钱瞻百、钱缵曾、潘廷聪等因“通海”被捕。

四月,彝尊至杭州。

六月,魏耕、钱瞻百、钱缵曾、潘廷聪等被杀于杭州,祁班孙遣戌宁古塔。

夏,与曹尔堪、杨雍建等泛舟西湖。

九月,至归安(湖州)探望岳父冯镇鼎。

十月,为避魏耕案牵连,远走海隅,与王世显同去永嘉(温州),曹溶于江上为朱饯行。舟经七里泷严子陵钓台及兰溪、金华、缙云、丽水等地,有诗记之。

岳父冯镇鼎卒于归安学舍,年七十四。

康熙二年(1663年)三十五岁

归安知县吴之荣告发南浔庄廷私编《明史》指斥清朝。因庄已死,戮其尸;其弟及子孙十五岁以上者及刻工、书贾、书匠、藏书者均斩,因此案而死者七十余人。

是年,彝尊在温州,作《梦中送祁六(班孙)出关》诗。

春,弟彝鉴至永嘉。彝尊《舍弟彝鉴远访东瓯喜而作诗》有“急难逢令弟,访我自江东。顿喜羁愁豁,兼闻道路通”句,隐指彝鉴来告魏耕之狱事解。

生父朱茂曙病剧,彝尊归家后卒,终年六十三。

四方游历

康熙三年(1664年)三十六岁

七月,张煌言在南田悬岙岛(今浙江象山南)被捕;十月,在杭州被害。

五月,彝尊将至云中(山西大同)往投曹溶(时曹任山西按察副使)。二十日自杭州回嘉兴,与高念祖同行(高至北京)。

六月,至扬州,投诗王士。时王士去金陵,未及相见。后王有《答朱锡鬯过广陵见怀之作》诗:“桃叶渡头秋雨繁,喜君书札到黄昏。银涛白马来胥口,破帽疲驴出雁门。江左清华惟汝在,文章流别几人存?曹公横槊悬相待,共醉飞狐雪夜尊。”

闰六月二十二日,自扬州乘船至天津。

八月二十一日,自天津至北京。

九月初离京,十九日到达山西大同。

寓大同万物同春亭。

康熙四年(1665年)三十七岁

一月,与曹溶等同游应州(今山西应县)木塔寺。

二月,与曹溶同出雁门关。

四月初五,弟彝鉴次。

秋,再度雁门关至太原。游晋祠。

为注《五代史》,在山西时常策马纵游,见废墟冢墓碑文,祠堂佛刹碑记,皆广为搜集,以资考证。辑《吉金贞石志》等。

康熙五年(1666年)三十八岁

春,客山西布政使王显祚幕。

二月,再游晋祠,登天龙山。

三月,游风峪(在太原西),观石刻佛经。

会见顾炎武,同游孙氏石台。炎武《朱处士彝尊过余于太原东郊》诗,有“自来贤达士,往往在风尘”句。(见《顾亭林诗文集》)。

为钱谦益文集后题“集杜”诗一首,有“海内文章伯,周南太史公”句,称颂钱之诗文。

康熙六年(1667)三十九岁

七月,康熙亲政。

二月,游太原西郊崛?寺。

三月,重游晋祠。

秋,王显祚落职。朱彝尊复至云中访曹溶。

在曹溶幕中常以词与曹唱和。后为文追忆:“余壮日从先生(指曹溶)南游岭表,西北至云中,酒阑灯,往往以小令、慢词更迭唱和;有井水处,辄为银筝檀板所歌。”(见《静志居诗话》)

八月初,至宣府(今河北宣化)访李良年,客居守备严伟幕中。

至北京,与表兄谭吉璁同寓。

访王士。王士《朱锡鬯自代州至京奉柬》诗有“燕市雪深衣褐敝,吴江风落酒船迟”句。

为王士诗集作序(《王礼部诗序》)。

访孙承泽。孙回访朱彝尊寓后,对人说:“吾见客长安者,争驰逐声利,其不废著述者,惟秀水朱十一人而已。”(见《国朝先正事略》卷三十九)

词集《静志居琴趣》成。

康熙七年(1668年)四十岁

学士熊赐履奏称:“年来灾异频仍,灾荒迭见”,“生民困苦已极”,“朝政积习未除”。

六月,山东莒县、郯城发生大地震,波及全鲁。

春,自北京至山东,客巡抚刘芳躅幕。

康熙八年(1669年)四十一岁

春,登峄山(即邹山);过邹县谒孟子庙;游曲阜谒孔林。

五月,游莲子湖(济南大明湖)。

是年山东沂州等地地震,灾情惨重,彝尊以诗记之。

秋,回嘉兴,葬生父朱茂曙及母唐氏于娄家桥。

买宅于邻。宅西有竹,因以“竹”自号。

为子昆田完婚。

冬,与周、沈传方同游嘉兴胥山。

挈子昆田复至济南。

是年,作长诗《风怀二百韵》。

按:冒广生《小三吾亭词话》:“世传竹《风怀二百韵》为其妻妹所作。”丁绍仪《听秋声馆词话》:“太史欲删未忍,至绕几回旋,终夜不寐。”

康熙九年(1670年)四十二岁

八月,自济南入都,重访孙承泽,嘱题“竹”二字。

与潘耒以诗赠答。潘耒《赠朱十》诗推崇彝尊“南洲盛衣冠,之子为领袖”;朱彝尊《酬潘耒》诗则答以“伤禽戢羽翼,鸣鹿求其侪”句,彼此引为同志。后潘耒为《曝书亭集》作序。

康熙十年(1671年) 四十三岁

一月,与潘耒、李良年同游西山,题诗于壁。

三月,出都至扬州。曹贞吉、李良年等赋诗赠行。

在扬州,与魏禧定交。逢周亮工,作诗二首,有“怅别西湖曲,重逢又十年。艰难增旅话,倾倒共诗篇”及“登临山屐在,存没酒人殊。白发明灯里,飞扬不可无”等句。(见《逢周侍郎亮工二首》)

康熙十一年(1672年)四十四岁

二月,长孙桂孙生。

四月,还嘉兴。

六月,至福州,游鼓山。

八月,至北京。送汪琬还长洲(今江苏吴县),作《送汪户部琬还长洲》诗,有“不独文章今日少,谁能未老念荷衣”,句。

词集《江湖载酒集》编成。曹尔堪、叶舒崇为序。曹序称彝尊词“芊绵温丽,为周郎擅场;时复杂以悲壮,殆与秦缶燕筑相摩荡。其为闺中之逸调邪?为塞上之羽音耶?盛年绮笔,造而益深,固宜其无所不有也。”

康熙十二年(1673年)四十五岁

寓北京宣武门外。

辑《词综》。

二月,与侍郎刘芳躅等同游大房山。

送途乾学还昆山。

秋,客居潞河(今河北通县)佥事龚佳育幕中。

龚鼎孳卒。彝尊作搀诗八首,有“记忆惟公切,过从听我疏”,“重来清泪迸,风急帷秋”句。

与纳兰性德书信交往。时纳兰十九岁。

康熙十三年(1674年)四十六岁

年初,至北京访纳兰性德,两人初次相晤。

留居潞河。

岁暮思乡,作《鸳鸯湖棹歌》一百首,谭吉璁和韵合刊,缪永谋等作序。

同钱澄之、陈祚明、严绳孙宴集丰台药圃。

康熙十四年(1675年)四十七岁

嗣父朱茂晖卒。九月,自通州奔丧回里。

纳兰性德《寄朱锡鬯》诗有“萍梗忽南北,相聚忽相离”,“开户见残月,道远有所思。丈夫故慷慨,此别何凄其”句。

康熙十五年(167年6)四十八岁

复至通州。

为叶井叔诗集作序,谓:“三十年来海内谈诗者每过于规仿古人,又或随声逐影,趋当世之好,于是已之性情,汩焉不出。”提出诗当贵创新,忌雷同之主张。康熙十六年(1677年)四十九岁

龚佳育擢升江宁布政司,朱彝尊随同往江宁。

《竹文类》(二十六卷本)刊行。王士、魏禧为序。

按:《竹文类》曾两次刊刻。王士序谓:“迨今丁巳(康熙十六年),予复入京师。而锡鬯又将有金陵之行……过别予,以所著《竹文类》属序。”

康熙十七年(1678年)五十岁

清廷首开博学鸿词科,征举名士。李以疾固辞,不许,直至拔刀自刺乃免。顾炎武被推举,从此绝迹不往京师。浙江举吕留良,亦不赴。

户部侍郎严沆、吏科给事中李宗孔等,荐举朱彝尊应试博学鸿词科。

夏,自江宁应召入都。

词集《蕃锦集》(集唐人诗为词)成,柯维桢作序。

《词综》编成,汪森增订并付刊(原二十六卷,汪森增补四卷,为三十卷。彝尊于卷首作《词综发凡》,汪森作序)。

应试入选

康熙十八年(1679年)五十一岁

三月,博学鸿词科会试。参加考试者共一百四十三人,试题为《璇玑玉衡赋》并序,《省耕诗五言排律二十韵》。录取五十人。朱彝尊、严绳孙、潘耒、李因笃、陈维崧、汪琬、汤斌、毛奇龄、施闰章、尤侗等均被录取。其中朱、严、潘、李四人以布衣入选,时称“四大布衣”。录取后,四人均授翰林院检讨,入史馆纂修《明史》。

七月,移居虎坊桥,与徐同寓。

《江湖载酒集》与李良年《秋锦词》、李符《耒边词》、沈日《茶星阁词》、沈岸登《黑蝶斋词》、龚翔麟《红藕庄词》合刻于金陵,名“浙西六家”,陈维崧作序。

辑《瀛洲道古录》。

康熙十九年(1680年)五十二岁

夏秋间大病。愈后欲请假归里,翰林院掌院不许。

时颇为朝廷宠遇。七月,康熙赐藕,朱彝尊以诗记之。

冬,撰《明史o文苑传》及《嘉靖诸臣传》。

康熙二十年(1681)五十三岁

十月,清军攻入昆明,三藩之乱平。

清廷命增置“日讲官起居注”八员,朱彝尊为其中之一。四月,充廷试读卷官。

五月,参加保和殿侍宴。

七月,任江南乡试主考。渡江时,作《告江神文》,誓不“徇人贿托,废弃真才”。到职后又作《贡院誓神文》,有“命下之日,师友亲懿,一概屏绝,如或心存暖昧,遏抑真才,一人之情面,受一言之贿托,通一字之关节,神夺其算,鬼褫其魄”等语。

秋,与周、王及弟彝等同游摄山(今南京栖霞山),王作画,彝尊作诗以记之。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五十四岁

陈维崧卒。顾炎武卒。

春,江南典试毕。挈妻冯氏由水路北上至北京。无家具,仅载书两大簏。

十二月,次孙稻孙生。

除夕,参加保和殿侍宴。

《竹文类》(二十五卷本)刊成。高佑、颜鼎受作序。

按:《竹文类》第一次刊刻在康熙十六年,第二次刊刻即在康熙二十一年。第二次刊本削去一卷,并削去总目及作者署名“布衣秀水朱彝尊锡鬯”一行。查慎行《曝书亭集序》:“(彝尊)平生纂著,曾两付开雕。未仕之前,曰《竹诗类文类》。”杨谦《年谱》:“《文类》曾两付开雕:一廿五卷,不列名姓者,即是年所刊之本也;一廿六卷,首页有‘布衣秀水朱彝尊锡鬯’一行,未审刊于何年。”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五十五岁

清将施琅率兵攻入台湾,郑成功之孙郑克降清。

施闰章卒。

一月,参加宫中宴会多次。

召入南书房供奉,赐禁中骑马。

二月,赐居禁垣(景山之北,黄瓦门东南)。

三月,康熙赐物多次,朱彝尊均以诗记之。

除夕,参加乾清宫赐宴。

潜心史学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五十六岁

元旦侍宴。康熙赐肴果二席给朱彝尊家人。

一月,因携带楷书手私入禁中抄录四方所进图书,为掌院学士牛钮所劾,被“降一级”,谪官。

三月,迁出禁垣,移居宣武门外海波寺街古藤书屋。

八月,妻冯氏病,病后乘舟南返嘉兴。

秋,沈日(融谷)赴来宾知县任,彝尊与洪升、徐善、龚翔麟皆作《朝天子》曲,又与严绳孙、彭孙、曹贞吉及子昆田各作词《一枝花》一首以送别。

按:关于朱彝尊第一次谪官,彝尊在诗文中多次提及,如:《亡妻冯孺人行述》:“是月,予被劾谪官。”《严君(绳孙)墓志铭》:“二十二年春,予又入直南书房,赐居黄瓦门左。用是以资格自高者,合外内交构;逾年,予遂挂名学士牛钮弹事。”在其他文集中也有记载:如陈廷敬作《墓志铭》:“君虽以被劾镌一级罢,寻复原官归里。”《国朝先正事略》:“(朱彝尊)入直南书房,为忌者所中,镌一级罢。”《清史列传》:“(朱彝尊)旋坐私挟小胥入内写书被劾,降一级。”《国朝耆献类征初编》卷一一八:“先生直史馆日,私以楷书手王纶自随,录四方经进书。牛钮劾其漏泄,吏议镌一级,时人谓之‘美贬’。”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五十七岁

纳兰性德卒。彝尊作《纳腊侍卫挽诗六首》、祭纳腊侍卫文》。祭文谓:“我官既谪,我性转迂。老雪添鬓,新霜在须。君见而愕,谓我太。执手相勖,易忧以愉。言不在多,感心倾耳。”

周来京访彝尊,居朱寓。

曹溶卒。作长诗《曹先生挽诗六十四韵》,有“签帙无由借,人琴自此掊。茫茫千古恨,寸心”句,有人琴俱亡之慨。

重阳后一日,同姜宸英、梁佩兰、查慎行等同游长椿寺,联句作诗。

梁佩兰还广东,于古藤书屋饯别。同与送别者有汤又曾、查慎行,联句作诗。彝尊又作《送梁佩兰还南海》诗,兼悼纳兰性德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五十八岁

春,《腾笑集》刊成。查慎行作序。

夏,辑《日下旧闻》、《经义考》。

与姜宸英、顾贞观孙致弥等往还,赋诗唱酬。

送毛奇龄还浙江,以诗赠之,有“孤生倚知己,衰老感离群”句。

十二月,山东巡抚张鹏开调京,彝尊子昆田随之入都。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五十九岁

得米芾砚,与周联句,作《宝晋斋砚山》。王士为作《米海岳研山歌为朱竹翰林赋》。

暮春,同周、姜宸英、钱君甫、查慎行等同至乔莱一峰草堂看花,并赋诗。

八月,周南还,与查慎行于小菰村饯别。(周于回乡途中,在宿迁病故。)

《日下旧闻》四十二卷成。尚书徐乾学捐资付雕并为序,冯溥、陈廷敬、徐元文、张鹏、高士奇、姜宸英等皆为序。冬,开始刻印。

表弟查嗣至京,留宿古藤书屋,并互以诗赠答。彝尊诗云:“盐官人到逼残年,赠我吴兴十两绵。肌栗顿消生暖后,鬓丝相视入愁边。醉拼把盏循环饮,倦便安床曲尺眠。玉桂国中来底事?开春同缚送穷船。”

冬,与徐元文、姜宸英于雪中同游京郊大房山。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六十岁

杨雍建还里,彝尊与查慎行以诗送别。诗有“偻指东华九载过,罢官归计尚蹉跎”句。

还吴江,以诗送之。

九月,《日下旧闻》刻印竣工。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六十一岁

二月,自古藤书屋移居槐市斜街。

三月,查慎行、梁佩兰过访。查并作《三月晦日饮朱十表兄槐市斜街新寓》诗:“古藤荫下三间屋,烂醉狂吟又一时。惆怅故人重会饮,小笺传看洛中诗。”是年,彝尊与查慎行多次往还唱和。

春,与王士、徐乾学、姜宸英、陈廷敬同游京郊黑窑厂并联句作诗。

五月,与徐乾学、姜宸英、陈廷敬游虎坊南园,联句作诗。

八月,洪升因佟皇后服丧期中上演《长生殿》事获罪。洪被革去太学生籍并逐出京师,与会者朱典、赵执信、翁世庸革职,查慎行、陈奕培亦革去太学生籍。彝尊此时在京,似未与其事。

九月,与查慎行、魏坤、高佑、朱茂、朱善等游天宁寺,联句作诗。

黄宗羲八十寿辰。彝尊应宗羲子百家之情,作《黄征君寿序》。序中说:“予之出有愧于先生。……明年归矣,将访先生之居而借书焉,百家其述予言,冀先生之不我拒也。”表示对黄宗羲的敬重和对自已出仕清朝的愧悔之情。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六十二岁

复职,补原官。

查慎行落职南还,至彝尊寓话别。

洪升游盘山,作《登挂月峰寄朱竹检讨》诗:“五峰各各竞秀,挂月一峰独尊。仰视浮图天近,俯窥下界尘翻。蓟辽故国东镇,山海中原北门。恨不携君共眺,临风长啸云根。”

徐乾学罢官,犹领《一统志》编纂事,设书局于洞庭东山,疏请姜宸英随行。彝尊以诗送别宸英。

康熙三十年(1691年)六十三岁

康熙命祀孔子,朱彝尊充十哲分献官。

妻冯氏复上北京。

汪森增补之《词综》三十六卷本刊成。

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六十四岁

一月,复罢官。

三月,携眷属离京。王画山水送别。

七月二十八日到嘉兴。

八月,为长孙桂孙完婚。

九月,至杭州。甥吴怀祖同行。

十月,至衢州,游烂柯山。

十一月,经常山、玉山、南昌至赣州。

十二月,到达广州。时子昆田在广东巡抚朱宏祚幕中。

按:关于朱彝尊第二次罢官,在《亡妻冯孺人行述》中有记载:“壬申正月,予复罢官;三月,解维张湾。”陈廷敬《墓志铭》、《国朝先正事略》:“寻复原官,引疾归。”《清史列传》:“后复原官,三十一年,假归。”罢官原因待考。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六十五岁

在广州,与屈大均、陈恭尹、梁佩兰等相聚。并与屈大均同游五羊观,与陈恭尹同游光孝寺。

二月,偕子昆田由广州返嘉兴。屈、陈、梁等为饯行。梁佩兰赠罗浮蝴蝶茧二枚。

十月,至当湖(在今浙江平湖县)。又至上海黄浦江东之高桥里(今上海市川沙县高桥镇)祭其亡友钱金甫,并为其诗集《保素堂集》作序。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六十六岁

二月,妻冯氏卒。作《亡妻冯孺人行述》。

至昆山,谒宋词人刘过墓,作诗以记之。

秋,查慎行应嘱为彝尊《小长芦图》题诗三首。其三云:“白首初辞供奉班,一身那不爱投闲。江湖老伴多星散,知己无如父子间。”(见《敬业堂诗集》第十八卷《秋鸣集》)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六十七岁

岁暮,与徐游苏州。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六十八岁

初夏,至昆山。重访刘过墓。有诗:“歌诗存十卷,卷卷气雄劲。静夜思中原,往往血泪迸。”对刘过表示敬意。

夏,筑曝书亭于所居之荷花池南,有《曝书亭偶然作》九首。

十月,游山阴。

是年,屈大均卒。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六十九岁

三月,潘耒来访。

以天台山万年藤杖赠尤侗,并作《万年藤杖歌赠尤检讨》以记之。

赵执信以新诗题扇寄赠,有“老为莺渔翁长,闲上鸱夷估客船。各有弹文留日下,他时谁作旧闻传”句。彝尊答诗有“储端锁院各收身,同是承明放逐臣。远忆音尘千里月,来寻虾菜五湖春”句。

十一月,访平湖李延昱。李以所藏书二千五百卷相赠。至此,彝尊藏书已达八万卷。《曝书亭著录序》中说:“拥书八万卷,足以豪矣!”查慎行《闻李辰山藏书多归竹》诗云:“万卷又增三箧富,千金直化两蚨飞。平生谬托知己在,恨不从渠借一。”(《敬业堂诗集》卷二十三)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七十岁

四月,与查慎行及长孙桂孙同入闽。舟经富春江、七里泷、兰溪,入赣后,又经玉山、铅山,至湖口登陆,度分水岭至福建崇安,游武夷山。

六月,至福州。七月,至建宁。登舟时失足堕水。患疟疾。度仙霞岭入衢州,至语溪(在今浙江桐乡县)与查慎行别。

后彝尊以诗一卷(《曝书亭集》第十八卷),查慎行以诗三卷(《敬业堂诗集》第二十四卷《宾云集》、第二十五卷《炎天冰雪集》、第二十六卷《垂橐集》)记此次福建之行。

八月初抵家,病犹未愈。子昆田亦病。

冬,弟彝卒。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七十一岁

三月,康熙第三次南巡,至苏杭。朱彝尊往无锡“迎驾”。

十月二十一日,子昆田卒。

为亡子昆田定《笛渔小稿》十卷。(后附刻于《曝书亭集》)

《经义考》三百卷成。陈廷敬、毛奇龄为序。

《曝书亭著录》八卷成,自为序,叙平生读书、爱书、得书、藏书之经过。感叹:“夫物不能以久聚,聚者必散,物之理也。吾之书终归不知何人之手,或什袭珍之,或土苴视之,书之幸不幸,则吾不得而知矣。”

姜宸英卒。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七十二岁

是年,游青浦,登淀山寺;又至平湖,游当湖;又至杭州,游西湖等处。

康熙四十年(1701年)七十三岁

二月,游苏州。

三月,游杭州,毛奇龄、徐、汪日祺等均与同游。

洪升在杭,与往还。彝尊以诗赠洪升,有“海内诗家洪玉父,禁中乐府柳屯田。梧桐夜雨词凄绝,薏苡明珠谤偶然”句。

与查慎行时往还。查慎行有《病后过竹先生斋》、《喜竹先生至》等诗。

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七十四岁

正月,严绳孙卒。彝尊为撰墓志铭。

三月,为次孙稻孙守完婚。

四月,为两孙”析箸“(分家)。其时彝尊家计萧然,唯薄田数十亩。

为洪升作《长生殿》序,又作《题洪上舍传奇》一诗以赠。

《明诗综》辑成,以所著《静志居诗话》附之。在苏州开刻。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七十五岁

春,康熙第四次南巡。三月,朱彝尊至无锡“迎驾”。

暮春,游苏州木渎。病足,留居苏州。

十一月,曾孙振祖(桂孙之子)生。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七十六岁

二月,游太湖洞庭西山。

于苏州灵岩山谒韩世忠墓。

十一月,游江宁(南京),寓承恩寺。

《明诗综》雕刻竣工。是书辑选明诗三千四百余家,且“间缀以诗话,述其本事”,“死封疆之臣,亡国之大夫,党锢之士,暨遗民之在野者,概著于录”。彝尊自述其编选目的在于“窃取国史之义,俾览者可以明夫得失之故”。

是年,洪升、尤侗、先后去世,为撰墓志铭。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七十七岁

康熙第五次南巡。三月,朱彝尊又至无锡“迎驾”,并在行殿朝见。

四月,康熙至浙江。朱彝尊在杭州行殿朝见,并进所著《经义考》、《易书》。康熙表示赞赏,对少詹事查升(查慎行族子)说:“朱彝尊此书甚好,留在南书房,可速刻完进呈。”并以“研经博物”四字匾额赐给朱彝尊。

秋,至真州(今江苏仪征)访通政使曹寅。曹寅嘱辑《两淮盐荚书》。

十二月,曾孙赐书(稻孙之子)生。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七十八岁

客居苏州。

为曹寅《楝亭诗钞》作序。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七十九岁

游苏州天平山,谒范仲淹祠;游灵岩山寺。

康熙第六次南巡。朱彝尊又至无锡“迎驾”。康熙至杭州时,朱彝尊在西湖行殿朝见。康熙离浙时,彝尊虽足疾复发,仍“送驾”至五里亭。

在杭州与佟法海、贾国维及查慎行、嗣兄弟泛舟西湖。

在查慎行寓所与同饮,作诗以记之。诗中回忆闽中之行,有“十年旧事篝灯话,此夜方舟泊钓台”句。

夏,还家。

秋,至扬州。于平山堂送表弟查嗣入都。

康熙四十七年(1708)八十岁

《曝书亭集》八十卷成,潘耒作序。序称:“竹之学,邃于经,淹于史,贯穿于诸子百家……蕴蓄闳深,搜罗繁富,析理论事,考古证今,元元本本,精详确当,发前人未见之隐,剖千古不决之疑。其文不主一家,天然高迈,精金百炼,削肤见根,辞约而义富,外淡而中腴,探之无穷,味之不厌,是谓真雅真洁。”

编《两淮盐荚书》二十卷成。

潘耒以方竹杖见赠,彝尊以诗答谢。

查慎行寄诗祝八十寿辰。诗云:“当代龙门望不轻,得官何必尽公卿。风清李泌神仙骨,帝锡张华博物名。茗碗登堂无俗客,篮舆扶路有门生。鱼不蚀长生字,老阅巾箱眼倍明。”又诗云:“自返初衣不记春,十年鸠杖又随身。百分盏满休辞醉,万卷书多转益贫。荻火烹鲜鲈气味,松风吹长鹤精神。倏然出处行藏外,要是江东第一人。”

是年,潘耒、徐卒。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八十一岁

四月,至扬州。又至真州交所辑《两淮盐荚书》于通政使曹寅。曹寅捐资刊刻《曝书亭集》。

六月,自扬州渡江归。

七月,《曝书亭集》开刻。彝尊每日删补校刊,忘其疲劳。

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十三日(11月14日)子夜,无疾而逝。

在临终前几天对次孙稻孙说:“吾集不知何时可刻完?年老之人,不能久待,奈何!”在十三日晚间,犹问及刻书事。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

朱彝尊死后五年,《曝书亭集》刊刻竣工,查慎行作序。

雍正三年(1725年)

朱彝尊死后十七年,葬于嘉兴百花庄其曾祖朱国祚墓南五里。查慎行送葬并作诗 云:“平生载酒论文地,今日偕为执绋行。万卷书留良史宅,百花庄近相公茔。铭传有道矢无愧,泪落天佣表未成。十七年来馀痛在,待看宿草慰哀情。”陈廷敬为作墓志铭。 [4]

后世遗迹

朱彝尊墓在嘉兴塘汇乡百花庄村,今已不存。其故居曝书亭在今王店镇广平路南端,占地6500平方米,系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