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朱

朱 [miǎn] (10751126),苏州(今属江苏苏州)人。北宋奸臣,为“六贼”之一。因父亲朱冲谄事蔡京童贯,父子都任有官职。当时宋徽宗垂意于奇花异石,朱奉迎上意,搜求浙中珍奇花石进献,并逐年增加。政和年间,在苏州设应奉局,靡费官钱,百计求索,勒取花石,用船从淮河、汴河运入京城,号称“花石纲”。此役连年不绝,百姓备遭涂炭,中产之家全都破产,甚至卖子鬻女以供索取。方腊起义时,即以诛杀朱为号召。朱在奉迎皇帝的同时,又千方百计,巧取豪夺,广蓄私产,生活糜烂。钦宗即位,将他削官放归田里,后又流放到循州关押,复造使将他斩首处死。

[miǎn](1075年1126年),江苏苏州人。其父朱冲,底层劳动人民出身,“本微贱,庸(佃)于人,梗悍不驯,抵罪鞭背。”在苏州混不下去,朱冲流落城外,得遇游方道人,估计几度“后庭”后,老道爽极,送他几个治病的药方。朱冲回城,在市集摆小摊卖药,“病人服之辄效,远近辐凑,家遂富。”这种神话,古今中外一直上演不衰,小药一卖,肯定有人上当有人当托,有了名气,钱就好赚。朱冲心气大,出手阔绰,“结游客,致往来称誉。”

他善于堆山造园,号称“花园子”,朱是宋徽宗的宠臣,为了满足徽宗对于奇花异石的疯狂爱好,朱在苏州设立了应奉局,花费大量公家财物,搜求花石,用船从淮河、汴河运到京城。为百姓带来了沉重负担。一时间,朱气焰熏天,他还通过各种手段积累巨额财富,生活奢侈腐化。钦宗即位后,将他罢职放归田里,并下令抄没了他的财产。在朱的财产清单上,各种财物不计其数,仅田产就达到了30万亩。为“六贼”之

由于朱动静太大,东南民不聊生,最后连大奸臣蔡京也看不过眼,向徽宗皇帝讲起“花石纲”扰民太甚,“帝亦病其扰”,于是禁止朱占用官用运粮船,禁止挖墓毁屋。朱有所收敛。不久,朱故态复萌,又大兴土木,建道观神霄殿,并矫诏称他自己所居的苏州孙老桥一带被皇上下诏赐予朱家,强迫周围百户人口五日内清拆搬迁。当时政治黑暗,人民连自保也不敢,只得收拾东西苍惶搬走。不仅如此,朱氏父子在苏州大兴园池,式样拟同宫禁,又招募数千人为私人卫士,“流毒州郡者二十年。”

方腊造反,打出的旗号就是“诛杀贼臣朱”,由于御史弹劾,朱及其子侄官职皆被黜落。方腊攻陷杭州,发现州府衙门贵宾招待所有数十人,皆锦衣金带。大刑伺候,才知这些人皆是朱家奴。所以,当时的谚谣称“金腰带,银腰带,赵家世界朱家坏。”但是,寇平之后,徽宗皇帝好了伤疤忘了痛,宠幸信任朱如旧。这个大商人在锦袍上绣上金手印,告诉别人徽宗皇帝常“以手抚之”。有时从内宫饮酒归来,他又用黄帛缠臂,与人交揖,一臂不动,表示说这只胳膊刚刚被皇帝拍过。

蔡京贬居杭州时,途经苏州,想修建一座寺阁,需数万钱,担心无人督建。有个和尚就推荐了朱冲。朱冲把握住了这个巴结蔡京的绝好机会,独家出资赞助,没几天就备齐了几千根木料,得到了蔡京的赏识。第二年蔡京奉诏还京时,把朱冲父子一起带了回去,并嘱咐童贯给他们搞了假军籍,冒充军功做了官。蔡京见徽宗喜好奇花异石,让朱冲父子“秘取浙中珍异以进”。 不久,朱即将三株奇异的黄杨运进宫苑。趁着徽宗高兴,蔡京把他引荐给了皇帝,为朱后来发迹埋下了罪恶的种子。后童贯安排朱全权负责苏州“应奉局”,专办采贡。因为朱干得卖力,博得了徽宗的垂青,官位累迁至合州防御使。

崇宁四年(1105年)十一月,奉迎宋徽宗,主持苏州应奉局,专门搜求奇花异石,用船从淮河、汴河运入汴京,号称“花石纲”。

朱在《宋史》列传中名列佞幸,绝非偶然。当时苏州百姓家中只要有一木一石稍堪赏玩,朱就率领健卒直冲其家,往园囿花石贴上黄封条为标志,就算是又搜罗到一件御前贡物。百姓稍有怨言,则必冠之以“大不恭罪”,借机敲诈勒索,普通人家往往被逼得卖儿鬻女,倾家荡产,朱却大发横财。他以采办花石为名,从库府支取钱财,“每取以数十百万计”,但进贡到东京的却都是“豪夺渔取于民,毫发不少偿”。其他如掘坟毁屋贪赃受贿的事情不可胜数。徽宗建中靖国年间,为修建景灵宫,下令到吴郡征集太湖石 4600 块。朱役使成千上万的山民石匠和船户水手,不论是危壁削崖,还是百丈深渊,都强令采取。太湖石经过长期的水蚀,佳品形成了瘦、漏、透、皱的特点,一些太湖石体量很大,这就给搬运带来了难题。后来有人想了个办法,用胶泥把石头封住,再裹以巾麻载运,解决了这个问题。当时为运载花石,朱可任意抽调官、商用船,一度曾影响漕运。

宣和五年(1123年),取得一巨型太湖石,高达四丈,载以巨舰,以数千名纤夫,历经数月,运到汴京,徽宗赐名曰“神运昭功石”,封“磐固侯”,朱也因此被擢升为威远节度使

因采办花石纲有功,加之利用特权公开掠夺,朱成为拥有私人武装的大官僚、大地主。最后抄家时,计有田庄 10 所,良田 30 万亩,岁收租课 10 万多石。“甲地名园,几半吴郡”,家中“服膳器用逼王食,而华致过之”。朱搜刮民脂民膏在苏营造的同乐园,据称园林之大,湖石之奇,堪称江南第一。朱家也一门显贵,并拥有卫队数千人。东南一带刺使、郡守多出于其门下,“颐指目摄,皆奔走听命”,时人目之“东南小朝廷”。人民不堪其苦。

公元1120 年10月,终于导致以“诛朱”为名的方腊起义,起义军范围涉及北宋两浙路、江南东路、淮南西路 18 个州郡,攻占县城 60 多个,一时威镇东南,“声摇汴都”。苏州石生曾起兵响应。

公元1121 年4月,遭受童贯所率的皇家卫戍部队和驻守西北边防的骑兵军团的联合镇压,方腊起义失败。

其后,朱又官复原职,且“进见不避宫嫔”。

有次宴会上,宋徽宗赵佶特意与朱握手,对此朱倍感荣耀,后在这只手臂缠上黄罗,与人见面作揖此臂不举。朱氏集团“前后盘结固宠二十年”,权焰熏天。

宣和七年(1125 年)10月,金兵包抄开封,宋徽宗赵佶匆忙让位于宋钦宗赵桓,带着蔡京、朱父子逃到镇江,看来当时是想到苏州朱老巢避难。后因金兵未克开封即退兵,蔡京等还朝,当时,朝野同声要求诛杀“六贼”。

宋钦宗只得削去朱父子官位,并将其流放,后又下诏中途处死,籍没其家。消息传到苏州后,积怨已久的人们冲进苏家,把同乐园抢砸一空。同乐园虽然已无迹可寻,但还是留下了一个地名叫朱家园,千载白云悠悠,一任后人凭吊 [1]

宋史卷四七朱传》:

,苏州人。父冲,狡狯有智数。家本贱微,庸于人,梗悍不驯,抵罪鞭背。去之旁邑乞贷,遇异人,得金及方书归,设肆卖药,病人服之辄效,远近辐凑,家遂富。因修莳园圃,结游客,致往来称誉。

始,蔡京居钱塘,过苏,欲建僧寺阁,会费钜万,僧言必欲集此缘,非朱冲不可。京以属郡守,郡守呼冲见京,京语故,冲愿独任。居数日,请京诣寺度地,至则大木数千章积庭下,京大惊,阴器其能。明年召还,挟与俱,以其父子姓名属童贯窜置军籍中,皆得官。

徽宗颇垂意花石,京讽语其父,密取浙中珍异以进。初致黄杨三本,帝嘉之。后岁岁增加,然岁率不过再三贡,贡物裁五七品。至政和中始极盛,舳舻相衔于淮、汴,号“花石纲”,置应奉局于苏,指取内帑如囊中物,每取以数十百万计。延福宫艮岳成,奇卉异植充其中。擢至防御使,东南部刺史、郡守多出其门。

徐铸、应安道、王仲闳等济其恶,竭县官经常以为奉。所贡物,豪夺渔取于民,毛发不少偿。士民家一石一木稍堪玩,即领健卒直入其家,用黄封表识,未即取,使护视之,微不谨,即被以大不恭罪。及发行,必彻屋抉墙以出。人不幸有一物小异,共指为不祥,唯恐芟夷之不速。民预是役者,中家悉破产,或鬻卖子女以供其须。斫山辇石,程督峭惨,虽在江湖不测之渊,百计取之,必出乃止。

尝得太湖石,高四丈,载以巨舰,役夫数千人,所经州县,有拆水门、桥梁,凿城垣以过者。既至,赐名“神运昭功石”。截诸道粮饷纲,旁罗商船,揭所贡暴其上,篙工、柁师倚势贪横,陵轹州县,道路相视以目。广济卒四指挥尽给挽士犹不足。京始患之,从容言于帝,愿抑其太甚者。帝亦病其扰,乃禁用粮纲船,戒伐冢藏、毁室庐,毋得加黄封帕蒙人园囿花石,凡十余事。听与蔡攸等六人入贡,余进奉悉罢。自是小戢。

既而甚。所居直苏市中孙老桥,忽称诏,凡桥东西四至壤地室庐悉买赐予己,合数百家,期五日尽徙,郡吏逼逐,民嗟哭于路。遂建神霄殿,奉青华帝君像其中,监司、都邑吏朔望皆拜庭下,命士至,辄朝谒,然后通刺诣。主赵霖建三十六浦闸,兴必不可成之功,天方大寒,役死者相枕藉。霖志在媚,益加苛虐,吴、越不胜其苦。徽州卢宗原竭库钱遗之,引为发运使,公肆掊克。园池拟禁,服饰器用上僭乘舆。又托挽舟募兵数千人,拥以自卫。子汝贤等召呼乡州官寮,颐指目摄,皆奔走听命,流毒州郡者二十年。

方腊起,以诛为名。童贯出师,承上旨尽罢去花木进奉,帝又黜父子弟侄在职者,民大悦。然寇平,复得志,声焰熏灼。邪人秽夫,候门奴事,自直秘阁至殿学士,如欲可得,不附者旋踵罢去,时谓东南小朝廷。帝末年益亲任之,居中白事,传达上旨,大略如内侍,进见不避宫嫔。历随州观察使、庆远军承宣使。燕山奏功,进拜宁远军节度使、醴泉观使。一门尽为显官,驺仆亦至金紫,天下为之扼腕。

靖康之难,欲为自全计,仓卒拥上皇南巡,且欲邀至其第。

钦宗用御史言,放归田里,凡由得官者皆罢。籍其赀财,田至三十万亩。言者不已,羁之衡州,徙韶州、循州,遣使即所至斩之。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