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曹棉英

曹棉英

曹棉英,女,汉族,1967年8月12日出生于浙江省海盐县,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全国人大代表。 [1] 获1993年世界赛艇锦标赛女子2000米四人双桨冠军。 [2]

曹棉英,1967年8月12日出生于浙江省海盐县海塘乡黄家堰村的一户贫困农家。她有一个姐姐、三个哥哥。在农村集体化生产的年代,由于她家吃口多,劳动力少,生活过得相当拮据。母亲在生她那年,因腿上长了一个瘤,被迫锯掉了一条腿。1985年,她父亲又因交通事故而失去了双腿,从此长期瘫痪在床。可想而知,在这样一户贫病交加的农家,曹棉英的童年和少年,过着何等艰辛的日子。但正如俗话所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经受艰苦生活磨练的曹棉英自幼就养成了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劲和不怕苦的刻苦劲。这两股劲揉在一起,促使曹棉英日后成为扬名世界的女子赛艇运动员、国家赛艇队教练,为中国的赛艇运动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3]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少年曹棉英还在自己老家的海塘乡前哨小学念书。当时的小学体育教师徐兆良看中身材高挑、体格健壮的曹棉英,开始训练她跑步。从此,这个乡下小姑娘每天上学和放学,都在乡间的崎岖小路上从家里跑向学校,又从学校跑回家里,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炎炎夏日,从不间断。年长日久的刻苦锻练,终于提高了她的跑步速度,成了海盐县中小学生运动会上一名出色的跑步选手,并因成绩出众,于1979年6月被选送到当年设在湖州市的嘉兴地区少体校。在少体校,曹棉英跟随着杨彪老师从事中、长跑训练,并多次参加省、市级比赛,均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但由于全国各地参加中长跑培训的选手成千上万,要想在这众多强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国手,甚至走向世界,那就难上加难了。正在这进退两难之时,1984年3月,浙江省赛艇队到少体校招考赛艇运动员,这对于曹棉英确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遇。经过赛艇队的选拔测试,曹棉英被选中了。从此曹棉英改变了人生的道路,与以往从未见到过的赛艇结下了不解之缘,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赛艇运动生涯,那年曹棉英才十七岁。

专职从事体育运动是一项既光荣又异常艰苦的事业。正如曹棉英所说,赛艇比赛是一项体能和技术相结合的比赛,但最终还是要靠体能战胜对手。自从进入浙江省赛艇队后,曹棉英就接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超负荷的体能训练。因为赛艇运动是她从未接触过的运动,要在赛艇运动中站住脚,取得好成绩,必须尽快地掌握赛艇运动的基本技能,对单调、机械的基本功进行长期的大运动量训练,以此来逐步增强臂力,提高体能,从而提高赛艇运动的速度。在浙江省赛艇队,曹棉英的教练是经验丰富的周琦年。周教练为曹棉英制订了全面而又严格的训练计划,既有陆上的身体素质训练,又有每天五、六个小时的水上划行训练,其运动量之大和艰苦程度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当时的浙江省赛艇队的运动员多数来自城镇家庭,有些人瞧不起曹棉英这个乡下姑娘,甚至冷言讥讽。但曹棉英并不自卑,也不自暴自弃。她心里暗暗说,不要小瞧人,谁赢谁输,咱们赛场上分高下。为此,她下定了决心,严格要求自己。虽身在繁华热闹、风光秀丽的杭城,但她心无二用,专注于她的赛艇训练,从不出去闲逛。无论寒冬,还是酷暑,她总是不停地在训练场地刻苦地训练。“梅花香自苦寒来”,滴滴汗水的浇灌,终于孕育了芬芳的蓓蕾、绽开了妍丽的鲜花。1986年,曹棉英参加在上海举行的全国赛艇锦标赛,荣获女子单人双桨2000米赛的冠军,昔日被人瞧不起的乡下姑娘终于登上了全国赛艇运动的最高领奖台。1987年她又在全运会上荣获女子双人双桨冠军。但她并不满足,而是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决心走出国门,参加世界大赛,与世界强手一拼高下,为祖国争光,为赛艇运动添彩。 [3]

理想与现实总是有着一段很长的距离,任何成就的取得都不会一蹴而就。要战胜各国高手,登上世界级大赛的最高领奖台,更是谈何容易。1987年,曹棉英在周琦年教练带领下,进入国家赛艇队培训,备战1988年汉城奥运会。在最初的半年中,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并且还患上了赛艇运动员的职业病----痔疮严重出血,她的训练状况不够理想。按当时她的成绩,是没有资格参加奥运会的。然而,倔强的曹棉英不甘在困难面前低头。她想,好不容易进入了国家队,一定要拿到奥运会的入场券。于是,她在周教练的帮助下,以顽强的毅力克服病痛,坚持训练。每次外训回来,艇座上总是留下一滩鲜血,这种滋味只有曹棉英自己知道,但她以顽强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战胜了病魔的折磨和一个又一个的困难,从低谷中走了出来,赛艇训练的成绩有了迅速提高,终于取得了参加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入场券。以后几年中,曹棉英继续坚持刻苦训练,参加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并多次参加全国、亚洲和世界赛艇比赛。曹棉英在每次大赛后,总是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取长补短,使自己的赛艇成绩不断提高。1993年8月27日至9月5日,在捷克鲁德克举行的世界赛艇锦标赛上,曹棉英与队友合作,奋力拼搏,终于赢得了女子四人双桨赛的冠军,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登上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当五星红旗在嘹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声中冉冉升起的时候,曹棉英的心中百感交集,既为自己能为祖国争光而高兴,同时更觉责任的重大,因为中国赛艇队至今还未拿到含金量最高的奥运会金牌。同年,曹棉英被评为浙江省“十佳”运动员。

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后,曹棉英回到杭州结了婚。结婚以后,曹棉英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面临着感情和事业的选择。她渴望家庭生活的温暖,也曾想过选择另外一种职业,换一种生活方式,然而,对赛艇运动的热爱和对奥运会的向往,使她在温馨美满的小家庭生活和为祖国的体育事业争光夺冠这个大目标之间产生了矛盾。因为作为赛艇运动员和赛艇队教练,就必然使她经常转辗于全国的水上运动训练基地,奔波于各地赛场上,势必使她和结婚不久的丈夫分居两地,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对双方都是一种精神痛苦。经过再三考虑,在小家庭和大事业的抉择上,曹棉英以事业为重,以为国家体育事业争光夺冠为重,忍受精神上的极大痛苦,毅然作出了决定,选择了继续从事赛艇运动这条路,离开丈夫,重新回到了国家赛艇队。她决心在1996年的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再拼搏一次,实现奥运会冠军的梦想。然而,岁月不饶人,曹棉英已年近三十,再要继续长年累月地大运动量、超负荷的训练,确实面临着极大的困难。1995年年底,曹棉英由于连续的大运动量、超负荷的训练,使她的血色素明显下降各种生理检测指标都反映出过度疲劳的现象。就在前往美国亚特兰大比赛前六周,她在训练中出现耳鸣、昏厥等症状,经医生诊断,确诊为耳前庭器官障碍,这是长期坚持大运动量的训练所造成的。医生说,最好采用激素药物治疗。但这可能给大赛后的兴奋剂检测,带来阳性的结果,因此遭到了曹棉英的拒绝。她说,这可不行,几年的艰苦训练,不能因为这而功亏一篑。就这样,她放弃了激素治疗,而是以自己顽强的意志战胜了病魔、战胜了自我。在大赛前,她使自己的体重达到了75公斤,为冲刺女子赛艇双人双桨这个项目的奖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96年7月27日,曹棉英与队友----广东选手张秀云合作,以6分58秒35的成绩获得女子双人双桨无舵手赛的亚军,为中国队添上了一块宝贵的银牌。但对曹棉英来说,却留下了深深的的遗憾。因为她与张秀云仅落后于加拿大的麦克贝恩和赫德莱仅1.51秒,而这1.51秒使中国队痛失金牌。同时,她也深知这次与奥运会金牌擦肩而过,其实已经永远失去了亲手摘取奥运会金牌的机会,因为这时的曹棉英已近而立之年了,对于运动员来说,已失去了夺金争冠的最佳时机。 [4]

1996年8月,曹棉英被国家体委授予体育运动一级奖章。不久,曹棉英又当选为中共十五大代表,参加了于1997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党代会。刚参加完党的十五大,曹棉英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上海,参加第八届全运会,与来自山东的梁希蓉配对夺取了女子2000米双人单桨无舵手赛的冠军。之后,上级领导考虑到曹棉英已过了而立之年,体力也比不上年轻人了,建议她到地方上去担任一个行政干部,曹棉英再次面临人生道路的选择。十五年的运动员生涯,曹棉英与赛艇和浆结下了不解之缘,她无法舍弃对赛艇和浆的依恋;三届奥运会,一块银牌,在曹棉英丰富的奥运经历中始终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能实现亲手摘取奥运会金牌的愿望,没能为祖国争取更高的荣誉。因此,她毅然放弃了地方行政干部的职业,选择并走上了赛艇教练之路,决心让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传授给自己的弟子,让自己的弟子来实现自己未了的心愿:圆奥运金牌之梦。1998年,她担任了浙江省赛艇队女子组教练,开始了她的教练生涯。2003年开始,她在担任浙江省赛艇队女子组教练的同时,又担当起国家赛艇队女子双浆组教练的重任。她说,中国赛艇队还未得到过奥运会的金牌,如今我虽然年岁大了,自己已经不能了却这一心愿了,但我要以我的经验和技术去培养年轻一代,让她们来实现我未能实现的愿望。

教练的工作不同于运动员的拼搏。十五年的赛艇运动员生涯使曹棉英深刻地认识到,要使自己带领的姑娘们,赛出好成绩,登上世界赛艇大赛的领奖台,关键在于树立吃苦耐劳的思想,坚持不懈的训练,不断增强体能,提高技术水平。因此,曹棉英对于国家赛艇队女子双浆组备战北京奥运会的十二位姑娘来说,她既是“严父”,又是“慈母”。“严父”主要体现在训练中。曹棉英深知“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的道理,如果没有年长日久的大运动量的训练,就不可能有良好的体质、娴熟的技术、坚强的意志,也就不可能在世界大赛中战胜对手,取得好成绩。因此在训练中,她总是身先士卒、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自己的队员。凡是她规定了的一天所要完成的运动量,所有队员都必须当天完成,不得打半点折扣。她说,目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备战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当年我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痛失金牌,如今我要让自己带领的队员去夺取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金牌,完成自己当年未实现的心愿,帮我实现奥运金牌的梦想,为祖国争光。为了圆这个奥运金牌梦,近几年来,曹棉英带领她的队员转辗在黑龙江省海林市三道河子镇的莲花湖(夏训基地)、浙江省淳安县的千岛湖(春秋季训练基地)、云南省会择县的毛家村水库(冬训基地)。在千岛湖基地训练期间,虽然离老家只有二、三个小时的车程,家中又有年迈的老母亲,但她也难得回家,即使回家一趟,也总是看望一下老母亲之后,当天匆匆赶回训练基地。随着大赛的日益临近,基地的备战的气氛也日趋紧张,没有节日、也没有星期天。早上5点半起床进行体能训练,8点半开始划船实战训练,每天划船数十公里。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对曹棉英及她带领下的12个姑娘来说,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天天如此,她们已经习惯了风里来雨里去的生活。作为教练的曹棉英,时时刻刻陪伴在自己队员的身旁。无论是在跑步的操场上、练习臂力的拉力机旁,还是水波浩淼的湖面上,我们都能听到曹棉英那略带沙哑的喊声:“加把劲了,姑娘们!加把劲了……”盛夏烈日下,曹棉英的脸被晒成了“包公”,她不管不停,队员水平的提高,就是她最好的“防晒霜”。“慈母”主要体现在生活上。曹棉英和队员们住在同一幢大楼里,经常去队员们的宿舍里看望队员,和她们聊天、谈心;为了增强队员的体质,她每天晚上都要亲自为队员们做营养晚餐,并“逼”着每一名队员都吃下去;哪一个队员身体有病,她就急着陪她去看病;她还经常和队员的家长电话联系,共同配合做好队员的思想工作。曹棉英好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在思想上、生活上给了她的队员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因此,队员们都亲切地叫她“曹妈妈”。 [5]

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赛艇队女子双浆组将参加三个项目的比赛女子轻量级双人双桨赛、女子双人双桨赛、女子四人双桨赛。曹棉英如今对这三项参赛项目能在明年奥运会上获得奖牌、夺取金牌充满信心。她说:“我的目标就是要让我的队员超过我,她们2008年获奖夺金的趋势比我当年好!”这不是盲目乐观,因为曹棉英执教的中国赛艇队女子双浆组的徐东香、严诗敏,在2006年在英国伊顿举行的世界赛艇锦标赛上,以6分55秒12的成绩荣获轻量级双人双桨赛的冠军;李勤、田靓在2007年在德国墨尼黑举行的世界赛艇锦标赛上,以6分54秒38的成绩荣获女子双人双桨赛的冠军。经过长期的艰苦训练,中国赛艇队女子双浆组的成绩提高很快,为明年奥运会的夺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但曹棉英并不沾沾自喜。她说,当今世界女子赛艇强队很多,诸如德国队、罗马尼亚队、新西兰队、澳大利亚队、英国队、荷兰队、丹麦队、加拿大队、白俄罗斯队等,她们的成绩与中国队不相上下,如果稍一放松,就有可能与奥运金牌失之交臂。目前各国都在抓紧备战,谁拼搏到最后,就最有希望夺取金牌。 [6]

2006年所带国家赛艇队女轻双人双桨和四人双桨世界冠军

2007年所带国家赛艇队女子双人双桨世界冠军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