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息争

息争

昔者孔子之弟子,有德行,有政事,有言语、文学[1],其鄙有樊迟[2],其狂有曾点[3]。孔子之师,有老聃[4],有郯子[5],有苌弘[6]、师襄[7],其故人有原壤[8],而相知有子桑伯子[9]。仲弓问子桑伯子[10],而孔子许其为简[11],及仲弓疑其太简,然后以雍言为然。是故南郭惠子问于子贡曰[12]:“夫子之门,何其杂也?”呜呼!此其所以为孔子欤?

至于孟子乃为之言曰:“今天下不之杨则之墨[13],杨墨之言不息,孔子之道不著,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当时因以孟子为好辩。虽非其实,而好辩之端,由是启矣。唐之韩愈,攘斥佛老,学者称之。下逮有宋[14],有洛、蜀之党[15],有朱、陆之同异[16]。为洛之徒者,以排击苏氏为事;为朱之学者,以诋陆子为能[17]。吾以为天地之气化[18],万变不穷,则天下之理,亦不可以一端尽。昔者曾子之一以贯之[19],自力行而入;子贡之一以贯之,自多学而得。以后世观之,子贡是,则曾子非矣。然而孔子未尝区别于其间,其道固有以包容之也。夫所恶于杨墨者,为其无父无君也;斥佛老者,亦日弃君臣,绝父子,不为昆弟夫妇[20],以求其清净寂灭。如其不至于是,而吾独何为訾之[21]?大盗至,肢箧探囊[22],则荷戈戟以随之,服吾之服,而诵吾之言[23],吾将畏敬亲爱之不暇。今也操室中之戈而为门内之斗,是亦不可以已乎?

夫未尝深究其言之是非,见有稍异于己者,则众起而排之[24],此不足以论人也。人貌之不齐,稍有巨细长短之异,遂斥之以为非人,岂不过战?北宫黝[25]、孟施舍[26],其去圣人之勇盖远甚,而孟子以为似曾子、似子夏[27],然则诸子之迹虽不同, 以为似曾子、似子夏可也。居高以临下,不至于争,为其不足与我角也。至于才力之均敌[28],而惟恐其不能相胜,于是纷坛之辩以生。是故知道者[29],视天下之歧趋异说[30],皆未尝出于吾道之外,故其心恢然有余[31];夫恢然有余,而于物无所不包,此孔子之所以大而无外也。 [1]

[1]文学:指熟悉古代文献。《论语先进》记叙了孔子十个学生的特长,分为德行、政事、言语、文学四类。[2]鄙:质朴、浅薄。樊迟:名须,字子迟,孔子的学生。

[3]狂:偏激狂妄。在《论语》中多指志向远大而不切实际。曾点:字,孔子的学生。

[4]老聃:即老子,春秋战国时楚国苦县人,道家始祖。据说孔子曾向老子请教过礼。

[5]郯(tán)子:春秋时小国的诸侯,孔子曾向他请教过做官。

[6]苌(cháng)弘:春秋时周敬王大夫,孔子曾经向他请教过乐。

[7]师襄:也称师襄子,春秋时卫国的乐官。传说孔子曾经向他学琴。

[8]原壤:鲁国人,孔子的老朋友。据说他母亲死了,孔子去帮他治丧,他却站在棺材上唱歌。孔子骂他“老而不死,是为贼”,但却仍然与他来往。

[9]子桑伯子:名字仅见于《论语雍生》,生平不详。

[10]仲弓冉雍,字仲弓,孔子的学生。

[11]简:简约,不烦琐。《论语雍也》记载,冉雍向孔子了解子桑伯子这个人,孔子说还可以,他办事很简约,冉雍说如果平时态度一贯简单马虎,治理政事不是会太简单从事吗?孔子认为冉雍说得对。

[12]子贡: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孔子的学生。

[13]杨:杨朱,春秋末战国初魏人。相传他反对墨子的“兼爱”和儒家的论理思想,主张“贵生”、“重己”。墨:墨翟,墨子,墨家创始人。主张“兼相爱、交相利”,反对战争,反对儒家的礼乐。此处所引孟子的话节录自《孟子滕文公下》。

[14]逮:及、到。

[15]洛、蜀之党:宋哲宗元年间朝廷党派名称。洛党指程颐(洛阳人)为首的党派,蜀党指苏轼(四川人)为首的党派。

[16]朱:朱熹。陆:陆九渊。二人都是南宋著名哲学家,因学术观点的不同引起辩争。

[17]诋(qī或jī):诋毁。

[18]气化:古代哲学术语。指阴阳之气(物质本原)化生万物。

[19]曾子曾参,孔子的学生。一以贯之:《论语里仁》记载孔子的话:“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意思是说,曾参啊,我的学说可以用一个根本的原则贯穿起来。至于这个根本的原则是什么,孔子没有说,他的学生们也就名自揣摩着去寻求。

[20]昆弟:兄弟。昆,兄。

[21]訾:非议、诋毁。

[22](qù)箧:撬开箱箧。,撬开。探囊:把手伸进口袋里。指偷盗。

[23]诵:说,语言上使用。

[24]排:排挤、排斥。

[25]北宫黝:姓北宫,名黝,战国时齐国人。

[26]孟施舍:生平不详。

[27]子夏卜商,字子夏,孔子的学生。这里所引用的是《孟子公孙丑》上的话,北宫黝和孟施舍都是孟子认为有勇的人,北宫黝培养勇气的方法是,对别人寸步不让,事事都要求胜过别人,孟子认为他像子夏全面钻研,懂得很多。孟施舍培养勇气的方法是,没有胜利的把握也无所畏惧,一往无前,孟子认为他像曾子对道的专一。

[28]均敌:相等,分不出上下。敌,相匹敌。

[29]道 :宇宙万物的本原、本体。

[30]歧趋:不同的、分离的方向。此犹言分支流派。

[31]恢然:弘大、宽阔貌。 [1]

从前孔子的学生,有的德行突出、有的政事突出、有的语言、文学突出,粗俗的有樊迟,狂妄的有曾点。孔子的老师有老聃郯子,有苌弘师襄,他的老朋友中有原壤,知己有子桑伯子。仲弓询问子桑伯子,孔子赞许他办事不繁琐,等到仲弓怀疑子桑伯子办事太简单,然后孔子又肯定仲弓的话正确。所以南郭惠子向子贡问道:“孔子的门生,多么混杂啊?”唉!这大概就是他之所以是孔子的原因吧。

至于孟子,却发表他的见解说:“如今天下的主张不属于杨朱派,便属于墨翟派,杨朱、墨翟的学说不消灭,孔子的学说无法发扬,能够用道理来反对杨、墨的,也就是圣人的门徒了。”当时的人因此认为孟子喜欢辩论。虽然不确切,然而好辩的苗头便从此开始了。唐代的韩愈,排斥佛教和道教,收到学者的称赞。往下到了宋朝,有洛阳程颐和四川苏轼的学派之争,有朱熹、陆九渊学说的差别。洛派的门徒,以排斥苏轼为本事;赞同朱熹学说的人,以诋毁陆九渊为能耐。

我认为天地间的阴阳二气化育万物,变化无穷,那么天下的道理也就不可能从一个方面概括罄尽。从前曾参理解孔子学说用一个基本观念来贯穿它,亲身力行进入;子贡也用一个基本观念来贯穿它,却认为是从博学广识而得到。以后人的眼光来看,子贡是正确的,曾参是错误的。可是孔子不曾在他们中间进行区别,他的学说本来可以对这些兼容并包容啊。

所以痛恨杨朱墨翟,是因为他们目中无父母无君王,排斥佛教和道教,也是因为他们抛弃君臣关系,割裂父子之情,也没有兄弟夫妇,用这样的人生方式来追求他们的清洁和不生不灭。假如他们不至于此,我又为什么偏偏要诋毁他们呢?强盗来了,开箱子掏口袋抢东西,逼我们扛着戈矛追击他们,穿着我们一样的衣服,读我们一样的书,(这样的人)我必定尊敬他们,对他们亲爱都来不及。如今却同室操戈,在门内争斗,这不是可以停止吗?

不曾深入研究别人言论的对与错,发现别人与自己的见解稍有不同,就群起而攻之,这种态度不能够用来评论别人啊。人的相貌各不相同,稍有长短大小的差别,就骂别人不是人,难道不是错误吗?

居高临下,便不至于发生争论,因为他不能够与我较量。至于才力相当,唯恐自己不能取胜,于是辩论就纷纷发生。因此,懂得大道的人,看天下各种不同的流派学说,认为都不曾超过自己的大道之处,所以他们的胸怀宽广有余;胸怀宽广有余,对于事物就能无所不包,这就是孔子伟大而不排斥异己的原因吧。

息争,意思是停止辩争。作者所生活的乾隆年间,文化领域里的汉、宋之争已经开始,并且两派的门户对立愈演愈烈。汉学家们以求实的精神研究古籍,希望能够“通经致用”,反对宋儒的空谈性理;宋学家们以程朱学为旗帜,宣扬道统和“明理”,反对汉学的考据、训诂。其实致用与明理实质并无大的区别,都是为了维护和巩固封建统治,刘大是崇仰宋学的桐城派代表人物,他喊出”息争“的口号,指责当时的派别之争是“操室中之戈而为门内之斗”,提倡“包容”,显然也是有感而发的。 [1]

刘大(16981779),字才甫,一字耕南,号海峰,安徽桐城人。诸生,雍正时两举副贡生,乾隆间应博学鸿词、举经学,皆报罢。晚年任安徽黟县教谕,后归里。一生以文才著称,为散文“桐城派”的代表人物。早年游学京师,文章为方苞所赞赏,姚鼐是他的学生。其文论强调神气、音节、字句的统一,重视散文的艺术表现,因而他的文章长于气势,富有文采,颇像唐代韩愈的风格。有《刘海峰诗文集》。 [1]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