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徒河

徒河

徒河,前辽西郡、后汉辽东属国的一个属县名称。长期以来,史学界一致认为屠何与徒河是为锦州前身,系存在于春秋汉代锦州区域内前后传承的两座城池。

关于屠何,史籍中有过不少记载。

逸周书王会篇》载:“不屠何,青罴,东胡,黄罴。”孔晁注:“不屠何,亦东北夷也。”《尔雅释地》载:“东方之夷种有九。”李巡注:“一玄菟,二乐浪,三高骊,四满饰,五凫臾,六索家,七东屠,八倭人,九天鄙。”《管子小匡篇》:“中救晋公,禽狄王,败胡貉,破屠何。”尹知章注:“屠何,东胡之先也。”《通鉴外记周纪二》载:“败胡貉,破屠何。九夷海滨,莫不来听。”房玄龄注:“屠何,东胡之先也。”《左传》载:“豹胡,亦即不屠何。”《墨子非攻篇》:“古屠何亡于燕代胡貉之间。”

上述史籍记载虽然简略,但仍传递了丰富的历史信息。依据这些历史信息,我们可以作出一些初步的历史判断。

第一,屠何属东北夷之一支,文化形态为东夷文化;第二,屠何是与孤竹、令支、无终、山戎、东胡同期同代并存于史的族群,记录清楚,不容混淆,并不存在谁为谁先的问题;第三,在图腾崇拜上与东胡相近,表明在血缘关系上与华夏有熊氏部族、东胡部族均有某种联系;第四,在地域上与孤竹、令支、无终、山戎、东胡相近相接,呈犬牙交错状态;第五,领土比较广大,经济比较发达,军事上比较强悍,有能力联合东胡山戎部族对燕国发动进攻;第六,城破而土地被侵,原占据面积大为减少,后逐渐败亡;第七,在败亡之前,已经形成了具有国家雏形的方国形态。

由历史文献引发的判断是否正确,需要用考古加以印证。

殷商,辽西地区最典型的文化存在形态为丰下文化。丰下文化又称夏家店下层文化,是龙山文化同红山文化融合后进一步发展而来的一种新型文化。其分布范围,南起渤海,北达今赤峰,东迄医巫闾山,西至今唐山,为一地域较为广泛的文化形态覆盖区。

丰下文化的遗址大部分布在河流两岸的小山包和台地上。遗址内有房址,为筒形地穴式、圆形半地穴式和建筑在地表的圆形、方形住宅。遗址中发现的石器,以磨制为主,有石斧、石刀、石锛、石磨盘、石杵等。陶器以夹砂褐陶为主,火候较高。器形有鬲、鼎等三足器及敞口罐、瓮、大口盆等。遗址中还有一定数量的骨器和铜器,铜器分武器和饰器。遗址中常发现贮粮的窖穴,主要农作物为粟和稷,还有牛、羊、猪的碎骨。这些出土物品表明,该经济类型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和狩猎。其中遗址中发现有村落的石围墙和城堡式遗存,表明这些部落已建有防御设施,是正在步向阶级社会的标志。

这些考古发现,清楚地显示在辽西中部的广大区域,曾存在一个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和狩猎经济形态的族群。该族群以部落为单位,分散于辽西中部的大小凌河流域。从经济文化形态上看,与中原相类,既不同于东胡的畜牧经济形态,又与之有个别相联系之处,可印证其与东胡的相互关系。

丰下文化的存在形态,经历史学家研究认为属于东北夷;又据历史学家研究认定,在这一地区活动的东北夷只有屠何、俞人。因此我以为,该文化形态应属于东北夷的屠何。但从文化形态的发展程度看,应属于方国未形成前的东屠族群。

及至进入殷商时代,由于私有制的发展,战争不断。殷商统治者经过多次征战,包括仲丁征兰夷,河征伐班方,武丁征伐鬼方、土方,以及商代其他统治者征伐吉方、人方、基方、羌方、盂方、周人等方国的战争,使得商代的统治达到“相士烈烈,海外有截”,呈现出辉煌的一面。在这一过程中,处于殷商的东北方,在东北夷屠何的世居地,经过殷的征伐、分封、融合,其经济、文化都得到了很大发展。在后来的柳城、朝阳一带,于原来城堡式遗址的基础上,有了较大规模的城池;在小凌河中下游地区,出现了城池或遗址集群。在陶器制作方面,以夹砂红陶为主,部分表面部分饰绳纹。出现了口沿饰花边的鬲,绳纹的斜直腹钵,宽沿的大敞口深腹罐,直口高领口沿起的大瓮,外叠唇盆、矮粗柄豆以及和鼎等代表先进工艺的陶制品。在铜器制作方面,有青铜戈权杖出现,有大量精美的形器出现。无论制作形式,还是文化色彩都已达到一定水平,足以比肩中原地区,具备了一个方国所应具有的经济、政治、文化基础。其代表性的魏营子文化类型,反映的正是这一历史时期。魏营子文化范围比东屠时期的范围略小,其核心区位在大凌河流域的喀左朝阳北票义县等地。时期大约从商晚期到西周。史学家从经济与文化特征上分析,认为该文化是从丰下文化类型而来的另一类文化,是东夷文化的继续。由此我以为,这正是屠何方国存在的表征。

依据屠何方国存在的表征,能够产生新的判断。

其一,屠何城应在今朝阳地区。据《东北通史》载,曾有史载记为屠何城在今朝阳地区,“相传虞舜时即有此城。”只是因为金毓黻先生认为年代久远,无迹可查,缺乏信服度而被否掉。又因为有相当部分历史学者一直以为,春秋屠何与汉代徒河两城一地,相距很近。既然徒河在锦州,则屠何也应在锦州,所以将屠何城安在了锦州。“相传虞舜时即有此城”这句记载也安在了锦州头上。但从丰下文化以及魏营子文化的考古发现看,其经济、政治、文化核心部位是在今喀左、朝阳、北票、义县、魏营子一线。按照凡有“南进中原意向”的族群,其首府往往逐渐靠近中原的一般规律,判定屠何城在今朝阳地区既有可能,也符合考古实证。屠何方国曾参与商之伐夏,也可能是商祖之族系,后又攻燕,其政治、经济、文化的根据地和大本营当应设在比较靠近中原的地方。从齐燕联军进军路线看,“斩孤竹、制令支、破屠何”,屠何城当在与孤竹、令支、山戎、东胡相毗邻之核心部位处。

其二,屠何人不能成为东胡之先。屠何军被齐桓公于公元前664年打败后,不应与东胡军一同溃归东胡。因为屠何部族的根据地仍在,屠何域仍在,屠何军似应退回本部族根据地屠何城。后来被齐燕联军追击,城破失地,方才合乎事理。屠何城于公元前663年被破后,即使少部分人北去东胡,与东胡人融合,也不会成为东胡主体。因为东胡人在齐燕联军打击下,只是溃败,其根据地,族群、军队仍然存在,部族之主体,只能是仍为崇拜黄罴的东胡部族。至汉代,东胡被匈奴所破,去向有三,一入匈奴,一为乌桓,一为鲜卑,各占三分之一。后世之乌桓、鲜卑的主体只能是东胡。从这一史实分析,屠何人在另一角度的层面上为东胡之先说也不太可能成立。

其三,屠何人的去向是在锦州。“破屠何”,是指城破地失。在齐燕联军从西北方向的进击下,屠何部族不太可能北上,只能顺大小凌河退却,依据松岭山脉作最后抗衡。又因齐燕联军长途跋涉,只宜速战,不能持久,故屠何军残部得与居住在小凌河中下游地区的俞人会合,向小凌河更下游地区的锦州方向迁徙,最后定居于锦州附近。作出如此判断的依据在于《墨子非攻篇》中古屠何“亡于燕代胡貉之间”的记载。该记载是说屠何人逃亡到燕国、代国,东胡和貉族人之间的地方。这四者之间的地方,西是燕国和代国,北是东胡,东是医巫闾山以东地区即箕子朝鲜亦即貉族人居住地区,故这一地域只能是在今锦州城周边。

后世所以将锦州称为屠何与徒河,锦州东南水手营子所以出土青铜戈权杖,反射的正是这一历史景深。

其四,屠何与俞人融合而成徒河。俞人,虽马,是一个温和纯朴的部族。其居住生息范畴,在小凌河中下游,即今天松岭门以下地区。因其俞人名称,后世将小凌河称为渝水,是为其因。俞人也属于东北夷,与屠何人在经济、文化上极为相近。但从崇拜图腾上看,该部族与屠何不同,应是独立生存的另一部族。屠何方国逐渐强大之后,俞人部族成为屠何方国的一部分而鲜见于史。屠何城破后,俞人接纳屠何残部。两部汇合,数量上以俞人为主体,政治上以屠何人为核心,一为躲避战祸,二为趋寻沃土,因为凌河下游地区土地更为肥沃,乃从原居住地渐次向东南方向迁徙,定居于今锦州、水手营子、高山堡以及东花一带。为表屠何之传承,又为表与屠何之区别,乃有徒河称谓。汉代之交黎、徒河、宾徒诸县,皆为屠何与俞人之苗裔。

屠何演变为徒河后的城址所在?

汉代徒河城址位于何处,史学界认定不同。省考古专家王绵厚先生根据历来学者论断,汉徒河即在先秦之古“屠何”故地,将邰集屯小荒地南汉城址考为汉代辽西郡之徒河县。

然而,一些史学工作者依据不同史料钩沉,如《读史方舆记要十三》“徒河城在营州东百九十里,汉县,属辽西郡”;《盛京疆域考》:“徒河即今锦县(锦州)”;《满洲历史地理》:“徒河故城即在锦州府”;《辞海》:“徒河,古县名,西汉置,治所在今辽宁省锦州市”,不同意王绵厚先生的判定。特别是现锦州市博物馆副馆长鲁宝林先生,依据在锦州市区东北部相继发现的大面积汉代贝壳墓,以及压在明代广宁中屯卫即锦州老城城下的具有汉代独有特征带孔洞的夯土城墙,并参照《汉书地理志》狐苏条“唐就水至徒河入海”的记述,在辽大学报1994年第3期著文论定,徒河县应在锦州市西部的小凌河左岸老城区附近。

这些不同认知各有依据,各有道理。但在学术判定上仍存在逻辑悖论。其一,《读史方舆记要》及《通典》均记载:“徒河城在营州东百九十里”。尽管我国历史上记方位有“东包括东南”的特点,但邰集屯小荒地南汉城址已超出以营州作参照系的东向的最大范畴,距离也与190里相去甚远。其东南方向符合该里程数的城池,除大业乡汉魏遗址、锦州老城址接近此数外,当属娘娘宫镇高山子汉城址最为恰切。其二,在中国古代,江河称谓皆为专指。说江俱指扬子江即长江,说河俱指黄河,其他水系则称水。如辽东郡境内之辽水,辽西郡境内之白狼水、渝水、侯水、唐就水等。因此,徒河不能具指女儿河,而只能具指地名即县名或城名。其三,《汉书地理志》狐苏条载“唐就水至徒河入海”。因邰集屯小荒地南汉城址曾出土记为“狐苏”字样的物品,我以为有极大可能该城址是为狐苏。而唐就水亦不如历史学家一般共识,认为是指小凌河。因小凌河汉代称渝水,故唐就水可能具指今女儿河。其四,至徒河入海无疑应指距海最近处。既然娘娘宫镇高山子村汉代城址于汉代濒临渤海,按照常规思维人们就不能把入海地点上移至锦州或邰集屯处,就如同今日我们说大凌河至大有入海而不能说至大凌河镇入海一样。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