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徐道覆

徐道覆

徐道覆(?411年),东晋起义军卢循的姊夫。随孙恩、卢循举兵十万起义。402年,孙恩兵败自杀,卢循被推为首领。403年,进犯广州,据始兴。409年,进犯建康。411年,兵败逃回始兴,被晋将军孟怀玉等攻破城池,被杀。

徐道覆(?411年),东晋起义军卢循的姊夫。随孙恩、卢循举兵十万起义。402年,孙恩兵败自杀,卢循被推为首领。403年,进犯广州,徐道覆占据始兴。409年,进犯建康。411年,兵败逃回始兴,被晋将军孟怀玉等攻破城池,被杀。

399年(隆安三年),司马元显征调因三吴门阀免除官奴身份而成为佃客的广大民众到建康(今江苏南京)以充实兵员,称作“乐属”。此举激起当地门阀的愤怒不满;孙恩乘着人心不稳,率众乘机进攻上虞(今浙江上虞)并杀上虞县令,随后攻克会稽(今浙江绍兴),孙恩部众增至数万人。

当时会稽郡吴郡吴兴郡义兴郡临海郡永嘉郡东阳郡新安郡皆有人响应孙恩叛变,三吴八郡于是一时皆叛,孙恩部众亦增至数十万人。

402年(元兴元年),孙恩兵败自杀,残余兵众推举卢循为首领。

元兴二年(403年)正月,卢循,徐道覆入寇东阳。同年八月,攻打永嘉。刘裕征讨卢循到晋安,卢循窘迫,渡海到番禺,进犯广州,驱逐广州刺史吴隐之,自己主持广州事务,号平南将军,派人到京都进献贡品。当时朝廷刚诛灭桓氏,朝廷内外多事,便暂时任命卢循为征虏将军、广州刺史、平越中郎将。徐道覆为始兴相。

义熙五年(409年),刘裕攻打南燕,始兴太守徐道覆派人劝卢循乘朝廷空虚起事,卢循不听。徐道覆便亲到番禺,劝说卢循道:“朝廷一直把你当作心腹之患,刘裕还没有回来,不乘此机保住一时平安,如果在平定南燕之后,刘裕亲自率军队到豫章,派遣精锐部队越过南岭,即使以你的神武,也难以抵挡。今天这个机会,千万不能失去。攻克都城以后,刘裕即使回来,也无能为力了。你如果不赞成我的建议,那么我就率始兴的兵马直取寻阳。”卢循很不愿意这么做,但没有办法让徐道覆改变主意,只好听从他的。 [1]

当初,徐道覆暗地要造战舰,派人在南康山上砍伐可做船的木材,谎称要到下游城中去卖。后来又说劳力少无法运到下游,便在郡中贱价出卖,价钱减低几倍,居民贪图便宜,卖衣物而买木材。赣江水流急而且多石,出船很难,木材都储存在本地。就这样许多回,百姓的船板积存得极多,百姓却没有任何怀疑。徐道覆举事起兵。便根据卖木材的收据一一索取,不准隐藏不报,雇用许多人拼装战船,十多天便完成。率领士卒进攻南康、庐陵、豫章诸郡,守官都弃城逃走。 [2]

江荆都督何无忌,系江左名将,自寻阳驶舟西进,长史邓潜之进谏道:“国家安危,在此一举,卢徐二贼,兵舰甚盛,势居上流,不可轻敌,今宜暂决南塘,守城自固,料彼必不敢舍我东去,我得蓄力养锐,待他疲老,然后进击,这乃是万全计策呢。”无忌不从。

参军殷阐复谏道:“循众皆三吴旧贼,百战余生,始兴贼亦骁捷善斗,统难轻视,将军宜留屯豫章,征兵属城,兵至合战,也不为迟。若徒率部众轻进,万一失利,悔将何及?”

何无忌是个急性鬼,仗着一时锐气,径至豫章西隅,徐道复已据住西岸小山,带了数百弓弩手,迭射晋军。晋军前队,多受箭伤,不敢急驶过去,惹得无忌性起,改乘小舰,向前直闯。偏偏西风暴起,将他小舰吹回东岸,余舰亦为浪所冲,东飘西荡。道复乘着风势,驶出大舰,来击无忌,无忌舟师已散,如何抵当,顿致尽溃。独无忌不肯倒退,无忌执节督战,风狂舟破,贼众四集,可怜无忌身受重伤,握节而死。 [3]

豫州刺史刘毅立集水师二万,出发姑孰。到了桑落洲,正值卢循徐道复合兵前来,船头很是高锐,毅舰低脆,一与相触,便致碎损。客主情形,既不相符,毅众当然惊避。卢徐乘势冲突,连毅舟都被撞碎。毅慌忙弃舟登岸,徒步奔还,随行只有数百人,余众都被贼虏去。

卢循审讯俘虏,得知刘裕已还建康,颇有戒心,意欲退还寻阳,攻取江陵,据住江荆二州,对抗晋廷。独徐道覆谓宜乘胜急进。彼此争论数日,毕竟道复气盛,循不得不从,便即连樯东下。

徐道复原欲进兵新亭,焚舟直上,偏卢循不肯冒险,逡巡未行,且语道复道:“我军未向建康,闻孟昶已惧祸自裁,看来晋都空虚,必且自乱,何必急求一战,多伤士卒呢?”道复终不得请,退自叹息道:“我必为卢公所误,事终无成。若使我独力驰驱,得为英雄,取天下如反手哩。”

刘裕害怕卢循侵入,便在石头城设置栅栏,阻断祖浦,用以抵御卢循。卢循攻栅栏失利,战舰又被暴风吹翻,多人死亡。在南岸列阵交战,又大败,便进攻京口,抢掠各县,但没有得到什么。卢循对徐道覆说:“军队疲惫了!不能振作。可以据守寻阳,合力攻取荆州,慢慢地与京城抗争,还可以获胜。”

于是从蔡洲南奔,再次占据寻阳。刘裕先派众将士追击贼兵,自己率领大军随后进击,又在雷池打败卢循。 [3]

徐道复率兵三万,将抵江陵,城中惊哗,谣言蜂起,且云:“卢循已陷京邑,特使道复来镇荆州。”好在江陵士民,统感刘道规焚书德惠,不再生贰,誓同生死,因此秩序复定。刘道规使刘遵为游军,自督兵出豫章口,逆击徐道复。徐道复来势甚锐,突破道规前军,节节进逼。不防斜刺里刘遵战舰数艘横冲而入,把徐道复兵舰截作两段,徐道复前后不能相顾,顿致慌乱。道规得乘隙奋击,俘斩无算。再经来舰中的大将,帮同拦截,杀得徐道复走投无路,拚死的杀出危路,走往湓口去了。

刘裕军进次大雷(安徽省望江县) [4] 。越宿,见卢循,徐道复大军,舳舻衔接,蔽江而下,几不知有多少贼船,裕令轻舸尽出,并力拒贼,又拨步骑往屯西岸,预备火具,嘱令贼至乃发,自在舟中亲提鼓,督众奋斗。

裕又命前驱执着强弓硬箭,乘风射贼,风逐浪摇,把贼船逼往西岸。

岸上晋军,正在待着,便将火具抛入贼船,船中不及扑救,多被延烧,烈焰齐红,满江俱赤,卢循,徐道复纷纷骇乱,四散狂奔走还寻阳。

徐道复走还始兴,部下寥寥,只剩了一二千人,并且劳疲得很,不堪再用。偏晋将军孟怀玉,与刘藩分兵,独追道复,直抵始兴城下。道复硬着头皮,拚死守城。相持数日,即被攻入。道复欲逃无路,被晋军团团围住,四面攒击,当场刺死。 [3]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