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很北

很北

很北,原名王硕,生于吉林省长春市,祖籍河北曲阳。毕业于海南大学,曾出版个人诗集《椰岛抒情》,现为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居住在北京。

1982年冬天生于吉林省长春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南湖畔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小学三年级从南湖小学转至西民主大街小学。从小受父亲影响,对文学颇感兴趣,小学五年级便写出超越年龄的习作。小学毕业分配到长春市第十七中学,中考时依然考进了母校,在一所中学度过了6年时光。中学期间延续了对文学的热爱,利用课余时间阅览大量中外作品,并坚持散文、随笔写作。2002年,由于对多年应试教育的腻烦和6年家与学校两点间单调重复的厌倦,考取了遥远的南国学府海南大学,从此一个雪原人的文学梦在椰风海韵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并在大二出版诗集《椰岛抒情》,随即加入吉林省作家协会。大三后,由单纯写现代诗改为现代诗与散文诗并举,在新浪网开通个人博客“很北”,很快便以其旺盛的创作热情和与众不同的文笔迎来众多读者,多次在新浪博客首页发表作品,更是在第二届新浪博客大赛中以53万票的优势取得第一赛季文学组银奖,参赛作品《流浪的眼睛》受到网友热捧。大学毕业后,在长春短暂停留半年,又开始了飘摇,最终落脚北京,从事杂志编辑至今。

其作品非常具体地关注了现实生活的微小细节,用极具形象感和穿越时空的语言,用独特的审美情趣和观察角度照射出飞速变迁时代下的社会百态,也深刻反映了80后一代人独有的时代特征和精神实质。诗歌的画面感、带入感很强,植根于冰河里的语言简明、直接、犀利、清醒,对现实的关注,更多是为踏上心路,跟吝啬的物质界相比,精神界无比慷慨。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获得第二届新浪中国博客大赛第一赛季文学组银奖

著作诗集《椰岛抒情》

这是我生活的年代系列之一个和诗有关的人… )2009-12-09 15:31

这是我生活的年代系列之兄弟,他们在躲着… 2009-09-22 20:52

太阳 2009-09-01 23:25

生命,请原谅我的迟钝 2008-05-27 21:19

骨子里的忧伤 2008-01-02 09:31

这一刻,尚且纯粹 2007-11-09 17:28

突然,想念那靠海的地方 2007-05-23 19:34

童年 2007-02-27 07:33

鞭炮 2007-02-12 08:06

百年房子 2007-01-29 06:36

审判 2007-01-22 06:59

看电影 2007-01-15 07:00

打桩 2007-01-09 07:20

天平 2007-01-05 08:52

红领巾 2006-12-30 11:26

冰猴 2006-12-18 10:56

周日,到体育馆去 2006-10-03 10:12

我是修单车的老人 2006-09-27 11:40

两个胖子 2006-09-21 08:58

招聘 2006-09-16 10:39

我可以 2006-09-10 21:16

门 2006-09-05 07:40

秋天的文化广场 2006-08-30 08:06

丢失 2006-08-19 09:58

夜晚,在城市中行走 2006-08-14 09:11

证券交易所 2006-07-15 11:24

和知青握手 2006-07-02 14:53

发广告单 2006-06-16 12:14

一首诗写给六个脚印 2006-06-12 12:52

诗 2006-06-08 15:41

玫瑰花 2006-06-08 15:41

享福 2006-06-01 23:12

妈妈给我唱支歌 2006-05-29 17:00

水(外四首) 2006-05-25 19:10

婚礼 2006-05-12 14:58

磁石 2006-05-10 13:55

香烟 2006-05-08 16:39

不敢进的门 2006-05-08 16:33

珍珠 2006-05-03 12:11

装修 2006-05-02 03:48

行李 2006-04-29 13:46

悲哀 2006-04-29 13:43

足迹 2006-04-26 13:27

解脱 2006-04-26 13:21

牵牛花 2006-04-24 15:36

野花的梦 2006-04-23 12:50

石墙 2006-04-12 16:55

相识在四月 2006-04-11 14:31

三轮车的特写 2006-04-06 14:58

风 2006-04-02 16:51

青春舞会 2006-03-30 13:49

椰风海韵 2006-03-29 13:38

燃烧的痕迹 2006-03-26 15:52

丢失的井盖 2006-03-25 18:56

那天 2006-03-21 15:46

距离 2006-03-21 15:32

地铁 2006-03-20 18:05

夜行 2006-03-16 18:57

悄悄地,悄悄地奔流 2006-03-11 14:59

一路向北 2009-10-05 02:25

流浪的眼睛(二) 2007-07-20 10:50

第一次 2007-05-10 14:49

摔碎的灵感 2007-04-18 13:33

写于2027年4月3日 2007-04-03 13:08

风景中的感动 2007-03-13 16:15

无方向找寻 2006-12-11 12:42

沙哑的歌 2006-12-01 15:16

夜晚,将光线丢失 2006-10-28 09:07

只因为文字 2006-08-23 16:06

八月,些许感觉 2006-08-07 05:02

七月 2006-07-08 18:53

万泉河 2006-06-27 17:31

五指山 2006-06-24 13:37

失真的比喻 2006-06-05 12:33

补丁 2006-05-23 02:22

一夜未眠 2006-05-19 01:59

五月 2006-05-14 13:39

这个节日 2006-05-04 23:57

绽放 2006-04-30 15:57

似乎在微笑 2006-04-27 19:06

仍然 2006-04-21 06:09

醉话 2006-04-19 15:32

祖母绿 2006-04-16 21:43

城市剪影 2006-04-14 14:02

其实是诗 2006-04-09 13:51

流浪的眼睛 2006-04-07 18:30

胡思乱想 2006-04-03 01:09

三月爱之片段 2006-03-31 15:03

故事里没有玫瑰花 2006-03-27 16:08

无题二 2006-03-24 15:03

别像 2006-03-22 16:46

无题 2006-03-19 16:37

感官世界 2006-03-12 21:43

脊背 2006-03-10 16:41

溪 2006-03-10 14:16

夕阳 2006-03-10 13:51

春天的变奏 2006-03-09 15:44

幸福是一把刀 2006-03-09 01:43

骨子里的忧伤

一年的最后,总要留下些许字迹,哪怕是为了虚荣

也要和苹果一样,在落地之前先嗲红了脸蛋儿,哪怕

是为了高尚,也要和青蒜一样,为一片油绿,先把

肉体掩埋,哪怕只是为了成熟,也要在头发上分出

一道崭新的缝,一半是麦田,一半是野草

诗歌,依旧在微黄的灯下活着,不曾参与新年的典礼

不曾进入各种盘点的名录,依旧在厌氧的泥土里

把自己高傲成种子,依旧在残缺的碗中自诩为粮食

依旧和逃避崇高的城市一起,逃避光明和韵律,依旧

模仿爱情,过分赘累了技术,压伤朴质的翅膀

夜晚,寒冷,盗版光碟,戴鸭舌帽的哑巴,在本子上与

路人讨价还价,正面写满背面写,歪扭的字迹

最新偷拍版六元,##完整版台湾过来的,美国最新大片

中文字幕,三级的在包里,A级的跟我来

北风,小街,书报摊,鸭杂,肉夹馍,公汽站,十字路口

带鸭舌帽的哑巴,生活,人,本能,声音,黑白

在钟声敲响之前,把耳朵灌满音乐,用脚步追赶秒针

显然,日历不会翻过他们的喘息,上面的那些红色日子

也一如既往地与之无关,围坐在街边的小店,嘬一口白酒

相互递上一根劣烟,不去留意电视里的欢乐与色彩

温热的身体散发油漆的气味,这一刻也伟大一回

泄露一个和开小车人吃过饭的秘密,以及无意中看到了

哪个富贵女人的底裤,最骄傲的莫过于在未经人事的男孩儿面前

讲述几个早已烂熟的黄段子,最后在离开时撕扯着付账

城乡结合部的女人,从来不缺少丰满的乳房和红润的脸

推开租赁的门,同样有说不完的秘密和深夜的爱语,也曾

设想过和一个富有男人的夜晚,自己半推半就的样子,或者

到了枯萎的年龄,连枕边这贫穷的男人也不再对自己如狼似虎

新年,在震天的鼾声中到来,睡熟的天真,睡熟的满足,睡熟的

房东的狗,楼道的灯不停闪烁,嘀嗒,嘀嗒,不知疲倦的水管

女人,辗转,一遍遍模拟奢华的故事,哭着,笑着,一夜未眠

从下一个清晨开始,计划全新的麻木和顺遂,在孩子身上

疯狂嫁接自己的理想,以便找到平庸的借口,慨叹男人的不易

从下一个清晨开始,一边哭诉儿子的不孝,一边歌唱母爱的无私

从下一个清晨开始,学会像钱币一样站立,像晨梦一样琐碎

从下一个清晨开始,长满笨重的羽毛,尝试自由和飞翔

从下一个清晨开始,做一个喜光的植物,扭断目光,追赶太阳

有了路灯,就是一条街道,有了眼睛,就可以感知声音

杂食的嘴永远吐不出圣洁,松软的心土上挤满冰冷的建筑

收音机在即将没电时也能发出一两声失真地呐喊,没有

这样一个简单的旋钮,可以轻松放大灵魂的音量,或者

轻轻一下,便可以关闭外部世界的声音,只剩下砰砰的心跳

照片,总是留住美好,而记忆,永远累加苦涩

新年之前,定要把文字写成诗歌的样子,哪怕看上去是

那骨子里的忧伤并不会被简单的字符稀疏,被节日的喜庆抚平

无数次叹服平凡的纯粹,叩拜凄美的力量,最终汇成都市里

一条不息的河流,冲刷浮华,沉积本真,把各种声响还原成

生命降生时的啼哭,这河流没有伪装,让所有的心灵一丝不挂

它,穿过楼宇,淹没路桥,没有名字,以及标语和口号,只在

夜深人静时隐约细语,只在时间的更迭中默默蜿蜒

其中掩映蕴藏的,无非是故事里的人,和人的故事


  

这一刻,尚且纯粹

初冬的季节,清晨挤满了城市里唯一的山

为了亲眼目睹枫叶的死亡,争先恐后,之后

用胶片带走那悲壮的绯红,说上一句感慨的话

完结之前的生命总会一瞬间极美,当一切结束

不会有风雪中的悼念,人喜欢残忍的过程

远离城市,在海水面前大声骂上两句脏话

再脱去西装,战栗在女人面前,装成男人,或者

在山林里升起篝火,搭起帐篷,重复上百句超脱

也只是剽窃了大自然的名义,你仍会选择按时离开

仍会为了城市上空的巢穴,给自己粘上奋斗的标签

挤进公交的小腹,在钢筋水泥间把食物当成任务

仍会为了一场场被过分修饰的爱情,倾其所有

冬天,不应该是寒冷的借口,如同成熟

不应该是庸俗的借口,时间和胡须每晚都在生长

门外的青春和执拗,在不知不觉中收敛,那些

年轻的想法,早已像街道桥梁一样注意分寸,心中

仅剩的不容侵犯的自留地,也建满了廉价的满足

还有那一点最后的想象力与不切实际,却永远

跟不上城市扩张的速度,或者在一桶油的路程里燃烧殆尽

高昂成本的玫瑰被无数站牌切的粉碎,没有一点刺伤的疼痛

惨白的季节,已习惯于诗人的陨落,习惯于

用笨拙的笔和油腻的嘴,发表和谈资逝者的死因,面带嘲笑

以及由此联想到的一个又一个走向极端的灵魂,也被

涂鸦在娱乐的世界,所谓诗歌的命运、文学的前景

在一个生命,在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面前一文不值

不必再去咏诵那些换不来柴米的字句,没人会为了它们的流传

匆忙结尾生命的长诗,没人会在弥留之际,面对文字泪流满面

你该知道,这些参差的句子,甚至都不会变成野草长满山岗

甚至全部堆放在一起,也称不出妻儿哭泣的重量,它们

仅是在短暂年龄里的情绪和快乐,仅属于你自己,仅属于自己

相似的清晨,连同相似的表情和脚步,即便披上崭新的阳光

仍然和固定的路口熟悉的店面一样陈旧,包括车站焦急的人群

只会朝马路的尽头木讷张望,一次次蜂拥而上,忘记风雅

温情的人依然走在世界边缘,执着于用文字取暖,如同

火,自身永远冰冷,蜷缩在黑暗角落,躲避寒风和践踏

用微弱的光,点亮柔情,用残余的热,融化孤独

从这个清晨开始,不再开启身后的门,不再用愤怒

折断纯洁的钥匙,不再让漂泊的海绵,胀满安逸的泪水

从这个清晨,就从这一刻开始,爱上善良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