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广东新语

广东新语

《广东新语》由清屈大均撰。《广东新语》成书于屈大均晚年(屈大均生平及诗文被禁缘由见本书《皇明四朝成仁录》,是一部有价值的清代笔记。全书共二十八卷,每卷述事物一类,即所谓一“语”,如天、地、山、水、虫鱼等。

此书名为《广东新语》的原因,据作者自序说:“吾于《广东通志》,略其旧而新是详,旧十三而新十七,故曰《新语》,国语为春秋外传,世说为晋书外史,是书则广东之外志也。”可见此书对《广东通志》一书作了增补,所以名为《新语》。此书内容广博,屈大均为创作这本书付出了相当多的精力,据潘耒序言中称:“……于是考方舆,披志乘,验之以身经,征之以目睹,久而成《新语》一书。”屈大均在自序中谈到了自己创作此书的目的:“予尝游于四方,闳览博物之君子,多就予而问焉。予举广东十郡所见所闻,平昔识之于己者,悉与之语。语既多,茫然无绪,因诠次之而成书也。”

屈大均作为一名明遗民,其反清复明的思想在《广东新语》中也有体现,不少章节揭露了清初清兵的暴行。卷二《迁海》记载康熙元年至三年,清廷为了阻止沿海百姓支援接济台湾郑成功部队,下令让滨海居民向内地迁徙五十里,“满洲科尔坤、介山二大人者,亲行边徼”,“于是麾兵折界,期之日尽夷其地,空其人民”,百姓们只得“仓卒奔逃,野处露栖,死亡载道者,以数十万计。”第二年“再迁其民”,而百姓“飘零日久,养生无计,于是父子夫妻相弃,痛哭分携,斗粟一儿,百钱一女,豪民大贾”,甚至于“或合家饮毒,或尽帑投河”,“死者又以数十万计”,“自有粤东以来,百姓之祸,莫惨于此”。这些文字对于清廷的控诉,直露言端,表现了作者的愤慨之情。作者在自序中曾说:“此书不出乎广东之内,而有以见夫广东之外;虽广东之外志,而博大精微,可以范围天下而不过。”可见此书虽然记载的是广东之事,却也可推及全国之事。因为上文所说“迁海”之类的暴政,在全国范围内都是存在的。

屈大均很注重记载广东历代名人,以补正史之不足。这些记载有一定的史料价值。在卷七《人语》、卷八《女语》、卷九《事语》等文中都有这样的记载。并且屈大均知识渊博,书中每记一事,他往往要加以考辨,不仅“考方舆,披志乘”,而且还“验之以身经,征之以目睹。”因此“其谈义也博而辨,其陈辞也婉而多风。思古伤今,维风正俗之意,时时见于言表。”例如卷十七《宫语》中《吕相祠》一文,记载顺德桂州有吕相祠,当地人传为南宋吕文焕抗元战死处,咸平年间中被追封为候,乡民因此而立祠祭祀。屈大均查考《续资治通鉴》,得知吕文焕不仅未抗元战死,反而以襄阳城降元,被封为元朝参知政事,常常引导元军入侵,“乃宋叛臣”,亦无封侯之事,证明当地的传闻都是以讹传讹。屈大均又考出此地西南有地名石涌,是南越相吕嘉的故乡。而吕嘉乃是汉代之人。所谓吕相祠,是“嘉之子孙,居于石涌者之所祠也。”由此而证明当地人把吕相祠与叛宋降元的吕文焕联系在一起是毫无根据的。

《广东新语》卷一至五为天、地、山、水、石五语,分别记载广东的气候、地形山貌、湖泊泉池、名胜古迹和诸山石质优劣。卷六至九为神、人、女、事四语,分别记广东民间传说和神话、历代名人、孝女烈妇、民间风俗等。卷十至十三为学、文、诗、艺四语,记广东理学名人、诗文大家及其著作、书画印章等。卷十四至十六为食、货、器三语,记稻麦豆茶油盐、金银铜铁珠玉和刀剑钟鼓战车等。卷十七至十九为宫、舟、坟三语,记广东台馆祠庙园林、船舶战舰、陵墓冢塔等。卷二十至二十四为禽、兽、鳞、介、虫五语,记广东各种动物杂类。卷二十五至二十七为木、香、草三语,记广东花木、香料、花草等。卷二十八怪语,记神怪报应。

《广东新语》内容广博庞杂,它与一般的地方志不同。屈大均处明清交替之际,痛百姓流离失所,所以在论述之中,特别着重于经济效果与民生关系,随处揭露封建统治阶级的剥削及其种种苛政。例如卷七《疯人》条,记载官府为了征催粮饷,竟用麻风病人来恐吓欠粮农家,“使之亦成恶疾”,手段之毒辣,令人发指。又如卷八《二烈妇》揭露顺治十年、十一年间番禺知县彭襄污辱二名农妇,使这两名女子一位“碎瓦罂自割死”,一位“触阶石而死”,暴露了封建社会官吏的无耻与残暴,并对两位守节而死的农家女子进行了歌颂。

《广东新语》记载了许多有关广东物产民俗方面的材料,这些对于研究明清时期广东地方民俗史都是相当有价值的。如卷九《事语》中的《放鹞》一文记佛山九月十日的放鹞会;《拾灯》叙海丰元夕于江干放水灯事,以及广州八月十五之夕诸般灯火盛况;《吹田了》记“东莞麻涌诸乡以七月十四日为田了节,儿童争吹田了以庆,谓之吹田了”,中含祝岁、望丰收之意。卷十四《食语》、卷十五《货语》、卷十六《器语》则记载了广东的地方特产,如《食语》中的《荼蘼露》、《糖梅》、《紫窝菜》等篇,对这些食品的制法、滋味等都详细叙述。《货语》则记载了《珊瑚》、《琥珀》、《龙脑香》、《勾漏砂》等物品。至于《器语》,则记录更杂,例如《钟》、《鼓》、《机铳》、《水车》、《履》、《酒器》诸篇,包容甚广。卷十一《文语士言》,记广州方言土语及其来源。卷十二《诗事粤歌》记录广东许多民歌歌词的特色和创作歌唱情况,反映了东西两粤男女青年好以歌声唱和、彼此相恋的风俗。文中所录的许多民歌歌词,都是研究地方民间文学的重要材料。

当然,《广东新语》由于内容庞杂,难免良莠并存。书中既介绍了许多实用性的科学知识,又记录了一些无稽之谈。但总的来说,这本书在如实反映当时的社会情况,揭露矛盾,以及记载物产民俗材料等方面,都是丰富翔实的,对于研究明清之际的文化史、经济史、风俗史等,都具有相当重要的价值。正如潘耒在序言中所称:“游览者可以观土风,仁宦者可以知民隐,作史者可以征故实,离词者可以资华润……善哉,可以传矣!”

由于《广东新语》是屈大均晚年所作,作者处于民族矛盾尖锐的时代,时以反清复明为念,书中颇有借古讽今,指物喻志的地方,再加上屈大均诗文中的反清思想和民族意识更为明显,终于在雍正、乾隆年间两触清廷文字之网。但这本书并未被清廷彻底禁绝,今仍存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木天阁原刻本和另一种乾隆年间的翻刻本。其中翻刻本错误较多,“木天阁”都刻成了“不天阁”。一九八五年中华书局出版了断句排印本上、下两册。

○月

南海水咸,月出时,光照波涛,有如白日。盖光生于咸,咸为火气,月得咸而益光,非月光也,咸之光也。故曰山之月光如水,海之月光如火。庄子云月固不胜火。非不胜也,为火之光所乱也。然吾意月之在南海也,得水之精十之四,得火之气十之六,何也?月无光,以日而为光。日无光,以火而为光。日以火而为光,则月亦以火而为光也。又火无体,因物而为体。人心亦然。心体于物,而日体于火,月又体于日,则日者火之精,得之于昼者也;月者火之气,得之于夜者也。故谓南海之水火水也,南海之月火月皆可也。

○星

秦二世二年,五星会东井,倍于南斗。说者曰:东井秦分,未分也;南斗越分,丑分也,丑与未相背。秦失王气,则越得霸气,故尉佗应之而兴也。按《星经》,河戍六星夹东井,当南北两河各三星。南曰南戍,主越门。北曰北戍,主胡门。则观南越之星者观南戍,观南戍者观南斗。故汉元鼎六年春,荧惑守南斗,而建德以亡。梁大同五年冬,彗出南斗,东南指,长一丈余,面李贲称帝交州。隋大业九年夏五月丁亥,荧惑入南斗,其八月,贼帅陈?陷高要,九月贼师梁慧尚陷苍梧。十二年秋九月,有二枉矢出北斗魁,委曲蛇形见于南斗,而豫章刘士弘自称楚帝,地及番禺。宋皇?元年秋九月乙巳,太白犯南斗,而广源蛮侬智高反。四年夏五月,寇封川,复围康州破之,直攻广州。十月丙子,太白复犯南斗,而智高败死,广南平。绍定元年秋七月,荧惑犯南斗。咸淳五年夏五月,有星孛于斗牛。其后南恩州、肇庆、新封等州俱降于元。祥兴元年秋八月庚申,月贯南斗。乙巳,星陨于海如雨。其明年夏五月,师溃?山,丞相陆秀夫抱帝赴海死。元至元二十一年秋九月癸巳,太白犯南斗,时岭南义兵数起,发江西等兵击破之。二十五年秋九月癸卯,荧惑犯南斗,时贺州贼焚掠封州。大德七年秋九月,荧惑犯南斗。明年,亻?贼李宗寇新州。元统三年冬十月甲寅,荧惑犯南斗,其后增城朱光卿等兵大起。明洪武八年冬十月,有星孛于南斗。永乐十三年夏,有星孛于南斗。其后德庆亻?凤广山、泷水亻?赵普旺作乱,僭称将军,高要民吴大甑聚党应之。又其后南海盗黄萧养起,僭称东阳王,攻犯广州。天启三年六月望,荧惑入南斗,自下而上,守斗中十有四日,自西转东。其冬,流贼自新会焚掠高明、四会。南斗之于越,古今皆有占验如此。南斗固越之司命也。然《后汉书》云:“粤在牵牛、婺女之分野。”《宋书》云:“牛宿六星,三星主南越。”韩愈云:百粤之地,其次星纪,其星牵牛。故汉献帝永建六年十二月壬申,客星出牵牛。于时士燮保郡二十余年。疆埸无事,民得安生。羁旅之徒,皆蒙其荫。而伪南汉时,月食牛、女间。刘晟叹曰:“吾当之矣!”是秋而卒。则牛、女之间,皆可以占南越也。司马迁云:凡濒海泽国,当系南斗。粤之平陆上游,则系牛、女。然以度数考之,得牛、女为多。以灾祥考之,则独系于南斗。然晋义熙六年春三月乙巳,月掩斗衡,而始兴太守徐道覆反。四月,卢循寇湘中,陷没巴陵,率众逼畿辅。衡者,北斗之第五星,实殷南斗者也。而广州与廉相去仅千余里,而廉属翼、轸,与江楚同度。故宋熙宁八年十日,彗星入轸,未几交趾蛮陷钦州灵山,则斗衡与翼。轸,亦可以占南越也。

○老人星

粤尽溟海,其次居丙丁,秋分之曙,南极老人见其位。《星书》云:“老人星常于秋分见丙丁之位。”是也。老人星亦曰南极老人星,以在南极之上,近于南极,故曰南极老人。亦犹之乎北斗之非北极也。

○南越之星

南越之星,多于天下。唐时有人行琼海,以八月时见南极老人星下有大星无数,皆古所未名。元微之云:交间南极渐高,北极渐低,规极外星辰至多,《星经》所不能载。有诗云:“规外布星辰。”方愚者云:南极下有海石、金鱼、飞鸟、小斗、附臼诸星,于南极甚近。《汉书》载《海中星占》一卷,或即此等星。均按:琼州于芒种日以星候秧枷,犁尾星出则秧死,猪尾星出则秧黄。此二星亦老人星下古所未名者。

星聚

日月星起于斗宿,古之言天者,由斗牛纪星,故曰星纪。星纪为十二次之首,而斗牛又二十八宿之首。故斗牛与中星明,则其地儒道大兴。中星在正南,又吾粤之所宜候者。洪武、永乐间,五星两聚牛斗,占者谓:黄云紫水间当有异人,已而白沙先生出。其后成化丙戌,中星明于越之分野,而甘泉以是岁生。自此粤士大夫多以理学兴起,肩摩ε接,彬彬乎有邹鲁之风。祭酒伦右溪尝筑二堂于越山,一曰中星,一曰聚星,与名儒十有一人讲学,以应其祥。王青萝云:五纬惟三星合者有之,四星合则鲜矣,五则又鲜。四星合曰昌,五星合曰祥,故五星聚东井,余气及于越门,而南武霸业以立。五星聚牛斗,光芒射于南海,而江门道学以兴,天象诚不虚垂示也。罗公洪先云:甘泉考终之夕,有一星从东南来,其大如斗,光景烛天,至贡院之中而陨,声若雷震。先生之生,应中星之见;其没也,应中星之陨。噫嘻!岂非一代之哲人者哉!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