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崔月犁

崔月犁

崔月犁,1920年生。原名张广印。河北省深县人,1937年6月参加革命,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4月任卫生部长、党组书记,兼任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副主任。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在中共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98年1月22日在北京逝世。

崔月犁(1920~1998)。1943年3月被派往北平、天津地区从事地下党工作。在此期间,任北平学生工作委员会委员兼秘书长、职员工作委员会书记。1948年曾以中共代表的身份参与和平解放北平的工作。1949年1月起,先后任彭真同志秘书、北京市委研究室副主任、北京市委统战部部长、北京市政协秘书长,并兼任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秘书长。是中共八大候补代表,1958年后先后任北京市委卫生体育部部长,北京市副市长兼卫生体育部部长、统战部部长,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常务理事等职。 1975年后,历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卫生部副部长、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兼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全国中医学会会长,中国保卫儿童委员会副主席。

1948年,国共两党政治、军事的较量已到关键时刻。运筹帷幄的毛泽东部署平津战役“争取让中央军不战投降”。于是,中共华北局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指示北平地下党接近“能跟傅作义说上话的人”,以影响及促成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和平起义。

时任学委秘书长的崔月犁分管上层高知统战工作。为策反傅作义,城工部部长刘仁指派28岁的崔月犁尽快联系“能跟傅作义说上话的人”。很快,崔月犁圈定三个主要人物:傅作义恩师、高参(中将总参议)刘厚同,傅作义女儿、地下党员傅冬菊,傅作义的副手、拜把子兄弟、副总司令邓宝珊

1948年秋的一天,在伪高等法院院长吴煜恒办公室,28岁的崔月犁会晤66岁的刘厚同。崔月犁的公开身份是同仁医院的李大夫。学养深厚、见多识广的刘厚同会晤少年才俊“李大夫”后,感觉相见恨晚,尽管两人相差近40岁,但他仍与崔月犁结成忘年交。刘厚同约“李大夫”每周见两次面。刘厚同不负崔月犁厚望,隔三岔五劝傅早作和谈决断。

1949年元月7日和16日,傅作义两派代表与解放军平津前线领导人谈判。 1月21日,傅作义宣布接受共产党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放下武器并接受和平解放北平协议。 1月31日,解放军进入北平,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和谈后期,傅作义指派能为共产党接受的人物、副总司令邓宝珊进行和谈。

54岁的邓宝珊初见28岁的崔月犁,交谈中,崔月犁劝说:“以你和傅先生的交情,望奉劝他抓紧时间和谈,眼下时间不多了,争取为人民做点好事! ”

崔月犁二见邓宝珊时,围攻北平的包围圈大幅缩小,城内炮声隆隆。此次邓宝珊直截了当地说:“你能不能通知你们军队先不要打,让我与傅先生深谈一次。”崔月犁坦诚交底,“我军已包围北平,傅先生的军队走不了啦,再不下决心就晚了。 ”

崔月犁第三次见邓宝珊,一见面,未开口,邓已笑意在先,“傅先生的问题解决了,他决定同共产党合作。 ”

1949年1月31日,崔月犁夫妇在前门箭楼上观看解放军进城。崔月犁的夫人徐书麟回忆说:“那天,我们一路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回的家。 ”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29岁的崔月犁作为北京市市委书记彭真的秘书登上天安门城楼,因此他得以近距离目睹、耳闻了毛泽东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挥帽高喊“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人民万岁”。 [1]

崔月犁在任卫生部长期间,大力推广中医,使中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复兴,有效地缓解了医疗系统的压力。

崔月犁留下的最伟大的遗产是在卫生部长任内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1条的修订。新条款规定了中华原创医学具有与西方医学同等的学术地位,成为复兴中华文明的有力武器。这是新中国几代领导人政治智慧的结晶。

1989年11月17日在北京召开了世界医学气功学会成立大会。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卫生部部长崔月犁及原部长江一真、钱信忠等出席了开幕式(参看《世气会成立20周年纪念画册》)。崔月犁部长当选为世界医学气功学会首任主席,冯理达与其他5位国际同仁当选为副主席,当选秘书长高鹤亭主持了大会。大会公推德高望重的我国国家领导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担任名誉主席。习仲勋就中华文明、弘扬医学气功瑰宝发表重要讲话。廖汉生副委员长、费孝通副委员长也出席了大会。

崔月犁主席1982年4月任卫生部长以来一直坚定支持中华原创医学事业的发展。就任数日即风尘仆仆出席衡阳会议并作了重要的发言。发言中强调:“中西医两种不同理论体系并存是我国卫生事业的特点和优势。”“中医应走自身发展的道路。”“以西医的方法解释和改造中医不能称之为中医现代化。”发言中阐明了自己对气功的态度,他说:“有人说,气功他不相信。不相信可以,但他确有疗效。浙江出了气功杂志,销量很大。”1986年11月29日,崔月犁还专门就气功发展的问题,致信时任北京中医学院院长的高鹤亭同志。信中建议成立气功研究中心或医学气功研究发展中心。中心的任务是:1、成为人才培训基地;2、起示范作用;3、向国外派遣气功师,帮助各国发展气功事业;4、加强国内外学术交流;5、建立基金会,以支持气功师也的持久发展。崔月犁主席对气功事业发展的高瞻远瞩,由此可见一斑。崔月犁对医学气功事业的帮助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许多从事气功科学研究工作者都经常得到他的实际支持和帮助。众所周知,冯理达教授是医学气功学的伟大奠基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极艰苦的条件下就已经完成一个又一个气功研究项目。当崔部长在了解到冯教授的艰苦实验条件之后,就主动的千方百计设法改善其条件,其中包括购置价格不菲的电子显微镜。除了科学研究外,崔月犁主席对气功事业的另一个关键:人才培养,极为重视。1988年以来,崔月犁不断关心“中华气功进修学院”成长就是明证。是年秋末,中华气功进修学院为成立四周年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崔部长百忙中不仅出席了发布会,认真听取了学院的汇报,而且亲自站台向媒体讲演国内外气功学术的现状和发展前景。对学员人才培训工作鼓励有加。1992年10月,中华气功进修学院成立八周年,此时,已经有五千余人在学院完成专业培训,其中近500名成为训练有素的导师。崔部长亲笔书写条幅赠予学院,题曰:“学海无涯,止于至善。中华气功进修学院成立八周年纪念”(图1),以资鼓励。

崔部长不仅一般地关心人才培训工作,而且细致到关心培训教材的编写质量。1995年,崔部长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通读了当时由中华气功进修学院编写的气功教材《中华气功学》,并对教材主编说:“你们的教材是经得起考验的,是唯物主义的。”使教材主编极为感动。中华气功进修学院是由几十位专家志愿者担纲的“草根”学院,一位现职的卫生部长不仅关心,而且细致到阅读其全部教材,实在不易。在特定语境下,“唯物主义”一言九鼎,份量极重,代表了政府当时对相关事业的积极态度。

1997年8月,“97’承德国际养生文化节暨首届中华养生学国际研讨会”隆重召开,崔月犁部长亲笔为大会写题词(见图2)“发展中华养生医学, 提高人类健康水平”,并担任养生文化节的顾问。学术年会隆重热烈,近500位嘉宾出席了大会,其中半数为外国朋友。四个月后崔月犁部长便与世长辞。

崔月犁主席是位传奇人物。他的前半生是位杰出的革命家,为保护北京古城不受破坏,完整地回到人民的怀抱而出生入死;他的后半生是一位呵护中华原创医学文明的战士,为了这份人类共同遗产的永生而鞠躬尽瘁。他为人类留下的最伟大的遗产是在卫生部长任内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1条的修订。新条款规定了中华原创医学具有与西方医学同等的学术地位。这是新中国几代领导人政治智慧的结晶,她的存在将成为炎黄子孙捍卫和复兴中华文明的有力武器。(摘编自《纪念世界医学气功学会成立20年》 [2]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