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山中传奇(1979年胡金铨导演香港电影)

山中传奇(1979年胡金铨导演香港电影)

《山中传奇》是香港丰年影业公司、第一影业有限公司出品的剧情片,由胡金铨导演,钟玲编剧,石隽张艾嘉、徐枫、田丰主演,1979年上映。

该片讲述了书生何云青抄写据说能沟通阴阳两界的“大手印”,众鬼怪企图抢夺经书的故事。

明朝边关重镇北屯堡,百年来边关战士为保疆土安宁,在北屯堡洒进青春与热血甚而赔上了性命。书生何云清受海印寺惠明法师所托,在已阵亡的韩经略府抄写西土秘典,供作法事,希望来超度边关战士的亡魂。在韩经略府,何云清受到了管家王妈的热情接待,并让其女儿乐娘为何云清歌舞助兴。更是将乐娘送进何云清房间,让二人做成了夫妻。结为夫妇以后,二人生活也算恩爱。只是何云清觉得王妈和乐娘对于经书都很感兴趣,还趁何云清不备偷偷看过,甚而有偷窃之心。一日,何云清抄写完经书,为解乏累,便去赶集。来到一家酒庄,认识了酒家女依云。鸿志在酒后吐真言警告何云清月娘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和她长久在一起必受其害。何云清不解,酒酣,与依云很有情义,二人作了露水夫妻。回到经略府后,月娘大发脾气,并点了何云清的穴道,让他乖乖在家抄写经书,依云随后而至救了何云清。何云清把经书抄完以后,却发现出现了两个依云,真假难辨,危机之中,何云清将佛珠抛向他们,二人都化为灰烬。经喇嘛指点,何云清才知道山中这些传奇其实是因为自己踏入了鬼蜮之故,而他们之所以纠缠他就是因为经书 [1]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2]

郊游

喇嘛过山

山中仙境

夜晏迷舞

作曲:吴大江

演奏:香港爱乐中乐团、香港爱乐管弦乐团

发行时间:1987年

专辑名称:《吴大江的电影音乐组曲:国父传、山中传奇、空山灵雨》 [4]

首映遭阉割,票房由高峰跌到谷底

《山中传奇》赢得第19届金马奖6项大奖,但却少有人看过这部片长三小时多的电影。

《山中传奇》抢先在1979年6月30日暑假档于台湾上映,立刻造成盛况。可惜好景不常,上演没几天却遭致看不懂、故事没有讲完的评语,甚至有观众直言,“意境很美,但步调凌乱,使人有上气不接下气,中间断气!”的感觉,让《山中传奇》的票房由高峰跌至谷底。

接著各报影评登场,《民生报》首先发难说,该片放映时间长达115分钟,可是“导演好像没有把故事讲完,有些地方交待不清,有些地方又嫌冗长。”其次,胡金铨处理历史片、动作片向来有其独特风格,《山中传奇》的故事却太过简化,只剩下情节与情节之间的过场戏,“大师在胡弄谁啊!”

事实上,《山中传奇》全片共长190分钟。但片商为了配合国内戏院每天放映场次(一天6场),硬将它剪成115分钟的版本,尽管导演百般不愿意,也无济于事。

更荒谬的是,连胡金铨本人都没看过这个被剪的版本,如此一来,片中人物的前世背景,因果造化都失去踪影,剩下一个薄弱的故事架构,难怪观众看得雾煞煞。

令人发噱的插曲是,演员孙越为了拍摄此片,跟著慢工出细活的导演在韩国一待整年。片子上映时,孙越连一个镜头也没有;和张震花了3年时间拍摄香港导演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最後只有3场戏的下场类似。

当时孙越的朋友纷纷探询:“怎回事啊?广告上、片头上你的名字都不小,都想看看你在韩国苦了那久, 还被汽车撞断了骨(孙越拍片时在韩国发生车祸),究竟熬出什成绩?结果连个背影也没见著!”孙越只能苦笑:“一定是片子太长,所以把其中倒述的三段戏给剪了,我是活在回忆里的,这一来就没有我了。”

为了了解胡金铨的作品,台湾电影图书馆特别办了一场座谈会,胡导演表示,他的作品必须面对现实考验,以後他拍片最要紧的是减低成本,并且在不失去理想的原则下争取票房成绩;但他永远不会放弃对电影艺术做更大追求的“野心”。

可惜,这场座谈会并没有为电影加分,《山中传奇》还是黯然落幕。 [5]

宣传受罚

1979年7月5日西片《火力》、《无声笛》及国片《释迦牟尼》、《山中传奇》等四部影片,在三台同时作广告,因违反电影广告节约小组决议,受到罚款处份。罚款金额由中华民国电影广告节约执行小组没收上映第一天总收入的50-,而以十万元为限。 

金马爆冷门片,商错失扭转票房良机

但未料各国影评人对该片评价极高,纷纷邀请胡金铨参加影展,胡金铨才又打起精神奔波各地。就在胡金铨到维也纳宣传时,接到金马奖主办单位的电话表示,《山中传奇》被提名9项,胡导演匆匆赶回参加盛会,最後《山中传奇》以压倒性胜利获得6项大奖,而参加金马奖评选的《山中传奇》是未经切割的原版。

《山中传奇》成为金马大赢家的次日就有读者投书给媒体表示,希望能观赏到未经修剪的完整版本。但片商并未打铁趁热,抢攻市场,没有任何动静,也不在乎影迷想一窥全貌的要求,眼睁睁的看著这个抢票房的良机飞走。

1年3个月後,就在大家几乎都快忘记《山中传奇》时,片商居然拿出完整版重映拿来垫档,档期就在春节前3天,也就是家家户户忙著年节采购的前夕。票房之凄惨,可想而知。 [5]

由于1970年代实行外国电影进口配额制,3个多小时版本的《山中传奇》(1979)始终没有在韩国上映过。但是当时香港武侠片在韩国很受欢迎,许多电影公司还是想办法把《山中传奇》作为合拍片(条件:1,韩语配音;2,韩国演员或者工作人员参与制作)进口到韩国。 [6]

3小时的版本剪辑到1小时45分钟,整个叙事会显得不连贯,于是韩国导演朴允教加入其中,对其中有衔接不连贯的部分重新拍摄、补拍(和香港版无关的演员参与)。该片在韩国作为合作品正式公映时,香港导演和韩国导演的名字就同时出现在片头和海报上。


  

《山中传奇》在南韩济州岛共拍了1年多,尽得山水之奇,张艾嘉还曾40天没拍过1个镜头,但她盛赞胡金铨对文学、美术的造诣,“他对布料很讲究,首饰也用很多骨董,即使在夜市买的装饰品,经过他的妙手,在银幕上就是很好看。”

“拍《山中传奇》,在小溪边的山上,大家都像一群疯子,所有工作人员跟演员都拿着桶子,戳几个洞烧烟。” [8]

石隽则说,胡金铨记忆力超好,几乎过目不忘,只要美国的“时代”或“新闻周刊”出刊,他一定停机特别飞去釜山买来看,非常具有国际观。

胡金铨的影片到处流露着他的旧式文人气质,电影中往往用京剧脸谱来取代对人物的装扮和刻画,用鼓萧等传统乐器来敲击出紧张的节奏气氛。就如胡金铨本人所说“我对武术一点都不懂。我拍的动作完全是从国剧中借来的,我的武打动作是将舞蹈、音乐、戏剧合而为一,我把平剧动作分解,并且想尽办法让它在电影中达到最惊人、最突出的效果。”

为什么要到韩国拍摄?

胡金铨在找外景之前,偶尔有机会去过韩国,《迎春阁之风波》(1973年)开首部分就是在韩国拍的。期间,他发现韩国的建筑物,特别是寺院,与这中国的寺院很相像,而且韩国寺院不太大,建筑物很集中,对拍电影来说很方便。”观稼亭“景致与中国画的高度契合让胡金铨觉得不可思议,胡就问一韩国人:”那儿(观稼亭)以前是用来做甚么的?“据韩国人说,过去有个有钱人是个大财主,是用那儿来做别墅的,那一带的农田都是属于那个地主的。胡说,那就像中国画中出现的风景啊。韩国人说,那当然了,那个地主是按中国画的样子模仿建成的。

而另一方面,如果当时去中国拍摄,胡金铨的入台证就会被取消,不能再去台湾,包括作品。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中国的建筑物分散得很,互相隔得很远。如果拍摄规模大的话,转移地点是很麻烦的。

为什么要到许多不同的寺院拍摄?

为了避去现代寺院的电线,要找很多不同的角度拍。在开拍之前,胡金铨在韩国北端的三十八度

线走到南端 ,看了很多地方。

其后,遇到了法籍的尼姑(巴黎大学的班文干的学生)和美籍的僧人(加州圣巴巴拉大学中文科教授白先勇的学生),这二人寻访过很多寺院,在找寺院方面帮了胡金铨很大忙。韩国制片说,借寺院拍片要付很多笔谢礼,但二人告诉胡金铨只要寺院住持认为影片基本上不违反佛家教导,不付钱也可拍。 [9]

中国台湾 [12]

《山中传奇》不卖座,但足以传世。它是胡金铨个人意志极度膨胀的产物,是一件精雕细琢、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也是一件完全背离电影制片规律、不合格的大众文化产品它无法被纳入某种既定的类型中,并与胡金铨过往的侠义经典拉开了鸿沟。

影片由行走段落开篇,借由着何云青的视点,大自然的壮美、灵韵飘然于影片的主体叙事线之外,在影片的前二十分钟内成为了真正的主角。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山水之美与摄影机运动以及观众视点之间,达到了天人合一般的默契。

胡金铨在《山中传奇》中以极其缓慢悠长的步调来描述其唯一的内容“情欲”,似乎在刻意地强调一种道家的阴阳相生观点。其实对于“道”的阐述,他在《大醉侠》以来的很多影片中都多少有所涉及,但从没有《山中传奇》里这般突出和风格化 [13](电影史研究者、影评人沙丹

严格地说,该片不属于武侠电影,更像是神怪片或惊悚片,片中体现的文人或知识分子身心如何安顿的问题,无疑是胡金铨其时心态的写照。本片中美工、布景、构图、摄影自有中国水墨画的留白和余韵之美,让人沉醉。本片的许多场景拍得极美,极有唐诗意境。胡金铨的影像之美,无有过于此片者 [14](《北京青年报》评)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