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客家山歌(中国民歌体裁山歌类型之一)

客家山歌(中国民歌体裁山歌类型之一)

客家山歌是中国民歌体裁中山歌类的一种,被称为有《诗经》遗风的天籁之音,自唐代始,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用客家方言演唱,故称"客家山歌"。客家山歌主要流行于它主要流传于梅州、紫金、博罗、惠州、赣州、汀州各市、县和台湾的苗栗、新竹、桃园等地及国内外客家人聚居地。 [1] 客家山歌的内容广泛,语言朴素生动。歌词善用比兴,韵脚齐整。歌词句式为7字4句,每句为“2、2、3”的组合。词曲不固定,一般都是即兴编唱。可以一曲多词,反复演唱。经过不断发展,客家山歌吸引了世人的目光。 [1]

客家山歌是客家民歌中影响最大也最为重要的一种,它用客家方言吟唱,它继承了《诗经》中的传统风格,受到唐诗律绝和竹枝词的重大影响,同时吸取了南方各地民歌的优秀成分,自成体系,风格卓特。从题材内容看,包括了劳动歌、劝世歌、行业歌、耍歌、时政歌、仪式歌、情歌生活歌、儿歌和猜调、小调、竹板歌等等。曲调丰富,主要有号子山歌和正板山歌、四句八节山歌、快板山歌、叠板山歌、五句板山歌等,旋律非常优美。各种歌词的结构大体相同,每首4句,每句7字,逢一、二、四句多押平声韵;善用比兴手法,尤以双关见长,语言生动通俗,押韵上口。 [3-4]

因其口头传唱与即兴发挥的特性,山歌一直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也未被系统、有效地搜集与整理,因而很难从史料或古书上找寻到山歌词作的遗迹。即使翻遍《嘉应州志》,也不见“山歌”二字。直到明朝,著名文人冯梦龙收集编著的《山歌》民歌集中,才出现了简单的客家方言作品。清朝末年,诗人、外交家黄遵宪在《人境庐诗草》《人境庐集外诗辑》中称赞山歌为“天籁难学”“妙绝古今”等,并为之创作多首诗句、民谣 [4]

2006年5月20日,梅州客家山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3]

客家山歌是客家人的口头文学,它富有客家人的语言特色,形成民歌中的独立一支。客家人由于所处环境的关系,终日作业于田野山岭之间,并且男女俱出,没有“男子事于外,女子事于内”的严格差别。客家人的性格,大都简朴耐劳,很少慵惰浮夸之态,保存着古代中原人的风气。这些都颇和客家山歌的产生有点关系。任何一种艺术都有其社会背景和历史源流。山歌之所以风行于客家地区,大约有下列四种原因:

第一,客家多分布于华东南各省山区地带,日常生活与“山”发生关系,而且客家风俗是妇女与男子同样担任着山间的各种操作,在长期的山间共同工作中,男女互相倾诉衷曲是预料中事,而山歌是有音韵的言词,比一般语言更能表达情意。

第二,客家因居住在山区地带,工作较为辛劳,一旦走到山上或原野谷中,不免感到心花怒放,而欲唱几首歌来发泄自己的感情。

第三,旧时客家因没有其他较为完备而普遍的民俗娱乐,平时抑制的情感不能获得适当的宣泄,而唱山歌正是一种大众化的娱乐,所以一般男女对它都有共同的喜爱。

第四,在客家社会里,旧礼教束缚很严,平常在家庭中或乡村里,男女之间保持严格的界限,除了夫妇关系,男女间的社交活动是非常稀少的。即使是夫妇之间,也很少有轻松的生活节目。由于在家里拘束过严,所以到了山间就好像精神得到了解放,所以会自然地唱起山歌来。

就客家山歌的内容和性质来说,大致可分为下列三种: 一是属于自我陶醉或自我发泄的,唱时未必有对象,有时可以单独一人随口哼几句 来调剂枯燥的心情。 二是属于男女间调情的山歌,这是客家山歌的最主要部分。 三是属于戏谑性的歌谣,即男女之一方以戏谑态度先向对方唱一首山歌,对方如有反应则互相以山歌调闹讥讽对方,如无反应,可知她(他)是一个老实可欺或不会唱山歌的人,那就更可以放任起来了。

属于自我陶醉的山歌:

食烟爱食两三筒,连妹爱连两三宗,

第一就要言语好,又要人才盖广东。

放下担子坐茶亭,敢唱山歌怕乜人。

阿歌好比诸葛亮,唔怕曹操百万兵。

属于戏谑性的山歌:

一阵雨来一阵风,看你衰鬼怕老公,

肚里心事唔敢讲,蛟子咬哩(了)唔敢动。

摘茶阿妹真可怜,背囊拗得像梨圆,

茶头绕到茶尾转,几多辛苦做无钱。

衰鬼唔使紧嫌 ,你个命水还个歪。

一日三餐食唔饱,一年四季着草鞋。

属于情歌:

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

藤生树死缠到死,树生藤死死也缠。

揽树开花花揽花,阿哥揽上妹揽下,

牵起衫尾等郎揽,等郎一揽再回家。

新买扇子七寸长,一心买来送情郎,

嘱咐情郎莫跌撇,两人睡目好泼凉。

河边杨柳嫩娇娇,拿起桨板等东潮,

阿哥摇船妹泼水,船浮水面任哥摇。

客家山歌旋律优美,几乎所有曲调中都有颤音、滑音倚音等装饰音,因而使旋律变得回环曲折、委婉动听。客家山歌有多种唱腔,包括梅州地区的松口原板山歌、梅县山歌、兴宁罗岗山歌、蕉岭长潭山歌、大埔西河山歌等。客家山歌题材广泛,意境含蓄,善用比兴手法,尤以双关见长,语言生动通俗,押韵上口。如:“郎有心来妹有心,铁杵磨成绣花针;郎系针来妹系线,针行三步线来寻。”这首山歌用比喻词“恰似”直接把男女不分离的恋情比作始终不曾分离过的针和线,通俗易懂,形象可见,情真意切,生动传神;“橄榄好食核唔圆,相思唔敢乱开言;哑子食着单只筷,心想成双口难言。”这首歌利用形象生动的比喻,并带双关,用于抒发相思之情,诉说倾慕对方想与之结成一对夫妻但又难于开口,委婉含蓄、耐人寻味。

客家山歌有较强的艺术想象力。如:“新打戒指九连环,一个连环交九年;九九还归八十一,还爱相交十九年。”客家山歌中万事万物都是有感情、有生命的,戒指本来是没有感情的饰物,但它一般又多作“定情信物”,因此,歌中的戒指便成了爱情的见证,表现了男女同结百年之好的炽热恋情;“见妹挑担百二三,阿哥心头着一惊;心想同你分多少,又见人多唔敢声。”歌中叙述了客家妹子勤劳能干,长途能挑担一百二三十斤,使男的为之吃惊心疼的同时,细致刻画了男青年对情人既关心又怕羞的复杂心情,抒情叙事,浑然一体。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江西兴国等革命根据地群众,用客家山歌编唱新词,歌颂革命,如《鸡心岭上金灿灿》等传唱各地,人们称为“兴国山歌”。20世纪40年代来,广东梅州地区的文工团,创作了《花轿临门》、《回心转意》等剧本,配以客家山歌的曲调,有唱有说,从而发展成为客家地区的方言剧种。

著名作曲家徐沛东认为,客家山歌流传了千百年,保留了很多古语的成分,具有很高的鉴赏价值。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也应该与时俱进,要在原来山歌的基础上有所创新,用今天的眼光和时代的特征来审视山歌,以此为灵感,把客家风情融入到歌曲的创作中去。

著名作曲家陈小奇指出,客家山歌由于语言的局限性,限制了它在全国的传播。但它的旋律在全国却是首屈一指,在编配上可以有较大的变化,结构也只有四五句,所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表示,客家音乐的创作素材非常丰富,艺术界对此开掘得还不够充分。

著名词作家阎肃认为,客家山歌极具艺术开发的潜力和价值。他说:“客家山歌的即兴演唱和含蓄的意境、多达100多种的曲调触动了大家的灵感。我们将运用客家山歌的音乐旋律,创作出一批兼具时代感和客家风味的新山歌,将客家山歌发扬光大。”

专家们认为,当前要振兴和繁荣客家山歌文化,应当走双管齐下的路子:既要整理和保存原腔原板的山歌资料,又要鼓励创作具有时代气息的新山歌。把传统和时代的东西糅在一起,使传统山歌焕发出时代的艺术魅力,从而带动和推进地方经济的发展。

客家山歌的曲调各地不同,即使是同一地区的曲调,也因不同歌手演唱而有差异。它有多种腔调的变化,并有不同的名称。

号子山歌 亦称山歌号子。多采用“?哟嗬哈”等衬词,只有一个长乐句,在高音区相邻两三个音之间进行,散板,节奏自由,用假声唱,声音高亢。

正板山歌 也叫四句板山歌。由4个乐句组成,结构工整对称,是客家山歌中流传最普遍的一种曲式。

四句八节山歌 歌词4句,八节是指8个乐句。是把1句歌词分作两个乐句来唱,词中夹以较多的衬词。其曲调是在正板山歌的基础上发展而成。

快板山歌 也叫急板山歌。歌词无衬词,曲调无拖腔。它是用正板山歌的曲调,把节奏紧缩,将速度加快来演唱。

叠板山歌 亦称叠字山歌。歌词中插上较多的叠字叠句,有时多达数10字。其曲调的开头与结尾,基本上保留正板山歌的特点,中间则由于采用叠字叠句而扩充了曲调,演唱时近似数板。

五句板山歌 歌词为7字5句,曲调是正板山歌的扩充。

客家山歌调式多为羽调式和徵调式;一般多采用四声羽调式为la-do-re-mi,徵调式为sol-la-do-re。曲调进行时,羽调式常采用la-re(反行是re-la)或la-mi(反行是mi-la);徵调式常采用sol-la-do-re(反行是re-do-la-sol)。用音非常简练,有的山歌只采用两个音,如福建宁化的《新打梭标两面光》,江西铜鼓的《急板山歌》等,只采用re、la两个音。

客家山歌要把无形无影的思想情感化为具体可见、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常常运用各种形象生动的表现手法,主要有:比喻、双关起兴、重叠、直叙、对比、排比、对偶、顶真、夸张、拆字等十一种。如

郎有心来妹有心,二人恰似线和针;

银针唔曾离丝线,丝线何曾离银针。

这首山歌用比喻词“恰似”直接把男女不分离的恋情比作始终不曾分离过的针和线,通俗易懂,形象可见,情真意切,生动传神。

客家山歌题材广泛,意境含蓄,善用比兴手法,尤以双关见长,语言生动通俗,押韵上口。如:“郎有心来妹有心,铁杵磨成绣花针;郎系针来妹系线,针行三步线来寻。”这首山歌用比喻词“恰似”直接把男女不分离的恋情比作始终不曾分离过的针和线,通俗易懂,形象可见,情真意切,生动传神;“橄榄好食核唔圆,相思唔敢乱开言;哑子食着单只筷,心想成双口难言。”这首歌利用形象生动的比喻,并带双关,用于抒发相思之情,诉说倾慕对方想与之结成一对夫妻但又难于开口,委婉含蓄、耐人寻味。

感情浓烈、想象丰富

新打戒指九连环,一个连环交九年;

九九还归八十一,还爱相交十九年。

客家山歌中万事万物都是有感情、有生命的,戒指本来是没有感情的饰物,但歌中的戒指成了爱情的见证,表现了男女同结百年之好的炽热恋情。

形象鲜明、意境清新

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

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

以山上藤树相缠,死不分离的具体形象,比喻一对恋人对爱情忠贞不渝、生死相恋的高尚情怀和坚强意志。歌中不仅描绘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形象画面,而且寓情于景、借景传情,形成了情景交融、清新优美的意境。

抒情叙事、浑然一体

见妹挑担百二三,阿哥心头着一惊;

心想同你分多少,又见人多唔敢声。

歌中叙述了客家妹子勤劳能干,长途挑担一百二、三十斤,使男的为之吃惊心疼的同时,细致刻划了男青年对情人既关心又怕羞的复杂心情。

感物即事、自然流畅

新做大屋四四方,做了上堂做下堂;

做了三间又三套,问妹爱廊唔爱廊(郎)。

山歌借客家人的住房的结构试探恋人的意思,寓意含蓄、贴切生动。听者仿佛看到一个憨厚的小伙子急于知道姑娘心意,便以物喻情,借“廊”与“郎”偕音双关的手法,巧妙委婉地试探他心爱的姑娘。

梅州客家山歌是梅州群众喜闻乐见,具有地方特色的艺术形式。它包含中原音乐的韵致,又显露出岭南土著音乐的特色,大多比较高亢,节奏较自由,具有浓郁的山歌风味,颇富情趣。客家山歌丰富多彩,流行于我市各县,各县山歌唱腔有不同的风格特点,在一个县内的山歌中,又有几种不同腔调。山歌可以通过有才华的山歌手,运用一个基本腔调,随着内容的变化而唱出不同的感情,曲调也有所变化,即情即景,出口成歌,随编随唱,对答如流。下面介绍梅州地区各县较有特色的山歌唱腔:

一、梅县区山歌:较有特色的是“松口山歌”。梅州松口山歌曲调丰富多彩,腔板多种多样。如松口山歌号子: 在男女对唱山歌中,一般唱完号子就转入柔润婉转的山歌正板:

二、兴宁市山歌:有罗岗山歌、石马山歌、水口山歌等。具有特色的是石马山歌《新绣荷包两面红》,风趣幽默,腔板羽调式,唱调特色明显。

三、五华县山歌:有华城山歌、水寨山歌、安流山歌、上山山歌、桥江山歌、长布山歌等。具有特色的是五华长布山歌《唱歌要上石马峰》,音域宽、松散结构,抑扬顿挫,如行云流水。

四、蕉岭县山歌:有蕉城山歌、三断山刃山歌、新铺山歌、长潭山歌等。具有特色的是长潭山歌《长潭行出公王陂》,兼有湖南音调特色,比较抒情优美,多表达幽怨,将节奏压缩,又可表达欢快的情绪。

五、大埔县山歌:有埔北山歌、三河山歌、茶阳山歌、西河山歌等。具有特色的是西河山歌《乌乌赤赤,还过甜》,比较优美抒情,落音在宫调式,音调较明亮、舒展。

六、平远县山歌:大柘山歌、上山刃山歌、和田山歌、坝头山歌等。具有特色的是上山刃山歌《上山刃唔得慢慢摇》,传达劳动情绪、风趣,有特色。

七、丰顺县山歌:有麻竹坜山歌、潘田山歌、汤坑山歌、丰良山歌等,具有特色的是丰顺县新山歌《心上没树变荒心》。徵调式,欢快、可塑性强,可通过移位,丰富音乐形象。

以上是简略介绍梅州地区各县具有特色的山歌。客家山歌的调式主要是羽调式,大致分为:(1)沿江色彩区(包括梅县区兴宁、蕉岭以及大埔、丰顺沿梅江韩江两岸地域);(2)兴平色彩区(包括兴宁、平远);(3)五华色彩区;(4)大埔色彩区。其次是徵调式丰顺色彩区和大埔色彩区。客家山歌由于语言和生活习惯各有差异,边远地区或受邻省影响又形成各自风格特点的山歌。

永定是盛产山歌的地方,人称“歌谣之乡”。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将中原文化与闽越文化互为交融,为传递心声,抒发情感,创作出许多极富特色的客家山歌。

永定客家山歌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有如姹紫嫣红的百花园,各种类型的山歌异彩纷呈,争奇斗艳,如“劳动歌”、“情歌”、“生活歌”、“时政歌”等等,从不同侧面给人以不同的享受,韵味无穷。

劳动歌。劳动是辛苦的,可永定客家人却善于用歌谣来激励情绪、驱除疲劳,如流传于湖雷、坎市等地的《船工歌》:“撑船工人真可怜,日日夜夜住河唇;大雨落来没瓦挡,狂风吹来又没门。”流传于湖坑、古竹等地的《纸工歌》:“新做纸寮个个高,哪有纸寮唔唱歌;做尽人间常用纸,日日夜夜苦奔波。”这些歌词声泪俱下,反映了旧社会贫苦农民因贫穷而不得不从事艰辛劳动的状况。

情歌:在永定客家山歌中,情歌占相当大的比例。它的炽热、健康的情感,形象、生动的比喻,风趣、简练的语言,有如山泉,沁人肺腑,如流传于古竹、陈东等地的《走路好比风吹云》:“阿妹生得白淋淋,好比高山红林檎;讲话好比黄莺唱,走路好比风吹云。”歌词含而不露,娓娓动听,如诗如画,委婉地表达了少男少女初恋的情怀。流传于高陂、坎市等地的《坐监好比逛花园》:“生爱恋来死爱恋,唔怕官司到衙前;杀头好比风吹帽,坐监好比逛花园。”慷慨激昂的语句就像一团火,烧向封建礼教及其封建婚姻制度,颂扬了男女爱情专一,坚贞不渝。永定情歌,还有反映青年男女择偶标准的。流传于大溪、下洋等地的《情哥瞧妹会当家》:“高山顶上一枝花,情哥想妹妹想他;情妹看哥人品好,情哥瞧妹会当家。”流传于培丰、虎岗等地的《有心恋郎莫讲钱》:“有心恋郎莫讲钱,两人相爱才来恋;你若讲起钱财事,好花难香月难圆。”坦然、直率,讲述找对象只看人品,不讲钱财。

生活歌:旧社会穷人的生活充满了艰辛和不幸。永定生活歌,是以琅琅上口的歌谣形式,从家庭生活、社会生活、劝世等几个层面,展现了旧社会劳动人民生活的立体画卷,如流传于仙师、洪山等地的《小生婢歌》:“细生婢子真冤枉,三餐食饭没上桌;鸡啼三遍还未睡,打个目花天大亮。”流传于仙师、峰市等地的《十劝郎》:“……六劝郎,劝得多,南山劝到北山坡;赌博场上莫去混,婊子床上莫去坐,哥呀哥!弄坏心思害阿哥。”反映了妻子劝丈夫要走正道的急切情怀。

时政歌永定是革命老区,土地革命时期,许多客家儿女为了翻身解放,浴血奋斗,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革命歌谣。流传于永定暴动策源地金砂、上湖等地的《打起红旗呼呼响》:“穷苦工农商学兵,希望大家一条心;打倒军阀国民党,何愁天下唔太平。”流传于西溪、湖坑等地的《穷人跟党不变心》:“走路要走路中心,大树底下好躲荫;穷人跟着共产党,千年万载不变心。”这些革命歌谣表达了老区人民的心声。

河源客家山歌历史悠久,曲调爽朗质朴,形式短小精干,容易上口,多在山野劳动或逛游时触景生情即兴而唱。从题材形式上,有劳动歌、劝世歌、行业歌、耍歌、逞歌、虚玄歌、拉翻歌、谜语歌和猜调、小调、竹板歌等。各种歌词结构大致相同,每首四句,每句七字,逢一、二、四句多押平声韵。河源客家山歌曲调丰富,大致有号子山歌、正板山歌、四句八节山歌、快板山歌、叠板山歌、五句板山歌等,调式多为徵调式和羽调式。旋律优美,几乎所有曲调中都有颤音、滑音、倚音等装饰音,因而使旋律变得回环曲折、委婉动听。

河源客家山歌,与现在的中原地区一带的山歌比较,它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与梅县客家山歌比较,既是客家传统一脉相传,但也由于不同方言、不同环境,所以在旋律上、语音上,也各有不同的特点。出于山水情缘,河源民歌数量很多,其中最有代表的歌腔有河源山歌、黄村山歌、读书腔、船塘山歌、顺天山歌、康禾叠子山歌、和平山歌及连平山歌、紫金义容山歌、龙川亚顶山歌、马灯调、东江劳动号子等等,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高亢而辽远,缠绵而委婉,熔山水人情一炉,合叙事抒情一腔,感情朴实真切动人,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河源客家山歌歌词属民间口头文学,意境含蓄,善用赋、比、兴、双关、对偶、比拟、夸张及排比等艺术修辞手法。尤以双关见长,如“橄榄好食核唔圆,相思唔敢乱开言;哑子食着单只筷,心想成双口难言”。歌中利用“成双”语义双关,构成整首山歌的歇后双关,一方面指哑子食着单只筷,想要一双筷子却又说不出来,一方面则用于抒发相思之情,诉说倾慕对方想与之结成一对夫妻但又难于开口,委婉储蓄、耐人寻味。这种修辞手法特别适合用来描绘和刻画人们各种复杂的心理和思想感情,所以在过去的年代里,它成了河源客家人表达心声的一种语言。无论是耕田放牛的阿哥,还是种地纺纱的阿妹,无论是鹤发长者还是垂髫少年,大家都会唱山歌。客家人喜唱山歌,在山上唱,在田间地头唱,在家里也唱,这一习惯逐渐演变成群众性对歌活动的传统风俗,成为河源客家文化的一大特色。 [5-6]

贺州山歌剧植根本土客家文化,从中汲取艺术养分,不断推出精品剧目,唱响客家文化品牌,弘扬客家风情艺术,享誉区内外。

贺州地处湘粤桂三省(区)交汇处,自古以来就是客家人主要聚居地之一,客家文化积淀深厚。作为目前全国仅有六家客家剧团之一及广西唯一以演唱客家山歌剧为主的专业剧团,八步区山歌剧团一直是客家山歌剧的倡导者与传承者。

该剧团自1965年成立以来,先后排演过《临江战歌》、《瑶山火种》、《卖桃》、《蝴蝶歌飞》等数十个优秀剧目。1981年,以当地山歌为素材创作的小戏《挂牌》,首次将客家山歌剧搬上舞台并在广西群众文艺汇演中获得大奖。随后又排演了客家大戏《爱情之花》,引起轰动,从此奠定了客家山歌剧种的地位。

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剧团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先后排演了计生、税收、禁毒等专题文艺节目,多次参加当地重大庆典、公益演出等大型文艺活动。该剧团创作和排演的《赶圩》、《客车风韵》、《卖桃》、《蝴蝶歌飞》等十余个节目先后获得国家级金奖、银奖。其中,潘鹤云与裴志勇创作的客家山歌剧《卖桃》于2002年11月荣获全国第十一届“群星奖”戏剧、小品决赛金奖,填补了贺州从未获过此类全国大奖的空白。随后受国家文化部邀请,作为地方优秀剧目专程进京参加十六大文艺汇演。2005年11月,剧团为配合贺州市政府举办第六届东盟客属恳亲大会,与市歌舞团合作排演大型客家剧《一方水土》,受到自治区领导、与会嘉宾和国际友人的高度肯定。今年9月,在广东河源举行的“中国首届客家文化节”上,该剧团代表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参赛的客家山歌《过山过坳追太阳》摘取本届演唱大赛桂冠。

11月23日,央视国际频道《直播广西》贺州专题在向海内外观众推介贺州客家文化与风情时,还特意演播了贺州客家歌舞,让观众领略到了客家山歌的艺术魅力。

据悉,该剧团曾多次应邀前往客家人聚居区演出。2001年,剧团应邀赴台湾访问演出,成为当地媒体追逐的焦点。2004年,被国家文化部评为“全国百家优秀文艺团体”,客家山歌剧遂成为广西重点保护的剧种。 [7]

赣南客家山歌,是随着客家民系的形成而形成并发展的,是中原移民文化与本地土著文化相融合,以及周边文化影响的产物。它产生于客家劳动人民中间,人们在山上砍柴、摘木梓、伐木放排、铲松油、挑担及田间劳动时,或为寻觅同伴,以驱野兽强盗;或为消除疲劳对歌打趣:或诉幽怨;或泄愤懑;或表男女爱慕之情等等,都用山歌的形式来表达。“唱戏一半假,山歌句句真”其丰富多彩的内容,是客家人民生活的一面镜子。而其中又以情歌数量最多,也最富特色。正如山歌所唱:“自古山歌唱风流”,“山歌唔唱唔风流”。诸如爱慕、试探、追求、初恋、热恋、拒爱、送别、相思、断情等等,均用大量形式各异的山歌来表达。如上犹的一首山歌唱道:“高岭埂上打呼咒,细妹屋家吃晏昼;细妹听到呼咒响,筷子一扔碗一丢。”表现了细妹听到情哥唱山歌的哟嗬声,便无心吃饭的天真活泼形象。又如兴国的《生死缠》:“入山看到滕缠树;出山看到树缠藤;树死滕生缠到死,滕死树生死也缠。”歌随人走,这首表现爱情生死不渝的山歌,不仅广泛流传于赣南,且在粤东、闽西、广西和台湾都有传唱。

在音律艺术上,由于赣南地处山区,山歌常出现在深山密林或田野山坑,为求传得远听得清,一般音调高扬,声音绵长。其最高音往往在第一句中就出现,起到先声夺人或呼唤的艺术效果,然后逐渐下行至主音结束。在修辞手法上,从诗歌最基本的“赋、比、兴”,到双关、对偶、歇后、排比、顶针(尾驳尾、捡脚跟)、反复重叠等各种修辞手法都有应用。在唱法上,有假嗓、本嗓和细嗓三种。假嗓,包括真假嗓结合唱,主要用于高腔山歌;本嗓,为常见形型,它润腔复杂多变,擅长即兴编词对歌;细嗓,多为妇女单独自吟自唱,音量小,音调宁静细腻,委婉动听。前两种唱法,歌之头尾还常加歌号子“嗬喂”。在句法结构上,主要有二句体和四句体。前者运用上下句不断反复而成,一字一音,重在表达歌词内容;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发展而成,一般歌首有一长拖腔。

赣南客家山歌,最具地方风格的是“兴国山歌”有固定的“过山溜"。兴国山歌,有固定的歌头格式:“哎呀嘞哎”,音调既高且长,回荡山谷,意在引人注意。中间是字多腔少的数板性音调,然后又经过一个固定的句式:“心肝格”或“心肝哥(妹)” (苏区时期改为“同志哥”),预示着歌唱将要结束。如:“哎呀嘞哎!打只山歌过横排,横排路上石崖崖;行了几多石子路,心肝格,着烂几多禾草鞋。”过山溜,产生于龙南县扬村乡。过去这里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常有虎豹出没,人们走山路时,便唱起过山溜:“喔喂,打嗒啊喂......"声音激越高亢,可传数里.以此一则邀集同伴,二则惊散猛兽,故一般都用假嗓高腔或真假嗓结合唱,技巧性很高,难度较大。 [8]

深圳客家山歌,和赣南、湘南、闽西、粤东的山歌相比较,从源流上来说,同宗共脉;但是,由于深圳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不同,有三种地方山歌特点:一如大鹏南澳等沿海山歌,靠近广府、香港,吸收了粤曲、咸水歌、渔歌等音乐元素,用带有粤语、客家话、北方话混合成独特的“大鹏话”唱,形成了大鹏山歌。二是盐田沙头角葵涌坪山石岩龙华、观澜、布吉和香港九龙的山歌,由于面向海洋,因此山歌的音域多一、两度,唱腔上没那么高腔嘹亮,唱得平实婉转;曲调形式除了掌牛歌、情歌、仪式歌、劳动歌、生活歌外,还有哭嫁歌、哭丧(叫哀)歌和叙事性“仙歌”。三是龙岗皆歌,主要流行于龙岗镇和周边坪山、坪地、横岗和惠阳永湖等客家地区,特色在于七言二句或七言四句歌词后面,有一定式的衬词和曲调,衬词如快板节奏,整个音乐跳跃欢快,可对唱、独唱、齐唱和群众一起帮腔衬唱,非常适合节庆、大型歌咏活动,气氛热闹,场面喜庆。

大鹏山歌、龙岗皆歌、石岩山歌,2007年1月入选深圳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同年6月,其中石岩山歌入选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10]

大鹏山歌

大鹏山歌用大鹏“军话”演唱,当地称“军话”也叫“千音”,也就是大鹏古城有千户人家千种口音。《宝安县志》载有:“在惠阳专区举办的1956年民间艺术汇演中,宝安客家山歌演唱获奖。”同时载有《大鹏地名歌》:“七娘山上起云头,打落杨梅坑下求,兄弟齐全鹿嘴角,马尿河前见日头,舂白米头系大碓,写字唔成系碧洲,狗猎黄(野兽)大岭下,朝朝霞雾半天云,爱饮甜茶鸡公笃,爱见洒莲(即靓女)荔枝山,上洞田唇夹下洞,土洋行出系溪涌,下沙地福王母洞,龙歧对面水头冲,行出布锦系水贝,行过窑坳系乌涌,松山隔离系田心,田心前面系大鹏。”一首地名歌,把大鹏各地地名全串起来了,山歌一唱,亲切,明了。

《大鹏掌牛歌》唱出掌牛仔的辛酸:“掌牛阿哥好凄凉,戴顶笠麻也没框,食入几多笠麻水,淋湿几多烂衣裳。放牛阿哥真吃亏,戴顶笠麻过岭飞,食鱼食肉没你份,生水芋头搏命推(吞)。命中生来苦又苦,打烂犁头篾来箍,牛唔见时头也大,惹炉香火怕煨乌。”(《罗湖区民间文学三套集成资料本》1987年)。

大鹏情歌男女对唱中,唱到关键时刻,每首第一句由工整的七言简略为三言,加上“妹”拖腔,使唱起来反驳对方简洁有力。例如:女唱“有歌唔唱沤肚中,有马唔骑烂马鞍,烂了马鞍有得换,莫来沤烂妹心肝。”男唱“嫁涯好呀嫁涯好,嫁涯单身有‘钱’佬,灶头食饭唔使油灯火,自有明珠屋里照。”女唱“凉帽烂哟妹,等哥有钱买顶新,凉帽新来人又靓,赛过当年穆桂英。”男唱“快的嫁哟妹,凉帽罗裙件件新,头上有簪手有轭(镯),房中又有解愁人。”大鹏哭嫁歌,虽“哭”,但不悲,是内心欢喜,难舍父母养育之情,同时担心嫁到夫家,不知家婆家公好不好相处,心情难受。这时,在闺女房间由同村好姊妹(未婚青年)陪伴7天(当地俗称“伴坐娇”)里,互相唱山歌安慰、鼓励。这哭嫁歌,把七言四句更加简为三言或五言一句,每句根据情绪用“啊哈噫”衬词唱成拖腔,如“爹娘好呀……啊哈噫”,“对我有恩情哪……啊哈噫”。唱“噫”时,带深呼吸,发出抽泣的“噫”声,演唱风格很独特。

盐田山歌

盐田山歌,也叫九龙山歌,是流行于盐田、沙头角和香港九龙新界一带。最大的特点是唱腔中有好几节切分音、四分之一休止符和装饰音,好像浪潮涌来时碰到海岸礁石,嘎然止住,然后又跟水退、水涨一样,起伏流淌……例如《割草歌》:男唱“阿妹割草在山岭,阿哥砍柴石壁攀;有心等妹来坐嬲,等妹等到日落山。”女唱“看白等到日落山,葛藤拦路岭隔岭;阿哥柴担先挑转,你系有心转头行。”“阿妹”和“看白”的第一个字是后半拍起,“割草”和“等到”、“在山”和“日落”的第一个字是切分音,表达语气果断、态度坚决,这种充分表现情绪的山歌唱法,是盐田山歌的独特之处。

演唱盐田山歌最有名气的,是沙头角山歌手薛观带、吴彪、盐田的黄继娣。1958年盐田村村民薛观带,改编客家山歌剧《刘三姐》并主演男主角,全剧需村民演员数10人,参加广东民间艺术汇演获优秀奖。1959年庆祝国庆10周年吴彪、薛官带被选拔参加广东省文艺演出团赴北京演唱山歌,成为宝安山歌唱到北京第一人,在当地传为美谈。吴彪是早年参加我游击队的老战士,在发动群众、鼓舞士气时开口就用山歌宣传,直至解放初期当上深圳镇领导,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大会讲话讲了没多久,没词了,但他很快用唱山歌方法幽上一默:“阿叔年老眼草花,顶高那行看脚下,讲来讲去车车转,大家听到蒙查查……” 顿时,大家尴尬全无,会场轻松活泼。薛观带在上世纪60年代移居香港,又成为香港新界山歌王。黄继娣也移居英国,把盐田山歌带往海外华人社区。

羊台山山歌

石岩、观澜、龙华布吉山歌,也叫羊台山山歌,这一带的山歌形式和曲调基本一样,除了情歌、儿歌、生活歌、劳动歌、时政歌、仪式歌外,也有较独特的哭嫁歌、哭丧歌(叫哀歌)和仙歌。

羊台山山高 587米,比不上梅州阴那山1297米高,深圳少崇山峻岭,所以山歌表现的内容、题材也较生活化,少“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之类的描写,山歌唱腔也没有梅州客家山歌高昂激越。

2006年9月,我和深圳市文化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的同事,曾到石岩、观澜、龙岗、大鹏等地和当地老山歌手座谈,采风,见到这几个地方的老山歌手,全都六七十岁。其中68岁的“石岩客家山歌王”池官华老人一连唱几个小时山歌,听到我多年未听的原汁原味乡下山歌。原来,池官华的爷爷、爸爸很会唱山歌,爱唱“花笺”(歌册,叙事山歌),旧阵时,他们出门下田时一架(扛)犁耙就唱,收工时一放担竿也唱。池官华为我们唱起原生态的《死同死来生同生》叙事山歌:

男唱:火烧竹头哔啪声,阿妹得病哥着惊,上摆(次)搭声下午转,三日路头一日行。女唱:转到哩,坐紧床边话你知,初一晨早担水转,洒湿衫裙搭坏哩。男唱:阿妹你有病自家知,如今要请医生医,若是阿妹无钱用,阿哥甘愿当(卖)棉被。女唱:阿哥唔冒(不要)医,使了钱银枉心机,将你钱银娶过只,贱命娇莲(自已)耽搁你。男唱:阿妹涯爱医,使开钱银唔计其,我十二街坊寻下转,无只娇莲(女子)当得你。女唱:阿哥唔冒讲柬好,一山还有一山高,番鬼(外国)铜钱冒(无)只字,我介人样哪里冒。男唱:十七十八嫩枝枝,七嫩八生唔冒死浪你,身中怀有细晚仔(小孩子),涯点烛烧香服侍你。女唱:阿哥心莫焦,蛇死路边有人挑,观音菩萨泥作怪,长年月久有香烧。女唱:猪肝好食对折腰,家婆打骂气难消,丈夫怕娘冒开解,黄泉路上有几条。男唱:一脚踏落外间房,听妹讲来真凄凉,爷娘那有百岁命,终归有日做家娘。女唱:阿哥真有情,两人讲话心贴心,早晨洗面共盆水,晏昼(午饭)同挟一菜芯。男唱:阿妹两人好,两人好到白头毛,好到罗浮山转向,好到黄河水倒绕。合唱:新做书桌钉同钉,死同死来生同生,在生两人同枕睡,死了两人共金罂(骸骨装入瓦罐)。

石岩、龙华、观澜、布吉山歌,有七言四句和七言五句两种,第一句起子喜欢用“阿妹”拖腔,趁拖腔这几秒钟想好下面的唱词,接驳或反驳对方山歌。这种唱法,多数由男人唱,带撩人、挑逗式的,比如“阿妹要涯唱歌涯就唱,唱出日头对月光,唱出麒麟对狮子,唱出公鸡对凤凰。”“阿妹涯歌多呀涯歌多,床头放便三四箩,唱得涯赢系我嫂,唱涯唔赢做我老婆。”石岩镇罗租村在解放初期至人民公社时期,每逢中秋有大规模山歌会,对歌对到晚上十一二点,第二天不过瘾还对到河对面的官田村。1964年他们新编山歌《嫁错郎》参加宝安县文艺汇演。2004年9月广东卫视专程录制石岩镇“羊台之歌”山歌擂台赛和池官华唱山歌专题播放。

观澜是个著名的侨乡,当地人再穷也要缴子女读书。观澜山歌的修辞手法丰富,樟坑径村山歌手陈瑞强一口气唱了赋体山歌、比喻山歌、起兴山歌、叠字山歌和双关语山歌等。比如《椒妹追后生》:“过了一坑又一坑,看到铺狗(狐狸)逐黄(野鹿),看到黄逐铺狗,看到椒妹(女子)逐后生。”这是一首直言叙述,层层递进,生动描述的赋体山歌。《行路就像摇船桨》是首比喻山歌:“冤枉凄凉就系涯,嫁只老公脚又跛,行路就像摇船桨,企紧又像马张蹄,睡紧又像奉神鸡。”船桨、马张蹄、奉神鸡都比喻得非常贴切、生动。起兴山歌《吱吱呀呀心花开》:“三间铺头涯唔开,愿跟阿哥挑石灰,左肩挑来右肩转,吱吱呀呀心花开。”“嫁郎唔嫁烧炭郎,锥乌凌炭得人狂,嫁郎要嫁猪郎,至少有啖骨头汤。”叠字山歌:“山谷山坑起山坡,山前山后树山多,山间山田渗山水,山民山上唱山歌。”这首叠“山”字烘托“山民山上唱山歌”,重复“山”字,但意思不重,景致不同,意境优美。双关语山歌:“新郎新席新阿娇,新船新桨任哥摇,阿哥摇妹摇出水,阿妹摇哥魂魄消。”“阿哥莫怨妹冒(无)心,上巷下巷眼针针(看着);灯草拿来绑门板,一出一入系关心。”双关歇后语:“灯草绑门板关心。”

龙岗皆歌

龙岗皆歌,是龙岗镇一带用客家话唱的一种山歌。

2006年我和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的同志,一起与龙岗区客家民俗博物馆人员,深入了解龙岗皆歌的渊源和传承情况。龙岗皆歌,始于清末民初时期龙岗圩镇周边的“八音仔”的演唱。“八音仔”是由村里会唱歌、弹奏的人组成的音乐队,一般由有钱人家请去为婚宴、寿诞、添丁演唱助兴,祝贺闹气氛。也有人请去为70岁以上逝世的“喜丧”善后事吹打弹唱。1950年在龙岗圩一个叫“老鼠塘”的地方,辟建一个空坪,种上大榕树,后来成为龙岗人聚集唱山歌的小广场。龙东桥背村于1876年出生的邱其乐,跟随过龙岗“八音”队大佬林潭四处演唱过“食”。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盛行在龙岗圩大榕树头唱皆歌、斗山歌。1953年龙岗皆歌改编、演唱《半夜鸡叫》参加粤东行政区专员公署在汕头市大同剧场演出,获得好评。《惠阳地区民歌集》选入龙岗镇解放初期描写人民翻身的《皆歌一唱闹洋洋》一曲。《惠阳县志》记载:“1954年中秋节夜晚,惠阳县文化馆在龙岗区(1958年以前属惠阳县管辖,1959年后划归深圳市)举办山歌擂台赛,有竹板山歌、皆歌、渔歌等。”1959年皆歌《歌唱蔡娇娘》参加了广东省业余民间汇演。

龙岗皆歌是由“八音”调演变而成。最大的特点是第一句歌词后面,接着一句衬词:“金牡丹哪!”,第二句歌词后,同样有一句衬词:“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例如:

阿哥有情妹有心(金牡丹哪!),

唔怕山高水又深(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

山高妹会来开路(金牡丹哪!),

水深哥造船载人(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

唱歌唔系比声音(金牡丹哪!),

总爱唱来情义深(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

恋妹唔系论相貌(金牡丹哪!),

总爱两人心贴心(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

鸡嘴就比鸭嘴尖(金牡丹哪!),

阿妹嘴比阿哥甜(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

去 年同妹亲个嘴(金牡丹哪!),

甜到今 年三月三(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

皆歌歌词一般七言两句或四句为一段,歌词通俗,押韵,上口,群众易传易唱。唱词后面两句富有特色的衬词,固定不变,紧随变化的山歌唱词后面,特别是在对唱中,引起共鸣的台下群众情不自禁地集体帮腔,同唱衬词“金牡丹哪!”和“牡丹花,一对鸳鸯赛红花罗咧!”现场气氛相当热烈。

龙岗皆歌虽然基本一个曲调、两段衬词,但根据内容和情绪的变化,可变成快板式欢快、激昂旋律,或低沉、伤感、缓慢节奏。由深圳市本土文化艺术团,根据龙岗皆歌音乐创作演出的《客家妹嫁老公》舞蹈,该舞蹈较好选用龙岗皆歌哭嫁时的委婉哀怨、出嫁时的欢快跳跃以及抢逗新娘中的幽默谐趣音乐元素,再现了深圳传统民俗文化艺术,受到群众和专家的好评。该节目参加2004年2月“中国梅州首届国际山歌节”和深圳市鹏城金秋艺术节比赛,双双荣获金奖。

旧时汀州有“山歌之乡”的美称,一提到唱山歌,大家就来劲了,你听:

要唱山歌只管来,拿条凳子坐下来。唱到鸡毛沉落海,唱到石头浮起来。
  要唱山歌就来唱,唱到日头对月光。唱到麒麟对狮子,唱到金鸡对凤凰。

客家妇女与山歌的关系更加密不可分,有道是,“客家山歌最出名,首首山歌有妹名。首首山歌有妹份,一首妹唱唔成”,离开了客家妇女,也就没有客家山歌了。

客家山歌中数量最多、最精彩的是爱情山歌。歌者绝大多数是不识字的耕夫农妇,艰辛的劳动和朴实无华的生活是他们创作灵感的来源。歌声缘情而发,天真而又直率。客家爱情山歌语言生动朴素,取譬设喻巧妙,贯穿歌中的感情真挚热烈,抒发男女间的爱慕和相思,表现爱情的悲欢离合,可以与十五国风、南朝子夜歌媲美。

例如,一对男女初次相识,互相有了好感,男方就用山歌试探对方的心意:

十八老妹嘀嘀亲,浑水过河不知深,丢个石子试深浅,唱支山歌试妹心。

女方出于慎重,同时因为娇羞,迟迟没有开口。男方急了,再送过一首山歌,把女方的嘴巴比作铁打的荷包,盼望有一把利刀去打开它:

心想上天天高,心想恋妹妹刁。铁打荷包难开口,石头破鱼唔似刀。

于是女方终于开口了,也用巧妙的比喻,婉转地道出了自己心中喜悦,但不敢贸然表示的心情:

刀子斫柴筢子筢,老妹有事藏心下。老妹唔曾同郎讲,好比杨梅暗开花。

等到了解了对方,心中主意已定的时候,姑娘便敞开了心扉,用最美好的语言赞美情郎:

十八亲哥笑融融,肉色笑起石榴红。牙齿赛过高山雪,眉毛赛过两只龙。

于是双方互表心迹,男方唱道:

郎有心来妹有心,唔怕山高水又深。山高自有人行路,水深自有摆渡人。

女方唱道:

六月食冰冷津津,老妹喊哥放下心。亲哥好比杨宗保,老妹好比穆桂英。

进而是双方互赠定情礼物,也用山歌表达。女方送的是亲手编织的草鞋,新颖的式样,绵密的针脚,蕴涵着姑娘的浓情蜜意:

郎有心来妹有心,做双草鞋打钩针。鞋面斜起胡椒眼,鞋底打起鲤鱼鳞。

男方送的是特意新买的凉笠,寄托着小伙子对姑娘真切的关心:

新买凉笠四块绸,送给老妹抵日头。这得日头档得雨,唔怕大风吹烂绸。

情人眼里出西施,情人之间总是希望长相守,一刻也不分离。对于这样的道理,客家人喜欢用人们常见的事物来打比方。有一首上杭客家山歌唱道:

春天里来插菜秧,妹妹好比月光光,阿哥好比星子样,夜夜陪妹到天光。

客家妹子大多是直性子,她们主张追求爱情要直爽、热烈,不喜欢畏怯迟疑、遮遮掩掩。你听,汀江岸边浣衣的客家妹子唱得多么豪爽大方:

你要莲花快向前,你要恋妹莫挨延,世间只有船泊岸,盲曾见有岸泊船。

正在汀江中弄潮的客家小伙子同样是快性子,你看他竹篙一点,船儿箭一般朝岸边驶来,汀江上立即回响起他热情幽默的歌声:

撑船撑到大路边,唔晓老妹要搭船。妹要搭船开句口,亻哥立即就泊船。

客家妹子认准了心上人,就全副身心地投入到爱情中,爱得缠绵、执著、死去活来。你听这首长汀山歌:

郎是岭中长年树,妹是岭中百年藤哎,树死藤生缠到死嘿,树生藤死死也缠,咧嗨哟。郎是岭中长年树,妹是树边长生藤哎,树生藤死永唔离嘿,藤长树生万万年,咧嗨哟。

这首歌热烈、朴实,甚至带点野性,表达了对生死不渝的爱情的追求。另有两首上杭山歌,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

郎有情来妹有情,两人有情真有情;两人好到九十九,麻衣挂壁不丢情。郎有情来妹有情,两人有情赛赢人。黄鳅生鳞马生角,铁树开花不丢情。

生也魂来死也魂,死喱两人共墓坟;周年百日共碗酒,纸钱烧落两人分。

麻衣挂壁、扫墓时烧纸钱、设酒祭奠等都是闽西客家的民俗,歌中将这些民俗事象吸收进来,又巧妙地运用“九十九”、“麻衣挂壁”、“共碗酒”、“两人分”、黄鳅生鳞马生角,铁树开花等民间象征永恒和友好的词语,反复渲染双方生生世世恩爱相守的感情,造成强烈的艺术魅力,感人至深。

对于劳动人民爱情生活的方方面面,闽西客家山歌都有所涉及,都留下了动人的篇什。下面这首《老妹连郎望久长》,表达的是男女青年因同劳动而生情,进而希望能结成夫妻,白头偕老:

三月田行对行,阿哥田妹送秧。阿哥田望割谷,老妹连郎望久长。

有的表露等待情郎的细腻深沉感情,如《老妹低头等亲哥》:

一坡过了又一坡,坡坡竹子尾拖拖。竹子低头食露水,老妹低头等亲哥。

还有一首《老蔗总比嫩蔗甜》,是一位热恋中的女子用巧妙的譬喻,向比她年轻的恋人表达心声:

芋子细细芋叶圆,老妹大哥唔嫌。好比入园摘蔗子,老蔗总比嫩蔗甜。

由于封建礼教布下的天罗地网,自由恋爱困难重重。下面这首山歌反映的就是女子爱情受阻左右为难的心情:

左也难来右也难,好比鱼子在深潭。上潭又怕鸬鹚打,下潭又怕网来拦。
  送郎送到大路边,送郎送到古井前。古镜上尘难见面,头顶笠麻隔重天。

但是也有一些“野性”男女,敢于冲破一切阻力,敢于用热血和生命为代价,去追求诚挚的爱情。下面这首山歌,就是一位热血女子发出的冲破封建罗网的呐喊:

生爱连来死爱连,唔怕官司在眼前。杀头好比风吹帽,坐监好比逛花园!

诸如此类的客家情歌不胜枚举。有人说“山歌又几乎是情歌的同义语”,虽有夸张,也还近实。根据调查,客家男女团唱山歌情投意合而结成夫妻的情况并不多,唱山歌表达爱情又常常被人认为淫荡、不正经,受到种种阻挠和束缚。因此可以说,在封建礼教的桎梏下,在各种畸形婚姻的牢笼中,客家人大量的爱情山歌只是以此浇心中的块垒。客家爱情山歌的蓬勃兴盛,正好折射出客家人婚姻的普遍不幸。也就是说,至少在晚近以来,客家人有较自由的社交,有压抑不住的爱情,但在旧时代,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由爱情走向婚姻的毕竟是极少数。 [11]

南朗

南朗的民歌中,客家山歌是第二大和流行广的民歌歌种。从史籍和可查的客家人族谱家谱中记载,南朗的客家人主要在西晋未年和北宋未年,由于战乱及生活所迫,从黄河流域一带,逐渐徒迁到来的汉族人而寄居于香山,因南朗的客籍人多是从中原“客居他乡的人”,故被称为“客家人”。由于南朗处在五桂山下,环境优美,古代又是边陲的岛屿,因此逐步形成了南朗的客家人多个客家村落。因历史的原因,客家人的家乡观念较重,主要是因为各地的氏族观念,而客家人所唱的民歌便成了客家民歌,南朗的客家人多住在山区而被称为客家山歌。
  历史上,南朗一带的客家山歌主要有盘歌、蛮歌、采茶歌、打柴歌、堂歌、叹歌、斗歌、说唱(过街溜或顺口溜)、莲花落等等。南朗的客家山歌总的来讲是出于客家人生产和生活的需要,主要靠口头创作,随意而出,由于氏族观念等原因,就有了传承性。在客家山歌种类上,南朗的客家山歌大致与梅州的客家山歌接近,从目前南朗镇的客家山歌的旋律来判断,主要流行的多为“采茶调”和“莲花落”。从采茶歌的旋律来分析,其旋律接近于江西客家山歌的“采茶调”旋律,而从南朗客家人的迁徙史来分析,他们的先祖多是从中原黄河流域经江西、福建、梅县至中山,这么样的迁徙史,也就将迁徙过程中的地方民间艺术表现形式融化为自己的民间艺术表现形式了。 [12]

五桂山

五桂山还是中山客家人聚居的地方。不久前,五桂山的“白口莲山歌”获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牌匾,五桂山民歌手刘永荣获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证书。

五桂山客家山歌分为采茶调、叹情调、白口莲、顺口溜(儿歌)等4种。采茶调音调柔扬、易学易唱,适宜表达各种主题的内容,老少皆宜,是山区客家人最普遍传唱的歌种;叹情调音调低沉悲凄,感怀身世,哀怨缠绵,多在女子出嫁或哭丧时,边哭边唱;顺口溜则多为客家儿歌歌谣,顺口显浅,易学易记,唱时犹如念书一般,内容上,洋溢童趣且富有教育意义,多为长辈教小孩传唱的歌谣。

而白口莲山歌与采茶调、叹情调、顺口溜等歌调完全不同,接近于沙田区的咸水歌调。 [13]

传统的客家山歌围绕人们生产和生活的需要,主要是口头创作,随意而出,出口成歌。在传唱之中,涌现出周金泉、周锡良、刘永荣、万润好、陈玉池、邱家仁、吕华基、周庆基等一批优秀民歌手。其中周金泉的山歌曾在省民间文艺汇演中演唱,其子周锡良因山歌唱得好而被中山文化局所招聘,刘永荣、万润好的山歌还被录入《中山文艺》CD片中。

东莞凤岗镇的山歌以客家山歌为主,雁田等村也有本地山歌。客家山歌是客家人抒发感情、表达理想、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形式。歌词以七言为主,可以衬字。以独唱(也称放唱)、驳唱(也称对唱)为主要演唱形式。唱歌的地点不限,以山野、田头、禾坪等地为多。客家人喜欢唱山歌,以唱山歌为乐事。新中国成立前,凤岗排沙围、竹塘、黄洞、塘沥、油甘埔、官井头等地都有对歌的专门场所,以排沙围、两渡河中间的空旷地为最著名。对歌时,人们打着火把、扛着板凳,汇集在歌场上。山歌手即兴驳唱,歌词简练,寓褒贬,别善恶;客家话悠扬悦耳,词句贴近生活,听者如醉如痴。各村都有善唱的客家山歌手。竹塘村有张仁和,黄洞村有洪官祥,三联村有房新云,五联村有廖来兴,塘沥村有何官、曾春娣,凤德岭村有阮官娇,油甘埔村有张竹英,官井头村有李金等。新中国成立初,人们用客家山歌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歌唱新生活。改革开放后,由于娱乐的方式增多,加上客家山歌的演唱曲调单一、无新意,唱客家山歌的人越来越少。 [14]

近日,湖南卫视国际频道《印记》栏目,播出节目时长约30分钟的纪录片《客家山歌》。据悉,5月份该栏目组深入炎陵县客家山村,纪录拍摄炎陵客家山歌的原始风貌,展现当地客家文化的独特风情。炎陵县客家人占全县总人口的60-以上,千百年来当地客家人以山歌的形式歌唱劳动、歌唱生活、抒发情思,至今还传唱着的客家山歌有2000余首。2009年,炎陵客家山歌还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15]

在河婆镇南侧十多里,与陆河,普宁客区交界的地方,附近乡村市镇居民长年所需的燃料,多到莲花山去采割山草。每到秋冬季节,农事稍暇,青年男女都成群结队到莲花山割山草,处处都可听到此起彼应的男女山歌对唱,有的唱答,竟日不歇;有的二五成群斗歌,各不相让。他们所唱的歌内容十分丰富,包括爱情生活各个方面,诸如以歌试探,互相讽刺、互表爱慕、互询身世、互表关怀、以至海誓山盟等;有的以歌表达初恋、热恋,送别、相思;也有的表达拒爱、感叹、谴责,断情等等,都是即景所生,随口应答,出自肺腑,扣人心弦。从歌中反映出来的感情,有纯真坚决的,有贪财爱貌,移情别恋的,性格上有大胆泼辣、有委婉含蓄,有大方袒露,有温柔羞涩,表现手法也十分多样出神入化,妙不可言,虽然他(她)们在山歌中唱出百般恩爱,山盟海誓,但是在那个封建礼教统治下的社会,切都受到封建宗法的约束,每个乡里都有封建的“卫道者”,加以有形无形的干涉,不给男女青年婚姻恋爱的自由,有的以为有伤“风化”,不准在乡里唱歌,但是些具有反抗思想的青年,偏要上山唱山歌、以求得精神上的安慰和心里上的满足,如他们唱的:
  敢放白鸽敢响铃、敢唱山歌敢大声。
  哪人敢话唱唔得,官司打到北京城。
  戏子下台好收棚。山歌唱了心内甜。
  消尽忧愁精神足,百斤上肩还嫌轻。
  许多对唱山歌的青年男女,他们多数在婚姻爱情的追求上只是暂时的“画饼充饥”、”望梅止渴”,但是他(她)们高度的才华所创的佳作。成为客家山歌宝库中最为精彩的瑰宝。
  下面辑录几首河婆莲花山歌:
  莲花山上路迢遥,肚饿脚酸喉又骚(干)。
  唱条山歌来解渴,歌声出口愁就消。
  山歌唔唱心唔开,石磨唔推唔转来。
  人唔同心唔相恋,花唔逢春唔乱开。
  黄峰酿蜜望花开,哥想成双望妹来。
  蜜峰恋花歌恋妹,并蒂莲花爱水栽。
  人筑田塍用脚锄。涯筑田塍用手模。
  人家恋妹用钱讨,涯恋阿妹用山歌。
  上山砍烂步步高,唔系好柴唔开刀。
  唔系好藤涯唔割,唔系好妹涯唔交。
  岭岗顶上株梅,手攀梅树望郎来。
  阿娘问涯望哪个?涯望梅花几时开。
  (二)挑担山歌
  “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略我国,1943年前后,潮汕沿海各地沦陷,人民流离失所、这时半山客的河婆山城成为后方重镇,是联结揭阳、陆丰、普宁、惠来、五华、丰顺各县的贸易中心,批批大豆、米面、食盐等项,由沿海经河婆运抵五华,进入江西湖南等地,就日以几千担计,当时没有水运和车运、千万担货物全靠人力肩挑,自河婆到安流途中的“七畲径”上,每天都有好几千名挑夫“肩挑担来口唱歌”或利用歇脚的机会斗唱起山歌来。这些男女挑夫的山歌如果收辑起来十天十夜都唱不完。当年河婆有个女歌手叫刘粉,她与丈夫双双去挑担赚钱,丈夫不太乐意,她就以山歌鼓励丈夫刻苦去挑担,她唱道:
  讲到赚钱切莫贪,不如夫妻去挑担。
  上午挑来买米煮,下午挑来买油盐。
  下田耕种不如核(挑担),屐子丢掉穿草鞋。
  虽然不是富家女,双脚未曾沾看泥。
  丈夫听了“嘻”的一笑,就双双欢快地挑起担来。
  挑担的男女虽然生活很劳累,但他们以乐观主义的精神苦中作乐,请听下面的“挑担歌”:
  因为无食挑盐担,一身汗水变成盐。
  早知身上有盐出,唔当空手慢慢行。
  (三)、革命山歌
  丰顺汤坑与揭东县的玉湖镇(部份)、白塔镇(部份),龙尾镇及揭西县的五经富、京溪园等镇互相毗连,有20多万半山客人,沿古揭阳岭东南麓即今之大北山一带居住,他们的语音接近,风俗习惯基本相同,喜唱山歌,且歌调也基本相同,这里是大北山著名的革命根据地八乡山所在地。也是粤东区大革命时期革命领导人古大存同志等从事革命工作的所在地,这里的革命斗争非常剧烈,多次受到国民党军队的围剿、烧杀、革命同志经常利用革命山歌,发动群众,鼓舞士气,在当时大部分半山客区都传唱着许多激励人心的革命山歌,略举如下:
  (1)农民苦情歌。
  讲到耕田苦死哩,日出做到日落西。
  年四季无闲日,么得食来又无衣。
  耕田阿哥真凄凉,夜夜睡个烂眠床。
  禾秆拿来当被盖,缩手缩脚到天光。
  端起饭碗水凄凄,上照目眉下照须。
  照出屋瓦几多片,照得桁桶几多枝。
  穷人生活真寒酸,衫烂裤烂膝头穿。
  落锅水滚无米煮,地主迫债恶过狼。
  年年都有四月荒,白兵来到雪加霜。
  坐等死路唔当拼,擎起犁旗上八乡。
  一条大路曲弯弯,一直透到八乡山。
  东江工农齐暴动,要为穷人把身翻。
  (2)斗争翻身歌。
  你莫切来你莫愁,自有风光在后头。
  革命自有成功日,茅屋烧了住洋楼。
  日想郎来夜想郎,保佑涯郎得安康。
  你上战场打反动,涯在家中奉爷娘。
  年头望来到年尾,朝晨望到日落西。
  穷人盼望共产党,恰似婴儿盼娘归。
  天下农民一家亲,团结起来斗敌人。
  土地回家把主做,挖掉穷根裁富根。
  山上无树变荒山,河里无水变沙滩。
  如果唔拣共产党,涯兜怎得把身翻。
  天上最亮红太阳,海水最深太平洋。
  工农团结力量大,共产党的恩最长。
  此外还有“抗日山歌”“戒嫖戒赌歌”“劝善行孝歌”“十送亲夫过台湾”,以及“长工苦”等,这些山歌在《河婆客家山歌选辑》里已作为珍贵资料保存起来,这里就不一赘述了。 [16]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