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孔仁玉

孔仁玉

孔仁玉,字温如,孔光嗣之子,孔子四十三代孙。生于后梁太祖乾化二年(912年),卒于后周世宗显德三年(956年),享年45岁。孔仁玉为孔氏中兴之祖,从他以后,留守曲阜的孔子后裔开始繁衍壮大。

在曲阜,有关“中兴祖”孔仁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孔仁玉,字温如,是一位对整个孔氏家族存亡绝续有着重大影响的人物,与其紧密相连的便是五代时期“孔末乱孔”史案。史案的“真实性”被孔氏族人深信不疑。那么,流传至今的“孔末乱孔”史案讲的是怎么样的一段历史传奇故事呢? [1]

历史进入到唐末五代时期,这一时期,孔子家族后裔的人数已为数不少,但因外任做官和躲避战乱,他们多流散在外,定居于曲阜故地的相对较少,不足十户之家。此时,宦官乱政,藩镇复起,战乱不休,社会动荡。唐朝皇室自顾不暇,对孔氏家族的优待、重视也远不如以往,没有了主持家族内部管理的体制。这时,孔氏家门发生了一件大逆不道、不可思议的灭主惨案。被杀害的是孔子四十二代嫡长孙孔光嗣,他未能承袭文宣公的爵位,在唐天二年(905年)被任命为曲阜东邻的泗水县主簿。后梁乾化三年(913年),孔景的后裔孔末(本姓刘,按照当时孔家的规矩,凡到孔家为奴仆者,一律改姓孔,故刘末也叫孔末)见天下大乱,时局动荡,孔氏宗族涣散无主,便起了谋逆夺位的野心,遂组织力量将生活在曲阜的阙里孔氏族人进行杀害。最后,孔末又到泗水县衙谋杀了孔光嗣,夺取了阙里家业,并取代其位,主孔子祭祀,俨然以孔子嫡裔自居。而且要对孔光嗣的儿子、当时只有九个月大的孔仁玉也斩草除根。孔仁玉正巧被其母(一说乳母)张氏抱回在曲阜张羊村的外祖母家,躲过了当时的杀戮。孔末得知后,为斩草除根率人包围了张家,逼迫交出孔仁玉。此时,张家主妇张姥姥为了救圣人之后,竭尽其能,将自家与孔仁玉一样大的儿子交了出去,混淆蒙蔽了孔末,这才救下了孔仁玉。为此,孔家视外婆张家为世代恩亲。
  从此,孔仁玉在艰难中隐姓埋名,刻苦学习,奋发图强,逐渐长大。他九岁时便精《春秋》、通六艺。
  到了后唐明宗长兴元年(930年),有人上书皇帝:“曲阜令孔末非圣人之后,光嗣有子名仁玉,现育于外婆张氏家中。”揭露孔末窃取官爵,假冒嫡裔的真相,奏明孔子嫡系后裔孙孔仁玉才是合法的文宣公人选。此时,在外祖母家长大的孔仁玉已经十七(一说十九)岁了,博通六经,为人严整,处事果断。朝廷知道了事情真相后,于是下令诛杀了孔末,授仁玉曲阜县主簿,主管孔子祀事。长兴三年(932年)迁袭丘(今山东宁阳县)令,封文宣公。从此,断了十多年宗脉的孔子世家得以中兴,而绵延不断,故而后世族人把孔仁玉尊为“中兴祖”。然而,阅读完墓志铭文后发现,孔仁玉生平远非“孔末乱孔”史案中那样富有戏剧性的传奇,并且还有较大的差异。那么,真实的孔仁玉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2008年的夏初,曲阜市文物局对孔氏中兴祖孔子第四十三代嫡孙孔仁玉墓冢进行了修葺时,发现墓后室的券顶已经被揭开,随即专业人员进入墓室查看。在墓室中,寻找到一块墓志石孔仁玉《鲁国郡“孔府君”墓志铭》,这是墓室中唯一存留的遗物。这块墓志为单体制石,高64厘米,宽65厘米,厚13.5厘米,四边内侧阴线刻以缠藤花卉,外侧阴线刻多位身着朝服、表情安详,看似圣贤的坐像,中刻铭文617字。
  这一墓志的发现意义何在呢?又能不能给研究孔仁玉这一历史人物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史料呢?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墓志上的主人孔仁玉其人吧!

诚然,墓志铭文中的语言含有许多褒美之词,但无需褒美的姓氏名谁、生卒年月、族系关系、官职品序等基本的人生信息,是非常真实可信的。该铭文清晰地记载了:孔仁玉,字无违,为孔子四十三代孙。在九岁时,其父“泗水君”孔光嗣去世后,“乃传家为陵庙主”,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奉祀职位。守墓尽孝完毕,“制授曲阜主簿,二年而就,转县令兼袭封文宣公。”两年后袭封文宣公,在政治上大有作为,通晓百工,被誉为神童。成人后,常常亲自过问并认真对待乡里所反映的社会问题,每当回复会见其治所旧吏时,人们都把他称之为父母官。慕容作叛时,孔仁玉遭受其灾:凶神恶煞(貔貅、大馗)般的慕容官兵烧杀掠夺,摧毁了孤立无援的县城,孔仁玉大义凛然地“揖让而出”,毫无惧色,他那高大的“七尺”身躯,官兵见到连连称奇。慕容叛军被平后,周高祖谒拜陵庙,孔仁玉作为陪侍,受得了“绯兼赐银器、杂彩、茶等”赏赐。在等待拜谢新的职位任命之时,天王郭威去世,此后官累至当地(兖)州都督府长史,于宋乾德二年(964年),卒于任期内,享年五十四岁。夫人裴氏同穴而葬。有四子:长子宜,次子宪,及未成年御哥、庆哥(乳名,即后世所载冕、);两女,一个出嫁,一个待闺。“泪相勉,合兹大事,自殡及葬,鲜不中礼。”一语,道出了孔仁玉殡葬时期的悲切与隆重,自始至终完全按照丧葬礼仪程序完成了安葬。
  这就是史实中孔仁玉一生的记录,九岁丧父,为官后大有作为,也经历过大难,但这灾难是来自慕容作乱,而并不是“孔末乱孔”。灾难的制造者“慕容”,是当时盘据在兖州,称霸一方的慕容彦超,担任兖州节度使,《新五代史》中有这个人的传记。从大的历史环境考证,这些记录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从铭文中我们看出,未成年的孔仁玉并非史传在襁褓中九个月时,其父被孔末所害后,张氏冒死藏匿,精心抚育至十七岁等等事宜。关于孔光嗣之死,铭文虽然没有明确地交代,但我们还是能够看出孔仁玉是极其自然的情况下,顺理成章地继承了“陵庙主”,没有任何异常。如果孔仁玉小时候如史传故事所说的那样,在襁褓之中就遭到追杀,这样关乎氏族存亡的一件大事,铭文中是不可能不提及的。况且在铭文最后看到“公之庆兮,传子孙兮”的特殊赞语,说明当时对圣裔的延续是非常在意和关注的。同时也说明,那时在阙里的孔氏宗族子孙,的确近乎灭绝,孔仁玉是唯一的圣脉传人,但也绝不是后期史传的那样。
  至此,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墓志铭中记载的孔仁玉和史案“孔末乱孔”传奇的孔仁玉存在的巨大差异。我们不禁疑惑,为什么古人会杜撰了这一虚无的,但听起来又非常可信,感染力超强的“孔末乱孔”的历史故事?而且为什么会被广泛的孔氏族人所认可呢?
  究其历史原因,大概有以下几方面。首先,使人仰视的社会地位和优越的生活礼遇,诱导了传奇故事的产生。其次,族群之间的矛盾争斗史,当然是传奇故事产生的基础。最后,面对族群内部严峻复杂的局面,及混乱的族系结构,必须理清族群内衍续关系,才能更好地巩固集团的利益堡垒,这就是传奇故事产生的主因了。
  虽然,墓志的发现打扰了早已尘封已久的孔氏历史文脉,撼动了孔氏族人的情感记忆。可是随着孔仁玉墓志的现世,一切围绕在孔仁玉身上的种种传奇,终于可以清晰的明辨出来。通过对这篇墓志铭的正确解读,我们可以校正谬误,从而使许多历史谜团能够大白于天下。然而,历史的真实性和文化之间的差异有其固有的作用和意义,这也为我们研究历史和文化不同的范畴提供了某种线索和启示。

其父为孔子的第41世孙孔光嗣,子四:孔宜,孔宪,孔冕,孔勖,称为四支。孔宜生孔延世、孔延泽,孔宪生孔延之,孔冕生孔延龄,孔勖生孔道辅、孔良辅、孔彦辅、孔延济(绝)、孔延范(绝)。孔延世生孔圣,孔延泽生孔宗愿(袭封位),孔宗愿是第一衍圣公(宋仁宗封),孔延之生孔宗简(绝)、孔宗亮(绝),孔道辅生孔舜亮(中散位)、孔宗翰(侍郎位),孔良辅生孔宗寿(中舍位)、孔宗哲,孔彦辅生孔宗英、孔宗(博士位)。孔宗愿,孔舜亮,孔宗翰,孔宗寿,孔宗根据其所在职位被称为五位。孔仁玉之后留居曲阜的孔子52代孙20人各自一派,称为20派,明朝时期20派发展为60户。 [2-3]

孔仁玉墓位于孔子墓东北,内红墙以外约100米处。封土东西11.93米,南北15.90米,高3.05米,为中型坟冢。墓前石碑1通,书“兵部尚书袭封文宣公之墓”,碑阴楷书“奉正大夫修正庶尹礼部郎中赐食三品禄直文渊阁永嘉黄养正拜书”,明正统八年(1443年),孔子五十九代孙、袭封衍圣公孔彦缙立石。碑前设石供案,周刻卷云纹。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