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姑臧

姑臧

姑臧(Guzāng),即姑臧县,简称雍凉、雍、凉。古称赤乌、都野盖臧雍州凉州,今武威市,又称雍凉之都、国家蕃卫、天下要冲、梦幻之城。武威郡武兴郡、古雍州、古凉州治所所在地,曾经作为前凉后凉北凉南凉大凉的首都,是“五凉古都”、“河西都会”、“河西名都”,曾经的中国第三大城市,华夏两大中心之一,一度是西北的军政中心、文化中心、经济中心,是中国王都的鼻祖。

姑臧古称凉州,地处汉羌边界,民风剽悍,悍不畏死。自古凉州精骑便横行天下,史称“凉州大马,横行天下”。曾经是“凉州刺史部”、“河西节度使”、“凉州牧”、“凉州总管府”、“凉州都督府”、“陕西布政使司”、“甘肃巡抚”政府驻地,“丝绸之路”要冲与重镇、河西富邑。河西五郡武威为首郡。

姑臧,中国十一大古都之一,呈龙形,故又名“卧龙城”,又名武威郡、西凉、侠都、凉都、雍都、不夜城,是少数民族用语。“姑臧”二字来源于姑臧山的"姑臧",其名来自匈奴语,匈奴语已无可考。

如今武威是“五凉古都”、“凉州词的故乡”、“河西都会”、“雍凉之都”、“西夏陪都”、“马踏飞燕故里”、“中国旅游标志之都”、“中国对外开放城市”、“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优秀旅游城市”、“中国葡萄酒城” 、“侠都”、“雍都”、“中国佛都”、“凉都”、“西藏纳入中国版图的历史见证地”、“中国葡萄酒的故乡”、“世界白牦牛唯一产地”和“中国人参果之乡”等美誉。

先秦时期(约7500~4000年前),从凉州的磨嘴子、马家窑文化皇娘娘台遗址海藏寺遗址齐家文化,沙井子、暖泉的沙井文化等证明从那时起先民就在此繁衍生息,在四千年以前凉州就率先进入了青铜时代,是上古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主要是游牧部落。

西周时期(前1046),周武王灭商后所建立西周,此地为北羌、马羌、西戎占据,此地游牧经济向农业经济的缓慢过渡, 但游牧生活仍占居主要的地位。北羌、马羌、西戎是中国最古老的几个强悍嗜血部落,雄踞西北长达几个世纪。西周时中国分为九州,此地属雍、凉二州,旧称“雍凉之地”。

东周时期(前770),周平王定都洛邑,建立东周,此地为雍州属地,春秋以前为西戎占据。雍州,禹贡的“黑水西河惟雍州”,到尔雅的释地:“河西曰雍州”,都有明确的史载。黑水即黑河 ,或谓即党河 ,或谓即大通河 ,或谓喀喇乌苏河(新疆乌苏市),诸说不一,是中国古九州之一,玉帛之路的重要节点。

秦朝嬴政初年(前221),秦灭六国一统天下,始皇帝建立中央集权制国家秦帝国。雍州的这部分土地为月氏驻牧地,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此处是月氏人的属地,亦称月支、禺知的属地,隶属于雍州,月氏人游牧于河西走廊西部武威与敦煌地区,实力强大为匈奴劲敌。

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击败匈奴,为显示大汉帝国的武功军威,西汉政府在原休屠王领地置武威郡,武威由此得名。周为雍州之地,春秋以前为西戎占据,秦为月氏驻牧地。

西汉文帝前元六年(前174年)匈奴占领河西。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春,霍去病击败匈奴,河西走廊纳入西汉版图,后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4郡。境内置武威郡隶属凉州刺史部,领姑臧、张掖、武威、休屠、次、鸾鸟、扑■、媪围、苍松、宣威共10县,以姑臧(今凉州区)为治所。

东汉永寿二年(156年),汉桓帝诏令公卿选举有文武全才之人为将,司徒尹颂荐举吾凉州姑臧段,于是以段为中郎将。后来得到重用,彻底扫平东羌和西羌部落,为东汉立下赫赫战功。由于少时好在姑臧城里游侠,所以姑臧又有凉州侠都之称。

东汉献帝兴平元年(194年)6月,武威郡隶属于雍州,领14县,为姑臧、张掖、武威、休屠、次、鸾鸟、扑■、媪围、宣威、仓松、阴、祖厉、显美、左骑千人官。 [1]

魏文帝黄初元年(220年)十月,重置凉州,辖武威等7郡,州治武威郡姑臧县,武威郡领姑臧、宣威、武威、次 [1] 、仓松、显美、骊、祖厉、休屠、鸾鸟、扑■、张掖、阴、媪围共14县。

西晋初,隶属凉州,辖姑臧、宣威、次、昌松、显美、骊、番和7县。晋愍帝建兴二年(314年)五月,张建立前凉,建元永安,设置凉州、河州、沙州、定州、商州和秦州共6州。武威郡属凉州,领姑臧、祖厉、宣威、次、仓松、显美、骊、阴、番禾9县。 [1]

东晋孝武帝太元十一年(386年)十月,吕光改元太安,定都姑臧,史称后凉。后凉辖武威等26郡,武威郡领姑臧、祖厉、宣威、次、显美、骊和阴7县。晋安帝隆安元年(397年)正月,河西鲜卑族秃发乌孤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西平王,建元太初,建都西平(今青海西宁),是为南凉。晋安帝义熙四年(408年)十一月,秃发檀称凉王,都城移至姑臧,置武威郡等14郡及邯川护军。武威郡隶属凉州,领姑臧、祖厉、宣威、次、显美、骊和阴共7县。晋安帝隆安元年(397年)五月,段业创建北凉,置有凉、秦、沙3州。武威郡隶属秦州,仍领姑臧、祖厉、宣威、次、显美、骊、阴7县。晋安帝隆安四年(400年),李建国西凉,以汉人一万户侨置会稽、广夏2郡,余户分置武威、武兴、张掖3郡。武威郡仍领姑臧、祖厉、宣威、次、显美、骊、阴7县。 [1]

北魏太武帝太延五年(439年),太武帝拓跋焘亲征河西,灭北凉,据河西,境内仍为武威郡,属凉州,武威郡领林中、襄城2县。凉州治所林中。西魏文帝大统元年(535年),灭北魏,据凉州,置武威、昌松、魏安、番禾、广武5郡。武威郡领姑臧、林中、襄城、显美4县。北周世宗孝闵帝二年(558年),置凉州总管府,治所姑臧,统武威、广武2郡。武威郡领姑臧、昌松、白山、力乾、安宁、广城、鄣和燕支共8县。 [1]

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废武威郡,置凉州总管府,治所姑臧。隋炀帝大业初年(605年),废凉州总管府,复置武威郡,郡治姑臧县,领姑臧、昌松、番禾、允吾4县。

隋炀帝后期大乱,东突厥崛起达到“戎狄炽强,古未有也”的强盛程度。大业十三年(617年)七月,武威郡鹰扬府司马李轨举兵反隋,占领河西,建大凉国,定都姑臧,建元安乐,归附于东突厥。 [2]

唐武德二年(619年)李轨被李渊所灭。唐朝废武威郡,置凉州总管府,治姑臧。武德七年(624年),废凉州总管府,改置凉州都督府。唐太宗贞观元年(627年),分全国为10道,凉州属陇右道。武威郡属凉州,辖治范围仍沿用隋朝建置。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又改凉州为武威郡,辖姑臧、神鸟、天宝、昌松和嘉麟5县。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复改武威郡为凉州。公元764年,武威被吐蕃占据。公元849年,唐重占秦、原、安乐、维、扶、河、渭等州,公元851年,汉人张议潮占据河西、陇右,归附于唐朝,唐朝再次占据武威凉州。 [3-5]

后梁开平二年(908), 六谷蕃部温末派人到后梁进贡, 其首领杜论悉加、 杜论心被封为左领军卫将军 同正,苏论乞禄为右领军卫将军同正,之后六谷蕃部分裂成许多部族聚落,凉州人民始终忠于北宋王朝。宋朝咸平元年(998), 六谷蕃部在吐蕃瓦解后在河西凉州逐渐形成, 六谷部是凉州附近以阳妃谷为主的六个山谷聚落,是宋朝初年河西吐蕃的主要活动势力。凉州富庶六谷部自然觊觎已久,但六谷部始终忠于北宋王朝。宋史记载:“凉州地饶五谷,尤宜麦稻,岁无旱涝之虞”。

太宗至道二年(996年)秋七月,北宋辖管西凉府,领姑臧、神鸟、番禾、昌松和嘉麟5县。仁宗明道元年(1032年),李元昊攻占甘、凉二州,从此,河西属西夏版图。仁宗景三年(1036年),在武威置西凉府,属甘肃军司(治甘州)辖。其下所置史无记载。 [1]

元朝至元七年(1226),七月蒙古汗国成吉思汗攻占西凉府,元朝至元八年(1227),元朝灭西夏,凉州这块西夏的宝地西都又一次易主给了蒙古帝国, 成吉思汗也在对西夏的远征中去逝,凉州分封给了成吉思汗的孙子窝阔台次子西凉王阔端,治所凉州。
  元朝开庆四年(1247),元朝西凉王阔端忍辱负重,放弃汗位,以汗国名义颁发诏书, 亲派助手多达那布将军为金子使者和女儿萨日朗一起前去邀请西藏高僧萨班来凉州会谈。 吐蕃高僧接受了邀请, 并说服众僧族人,毅然率侄儿八思巴和那多吉等僧人赴凉州与阔端举行了举世瞩目的“凉州会盟”。从此将西藏纳入了中国版图。
  元朝至元九年(1272),阔端之子只必帖木儿在西凉府城北三十里筑新城,元世祖赐名永昌府(今凉州区永昌镇)。后设永昌路,降西凉府为州,隶属永昌路。至元十年(1273),置小河滩城(今民勤县城)。
  元朝至元十二年(1275),回鹘高昌王纽林的斤率部北征,留居永昌府,建王府。其王陵遗址有亦都护高昌王世勋碑、大元敕赐追封西宁王忻都公神道碑铭传世,元朝司法制度在汉律基础上有了较大的改进。

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元世祖在永昌府置永昌路,降西凉府为州。永昌路属甘肃行省,辖领西凉州和庄浪县两个县级政权。 [1]

明洪武五年(1372年),置甘州卫(今张掖)和庄浪卫(今永登),统领河西地区。洪武十二年(1379年)正月,在庄浪设置陕西行都指挥使司,统领河西各卫所。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陕西行都指挥使司由庄浪徙治甘州。辖甘州5卫(甘州左卫、右卫、前卫、后卫、中卫)及永昌卫、凉州卫、庄浪卫、西宁卫、镇番卫和碾伯、镇夷、古浪、高台4个守御千户所。 [1]

明朝洪武二十八年(1395),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四子肃王朱,就藩于甘州,仅四年,朱元璋死,建文元年(1399年)迁至兰州,这为凉州退出甘肃省首府奠定了基础,正统三年(1438),六月设古浪守御千户所。正统十年(1445),二月英宗颁赐凉州大藏经一部。成化十九年(1483),重修凉州海藏寺、重修扩建莲花山。
  明朝崇祯十六年(1643),冬李自成破兰州,朱识(朱绅之子)被执,宗人皆死。继任肃王朱识被李自成杀害,李自成随即攻占河西诸州,部将贺锦占领古浪、凉州。如肃王朱就藩甘凉州,屯兵河西,李自成怎能顺利灭明朝,对此继任肃王付出了生命和整个明朝的代价。

清初承明制,为西宁道。辖凉州卫、镇番卫、永昌卫、庄浪卫和古浪守御千户所。清康熙二年(1663年),改庄浪卫为凉庄道。清世宗雍正二年(1724年),改凉州卫为武威县,改永昌卫为永昌县,改庄浪卫为平番县,改镇番卫为镇番县,改古浪守御千户所为古浪县。置凉州府,治所武威县,隶属凉庄道。领武威、永昌、镇番、古浪、平番5县及庄浪茶马厅。清乾隆三十八年(1775年),改凉庄道为甘凉道,治所武威县。凉州府隶属甘凉道,领武威、永昌、镇番、古浪、平番5县及庄浪茶马厅。 [1]

道光二十二年(1842),由于陕甘刀客与当地回民联合起来,反抗官府的斗争此起彼伏,九月钦差大臣、总督林则徐遣戍新疆,途经古浪、武威,作《次韵答陈子茂德培》一诗,并留下许多珍贵墨宝、匾额,盛赞西北的大好河山。
  同治十年(1871),清朝重臣左宗棠(左老)进驻甘肃,(1872)年马占鳌年降清,任左宗棠马队三旗督带,同年清廷尚在争论讨伐阿古柏之事,左宗棠率师进驻兰州,准备收复新疆,在此期间左老游历凉州,左老在凉州也留下很多墨宝、匾额,盛赞凉州美食(三套车)。(1875) 年陇右著名学者李铭汉创办雍凉书院。
  光绪二十年(1894),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淮军屡战屡败,朝议起用湘军。1895年正月中旬甘肃按察使魏光焘率凉州人为主的武威军(甘军)8营(一说为6营)2哨出关,对海城清末凉州街景发动第四次反攻未克,但予敌重创,后武威军编入武卫军,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侵略联军犯北京,武威军联合义和团民阻击八国联军。
  光绪三十四年(1908),至宣统三年(1911)乡民齐振鹭、陆富基领导数千农民拥进武威县城,要求减免税收。他们捣毁警岗,攻入县署,捣毁总警绅王佐才等人的房屋。官署派军警镇压。抗税斗争失败后,陆富基被杀,齐振鹭外逃。齐振鹭二次发动抗暴斗争失败,被杀于武威城内大什字,凉州始终忠于朝廷。

民国初沿清制。民国11年(1922年),废除府州,分甘肃道为甘凉道和安肃道。甘凉道治武威县,领武威、永昌、镇番、古浪、平番、张掖、东乐、山丹、抚彝9县。民国18年(1929年),改镇番县为民勤县。民国25年(1936年)7月,甘肃省第六行政督察区成立,辖武威、民乐、民勤、永昌、山丹、张掖、临泽、古浪8县,治所武威。民国30年(1941),将甘肃省第六行政督察区改为武威专员公署,治所武威县,辖武威、民勤、永昌、古浪、永登5县。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10月,中共永登县天祝区委、天祝区公所成立。是年10 月14日,武威分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成立,下辖武威、永登、景泰、古浪、民勤、永昌6县。1950年5月,撤销张掖专区,张掖、民乐、山丹三县划归武威专区。1955年10月,武威、酒泉两专区合并,成立张掖专区。1961年11月,恢复武威专区,辖武威、民勤、永昌、古浪和天祝藏族自治县。1963年10月,永登、景泰两县划归武威专区。1969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的阿拉善右旗划入武威专区。1970年3月,永登县划归兰州市。1979年7月,国务院决定将阿拉善右旗交由内蒙古自治区管辖。1981年2月,永昌县划归金昌市管辖。1985年4月,撤销武威县,设立县级武威市。同年5月14日,景泰县划归白银市。至此,武威地区辖县级武威市及民勤、古浪和天祝共3县1市。
  2001年5月,撤销武威地区设立地级武威市,原县级武威市改称为凉州区。武威市人民政府驻地凉州区,辖凉州区、民勤县、古浪县和天祝藏族自治县共3县1区。2011年末辖凉州区、民勤县、古浪县和天祝县4个县区, 8个街道43个镇50个乡共101个乡级政区;领导71个社区居民委员会,1125个村民委员会,下设8287个村民小组。 [1]

中华人民共和国(2010),09月经国家教育部、甘肃省教育厅批准,由兰州交通大学与武威市委、市政府联合建立了兰州交通大学武威校区,这对武威的发展具有深远意义,大学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武威渴望优秀的大学,更渴望具有全球视野的公立研究型大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2013),0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凉州从此进入了“一带一路”的大战略、大家庭,成为了“一带一路”的黄金节点城市。

姑臧也称“盖臧”,今武威凉州区,是少数民族用语。在中国历史上曾经作为五胡十六国前凉后凉的首都。 [6] 早在东汉建武八年(32年)就有了姑臧夜市(今属甘肃)。《后汉书孔奋传》载,“建武五年,河西大将军窦融请奋署议曹掾,守姑臧长。八年,赐爵关内侯。时天下扰乱,唯河西独安,而姑臧称为富邑,通货羌胡,市日四合,每居县者,不盈数月,辄致丰积”[4](卷31,《郭杜孔张廉王苏羊贾陆列传第二十一》)。清人惠士奇亦言:“古者为市,一日三合,而河西姑臧,市日四合,扶风美阳,俗以夜市,则司市之法,不行于天下矣。”[5](卷4)姑臧地处中西交通要道,多民族杂居于此,作为特别经济区,发展的主要领域就是“通货羌胡”的对外贸易。姑臧关市期间,商旅人众货繁,“市日四合”即是在夕市结束后特加设夜市延长交易时间,既是形势使然,又是对常规市制的突破。姑臧夜市应繁忙的边贸之需而产生,是西北边贸市场繁荣的表征。

姑臧城,凉州历史上最早最古老的城,且缘自匈奴。匈奴族兴起于漠北阴山一带,是一个“逐水草迁徙,毋城郭常处耕田之业”、“因山谷为城郭,因水草为仓廪”的游牧民族,语言属阿尔泰语系。战国时期活动于燕、赵、秦以北地区。秦二世元年(前209年)匈奴首领头曼为其子冒顿所杀,冒顿继单于位后,乘中原楚汉相争之机,迅速强大起来,不断侵扰汉朝边境。

汉文帝前元十四年(前166年),匈奴击败月氏,占领了整个河西。从此,河西成为匈奴人广阔的牧场。据《史记》、《汉书》记载,匈奴右方王将河西地区划分给浑邪王、休屠王、折兰王、卢候王等七八个王。其中武威一带是休屠王的领地。休屠王在今民勤县、凉州区交接地带的四坝乡三岔村筑有休屠城,作为王宫。 [7]

姑臧城,在历史上一直是繁华之地。东晋时,前凉、后凉、南凉、北凉都曾建都于此。尤其前凉张氏,从奠定立国基础的张轨到张天锡共九传,七十六年,在此期间对姑臧城城垣进行了扩建,并“大缮宫殿观阁,采绮妆饰”(《水经注》引王隐《晋书》),使姑臧城富丽堂皇,名扬四海。 [8]

武威市著名的文博专家党寿山指出,姑臧故城,史书有三种不同的记载。一种说在武威城西北。《后汉书光武帝记》唐李贤在注释中有“武威郡,故城在今凉州姑臧县西北,故凉城是也”;一种说在武威城东北二里。《明一统志》载:“姑臧废县在(凉州)卫东北二里”。清乾隆《武威县志》中也载:“故城在县东北二里”;三是说在今武威城。《大清一统志》记载:“姑臧故城,今武威县治”。 [8]

党寿山认为,上述三说,除第一种外,其余两种都有其合理的一面,只是表述不够准确罢了。如故城在县城东北二里说,就很有道理。不但有文字记载,而且有遗迹可以作证。首先,在武威县城内有前凉王宫殿遗址。明仿唐景云二年《大云寺古刹功德碑》说:“大云寺者,晋凉州牧张天锡升平之年所置也,本名宏藏寺,后改为大云”,西夏为护国寺。大云寺的古钟楼及楼上铜钟至今犹存。今和平街小学及武威酒厂均为大云寺旧址。其次,在武威城内有前凉张骏南宫旧井和汉武威郡署内发现的“澄华井”石碣。这些记载很重要,对考证东晋和东汉姑臧城故址提供了珍贵的资料。安国寺在今海燕商场及其以南的供销社招待所所在地。武威郡署内澄华井中掘出的“澄华井”石碣,是著名的大书法家张芝所书。张芝为张奂的长子,东汉桓帝延熹五、六年(公元162、163)间,张奂任武威太守。东汉武威郡署,清为凉庄道署,今为武威市人民政府。 [8]

(一)1979年武威航校在飞机场附近植树时,出土的《宋华墓表》称:宋华墓“以建元十二年十一月卅日葬城西十七里,杨墓东百步,深五丈”。“建元”,是前秦苻坚年号,建元十二年,即公元376年,就在这年秋,苻坚灭前凉张天锡。表文上说的“葬城西十七里”,就是指葬在前凉所扩建的姑臧城西十七里。这与故城遗址在卫(县)东北二里之说的方向、位置是基本一致的。

(二)在“卫(县)东北二里”为中心的周围,今金羊镇新鲜、郭家寨村,曾有几处姑臧故城遗迹,如“东岳台”,明代将东岳庙由城内移置此台而得名。南北长80米,东西宽50米,高7米。相传为张骏筑的点将台。东岳台之西旧有“喇嘛台”,规模与东岳台同。喇嘛台西北为“古城台”,东西长约40米,南北宽约10米,南高约5米,北高约8-9米,当为姑臧故城墙遗迹。在古城台西,即为台上建有雷祖观而得名的雷台。雷台东北二里的郭家寨村六组,有东西长20米,南北宽12米,高约7-8米的夯筑土台,当地群众称“梓童台”,台前有院落,设有学校,名“梓童台小学”。

上述新鲜、郭家寨村境内的多处古台遗址,除雷台外,其余几处虽已平为耕地和被新建的楼房代替,但当地年逾七旬的老人都是亲眼见到过的。因此,前凉姑臧故城在卫(县)东北二里之说是完全有其根据的。
  姑臧故城在武威县治说,也言之有理。首先,在武威县城内有前凉王宫殿遗址。《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上记的很清楚。大意是:早在西周时,印度阿育王于普天下造塔八万四千安置舍利,在我国仅有一十六座,武威郡塔即其一也。自周至晋一千余年,中间兴废史书莫记。前凉张轨修宫殿,正当此塔遗址之上。传至张天锡时,宫中“灵瑞”数起,天锡很诧异,有人告诉他:“今之宫乃塔之故基”,天锡遂舍宫置寺复建其塔。西夏为护国寺。大云寺的古钟楼及楼上铜钟至今犹存。今和平街小学及武威酒厂均为大云寺旧址。
  其次,在武威城内有前凉张骏南宫旧井和汉武威郡署内发现的“澄华井”石碣。清张澍《闲居杂咏》第五首云:“南宫旧井最甘香,安国寺前今冽凉。可惜澄华碑已失,未探修绠一秤量”。自注:“前凉张骏南宫内,井水清冽,异于他井。今安国寺井水,视他井较重,且在城南隅,疑南宫旧井也。又道署内有井,康熙初,井中掘出石碣,镌‘澄华井’三字,系张芝隶书,并有铭”。这两口井的记载很重要,对考证东晋和东汉姑臧城故址,提供了珍贵的资料。安国寺在今海燕商场及其以南的供销社招待所所在地。武威郡署内澄华井中掘出的“澄华井”石碣,是著名的大书法家张芝所书。张芝为张奂的长子,东汉桓帝延熹五、六年(公元162、163年)间,张奂任武威太守。东汉武威郡署,清为凉庄道署,今为武威市人民政府。
  第三,在武威城内罗什寺塔下发现有罗什寺石碣。1934年重修罗什寺塔时,于塔基掘出一石碣,上书“罗什地基,四至临街。敬德记”。“敬德”,即唐初名将尉迟敬德。说明唐代的罗什寺在凉州城内,与今日相似。
  然而,上述两说都只看到了局部,未能看到整体:明凉州卫城东北二里说者,忽视了姑臧故城在凉州城内的部分;清武威县治说者,则放弃了城东北二里的旧址。而实际情况是两者相互联贯在一起,是不可分割的。1979年5月,兰州军区第十陆军医院,在今武威城北偏东城墙外侧修建家属楼时,出土了唐天宝元年《凉州御山石佛瑞像因缘记》残碑,碑文中所说的“感通下寺”,亦即唐时的凉州大云寺。凉州大云寺与御山谷中感通寺有着密切的关系。笔者在此碑的出土地发现大量瓦砾等碑亭的残留痕迹,说明唐时这通碑就立在凉州大云寺中,只是明代修筑凉州城时,改变了城市原来的格局,把大云寺的一部分隔断在城墙之外罢了。 [7]

姑臧城,在历史上一直是繁华之地。东晋时,前凉、后凉、南凉、北凉都曾建都于此。尤其前凉张氏,从奠定立国基础的张轨到张天锡共九传,七十六年,在此期间对姑臧城城垣进行了扩建,并“大缮宫殿观阁,采绮妆饰”(《水经注》引王隐《晋书》),使姑臧城富丽堂皇,名扬四海。

首先,在武威县城内有前凉王宫殿遗址。明仿唐景云二年《大云寺古刹功德碑》说:“大云寺者,晋凉州牧张天锡升平之年所置也,本名宏藏寺,后改为大云”。这些记载很重要,对考证东晋和东汉姑臧城故址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6]

前凉姑臧城的规模布局
  
 前凉姑臧城范围有多大?形状又是如何呢?《晋书张轨传》说:“永兴中,鲜卑若罗拨能皆为寇,轨遣司马宋配击之,斩拨能,俘十余万口,威名大震,惠帝遣加安西将军,封安乐乡侯,邑千户,于是大城姑臧。其城本匈奴所筑也,南北七里,东西三里,地有龙形,故名卧龙城”。这是张氏筑城的开始。这里既说了筑城的背景,又讲了城的大小和形状,并未讲有几城。姑臧五城、七城和鸟城说,是后来才有的。《通鉴》卷二一九说:唐肃宗至德二年(757年)春正月,“河西兵马使盖庭伦与武威九姓商胡安门物等,杀节度使周泌,聚众六万。武威大城之中,小城有七,胡据其五,二城坚守。支度判官崔称与中使刘日新以二城兵攻之,旬有七日,平之”。胡三省注:“武威郡,凉州,治姑臧,旧城匈奴所筑,南北七里,东西三里。张氏据河西,又增筑四城,厢各千步,并旧城为五。余二城未知谁所筑也”。《元和郡县志》说得更形象:凉州城“城不方,有头尾两翅,名为鸟城”。这里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南北七里、东西三里的姑臧城是匈奴筑的里数,还是张氏增筑四城后的里数?(二)张氏筑四城,并旧城为五,七城之中,余二城是谁筑的?我们认为:张氏几次“大城姑臧”时,就筑有七城。南北七里、东西三里是张氏增筑六城后的里数。其排列形状当为围绕中间匈奴城,东西南各筑一城,北为三城。理由有五:
  (一)前凉若非七城,不如此布局,很难建成南北七里、东西三里的姑臧城。王隐《晋书》中张轨“大城姑臧,其城本匈奴所筑也,南北七里,东西三里”,是指晋时凉州城即姑臧城的规模,并不是指匈奴筑城的规模。提及匈奴只是为了说明发展过程,这是非常明确的。以后的史书中有的甚至说成“姑臧城本匈奴所筑,南北七里,东西三里”。我们认为这是对王隐晋书中关于对姑臧城记载的误解。
  (二)前凉若非七城,不如此布局,很难形成鸟城和卧龙城。既然是形如鸟城,就不是方城,而是有头、有躯体、有翅膀的城;既然是“地有龙形,故名卧龙城”, 所谓“卧龙”,它就是像一条平卧着的长龙。围绕匈奴筑的城再增筑四城,只能是“十”字形,是形不成鸟形和卧龙形的。
  (三)前凉若非七城,不如此布局,很难构成“街衢相通,二十二门的姑臧城”。《水经注禹贡山水泽地记》:“凉州有龙形,故名卧龙城”,“及张氏之世居也,又增筑四城,厢各千步”,“并旧城为五,街衢相通,二十二门”。如果匈奴筑的城为四门,张氏增筑四城,各开四门,合起来五城也只有二十门,况且这是“厢各千步”、“街衢相通”,城与城之间是紧相连的,增筑的四城,只能各开三门为九门,连通匈奴城的四门,也只有十三门。如果再在这五城的北边加二城,每城三门为九门,连同前面五城十三门,正好为二十二门,街衢也是相通的。
  (四)前凉若非七城,不如此布局,不可能留下今南北长达约5华里,东西约2.5华里的晋王宫遗迹。南从安国寺(疑为前凉南宫),向北有大云寺(前凉宫殿)、东岳台、古城台,直到梓童台;西有罗什寺外,东面的东关花园建国前尚存有一段古城墙,上世纪东关花园修建二层小楼时,还发现古代方形陶质地下排水管道;由此向西,原二轻局内也发现古井一口。这些遗迹遗物,是前凉姑臧七城的实物见证。
  (五)前凉若非七城,不如此布局,今天古城故址的地层地貌不可能与史书记载相吻合。公元439年(宋元嘉十六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欲伐北凉,尚书李顺等反对出兵,提出“自温圉水以西至姑臧,地皆枯石,绝无水草”。司徒崔浩反驳说:“汉人终不于无水草地筑城郭、建郡县也。”魏主采纳了主战派的意见,亲临姑臧灭北凉后,见到姑臧城外水草丰饶,给太子晃回诏书说:“姑臧城东西门外,涌泉合于城北,其大如河,自余沟渠流入漠中,其间乃无燥地。故有此敕,以释汝疑”(《资治通鉴》)。魏主在诏书中描绘的姑臧城周围的自然环境与今古城故址周围的环境相吻合。东面有杨家坝河由南向北流到郭家寨六组后,向西拐弯又向北与石羊河衔接;西面金塔河水分叉经小沙河向北流入石羊河,入民勤沙漠。姑臧故城址正处在两河之间宽阔平坦的台地上。台地北面土层较厚,达三米以上,南面土层较薄,不足一米,便是枯石。这与张骏在城南石头滩建南城的记载也是相符的。《晋书索清传》:“先时,靖行见姑臧城南石地曰:‘此后当起宫殿’。至张骏,于其地立南城,起宗庙,建宫殿焉”。
  上述观点若能成立,前凉姑臧七城主要应该在今天武威城的东城区和城郊的金羊镇新鲜、郭家寨两个村。它的布局:南北七里五城以凉州区政府为中心,南起明清一条街,北至郭家寨村北、杨家坝河南岸,东到光明巷,西至市政府,再向南北延伸至终点。东西二城,连接以区政府为中心的中城,东到杨家坝河以西的园艺场,西至西城区大井巷,南邻东西大街,北接北一环路。城与城之间如果是“厢各千步”,说明七城的大小基本是相等的,东西三城各宽一里,南北合中城为五城,每城各长1.4里。 [7]

休屠王时期的姑臧城范围有多大?形状又如何?也许时间过去得太久远,人们概念模糊。但前凉姑臧城的城址建在匈奴姑臧城的基础上,史学家据此绘出了大致的轮廓。 [6]

姑臧城,这座丝绸之路上闻名遐迩的古城。前凉在姑臧统治的76年(301-376年)中,不但对平定河西鲜卑的动乱、保境安民、匡扶晋室、维护统一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而且在丝绸之路古凉州修建了闻名遐迩的姑臧城。七座城连接起来,建有二十二门,街衢相通,规模宏伟,气象万千;城内宫阁台榭,设计精巧,装饰华丽,成为古凉州建筑史上的一大创举。根据史料记载,这些建筑是:
  (一)有国王和王后等处理政务与居住的宫、殿、寝。
  
 《晋书张骏传》:“太宁三年(325年),张骏置左右前后四率官,缮南宫”。《后凉录》:“(吕)篡召吕弘妻及男女置东宫,厚抚之”。《晋书张重华传》:“永和二年(346年),重华即位,尊母严氏为太王太后,居永训宫;生母马氏为王太后,居永寿宫”。段龟龙《凉州记》:“吕篡明光宫在渐台西,以金玉珠玑为帘箔”。
  这些南宫、东宫、永训宫、永寿宫、明光宫诸宫中,尤以明光宫最为精美。这是一座模仿汉代的宫殿建筑。《三辅录事》卷二:“未央宫渐台西有桂宫,中有明光殿,皆金玉、珠玑为帘箔,处处明月珠,金陛玉阶,昼夜光明”。其豪华富丽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前凉录》:“骏薨于正德前殿”、“重华薨于平章殿”。《晋书鸠摩罗什传》:“吕篡时,龙出东厢井中,于殿前蟠卧,篡以为美瑞,号其殿为龙翔殿”。《南凉录》:“(秃发)檀子明德归,年始十三,命为高昌殿赋,援笔即成,影不遗漏”。《北凉录》:“蒙逊薨于路寝”。
  《晋书张骏传》:“(骏)又于姑臧城南筑城,起谦光殿,画以五色,饰以金玉,穷尽珍巧。殿之四面各起一殿,东曰宜阳青殿,以春三月居之,章服器物皆依方色;南曰朱阳赤殿,夏三月居之;西曰政刑白殿,秋三月居之;北曰玄武黑殿,冬三月居之”。
  这些正德殿、平章殿、龙翔殿、高昌殿等各种殿中,谦光殿、宜阳青殿、朱阳赤殿、政刑白殿、玄武黑殿特别令人惊叹。这种“画以五色,饰以金玉、穷尽珍巧”的殿,即使我们不可能亲眼所见,但从史籍的这些描述中,也能领略到它那壮美的景象。
  (二)有举行大典、宴请宾客和作为书斋用的堂、坊。
  
 《晋书张骏传》:“骏宴群僚于闲豫堂”。《资治通鉴》:咸康五年(339年)“张骏立辟雍、明堂以行礼”。《晋书吕篡载记》:“篡见绍于湛露堂”。“篡将超等游于内,至琨华堂东阁,超取剑击篡”。“超刺篡洞胸,奔于宣德堂”。《前凉录》:“永和九年(353年),张重华寝疾临春坊”。
  上述闲豫堂、湛露堂、琨华堂、宣德堂、临春坊等诸多堂坊中,辟雍明堂比较有名。辟雍,本为周天子所设大学,东汉以后为祭祀之所。明堂,古代天子宣明政教的地方,凡朝会祭祀、庆赏、选士等大典,均于其中举行。《木兰辞》中的“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明堂,就是指这种地方。
  (三)有用于宗教信仰的观、寺、塔。
  
 《前凉录》:“鄯善王元孟,献女姝好,号曰美人,立宾遐观以处之”。“玄靓时,右将军宋熙,请取天龟观坏以为宅,不许”。“宋混至姑臧,祚登神雀观”。“祚与严展、吴纯升飞鸾观”。《晋书吕篡载记》:“左卫齐从守融明观,因抽剑斫篡中额”。
  “花楼院有七层木浮图,即张氏建寺之日造,高一百八十尺,层列周围二十八间,面列四户八窗,一一相似”。
  前凉所建的宾遐观、天龟观、神雀观、飞鸾观、融明观等这些寺观,眼下只能从史料中见到其名称,只有宏藏寺及寺内七层木浮图的遗迹还在。这座塔的建造,神机妙算,巧夺天工。西夏《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称:“天锡遂舍其宫为寺,就其地建塔,适会□□□技类班输者来治其事,心机神妙,准绳特异,材用质简,斤踪斧迹,极其疏略。视之如容易可及,然历代工巧,营心役思,终不能度其规矩”。
  (四)有祈求平安、供浏览观赏的楼阁、池、台。
  
 《方舆记要》:“临渊池在武威县治南,后凉吕光尝宴群臣于此”。《前凉录》:“闲豫堂前有闲豫池,池中有五龙,昼日见有五彩,移时乃灭,水通变色,遂铸铜龙于其上”。《太平寰宇记》:“灵泉池,在县南城中,〈十六国春秋〉云:‘张玄靓五年(359年),有大鸟青白色,舒翼二丈余,集于灵泉池’。后凉吕光太安三年(388年)宴群臣于灵泉池”。
  《前凉录》:“祚为赵长所刺,奔于万秋阁,为厨士徐黑所杀”。《后凉录》:“吕篡帅壮士数百攻绍,绍登紫阁自杀”。《后凉录》:“吕光太安二年(387年)秋八月,甘露降于逍遥园”。
  《前凉录》:“张茂筑灵钧台,周轮八十余堵,高九仞。武陵人阎曾,夜叩府门呼曰:‘武公遣我来言,何故劳百姓而筑台乎’?姑臧令辛岩以曾为妖妄,请杀之。茂曰:‘吾信劳民,曾称先君之命规谏我,何谓妖乎’”。张茂筑台,不止一次。《晋书张茂传》:“未几,茂复大城姑臧,修灵钧台”。
  上述临渊池、闲豫池、灵泉池、万秋阁、紫阁、逍遥园等,当前已荡然无存,惟灵钧台经过一千六百多年的沧桑岁月,仍然保存了下来。张茂所筑的灵钧台究竟在哪里?笔者参与编写《武威文物概况》时,认为“灵钧台,在城北五里的海藏寺,系前凉张茂所筑;又城北东岳台、雷台,也是张氏灵钧之类的遗址”。此后不久,在维修海藏寺过程中,在该寺夯筑土台下,又发现一石碣,上刻“晋筑灵钧台”五个大字,上款书“东晋明帝中凉王张茂之古台”,下款为“甘肃兵备使者摄甘凉道事廷栋立石”,为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所刻。我们将此石碣树在寺内高台上,觉得此台为灵钧台,就无什么异议了。过了不久,细读寺内明成化二十三年《重修海藏寺碑记》,问题又出现了。碑文说:“城之西北相去五里许,有地一区,太监张睿”询诸左右,曰:“此古海藏寺之遗址也,‘于是于成化辛丑年’相其地之广狭、长短、倾斜之不齐者,尽买空地以补之,俾其方正平坦”。四面围以垣墙,内建山门、钟鼓楼、前、中、后各殿及左右廊房等诸多建筑。“又其后筑方台,高三丈,阔一十九丈,进深十三丈,上建重檐真武殿五间,前龙虎殿三间,左右梓潼灵官各六间,东西角钟鼓楼二座,周围廊房二十三间”。从碑文看,海藏寺后边的方台是明成化年间所筑,与张氏灵钧台无关;海藏寺台下发现的“晋筑灵钧台”石碣的可靠性就值得怀疑。三台之中,雷台、东台岳倒是可以考虑的。因为它们都处在前凉姑臧故城遗址范围之中。
  前凉姑臧城,它那长长的像卧龙一样的城市规模和格局,它那多姿多彩的宫殿建筑,是武威人民劳动和智慧的结晶,虽然经过岁月的沧桑,在著名边塞诗人李益生活的年代(748-829年)已经是“凉王宫殿尽,芜没陇云西”了(李益《送常曾侍御使西藩寄题西川》诗),眼下,更是片瓦无存,然而,它在武威乃至中国的建筑史上却永远放射着耀眼的光彩。 [7]

这些建筑有国王和王后处理政务与居住的宫、殿、寝;有举行大典、宴请宾客和作为书斋用的堂、坊;有用于宗教信仰的观、寺、塔;有祈求平安、供浏览观赏的楼阁、池、台。上述临渊池、闲豫池、灵泉池、万秋阁、紫阁、逍遥园现已荡然无存,但保存下来的灵钧台、海藏寺、罗什寺、大云寺等建筑,依稀可寻昔日古建筑的特色。

姑臧城,它那长长的像卧龙一样的城市规模和格局,多姿多彩的宫殿建筑,是武威人民劳动和智慧的结晶,虽然经过历史的洗涮和岁月的沧桑,姑臧城已经是“凉王宫殿尽,芜没陇云西”,但今日武威城的建筑和风貌,依稀还有当初姑臧城的风韵和灵致。 [6]

前凉姑臧城部分小城与城门名称
  
 《水经注禹贡山水泽地记》说:姑臧城“本匈奴所筑也。及张氏之世居也,又增筑四城,厢各千步。东城殖园果,命曰讲武场,北城殖园果,命曰玄武圃,皆有宫殿,中城内作四时宫,随节游幸,并旧城为五”。这里提到东城、北城与中城的名称,而未提到西城。《资治通鉴》:隆安元年(397年), “凉散骑常侍、太常西平郭谓仆射王祥曰:‘吾欲与公举大事,二苑之众,尽我有也’”。胡注:“凉州治姑臧,有东、西苑城”。西苑即西城。其它诸城,未见其名。
  关于七城二十二门的城门名称,在《晋书》等史籍中出现的只有十二门,其中有方位的门有七门,在宫城和中城的有端门、青角门、广夏门、洪范门、凉风门、青阳门。《读史方舆纪要》凉州卫姑臧条称:“宫门南曰端门,东曰青角门。中城之门,曰广夏门,北曰洪范门,南曰凉风门,东曰青阳门”。这里说的宫门,当为宫城门,也即南城门。《资治通鉴》:隆安三年(399年),吕篡起兵夺天王位“绍遣虎贲中郎将吕开帅禁兵拒战于端门,皆溃,篡入青角门,升谦光殿”。谦光殿,就在南城内。《晋书张骏传》:“又于姑臧城南筑城,起谦光殿”。宫城中只提了南门和东门的名称,中城中北、南、东三门,既有名称,又有方位,唯广夏门未指方位,当为西门。朱明门,虽有方位,胡三省注为南门,但不知其何城南门。其余5门,虽有名,不知为何城城门。
  《晋书张天锡传》:“天锡所居安昌门及平章殿无故而崩,旬日而国亡”。《晋书鸠摩罗什传》:“有黑龙升于当阳九宫门,篡改九宫门为龙兴门”。《北凉录》:“蒙逊宴李顺于新乐门”。“永和七年五月,太庙阶陷,六月当阳门崩”。《晋书沮渠蒙逊载记》:“蒙逊母车氏疾笃,蒙逊升南景门,散钱以赐百姓”。
  上述安昌门、龙兴门、新乐门、当阳门、南景门五门和有方位的七门外,二十二门中,还有十门,尚不知其名称。 [7]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