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唐诗品汇

唐诗品汇

《唐诗品汇》是2015年1月由中华书局出版的图书,作者是明代的高。

《唐诗品汇》是明代编辑的唐代中国诗歌选集。初编九十卷,后又补十卷,收681家诗6725首,是一部规模阔大、有独到见解的大型选本。编纂工作历时十数年,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成九十卷。洪武三十一年(1398)增补六十一家,九百五十四首为《唐诗拾遗》十卷,合成一百卷。此书明确将唐诗分为初、盛、中、晚四期,特重盛唐,每种诗体内又分为九格,以初唐为正始,盛唐为正宗、大家、名家、羽翼,中唐为接武,晚唐为正变、余响,方外异人为旁流。其崇尚盛唐、区分流变的意见,为世人指示了学习唐诗的正确途径,选诗和论析又很具识见,因而获得广泛的响应,对明代尊唐诗风影响深远。198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以汪宗尼刻本重新影印此书。

《唐诗品汇》,明撰唐诗总集。其中,正集九十卷,选唐代诗人六百二十人,诗作五干七百余首;拾遗十卷,增补六十一人,诗作九百余首。按诗体排列,先古后律。书前有总叙、历代名公叙论、凡例、诗人爵里详节等,每诗体之前,都有一叙目,为该诗体总论,主要说明该诗体的来源,及在唐代各期的流变情况。其论诗,主要承袭宋代严羽的《沧浪诗话》,尤以盛唐诗歌为重。

《唐诗品汇》将唐诗分为初、盛、中、晚,每一诗体又分正始、正宗、大家、名家、羽翼、接武正变余响、旁流九格。《凡例》:“大略以初唐为正始,盛唐为正宗、大家、名家、羽翼,中唐为接武,晚唐为正变、余响,方外、异人等诗为旁流。间有一二成家特立与时异者,不以世次拘之。”其中,每一诗人在各体中的位置,是变化不定的。如杜甫在五、七言古诗和五、七言律诗中,被放在“大家”的位置上,但在五、七言绝句中,就被放在“羽翼”的位置上;王昌龄的七言绝句被放在“正宗”的位置上,但他的五言绝句却只能在“羽翼”。如此一分,每位诗人在各体诗中的强弱程度,便一目了然。

此外,《唐诗品汇》在论述每一诗体时,常常把九格与初、盛、中、晚四个阶段结合起来,通过正、变关系,比较详细具体地叙述了每一诗体在四个不同阶段的演变发展过程,并点出有哪些代表作家,及各自风格如何。将这些叙述综合起来,就可看出唐诗在四个不同阶段中,演变发展的全貌。

此书有比较严整的体系,份量较大,与前代的唐诗选本有着明显的不同。因而,自它问世以后,就一直成为明代人学习诗歌的通用教材。《明史传》中说:“其所选《唐诗品汇》、《唐诗正声》,终明之世,馆阁宗之。”足见当时其影响之大,地位之高。但明末清初,有一些诗评家对此书却不满意。如钱谦益在《唐诗鼓吹序》中说:“盖三百年来,诗学之受病深矣。馆阁之教习,家塾之程课,咸禀承严氏之诗法,高氏之《品汇》,耳濡目染,镌心刻骨,学士大夫生而堕地,师友熏习,隐隐然有两家种子盘亘于藏识之中。迨其后时,知见日新,学殖日积。洄盘起伏,只足以增长其邪根谬种而已矣。磋夫!唐人一代之诗,各有神髓,各有气候。今以初、盛、中、晚,厘为界分,又从而判断之曰:此为妙悟,彼为二乘;此为正宗,彼为羽翼,支离割剥,俾唐人之面目蒙幕于千载之上,而后人之心眼沉锢于千载之下,甚矣诗道之穷也。”

关于《唐诗品汇》,后人虽有争议,但它在我国的唐诗选本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在它前后,虽然有王安石《唐百家诗选》、元好问《唐诗鼓吹》、李攀龙《唐诗选》、沈德潜《唐诗别裁》等著名唐诗选本,但在作品的广泛、体系的完整、理论的阐述等方面,均未能超过《唐诗品汇》。

唐诗口品汇叙
  马得华叙
  王叙
  林慈叙
  唐诗品汇总叙
  历代名公叙论
  凡例
  引用诸书
  诗人爵里详节
  五言古诗叙目
  五言古诗
  七言古诗叙目

(13501423年),又名廷礼,字彦恢,号漫士,长乐(今福建)人。高于永乐初年被征为翰林待诏,后升为典籍,与林鸿等并称“闽中十子”。其所著《唐诗品汇》,为明初诗歌复古的里程碑,也是中国文学的重要评论著作。

诗歌发展的确是有时代性的。初唐诗受齐梁遗风影响,尚未摆脱靡丽之风,直到陈子昂、四杰之后,才开始出现风骨刚健、气象开阔的诗作。盛唐时代,国力鼎盛,生活安定,诗人们性格开朗,志向高远,精力充沛,创作的诗歌也气魄宏伟,华赡富丽、变化多端,是唐代诗歌的黄金时期。经过安史之乱,唐王朝由盛转衰,诗人们忧愤、失望、苦闷,但又承袭盛唐之风,仍不曾失去理想的追求与向往,故而诗风虽不如盛唐的雄健开阔,却还不失清新刚健之气,只是心胸狭小了,个人的苦闷、徨多了,灰色的情调加重了。到了晚唐,人们痛感盛世不复再来,回天无力,只好躲进个人的小躯壳与相对宁静的大自然怀抱中低吟浅唱,所以,晚唐诗虽然也有细腻的感情、纤秀的描写、幽雅的情致,但总归间架狭窄、气格渺小、情调灰暗,完全是哀世之音。高在《唐诗品汇总叙》中讲得很准确:

贞观、永徽之时,虞、魏诸公,稍离旧习,王、杨、卢、骆,因加美丽,刘希夷有闺帷之作,上官仪有婉媚之体,此初唐之始制也。神龙以还,洎开元初,陈子昂古风雅正,李巨正文章宿老,沈、宋之新声,苏、张之大手笔,此初盛之渐盛也。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之飘逸,杜工部之沉郁,孟襄阳之清雅,王右丞之精致,储光羲之真率,王昌龄之声俊,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超凡,此盛唐之盛者也。大历、贞元中,则有韦苏州之雅淡,刘随州之闲旷,钱郎之清赡,皇甫之冲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之台阁,此中唐之再唐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之超然复古,韩昌黎之博大其词,张、王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序事务在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饥寒,此晚唐之变也。降而开成以后,则有杜牧豪纵,温飞卿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许用晦之偶对,他若刘沧马戴李频、李群玉辈,尚能黾勉气格,将迈时流,此晚唐变态之极,而遗风余韵犹有存焉。

因此,《唐诗品汇》的选录侧重于盛唐诗,而比较地疏略初唐、晚唐诗歌。

这一诗歌见解,在明代影响很大。明代中、后期出现的前后七子的“诗必盛唐”的主张,当然与此有很大关系。清代以后,有人不满意这种阶段的划分(如《四库总目》、叶燮原诗》、钱谦益列朝诗集》),但直到现在,它也还是为人们所广泛采用的。

《唐诗品汇》正集九十卷,其中五言古诗二十四卷、七言古诗十三卷、五言绝句八卷(末附六言绝句)、七言绝句十卷、五言律诗十五卷、五言排律十一卷、七言律诗九卷。又有唐诗拾遗十卷(分五言古诗二卷、七言古诗一卷、五绝七绝一卷、五律三卷、五言排律二卷、七律一卷),全书共一百卷,选入作者六百二十人,诗五千七百六十九首。在正集九十卷的每一体中,又分正始(正风之始,指初唐诗)、正宗(标准的盛唐著名诗人之诗)、大家(盛唐时代这一体裁最伟大的诗人之诗)、名家(盛唐二流诗人之诗)、羽翼(盛唐三流以下诗人之诗)、接武(继承盛唐的中唐诗人之诗)、正变(正风之变格、晚唐较杰出的诗人之诗)、余响(晚唐二流诗人之诗)、傍流(世次不可考者及方外异人闺秀等诗人之诗)等品目,按照的说法,这是根据“因唐世次,文章高下”而分的。譬如五言绝句中,王勃入正始,李白、王维入正宗,杜甫入羽翼,韦应物入接武,李商隐杜牧入余响,皎然入傍流。在五言古诗中,王勃仍居正始,李白也还在正宗,而杜甫却是大家,王勃则与韦应物一起放在名家,李商隐、杜牧依然属余响。

所创立的这一体例,一方面可以表示编选者对各体诗歌作者与作品水平的评价态度,也可以显示这一体裁诗歌艺术发展的脉络;但另一方面它也带来了弊病。这样的编排与编选者力图显示初、盛、中、晚唐诗歌发展线索的意图不相吻合。一个诗人的诗,无论是古诗、律诗还是绝句,都反映出这一时代文化背景、心理状况以及诗歌艺术风尚的总体影响,反映了这一诗人的艺术水平。虽然一个诗人可能在各种体裁之间有擅长与不擅长之分,但一个诗人的水平、一个时代的诗歌面貌,却是要通过各体诗歌的综合考察才能了解的。这种分割编排法,显然并不利于体现时代、作家与文学之间的关系,也不利于体现编选者的编选宗旨。

《唐诗品汇》注重于诗歌的社会功能、思想内容,而不大顾及到诗歌本身的艺术风格特征。例如李商隐诗,就认为咏史诗才是他的代表作,所以主要选入了这一类题材的作品,而竟然没有选入他的很有特色的无题诗。传统诗论一向以杜甫为诗圣,把杜甫诗中的贯穿的忧君爱民精神当作艺术作品的典范,《唐诗品汇》也正是在这种传统思想影响下,将杜甫评为唯一的“大家”。

当然,《唐诗品汇》是一个有价值的选本,它不仅在唐诗研究史上是一份值得注意的资料,而且,它有如下优点:第一,收诗数量较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代诗歌全貌,既是作为一个选本反映编选者的诗歌理论,也是一个很好的读本和研究资料。第二,它编于明洪武年间,编选者看到过不少现已失传的唐诗选本和别集。在校勘、考证上有较高的参考价值。第三,它在卷首附有《历代名士评论》、《诗人爵里详节》,在卷中引用了一些笔记诗话,对诗歌进行评论笺证,于读者都有帮助。特别是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影印汪宗尼本出版,书后又附一人名索引,使用起来就更加方便了。

《唐诗品汇》起编于明洪武甲子年间(1384年),完成于洪武癸西年(1393年)。目前最早的有明成化年间陈炜的刻本,后又有汪宗尼、汪季舒、陆允中、张恂等人的校订本。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曾影印了明代汪宗尼的校订本。这是比较好找,且又较好的一个本子。

[1]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