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卢杞

卢杞

卢杞 [1] (?-约785年),字子良,滑州灵昌(今河南滑县)人。 [2] 黄门监卢怀慎之孙,御史中丞卢奕之子 [3] 。唐朝宰相、奸臣。

建中初年,征入任御史中丞。 [4] 因家门的庇护出仕任清道率府兵曹。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征召他为朔方掌府掌书记等职,因病免去官职。召入补任鸿胪丞,升任殿中侍御史、膳部员外郎,出任忠州刺史。历任刑部员外郎、金部、吏部郎中。 [5] 后出任虢州刺史。 [6]

建中二年(781年)二月升任御史大夫、京畿观察使。十天后,任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任宰相以后,嫉妒贤能,稍有不顺从自己的人,必定要致他于死地。 [7] 先后陷害杨炎颜真卿严郢张镒等人 [8-10] ,推举同党关播于颀赵赞等人 [11-12] 。为了筹集军饷,又实行括率、增收房屋间架税、设立除陌税。长安为此停止交易,痛怨之声,喧嚣遍及天下。 [13-14] 德宗在奉天被围攻,李怀光自魏县赶赴国难。卢杞从中阻挠不让其晋见皇上,李怀光大怒,于是心怀异志。 [15]

建中四年(783年)十二月被贬为新州司马。 [16] 贞元元年(785年)正月,遇到大赦令,卢杞调任吉州长史。 [17] 后改授澧州别驾。 [18] 不久死于澧州。

卢杞,字子良,滑州灵昌(今河南滑县)人。 [2] 因家门的庇护出仕任清道率府兵曹。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征召他为朔方掌府掌书记、任大理评事、监察御史,因病免去官职。召入补任鸿胪丞,升任殿中侍御史、膳部员外郎,出任忠州刺史。卢杞到达荆南,谒见节度使卫伯玉,卫伯玉不喜欢他。卢杞上书称病辞职返回京城,历任刑部员外郎、金部、吏部郎中。 [5]

建中初年,征入任御史中丞。 [4]

建中二年(781年)二月升任御史大夫、京畿观察使。十天后,任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任宰相以后,嫉妒贤能,逢人即咬暗中陷害,稍有不顺从自己的人,必定要致他于死地,想要借此树立威势,以便长久掌握大权。 [7]

杨炎因卢杞相貌丑陋没有见识,与他共同处在宰相位置上,心里很不高兴,便被卢杞诬陷,贬逐到崖州。他憎恶颜真卿的正直言论,令他奉命出使李希烈,最终死于贼手。当初,京兆尹严郢与杨炎有怨恨,卢杞便提拔严郢为御史大夫以排挤杨炎,建中二年(781年)十月杨炎被贬崖州死去。 [8]

汾州刺史刘暹为人刚直愤恨邪恶,曾连续掌管数州,廉使都很怕他。宰相卢杞担心刘暹任御史大夫,阻挠自己的意见,赶忙推荐于颀为御史大夫,是因为他温顺谄媚容易控制。 [11]

卢杞心里又厌恶严郢,图谋要排挤他。宰相张镒忠正有才干,皇上很信任他,卢杞很厌恶他。适逢朱滔弟兄不和睦,朱的判官蔡廷玉离间朱滔,朱滔论奏请求杀了他。蔡廷玉被贬后,殿中侍御史郑詹派遣下吏监送,蔡廷玉投水而死。卢杞因此上奏说:"恐怕朱要怀疑这事是因为诏旨的缘故,请求三司审讯郑詹;另外御史的所作所为,听从御史大夫的命令,一并下令审查严郢。"郑詹与张镒友好,经常趁着卢杞白天睡觉时,便到张镒那里,卢杞知道了这件事。有一天,卢杞假装睡得很熟,窥探到郑詹果然来了,正与张镒交谈,卢杞突然来到张镒阁中,郑詹急忙走开躲避卢杞,卢杞立即谈论机密事情,张镒说:"殿中侍御史郑詹在这里。"卢杞假装惊愕地说:"刚才我说的不是其他人所应当知道的。"当时三司使正审讯郑詹、严郢,案子还没有审理清楚便奏请杀掉郑詹,贬严郢为州刺史。 [9]

卢杞记恨张镒名重道直,无法陷害他,因朝廷正在西边用兵,卢杞于是假意请求前往,皇上执意认为不可以,卢杞乘机推荐张镒以中书侍郎出任凤翔陇右节度使接替,与吐蕃丞相尚结赞等人在清水会盟。 [10]

建中三年(782年)六月,源休等人一行抵达京师,他反应迅速、口才流利,卢杞恐怕他一旦晋见皇帝,有受到重用的可能,于是在他返抵京师之前,就先擢升他任光禄卿。 [20]

建中三年(782年)十月,卢杞独自一人主持中央政府,知道德宗会依照惯例再任命一个宰相,深恐分割自己的权力,于是利用这个机会声称吏部侍郎关播是儒家学派巨子,温柔敦厚,可以引导风俗习惯进入正轨;于是推荐他兼任宰相。十月七日,德宗任命关播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但事实上政府仍握在卢杞一人之手,关播只不过坐在那里点头,不发一言。有一次,德宗和宰相们从容地讨论国政,关播觉得某一件事不可实施,站起来准备说话,卢杞使出眼神,关播就不敢开口。回到中书省,卢杞警告关播说:“我一向认为你庄重谨慎,不多说话,所以推荐你到这个位置上,刚才怎么想起来发表意见!”关播从此再也不敢发言。 [12]

建中四年(783年)七月,李揆是有德望的故老,卢杞顾虑德宗会重新任用他,便派遣他出使西蕃,天下人无不扼腕痛心气愤,但是没有人敢说。户部侍郎、判度支杜佑,很受皇帝恩顾,被卢杞陷害构罪,贬为饶州刺史。 [21]

皇上即位时,升任崔甫为宰相,他很能使道德宽大,以弘扬皇上心意,因此建中初年政绩声誉盛多,天下想望贞观之治;等到卢杞为宰相,劝说皇上用刑法整治天下。 [22]

河北、河南连年战争不息。建中三年(782年)四月,度支使杜佑估计诸道用兵每月花费一百多万贯,京城国库不能支付数月;姑且得到五百万贯,可以支付半年,都用在增加军队的开支上面了。卢杞以户部侍郎赵赞为度支,赵赞也无计可施,便与他的同党太常博士韦都宾等谋划推行搜刮民财,认为钱货的积聚在于富商,聚钱超过万贯的商人,留下万贯作为基业,剩余的官府借用供给军队,希望得到五百万贯。皇上允许这么做,约定停战后用公钱偿还。诏令颁布后,京兆少尹韦祯督查责罚很严苛,长安尉薛萃带枷乘车,搜取民众的财货,猜测某人没有实报,立即施行笞击捶打,人们受不了冤痛,甚至有上吊自杀的人,京城喧闹如同遭遇了贼盗。他们将富户的田宅奴婢等价值都计算在内,才达到八十八万贯。又将僦柜中寄存积蓄的钱货粟麦等,一律借四分之一,封闭那些寄付钱物的柜窖,长安为此停止交易,百姓相继有一千万人在路边截住宰相诉说。卢杞起初虽然抚慰劝谕,后来无法阻止,便骑马快奔而归。统计收取僦柜寄存的与借商人的才二百万贯。德宗了解到下面民众充满怨恨,下诏全部罢免,但军队驻扎在外,每天必须供给。 [13]

建中四年(783年)六月,赵赞又请求收房屋间架税、设立除陌税。凡房屋两架定为一间,分为三等:上等每间收税二千,中等收税一千,下等收税五百。主管官吏拿着笔和计算用具,进入人们的宅舍计算。凡隐没一间,杖打六十,举报人赏钱五十贯文。除陌法规定,天下公私给与买卖,一般一贯钱官府以前留二十,现在增加到留五十,给与物或两相交换的,折算成钱来计算。市主人与市场牙僧各给印纸,人们之间有买卖,随时记录画押,第二天汇总计算。有自行贸易不经过市场牙僧的,查验他的私簿,根据他有无私簿而投状。如果隐瞒一百钱就没收;隐瞒两千钱杖打六十;举报的人赏钱十千,赏钱由隐瞒之家出。此法推行后,市主人市场牙僧得以垄断买卖权,他们大多隐瞒盗取,公家收入,每一百钱得不到半数,痛怨之声,喧嚣遍及天下。 [14]

到了十月,泾原军队进犯宫阙,乱兵在集市上大呼:"不收你们僦柜纳质了,不税你们的间架除陌税钱了!"这时人心愁怨,泾师趁机谋乱,皇帝在奉天流亡转徙的事情主要是由于卢杞。故天下无论贤人还是不贤的人都把卢杞看仇人。 [23]

建中四年(783年)十月德宗出逃奉天,卢杞与关播随从。数天后,崔宁从叛贼中来,把皇上流离的事归罪于卢杞,卢杞就诬陷崔宁谋反,皇帝杀了他。灵武节度使杜希全率领盐、夏二州士卒六千人来赴难,皇帝商议他们的行军道路,卢杞请求道经漠谷。说:“不可,那里道路险峻,会受到贼兵的截击,不如取道乾陵北面,逾过鸡子堆然后扎营,与城中相互策应,贼兵就可被打败。”皇帝听从了卢杞的建议,贼兵果然在险要之处抵御,军队不能通过,逃回州。 [24]

德宗在奉天被围攻,李怀光自魏县赶赴国难。有人对赵赞说:"李怀光多次愤叹,认为宰相谋议不当,度支赋敛烦重,京兆尹克扣军粮,皇上流亡转徙这是三个大臣的罪过,现在李怀光功业崇重,皇上必然开诚布公,询问得失,假如皇上听取他的言论,难道不危险吗!"王、赵赞告诉卢杞,卢杞大为惊恐,从容上奏说:"李怀光的功业是国家的依赖。臣听说贼徒吓破了胆都无心守卫了。如果趁着李怀光的军威,可以一举击败贼军;现在假如允许他朝见皇上,皇上必然要赐宴,赐宴就要流连拖延,就会使贼军得到京城,等他们从容休整完备,恐怕就难以谋取了。不如使李怀光乘胜进攻收复京城,破竹之势不可失去啊。"皇帝同意他的建议,便诏令李怀光率领兵众屯驻便桥,限定日期一同进发。李怀光大怒,于是心怀异志,德宗这才醒悟是卢杞造成的祸乱。舆论喧哗,人们都归罪于卢杞。 [15]

建中四年(783年)十二月卢杞被贬为新州司马。 [16]

贞元元年(785年)正月,遇到大赦令,卢杞调任吉州长史。在他贬官之地对人说:"我必定会再次召入任宰相。" [17]

不久,皇上果然任用卢杞为饶州刺史。给事中袁高值夜班,承担起草任命卢杞的诏书,于是拿着诏书谒见宰相卢翰刘从一说:"卢杞有幸免于诛杀,只给以贬黜官职,很快又逐渐迁往近地,改授大郡长官,恐怕有失天下人的愿望,只有靠相公坚持奏论,事情还可以有救。"卢翰、刘从一不高兴,便另外叫舍人起草诏书。第二天诏书颁下,袁高坚持争论不休。 [25] 坚持不同意给卢杞授任这一官职,便改授澧州别驾。 [18]

谏官赵需、裴佶、宇文炫、卢景亮张荐等人纷纷上疏,极力说卢杞罪大恶极使天下人人鄙弃,现在重新加以任用,使忠臣寒心,好人痛骨,必定会成为祸乱的根源。他们的话十分诚恳。 [26]

第二天在延英殿,皇上对宰相李勉说:"朕要授卢杞一个小州刺史可以吗?"李勉回答说:"陛下授任卢杞大州刺史也可以,然而百姓失望怎么办?"皇上说:"众人议论卢杞奸邪,我为什么不知道?"李勉说:"卢杞奸邪,天下人都知道,唯有陛下不知,这正是他的奸邪之处!"德宗沉默了很久。散骑常侍李泌又奏对,德宗说:"卢杞之事我已准许袁高的奏议,怎么样?"李泌拜谢后说:"连日来朝外人私下议论,将陛下比作汉朝的桓帝灵帝;臣今天亲承圣旨,才知道尧、舜也比不上陛下啊!"德宗非常高兴,将他安慰勉励一番。卢杞不久死在澧州。 [19]

党同伐异

在卢杞巩固相权独揽朝政的过程中,每一步都踏着其他宰相和大臣的鲜血。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陷害、排挤、倾轧、报复。宰相杨炎张镒、御史大夫严郢、太子太师颜真卿等人都先后死在他的手上。 [8] [9] [10] [27] 又推举同党关播于颀赵赞等人,严重扰乱朝政。 [13] [12] [11]

胡乱指挥

德宗出逃奉天,灵武节度使杜希全率领盐、夏二州士卒六千人来赴难,皇帝商议他们的行军道路,卢杞请求道经漠谷。他的理由是:走漠谷的行军速度更快,就算遭到伏击,奉天也可立刻出兵接应,而走乾陵无疑会惊动先帝陵寝。说:“不可,那里道路险峻,会受到贼兵的截击,不如取道乾陵北面,逾过鸡子堆然后扎营,与城中相互策应,贼兵就可被打败。自从攻城以来,日夜不停地砍伐乾陵松柏,先帝陵寝早被惊动得够厉害了。眼下奉天万分危急,各道救兵皆未抵达,只有杜希全等人先行到来,这支援兵关系重大,如果据守要地,便可击破朱!”卢杞寸步不让:“陛下用兵,岂能与逆贼相提并论!倘若让杜希全走乾陵,那是我们自己惊动了陵寝!”看到卢杞的一脸忠贞之状,德宗皇帝内心的天平终于从现实的安危存亡倾向了神圣的忠孝节义,下令杜希全经由漠谷入援奉天。皇帝听从了卢杞的建议,贼兵果然在险要之处抵御,军队不能通过,逃回州。 [24]

搜刮民财

卢杞以户部侍郎赵赞为度支,与他的同党太常博士韦都宾等谋划推行搜刮民财,认为钱货的积聚在于富商,聚钱超过万贯的商人,留下万贯作为基业,剩余的官府借用供给军队,希望得到五百万贯。后来赵赞又请求收房屋间架税、设立除陌税。此法推行后,市主人市场牙僧得以垄断买卖权,他们大多隐瞒盗取,公家收入,每一百钱得不到半数,痛怨之声,喧嚣遍及天下。 [13] [14]

袁高:卢杞做宰相三年,嫁祸诬陷阴毒残忍,排斥忠良,依附勾结者谈吐之间立刻青云直上,怒目怨忿者转眼之间已被挤入沟壑。他凶傲违背德义,反逆扰乱天常,皇上流亡转徙,使天下疮痍满目,都是卢杞造成的。卢杞为政,极为放肆凶恶,三军将校想要吃他的肉,公卿大官嫉恨他就像仇人。 [28]

李勉:卢杞奸邪,天下人都知道,唯有陛下不知,这正是他的奸邪之处! [29]

欧阳修:木头将要腐朽,蛀虫就会产生;国家将要灭亡,邪恶就会出现。形貌如鬼的卢杞败坏计谋以致兴元年间国家危急。唉,统治国家的人能不引以为戒吗? [30]

苏洵:卢杞之奸,固足以败国,然而不学无文,容貌不足以动人,言语不足以眩世,非德宗之鄙暗,亦何从而用之? [31]

王安石建中之所以引起变故,是因为唐德宗重用卢杞这种人却疏远陆贽,他没有亡国算是很侥幸了。 [32]

文天祥:希烈安能遽杀公,宰相卢杞欺日月。 [33]

李沆:谄媚之人说话像忠心,狡诈之人说话似可信,至于像卢杞蒙蔽欺骗唐德宗,李勉认为他是真正的奸邪之人,就是这样。 [34]

刘克庄:伪蟠宫阙,忠贤血贼庭。相君无喜愠,面色只蓝青。 [35]

胡三省:自两河战争爆发,直到李适逃亡,卢杞所作的建议没有一句话不误国害民,可是李适却信任不衰,可谓昏庸已极。 [36]

张晋:潜害忠良复几家,贪人败类势槎拿。侍姬肯使窥蓝面,谏议曾闻坏白麻。颇识延龄多诞妄,宁知卢杞果奸邪。度支宰相原如此,播越流离莫怨嗟。 [37]

蔡东藩:杞趁梁崇义之叛,借刀杀炎,用计尤毒,德宗一再不悟,且宠任李希烈,以堕入杞之奸谋! [38]

徐恒:卢杞在一定程度上替德宗背负着骂名,这就使得心中歉疚的德宗在国势稳定之后希望再次启用卢杞。 [39]

卢杞尚未发迹的时候,在路上遇见穷书生冯盛。卢杞一向瞧不起冯盛,这天又想捉弄他,便装作开玩笑,想翻翻冯盛的口袋里都装些什么东西。结果冯盛口袋空空,只有一块写字用的墨。卢杞大笑,笑他穷酸。冯盛严肃地说:“且慢,让我也搜搜你的行囊!”卢杞不好拒绝,只得让冯盛搜查,结果光名刺(古代的名片,拜见高官时必须先递上名刺)就搜出二三百张。冯盛冷笑道:“怎么样,与你这位总揣着三百张名刺的‘名利奴’相比,我们俩究竟谁高尚些?” [40]

出任虢州刺史时,上奏说虢州有官府的猪三千头成为百姓的祸患,唐德宗李适说:“迁移到沙苑。”卢杞说:“同州人也是陛下的百姓,臣认为还是杀掉吃了好。”皇帝说:“任虢州刺史而能为其他的州分忧,是做宰相的人才。”下诏把猪赐给贫民,于是有意对他委以重任。 [6]

当时尚父郭子仪患病,百官前去慰问,他都不叫侍妾退下。等听说卢杞到来,郭子仪叫侍妾都退下,独自倚着几案接待他。卢杞走后,家里人询问其中的缘故,郭子仪说:"卢杞相貌丑陋而心底险恶,左右的人见了他必定会笑话。如果这人得到大权,就会使我们宗族没有活着的人了。" [41]

卢杞专权,嫉妒颜真卿,改任他为太子太师,罢免礼仪使,又告谕颜真卿说:“委任你为一方的军政长官,什么地方最方便呢?”颜真卿在中书省等到卢杞说:“我颜真卿因性情偏急而被小人憎恨,不止一次被贬逐。如今年老体弱,希望得到相公的庇护。当年相公的先父御史中丞的头颅传送到平原郡,脸上的血我不敢用衣袖擦拭,而是用舌头去舔,而相公对我为何忍心不相容呢?”卢杞惊惶下拜,但心中含着怒气。适逢李希烈攻陷汝州,卢杞便上奏说:“颜真卿被四方所信任,派他去告谕反贼,可以不劳烦军队。” [27]

卢杞做宰相时,让李揆到吐蕃去。李揆对唐德宗说:“我不怕远,只怕死在道上,不能完成皇上的使命。”唐德宗动了恻隐之心很可怜他,对卢杞说:“李揆不老吗?”卢杞说:“同少数民族结盟的使者,必须熟悉朝廷事务,非李揆不行。况且派李揆去,那些比他年轻的大臣们,就不敢推辞到远处去的差使了。”李揆到了吐蕃,蕃长说:“听说唐朝有个第一人李揆,您是不是?”李揆说:“不是,那个李揆,怎么肯到这里呢?”是害怕被拘禁扣留,因此欺骗蕃长。论门第,李揆第一;论文学,李揆第一;论官职,李揆第一。李揆辞官回到东都洛阳。司徒杜佑罢官回淮海,到洛阳拜见李揆,说起“第一”的事,李揆说:“若说门第,门第都是有来源的,可以由前代继承下来;官职是一时的机遇罢了。我现在身体不好,眼看就要过世,一切都是空的,还有什么第一呢?” [42]

卢杞年轻时家贫,租住在洛阳一所废宅内。邻居有个姓麻的老太婆,孤身独住。一天晚上,卢杞看见一辆金犊车子停在麻婆门外。卢杞偷偷去看,见到一个女郎,年纪有十四五岁,真像一个神人。第二天,卢杞悄悄问麻婆,麻婆说:“莫非要作婚姻吗?我与她商量一下试试。”到了晚上,麻婆说:“事情成功了。请你斋戒三天,在城东的废弃道观里相会。”斋戒三天后,卢杞到达废观。这时,有一辆有帷盖帷幕的车子从空中降落下来,车上坐的就是那个女郎。女郎对卢杞说:“我是天人,奉上帝之命到人间找配偶。您有仙相,所以我派麻婆传递心意。再请斋戒七天,当再见面。”女郎呼唤麻婆,给了两丸药就不见了。麻婆与卢杞回去,斋戒七天,刨地种药。不一会儿,两个葫芦从蔓上生出,逐渐变大,像装两斗酒的大瓮那么大。麻婆就与卢杞各坐一个葫芦,又过很长时间,葫芦停下来,就到了紫色宫殿,女郎命卢杞坐下,对卢杞说:“您能够从三件事中任意选取一件事:永远留在这座宫里,寿命与天同在;其次是作地仙,常住人间,有时也能到这里;最下是作人间宰相。”卢杞说:“能够留在此处,实在是我的最大愿望。”女郎就拿出青纸写表章,当庭拜奏说:“必须呈报上帝。”过了一会儿,出现了幢节香幡,引导着一个穿大红衣服的年轻人立于阶下。那人传达上帝的命令说:“卢杞!看到了太阴夫人的奏折,说你愿意住在水晶宫。你打算如何?”卢杞不说话。太阴夫人令他快答应,可是卢杞还是不说话。夫人与左右仙官都很害怕,取出五匹鲛绡,用它贿赂使者,想让他延缓一下。天使又问一遍。“卢杞说:“人间宰相。”太阴夫人失色说:“这是麻婆的过错。赶快把他领回去!”就把他们推入葫芦。不一会儿,便回到过去住的地方。这时已经半夜,葫芦和麻婆同时不见了。 [43]

祖父:卢怀慎(官至唐玄宗时期宰相)

父:卢奕(天宝末年任东台御史中丞。洛城被安禄山攻陷,卢奕守在官署而遇害)

子:卢元辅(字子望,官至兵部侍郎) [3]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八》 [44]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五-卢杞本传》 [45]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三下-卢杞本传》  [46]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三》 [47]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