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凌元

凌元

凌元(1917.2.8—2012.1.20),中国电影女演员,原名张敏,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失学,后在长春百川医院任助产士; 1937年入满洲映画协会表演训练班,同年在影片《壮志烛天》中饰演母亲一角;1946年起任东北电影制片厂演员;1951年任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1960年在影片《红旗谱》中饰演忠厚、善良、贤淑的中国北方农村妇女的形象;她还曾在电影《平原游击队》、《黑三角》、《甜蜜的事业》、《锦上添花》等中担任重要角色;凌元从影50年,塑造了百部影片中农村中老年妇女的银幕形象,以喜剧见长。

2012年1月20日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95岁。

凌元,原名张敏。汉族。 最初在长春百川医院任助产士。 由于从小热爱电影艺术,当看到伪满映的招生广告时,瞒着家人报考了满映的演员培训班。1937年考入满洲映画协会表演训练班,和郑晓君一同参加培训,同年在影片《壮志烛天》中饰演母亲一角。 从1938年到1945年间在伪满映的二十多部电影中出演。日本投降后,满映解体。为了告别过去满映演员经历,张敏改名为凌元。

对于自己几十年来在银幕上一直未老的“善良妈妈”形象,凌元笑着说:在电影里我从来就没有年轻过。可能是我的形象就适合演妈妈,所以在我20岁第一次拍电影时,导演就让我演母亲。但当时因为太年轻,心里特别扭。没有办法,导演让人给我的脸涂上了很多黑的颜色,一块块的,难看极了。再加上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儿子”在旁边,心里的滋味真是不好受。他刚叫一声“妈”,我立刻就臊得脸上发烧了。记得这时候在一旁的老师就大声对我说:你演的是人物,不是你自己。不要想当明星,要做名演员。当时我想,那就让观众看我的戏,不要看我这个人了。于是我硬着头皮,跟那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不断喊着我“妈”的“儿子”一起,第一次扮演了母亲。

就一直没有离开“善良母亲”。她一直记着老师对她说过的话:“创作人物,不是演自己”。也懂得了让观众“承认戏比承认自己更好”。

自从1951年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后,30多岁的凌元就开始以“善良母亲”的艺术形象亮相于电影银幕,一直到89岁。

扮演李向阳的演员郭振清和凌元一直相处得非常好,不管什么时候都还管凌元叫“妈”。

1955年,38岁的凌元在长影著名影片《平原游击队》中扮演了主人公李向阳的母亲。这不是凌元第一次扮演母亲,但却是她做了母亲之后第一次演母亲。当时片中的情节是游击队长李向阳半夜从外面归来,一直挂念儿子的母亲没有诸如“你回来啦,”之类的对话,而是从眼神里表现出真正动情的关切,凌元把一个母亲对孩子最真挚的感情,从内心深处用一双眼睛表达了出来。这个真实感情的投入,让她几乎忘了这是在演戏。几十年后的,凌元仍然忘不了那一段李向阳母子情深的表演。

回忆自己扮演母亲的历程,凌元觉得自己真正体会到母亲疼爱孩子的艺术表演,是在电影《平原游击队》中的母亲表演,因为那时自己也做了母亲。

戏里的默契,离不开戏外的真情,戏外的李向阳和母亲也是一对亲情无限的母子。扮演李向阳的演员郭振清和凌元一直相处得非常好,不管什么时候都管凌元叫“妈”。后来过了很多年,戏里的母亲、儿子又一次在戏外重逢,“儿子”依然是一声亲热的“妈”。亲切之情,俨然一对亲生母子。如今,“儿子”已远在天国,“母亲”却深深地怀念那一段难忘的母子深情。

所以凌元当时思想上有包袱,特别怕演完了人家骂她老不正经。

1962年,45岁的凌元扛着行李卷,提着洗脸盆和导演谢添,演员赵子岳等来到了一个小站沙城火车站体验生活,开始了喜剧电影《锦上添花》的拍摄。电影放映后,凌元扮演的“胖大嫂”,获得了很多观众的喜爱。

提起当年《锦上添花》中那个和蔼的“胖大嫂”,凌元却说她在最初接受这个角色时,心里有很大负担。现如今,老年人的“黄昏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在40多年前的那个时代,老年人谈恋爱还不大好拿到明面上,似乎不容易让人接受。

另外,喜剧片对于台词、动作的要求都很严格,不仅要非常准确,而且要节奏快。所以在塑造“胖大嫂”的过程中,凌元一直感觉压力很大,之所以能获得成功,凌元说很多得益于谢添导演的启发及与赵子岳的默契配合。比如一段在小亭子里等老站长的戏,凌元的表演总是放不开,谢导就在旁边说:“怕什么呀,瞧,老太太谈恋爱有多美呀!”大家都笑了,凌元也放松了许多。而赵子岳的敬业更是深深感染着她,因为担心自己背台词慢影响拍片,他总是不惜时间认真背台词。一次在十三陵拍戏,正赶上天气非常热的中午,大家都在休息时忽然发现找不着赵子岳了,找了半天才看见他正坐在池塘边专心地背台词。我还记得,为了演好和小猫说话的那段戏,赵子岳因为不断抚摸小猫,双手被小猫抓破留下的一道道伤痕。

凌元和谢添、赵子岳还在《甜蜜的事业》、《生财有道》等影片中分别有过愉快、默契的合作,当回忆起来,凌元仍然念念不忘。她说:能够和多才多艺的导演谢添、艺德高尚的演员赵子岳合作,让我难忘,也是我的幸运。“影片公映后,不管是在大街上,还是走在北影的大院里,孩子们看见我就恨得要命”

1978年,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反特故事片《黑三角》公映后,片中那个令人悚然的惊险场面成了街头巷尾离不开的话题。议论最多的,自然就是片中凌元扮演的女特务于黄氏。当提起电影《黑三角》,人们对当年于黄氏从门缝后面偷窥的阴险目光仍然记忆犹新。这个让凌元塑造得最经典的恐怖镜头,曾经让那个时代的很多观众晚上想起来睡不着觉,因为人们始终忘不了凌元那充满了凶狠的一双眼睛。

其实,当年凌元被领导告知要扮演《黑三角》中于黄氏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只有三个字:不愿意。一方面,她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心里没底;二来,亲朋好友都担心凌元一贯的善良母亲形象受到损害。为此,凌元几次找到领导,不想演这个反面角色。但是领导却说,这是分配给你的工作,必须演,并鼓励她克服畏难情绪,无论是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都应该演好。没办法,凌元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她最不想演的角色。

她还想到了更多的困难。因为拍摄《黑三角》时,正值“文革”刚刚结束,文艺舞台创作的正反面人物都脸谱化,所以如何塑造一个生动的“女特务”的形象就比较难。她反复考虑,觉这个人物应该夸张但又不能过分,但是不夸张又怕通不过,很难把握分寸。更困难的是,她对女特务的那种生活不熟悉,不知从何入手。她先是找了很多反特小说、电影,一边看一边找感觉。但过后她觉得关键还是要分析这个人物的思想逻辑。特务也是人,于黄氏的信念就是当好特务,以后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人。要演于黄氏,就得分析出女特务那种表面温和善良,骨子里凶残狠毒的双重性格。经过反复琢磨,凌元通过眼神、点烟、抽烟的细微动作,把一个表面和气,但瞬间眼珠一瞪就可以下毒药、开枪,从骨子里充满了仇恨的女特务的形象,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为了在生活中体会女特务的感觉,凌元甚至培养自己看见好人也要仇恨的心理。但由于

在拍片的间隙,凌元还要关心、照顾当时只有17岁的女主角刘佳,这戏里戏外的多重身份,可给凌元的表演增加了不少难度。

2006年,已经年近90岁的凌元,应邀在电视剧《春风沐雨》中扮演了一个部长的母亲。十几场的戏,凌元每场都是一气呵成,台词也是一个字不差。如此了得的台词功夫,无不令在场的晚辈们惊叹、佩服。

谈起大家都羡慕的台词功夫,凌元说:其实在生活中,我这个年龄已是丢东忘西的人。但我的职业习惯是要求自己台词一个字都不能错,不背好台词不能进片场,多年来形成了习惯,进了片场从来都是不差一个字。所以1979年复排话剧《日出》时,虽已时隔20多年,我仍然又一次能轻松出演了“顾八奶奶”,86岁时还演了《新甜蜜事业》。

凌元说,其实我从来没觉得背台词有多难,因为对一个演员来说,演戏的最大压力不是背台词,而是创作人物的过程。

在影片中,凌元需要有很多吸烟的镜头,表演出于黄氏的阴险和凶狠。为了演好这些镜头,从出外景开始,生活中烟酒不沾的凌元,一连吸烟两个多月。她从观察别人吸烟的动作开始,从用手指夹烟卷、点烟、吸烟,她认真琢磨每一个动作,一次又一次地反复每个吸烟的动作,直到演出了银幕中那个两眼露出凶光,一根接着一根不断抽烟的女特务于黄氏。影片中凌元吸烟的表演形象逼真,每一个镜头都留给了观众深刻的印象。但其实每次拍完吸烟的镜头,凌元都浑身不舒服,嗓子火辣辣的难受。

黑三角》公映后,凌元回忆说,当时不管是在大街上,还是走在北影的大院里,孩子们看见我就恨得要命,他们一边追着我,一边喊:大特务,于黄氏,于黄氏,水鸭子,水鸭子!喊得我心里特烦。同院的小孩看见我就哭,甚至有人告诉我,看见卖冰棍的老太太小孩都哭,我心里就更难受了。后来过了一阵,心里也慢慢想开了,因为我爱人对我说,小孩子恨的是电影里的于黄氏,不是你这个人。这说明你把这个坏人的角色演成功了,所以后来再看见孩子们冲我喊时,我冲着他们笑一笑就过去了。

我要求自己台词一个字都不能错,不背好台词不能进片场。

自1984年离休后,凌元就一直没闲着,除拍了好多戏外,还参加很多活动,尤其喜欢参加老龄委和帮教青少年的公益活动。还时常参加一些艺术界的纪念活动。

或许,这就是凌元艺术常青的秘密。这是生活中真实的凌元,也是那个虽然“拍片无数,和各种电影奖项无缘”,却依然快乐生活、快乐创作的凌元。

2008年,反映都市年轻人生活的电视电影《大漠赤诚》在北京昌平郊区举行了开机仪式。91岁高龄的表演艺术家凌元到场,她说这次出演是被剧情深深打动。

《大漠赤诚》由青年演员岳红主演,讲述的是因工作、爱情陷入困惑的几个都市年轻人,为了完成一位老红军战士的遗愿,奔赴西北大漠寻人。凌元已经很少接戏了,她说《大漠赤诚》这种题材的影片很少,对年轻一代很有教育意义,“应该告诉他们要珍惜如今的生活,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有责任为年轻一代做点什么。”凌元不担心自己的体力,“只要我高兴拍,就没问题”。

参演电影

《从心相恋》李丹丹的姥姥 (2002)

新甜蜜的事业》 New Sweet Cause (2001)

九九艳阳天》A Beautiful Sunset of Life (1999)

闲人马大姐》 An idler name Ma Dajie(1999)

冬冬的故事》Story of Dong Dong (1998)

午夜出租车》Taxi at Dead of Night (1992)

喜剧明星》Xi ju ming xing (1991)

北京小妞》 Beijing xiao niu (1991)

荧屏奇遇》 An Adventure in Time (1991)

英雄无泪》 Hero without Tears (1991)

红楼梦(第四部)》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PART 4(1989)

《红楼梦(第二部)》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PART 2(1988)

《红楼梦(第一部)》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PART 1(1988)

没有爸爸的村庄》ORPHAN VILLAGE:SOS(1988)

点点滴滴》A BIT(1987)

人间恩怨》FEELINGS IN THE WORLD(1987)

党小组长》 THE HEAD OF PARTY GROUP(1986)

火龙》 The Last Emperor (1986)

将军的抉择》 GENERAL’S CHOICE(1984)

生财有道》WAYS TO MAKE FORTUNES(1984)

哑姑》THE MUTE GIRL(1983)

归宿》HOMECOMING(1981)

欢欢笑笑》HUAN HUAN AND XIAO XIAO(1981)

邻居》 NEIGHBOURS(1981)

甜蜜的事业》A SWEET LIFE(1979)

峥嵘岁月》MISERABLE YEARS(1978)

黑三角》THREE BLACK TRIANGLES(1977年)

山花》 Mountain Flower (1976)

向阳院的故事》Story of xiang yang yuan (1974)

汾水长流》 fen shui chang liu (1963)

小铃铛》Xiao Ling Dang(1963)(与上官云珠客串)

花儿朵朵》 Hua er duo duo (1962)

锦上添花》Jin Shang Tian Hua (1962)

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饰炊事员大妈(1961)

红旗谱》饰朱老忠妻(1960)合作:崔嵬

春暖花开》Chun nuan hua kai (1960)

水上春秋》 Shui Shang Chun Qiu (1959)

江山多娇》Jiang Shan Duo Jiao (1959年8月)

金铃传》The Story of Jin Ling (1958)

马兰花开》Malan Flowers BLoom (1956)

神秘的旅伴》 Mysterious Travelling Companion (1955)

平原游击队》Guerilla of the Plane (1955)

一件提案》A Reslution (1954)

在前进的道路上》On the Forward March (1950)

卫国保家》For Motherland (1950)

内蒙人民的胜利》Victories In Inner Mongolia(1950)

娘娘庙》 (满映) (1942)

》 (满映) (1941)

万里寻母》 (满映) (1938)

《壮志烛天》 (满映) (1938)

1955年,38岁的凌元在《平原游击队》中扮演了主人公李向阳的母亲。这不是凌元第一次扮演母亲,但却是她做了母亲后第一次演母亲。

凌元把一个母亲对孩子最真挚的感情,从内心深处用一双眼睛表达了出来。这个真实感情的投入,让她几乎忘了这是在演戏。

几十年后的,凌元仍然忘不了那一段李向阳母子情深的表演。

当时片中的情节是游击队长李向阳半夜从外面归来,一直挂念儿子的母亲没有诸如“你回来啦”之类的对话,而是从眼神里表现出真正动情的关切。

喜剧片对于台词、动作的要求都很严格,不仅要非常准确,而且要节奏快。所以在塑造“胖大嫂”的过程中,凌元一直感觉压力很大,之所以能获得成功,凌元说很多得益于谢添导演的启发及与赵子岳的默契配合。比如一段在小亭子里等老站长的戏,凌元的表演总是放不开,谢导就在旁边说:“怕什么呀,瞧,老太太谈恋爱有多美呀!”

大家都笑了,凌元也放松了许多。

1962年,45岁的凌元和谢添赵子岳等来到了一个小站沙城火车站体验生活,开始了喜剧电影的拍摄。电影放映后,凌元扮演的“胖大嫂”获得了很多观众的喜爱。

1978年,著名反特故事片《黑三角》公映后,观众热议的角色就是61岁的凌元扮演的女特务于黄氏。当提起电影《黑三角》,人们对当年于黄氏从门缝后面偷窥的阴险目光仍然记忆犹新。

一方面,她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心里没底;二来,亲朋好友都担心凌元一贯的善良母亲形象受到损害。为此,凌元几次找到领导,不想演这个反面角色。但是领导却说,这是分配给你的工作,必须演,并鼓励她克服畏难情绪,无论是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都应该演好。

没办法,凌元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她最不想演的角色。如何塑造一个生动的“女特务”的形象?凌元反复考虑,觉得这个人物应该夸张但又不能过分,但是不夸张又怕通不过,很难把握分寸。她先是找了很多反特小说、电影,一边看一边找感觉。她觉得关键还是要分析这个人物的思想逻辑。特务也是人,于黄氏的信念就是当好特务,以后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人。要演于黄氏,就得分析出女特务那种表面温和善良、骨子里凶残狠毒的双重性格。

这个让凌元塑造得最经典的恐怖镜头,曾经让那个时代的很多观众晚上想起来睡不着觉,因为人们始终忘不了凌元那充满凶狠的一双眼睛。其实,当年凌元被领导告知要扮演《黑三角》中于黄氏时,她并不愿意接演。

经过反复琢磨,凌元通过眼神、点烟、抽烟的细微动作,把一个表面和气,但瞬间眼珠一瞪就可以下毒药、开枪,从骨子里充满了仇恨的女特务的形象,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中国电影诞生百年之时,在当年的“光影沉淀百年”系列报道中,凌元是记者颇为周折才得一见的采访对象,在几次电话沟通时,老人一再表示,“你们去看看于蓝、秦怡、于洋他们吧,他们塑造的角色多,身上的故事也多,我一辈子都在演配角,只能做一点儿绿叶的陪衬。”《甜蜜的事业》里的田大妈、《锦上添花》中的胖大嫂、《红旗谱》里的朱老忠之妻……凌元以她较宽的戏路,在众多影片里扮演了多种身份、不同性格的老年妇女,她对中国电影百年的贡献丝毫不逊色。在记者再三请求下,凌元终于答应了接受那次采访。

与许多老演员一样,凌元的家住在北影大院,房间不大,但充满了艺术气息。老人的气色很好,见到记者的到来,寒暄问候,就像一位普通的邻家老奶奶。凌元的家中挂满了她自己的绘画作品,她表示自己1984年离休后,还经常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接演影视剧。1992年进入北京老年大学学习绘画,主要以山水、花鸟为主。当年还在北京办了一个艺术家画展。对于自己的生活,老人介绍说:“我每天早起出外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干家务,生活非常充实。因为我1984年就离休了,没有赶上一级演员的评选,自己几十年都在奉献,没必要为这些事情去争名夺利。”老人知足常乐,淡泊名利的言语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总结自己电影生涯时,老人豁达地表示:“获奖要看运气,我一生从未获奖的确有些遗憾,但我更为看重的是观众的认可。当我走在街上,还会有观众认出我,喊我胖大嫂、卖冰棍儿的老太太。我觉得金杯银杯都不如观众的口碑。如果让我总结自己的艺术人生,我觉得自己一生酷爱电影事业,对所演的角色都能全身心投入。如今到了晚年,观众还记得我,这便是对我一生工作的最大鼓励。演员必须认真严肃地对待表演事业。一些年轻演员不去体验生活,成天几个地方赶场,连台词都不知道就去演戏,这些影视作品怎么能谈得上艺术呢?我曾于上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两次在天津演出话剧《日出》,而且一演就是几十场,深受天津观众的欢迎。我们在中国大戏院的演出场场爆满。观众见了我就喊‘这不是顾八奶奶吗’,让我非常感动。我希望趁着自己身体还好,亲自去天津看看,看看那些当年为我捧场的老观众。” [2]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