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傅宗龙

傅宗龙

傅宗龙(1591~1641),仲纶,一字元宪括苍云中云南昆明府昆明县(今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明末重臣。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进士,授铜梁知县,调巴县行取,入为户部主事。久之,授御史天启元年(1621年),辽阳失守,请战领兵。四年(1624年),巡按贵州,打败水西土司安邦彦崇祯三年(1630年),以兵部右侍郎总督蓟、辽、保定军务,不久罢官。十二年,召为兵部尚书,以不能从谀承意,忤旨下狱。十四年,从狱中释出,起为总督陕西三边军务,由陕入豫,与保定总督杨文岳合围李自成罗汝才联军。中伏大败,逃至项城,与战阵亡。复兵部尚书职,赠太子少保,谥忠壮。有诗集、文集各一卷传世。

傅宗龙(1591~1641),字仲纶,一字元宪,号括苍,云南昆明府昆明县(今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进士,初任铜梁知县,又调往巴县,被推荐后调进京城,入朝当了户部主事。很久以后,又升任御史

天启元年(1621年),后金攻陷辽阳明熹宗下诏募兵,傅宗龙自告奋勇要过去,仅一个多月,就募到五千精兵。第二年,安邦彦起兵造反,包围了贵阳,一时土匪蜂拥而起。傅宗龙上书请朝廷拨出国库银帮助云南将士;开通建昌(今四川西昌)的交通,打通由四川进入云南的道路;另外设置一名偏沅巡抚;罢免胆怯退避的总兵薛来胤。熹宗大都采纳了他的意见。傅宗龙又上书自请出去讨伐贼兵,说:“在武定寻甸作乱的是东川土酋禄千钟。在沾益罗平作乱的是一个女贼设科和她的同伙李贤等人。围攻普安,在云南贵州边口上作乱的是龙文治的妻子及其同伙尹二。围困安南,占领关索岭的是沙国珍及罗应魁等人。围困乌撒的是安效良。对这些人,我都熟知他们的生平,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我愿意以四川巡按兼贵州监军的身份过去消灭这帮小丑。”熹宗非常高兴,就交给有关部门讨论。恰好这时傅宗龙因为生病回乡,没能最后实行。

四年正月,贵州巡抚王三善中计身亡。其夏即起用傅宗龙巡按其地,兼监军。初,部檄滇抚闵洪学援黔,以不能过盘江而止。宗龙既被命,洪学令参政谢存仁、参将袁善及土官普名声、沙如玉等以兵五千送之。宗龙直渡盘江,战且行,寇悉破。乃谢遣存仁、善,以名声等土兵七百人入贵阳,擒斩其愚,军民大快。宗龙尽知黔中要害及土酋逆顺,将士勇怯。巡抚蔡复一倚信之,请敕宗龙专理军务,设中军旗鼓,裨将以下听赏罚,可之。宗龙乃条上方略,又备陈黔中艰苦,请大发饷金,亦报可。初,三善令监军道臣节制诸将,文武不和,进退牵制。宗龙反其所为,令监军给刍粮,核功罪,不得专进止。由是诸将用命,连破贼汪家冲、蒋义寨,直抵织金

五年正月,总理鲁钦在陆广河战败。傅宗龙上书说:“不联合云南、四川,贵州就没法平定贼寇;不集中总督的事权,就不能联合云南、四川的兵力。请召回朱燮元,让蔡复一兼带总督四川,在遵义开设总督府。同时把四川巡抚移驻永宁(今四川叙永),云南巡抚移驻沾益,贵州巡抚移驻陆广,沅州巡抚移驻偏桥,从四面一起进兵,发二百万饷银给他们。此外请更换贵州、四川巡抚!”熹宗因为蔡复一刚打了败仗,命令解除他的职务,让朱燮元接替了他。同时任命尹同皋巡抚四川,王巡抚贵州,沅州巡抚闵梦得迁移了驻所,和傅宗龙的主张完全相同。

陆广之战失败后,各地苗贼又蠢蠢欲动。蔡复一、傅宗龙一起商议,打败了乌粟、螺蛳、长田等地的叛乱苗人,把平越的贼兵给打了个大败,捣毁了他们的一百七十个营寨,贼寇的同伙渐渐少了。傅宗龙于是上书讲述屯守的办法,他说:

“四川用屯田来防守,贵州却应当用防守来屯田。因为安邦彦的土地有一半是在水外,仡佬、龙仲、蔡苗等杂色人种,和他在危急时相互帮助。贼寇外边有封藩,我边界上却没有屏障,这就是贵州兵力分散就越发无能为力的原因。我所谓的用防守来屯田,就是说先要派兵占领河流,夺取贼兵所凭仗的地势,然后安抚或剿灭各杂色人种,根据渡口的大小,分别设置大小水寨,挖深沟,筑高台,设立烽火台、炮台。小渡口就用木石堵塞起来。务求一粒米都运不到水内来,一个贼都逃不到水外去,这样贼寇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再命令沿河部队都操练水战,当贼寇在对岸耕种时,频出奇兵,渡过河去干扰他们。贼寇不敢再靠近河道居住时,我们就可以讨论屯田了。

“屯田的办法有两条:一是清理各卫所原有的田地,二是割取反贼原有的土地,用我们卫所的办法推行屯田。贵州不担心没田,只担心没人。临时来的客兵聚散无常,不能久驻,不如仿照祖宗定下的制度,把全部屯田都分给有功人员,视功劳大小,做官大小,从指挥、把总到小旗,给他们应得的屯田作为世袭产业,但禁止他们买卖。这样不消朝廷招徕移民,贵州的户口自然会多起来。我所谓的用防守来屯田就是如此。不过这样办成,兵力应当使用四万八千人,饷银应当每年花费八十多万两,时间应当等待三年。这样子以后贼寇就可以全部消灭干净了。”

兵部讨论后同意了他的意见。

蔡复一死后,王来接任,凡事都靠着傅宗龙来办理。傅宗龙于是逐步剪除了水外的叛逆队伍,打算大力兴办屯田。安邦彦怕了,妄图过来破坏,六年三月大举渡河过来入侵。傅宗龙在赵官屯打败了安邦彦,斩除了老虫添,威名大振。那个时候,大帅刚刚死去,整个贵州受到震动,朱燮元远在四川,王虚领其职,不是傅宗龙,贵州差点完了。朝廷下诏升傅宗龙的官为太仆少卿。后来傅宗龙丁忧回家去了。

崇祯三年(1630年),傅宗龙起任原职。朝廷采纳孙承宗的推荐,提拔傅宗龙为右佥都御史,巡抚顺天。不久,转任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总督蓟门、辽东、保定军务。

此后傅宗龙因为一点小事被罢官。过了很多年,崇祯十年(1637年)十月,李自成大举进入四川,攻下四川的三十多个州县,崇祯帝才想起傅宗龙,说:“假使傅宗龙巡抚四川,贼兵怎么能达到这种地步!”于是催促兵部把傅宗龙从家里起复。傅宗龙到四川接替王维章后,与总兵罗尚文打退了起义军。崇祯十二年(1639年)五月,因为杨嗣昌的推荐,傅宗龙被召入朝中担任兵部尚书,离开了四川。

傅宗龙自从平定贵州的乱贼以后,共十四年当中总是一会儿得到起用,用不久就又免除了官职。八月,傅宗龙到京师后进去朝见崇祯帝。他为人刚直不屈,不会顺着人的脾气讨好人。崇祯帝愤恨兵部长官不称职,杨嗣昌因为狡诈得到了崇祯帝的欣赏。傅宗龙为人朴直、忠厚,刚觐见就讲百姓困穷,国家财力虚竭。崇祯帝相当肯定这一点,只是傅宗龙说个不停,崇祯帝听腻了,于是不高兴地说:“你是来整顿军事的!”傅宗龙退出以后,崇祯帝对杨嗣昌说:“怎么回事?傅宗龙过去治理贵州很有一套,现在却只讲这些琐屑的事务,都是他人唾余的事,这是怎么回事?”从此傅宗龙有所奏请,大都被驳回了。

熊文灿罢官以后,傅宗龙就上书讲:“过去贼兵东窜西逃,所以杨嗣昌提出划地剿灭的办法。现在流窜不停的贼兵都停在了各自的地盘上,请让我过去在短期内办成解救危急的功效吧!让总理只管辖湖北、河南,陕西总督兼管四川,凤阳总督兼管安庆,各自统率所属部队稳住本镇,我预期十二个月内取得成功。”进而推荐说湖广巡抚方孔可以接替熊文灿。崇祯帝不予采用,用杨嗣昌去担任督师。

杨嗣昌外出担任督师以后,递上奏章请拨军粮,兵部不能完全供给他,杨嗣昌就弹劾尚书不称职。傅宗龙也弹劾杨嗣昌,说他白白耗费国家的财力,不能报效国家,还要盛气凌人,欺负朝臣。正好这时蓟辽总督洪承畴请任命刘肇基为团练总兵官,宦官高起潜又揭发刘肇基为人懦弱、胆小,傅宗龙没有立即答复他们,崇祯帝就发火了,批评他抗旨,要他回禀真相。傅宗龙的奏章交上后,又被看作是把封疆大事视同儿戏,就因此被投入监狱。法司判为充军边疆,崇祯帝不同意,想把他处死。崇祯十四年(1641年)春,杨嗣昌死了,新任兵部尚书陈新甲推荐傅宗龙的才干,崇祯帝一时没有答话,过了很长时间才说:“他倒是朴实、忠厚。朕以对他的愧疚之心来任用他,他应该不计前嫌,为朕尽死力才是。”于是把傅宗龙释放出来,让他以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的职衔去接替丁启睿,总督三边军务。

那个时候,李自成有兵马五十万,刚刚打下了河南洛阳,又进犯开封。罗汝才又从南阳开赴邓州、淅州,与他会师。崇祯帝命令傅宗龙专门对付李自成。傅宗龙打算集结关中的全部军队、粮饷出关开战,但是所属的府县发生旱、蝗灾害,已经无法应征了。

九月四日,傅宗龙带领四川、陕西的两万部队开出潼关,驻扎在新蔡,与保定总督杨文岳的部队会合。然后由贺人龙李国奇率领陕西部队,虎大威带领保定部队,一起架起浮桥,东渡汝宁,联合起来开赴项城。五日,两支部队都渡了过去,奔向龙口。李自成、罗汝才也在上游架起浮桥,打算奔赴汝宁,侦察到两个总督的部队开来,就把精锐兵力都埋伏到树林中,佯装统领各路起义军从浮桥上过河西去。贺人龙让后边的骑兵侦探敌情,骑兵回来禀报说:“贼兵要向汝宁去了,架起浮桥就要渡过河走了。”傅宗龙、杨文岳夜间召集诸将,决定明早开战。

六日,两支官军一起进兵,半路上一个骑兵跑回来说:“贼兵全渡过河了。”又往前走,一个骑兵跑回来报告:“贼兵渡过一大半,三分渡过两分了。”傅宗龙、杨文岳说:“往前追。”又走了三十里,来到孟家庄,时间已是正午。贺人龙、虎大威说:“马累了,明天再战,停止前进扎营休息吧。”各个部分都下马解甲,把武器靠到一边去了,大家四出到村子里寻找马草。起义军暗中发觉后,猛然间从林子里杀了出来,伏兵都冲上来跟官兵搏斗。人龙有一千骑兵却不参战,李国奇让自己的部下迎击起义军,没能得胜,结果陕西部队、保定部队都败下阵来,人龙、大威逃往沈丘,国奇也跟着跑,三总兵的部队全败逃了。傅宗龙、杨文岳联合起来驻扎在火烧店,起义军用步兵过来攻打他们的营寨。官军点燃大炮,炸死了一百多起义军。天黑下来,起义军引退了。傅宗龙的部队在西北向,杨文岳的部队在东南向,凭借战壕死守。保定部队当晚逃走了,保定总督的副将挟持着杨文岳的坐骑飞驰而去,当夜跑到了项城。傅宗龙又派出士兵到东南向扎下营,各将领分守壁堡,跟起义军的战垒相持。

九日,傅宗龙传令贺人龙、李国奇回兵来援救,这两个总兵不加响应。傅宗龙说:“他们避死,想必不来了,我难道也避死吗!”对他的部下讲:“宗龙老了,今天陷在起义军包围中,我要和大家一道决一死战,不能像他人一样卷甲逃走。”又召裨校李本实过去挨着杨文岳守过的壁堡开挖战壕,堆起战垒用来拒击起义军。起义军也挖了两重战壕来包围他们。

十一日,陕西部队的粮食吃完了,傅宗龙杀了骡、马给他们吃。第二天,营中的骡马也没了,就分食阵亡义军的尸体。十八日,营中的火药、铅子、箭都放完了。傅宗龙清点士卒,除受伤、死亡的士兵以外,还有六千兵。半夜时分,傅宗龙率领这些部队偷袭起义军营,杀死起义军一千多人,突围而出。官军出来后散乱了,傅宗龙步行率领他们边战边走。十九日正午,他们走到离项城只有八里的地方,起义军追上来,活捉了傅宗龙。然后到城门前喊道:“我们是三边总督的护卫官兵,请打开城门让总督进去!”傅宗龙大声喊道:“我是三边总督,不幸落在贼兵手里,左右都是贼呀!”起义军向傅宗龙唾口水,傅宗龙骂他们说:“我是朝廷大臣,要杀就杀,怎肯替贼赚城门来苟活!”起义军抽出刀向傅宗龙砍来,傅宗龙被砍下头颅,倒下了,起义军又割下他的耳朵、鼻子,傅宗龙就这样死在了城门之下。 [1]

崇祯帝闻傅宗龙死讯后,复其兵部尚书职,赠太子少保,谥忠壮,荫封子孙为世袭锦衣百户,并对他予以公祭、公葬。

远祖

十世祖

傅良德

九世祖

傅廷声

八世祖

傅景云

七世祖

傅以敬(大明开国元勋颖国公傅友德即为其弟傅以治之子)

四世祖

傅澄

曾祖

傅良弼

祖父

傅训

傅新德

傅昌明(?~1659),字士谔。为诸生,以父死难荫锦衣卫百户,清军攻陷昆明,与妻子陈氏、儿子傅绩自尽死。

傅胤孙(?~?)。永历中任太仆少卿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