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你要高雅

你要高雅

《你要高雅》,郭德纲一相声名,因嘲讽上海海派清口艺人周立波的“咖啡大蒜论”论进而被观众熟知,同时也在网络论坛上引发北京、上海两地之争。某种程度上,这次论战也代表了两地文化的一次交锋。

郭德纲在相声《你要高雅》台词中,嘲讽周立波咖啡大蒜论,郭德纲的相声《你要高雅》也在论坛引发北京、上海两地之争。自从周立波在记者面前大谈咖啡大蒜论以来,郭德纲已经忍耐太久了,如今,轮到郭德纲打反击战了。如同当初郭德纲大骂宋祖德的博文那样,同样精彩,同样文采斐然。

郭德纲相声《你要高雅》咖啡大蒜论源起是这样的:深受上海人欢迎的周立波说拒绝和郭德纲同台,说是地域文化有“大蒜”和“咖啡”之别。“吃大蒜只管自己吃得香,不管别人闻得臭;喝咖啡是把苦自己吞下,把芳香洒向人间”,以此讽刺郭德纲。现在已经上海名言了,和人处不来就说:吃大蒜的怎么能和吃咖啡的说到一起? 周立波拒绝了与郭德纲同台演出的提议,因为“一个是吃大蒜的,一个是喝咖啡的”,搞不到一起。北方人确实比南方人更爱吃大蒜,然而中产阶层对咖啡的偏爱却不分南北,周立波的话实质上代表了一种阶级的划分。所以这次郭德纲相声《你要高雅》重提咖啡大蒜论,算是出口恶气。

郭:有人说什么是高雅,什么是低俗?说听交响乐高雅,听相声就低俗;听明星假唱高雅,看网络原创低俗;看人体艺术高雅,两口子讲黄色笑话低俗;喝咖啡高雅,吃大蒜低俗。高尔基先生教导我们说:去你奶奶的嘴儿吧。(周立波曾经比喻过他和郭德纲的区别,就是咖啡和大蒜,这次遭报应了。)

郭:什么是雅什么是俗?牙佳为雅,人谷为俗。有牙有口,嘴里说出来,吃完饭没事,坐到那儿叨叨叨说出来,这是雅;单立人一个谷为俗,吃喝拉撒是俗。人可以不说,就是你不需要雅的东西,但这俗你离不开,吃了不拉憋死你。

郭:雅和俗分不开,喝着咖啡就着大蒜,秋水共长天一色。好多个高雅的人喷着香水我都能闻出人渣的味来。现如今经过20来年的奋斗,我已经能做到阅尽天下A片而心中无码的境界。

郭:说句实话,话剧和A片都是给人带来快乐的东西。上流社会的人从来不看A片,他来真的。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审美观点,但是你无权剥夺我审美的权利。

看过郭德纲相声《你要高雅》有关咖啡大蒜的台词,我想你对这位曾经痛斥宋祖德的相声大师又有了新观感。不少网友表示郭德纲、周立波就算PK不出来胜负,打个平局也无妨,因为观众要看的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其中的精彩过程,更有网友调侃表示期待“咖啡就大蒜”的味道。

事发在周立波咖啡大蒜论及郭德纲相声《你要高雅》之前,面对宋祖德的“血盆大口”,郭德纲没有退缩和沉默。

郭德纲在博客云:“德薄而位尊,力小而任重,此万祸之源也!口口声声是学者,一天到晚在演艺圈里腻着,人前反三俗,被窝看毛片。又想当教授,又想立牌坊。长虫绕葫芦,假充龙戏珠。估计这些位也确实没正事干,哭着喊着不炒作,可谁红往谁跟前凑合。这种心态,比结账后的嫖客空虚,比收工后的小姐寂寞,比年假里的鸡头孤单,我都想给教授点小费了。拜托,不要再用牙齿阉割艺人了,我们都穿上铁裤衩了,小心嘴。”“我端详着祖德的脸,那是一张摩擦系数极大的脸,使我身临其境的体会到那个久远的年代。整张脸极喜兴,一看就是喝了糖尿。”

郭德纲在相声《你要高雅》的台词中间,插入嘲讽周立波咖啡大蒜论的语言。由郭德纲《你要高雅》引发的北京、上海两地文化论、阶级论之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从咖啡大蒜论到现在,郭德纲已经忍耐太久了,当初对抗宋祖德,我们隔岸观火,那博文叫一个精彩、一个文采斐然,郭德纲总是给我们惊喜,有空看看相声《你要高雅》的视频吧! [1]

郭:谢谢,谢谢,这楼上楼下好几百万人。

于:豁~哪儿有这么多人哪!

郭:啊,内边有人喊打倒于谦

于:诶,你怎么拿起嘴来就说呢?

郭:你这人缘不是很好啊。

于:诶。

郭:这么些人都是瞧您来的。

于:没有没有,人听相声。

郭:我是这么认为的

于:真哒?

郭:大伙喜欢您比喜欢我强。

于:大伙捧啊。

郭:干了这么些年了

于:嗯

郭:我也得谢谢于老师

于:您客气了

郭:对我的帮助很大

于:不敢这么说

郭:但我不能给你什么

于:哦

郭:我这跟您条件差不了多少

于:咱们都一样

郭:是不是

于:嗯

郭:就是有朝一日如果说我要是当皇上了

于:啊?

郭:我封你当太子

于:诶,这……

郭:我也只能尽到这份心了

于:诶,行了

郭:以后我的家产都是你的

于:诶,这诶~您当皇上了我都没跑出去让您挤兑我啊

郭:问题是我当不了皇上

于:诶,对,您甭想这事儿了

郭:(笑)一路走来二十几年,观众见证了我们的成长

于:您都看见了

郭:做演员来说就是好好的说相声

于:对

郭:也没有别的手艺

于:对

郭:大伙儿都认识我们

于:嗯

郭:郭德纲于谦

于:我们哥儿俩

郭:很年轻

于:嗯

郭:跟我们的前辈们没法比

于:那当然

郭:大伙儿了解郭德纲,知道郭德纲这三个字儿

于:嗯

郭:也仅仅是从论语上

于:哎~你先等一会儿

郭:你说

于:论语上有郭德纲?

郭:论语呀,孔圣人的那个,那书。

于:我知道孔圣人写的内个?

郭:论语公冶长里有这么一句

于:怎么说的?

郭:“吾未见刚者”

于:怎么讲?

郭:孔圣人说很遗憾,我没见过郭德纲

于:诶,豁~~ 那就说你死孔圣人头喽了是吗

郭:Yes!

于:诶,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这么解释知道吗?

郭:我是这么理解的

于:啊

郭:好多观众喜欢咱们

于:哦

郭:当然对郭德纲也有一些争议

于:啊,争议不小。

郭:很正常

于:那当然

郭:有人说了“郭德纲相声这都是低俗”。

于:哦,说咱们俗。

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于:看法不一。

郭:社会的不同层次都有人说别人低俗,

于:是吗?

郭:上流社会,

于:嗯

郭:说别人低俗,他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于:哦,装糊涂?

郭:诶~专家学者说人低俗,

于:这个是?

郭:这种心态是东风破,我比东风还破!

于:好嘛~~

郭:相声演员说同行低俗,

于:这个是?

郭:羡慕嫉妒恨!

于:诶 呀~ 这是心态。

郭:他但凡能跟这儿演一场,他还至于犯这气迷心?

于:(笑)这,一点儿不假。

郭: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于:同行是冤家嘛

郭:你那没有办法

于:嗯

郭:可以理解

于:嗯

郭:世上有两种人,

于:哦?

郭:一种人喜欢郭德纲

于:哦

郭:没有错

于:那当然

郭:这是第一种

于:嗯

郭:第二种人不喜欢郭德纲,

于:这个呢?

郭:也没错

于:您可以选择

郭:但第二种人认为自己比第一种人高雅这就错了,这也是因为什么他总排在二的原因

于:(笑) 哦,就是这么个原因。

郭:人活着都不易,端正心态,

于:哎

郭:唯有宽容世界才能精彩!

于:这是最主要的。

郭:咱实话实说啊,

于:嗯

郭:什么叫俗,什么叫雅。

于:区分

郭:我认为啊

于:嗯

郭:单纯的高雅不足以构成世界,

于:哦

郭: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才是真正的艺术。

于:那是

郭: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于:嗯

郭:文艺是为广大人们群众服务的。

于:对啊

郭:一味的高雅,一味的拔高儿,只能说你故意的违背主席的文艺理论

于:豁~~~~这大帽子这扣的!

郭:跟那个货你就得这么治他。

于:是啊?哦,就下这套

郭:不,咱实话实说

于:啊

郭:老话儿说的好,是不是

于:嗯

郭:雅与俗之间互相包容,

于:哦

郭:只有包容才能够雅俗共赏。

于:并存

郭:好些人看不透,

于:嗯

郭:老觉得什么什么高雅,什么什么低俗。

于:哦

郭:什么高雅,什么低俗?

于:是啊?

郭:有人说了啊,

于:啊

郭:听交响乐高雅,

于:那倒也是

郭:看相声就低俗;

于:嗨!

郭:听明星假唱高雅,

于:哦

郭:看网络原创低俗;

于:这么分呢?

郭:看人体艺术高雅,

于:豁

郭:两口子讲黄色笑话低俗;

于:嗨!

郭:喝咖啡高雅,吃大蒜低俗。

郭:高尔基先生教导我们说,

于:他说?

郭:去你奶奶的钻儿的吧。

于:高尔基他们家这亲戚还真全。

郭:什么叫雅,什么叫俗?

于:哎

郭:牙佳为雅,人谷为俗。

于:这是字这么写

郭:一个牙字儿一个佳字儿,这字儿念雅,

于:对

郭:嘴里说出来,吃饱了没事,坐那儿叨叨叨、叨叨叨说出来的,这是雅;

于:哦,这叫雅

郭:单立人一个谷,五谷杂粮的谷,这字儿念俗,

于:对

郭:吃喝拉撒这是俗。

于:哦

郭:人可以不说,

于:嗯

郭:就是你可以不需要雅的东西,但这俗你离不开呀。

于:都得俗

郭:雅与俗,俗与雅相辅相成

于:离不开谁

郭:离不开

于:嗯

郭:喝着咖啡就大蒜,秋水长天一色。

于:嗬~

郭:好些个高雅的人喷了香水我都能闻出人渣儿的闻儿来。

于:骨子里头的

郭:二十来年经过这么多的坎坷,现如今我已经做到阅遍天下A 片而心中无|码的境界。

于:好嘛~ 有码没码我不知道,反正肯定看的挺全。

郭:过两天还你

于:哎,我的呀?没借给你这东西。

郭:我跟您说俗的俗的东西没有了,高雅就不复存在了。

于:都是相衬的

郭:这两者是一回事儿啊,

于:辩证法

郭:只有俗才能让人接近艺术。

于:对

郭:艺术并没有高低之分

于:诶

郭:说句俗话,话剧和A 片都是给人带来快乐的东西。

于:豁~

郭:真的

于:嗯

郭:话粗一些,道理是真的。上流社会的人从来不看三级片,

于:那好

郭:他来真的。。

于:哎,豁~还不如看呢。

郭: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审美观点,但你无权剥夺我审美的权利

于:这对

郭:让我和人民群众保留一份俗的权利

于:是

郭:文言词儿说的好,

于:嗯

郭:竖子不足与谋也

于:这是?

郭:再次重申:高雅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

于:嗨~ 实话实说

郭:我有时候看他们装我都来气,

于:生气呀?

郭:好好日子好好过,这一天到晚都怎么了?

于:啊

郭:一上公共汽车挤的和酸梨似的,他还抻出一张英文报来,

于:诶,好嘛~

郭:你准认识吗你?

于:看不出来

郭:马路边上也是一说话一半儿中国话,一半儿英语。

于:啊?

郭:买个苹果也是“Hello,大爷,”

于:大爷?

郭:“我look一look,”

于:嗨~

郭:他要看看,

于:啊

郭:“你这Apple是五块钱七斤吗?”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你都买了烂苹果了,你得瑟什么呀你这是?

于:别两掺儿着说话

郭:净这个货,

于:啊

郭:带个表,“哎,你看我这表劳斯莱斯的”,

于:啊?

郭:是加长版的吗?

于:嗨

郭:没怼死你啊?

于:切~

郭:你连个劳力士都不会说?

于:说什么外文啊

郭:还有的带一大黄链子,

于:金链子

郭:别出汗啊,一出汗背心儿准脏。

于:啊?掉色啊?

郭:铁的镀铜

于:好嘛~ 要不得了这个

郭:啊,那个“哎呀,我买那个洗发水我必须要到香港莎莎店”,你少来那一套,你还没有我头发多呢。

于:那就甭洗了那就

郭:咱说的是这个事儿

于:啊

郭:裤子上脏了,

于:啊

郭:楞告诉人家“吃鲍鱼掉上了”,你尿裤就说尿裤。

于:诶呀~,鲍鱼没有那么大片!

郭:带着西兰花呢

于:哎呀~~嗨~

郭:咱说这事儿,有时候看见这个就生气,

于:啊

郭:这儿一吃完饭“我签单”,

于:哦?

郭:“啊,对不起,先生不能签单”,

于:嗯

郭:“我刷卡”,你喝碗馄饨刷哪门子卡啊?

于:值不当的这都。

郭:你净这个

于:啊

郭:装大尾巴鹰。马路边,一男一女俩人站这里,好好说话吧,说的跟诗似的。

于:豁~~

郭:这男的也是,(模仿韩、台剧的对白)“记住一定要幸福噢”。

这个女的“但是我的心态一直是七上八下。”

“你总是不能够释怀。”

“我要把脸斜成45度才让我的泪水不可以流下来。”

“你永远是我骄傲的公主,我要走了,你先生快下班了”。

下三滥!!

于:哎呀,说那么高雅,俩臭流氓呀合着?

郭:怎么弄这个?够枪毙一天的这货。

于:别跟他们置气

郭:真的啊,尤其我们这行,说相声的这行,

于:嗯

郭:这不知道怎么了,一天到晚的都要求这么高雅,那么高雅,你有那个功夫你背背绕口令不好吗?

于:练练基本功

郭:前两天中国相声界又开会了,

于:诶~豁~

郭:你这没办法,

于:他这会真勤~

郭:也没地儿说相声,就只能开会了,

于:那儿练基本功去了

郭:召开一个你要高雅相声大会,

于:豁?~

郭:啊,所有精英获奖演员们都聚到一块儿,

于:诶

郭:啊,在如家、七日、速八、汉庭、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郭:在这些酒店召开。

于:找个好地方儿呀

郭:让我去,我没敢去,

于:那是

郭:怕回家没法交代。

于:诶,对

郭:后来那专家,相声界专家王某某啊

于:专家都不敢留全名儿

郭:让我上家去,

于:啊?

郭:上家来,小郭同志上家来,

于:哦

郭:我给你讲一讲什么叫高雅和低俗。

于:单说

郭:不去不合适,去吧。

于:得去

郭:一进门,嗬,屋里人家墙上还挂着对联儿,文化气息很浓啊。

于:对联儿怎么写的?

郭:挺好

于:嗯

郭:沙滩一卧两年半,今日浪打我翻身。

于:哦?

郭:我一看这是个王八呀!

于:哎呀~专家好猜个谜语可能。

郭:啊~我说,给我讲讲吧。“讲讲,你记住了啊,一定要高雅。”

于:说说吧

郭:“啊,不能要低俗,是不是,我们玩儿了命的高雅,我们就不要低俗。”说半天连句整话都没有。

于:哦,就是说这个么

郭:“啊,你别不高兴,啊,你可以不沉默,但我们很快会让你沉默的啊”

于:是啊?

郭:“我们会写匿名信、打报告,我们都会知道吗?”

于:诶呀,好嘛~

郭:“啊,你可能不理解我们,啊,你现在不了解我你才骂我,你了解我了之后你得弄死我。”

于:诶,豁~ 他也知道这遭狠。

郭:“我们要努力的高雅,啊,力争以后啊,”

于:嗯

郭:“在月球声往下看,连长城都看不见,”

于:那看见什么呀

郭:“就看见一帮说相声的跟儿高雅呢。”

于:好嘛,闹的真大发。

郭:啊,出来之后我心说,中国这专家每俩人枪毙一个,没冤假错案。

于:好嘛,就这么个理

郭:真的,包括还有时候,有的人认为什么是高雅?

于:啊

郭:崇洋媚外

于:哦,他崇洋媚外?

郭:说人家外国人都是好的,都是高雅的。

于:哦

郭:大可不必。有哈韩的,哈日的。实话实说倒退些年,这都是咱们的属国。

于:是

郭:什么叫安南了,哪个叫高丽

于:啊,对

郭:都是这个,年年进贡,岁岁称臣。这小国,生一儿子得送到北京当人质。

于:嗯

郭:现如今跟他学?咱实话实说啊,

于:嗯

郭:当然了人家有先进的科学技术也是要学的。

于:是

郭:但有的时候我也瞧不过去

于:不能全学

郭:孩子们学那个,哈韩。

于:怎么学啊?

郭:那头发绞的,

于:嗯

郭:高平,甩碎儿,蘑菇底儿,染的一道红,一道白,一道红,一道白,真像辣白菜。

于:诶,这一看就是哈韩

郭:啊,裤腿儿比裤腰还肥,

于:哎呦

郭:36号脚穿41号鞋,

于:这么大鞋?

郭:大眼睫毛一翻,啪,把帽子都挑下。

于:豁!帽子太轻了

郭:听说韩国能人很多啊?

于:有不少

郭:世界上有能的人都是韩国的,

于:是吗?

郭:如来佛、耶稣、孔圣人鲁班都是他们的,

于:全韩国的?

郭:于谦,这都是韩国的。

于:诶,我不是

郭:你要是就好了,他们不知咱们的厉害,

于:怎么了

郭:送几个说相声的奔韩国,到那儿他们就亡国。

于:诶,好嘛,说相声的那么能折腾呢?

郭:诶,这他坏啊,什么的啊。

于:哦,哦

郭:听说最近韩国人弄一个火箭,

于:嗯

郭:坐着科学家,上太阳上去,

于:诶,这,你先等会儿吧,上太阳上去?

郭:对

于:太阳多热,那是火球啊!

郭:韩国人说~~夜里去。

于:哎~~~~~我就没见过这么没心眼儿的人。夜里去像话吗?

郭:嗯,咱听说的这都是啊。 哈韩,这是哈韩。还有哈日的。

于:啊,对,日本

郭:日本人咱不能一棍子打死,

于:哦

郭:比如他这个讲礼貌

于:哦

郭:比如他的这个团结,我们也应该学。

于:对

郭:但终归我们是泱泱大国,好几千年的文化,

于:咱们是礼仪之邦啊

郭:是不是,咱们好好的知道咱们怎么回事儿。

于:对

郭:啊,咱不能一味的怎么怎么着,日本,咱实话实说,小国家,

于:对

郭:跟咱比不了。

于:是

郭:你看咱们,咱们那个天气预报

于:嗯

郭:一报得报十五分钟

于:地方多啊

郭:你看日本那天气预报,一句话。

于:怎么说?

郭:全国有雨

于:一块云彩就罩下啦?太小了

郭:地儿小嘛,是不是?

于:哦~哦~哦

郭:地儿小人也少。

于:人也少?

郭:全日本的人都搁到北京来。

于:啊

郭:这头在德云社,那头都到不了郭家菜

于:好嘛,都出不了三环。

郭:啊,说这个意思。啊,当然了,有的时候,你要记住了,高雅也罢,俗也罢。它有一个适合的定位

于:对,自己定位。

郭:位置只要不错,就没有矛盾

于:是

郭:乱都乱在错位上

于:有了人就乱

郭:举个例子来说啊。咱们到有些个大商场吧。

于:嗯

郭:某些个国际品牌的旗舰

于:哦?

郭:你去买东西,人家从上到下的装修,

于:嗯

郭:服务员的态度

于:嗯

郭:包括跟您聊天,它必须看出来档次

于:它得合法

郭:你觉得合爻性

于:对

郭:这是老北京话

于:嗯

郭:觉得舒服

于:嗯

郭:旗舰店,大店。这一进来,人家挺客气

于:怎么说啊

郭:偶尔人家有一句半句的那个

于:嗯

郭:hello ,打个招呼

于:唉,这本身就是国际语言

郭:啊,先生您好 ,请坐,

于:唉

郭:欢迎光临我们国际品牌的旗舰

于:对

郭:您看看这款包

于:哦

郭:是今年秋季的专用色系

于:专门设计的

郭:配您这款外套,非常的合适

于:(笑)

郭:丹尼,请把那款限量版的拿过来,让先生看一下

于:哦,有限的

郭:你会觉得很舒服

于:对,就这么说话好

郭:你看咱们老北京炸酱面,就不能这样

于:就得换一种方式

郭:那个,咱,咱热闹。老北京炸酱面嘛

于:哦

郭:家不长,里不短。 呦,于老师来啦

于:哎呦,嘿嘿

郭:快坐,快坐,快坐

于:嗯嗯

郭:这于老师可是咱们常客,有日子没来了,是吧

于:哈哈,是是

郭:我知道啊。大碗宽条儿的,小碗干炸,两瓶啤酒,烤十个腰子,来一花生

于:都熟悉

郭:你看看,你觉得也舒服。当然人家这饭量也值得商榷啊

于:一个花生我就饱啦?

郭:说这个意思。

于:嗯

郭:但这两者之间,如果调过来,那非乱了套不可

于:这都是好话,调一调也不碍事

郭:那就矛盾啦

于:不行吗?

郭:你看,你想想

于:你来一个啊

郭:咱那个炸酱面馆,按国际品牌店似的

于:是

郭:装的非常好

于:嗯

郭:灯牛马亮的。

于:对

郭:您这一来,人家都穿着西装

于:对

郭:先生您好

于:您好

郭:欢迎光临,老北京炸酱旗舰

于:唉。 吃碗面,还旗舰呢

郭:这款炸酱,是今年秋季新款

于:哎呦喂,春天儿不许吃啊。是怎么着。

郭:配两样面的切条儿,特别合适

于:嘿~~

郭:汤姆, 把限量版的独头蒜拿上来,让先生嚼嚼

于:没听说过!! 独头蒜还限量啊

郭:你听着就乱

于:那可不乱嘛

郭:那国际品牌店要和炸酱面馆似的,你也接受不了

于:那就好啦

郭:啊?

于:显得热情啊

郭:国际大公司,大品牌

于:啊

郭:一个个,灯笼裤

于:是

郭:圆口便鞋,这儿搭着毛巾

于:啊, 来啊

郭:先生,来了您那?

于:来啦

郭:有日子没上我们这买东西来了啊

于:嘿

郭:您上哪愣张去了啊?

于:什么话啊,这叫

郭:您瞧瞧吧,有日子没花我们这了, 啊

于:啊啊

郭:我们这东西最近不赖

于:嘿

郭:可不老卖钱。掌柜的急的真上火

于:是啊

郭:瞧我们这包。 背上它上洗头房,倍儿有面子

于:洗头房,干嘛去啊

郭:先生,别走,价钱好商量

于:嗯

郭:哪都这价,你真走啊?

于:啊

郭:玩去吧,孙子!

于:骂上啦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