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于少鲲

于少鲲

于少鲲,梁羽生小说《冰河洗剑录》中的角色之一。

于大鹏之子,

后拜入七阴教,暗恋同门师妹欧阳婉,而欧阳婉则暗恋江海天。

于少鲲得知小贼文道庄要迎娶欧阳婉时,用计把江海天骗去,自己破坏婚礼然后自杀,让江海天把欧阳婉就出去。

出处:梁羽生名著《冰河洗剑录

身份:镇远镖局镖师

门派:七阴教

父亲:于大鹏

师父:阴圣姑

师妹兼意中人:欧阳婉

情敌:江海天、文道庄

朗吟未已,忽有一骑快马奔来,骑者似是一个书生,听得吟声,蓦然将马勒住,拱手问道:“你可是江海天么?” [1]

江海天怔了一怔,心道:“敢情又是一个要暗算我的人来了?”立即戒备起来,朗声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少年神色倨傲,并未离鞍,就在马背上冷冷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问你,你可是个有肩膊,能担当的男子汉?”

江海天莫名其妙,皱眉道:“我不懂你这话是甚么意思,我做了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敢担当?”

那少年冷笑道:“哦,你还不知道么!有个人快要给你害死了,你还这样悠游自在?”

江海天跳起来道:“胡说八道,我害死了什么人?”心中想道:“我才是几乎给人害死呢。”

那少年似是连他这句未曾说出的话也已知晓,立即说道:“你忘记了昨晚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姑娘么?你几乎给人毒死是不是?后来是她给解药救了你不是?你得了救,她可要给你害死了!她的师父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正要把她处死呢,只待捉到了你就一并行刑。”

江海天大怒道:“好,不待她来捉我,我先去见她!她在哪里?”

那少年用马鞭一指说道:“她们就在前面山谷之中一座圆屋顶的堡垒里。你要去就得快去,免得欧阳姑娘多受皮肉之苦!”

江海天气往上冲,叫道:“好,我现在就去!”但他刚跑得两步,那少年又叫住他道:“喂,还有一样,你若果真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可千万别泄漏了是谁指点你来的。”江海天道:“好啦,你这人好唆,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连累你?哼,哼,你怕这些人,我可不怕!”这几句话未曾说完,那少年早已挥起马鞭,催赶马儿疾驰而去。

《冰河洗剑录》第十五回 十分险恶罗奇祸 一片真诚感玉人

忽听得“乓”的一声,宾客们还以为是鞭炮声响,哪知却是一团火光,突然间在新郎的背上爆炸开来!文道庄大叫一声,双臂一甩,那件崭新的长袍片片碎裂,就在这时,文廷璧与欧阳伯和不约而同一齐出手,文廷璧长袖一挥,将那团火光卷了过来,登时熄灭,他衣袖一抖,只见无数梅花针散了满地!欧阳伯和双指一弹,贺客中登时有个人大叫一声,仆倒地上。

欧阳二娘喝道:“于少鲲,你好大的胆子!”原来这个向新郎偷袭的人,正是与江海天同来的那个于少鲲,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尖声叫道:“江少侠,我求你的就是这件事,我宁愿她嫁给你,你赶快带她走吧!”欧阳二娘飞扑过来,可是她还未曾抓着于少鲲,于少鲲己拔出一柄匕首,“卜”的一声,插进自己的胸膛了!正是:

喜席未开红烛灭,不辞一死为殉情

《冰河洗剑录》第二十二回 烛影摇红腾杀气 刀光如雪闹华堂

于少鲲心悦君兮君不知

by shinie1984

在我第一次学着写自己的名字,于少鲲这三个字的时候,父亲对我说,《庄子-逍遥游》里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里,有这样一个神奇,大气,让人钦佩的字。

我的父亲叫于大鹏,一生不得志,而我,是父亲理想的延续。从小,父亲便教我认字,习武。父亲曾经是少林俗家弟子,打得一手好拳。而我长大一点后,父亲又慕名把我送到善于使毒善发暗器的七阴教阴圣姑的门下学艺。

阴圣姑为人毒辣,我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害怕,可是我还是感激她收我为徒,因为若不是这样,我怎能见到那个美丽,娇艳的女子,又怎能做他的师兄?

她叫欧阳婉,听到师傅领她见众同门,告诉我们她的名字时,我呆呆的,心里想着,这个名字固然好,但怎配得上仙女一般的她呢?我真想送她一个更好听,更与她相配的名字,可是我想了好久也想不到。我以为,这世间,没有哪一个字,配得上她的明媚。

她是我的师妹,刚进师门时,对我总是师兄师兄的唤个不停,仿佛处处都需要依赖着我。而我那时,心里是多么快活。

她出众的美丽,聪颖很快便博得师傅的宠爱,尽管这宠爱只是对她的利用而非真心,却也依旧引起了其他师兄弟的不满。

每次听到他们在背地里挤兑她,编排她的不是,我总要挺身而出为她辩护,尽管她不知道,尽管这样做得罪了同门。我在乎她,我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别的人怎么看我,一点也不重要。

后来,师傅让她和别的师兄弟一起去毒害江海天,这对于一向手段毒辣的七阴教门人来说,是再简单,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我在七阴教里呆了这许多年,早已练就了对别人的冷血无情。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破坏了大家的计划,把解药给了她,她救了他。

乍闻这个消息时,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一点点酸吧。她弃恶从善了一次,为的却是一个与她从不相干的男人。

江海天,想必是一少年侠士,与我这样的邪派中人相比,无异云泥。如果,她爱上了他......我不敢再想下去。

而果然,她爱上了他,当他赶来救她而被师傅制住时,她甚至不惜受死,只愿狠毒的师傅能放过他。

而她始终不知道江海天是怎么得到她将被师傅处置的消息,她不知道,通风报讯的那个人,是我。我打不过师傅,救不了她,只好去找可以救她的人,即使,那人是----我的情敌。

而她也因此,更深地仰慕他了吧。或许,也只有他这样武功好,又侠义的少年,才配得上她。

但是偏偏,她和他之间,又有了重重误会。他以为,她或许是个恶毒的女子。

而她的父母更是无情,竟然要将她许配给文道庄,那个采花淫贼,那个根本无法给予她幸福的人。

她对着我哭泣的时候,我只知道一遍一遍的重复:

“那文道庄,不是个好人......

那文道庄,不是个好人......”

我却不知道该怎样挽救眼前这个我最爱的人。

我只知道,拼着一死,也要阻挠这件婚事。于是我决定,在婚宴上暗杀新郎。如果成功,就可以保全她的幸福。

赴宴途中,遇到江海天,我喜出望外,如果他可以去救她,我的把握就更大,否则,万一刺杀不成,她还是逃不掉不幸。我为了骗他去赴宴,说父亲想见他一面,甚至在他犹豫不决时为了让他相信我的话,拔出佩刀,削下了自己的小指头。都说十指连心,可想到可以救她,我不觉得痛。

婚宴上,赞礼的人开始唱道:

“新人上堂,喜气洋洋百年好合五世其昌,奏乐,叩首”

我知道,这是我一生里最后一次参加婚宴了,以后,再没有机会。

我用尽毕生力气发了无数梅花针射到文道庄的背上,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死,但是我,是来赴死的。所幸的是我死后还有江海天救他出去。我叫道:

“江少侠,我求你的就是这件事,我宁愿她嫁给你,你赶快带她走吧!”

我发现自己的这句话喊出来声音特别尖锐,或许是我太激动了吧。我看见她的母亲飞扑过来想要制伏我,她不知道,我不需要别人对付我的,因为我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我拔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卜”的一声,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我轻轻地说了一句话,或许没有一个人听见:

“师妹,你是不是从来就不知道,我爱着你。不过,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

我眼前有好多人影在晃动,越来越模糊,我觉得自己似乎飘了起来,耳边又依稀响起父亲的声音: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

痴情炮灰于少鲲

喜席未开红烛灭,不辞一死为殉情。暗恋欧阳婉不敢表白最后在他婚礼上殉情的情痴。《冰河》是本很厚道的书,梁老在书中大发善心,成全了许多人,这次重温之前我都忘记还有这么个悲情的炮灰了。他爱欧阳婉宁愿成全她和江海天,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杀掉文道庄……最可悲的是他的心意欧阳婉完全不知道。从书中看梁老对他的行为也不甚同情的样子。大概是这种暗恋单恋失恋的模式,梁老并不认同吧。

节选自 春水煎茶 《梁羽生人物《冰河洗剑录》众生相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