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东北官话

东北官话

东北官话东北话,是汉语官话的一个分支,分布于黑龙江省吉林省全境,辽宁省大部分地区,内蒙古自治区的东部,河北省东北部。170多个市县,使用人口约1.2亿。东北官话细分可分为吉沈片、哈阜片、黑松片,每片又可分为几小片。

东北官话相当接近普通话北京话普通话之间则有相当明显的区别:过多的儿化音、北京话特有的方言词等等)。

外地人印象中的东北话其实往往是东北一些地区的“东北话”。虽然东北各地的口音腔调有些许不同,但这种不同只是“东北味儿”的深浅有无,并没有词汇用语的不同,也没有较大的变音变声。

黑龙江省和吉林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的口音都比较轻,尤其城市人的发音非常接近普通话。

东北官话阴平调是33,普通话则是55,这让“东北话”听起来调值很低。此外,再以沈阳话为例,r、y不分、平翘舌不分的现象比较普遍。比如“如、于”;“页、热”等字,此外一些零声母字在松辽片老话中前有鼻音如“安排(nānpai)”;古入声字转入上声的要比普通话多如“国”、“福”、“职”等在东北方言中均读作上声214。个别字保留较古的读音如“街(gāi)”(见组不腭化) ;但也有见组字先于普通话腭化,如客读“qie”。

东北话有不少区别于其他方言的独有方言词,一些来自满语蒙古语,黑龙江一带的也有一些来自俄语的借词。来自满语的借词主要有嘎拉哈(ha四声,动物的膝盖骨)、哈拉巴(halba,肩胛骨)、拉忽(la三声hu轻声,马虎)、咋呼(za四声hu,聒噪)、秃噜(tūlu,食言)等;源自蒙语的借词主要有呼啦,盖(贼);源自俄语的借词主要有列巴(俄式面包)、格瓦斯(面包发酵饮料)、布拉吉(裙子)、马神(机器)、魏德罗(桶)、哈拉少(shao四声,好)、笆篱子(警察局,转义为监狱)等。

划分方案1

1988年中国大陆的东北官话使用者为8200万人,如果使用者的数量增长与人口增长相当,那么截至2010年,大陆的东北官话使用者超过1.2亿人。

东北官话主要分为山地型, 即“辽沈片” ,主要分布于辽宁省的沈阳市一线以东的长白山腹地及其余脉地区包括辽宁省沈阳、抚顺、本溪、辽阳 、鞍山,吉林省吉林市、通化、白山等众多城市, 由于自然地理环境因素,辽沈片内部不同地区存着能够被分辨出的差异, 但相比其他官话各片内部的差异仍要小的多, 更接近一个小片内部的情况。另一种为平原型, 即“松辽片” ,包括长春、哈尔滨、松原、大庆等松辽平原绝大多数城市和地区, 松辽片内部不同地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如长春、哈尔滨的两地居民都无法分辨对方语言和自己的差别。另外还有沈阳、吉林、四平等平原型和山地型的交差地带, 兼具着平原型和山地型特征,(沈阳相比吉林、四平山地型特征更明显一些)以及向华北平原过度的辽西口音。 由于东北官话与相邻的北京话非常接近且自身内部差异非常小,如东北官话和北京之间的差别比其他官话内部, 甚至各片内部的差异更小, 而东北官话内部被划分为“长哈小片”的长春话和哈尔滨话,乃至被划分为“松辽片”的整个松辽平原上的语言事实上彼此根本无法分辨,不存在任何差异, 用来代表细小差异的“小片” 和局部差异的“片”的分类在此并不适用, 所以对于东北官话是否为独立大区得方言还是和北京话,冀鲁官话归为同一种官话,以及东北官话内部的长哈小片和松辽片是否应该换成“长哈话” 和“松辽话” 尚有一定争议。

根据东北各地最近的情况,从实际出发, 可以大致将东北官话划分成以下几个分支。
  辽沈片:代表为沈阳话, 主要分布在辽河以东, 辽东半岛以北, 长春平原以南(以四平市区为界),以及长白山腹地大部分地区,包括辽宁省辽河以东的沈阳抚顺鞍山辽阳本溪大部, 吉林省的白山以及通化 、延边大部及吉林市部分地区,主要分布长白山腹地及其周边地区的辽沈片可以成为东北官话山地型,是东北话特征最明显的一支,是最典型的东北话。

松辽片:代表为长哈话(长春话哈尔滨话),分布在松辽平原三江平原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大兴安岭、草原大部分地区,包括吉林省的四平长春松原白城以及吉林市部分地区, 黑龙江省部分方言岛以外的大部分地区,内蒙古自治区的通辽呼伦贝尔等地),为东北官话平原型,该地区是东北移民特征最明显的地区,原住民口音被冲淡,更接近普通话,是最标准的东北话。

松锦片:代表为锦州话,分布在辽宁省辽河以西至山海关一线, 包括辽宁省的锦州葫芦岛等地, 辽西地区自古与中原地区联系紧密,除了总体上明显表现出东北官话的特征外,在个别词汇上和东北话中其他两支有所不同,在腔调上并不像其他两支始终表现出东北话阴阳顿挫的气质,有时比较悠扬婉转,存在着向中原地区过度的痕迹。

划分方案2

根据《中国语言地图集》的调查,1988年中国大陆的东北官话使用者为8200万人,如果使用者的数量增长与人口增长相当,那么截至2010年,大陆的东北官话使用者超过1.2亿人。东北官话细分可分为吉沈片、哈阜片、黑松片,每片又可分为几小片。

贺巍(1986)认为,根据古影疑两母开口一二等字的今读,从大的方面把东北官话分成吉沈片、哈阜片和黑松片,像“鹅、爱”这些字,沈吉片都读成零声母,哈阜片都读成[n]声母,黑松片有些字读成[n]声母,有些字读成零声母;然后再主要根据古知庄章三组字的声母部位和古精组字是否相同,再把各方言片分成方言小片。

吉沈片

五十二个县市,分布在辽宁省、吉林省和黑龙江省,下分三个小片。

①梅溪小片三十二个县市:

辽宁省沈阳西丰开原清原新宾法库调兵山抚顺市抚顺县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辽中、辽阳市辽阳县灯塔鞍山海城凤城铁岭市铁岭县

吉林省柳河梅河口白山靖宇安图抚松长白临江江源

②蛟宁小片十四个县市:

吉林省吉林蛟河舒兰桦甸敦化永吉

黑龙江省宁安东宁穆棱绥芬河海林尚志鸡东鸡西

③延吉小片六个县市:

吉林省延吉龙井图们汪清和龙珲春

哈阜片

六十八个县市旗,分布在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河北省东北部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下分两个小片。

①长锦小片四十九个县市:

辽宁省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昌图康平彰武新民黑山台安盘山盘锦大洼北镇义县北票绥中锦州葫芦岛兴城凌海

吉林省长春榆树农安德惠九台磐石辉南东丰伊通东辽辽源公主岭双阳四平梨树双辽长岭乾安通榆洮南白城、镇赉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乌兰浩特阿尔山突泉扎赉特旗科尔沁右翼前旗

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

②肇扶小片十九个县市:

吉林省松原扶余前郭尔罗斯大安

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庆安木兰方正延寿宾县巴彦呼兰五常双城肇源肇州肇东安达

黑松片

六十五个县市旗, 分布在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下分三个小片。

①佳富小片二十二个县市:

黑龙江省伊春鹤岗汤原佳木斯依兰萝北绥滨同江抚远富锦饶河宝清、集贤、双鸭山桦川桦南勃利七台河密山林口牡丹江、友谊

②嫩克小片四十三个县市旗:

黑龙江省嫩江黑河讷河富裕林甸甘南龙江泰来杜尔伯特大庆绥棱铁力五大连池北安克山、克东、依安拜泉、明水、青冈望奎海伦通河塔河漠河呼玛孙吴逊克嘉荫绥化兰西齐齐哈尔

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呼伦贝尔海拉尔扎兰屯牙克石陈巴尔虎旗鄂温克族自治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阿荣旗鄂伦春自治旗根河额尔古纳等)

③站话小片十一县市:

黑龙江省肇源肇州林甸齐齐哈尔富裕讷河塔河嫩江呼玛黑河漠河

除此之外,西南地区也有东北官话方言岛,多为三线建设时期内迁的东北人口,主要集中在攀枝花、绵阳等地,典型的如绵阳江油含增镇。

东北官话拥有官话方言的所有共同特征,如

古微母字今不读双唇音声母 m-

古日母字今不读鼻音声母 - 或 n- 等

古浊上字一分为二,次浊上字随清上字走,全浊上字随去声字走

无 -m 尾韵

东北官话里,古入声的清音声母字今分归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且并无明显规律,这点与北京官话类似。但东北官话里的古清音入声字转为上声的比北京官话多,阴平的调值音比北京官话低。

部分方言词

咋整 = 怎么办

咋办 = 怎么办

撂挑子 =不干了(原意指在用扁担挑东西的路上放弃了)

撂担子 = 不干了

寻思 = 想

瞅 = 看

怪可怜 = 挺可怜

贼好 = 特别好

好使 = 好用,也可以用来表示同意

使劲儿 = 用力

琢磨 = 思考

张罗 = 准备

折腾 =形容忙里忙外的样子(例:这一上午给我折腾的不行了。)

卖单儿=看,类似于瞅,更多是形容看热闹。

裂(读三声)巴(读轻音)=形容一个人长坏了 例:这小孩儿小时候长挺好看,大了倒裂巴了。

岔(读三声)劈(轻音)=形容一件事做错了或双方互相错过。 例:这事整的,整岔劈了。 例:你怎么从那边来的,咱俩正好走岔劈了。

钱串子=蚰蜒

蛄=蝼蛄

扁担沟=中华负蝗

扑棱蛾子=可以指代所有会飞的蛾子

秃噜皮=受伤破皮了

脖楞盖儿=膝盖

叽歪=磨磨唧唧的纠缠

喃们、俺=我

哏(三声)=形容一个人做事不痛快,为人不爽利或者形容一个人难缠

利索=干净、痛快 例:你办事能不能利索点儿?!一天天磨磨唧唧的! 例:你就不能学学人家?一天能不能把自己收拾利索儿的?!

嘎哈=做什么

却青=青 (就是形容青的厉害,表达一种程度)

埋了咕汰、埋了吧汰、埋汰=脏、不干净

东北官话有个别源自满语、俄语和日语的借词:

①东北官话借自满语的词汇:埋汰脏

②东北官话借自俄语的词汇:裂巴(俄语:Хлеб)面包(或/黑裂巴/)

③东北官话借自日语的词汇:马葫芦(日语:マンホル)下水井、便所(日语:べんじょ)厕所

一方语言,是一方文化的根基。东北官话隶属官话方言的分支,说话腔调接近现代汉语普通话,其他方言区的人大体上能够听明白,这就为近些年来东北方言在全国范围内的广泛传播提供了必要条件。
  东北方言,是汉语方言。这种方言的特殊性,就体现在它源头的特殊性。

三个时期,东北方言在古东北地理构成的三个时期。

中国古代虽以汉语言(主要是雅言),汉字为主体,但汉语言的各地域的发音和称谓也不尽相同。按杨雄所著《方言》中划分十二大方言区,东北属于“燕代方言区”。“燕曰幽州”,燕早在周武王灭殷商之前就起源于东北,号属“东夷”,“秦统一中国后,商周时所称九夷完全融化为华夏族”。古代北燕朝鲜方言是汉语的一种方言。燕人活动区域很广,从燕山以东到朝鲜半岛北部、松花江南岸,都是燕人活动的区域。1983年,考古队在二龙湖北岸发现一座燕城,从出土的绳纹陶器,确认是燕城址。人是语言的载体,方言的形成在于人的流动。经过两千年的艰苦历程,燕人不断与逐渐流入东北的齐、赵人融合,不同地域的语言既有输出,也有接纳,逐渐形成东北稳固的汉语方言第一时期。

后汉书·东夷列传》称箕子朝鲜“其后四十余世,至朝鲜侯,自称王。汉初大乱,燕、齐、赵人往避地者数万口。而燕人卫满击破而自王朝鲜(此文朝鲜是当时的中国诸侯国,与后世朝鲜半岛李氏朝鲜并没有历史继承关系)。”在朝鲜设汉四郡。实际早在秦汉时期,从陆上和海上到北燕朝鲜来的汉人相当多,其中燕人、赵人主要从陆路到东北地区,齐人则乘船从海上前往,而且“八世而不改华风”,这样长期以来形成汉语方言。秦汉、魏晋、唐宋,也不断地有鲁、冀、豫、晋等省人口流入东北。在黑龙江省三江地区近些年发现了多处汉城汉墓;在通化县境内发现秦汉长城的关堡一座、烽燧11处遗址,秦汉长城东端可能在通化;2011年又在通化县境内发现赤柏松汉城遗址,2011年又在大安附近后套木噶发现战国西汉的墓葬遗址,以上史实也打破吉林省乃秦汉“辽东外徼”的说法,“是汉中央政权经略东北的重要实证”,说明汉人民居及汉文化的影响已经覆盖整个东北,又经魏晋、隋唐几千年的叠压,形成第二个东北汉语方言时期。

元明清以来,汉族及少数民族南北流动,特别明清以来关内失业的农民大量流入东北,又促成汉满融合的良好局面,形成东北第三个汉语方言历史时期。

东北历史的活化石

东北方言是东北四千年历史的活化石
  东北方言是以四千多年来汉族土著的语言及汉字为基础的语言文化。沿着方言的来路去寻根,可以追溯到上古没有文字的时代。当时只有语言交流,没有文字,到后来虽有文字记载了语言,强化了记忆,由于文字普及得较慢,特别在边远的穷乡僻壤,语言很难与文字相对应。所以在上古时代民间有许多有音无字的语言。“这嘎达”就属于无确切文字的语言,“嘎达”、“碜(寒碜)”,“犄角”、“嘎啦(旮旯)”属于只可意会不可以文字言传之类。如“鬼道”,聪明,有智慧,很鲜明体现古文字的活用。“鬼道”与“神道”可以通用;再如“你起(读qie第三声)这嘎达”,本不识字的农民说这话时的意思是明白的,意思是“你起身离这里远点”,究竟用哪个字对应,“且”,按其动作意思可以和“起”相对应,但与“起”又有所不同,大有“离开”的意味;也有有字无音的,如“毽子”,本是汉代就有的玩具,只是东北方言用以借代,读“犍儿”。
  最说明历史久远的一个方言,就是对小孩的称谓,江浙方言称小女孩为“囡”,小男孩为“囝”,而东北方言对小孩统称“小嘎”,女孩称“小尕”,男孩称“小”,按象形文字解释,人没留之前称“小”,留之后称“小生”,常叫“秃小子”,而“尕”则正像披一头秀发的女孩。而“尕”、“”恰是古文字,至少在汉代就有了。这个方言正是历史的活化石。

东北各民族文化融合

第三,东北方言是东北各民族文化融合的大熔炉
  有史以来,东北就是汉族与少数民族共同开发、共同争夺生存空间的大舞台,开发与争夺的过程,就是语言交流与融合的过程。民族间的融合,第一是风俗的融合。随着风俗的融合,必然带来语言的融合。历史上汉族土著民与女真族契丹族扶余族、高句丽族,以及蒙古族满族等的融和,这些融合体现在文化层次叠压的方言。在东北方言这块活化石的层面上,清晰地看到汉满风俗融合的痕迹,如“磨叽”源自满语。“干棒楞子”,意为清一色,吉林九台有其塔木乡,其塔木,满语站杆树,清一色枯干的树,就是干棒楞子。“疙瘩溜秋”,意为不光滑,有结节,大圆包,引申为“疙瘩话”。“嚼果(咕)”,好吃的精美的东西。不只是饽饽或水果,满族过年准备年嚼果。“摘你嘎拉哈”,由玩具引代。“”,由达斡尔蒙语引申为鞋的称谓。“扎古”,这是借用于蒙古语,本意是请医生看病,引申为打扮,装饰。
  在东北,曾经受到俄罗斯人、日本人曾长达半个世纪的殖民侵略,语言的借用,体现殖民文化的渗透。如“沙咯楞的”,意思加快速度,就是借用俄语的“沙”;“喂哒罗”(装水的小桶)、“布拉吉”(连衣裙),“骚鞑子”(士兵)就是俄语的译音;“火烈拉”(一种急性肠道传染病),后来采用英语或其他外来语的词“霍乱”,等等。
  东北民间仅仅把一件事意思说得明白,不算高明,民间智慧总想把话说得有情趣、有幽默感,形象生动、富有诗情,好用比兴,创造一种新的语言情趣。在官话中说两个人或者两群人靠得紧密,用“手拉手,肩并肩,心贴心”作比喻,这已经够生动了,但在民间仍不满足。两个人可以手拉手,两群人实际是不可以手拉手的,更不可能“心贴心”的,这些还不过是官式语言的比喻。于是在民间创造出“掏心窝子话”、“膘起膀子干”,比“心贴心”更生动更形象,可以有触摸感的语言。方言与官话也在转化中,如“打扫”,本义清除、扫荡干净的意思,如“你将饭碗子打扫干净”,由小范围方言转为大范围官话,甚至普通话了。

第一,生动形象性,由静态的语言,转化为动态的语言,将抽象的语言,转化为形象生动的语言。它的生动性来自于劳动,将许多非动性的词语都取动性表达。以“扒瞎”、“掰扯”、“拔犟眼子”为例,三者都是辩解人的精神状态非常抽象的词汇。将人们编排没有根据的谎言,方言称作“扒瞎”,“扒瞎”来自于农村秋收劳动扒苞米,扒出来没长粒儿的空棒子,称“瞎苞米”。用“扒瞎”来指责并替代扯谎,不仅生动准确,而且带有很浓的感情色彩。同样,“掰扯”也是得益于扒苞米的劳动,苞米叶子需要一层一层地剥去,到最后方见分晓,用来形容刨根问底、辨别真伪,也是非常形象的;再如“八竿子拨弄不着”,用来形容关系相当疏远,来自农村的打鸟活动。常在一片空地上撒下少许粮食,装上转动的竹竿拨弄来打鸟。八竿子都打不住一个鸟,可谓过于疏远了。
  第二,东北方言有着巨大丰富性。如喝酒,不说喝,说“”、“整”、“扪”、“倒”、“抿”等。“感情深,一口扪;感情浅,舔一舔”。在酒桌上,猜拳行令,最显性格。顶属“打”、“揍”;“闹”、“搞”、“抓”、“整”等内涵最丰富。常见的“这嘎达”,“那嘎达”。
  第三,幽默感。东北人的语言中饱藏着“苦中作乐”的调侃、幽默、滑稽的歇后语、俏皮嗑、疙瘩话,经过游戏化、诗化处理。所以,二人转文学里,宁用古语,不用官话,宁用土语,不用僵硬的概念话。感情最浓的是乡土乡音,一经二人转艺人嘴里说出来,就感到幽默、滑稽。
  陈功范是善于运用方言土语的一个作家。我们从他的单出头《真人假相》中摘出几句:
  “愣没辨出谁的语声”(用“愣”或“硬”’来强化。)
  “你咋就不怕把眼珠子睡捂了呢!”(是说睡的太多了。)
  “二两茶叶沏一壶你瞅那老色!”
  再从他的《窗前月下》摘一段唱词:
  谁不知我拙嘴笨腮说话不记甩,裉劲上吭哧瘪肚嘴还直跑排。越赶上着急上火那还越添彩,俩眼睛瞪一般大啥也说不出来。哪赶上你伶牙俐齿小话来得快,着紧绷子嘁哧咔嚓真能叫得开。这段唱词,不用特殊标明出自哪个人物之口,就能鲜亮地见出人物性格,见出地方韵味,那种幽默、诙谐、俏皮的语言风格溢于言表。
  东北方言是活跃在人们口头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最值得珍惜的文化。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