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阿尔弗雷德大帝

阿尔弗雷德大帝

阿尔弗雷德大帝(Alfred the Great ,古英语:Ælfrēd,Ælfrd)中文译名:艾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等,生卒年从848/849年~899年10月26日。韦塞克斯(Wessex)的国王,在位从871年至899年。

阿尔弗雷德(古英语:lfrēd,英语:Alfred;849年-899年10月26日)也译作阿佛列、艾尔弗雷德等,是英格兰盎格鲁-撒克逊时期韦塞克斯王朝的国王,他也是英国历史上真正第一位称呼自己为“盎格鲁-撒克逊之王”的君主。由于其英勇的统帅臣民对抗北欧维京海盗民族的入侵,被后世尊称为阿尔弗雷德大帝(Alfred the Great)同时也是英国惟一一位被授予“大帝”(the Great)名号的君主,他也被后人尊称为“英国国父”。

他的生活细节被10世纪的威尔士学者和主教亚瑟记录下来。他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鼓励教育,翻译大批古典名著,并编纂《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大力完善他的国家的法律体系和军队结构。他被一些天主教徒视为圣徒,但从未得到官方认可。英国圣公会尊称他为天主教英雄,并在他的忌日10月26日设立节日纪念他。他通常被描绘在英国教堂的彩色玻璃上。

阿尔弗雷德出生在伯克郡一个叫Wanating的村庄,也就是当代位于牛津郡的万蒂奇。他是韦塞克斯王国埃塞尔沃夫国王(thelwulf, King of Wessex)与第一任妻子奥斯博嘉(Osburga)所生的幼子。

868年,阿尔弗雷德娶了thelred Mucil的女儿Ealhswith为妻。

在阿尔弗雷德5岁那年,他被送往罗马,根据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的记载,罗马教皇利奥四世为他进行了坚振礼的仪式,并授予他罗马执政官的资格。维多利亚时代的学者们认为此举在于承认了阿尔弗雷德作为韦塞克斯王国继承人的身份。然而,由于阿尔弗雷德尚有三位兄长在世,所以是否真的能够继承王位还是一个未知数。

公元854年-855年,阿尔弗雷德又在法兰克王国秃头查理的宫廷里呆了一年,然后返回罗马,并于856年陪同他在罗马朝圣的父亲埃塞尔沃夫一起返回了英格兰

同年,埃塞尔沃夫的次子埃塞尔巴德预谋篡位,韦塞克斯笼罩在内战的阴影之中,最终国内的贵族都不支持战争,并在贵族都参与的会议中达成以下协议:由埃塞尔沃夫统治东部,主要包括新占领的土地;由埃塞尔巴德统治西部,也就是原来韦塞克斯王国的领土。埃塞尔沃夫国王于858年去世,韦塞克斯再度成为统一王国,并由阿尔弗雷德的三位兄长依次继承。

传说阿尔弗雷德一生都有健康问题的困扰,年轻时甚至到爱尔兰去寻求治疗。温切斯特和万蒂奇的阿尔弗雷德雕像把他描绘成一个强壮的武士形象,但事实可能并非这样,尽管如此,没有人怀疑过阿尔弗雷德所拥有的勇气和智慧。

亚瑟主教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天,母亲和孩子们坐在一起,给他们读一本撒克逊诗集。那时还没有发明印刷术,这本书上的文字能够发光,非常奢华。孩子们十分喜欢它,母亲说: “你们四个王子谁先学会阅读,我就把这本书送给他。”阿尔弗雷德当天就找到一位老师,开始刻苦学习,很快就赢得了那本书并终生以此为荣。

晚年的他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病,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他的脾气变得暴躁,身体常常疼痛,无药可施。这个勇敢善良的人忍受着疾病,就像忍受一生中遭遇的其他困苦一样,直到五十三岁,即统治英格兰三十年后,他去世了。死后他被暂时埋在温切斯特(Winchester)的奥尔特敏斯特教堂(Old Minster)。不久迁入专门为他建造的New Minster。1110年,他与他的后代被嵌入海德大修道院(Hyde Abbey)。亨利八世统治期间,1539,Hyde Abbey被拆毁但坟墓并未损坏。1539年,他的坟墓被重新发现,因为在土地之上规划建造监狱,他的棺木与尸骨遭到毁灭性破坏,至当代一无所留。

公元793年6月8日,林斯特凡的天主教堂内正举办一场规模盛大的弥撒。一支突如其来的海盗船队打破了平静。这些海盗在当地大肆劫掠,肆意屠杀手无寸铁的教士和平民。最终,这座教堂付之一炬。

很快,海盗在林斯特凡地区劫掠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西欧地区。这起暴行甚至令查理曼的宫廷学者约克的阿尔昆都深为震惊。阿尔昆在给诺森布里亚国王埃塞尔雷德的信中哀叹道:

啊!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已经在这块美好的土地上生活了将近三百五十年,如今在我们统治下的不列颠竟遭受了由异教徒带来的史无前例的可怕磨难。没有人能料到他们竟会完成这样的一次航行。看看圣库斯伯特的教堂吧!它洒遍了基督教传教士的热血,礼拜用品被洗劫一空。

这些在英格兰编年史家们笔下无恶不作的海盗们,便是大名鼎鼎的维京人。从850年开始,维京人仅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便横扫除了西撒克逊之外的其他盎格鲁-撒克逊王国,并使诺森布里亚、东盎格利亚和麦西亚王国沦为附庸。

公元865年,一支被称为“异教徒大军”的维京军队进入不列颠,开始了对英格兰的征服和定居阶段。这支部队也是英格兰人自9世纪以来,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的外来侵略军。他们在随后14年内,成为英格兰人的最大威胁。

彼时的英格兰,只剩下四个主要的王国:东盎格利亚、诺森布里亚、麦西亚和西撒克逊。到公元870年时,除了西撒克逊之外的三个王国,均已被异教徒大军征服。

我们不难发现,英格兰政治上的分裂,是导致维京入侵的重要原因。不列颠岛的地理环境,也为维京人的入侵提供了便利。东部的海岸线极为曲折,有许多深入内陆的峡湾和港湾。周边环绕的小岛,也成为维京人发起侵略的基地。更重要的是,岛上大多数河流均为东西走向,这为维京人深入内陆地区,扩大劫掠范围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当然,维京人的军事优势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英格兰人与维京人有十分类似的军队配置,但维京人在海军和步兵方面的优势使他们处于上风。

英格兰人的重步兵主要由临时征召的自由民组成。他们在作战时使用长矛作为主要武器,以长剑和短柄战斧为次要武器。他们的常见装备还包括一面由椴木制成的圆盾和一把短刀。除了少部分贵族可以装备锁子甲和铁制头盔作为防护之外,大多数人仅身着皮制或亚麻质地的衣物,对劈砍和箭矢均缺少防御能力。英格兰军队中也缺少以弓箭手,这使得他们难以从远距离对敌军造成威胁,极其依赖于近身肉搏。

此外,这些临时征召的自由民缺乏训练,纪律性差。他们的防御仅限于在征召地附近地区的短暂服役。当服役期满后,这支军队便就地解散,因而难以进行有效作战。

维京重步兵使用的武器与英格兰人相差无几,但他们还有一种强力的破甲兵器双手斧。这种柄长1.5-1.8米的战斧只要一击便可砍透对手的盾牌和头盔,也是克制骑兵的利器。

此外,维京军队在远程武器和护甲装备方面也有优势。他们无论在海战还是陆战中都擅长使用弓箭,部队中有一定数量的弓箭手。维京人的长船也确保他们在对沿海地带的进攻中始终保持主动态势。维京长船一般由橡木制成,主要依靠桨手划船推进。其特点是吃水较浅-航速较快-转向灵活,可以沿河逆流而上,甚至能在水深较小的溪流中停泊。坚固的船身又使它能够适应各种恶劣的航海情况,因此十分适合航海远征并进行突袭式的劫掠活动。

乘坐长船进行袭扰作战的维京人,不仅具有较强的侦查能力,还可以根据敌情主动选择作战策略。若英格兰人的数量较少,维京弓箭手便利用长船为掩体射击缺少护甲的英格兰步兵,掩护己方重步兵登陆作战。若英格兰人数量较多,战况不利。维京人则可以迅速登船撤离,驶往防备较为薄弱的地区继续侵扰。

可以说,装备长船的维京军队具备了轻骑兵侦察、突袭和掩护作战的职能。配合原有的重步兵和轻步兵两类武器系统,使其获得了进行袭扰作战的一切优势条件。

就这样,仅存的西撒克逊王国成为了英格兰人对抗维京人的惟一希望,它即将面对9世纪最强维京军队的挑战。

此时维京军队开始深入内陆,有计划地建立定居点。这些定居点不仅充当了他们的后勤基地,同时也成为他们的防御要塞。另外,维京人自征服东盎格利亚后开始配备马匹,这极大地改善了他们的陆上机动作战能力。他们在行军时骑乘马匹,以提高进军速度。但在战斗时他们仍然下马作战,继续保持重步兵在防御能力上的优越性。而维京人在防御上的优越性,又因为依托营垒的缘故得以加强。

在阿尔弗雷德两位长兄埃塞尔巴德(thelbald of Wessex)和埃塞尔伯特(thelberht of Wessex)的短暂统治中,他并未被提及。他的政治生涯开始于在866年即位的三哥埃塞尔烈德(thelred of Wessex)统治时期。在这一时期,做为皇位继承人的他全力辅佐哥哥,阿瑟主教称他为“王国的二把手”。很多史学家认为这种关系是由阿尔弗雷德的父亲或是韦塞克斯贤人会议的整体决定,以防止埃塞尔烈德国王丧生后,王国不至于陷入由于继承权问题导致的纷争局面。

868年,阿尔弗雷德协助埃塞尔烈德国王在邻国麦西亚(Mercia)并肩作战,他们希望将丹麦人的入侵阻止在这里,但最终失败。此后两年内,丹麦军队没有进一步对韦塞克斯采取军事行动,阿尔弗雷德是否为此贿赂过丹麦人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时期内,以韦塞克斯为中心的盎格鲁撒克逊社会得到了难能可贵的两年和平时间。

但好景不长,870年丹麦国王哈夫丹和巴格塞吉率军沿着麦西亚和韦塞克斯边境进入韦塞克斯,先头部队于当年12月31日在雷丁附近的恩格尔菲尔德与韦塞克斯守军发生冲突。

公元871年,业已征服东盎格利亚全境的异教徒大军进入西撒克逊王国,并在雷丁地区修建堡垒,在双方的第一次交锋中。西撒克逊人初战告捷,这次战役也拉开了871年间双方频繁交锋的序幕。四天后(1月5日),初战告捷的西撒克逊军队在埃塞尔雷德国王的率领下向雷丁进军,但他们遭到维京军队的内外夹击,最终战败。

871年1月9日,埃塞尔烈德重新整编了军队,在阿什当继续与丹麦人开战。他与阿尔弗雷德兵分两路,一路对应哈夫丹和巴格塞吉率领的国王军团,一路对应诸多丹麦伯爵组成的伯爵军团。不列颠人在埃塞尔雷德国王和王弟阿尔弗雷德的共同领导下,从不利地势发起仰攻,战斗从白天一直持续到深夜,这一次韦塞克斯取得大胜,巴格塞吉和他的五个伯爵被杀死,丹麦人暂时从战场上撤离了。这是一场阿尔弗雷德终生引以为荣的辉煌胜利。

但丹麦人卷土重来的势头之快远远超过埃塞尔烈德的想象。两星期后,重整队伍的哈夫丹和韦塞克斯军队在贝辛开战,韦塞克斯军队激战之下失利。

871年4月22日,双方又在梅雷顿交战,此役丹麦方由“无骨人”伊瓦尔率领,埃塞尔烈德和阿尔弗雷德再次分两组和丹麦人作战,虽然英格兰人作战英勇,但最终丹麦人取得了战场上的优势,而埃塞尔烈德也在此役中受了枪伤,并最终不治身亡。

整个871年被称为“阿尔弗雷德战争年(Alfred's year of battles)”,韦塞克斯人在埃塞尔烈德和阿尔弗雷德的共同领导下与丹麦人发生了九次大大小小的战争,其中五次被著于《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其余四次没有留下相应的文字记载。

871年8月,阿尔弗雷德成功继任韦塞克斯国王。尽管他的兄长留下了两名幼子,但根据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及丹麦人大军压境的形势,使阿尔弗雷德顺利继承王位,同时也背负起了防御丹麦人的重任。

当阿尔弗雷德忙于葬礼的时候,丹麦人发动了对英格兰的战争并取得胜利,并在很快发动的第二次由阿尔弗雷德参与的位于威尔顿(Wilton)的战役中再次取胜。在威尔顿战役之后,阿尔弗雷德彻底丧失了将丹麦人驱逐出英格兰的希望,只能祈求与他们“和平共处”,没有人知道这所谓的和平要付出什么代价。亚瑟主教声称,异教徒们答应了退出占领区,并在871年的秋天从雷丁撤退,到麦西亚所属的伦敦过冬。

尽管主教和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中都没有提及,但考古的发现证明,阿尔弗雷德很可能向丹麦人支付了一笔金钱让其撤退,如同麦西亚人在来年的做法一样。此后五年里,丹麦人占领了韦塞克斯王国之外的大部分英格兰土地。

但是,在876年之后,丹麦人的新首领古斯伦带领他们绕过了英军的防守占领了英格兰南部多塞特郡的维尔汉姆。尽管阿尔弗雷德封锁了古斯伦和他的军队,但依然无法夺回维尔汉姆。僵持之下,双方同意和解。和解内容包括了交换人质和对对丹麦人的托尔神(Thor)的灵戒(holy ring)发誓停止战争。但是,丹麦人马上又违背了承诺,在杀掉了所有的人质之后,连夜转移到了德文郡埃克塞特。在那里,阿尔弗雷德再次对丹麦人进行了封锁,由于给养船只被暴风雨摧毁,丹麦人不得不投降。他们从麦西亚撤退,但在878年的1月,他们又再一次突袭了位于切本哈姆(Chippenham)的城堡,而过完圣诞的阿尔弗雷德正在此地逗留。丹麦人杀了大部分的人,阿尔弗雷德带着一小队人马经过树林和沼泽逃难。在复活节以后,他在萨默赛特郡的沼泽近North Petherton的小岛阿塞尔内(Athelney)上建立了堡垒并从中与敌军持续抗争。通过与萨默赛特郡、威尔特郡汉普郡的本地军事力量结盟,阿尔弗雷德能够从他的堡垒中做出有效的防御行动。

一个源自12世纪的著名传说,阿尔弗雷德战败并藏身在萨默赛特郡沼泽中,一个放牛人收留了他。一天,放牛者的妻子把阿尔弗雷德一个人扔在家里,让他照看炉上烘烤的饼。他收拾着弓箭,憧憬着有那么一天来教训可恶的丹麦人,同时为他的臣民被丹麦人到处追逐而担心,他高贵的心思根本没放在饼上,结果把饼烤糊了。“天哪!”放牛者的妻子回来后嚷道,狠狠地训了他一顿,压根儿没想到他竟是国王。“眼看烤熟的饼都看不住,真是条笨狗!”

870年是整个盎格鲁撒克逊社会的低谷期,几乎所有的英格兰王国均陷入丹麦人手,只有韦塞克斯依然在坚持抵抗。

870年复活节后的第七周,一伙由维京首领伊瓦尔以及首领哈夫丹的兄弟乌比率领的丹麦人登上德文郡海岸的时候,当地人给了他们迎头痛击,不但杀死了他们的头领乌比,还缴获了他们绣着乌鸦的战旗(这种鸟倒非常适合表现他们的强盗行径)。丹麦人失掉了战旗,很受震慑,因为他们认为这面战旗是有魔力的,它是三个姐妹仅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绣成的,他们中还流传这样一个说法,他们胜利时,乌鸦会展翅欲飞,而失败时它则会敛翅垂首。如果真这么灵验的话,那么此时它确实有理由垂头丧气,因为阿尔弗雷德加入了德文郡人的队伍,在萨默塞特郡的沼泽中找到一块实地与他们安营扎寨,准备狠狠地报复丹麦人,解放他那些深受压迫的人民。

得知胜利的消息后,阿尔弗雷德十分振奋,打算尽快采取措施与维京人的主力进行决战。于是,他召集各地民兵前来会合。西撒克逊民众听说他们的国王仍然活着并且在积极战斗,无不欢欣鼓舞,群起响应。

878年春,他重振旗鼓,调集了萨默塞特郡、威尔特郡以及汉普郡的军队向维京人进攻,在艾丁顿(Edington)大败丹麦军队。这次胜利成为战争的转折点。阿尔弗雷德大帝是位优秀的音乐家,他乔装打扮成游吟歌手,背着竖琴,走进丹麦人的营地。他就在丹麦人的头领古斯鲁姆的帐篷中弹奏吟唱,用歌声聚来了大批丹麦人。他看起来一心一意地演唱,其实却在暗暗观察着敌人的帐篷、装备、士气,以及所有他必须知道的东西。不久,伟大的国王款待丹麦人的旋律就变调了,他在约定地点聚合起忠实的追随者,他们流着欣喜的泪水向他高呼致意。他带领着队伍冲向丹麦人的营地,一举击溃了丹麦人,将他们围困了整整十四天。丹麦人从韦塞克斯撤退,并同意维持永久和平。

与871年的埃什顿之战类似的是,西撒克逊军队同样利用盾墙阵型赢得了与维京步兵的正面对决。不过与埃什顿战后一味追击、未加封锁逃敌的做法不同,阿尔弗雷德在埃丁顿战后的策略显得更为成熟。他不仅及时对逃敌发起追击,还实行了坚壁清野战术,成功地切断了敌军与外界的联系,在心理上给予敌军二次打击。因此,878年埃丁顿之战更具决定意义,它也标志着阿尔弗雷德指挥能力的成熟。

但是,他和丹麦维京人签订的协议中也包括对丹麦人的赔偿。按照协约,丹麦人将正式控制英格兰北部的大片地区和东部一带,即从泰晤士河口到爱尔兰海,斜跨英格兰,这一块地区被称为“丹麦法区”。丹麦人统治了这块占地面积为两万五千平方英里的广大区域,它也成为维京人在斯堪的纳维亚以外开拓的殖民地中最宽广和富饶的一块地区。 在协议中,古特伦也做出了让步,他不但接受基督教的洗礼,还让阿尔弗雷德作他的教父,这一事件预示迁往“丹麦法区”的丹麦维京人将和当地人融合为一体。 同时,他利用巧妙的“分土而治”的策略,最终迫使古特伦接受了协议,从而使阿尔弗雷德获得对本国及邻国麦西亚的统治权。

然而还是有其他丹麦人拒绝言和。在与他们战斗时,阿尔弗雷德将自己的威权扩展到了英格兰的北部和东部。886年,当他占领了伦敦,一切不接受丹麦统治的英格兰人都拥戴他为国王。伦敦在那时就是不列颠重要的一个城市。之后不久,他签订了新和约,不列颠南部以及西南部的大部分地区从此收归他的统治。

公元892年,一支丹麦大军由欧洲大陆进攻英格兰,阿尔弗雷德予以迎头痛击。丹麦人见难以获胜,只好宣布停战,撤回了他们的海盗队伍。丹麦人所以未能再度进攻,主要是阿尔弗雷德在交战期间采取极为稳妥的防御措施,他加固旧有的要塞,在战略要地修建新的堡垒。此外,此时的英格兰已在他的领导下,建造了更大的军舰和训练有素的水兵。

为了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影响,他将女儿艾塞尔弗列德(Ethelfled,约869~918年)嫁给北部的麦西亚国王,从此与麦西亚结盟。英格兰的其他地区丹麦法区(实行丹麦法律的地区)仍然在丹麦人的控制之下,除此之外,基本上都在阿尔弗雷德的统治之下了。

阿尔弗雷德和那个时代所有成功的领袖一样,也是个智勇双全的武将。他颁布了一部涵盖面非常广的法律,系统化军队的招募过程。为了保护他的王国,抗击维京人。他广泛招募军队以应付各个地区的防御。同时精选了一些人作为战场部队的士兵,这些士兵与来自军事贵族和富商巨贾侍从所组成的精选部队共同作战。

阿尔弗雷德把他的精选部队分成两个部分,从而解决了如何长期防御的问题:一部分在战场,以随时对敌人的进攻做出反应,另一部分则留在家中,这些部队有规律地按时轮换。他也根据了相同的模式,动员富商巨贾们的私人武装。

阿尔弗雷德为了抵抗维京人海上和陆上的进攻,通过修建特殊战船扩建了他的海军部队,把拥有60支桨的船作为标准战船。

896年,阿尔弗雷德借鉴弗里西亚船和维京长船的优点制造新型战船,组建了英格兰历史上的第一支正规海军。新型长船很快在不久后的海战中发挥了作用,增强了西撒克逊海岸地带的防御能力。此后直至899年阿尔弗雷德逝世,维京人再也没有侵扰过英格兰人的领土。

从880年开始,他还成功地建筑,重建和修复了相当多的防御工事,一些是在罗马时代的旧城基础上修复其石墙及壕沟。另一些则是完全新建的临时据点和城镇。每个堡垒相距20英里,并可以为周边地区的居民提供庇护。由此建立的防御体系不仅有效地改善了西撒克逊王国的安全状况,减少了维京军队对内陆地区的侵扰。同时这些堡垒也成为稳固地方统治的保障。

阿尔弗雷德为防守韦塞克斯的33个军镇中建设了相同规模的守卫部队,该部队由军饷供奉。当地居民被派遣去保卫他们居住的城镇,并负责维修城墙。此外地区防御则继续由普遍招募的队伍和精选部队来维护。

899年,也就是阿尔弗雷德去世之年,一份名叫《自由民每一海迪土地赋税法》的文件列举出了33个要塞堡垒,它让我们明白了阿尔弗雷德军事管理制度的复杂和精巧。此文件包含了对33个要塞的周边防御工事进行测量和勘查的数据,然后列举并估算出能出产和收成的土地资源,以便来自每个“躲藏地”(维持一个家庭所需要的土地数量)的利润都被用来供养守卫部队的成员。每个成员需要防守4.23英尺的城墙。在古罗马流传下来的城市温切斯特很好地展示了这种高效率管理。在那里,2400个躲藏地被分配开来以支持周长为9954英尺的要塞城墙的防御,为2400名战士提供土地资源时的差错率基本低于1-。而且《自由民每一海迪土地赋税法》也告诉了我们:在这里,任何两个城市的距离不会超过20英里,也就是一天的行军路程。这样行军途中部队就可以有很大的机会避免在野外露营而承受起敌人的突然攻击。也可以使两个城市之间的救援迅速行动起来。 这些要塞后来大都成为了商业中心和战略要地,因为城墙和军队的存在保障了工匠的生产和商人的安全。

阿尔弗雷德自己也是个学者,非常支持学术事业。然而“比德(673年~735年),卜尼法斯(约675年~754年)和阿尔昆(735年~804年)的时代早已过去。维京人将英国的修道院破坏殆尽,在当时的英格兰,拉丁语这种通向古典文化的语言几乎没人会说。对此,阿尔弗雷德决定在宗教界和俗世都要大幅度提高识字率,同时把拉丁文著作翻译成盎格鲁-撒克逊语。

公元878至公元885年间,他曾将麦西亚、威尔士乃至欧洲大陆的许多著名学者邀至宫中,他的宫廷里总是高朋满座。我们都知道《自然区分论》的作者是约翰司各脱。公元843年,约翰司各脱曾应法王查理的邀请前往法兰西,并被任命为宫廷学校的校长。查理死后,约翰司各脱被阿尔弗雷德聘到英格兰,做了玛姆兹伯利修道院和阿塞勒尼修道院的院长。

阿尔弗雷德聚集起一群学识渊博的学者,自己也参与其中(他曾自修拉丁文),翻译了不少著作,包括波依提乌的《哲学的慰藉》,格利高历主教的《牧民职务》和比德的《英吉利教会史》,在为《牧民职务》所作的前言里,他无不怀旧地写道:在一切被破坏殆尽,被烧毁之前,英格兰的教堂里堆满了财富和书籍。”在后来的千百年里,这本教规一直作为主教们的职务指南。阿尔弗雷德可能也主持编写了《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以史无前例的规模记载了远至450年的大事(甚至更早,因为书中还对基督降生一事发表了评述)这部《编年史》一直由后人续编至1154年。

他把一天的时间分作几段,每一段时间集中做一件事,为精确地划分时间,他做了一批大小相同的蜡烛,在固定的地方刻上凹槽,让它们时刻燃烧。因此,蜡烛燃尽时,他就把一天分成了几个凹槽来表示,这和我们当代用时钟计时几乎一样精确。但蜡烛刚做出来时,他发现从门窗和墙缝中吹进来的风或扰动的气流,使烛火闪烁不定,不能均衡地燃烧。为此,国王把蜡烛放进木制或羊角容器中,就这样,英格兰第一次做出了灯笼。

在阿尔弗雷德统治期间,英格兰在军事、外交、科学、文学、宗教等方面都有所发展。阿尔弗雷德襟怀宽广,爱好广泛,不论商业贸易、天文地理、风土人情,他对什么都充满热情。

阿尔弗雷德大帝如同亚瑟王一般领导英格兰人抗击侵略者,但他远要比亚瑟王更加伟大,他不仅遏制了维京人的入侵,并且在政治上、文化上也都作出了杰出贡献。他一生为英格兰做了四件大事:第一,他颁布了《阿尔弗雷德法典》,这部法典将历代盎格鲁-撒克逊王国法律加以整理汇编,其后来成为英国习惯法的基础。第二,他奖励学术,创立贵族子弟学校,组织编纂并亲自参与翻译拉丁文名著,从而为英语和英国本土文化的发展奠定基础。第三,他废除义务兵役制,改用土地封赐的办法加强对军队的控制,这是后来封建骑士的雏形。当然,阿尔弗雷德大帝最主要和最脍炙人口的还是他抗击丹麦人的军功。

其后,阿尔弗雷德的继承人长者爱德华(899~924)于918年将丹麦人彻底赶出英格兰。自阿尔弗雷德开始,其子孙连续五位都是尚武的国王,打败了不断入侵的维京人,使撒克逊人的统治在英格兰全面复兴。他是欧洲中世纪最杰出的君主之一,被后世尊称为“英国国父”。

英国著名作家查理狄更斯曾这样评价阿尔弗雷德“我回想起这位高贵的国王的时候,不由心生敬意,因为在他一个人身上竟体现了撒克逊人的全部美德。厄运不能使他屈服,富贵不能改其品行,什么也无法动摇他的意志,胜不骄,败不馁,热爱正义、自由、真理和知识,热心教导他的人民,他为保护美丽的古撒克逊语所作的努力也许超出我们的想像。没有他,我在写本书时所用的英语也许只能表达出一半的意思来。在我们制定英格兰一些最好的法律时,他的精神仍能给我们以灵感。那么让我们祈祷吧,让他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的心灵,至少当有人仍处在蒙昧无知中时,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会尽全力让他们得到教育;告诉那些统治者,教育人民是他们的职责,而他们却没有担负起这个责任来,自从公元901年以来,他们几乎没做出什么贡献,比起伟大的艾尔弗雷德国王,他们应该自愧弗如。”

为了纪念阿尔弗雷德大帝,维多利亚女王的亲属Gleichen伯爵制作了一尊阿尔弗雷德大帝的全身雕像,并于1877年7月14日由威尔士亲王和王妃在万蒂奇广场(Wantage Market Place)揭幕。
  2007年12月31日,由于受到人为破坏,雕像的右手臂和阿尔弗雷德所执斧头被损毁。修复后的雕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于2008年平安夜再次遭到破坏,斧头再度被毁。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