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驿馆

驿馆

yì guǎnㄧ ㄍㄨㄢˇ驿站的客舍。 驿 yì (1) 旧时供传递公文的人中途休息、换马的地方,亦指供传递公文用的马驿馆亦作“ 驿”。驿站的客舍

元 王恽《仪封道中》诗:“驿馆残曙色分,马驮残梦走。”《水浒传》第一回:“风和日暖,时过野店山村;路直沙平,夜宿邮亭驿馆。” 清 陈维崧《减字木兰花上巳后一日途次洧川》词:“三春去半,半付邮亭和驿。 秦 洧 潺,上巳无人出采兰。” 陈白尘《大风歌》第三幕:“ 曲周侯 ,请进驿馆休息!”

“驿站” ,查《现代汉语词典》词条,解释为“古代供传递政府文书的人中途更换马匹或休息、住宿的地方”;《说文》曰:“驿,置骑也,从马,睾声”,表示其交通工具是马匹,通过的线路为驿道,而中转的结点称驿馆(站),杜甫《瘦马行》的“细看火印带官字”,岑参《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之“

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威阳,暮及陇山头。”韩愈曾形容“府西三百里,侯馆同鱼鳞。”依稀可见当年繁忙之盛唐驿馆配备管理细节。

驿馆不似别墅或豪华宾馆那么逍遥浪漫,文人墨客在此却可一帘幽梦;史载东汉献帝时,曹操破袁绍,得其儿媳甄氏曹植见之,欲求为妻,操不允,而赐与长子丕。植甚不平,十分怀念甄氏。丕“被”禅位称魏文帝后,植奉旨入朝,时甄氏已被郭后谗害而亡。帝取甄遗物玉镂金带枕给植看,植泪如泉涌,帝遂将枕赠植。植回封地,途经洛水之滨,夜宿驿馆取枕而眠,忽梦甄女款款而来,对植曰:“妾身本托心于君,然不能如愿,此枕是我陪嫁之物,今在君王之手,愿荐枕席。”两人情意缠绵……甄又告植云:“为郭后以糠塞口而亡,今披头散发,羞将此形貌重睹君王。”言罢不复见,植亦梦醒,悲喜不能自胜,遂作《感甄赋》。后明帝继位,改称《洛神赋》驿馆宛如避风塘,对曹植,则是挥之不去的伤心地。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李清照赴莱州投奔夫君途中宿昌乐县驿馆时,写了《蝶恋花》一词,不仅思念情同手足的姊妹,更为其难卜吉凶的莱州之行忧心忡忡

驿馆每每爆出新闻,唐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范阳以“清君侧”为名起兵叛乱,玄宗在华清池六日内就得到这一消息(合驿马日速约五百里),仓皇间西狩蜀地,途中至必经的马嵬驿休息(唐明浩《杨贵妃传》),将士饥疲怨声载道,诛(杨)国忠,杀……上(唐明皇)被迫乃命(高)力士引贵妃于驿馆旁佛堂,缢杀之可怜绝代佳人香消玉殒,葬于驿西道侧(《旧唐书》),想当年,她被“三千宠爱于一身”,自幼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唐国史补》)。

那么,贬官是怎么离京上任的呢?据《唐会要》卷四一载:“天宝五载(742)……敕(李林甫加速迫害异己),应流贬之人,皆负谴罪,如闻在路多作逗留,郡县阿容许其停滞。自今以后,左降官量情状稍重者,日驰十驿以上赴任。”张籍《伤歌行》称:“黄门诏下促收捕,京兆尹系御史府。……邮夫防吏急喧驱,往往惊堕马蹄下。”韩愈《赴江陵途中寄赠三学士》忆当年:“中使临门遣,顷刻不得留。病妹(其十二岁女,在途中病逝)卧床褥,公知隔明幽。悲啼乞就别,百请不颔头,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惭羞。”何等严苛酷烈惊心动魄!宋哲宗绍圣初年(1094),因反对恢复变法而遭贬谪的秦观南迁,在湖南郴州的驿站里发牢骚:“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好在那时太祖赵匡胤有遗训,对文人网开一面一律不杀,所以他还可以蹒跚地请上路的驿卒带给远方的旧友东坡居士、山谷(黄庭坚)道人等和昔日的青楼红颜知己了;东坡居士贬官海南昌化军挂名“别驾”,叹息“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然亦未易悉数,大率皆无耳。”(《答秦(观)太虚书》),三年后遇赦北归离开时感慨万千(《澄迈驿站通潮阁二首》之一);南宋末宋帝等被虏北上,途中,曾身为度宗昭仪的王清惠在驿馆壁上题《满江红》抒亡国之痛:“千古恨,凭谁说。对山河百二,泪盈襟血。客馆夜惊尘土梦,宫车晓碾关山月。”而明万历二十年(1592),被贬的汤显祖,回老家途中留宿莲塘驿,却受盛情接待倍感安慰,是夜,汤作《南恩道中》诗:“……入门问小吏,知是莲塘驿。……惟余千里心,闲房眷幽客。”

风水轮流转,当道奸臣亦有被贬之日,声名狼藉的八十岁蔡京被贬,沿途民众硬是不卖食物,还住不上驿站,奈何,终于在长沙荒庙冻饿毙命;南宋奸相贾似道被贬,在木棉庵遭押送的郑虎臣所杀,不得善终;明崇祯(1628)帝朱由检登位,阉奸魏忠贤遭到弹劾,被流放凤阳去守皇陵,出京的时候竟然还带着卫兵1000人、装了满满40大车的金银财宝招摇过市,这大大激怒了皇帝,导致他在途中住阜城尤家店客栈畏罪自尽,随从亦作鸟兽散

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盖西伯(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余秋雨在《文化苦旅》《洞庭一角》感悟为:“中国文化中极其夺目的一个部位可称之为‘贬官文化’”诚然。如今驿站古迹已是华夏文化的一部分,所谓“夕阳、残道、西风、枯藤、昏鸦、瘦马、碑刻”,对游子发思古之幽情,具有某种旅游市场开发潜力。

在古代,驿馆有点类似现在的招待所,或者宾馆,供传递公文以及往来的官员下榻。传递信息者,可以在这里喝口茶,换换马。唐代的驿馆系统已经非常发达了,数量众多。高效的驿馆运作,能够确保信息及时准确地传达,是战争胜利的重要保证。

邮驿网络驿骑如流星

在唐代,“驿”的任务由通信、接待、运输等各方面组成,“馆”是在驿之外设置的主管接待的处所,有时沿用旧制的“亭”等。唐代驿馆遍布天下,道三十里设一驿,按《通典》统计,唐玄宗时全国有驿1 639个,唐肃宗时有驿1 587个。“自京师四极,经启十道。道列于亭,亭实以驷。而亭惟三十里,驷有上、中、下。丰屋美食,供亿是为。人迹所穷,帝命流洽。用之远者,莫若于斯矣”(高适《陈留郡上源新驿记》),描述的正是唐代驿馆的建设制度。唐代实行两京制,设长安、洛阳为东、西京,国内的驿路干线以东、西两京为轴线,向四面八方辐射。柳宗元在《馆驿使壁记》描写了长安周围的几条驿道:“自万年至于渭南,其驿六,其蔽曰华州,其关曰潼关;自华而北界于栎阳,其驿六,其蔽曰同州,其关曰蒲津;自灞而南至于蓝田,其驿六,其蔽曰商州,其关曰武关;自长安至于,其驿十有一,其蔽曰洋州,其关曰华阳;自武功而西至于好田寺,其驿三,其蔽曰凤翔府,其关曰陇关;自谓而北至于华原,其驿九,其蔽曰坊州;自咸阳而西至于奉天,其驿六,其蔽曰州。由四海之内,总而合之,以至于关;自关之内,束而会之,以至于王都。”位于全国中心的东都洛阳,不仅经济非常繁荣,同时也是全国驿路的总枢纽,因此有“百官月月拜章表,驿使相续长安道”(张籍《洛阳行》)之说。两京之间的驿路是唐代最繁荣的驿路,不仅设了数十个驿站,而且还有十几个皇帝行宫[3]。唐王朝除了驿路干线,还有大量的支线、偏路及各点的联络线,它们与以长江、运河为主干的水驿线路,共同构成了唐王朝的邮驿网络(图1)。从“四海日富庶,道途隘蹄轮。府西三百里,驿馆同鱼鳞”(韩愈《酬裴十六功曹巡府西驿途中见寄》)这句诗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沿路驿馆设置的密集程度。较之于前代,唐代驿馆的数量得到了大大的扩充,促进了唐代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交流。

唐代开疆拓土,特别是开辟西域丝绸之路后,既要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又要保卫疆土,因此军事情报的传递尤为重要。“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郊河”(李欣《古从军行》)、“桔槔烽火昼不灭,客路迢迢信难越”(孟郊《乐府杂曲》)等诗句描述的正是唐代为抗击北方突厥,在边防线设置烽燧系统以传军情的场景。不仅如此,烽火也能一路传至都城,如杨炯在《从军行》中所说的“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烽燧传递消息虽然迅速,但是局限性也很大,一旦遇到天气恶劣或军情复杂便无能为力,正如王维《陇西行》所描写的那样:“十里一走马,五里一扬鞭。都护军书至,匈奴围酒泉。关山雪正飞,烽戌断无烟。”在烽燧失效的时候,驿馆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流星”(岑参《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贺兰山下阵如云,羽檄交驰日夕闻”(王维《老将行》)等诗句描述的就是驿馆的有关人员为传递消息而日夜奔忙的情景。

驿馆高效的运转速度是战争胜利的重要保证。韩愈在《镇州路上谨酬裴司空相公重见寄》中就写道:“衔命山东抚乱师,日驰三百自嫌迟。”岑参的《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亦有“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的诗句,从咸阳到陇山,距离大约为400里,可知驿速日程可达300 里~400里,当然这是在“驿骑如流星”的紧急情况下。正常情况下是“乘马日走六驿,传马日走四驿”,按平均每三十里一驿计算,驿速日程是120里~180里[2]254。例如,在“荆州又非远,驿路半月程”(白居易《和思归乐》)这句诗中,洛阳到荆州的距离大约为1 600里,用15天的时间走完,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驿速日程大约是110里。

驿馆一般设在大道要冲,或傍依江河。“江畔百尺楼,楼前千里道”(白居易《望江楼上作》),“一路斜分古驿前,阴风切切晦秋烟”(权德舆《宫人斜绝句》),“江畔长沙驿,相逢缆客船”(韦迢《潭州留别杜员外院长》),“旧馆分江口,凄然望落晖”(张说《还至端州驿前与高六别处》),这些诗句记述了驿馆与道路、江河的关系。杜甫在《舟中》一诗中“风餐红柳下,雨卧驿楼边”的描述,更是生动地说明了驿馆离水之近。

唐代除京师的四方馆和鸿胪馆设于城内之外,其他的驿馆多设于城外。这是因为唐代是实行宵禁的,夜晚城门要关闭,驿馆设于城内对于传递公文情报和接待往来多有不便。在刘禹锡的《管城新驿记》中就有这样的记述:“先是,驿于城中,马日遽不时,四门牡键,通夕弗禁。请更于外,遂永便安。制曰:可。”由此,驿馆便逐渐地由城内移至城外。岑参在《题金城临河驿楼》中写道:“古戍依重险,高楼见五凉。山根盘驿道,河水浸城墙。”金城是古代兰州城的名称,从临河驿可看到黄河水漫到兰州城墙下,说明驿馆离城很近。岑参在《虢州郡斋南池幽兴,因与阎二侍御道别》中有这样的描述:“夜眠驿楼月,晓发关城鸡。”人在驿馆里能与城中的鸡犬相闻,说明驿馆与城几乎是相邻的。“驿楼涨海,秋月寒城边”(独孤及《东平蓬莱驿夜宴平卢杨判官醉后赠别姚太守置酒留宴》)、“凭高试回首,一望豫章城”(韩愈《次石头驿寄江西王十中丞阁老》)、“山川不记何年别,城郭应非昔所经”(武元衡《使次盘豆驿望永乐县》),这些诗句所说的是城市的驿馆,这类驿馆一般设于城外不远的驿道处。名称为某县在城驿的少数驿馆,则会设于城内,如“新丰之邑,南邻青绮,山川宫馆,咫尺想望”(苏 《幸新丰及同州敕》)中描述的新丰县在城驿、“峨峨华峰近,城郭生夕雾”(司马扎《自渭南晚次华州》)中描述的渭南县在城驿、岑参在《宿华阴东郭客舍忆阎防》所描述的华阴县在城驿等。

古代驿路并不是坦途,而是充满了险阻。当年白居易初出长安,自灞桥驿而南至蓝田驿,翻越七盘岭时,写下了“停骖问前路,路在秋云里。苍苍县南道,险途从此始”(《初出蓝田路作》)的诗句。岑参在去四川途中写下了“千崖信萦折,一径何盘纡。层冰滑征轮,密竹碍隼。深林迷昏旦,栈道凌空虚”(《酬成少尹骆谷行见呈》)的诗句,以其亲身体会描述了驿路的艰险。驿道的开辟是很困难的,因此政府非常爱护,如为了保护驿道,在驿道两旁种植各种各样的驿树。例如,在“官柳阴相连,桃花色如醉”(刘长卿《洛阳主簿叔知和驿承恩赴选伏辞一首》)、“闲想更逢知旧否,馆前杨柳种初成”(薛能《雨霁宿望喜驿》)等诗中的驿树是柳树、桃树;在“县道橘花里,驿流江水滨”(韩 《赠别成明府赴剑南》)诗中的驿树是橘树;在“青槐驿路长,白日离尊晚”(武元衡《送唐次》)诗中的驿树是槐树。多样的驿树,既保护了驿道,也对驿道景观的营造起了重要作用。

关于驿馆里的景观与建筑,我们可从刘禹锡的《管城新驿记》中有所了解:“门衔周道,墙荫行栗,境胜于外也。远购名材,旁延世工,既涂宣皙,瓴甓刚滑,求精于内也。庐有甲乙,床帐有冬夏,……内庖外厩,高仓邃库,积薪就阳,……主吏有第,役夫有区,师行者有飨亭,行者有别邸。周以高墉,乃楼其门,劳迎展蠲洁之敬,饯别起登临之思。”可见,唐代驿馆傍依大道,围以高墙,入口是门楼,内部既有供驿丞住的邸,有给驿夫住的房舍,有给使者住的厅堂,还有厨房、马厩及仓库;建筑外观雄伟、内部装修精致;整个驿馆绿树成荫,景观亦不错。

唐代驿馆有门楼、驿楼、厅堂、回廊、轩、围墙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驿楼。在驿馆中,驿楼的作用是什么呢?在后世的驿馆中,楼多为鼓楼、谯楼,而在唐代,驿楼可能作为住宿的居所,如元稹在《使东川江楼月》中写道:“嘉陵江岸驿楼中,江在楼前月在空。月色满床兼满地,江声如鼓复如风。”同样是在嘉陵驿,雍陶的《宿嘉陵驿》写道:“今宵难作刀州梦,月色江声共一楼。”驿楼也可能是宴会场所,如李群玉在《广江驿饯筵留别》诗中提及:“别筵欲尽秋,一醉海西楼”。然而,在多数诗文的描述中,驿楼大多成了登高眺望、思古怀乡的佳处。例如,“泪尽江楼北望归,田园已陷百重围”(刘长卿《登松江驿楼北望故园》)、“流云溶溶水悠悠,故乡千里空回头。三更犹凭阑干月,泪满关山孤驿楼”(韩 《驿楼》)、“明朝便是南荒路,更上层楼望故关”(李德裕《盘陀岭驿楼》)等诗句,不仅生动地描述了唐时文人为功名所累离乡奔波的复杂心态,也说明驿楼在周围环境中高耸的形态。根据一些诗文的“朱楼” “赤阑”等字眼,驿楼的墙面与门窗栏杆似乎应是红色的。一个驿馆中可能不止一座驿楼,这可从诗文中的“南楼”“西楼”等词中得到印证。另外,驿楼有可能就是门楼,《管城新驿记》中讲得很明确,修建的门楼,能让宾客来时感受到主人的欢迎之意,别时能登高望远,叙别离之情。

驿馆中驿丞用于日常的事务管理、呈报通信、物资转运及接待来宾等的堂与供宾客、使者住宿、休息用的厅,是驿馆中的主要建筑。厅堂作为办公之所与宾客下榻之处是很讲究的。陈鸿在《庐州同食馆记》中记道:“丰宾堂,峨前轩。怒桷虬虬,层栌牙牙。中回洞深,高檐腾掀。阶间容揖让,楹间容宾盘。柱间容乐工,屏间容将吏,左右为寝食更衣之所。”庐州同食馆的厅堂有弩张挺拔的飞檐,有重叠交错的斗,有宽敞的室内空间,说明其规格很高,气势雄伟。关于滑亭新驿,崔佑甫在《滑亭新驿碑阴记》中是这样描述的:“博敞高明,倬然其闳,沈深奥密,杳然其堂室。”杜甫在唐兴县的县馆中看到,厅堂“崇高广大,越传舍。通梁直走,嵬将坠压。素柱上乘,安若泰山”(《唐兴县客馆记》)。一个县级客馆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号称“天下第一驿”的褒城驿了。地处川陕通道褒斜道的重要地段的褒城驿,控制着两个节度使的治所,一年来往的宾客、使者不下数百个,“由是崇侈其驿,以示雄大,盖当时视他驿为壮”(孙樵《书褒城驿壁》)。

处于封建社会鼎盛时期的唐王朝,等级森严。驿馆的功能之一是官方招待所,接待来往的大小官员,因此驿馆中的诸种设施的使用也是有等级制度的。例如,作为住所的厅,有着上厅、别厅之分。根据《唐会要》卷六一“馆驿使”中的记载,当职别相当的官员在同一驿馆里相遇时,驿馆是这样安排的:“御使到馆,已于上厅下了,有中使后到,即就别厅;如有中使先到上厅,御使亦就别厅”。这即是“庐有甲乙”之意。有的驿馆,不仅根据住所的位置进行了功能布局,还根据地理气候设置可供不同时段、气候时使用的房间,如柳州的东亭,“乃取馆之北宇,右辟以为夕室。取传置之东宇,左辟之以为朝室。又北辟之以为阴室,作屋于北墉下以为阳室。作斯亭于中以为中室。朝室以夕居之,夕室以朝居之,中室日中而居之,阴室以违温风焉,阳室以违凄风焉”(柳宗元《柳州东亭记》)。

为了取悦、奉承来往官员,很多驿馆建有楼台亭阁,或因山就水,或凿池植树,营建有四时美景的内部景观。例如,庐州同食馆为了迎接江淮牧守、三台郎吏,不仅翻新、重建了馆中建筑,而且在“其下淤沟开导通水,因古岸,植竹树,为风月晏游地”(陈鸿《庐州同食馆记》);抚州南城县客馆建有新亭,大小宾朋可“登斯临斯,酾酒以赠之。溪云竹风,生于栋牖,而绿野青山为之屏障,三爵之后,可以送千里之目,可以道四方之志焉?兹又胜会之佳境也”(独孤及《抚州南城县客馆新亭记》)。

号称“天下第一驿”的褒城驿,有沼,有舟,有飞鹤,有戏鱼。池沼能容舟船,可见其池沼之大,可见其游苑之大。关于褒城驿的美好环境,羊士谔在《褒城驿池塘玩月》中写道:“夜长秋始半,圆景丽银河。北渚清光溢,西山爽气多。鹤飞闻坠露,鱼戏见增波。千里家林望,凉飙换绿萝”。元稹亦在《褒城驿》中写道:“严秦修此驿,兼涨驿前池。已种千竿竹,又栽千树梨。”千里奔波的行旅之人,到达驿馆,可以在驿馆的林丛荫绿、水光爽气之中得到休整,一洗风尘,有宾至如归之感。

为保证功能的正常运转,驿馆必须配备一定的辅助设施,如厨房、仓库、马厩等。管城驿厨房设在馆舍建筑之间,马厩设在馆舍建筑之外;粮仓高敞,库房深密。柴火放在向阳之处,草料堆在干燥的地方,可谓有条不紊。庐州同食馆“厩屋宏大,中敞作南门,容旌旗驷马”。马嵬驿还设有佛堂,见罗隐《马嵬坡》一诗:“佛屋前头野草青,贵妃轻骨此为尘。”

以上这些描述,印证了明代顾炎武说的“廨舍之为唐旧治者,其基址必皆宏敞”[4]。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驿馆都是这么宏大豪华,许多偏僻道路上的驿馆的配置是相对简单的(图2)。如“孤驿在重阻,云根掩柴扉”(杜牧《将出关宿层峰驿,却寄李谏议》),诗中的“孤驿”的门是柴门。又如“废寺乱来为县驿,荒松老柏不生烟”(王建《废寺》),以废寺为驿,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作为国之血脉、国之脸面的唐代邮驿系统,在政治昌明、经济繁荣时期,高效率地运转,发挥着积极的社会效应,如“举今州县皆驿也,吾闻开元中,天下富蕃,号为理平,踵千里者不裹粮,长子孙者不知兵”(孙樵《书褒城驿壁》);而在政权衰弱、吏治腐败的时期,邮驿必然废弛,弊端丛生,驿馆的建设遭到破坏。唐中后期国力的衰弱,加上驿道的变迁,褒城驿已经破败不堪,“视其沼,则浅混而茅,视其舟,则离败而胶,庭除甚芜,堂庑甚残,乌其所谓宏丽者”(孙樵《书褒城驿壁》)。薛能看着褒城驿的凄凉景象感慨道:“池馆通秦槛向衢,旧闻佳赏此踟蹰。清凉不散亭犹在,事力何销舫已无。钓客坐风临岛屿,牧牛当雨食菰蒲。西川吟吏偏思葺,只恐归寻水亦枯”(薛能《题褒城驿池》)。号称“天下第一驿”的褒城驿都落得如此下场,其他驿馆更不在话下了。

综上所述,驿馆作为官方建筑,性质与平民的住宅不同;由于具有官方招待所的功能,驿馆的布局与官署的布局也有所不同。那么,一座规模较大、设施完备的典型的唐代驿馆是如何布局的呢?根据对诗文文献的分析,本文认为典型的唐代驿馆的布局应与大官员的宅第布局相似。唐代的大宅第一般分为外宅和内宅,外宅为男主人的活动场所,内宅则处以女眷。外宅的最主要建筑为堂,内宅的主要建筑为寝,堂和寝通过廊院式布置形成前后两进大院落[5]。一些唐代宅第的布局在敦煌壁画中有所体现(图3)。

驿馆也分为前后院落,前院的主要建筑为堂,堂前为前院入口,左右为两厢。前院是办理接待、通信、运输等事务的场所;后院为宾客下榻之处,其主要建筑为上厅,周围环绕着别厅。院落也是廊院式布局,如唐兴县客馆“廊南注,又为复廊,以容介行人,亦如正馆,制度小劣。直左阶而东,封殖修竹茂树。挟右阶而南,环廊又注,亦可以行步风雨”(杜甫《唐兴县客馆记》),可见廊子环绕了整个客馆,行走蔽风雨。

刘禹锡在《管城新驿记》中提到:“主吏有第,役夫有区。”从中可知,驿丞有自己单独的宅第,与驿夫们的住所是分开的。驿丞是末品的低微小吏,在唐制中其第是很简陋的。一座具有相当规模的驿馆,驿夫有数十甚至百来个人,其住所应有一定面积;同时,考虑到驿夫随时可能驰驿,驿夫住所的院落安排在靠近大门之处;考虑到马匹的来往频繁,马厩安排在大门之旁;考虑到转运物资的仓库使用的方便,不宜太深入驿馆之中,仓库安排在马厩的旁边;考虑到厨房与粮食库房的位置要靠近宾客宴饮之处,此院落安排在后院旁,这也符合《管城新驿记》中所说的“内庖外厩,高仓邃库”。

为了美化驿内景观,以及为行旅之人提供一个清凉的环境,驿馆设有一个凿池植树的游苑。游苑位于后院的后面与侧面,方便宾客游赏。在后院与游苑之间,设有一座驿楼,供宾客登临眺望。整个驿馆外围筑一道夯土围墙,在正对前院入口处辟一门(图4)。

[注 释]

①资料来源:李连祥.中国古代道路交通史[M].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94.

②资料来源:王 圻.三才图会[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③资料来源:傅熹年.中国古代建筑史(第二卷)[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

[参考文献]

[1]辞海[K].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1287.

[2]刘广生,赵梅庄.中国古代邮驿史(修订版)[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1999.

[3]李连祥,等.中国古代道路交通史[M].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94.216.

[4]顾炎武.日知录馆舍[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60.

[5]傅熹年.中国古代建筑史(第二卷)[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438-440.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