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大枪班(大枪班成立的故事)

大枪班(大枪班成立的故事)

“回舍大枪班”,在当年平山县的抗日战争中可说是赫赫有名。该班成立于1940年秋,又称“青年抗日游击队”。是在原“东回舍大枪班”的基础上由南水村、东回舍、西回舍、白塔坡四个村的大枪班合并组建而成。

当时我任一班班长。至1944年6月24日,回舍区完全解放,“回舍大枪班”共攻克日伪炮楼18个,击毙日军60余名,伪军40余名,俘虏和争取伪军反正460余名,缴获步枪370多支、机枪5挺、小炮2门。1941年5月4日,在晋察冀边区第一届群英会上荣获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政治部颁发的“模范大枪班”光荣称号,由聂荣臻司令员亲自授予锦旗一面。

回忆起当年抗日战争的岁月,许多故事历历在目。我当时家住平山县南水村,该村坐落于平山县中东部的一个西连山区、东接平原长约两公里形似顺势而下的巨龙的土岗上,所以当地人又称南水村为“龙形村”。村南是马冢河,村北是一条斜穿大半个平山县直通山西的古骡马大道,地理位置相对来说很重要。

该村的党组织建立较早,在1936年村里就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战爆发后,在党组织的领导发动下,当地的群众基础很好,人们的抗日情绪非常高涨。1937年冬,日军占领平山县城,本村的广大青壮年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建立了“青年抗日先锋队”(由1623岁之间的青年组成)和抗日模范队(由23以上45岁以下的青壮年组成)等武装抗日组织,在对敌斗争中屡立战功。下面我就讲几个亲身经历的抗日故事。

初试锋芒惊敌寇

1938年日军占领温塘后,因战线拉得过长,经常遭到我八路军和地方抗日武装的伏击袭扰,不得不于1938年底、1939年初退居东回舍镇。本村就在东回舍镇的西侧两公里处,由于地理位置重要,又是八路军侦察连经常进出的地方,因此就成了日军的眼中钉,必欲占领而后快。1939年农历三月初八,天刚蒙蒙亮,驻守在东回舍的鬼子伪军数十人,偷偷摸上了距本村东约200多米的一座小土山龙堂,正在此处站岗值勤的“青抗先”队员周川宝、周丑蛋鸣枪报警,不幸牺牲。接警后的本村“青抗先”、“模范队”30余人,在武委会主任周黑魁的带领下,迅速部署到村东的土围子掩体里,十几杆土枪、手雷一齐开火,喊杀震天。顿时,墙外二百米开阔地硝烟弥漫,弄不清虚实的敌军也不敢贸然进攻,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为阻止敌人进村祸害群众,周黑魁不顾战友劝阻,只身冒险出击,在硝烟的掩护下,利用熟悉的地形,猫腰冲到敌人据守的土山下,向敌人连投三、四颗手榴弹,不明就里的敌人慌忙撤退,改道向北,沿着五容村到了田兴村,枪杀50余名群众以示报复。傍晚时分,敌军返回时又到了本村村北,企图杀个回马枪,讨些便宜,却被闻讯赶来的八路军一个排用机枪扫了一梭子,后在我青抗先、模范队的喊杀声中,敌人未还一枪,狼狈逃回东回舍据点。此次战斗,本村民兵缴获了敌人一支“三八式”大枪,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此后,我村又通过关系在矿区买了四支“汉阳造”,正式成立了“南水大枪班”。

敌人在几次行动付出惨重代价后于1940年占领我村,为控制这个抗日堡垒村,他们在村北的山神庙、村西的西岭头,建起了两座炮楼,并同孟耳庄、西回舍、白塔坡的炮楼用封锁沟、封锁墙连接起来。以图隔断我村与西部八路军、抗日武装的联系。于是,一场占领与反占领,封锁与反封锁的斗争就在这一地区激烈展开了。从19391941年,不足400人的南水村先后有十几位青年在战斗中牺牲,可见当时战斗的残酷性。

为了更有力地打击敌人,我村大枪班于1940年秋,同东回舍、西回舍、白塔坡四个村的大枪班合并,成立了30余人的青年抗日游击队(当地人仍习惯称“回舍大枪班”),邢连双任队长,李善述任指导员,我任一班班长,西回舍的张子亮为二班班长,与敌人展开了更频繁、更残酷的游击战,由此也打出了“回舍大枪班”的赫赫威名。

里应外合端炮楼

1941年,经过统战工作,在白塔坡炮楼当伪军的天运(姓什么记不清了)被我们争取过来,表示愿做内应,与我大枪班里应外合端掉白塔坡敌人的炮楼。这段时间天运表现得比过去勤快了许多,总是时不时地主动为鬼子们擦枪。农历2月18日傍晚,轮到天运在炮楼顶上站岗,事先他在为鬼子擦枪时已悄悄卸掉了他们的枪栓。根据事先安排,我回舍大枪班20余人,已潜伏在白塔坡炮楼西侧的一条山沟里,天刚擦黑,天运以灯光为号与我取得联系后,随即从三楼的炮楼顶向炮楼里边投了两颗手榴弹,然后迅速盖上顶板,以防止鬼子冲向楼顶。与此同时,埋伏在外的我大枪班也迅速向炮楼出击,战士张士彦手举一口大铡刀,一马当先,劈开炮楼前的路障,众人一涌而进冲向炮楼口。

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敌人慌乱中抓起了枪,却无法射击,无奈之下,只得端枪冲出炮楼,在门口又遭到手持木棒为其站岗的自卫团员(我地下人员)的阻拦,气急败坏的鬼子用刺刀捅死这名自卫团员后,一名鬼子冲出炮楼,刺刀朝刚刚赶到的李善述指导员刺去,李善述抬手一枪射倒敌人,带队冲入炮楼,将五名鬼子全部打死,六名伪军三死二俘,并迅速收拾战利品,点燃炮楼撤往安全地区。此次战斗,由于里应外合,部署周密,速战速决,取得极大成功,缴获炮一门,炮弹100多发,轻机枪一挺,三八式大枪八支,子弹10000多发,大大改善了我大枪班的装备,鼓舞了民心和士气。

白塔坡炮楼一战大胜后,个别队员骄傲起来,其中有位名叫大呆的战士,因违反群众纪律而受到严厉处分。大呆在抗战前曾在国民党县保安队干过几年,鬼子来后,国民党县政府垮台,保安队的人也各奔东西,当时,大呆带着三杆大枪到了大枪班,算是立过功的人。这次受到处分后,心怀不满,1942年2月,大呆决意到孟耳庄鬼子司令部投敌。我大枪班领导获此消息后,高度重视,决定使用“反间计”除掉叛徒。

当时,孟耳庄村有个技艺高超的魔术师全月老人,他手下有个徒弟是我地下人员,师徒二人因经常为鬼子表演魔术,取得了鬼子的信任,这名徒弟还被鬼子发展为“密侦”。当他接到上级组织让他设法马上除掉叛徒大呆的指示后,立即行动,试图在孟耳庄村口截击他,但狡猾的大呆却躲过了阻截,直向鬼子司令部狂奔。我们的这名地下人员紧紧追赶,在炮楼门口追上叛徒,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将其押进了炮楼,没等大呆开口说话,这名“密侦”就向鬼子揭发说:此人就是攻打白塔坡炮楼的抗日大枪班的骨干大呆,被我刚刚抓住。鬼子一听,怒发冲冠,掏出手枪骂了一声:“八格牙鲁”,一枪干掉了这个可耻的叛徒。

1941年冬,我村在晋察冀边区民运部任职的周俊峰(周遂佳)秘密回村一趟,听村干部汇报说南水村牺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深感惋惜,决定将我与周根录带走,进一步培养。于是我们二人就随周俊峰同志来到了西柏坡附近的韩家峪村。当时,我八路军《前卫报社》就驻在那里,张春桥在《前卫报社》当领导,人们都喊他“张主任”。那时的张春桥并不坏,他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经常嘘寒问暖关心我们。初到领导机关,我们不太习惯,有些拘谨。一次打饭时,张春桥看到我们只舀稀的,就拿过勺子一边往我的碗里盛稠的,一边关切地说:“小高呀,你们正年轻,在这里就跟在家里一样,一定要吃饱,不要只喝汤,饿肚子就不好了。”一个月后,敌人就要向这一带大扫荡了,报社机关实行了坚壁清野,趁此机会,我向张春桥请了假,要求回家过春节看老母,获得批准。回家后,敌人的大扫荡就开始了,这次反扫荡一直持续了一年左右,我因一时回不了机关就重新在大枪班扛起了枪杆。1942年底的一天,张春桥到了霍宾台村(岗南附近)派人给我捎信,让我去见他。我赶到那里,张春桥对我说:“这次反扫荡已经结束,咱们的人大多已经归队了,你也马上回来吧。”当时因为自己没什么文化,多年扛枪打鬼子,对机关工作不太适应,就推辞说自己的弟弟刚刚牺牲,还有一个老母需要自己照顾。张春桥一再语重心长地开导我说,眼光一定要看远些,在机关工作,学习文化方便些,有了文化才能干更大的事情。就这样,我们一直谈了一个通宵,最后张春桥见我实在不想跟他走,也就不再勉强。

迎来黎明见曙光

1944年小麦扬花时节,我大枪班接到情报,驻守县城的汉奸特务队一行30余人骑自行车要到西回舍一带活动。大家一听,仇家要来分外眼红,决心设伏歼灭这帮可恶的东西。于是队伍紧急出动,到南望楼村南的汽车路牌楼门两侧设伏。当敌人骑车进入伏击圈后,我们的战士前后左右一齐开火,十几名敌人应声倒下,其余敌人见势不妙,扔掉自行车,仓皇逃窜。这时,驻守在高家庄、西回舍炮楼的敌人闻讯开始向这里增援,我大枪班战士不敢久留,马上打扫战场。此役缴获短、步枪10余支,自行车28辆。其中有几辆自行车因来不及带走,丢进了附近一口枯井里。这一仗,使嚣张一时的特务队再也威风不起来了。

历史到了1944年后,日军败相已很明显。驻守我村西岭头炮楼的鬼子已撤往县城,只剩下十余名伪军驻守,我大枪班在上级领导下,决定趁机拔除敌人的这一据点。当时,我已经回村任武委会主任。此次行动由我村民兵、八路军三十六团侦察连一部和青年游击队(大枪班)配合实施。此前我们在伪军中的内线张来祥已经在一部分伪军中做了工作,这些人表示愿意投降反正。当日晚间行动开始后,我们的部队将炮楼团团包围,饱受鬼子汉奸欺凌、摧残的村民们也举着火把、铁锹、扁担等参加进来,喊话让敌人投降。敌伪军头目拒不投降,反而破口大骂,被我一枪打死,其余数名伪军投降缴械,另有一部分趁黑夜顺封锁沟逃向西回舍炮楼。炮楼拿下后,乡亲们生怕敌人再来,连夜拆除炮楼,并推倒封锁墙、填平封锁沟数华里。此后不长时间内,周围村子的一些炮楼也先后被我们拿下毁掉,至6月24日回舍区全部解放。广大群众由此看到了全国抗战胜利的曙光,无不扬眉吐气,庆幸自己还活着,并终于看到了赶走日本鬼子的这一天。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