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949年

949年

949年即为己酉年(鸡年)。后汉二年,吴越二年,于阗同庆三十八年,辽天禄三年,南汉乾和七年,荆南二年,马楚二年,后蜀广政十二年,南唐保大七年,大理至治四年。

后汉二年

吴越二年

于阗同庆三十八年

天禄三年

南汉乾和七年

荆南二年

马楚二年

后蜀广政十二年

南唐保大七年

大理至治四年

夏州(今内蒙白城子定难节度使李彝殷割据一方,中原王朝多加羁縻。后汉隐帝即位后,于乾佑元年(948)三月加李彝殷侍中。当年河中等三镇连叛,河中节度使李守贞起事,邀李彝殷求援,李彝殷以讨三年前叛逃的羌族掖毋为名,屯兵境上以观事态发展,后李守贞被围,李彝殷才退回本镇。后汉延州节度使高允权以其状奏闻,李彝殷则上章自诉,后汉下诏和解二镇。乾佑二年(949)正月,李彝殷又请以静州定难军,后汉虽知其以中原多故,怀轻傲之志,凡有藩镇反叛,常暗中相助,但为恩泽羁縻,准其请。

楚中自马希范卒、马希广袭位后,马氏兄弟之间权力之争公开化。马希广袭位之初,曾有人劝马希广乘其兄马希萼朗州(今湖南常德)奔丧之际杀之,马希广不忍。后汉乾佑元年(948)八月,马希萼请求与楚王马希广分别修职贡,并请后汉另加其官爵,后汉不从其请,并诏其兄弟和解,马希萼不从。乾佑二年(949)八月,马希萼调朗州的全体丁壮为乡兵,号称静江军,造七百艘战舰,攻长沙。马希广想以位让兄,为刘彦、李弘皋等所阻,于是以岳州刺史王迎战,大败马希萼,获战舰三百艘,正当王准备乘胜追击,马希广又以不能伤兄长召其回师,楚静江节度使马希瞻因二兄相争,忧惧而卒。乾佑三年(950)六月,马希萼自败归后,以长沙宝货为诱饵,邀长州(今湖南沅陵)、溆州(今湖南怀化)及梅山蛮共击长河,连续于益阳、迪田打败楚王军队。马希萼又请求于大梁(今河南开封)另置进奏务如藩镇之制。九月,后汉不许其请,并赐诏楚王劝其兄弟和睦。马希萼请于后汉不准,遂怒而称藩于南唐,请南唐出师相助。南唐加马希萼同平章事,赐其鄂州当年租税,并派楚州刺史何敬洙率兵相助。马希广听从刘彦之计以其统军取朗,复为朗兵与蛮兵大败。益阳守将张晖弃军队逃回长河,益阳为朗人所取,张晖部下九干多人皆死。马希萼同母弟、楚天策左司马马希崇暗中勾结马希尊,有人请楚王杀之,马希广不忍杀。十一月马希萼进军长沙,屯于湘西,与朗将朱进忠所率军队及七千蛮兵会师。楚水军指挥使许可琼为马希萼收买,马希广浑然不查。十二月,马希广于江上塑鬼,向服僧衣膜拜求福。朗军水陆猛攻长沙,吴宏、杨涤、彭师等浴血奋战,而刘彦、许可琼等按军不救。许可琼以全军降马希萼,长沙城陷。朗人及蛮兵大掠三日。马希崇迎马希萼入军府视事,捉马希广、李弘皋等人,赐马希广死,杀李弘皋、唐昭胤、杨涤等人。自称天策上将军、武安等军节度使、楚王,以马希崇为节度副使,判军府事。

吴越王钱弘自即位以来,下令募民垦荒田,不收税。原吴越丁身钱最重,有人成年而不入籍,以逃避赋税。自此,不纠民,不增赋,境内无弃田。又置营田卒七、八千人,专于淞江辟土而耕,筑河堤减少水患。

南唐保大七年、后汉乾佑二年(949),南唐南州(原名漳州,今属福建)副使留从愿鸩杀刺史,据州以附弟留从效。南唐不能制,开泉州为清源军,以留从效节度使留从效遂据有泉、南二州。

(1)春,正月,乙巳朔,大赦。

(1)春季,正月乙巳朔(初一),大赦天下

(2)郭威将至河中,白文珂出迎之。

(2)郭威将到河中,白文珂从军营出来迎接。

戊申夜,李守贞王继勋等引精兵千余人循河而南,袭汉栅,坎岸而登,遂入之,纵火大噪,军中狼狈不知所为。刘词神色自若,下令曰:“小盗不足惊也。”帅众击之。客省使阎晋卿曰:“贼甲皆黄纸,为火所照,易辨耳;奈众无斗志何!”裨将李韬曰;“安有无事食君禄,有急不死斗者邪!”援先进,众从之。河中兵退走,死者七百人,继勋重伤,仅以身免。己酉郭威至,刘词迎马首请罪。威厚赏之,曰:“吾所忧正在于此。微兄健斗,几为虏嗤。然虏伎殚于此矣。”晋卿,忻州人也。

戊申(初四)夜里,李守贞王继勋等率领精锐部队一千多人沿黄河南下,袭击后汉军队的营栅。他们在堤岸上挖坑攀登而上,于是进入营栅,放火,大声呼喊,军营里狼狈不知所措。刘词却神色自如,下命令道:“小小盗贼不足惊慌。”率领众将士反击。客省使阎晋卿说:“贼军铠甲上都有黄纸,被火光一照,容易辨认;但众兵没有斗志怎么办!”副将李韬说:“哪有太平无事时吃君王俸禄,有危急却不冒死搏斗的!”举起长矛带头冲锋,众兵将跟上。河中兵将退却逃跑,死亡七百人,王继勋受重伤,只捡了一条命。己酉(初五),郭威到达,刘词出迎在马头前请罪。郭威给他重赏,说:“我所担忧的正在这里。没有兄弟勇猛善战,几乎被敌人所嗤笑。然而敌人的伎俩也就到此为止了。”阎晋卿忻州人。

守贞之欲攻河西栅也,先遣人出酤酒于村墅,或贳与,不责其直,逻骑多醉,由是河中兵得潜行入寨,几至不守。郭威乃下令:“将士非犒宴,毋得私饮!”爱将李审,晨饮少酒,威怒曰:“汝为吾帐下,首违军令,何以齐众!”立斩以徇。

李守贞策划偷袭河西营栅,先派人出去到村里卖酒,有的赊欠白给,不要付钱,后汉巡逻的骑兵大多喝醉,因此河中的士兵得以偷偷地进入营寨,营寨几乎失守。于是郭威下命令:“将领士兵不是犒赏宴饮,不得私下喝酒!”郭威的爱将李审,早晨喝了点儿酒,郭威大怒道:“你在我帐下,带头违反军令,怎么来统一大家!”立刻斩首示众。

(3)甲寅,蜀安思谦退屯凤州,上表待罪,蜀主释不问。

(3)甲寅(初十),后蜀安思谦退守驻扎在凤州,送上表章等待朝廷降罪,后蜀主放下此事不再过问。

(4)诏以静州定难军,二月,辛未,李彝殷上表谢,彝殷以中原多故,有轻傲之志,每藩镇有叛者,常阴助之,邀其重赂。朝廷知其事,亦以恩泽羁縻之。

(4)后汉隐帝下诏书,命将静州隶属于定难军。二月辛未(疑误),李彝殷奉上表章告罪。李彝殷因为中原多事,有轻慢傲侮的想法,每当藩镇有反叛的,常在暗处帮助、支持,以希望得到丰厚的贿赂。朝廷知道这些事,也用恩惠来拢络他。

(5)淮北群盗多请命于唐,唐主遣神卫都虞候皇甫晖等将兵万人出海、泗以招纳之。蒙城镇将咸师朗等降于晖;徐州将成德钦败唐兵于峒镇,俘斩六百级,晖等引归。

(5)淮北众多盗贼大都请命于南唐,南唐主派神卫都虞候皇甫晖等领兵一万人从海州、泗州出来招抚接纳他们。蒙城守将咸师朗等人向皇甫晖投降;徐州守将成德钦在峒镇打败南唐军队,俘获、斩首六百人,皇甫晖等率兵退回。

(6)晋李太后诣契丹主,请依汉人城寨之侧,给田以耕桑自赡,契丹主许之,并晋主迁于建州;未至,安太妃卒于路。遗令:“必焚我骨,南向扬之,庶几魂魄归达于汉。”既至建州,得田五十余顷,晋主令从者耕其中以给食。倾之,述律王遣骑取晋主宠姬赵氏、聂氏而去。述律王者,契丹主德光之子也。

(6)后晋李太后去见契丹主,请求靠着汉人城寨的旁边,给一块田地用来耕种养蚕养活自己,契丹主准许并让她和后晋出帝一起迁往建州。还没到建州。安太妃死在途中,遗嘱说:“一定要火化我的遗体,向南方扬去,使我的魂魄能回到汉地。”到建州后,得到田地五十多顷,后晋出帝命令跟随的人都在田里耕种来获取食物。不久,述律王派人来取后晋出帝宠爱的姬妾赵氏、聂氏而去。述律王是契丹主耶律德光的儿子。

(7)三月,己未,以归德牙内指挥使史德琉领忠州刺史。德琉,弘肇之子也,颇读书,常不乐父之所为。有举人呼噪于贡院门,苏逢吉命执送侍卫司,欲其痛棰而黥之。德言于父曰:“书生无礼,自有台府治之,非军务也。此乃公卿欲彰大人之过耳。”弘肇大然之,即破械遣之。

(7)三月己未(十六日),命归德牙内指挥使史德琉兼任忠州刺史。史德琉是史弘肇的儿子,很爱读书,常不喜欢父亲的所作所为。有举人在贡院门前高声喧哗,苏逢吉命人抓起来送往侍卫司,准备狠抽一顿鞭子再在脸上刺上字。史德琉对父亲说:“书生无礼,自然有台府处置,这不军务。这全是公卿大臣想要宣扬大人的过错罢了。”史弘肇深以为然,立即打开刑具把书生送走。

(8)楚将徐进败蛮于风阳山,斩首五千级。

(8)楚国将领徐进在风阳山打败南蛮,斩首五千人。

(9)夏,四月,壬午,太白昼见;民有仰视之者,为逻卒所执,史弘肇腰斩之。

(9)夏季,四月壬午(初九),太白星白天出现,百姓中有仰面观看的,被巡逻的士兵抓住,史弘肇命处以腰斩。

(10)河中城中食且尽,民饿死者什五六。癸卯,李守贞出兵五千余人,赍梯桥,分五道以攻长围之西北隅;郭威遣都监吴虔裕引兵横击之,河中兵败走,杀伤太半,夺其攻具。五月,丙午,守贞复出兵,又败之,擒其将魏延朗、郑宾。壬子,周光逊、王继勋、聂知遇帅其众千余人来降。守贞将士降者相继,威乘其离散,庚申,督诸军百道攻之。

(10)河中城里粮食将要吃光,百姓饿死的有十分之五、六。癸卯(三十日),李守贞出兵五千多人,带着梯子、造桥器械,分五路进攻长围的西北角。郭威派都监吴虔裕率兵从旁拦击,河中兵战败逃跑,被杀伤一大半,夺走了进攻器械。五月丙午(初三),李守贞又出兵,又被打败,后汉生擒了他的将领魏延朗、郑宾。壬子(初九),周光逊、王继勋、聂知遇率领一千多人前来投降。李守贞将领、士兵投降的相继不断,郭威李守贞部下分崩离散,庚申(十七日),督率各军分一百路进攻河中。

(11)赵思绾好食人肝,尝面剖而脍之,脍尽,人犹未死。又好以酒吞人胆,谓人曰:“吞此千枚,则胆无敌矣。”及长安城中食尽,取妇女、幼稚为军粮,日计数而给之,每犒军,辄屠数百人,如羊豕法。思绾计穷,不知所出。郭从义使人诱之。

(11)赵思绾喜吃人肝,曾经当面剖开人腹取肝而切成细丝,切完了,人还没死。又好用酒吞吃人胆,对人说:“吞这一千个,就胆大无敌了。”长安城中绝粮时,就靠吃妇女、小孩充当军粮,每天有一定数量的供给,每次犒劳军队,就屠杀几百个人吃,就像杀猪宰羊一样。赵思绾计谋用尽,不知出路何在。郭从义派人引诱他。

初,思绾少时,求为左骁卫上将军致仕李肃仆,肃不纳,曰:“是人目乱而语诞,他日必为叛臣。”肃妻张氏,全义之女也,曰:“君今拒之,后且为患。”乃厚以金帛遗之。及思绾据长安,肃闲居在城中,思绾数就见之,拜伏如故礼。肃曰:“是子亟来,且污我。”欲自杀。妻曰:“曷若劝之归国!”会思绾问自全之计,肃乃与判官程让能说思绾曰:“公本与国家无嫌,但惧罪耳。今国家三道用兵,俱未有功,若以此时翻然改图,朝廷必喜,自可不失富贵。孰与坐而待毙乎!”思绾从之,遣使诣阙请降。乙丑,以思绾为华州留后,都指挥使常彦卿为虢州刺史,令便道之官。

当初,赵思绾少年时,请求当已退休的左骁卫上将军李肃的仆人,李肃不收纳他,说:“这个人眼珠乱转而且言语荒诞,来日一定是个叛臣。”李肃的妻子张氏,是张全义的女儿,说:“你现在这样拒绝他,以后会成为你的祸患。”于是送赠许多金银钱财把他打发走了。等赵思绾占据长安,李肃闲住在城中,赵思绾多次前往探望,向李肃叩拜伏地如同旧日礼节。李肃说:“这个人老是来我这儿,是玷污我的清白!”想要自杀。妻子说:“何不劝他归附国家!”正赶上赵思绾前来请教能保全自己的办法,李肃就和判官程让能劝说他:“你本来和国家并无嫌隙,只不过是怕获罪而已。现在国家三路用兵,都没有成功。如果趁现在翻然悔过,改弦更张,朝廷一定高兴,自然不会失掉富贵,这不比坐以待毙强多了!”赵思绾听从了他们的劝告,派遣使者前往朝廷请求归降。乙丑(二十二日),朝廷任命赵思绾为华州留后,都指挥使常彦卿为虢州刺史,让他们走近道直接前往就任。

(12)吴越内牙都指挥使钭滔,胡进思之党也,或告其谋叛,辞连丞相弘亿。吴越王弘不欲穷治,贬滔于处州。

(12)吴越的内牙都指挥使钭滔,是胡进思的党羽,有人告发他蓄谋反叛,告发牵连到丞相钱弘亿,吴越王钱弘不想深入追查治罪,只把钭滔贬到处州。

(13)六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13)六月,癸酉朔(初一),出现日食。

(14)秋,七月,甲辰,赵思绾释甲出城受诏,郭从义以兵守其南门,复遣还城。思绾求其牙兵及铠仗,从义亦给之;思绾迁延,收敛财贿,三改行期。从义等疑之,密白郭威,请图之,威许之。壬子,从义与都监、南院宣徽使王峻按辔入城,处于府舍,召思绾酌别,因执之,并常彦卿及其父兄部曲三百人,皆斩于市。

(14)秋季,七月,甲辰(初三),赵思绾脱下盔甲出城接受后汉隐帝的诏书,郭从义派兵把守南门,又把他接回城里。赵思绾要他的卫队和兵器,郭从义也都给了他;赵思绾拖延时间,在城中收敛钱财,三次改变行期。郭从义等人产生怀疑,密报郭威,请求采取果断措施。郭威同意了。壬子(十一日),郭从义和都监、南院宣徽使王峻骑马入城,来到府署馆舍,召赵思绾钱行话别,就势抓住了他,连同常彦卿及父亲、兄弟、部下共三百个人,全部推到街市上斩首。

(15)甲寅,郭威攻河中,克其外郭。李守贞收余众,退保子城。诸将请急攻之,威曰:“夫鸟穷则啄,况一军乎!涸水取鱼,安用急为!”

(15)甲寅(十三日),郭威进攻河中城,攻克外城。李守贞收集余部退守子城。各将领要求赶快进攻子城,郭威说:“那鸟没处逃时还会啄人,何况是一支军队!把水慢慢舀干了再抓鱼,何必要这么性急!”

壬戌,李守贞与妻及子崇勋等自焚,威入城,获其子崇玉等及所署丞相靖、孙愿、枢密使刘芮、国师总伦等,送大梁,磔于市。征赵修己为翰林天文。

壬戌(二十一日),李守贞和妻子及儿子李崇勋等自焚而死,郭威军队入城,抓住了李守贞的儿子李崇玉等及所委任的宰相靖、孙愿,枢密使刘芮,国师总伦等人,押解到大梁,全都杀掉并暴尸街头。征召赵修己为翰林天文。

威阅守贞文书,得朝廷权臣及藩镇与守贞交通书,词意悖逆,欲奏之,秘书郎榆次王溥谏曰:“魑魅乘夜争出,见日自消。愿一切焚之,以安反侧。”威从之。

郭威查阅李守贞的公文书信,得到朝廷权臣及藩镇大员和李守贞来往勾结的书信,言语大逆不道,郭威想上奏朝廷,但秘书郎榆次人王溥劝谏道:“鬼魅在夜里才争着出来,而见到太阳自然会消失。希望把这一切统统烧掉,来安定那些反复无常的人。”郭威听从此言。

(16)三叛既平,帝浸骄纵,与左右狎昵。飞龙使瑕丘后匡赞、茶酒使太原郭允明以谄媚得幸,帝好与之为辞、丑语,太后屡戒之,帝不以为意。癸亥,太常卿张昭上言:“宜亲近儒臣,讲习经训。”不听。昭,即昭远,避高祖讳改之。

(16)三叛平息后,后汉隐帝逐渐骄奢放纵,和身边的宠臣随意玩耍。飞龙使瑕丘人后匡赞、茶酒使太原人郭允明都因谄媚而得到宠幸,后汉隐帝平时爱和他们说隐语、脏话。太后多次告诫他,他也不在意。癸亥(二十二日),太常卿张昭进言道:“应该亲近儒臣,讲习经典训诂。”后汉隐帝不听。张昭,就是张昭远,为避高祖名讳而改名。

(17)戊辰,加永兴节度使郭从义同平章事,徙镇国节度使扈从珂为护国节度使,以河中行营马步都虞候刘词为镇国节度使。

(17)戊辰(二十七日),永兴节度使郭从义加任同平章事,调镇国节度使扈从珂为护国节度使,命河中行营马步都虞候刘词为镇国节度使。

(18)唐主复进用魏岑;吏部郎中会稽钟谟、尚书员外郎李德明始以辩慧得幸,参预国政;二人皆恃恩轻躁,虽不与岑为党,而国人皆恶之。户部员外郎范冲敏,性狷介,乃教天威都虞候王建封上书,历诋用事者,请进用正人;唐主谓建封武臣典兵,不当干预国政,大怒,流建封于池州,未至,杀之,冲敏弃市。

(18)南唐主再度起用魏岑;吏部郎中会稽人钟谟、尚书员外郎李德明凭着能说善辩、聪明机警得到宠幸,参预国政。两人都自恃恩宠而轻浮骄躁,虽然不与魏岑结党,国人也都憎恶他们。户部员外郎范冲敏,为人廉正耿直,于是让天威都虞候王建封上书,一一指责当权人的错误,要求任用正人君子。南唐主认为王建封是武将,只掌管军队,不应干预国家政治,勃然大怒,把王建封流放到池州,没有到达,在途中便被杀死;范冲敏在街头被斩首示众。

唐主闻河中破,以朱元为驾部员外郎,待诏文理院李平为尚书员外郎。

南唐主听说河中城被攻破,就任命朱元为驾部员外郎,待诏文理院李平为尚书员外郎。

(19)吴越王弘以丞相弘亿判明州。

(19)吴越王钱弘命丞相钱弘亿出任明州地方官。

(20)西京留守、同平章事王守恩,性贪鄙,专事聚敛。丧车非输钱不得出城,下至抒厕、行乞之人,不免课率,或纵麾下令盗人财。有富室娶妇,守恩与俳优数人往为宾客,得银数铤而返。

(20)西京留守、同平章事王守恩为人贪婪卑鄙,专门聚敛钱财。丧车不交钱不准出城,下至清扫厕所、作乞丐的,也不免交税;有时还让他手下的人去偷人家的钱财。有富人家娶媳妇,王守恩和几个艺人前去作宾客,捞取几锭银子才回去。

八月,甲申,郭威自河中还,过洛阳;守恩自恃位兼将相,肩舆出迎。威怒,以为慢己,辞以浴,不见,即以头子命保义节度使、同平章事白文珂代守恩为留守,文珂不敢违。守恩犹坐客次,吏白:“新留守已视事于府矣。”守恩大惊,狼狈而归,见家属数百已逐出府,在通衢矣。朝廷不之问,以文珂兼侍中,充西京留守。

八月,甲申(十三日),郭威从河中返回,途经洛阳;王守恩倚仗自己位兼将相,坐在轿里出来迎接。郭威大怒,认为有意侮慢自己,用沐浴休假推辞,不见他,旋即拟堂帖任命保义节度使、同平章事白文珂取代王守恩作留守,白文珂不敢违背他的意思。王守恩还在客座上,官吏告诉他:“新留守现已在西京府里办公了。”王守恩大吃一惊,狼狈而归,见几百名家属已经被赶出府外,站在大街上了,朝廷不过问此事,任命白文珂兼侍中,充任西京留守。

欧阳修论曰:“自古乱亡之国,必先坏其法制而后乱从之,此势之然也,五代之际是已。文珂、守恩皆汉大臣,而周太祖以一枢密使头子而易置之,如更戍卒。是时太祖未有无君之志,而所为如此者,盖习为常事,故文珂不敢违,守恩不敢拒。太祖既处之不疑,而汉廷君臣亦置而不问,岂非纲纪坏乱之极而至于此欤!是以善为天下虑者,不敢忽于微而常杜其渐也,可不戒?

欧阳修论曰:自古动乱、灭亡的国家,一定是先破坏了它的法制,然后动乱才跟随而起,这是势所必然的,五代的时候正是这样。白文珂王守恩都是后汉的大臣,而周太祖郭威当时仅用一个枢密使的堂帖而更换,就像更换卫兵一样。当时周太祖并没有无视君主的异志,但所以能这样干,是因为习为常事,所以白文珂不敢违背,王守恩不敢抗拒。太祖既然不怀疑这种干法,后汉朝廷的君臣也置之不问,这难道不是因朝纳法纪败坏混乱到了极点,而导致这种局面吗!所以说,善于为国家着想的,不敢在小事上马虎,而且经常杜微防渐,能不警惕吗?

(21)守恩至大梁,恐获罪,广为贡献,重赂权贵。朝廷亦以守恩首举潞州归汉,故宥之,但诛其用事数人而已。

(21)王守恩来到大梁,害怕获罪,所以各处打点,用重礼贿赂权贵。朝廷也因为王守恩最先率潞州归降后汉,所以宽恕了他,只惩罚了他手下当权的几个人罢了。

(22)马希萼悉调朗州丁壮为乡兵,造号静江军,作战舰七百艘,将攻潭州,其妻苑氏谏曰:“兄弟相攻,胜负皆为人笑。”不听,引兵趣长沙。

(22)马希萼征调朗州所有的壮丁组成乡兵,创立军号为静江军;制造了七百艘战船,准备攻打潭州。他的妻子苑氏劝谏道:“兄弟互相攻打,无论胜败都将被外人嗤笑。”马希萼不听,率兵赶赴长沙。

马希广闻之曰:“朗州,吾兄也,不可与争,当以国让之而已。”刘彦李弘固争以为不可,乃以岳州刺史王为都部署战棹指挥使,以彦监其军。己丑,大破希萼于仆射洲,获其战舰三百艘。追希萼,将及之,希广遣使召之曰:“勿伤吾兄!”引兵还。,环之子也。

马希广听到朗州军情后说:“朗州,那是我的哥哥,不能和他争斗,只应当把国家让给他罢了。”刘彦李弘极力抗争认为不能这样做,于是派岳州刺史王为都部署战棹指挥使,派刘彦为监军。己丑(十八日),在仆射洲把马希萼的水军打得落花流水,俘获三百只战船。王追击马希萼,快追上时,马希广派使臣向他关照道:“不国伤害我哥哥!”王于是率兵返回。王是王环的儿子。

希萼自赤沙湖乘轻舟遁归,苑氏泣曰:“祸将至矣,余不忍见也。”赴井而死。

马希萼本人从赤沙湖乘小船逃回朗州。苑氏哭泣道:“大祸就要临头了,我不忍看见。”投井而死。

(23)戊戌,郭威至大梁,入见,帝劳之,赐金帛、衣服、玉带、鞍马,辞曰:“臣受命期年,仅克一城,何功之有!且臣将兵在外,凡镇安京师、供亿所须、使兵食不乏,皆诸大臣居中者之力也,臣安敢独膺此赐!请遍赏之。”又议加方镇,辞曰:“杨位在臣上,未有茅土;且帷幄之臣,不可以弘肇为比。”九月,壬寅,遍赐宰相、枢密、宣微、三司侍卫使九人,与威如一。帝欲特赏威,辞曰:“运筹建画,出于庙堂;发兵馈粮,资于藩镇;暴露战斗,在于将士;而功独归臣,臣何以堪之!”

(23)戊戌(二十七日),郭威回到大梁,入朝拜见后汉隐帝,后汉隐帝慰劳他,赐给他金帛、衣服、玉带、鞍马。郭威推辞道:“臣接受命令一年,只攻克一座城,有什么功劳!而且我率领兵马在外,保卫、治理京城,供应军需物品、使军粮不缺,都是朝中众位大臣的力量,我怎么敢独自接受这些赏赐!请分赏给大家吧!”又建议加授他藩镇,他推辞道:“杨位置在我之上,尚且没有兼领藩镇之地;况且帷幄近臣不可以与史弘肇相比。”九月,壬寅(初二),通赏宰相、枢密使宣徽使、三司使侍卫使九个人,与郭威一样。后汉隐帝想特别赏赐郭威,郭威推辞道:“作战的运筹策划,出于朝廷;发兵运粮,依靠藩镇;野外战斗,在于将士,而把功劳只归我,为臣的怎能受得了!”

乙巳,加威兼侍中,史弘肇中书令。辛亥,加窦贞固司徒,苏逢吉司空,苏禹左仆射,杨右仆射。诸大臣议,以朝廷执政溥加恩,恐藩镇觖望。乙卯,加天雄节度使高行周守太师,山南东道节度使安审琦太傅泰宁节度使符彦卿太保,河东节度使刘崇兼中书令;己未,加忠武节度使刘信、天平节度使慕容彦超、平卢节度使刘铢并兼侍中;辛酉,加朔方节度使冯晖定难节度使李彝殷兼中书令;冬,十月,壬申,加义武节度使孙方简、武宁节度使刘同平章事;壬午,加吴越王弘尚书令,楚王希广太尉;丙戌,加荆南节度使高保融兼侍中。议者以为:“郭威不专有其功,推以分人,信为美矣;而国家爵位,以一人立功而覃及天下,不亦滥乎!”

乙巳(初五),郭威加任兼侍中,史弘肇加任兼中书令。辛亥(十一日)加任窦贞固为司徒、苏逢吉司空、苏禹为左仆射、杨为右仆射。众大臣议论,因为朝廷中执掌政权的大臣普遍加受恩遇,恐怕各地藩镇埋怨失望。乙卯(十五日),加任天雄节度使高行周为守太师、山南东道节度使安审琦为守太傅、泰宁节度使符彦卿为守太保,河东节度使刘崇兼中书令。己未(十九日),加任忠武节度使刘信、天平节度使慕容彦超、平卢节度使刘铢都兼侍中。辛酉(二十一日),加任朔方节度使冯晖定难节度使李彝殷都兼中书令。冬季,十月,壬申(初三),加任义武节度使孙方简、武宁节度使刘为同平章事。壬午(十三日),加任吴越王钱弘为尚书令、楚王马希广为太尉。丙戌(十七日),加任荆南节度使高保融兼侍中。议论的人认为:“郭威不独占功劳,而是把功劳推让分给别人,确实是高尚的行为;但是国家的爵位,因一个人立功而普及天下,不也太滥了吗!”

(24)吴越王弘募民能垦荒田者,勿收其税,由是境内无弃田。或请纠民遗丁以增赋,仍自掌其事;弘杖之国门。国人皆悦。

(24)吴越王招募农民能够开垦荒地的人,不收赋税,因此吴越境内没有闲弃的田。有官员请求查纠百姓户籍上遗漏的男丁来增加赋役,并申请自己掌管此事;钱弘命人在都城大门用杖打他。国人都很高兴。

(25)楚静江节度使马希瞻以兄希萼、希文交争,屡遣使谏止,不从;知终覆族,疽发于背,丁亥,卒。

(25)楚国的静江节度使马希瞻因为哥哥马希萼马希广二人交相争斗,屡次派使者向二人劝谏阻止,二人都没有听从;他知道最终会造成家族覆亡,因背上毒疮暴发,丁亥(十八日),去世。

(26)契丹寇河北,所过杀掠;节度使、刺史各婴城自守。游骑至贝州及邺都之北境,帝忧之。己丑,遣枢密使郭威督诸将御之,以宣徽使王峻监其军。

(26)契丹侵犯河北,所过之处杀人、抢掠。各节度使、刺史都只是自己绕城固守。契丹流动骑兵来到贝州及邺都的北部边境,后汉隐帝深感忧虑。已丑(二十日),派枢密使郭威督率众将领抵御来犯之敌,并派宣徽使王峻监督军队。

十一月,契丹闻汉兵渡河,乃引去。辛亥,郭威军至邺都,令王峻分军趣镇、定。戊午,威至邢州

十一月,契丹兵听说后汉军队渡过黄河,就后退离去。辛亥(十二日),郭威率军队来到邺都,命令王峻分兵开赴镇、定二州。戊午(十九日),郭威到达邢州

(27)唐兵渡淮,攻正阳。十二月,颍州将白福进击败之。

(27)南唐军队渡过淮河,进攻正阳。十二月,颍州将领白福进出击,打败了南唐军队。

(28)杨为政苛细。初,邢州人周璨为诸卫将军,罢秩无依,从王景崇西征,景崇叛,遂为之谋主;奏:“诸前资官,喜摇动藩臣,宜悉遣诣京师。”既而四方云集,日遮宰相马求官;辛卯,复奏:“前资官宜分居两京,以俟有阙而补之。”漂泊失所者甚众;又奏:“行道往来者,皆给过所。”既而官司填咽,民情大扰,乃止。

(28)杨主持政务苛刻琐碎。当初,邢州人周璨为诸卫将军,被罢黜官阶而没有依靠,就跟随王景崇西征,王景崇叛变,于是他就成为谋主。杨上奏道:“各前朝所任命的官员,都喜欢煽动藩镇大臣反叛,应该全部把他们送到京城。”不久,前朝官员从四方云集到都城,每天挡拦宰相的马请求封官;辛卯(二十二日),杨又上奏道:“前朝所授的官员应分住两京,以便等有空缺而补官。”漂泊流离失去住所的官员很多;杨又上奏道:“在路上往来的前朝所授官员,都发给能通行证。”不久负责签发证件的官司衙门拥挤不堪,民情大为骚动,于是作罢。

(29)赵晖急攻凤翔,周璨谓王景崇曰:“公向与蒲、雍相表里;今二镇已平,蜀儿不足恃,不如降也。”景崇曰:“善,吾更思之。”

(29)赵晖加紧进攻凤翔,周璨对王景崇说:“你过去与李守贞、赵思绾二藩镇互为表里,而现在两个藩镇已被平定,后蜀小儿也不可依仗,如投降。”王景崇说:“好,容我再想想。”

后数日,外攻转急。景崇谓其党曰:“事穷矣,吾欲为急计。”乃谓其将公孙辇、张思练曰:“赵晖精兵,多在城北,来日五鼓前,尔二人烧城东门诈降,勿令寇入,吾与周璨以牙兵出北门突晖军。纵无成而死,犹胜束手。”皆曰:“善。”

过了九天,城外围攻得更加紧急,王景崇对他的党羽们说:“事情已经山穷水尽了,我想采取应急计策。”于是对他的将领公孙辇、张思练说:“赵晖的精锐部队,大多布置在城北,明天五鼓以前,你二人烧城东门诈降,但不要让敌军进城;我和周璨率领卫队亲兵出北门冲击赵晖的军队,纵然不成而死,也胜过束手就擒。”众将领都说:“好!”

癸巳,未明,辇、思练烧东门请降,府牙火亦发;二将遣人之,景崇已与家人自焚矣。璨亦降。

癸巳(二十四日),天还没明,公孙辇、张思练二人放火烧东城门,请求投降,府衙内也火光冲天而起;二位将领派人去侦察,原来王景崇已和家里人自焚。周璨也投降了。

(30)丁酉,密州刺史王万敢击唐海州荻水镇,残之。

(30)丁酉(二十八日),密州刺史王万敢进攻南唐海州的荻水镇,消灭守军。

(31)是月,南汉主如英州。

(31)这个月,南汉主前往英州。

(32)是岁,唐泉州刺史留从效兄南州副使从愿,鸩刺史董思安而代之;唐主不能制,置清源军于泉州,以从效为节度使。

(32)这一年,南唐泉州刺史留从效的哥哥南州副使留从愿,毒死南州刺史董思安取代他;南唐主不能控制,在泉州设置清源军,任命留从效为节度使。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